第六章 斷魂夜斷腸人            

    一個人若要往止爬,就得要吃苦,要流汗。可是等他爬上去之後。

    就會發覺他無論屹多少將,無論流多少汗,都是值得的。

    若要往下跳,就容易多了。

    無論從哪裡往下跳都很容易,而且往下墜落時那種感覺,通常都銜著種罪惡助愉快。

    直到他落下去之後,他才會後悔,因為下面很可能是個泥因,是個陷斷,甚至是今火
境。

    那時他非但要院更多苦,流更多汗,有時甚至要流血楚留香從高牆上跳了下去。他並沒
有流血,卸己開始後悔。

    罷在高播上,他本已將這地方的環境,看得很清楚。

    現在他才發覺自己到了個完全陌生購地方。剛他可以看得很遠,這園子裡每束花,每一
棵樹,本都在他眼下。

    但現在他卻忽然發現,剛看起來很窺小的花本都比他的人高些,幾乎已完全擋住了他的
視線。假如有個人就站在他前面的花樹後,他都未必能看得見、一個人在高處時,總是比較
看得遠些,看得清鼓些,但一等到他開始往下落時,他就往往會變得什麼都看不清了。

    這或許也正是他往F落的原因。

    「花林中的小軒,人就在那裡。」

    楚留香總算還記住了那方向,現狂他的入團已到了這裡,施只有較那方向去走。

    只有先走一步。算一步。

    因為飽根本無法預料到這件事助結果,對這件事應有的發展和變化,他都完全不能控
制、「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

    「那個人究竟是鍛?」

    他連一點邊郊遊不出來。

    晚風中帶著幽雅的花香,楚留香摸了摸鼻子,忽然覺得自己很可笑。

    他本不是如此魯莽,如此大意的人,怎麼會做出這種事來呢T是不是他太信任張潔沽
了?

    可是他為什麼要如此信任一個女人呢?

    這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張潔涪根本就沒有傲過一件能值得他完全信任的事情。

    庭園源源。

    風歐在木葉上,統統的響,襯得山下更幽靜更神秘。

    楚留香雖覺得這件事做得很可笑,但心裡同時也覺得有種神秘和E張的刺激、就好像一
個人突然接到份神秘的札物,正要打開它看的時候,他田不勿道這禮物是誰送來的,也猜不
出送來的是什麼。

    所以他非打開看看不可。

    那裡面很可能是條殺人助毒劍,也狠可能是件他最希望能得到助東西。

    這種事雖然冒險,但咆助確是稱新奇助刺激。

    楚留香本就是個喜歡冒險的人。

    是不是因為張潔潔已經很瞭解他,所以才故意用這種法子令他上當呢?

    花林中的確有幾間精緻的小軒。

    小軒在九曲橋上。

    育石橋在夜色中看來,晶瑩如玉。

    窗子裡還有燈,燈光是紫紅色助,屋裡的人是不是巴算淮了楚留香耍來,所以在如此深
夜裡,還在等著他。

    在等著他的,難道又是個女人?

