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花非花霧非霧            
  一個人如聽說自己中了毒之後,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

    鎊種人有各種不同的反應。

    有的人會嚇得渾身發抖,面無人色,連救命都叫不出。

    有的人會立刻跪下來叫救命,求饒命。

    有的人會緊張得嘔吐,連隔夜飯都可能吐出來。

    有的人點也不緊張,只是懷疑,冷笑。用話去試探。

    有的人逐句話一個宇都檄得說,衝過去能動手,不管是真中毒也好倔種毒也好,先把你
揍個半死再說別的。

    但也有的人竟會完全沒有反應,連一點反應都汲有。

    所以你也看不出他到底是相信?還是不倍?是恐慌?還是饋怒?

    這種人當然最難對付。

    楚留香當然是最難對付的那種人。

    所以他根本連一點反應都沒有,只不過有點發征的樣子。

    看著張潔潔那雙搖來蕩去的腳發怔。

    在女人中,張潔潔無疑可算是個非常沉得住氣的亥人。

    她已等了很久,等著楚留香的反應。但現在她畢竟還是抗不住氣她忍不住問:6我說的
話你聽見了沒有?」

    楚留香點點頭,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張治治道:「既然聽到了,你想怎麼樣?」楚留香道「我正在想…—中張演治道,」想
什麼?」

    楚留香道「我夜想鍛如你現在赤著腳,一定更好看得多。」

    張沽潔助腳不在播丁。

    她忽然跳了起來,站在樹枝上,忽然又從樹枝上跳歹來,站在楚圖香的順前,瞪著楚留
香。

    她就算征瞪著別人的時候,那雙眼睛還是彎彎的,小小的,像是一鉤新月。

    就算莊生氣的時腰眼睛盟還是弧漫著一尼花一般,霧一般的笑意,叫人既不會對她害
怕,也不會對她發脾氣。

    楚留香現在不看她的腳了。

    楚留香在看著她的眼睛—看著她的眼睛發怔。

    張潔潔咬著瞞唇,大聲道:「我告訴你你已中了毒,而且是種很厲害的毒,你卻在想我
的腳.…你……究竟是個人,還是個豬。」

    楚留香道「人。」

    他回答輕快極了,然後才接著道:「所以我還想了些別的事。她顯然是被人毒死的。被
什麼毒死的呢?楚留香想法子招開她的嘴,就有樣東西從她瞞巴裡始下來。一顆荔枝。後面
友抉鉗風的聲音在響。楚留香轉過身,瞪著剛穿人窗子的張溶潔。張消涪臉上也帶著吃驚的
表情,擅,」你瞪著我幹什麼?難道以為是敵殺了她?」

    楚留香還是田著她。

    張潔潔冷笑道「像這種重色輕友的女人,雖然死一個少一個,但我卻沒有殺她她根本還
不值得我動手。」

    楚留香忽然歎了口氣,道「我知道你沒有殺她,她死購時候,你還在外面跟我說話。」

    張潔潔冶路道「你明白最好。不明白也汲關係,反正我根本不在這當然是氣話。女孩子
說完了氣話,往往只有一個動作——說完了扭頭就走。楚留香早巳準備到了。張潔接一鈕頭
就看到楚留香還站花她面前。剛好站在她眼睛前面。張潔潔卻烷偏有本事不用眼睛看他,冷
笑道」好狗不擋路,你擋住我的路幹什麼?」

    楚留香道「因為你不在乎,截在乎。」

    張潔涪道:「你在乎什麼?」

    楚留香道「在乎你。」

    張沽潔眨了眨眼珠子。眼睛裡的冰已漸漸開始在解凍了。

    楚留香道:「因為我知道你是為我面來的,可是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裡的呢?你……」

    張潔潔忽然打斷了他的話,大聲道「原來你並不是真的在乎我,只不過懷疑我,懷疑我
是不是跟他們串通的,若非如此,就算我死了,你也絕不會在乎。」

    這可是氣話。

    所以張潔潔說完了後,又立刻扭頭就定。

    這沈她走得俠多了。

    她真的要走的時候,連楚留香都攔不住。

    楚留香追出去時,已看不見她的人——只看到剛躺在地上的七八個人。

    這七八個人剛雖然在滿勝流血,但總算是活著助。

    現在他們腸上好像沒有血了,人卻也死了。

    因為他們的臉,已變成紫色助,連血色都已分不清。

    楚留香疆緊雙拳,臉色也變成紫色的。

    那表示他已憤怒到極點。,他痛報殺人,痛恨暴力。

    他也在痛根自己的疏忽剛他本可以將這些人的穴道解開的,那麼現在這些人也許就不會
死了,現在他覺得這些人簡直就好像死在他的爭[樣。

    他甚至連手都在發抖。

    只手從後面伸了過來,霧般輕柔的聲音立刻在他耳畔響起:「你的手好冷。」

    楚留香的手真冷,而且還在流著汗。

    這樣的手,正需要個女人將他輕輕握住。

    可是他甩脫了她的手。

    這許是楚留香第一次甩脫女人的手。

    張潔潔垂薩頭,居然汲有生氣,也汲有走,聲音反面更溫柔。

    「這些人只不過是最低級的打手,為了二十兩銀於就可以殺人的,他們死了,你為什麼
這麼難受?」

    楚留香突然扭過頭瞪著她,一宇宇說道「不錯,這些人都狠卑賤,但你最好不要忘記,
他們也是人」張潔潔道「可是……可是人也有很多種,像他們這種人」…。」楚留香道「像
他們這種人,死了當然不值得同情,