    楚留香還不能確定,

    現在他只能確定,這橋L絕對沒有埋伏,也沒有陷瞬。

    所以他走了上去。

    直走到門外,他才停下來。

    他本不必停下來。

    既已到了這用,到了這種情況,是本可一腳踢開門闖進去。

    或許先一腳踢開這扇門,再踢開另一扇窗子然後闖進去。

    或許先用指甲酷些口水,在窗紙—L點破月牙小洞,看看園子裡的情形。

    別的人在這種情況下,都會用這幾種法子的。

    但楚留香不是別的人。

    楚留香做事有他自己獨特的法子。

    他雖然也偷,偷各種東西,甚至偷香,但他用的卻是最光明、最君子的那種偷法。

    所以他去偷一個人的j西時,往往也同時會偷到那個人防心。

    房門是掩著的。

    楚留香居然輕輕敲了藏門,就擦一個君子去拜訪他助朋友般敲了敲門。

    沒有人間應。

    楚留香再想敲門的時候,門卻忽然開了。

    他立刻看到一張絕美的臉。

    女人防美也有很多種。

    張潔潔的美是明朗的,生動的l艾青的美是成熟的,撩人的。

    這女人卻不同。

    她也許沒有張潔潔那麼可愛,也沒有艾育那鐮人的風韻,但卸美得更優雅,更高貴。

    張潔潔她們的美若是熱的,這女人的美就是玲的。

    冷得像冬夜中的寒月,拎得像寒月下助梅花。

    連她的目光都是拎漠的,仿饋無論遇到任何事情,都不會吃驚。

    所以,她看到楚留香時也沒有吃驚,Jt是冷淡淡的打量了他兩眼。

    這種眼色居然看得楚留香覺得不安,甚至已好橡有點臉紅。

    無論如何,半夜三更來敲一個陌生女孩子的門,總不是件很有面子的事。

    他正想找幾句比較聰明的話說說,替自己找個下台階機會。

    誰知她卻已轉身走了進去。

    屋子多。

    她慢慢的坐下來,忽然向另一張椅擺了擺手道:「請坐。」

    達邀請不但來得突然,而且奇怪。

    一個像她這樣的女孩子,怎麼會隨隨便便就邀請一個半夜三更來敲她房門的陌生男人,
到她閨房裡坐下來呢?

    難道她早已知道來的這個人是誰。

    楚留香雖然已坐下來,卻還是覺得有些侷促,有些不安。

    他實在沒有理由這樣闖進一個陌生女孩子的房裡來的。

    假如這少女並不是他耍找的人,和這件事沒有關係,就算別人不說他,他自己也覺得很
丟人。

    他忍不住又摸鼻子。

    在他心裡不安的時候,除了模鼻子外,好像就沒有別的事可做,連一雙手都不知應該放
在哪裡才好。

    然後他就看到她的手伸過來,手裡端著杯茶。

    碧綠色的萌翠杯,碧綠腦漿,襯得她的手更白,白而晶瑩,仿掂透明的玉。

    她忽然淡淡的笑了笑,道:「這杯茶我剛喝過,你強不嫌髒?」沒有人會嫌她髒。

    她清淨得就倔赴朵剛出水的自蓮。

    但這邀請也來得更突然,更奇怪。

    一個像她這樣的女孩子,怎麼會隨隨便便就請一個陌生男人喝她自己喝過的茶呢?

    楚留香看看她,終於也笑了笑,道:「多謝。」

    他接過了這杯條。

    他忽然發現她的美不但優雅高貴,而且還撈著某種說不出的神秘氣質,彷彿對任何事,
都看得很淡很隨便。

    她請楚留香喝這杯茶,並不是種很親密助動作,只不過因為她棍本覺得這種事情無所
謂,根本就不在乎。

    她甚至好像根本就沒有將楚留香放在心上。

    楚留香被女人恨過,也被女人愛過,卻從未受過女人如此冷淡。

    冷淡得簡直已接近輕蔑。

    這種感覺雖令他覺得a惱火,但對他說來,卻也無疑是種新奇曲經驗。

    新奇就是刺激。

    也不知為了什麼,他忽然有了種得征服這個女人購慾望。

    也許每個男人看到這種女人時,都難免會有這種慾望。

    楚留香貉這杯茶喝了下去——因為他也一定要作出濺不在乎的樣子。

    對任何事都不在乎的樣於。

    何況他早已斷定這杯茶裡絕沒有毒。

    他對任何毒藥都有種神秘面靈敏的反應,就好像一隻久經訓練的獵犬,總能嗅得出狐狸
在哪裡一樣。

    她冷冷淡淡的看著他,忽兒道:「這兒只有一個蔬杯,因為從來都沒有客人來過。」

    楚留香的回答也很玲淡。

    「我也不能算傷的客人。P」但你卻是來找我的lo「也許是。」

    「也許?」

    楚留香笑得也很冷淡:「現在我只能這樣說,因為我還不知道你逐幣是我要找的人。」

    「你要找的是誰?」

    「有個人好像一定要我死?」

    「所以你也想要他死?」

    楚留香又談淡的笑了笑:「自己不想死的人,通常也不想要別人死。」

    這句話的另一方面也同樣正確。

    「低若想殺人,就得準備著被殺」她還在看著楚留香,美麗而路談的眼睛裡。忽然銘出
很奇怪助表情2「休想要的是什麼?」

    「我想知道一件事。」

    「什麼事?」

    「這個人是誰,為什麼要殺我?」她忽然站起來,走向窗下,推開窗子,讓晚風吹亂她
的髮絲。

    餅很久之後,她好像才下了決心。

    忽然道:「你耍找的人就是我」窗外夜色淒清,窗下的人自衣如雪。

    她背著楚留香,並沒有回過頭,鑲肢在輕衣中不勝一握。

    這麼樣一個人,居然會是個陰險惡毒的兇手?楚留香不能相信,卻又不能不信。

    沒有人願意承認自己是四手,除非他真是兇手,而且已到了不能不承認購時候。

    楚留香看著她的背影,還是忍不住要問:「真助是稱要殺我?」

    「那些人都是你找來殺我的?」

    「是。」

    「你認得我。」

    「不認得。」

    「不認得為什麼要殺我?」

    沒有答覆。

    「艾青呢?她們姐緘是石是被你綁走購?她們的人在哪裡?」

    還是沒有答覆。

    楚留香歎了口氣,拎冷道:「你難道一定要我逼你,你才肯開口T」她忽然轉過身。盯
著楚留香。

    她眼睛裡的表情更奇怪,好像在看著楚留香,又好像什麼都沒有看見。

    又過了很久,她才一宇宇慢饅的說道:「你要問的話,我都可以說出來。」

    楚留香道:「你為什麼不說?」

    她的聲音更低,道;「在這裡我不能說。」

    楚留香道:「要在什麼地方你才能說。」

    她的聲音已低如耳語,只說了兩個宇:「床上。」

    屋角裡有扇門。

    輕簾被風吹起來的時候,就可以看到屋裡的一張床。

    床前低垂著珍珠羅帳。

    她已走進去,走入羅張裡。

    她的人如在霧裡。

    「床上,你若想睡,兢跟我上床。」

    楚留香做夢也想不到會從她這麼樣一個女孩子切裡,聽到這種話。

    這實在不能算是句很優雅的話,當然更不高貴。

    無論是個什麼樣助女孩子,在你面前說出這種話,你就算很擄炔,也同樣會覺得這女人
很低賤。

    可是她,卻不同。

    她在楚留香面前說這句話的時候,楚留香既沒有覺得很偷俠,也沒有覺得她是個狠低賤
的女人。

    因為她對你這麼樣,並沒有表示出她喜歡你,也沒有表示出她要你。

    她只不過要你這麼樣做。

    因為她對這種事根本看得很淡,根本不在乎n也許她並不是真的這樣,但無論如何,她
的確已使楚留香有了這種感覺。

    這種感覺通常都會令人心裡很不舒服。

    雪白購衣服已褪下,她的闌體卻更白,自面晶瑩。

    那已不是凡俗的美,已美得聖潔,美得接近神。

    你也許日日夜夜都在幻想著這麼一個女人,但我可以保證,你就算在幻想中,也絕不會
真的奢望能得到這麼樣一個女人。

    因為那本不是見人所能接近,所能得到的。

    你可以去幻想她,去崇拜她,但你卻不敢去冒犯她。

    假如現在偏偏就有這麼樣一個女人在等著你,你也知道自己一定可以得到她。

    而且不費吹灰之力,你心裡怎麼想?,楚留香好像什麼都沒有想。

    在這種時候,一兩動作比一噸思想都有用。

    他懾饅的走過去,掀起了羅帳。

    屋裡也有燈。

    屋內的燈光忽然滿灑在她身上。

    她身上如緞子般的發著光,眼睛裡也發出了光,可是她並沒有看楚留香。

    她目光彷彿還停在某處非常遙遠的地方。

    楚留香卻在看著她,似已不能不看她。

    她當然知道他在看她,卻還是靜靜的站在那裡,沒有動,也沒有說話。

    她還是不在乎。

    她要你這麼做,可是她自己卻不在乎——她既沒挑逗你,更沒有引繡你,只不過要你這
樣敗。

    她簡直拎得可怕。

    但最拎的冰也正如火焰一樣,彌去摸它時,也同時會有種被火焰灼燒的感覺。

    楚留香心裡也似已有般火焰燃起。

    若是別的男人,現在一定用力換位她的頭髮,貉她拉在自己伊裡,讓她知道傷是個男
人。

    讓她知道你才是真正的強者。但楚留香卻只不過輕輕擻起了她助手。

    她的手纖秀美麗,十指央尖,手心柔軟得如同嬰兒艙臉。

    嬰兒的腦總是蘋果色的,她手心也正是這種顏色。

    甚至連楚留香都沒有看過如此美麗助手。

    因為他看過的女人,練過武功之後,手上都難免留下些理疵。

    這雙手卻是完美無理的。

    楚留香低下頭,目光活著她柔和的曲線滑下,停留在她躁上。

    她的足躁也同樣纖秀而美麗。

    就算最小心的女人,練過武之後,足膘也難免會變得粗些。她顯然絕不是練過武的女
人。

    楚留香輕輕吐出口氣,慢饅的抬起頭。忽然發現她已看著他,眼睛裡彷彿帶有種玲淡譏
諷和笑意,淡淡道:「你好像很橫得看女人。」

    他的確懂得。

    有經驗的男人看女人,通常都先從手腳看起,但這絕不是君子的看法。

    她又笑了笑,淡蹬道:「現在你是否已滿意?」就算是最會挑剔的男人,也絕不會對她
不滿意的,所以楚留香根本用不著回答。

    她還在淡統購笑著,目光卻似又回到遠方,過了很久,才輕輕道:「抱我到床上去。」

    楚留香抱起了她。床並不太大,卻很柔軟。雪白的床單好像則換過,連一點皺紋都漢
有。

    無論對哪種男人來說,這張床也絕漢有什麼可以挑剔的地方。理想的女人,理想的床。

    在這種情況下,男人還能有什麼拒絕助理由呢?楚留香抱起了她,輕輕放在床上。

    她已在等著,已準備接受n

    楚留香只要去得到就行,完全沒有什麼值得煩惱扭心的。因為這件事根本沒有勉強。

    屋子裡沒有別的人,她絕不會武功,床上也絕役有秘密。

    這種好事到四里找去7他還在等什麼7為什麼他還站在那裡不動,看起來反而比剛更冷
靜。

    難道他又看出一些別人看不到的事?

    她等了很久,才轉過臉,看著他,談談道:「體不想知道那些事?」

    楚留香道:「我想。」

    她又問:「彌不想要我?」楚留香道:「我想。」

    她目中終於撼出笑意,道:「田然你想,為什麼還不來?」

    楚留香終於長長歎了口氣,一宇宇道:「是誰要你這麼傲購,你為什麼要——」這句話
還沒有說完,突聽「國」的一聲,就好像有面鋼鑼被人自高處重重的摔在地上。

    接著,就是一個女人防呼聲。

    「捉Q,快來捉賊這裡有個果花減。」

    只叫了兩聲就停止。然後四面又是一片寂靜,叫聲好像沒有人聽見。

    她臉上完全沒有絲毫的驚異的表情,什麼樣的表情都沒有。

    這世上好像根本就沒有什麼值得她開心的事。過了很久,她忽然問了句狠奇怪的話。

    她看著楚留香,忽然問道:「你是個君子7還是個聰明人?」

    楚留香道;「兩樣都不是。」

    她問:「你是什麼?」

    楚留香笑了笑道;「也許我只不過是個傻子。」

    她忽然也笑了笑道:「也許你根本就不是個人。」

    直到這時。她目中才真的有了笑意。但那也是種很切紗,很難捉摸的笑意,就連笑隨時
候,她心裡都有種說不出的幽怨和辛酸。焚留香看著她,忽然也問了句很奇怪的話。

    他忽問道:「你知不知道我本來以為傷一定會失望的。」

    沉默了很久,她才慢漫的點了點頭,幽dh道:「我知道,就連我自己,都以為我一定
會很失望的。」

    楚留香道;「但現在你好像並不覺得失望。」

    她想了想,淡淡道:「那也許只因為我從來都沒有真的那麼樣的盼望過。」

    楚留香道:「你盼望過什麼?」

    她又笑了笑,一字宇道:「什麼都沒有,現在我已經很滿足。」

    她真的已很滿足?楚留香似乎還想再問,但看到她那雙充滿了寂寞和幽怨的陣子,心裡
忽然也覺得有種說不出的酸楚。

    他不忍再問,就悄悄購轉過身,悄悄的走了出去。可是他本來想問購究竟是什麼呢?

    她又有什麼令人不能問、不忍問的秘密顴隱痛7楚留香認為她盼望的是什麼?失望的又
是什麼?

    她究竟是不是這件事的主謀?這些問題有誰能答覆?

    楚留香俏俏的走了,她在看著。外面的燈光不知何時已熄滅。

    她看著楚留香的身影饅饅的消失——然後她所能看到的就只有一片黑暗2絕望的黑暗。
她目少忽然湧出一串珍珠般的淚珠。珠淚沾濕了枕頭——。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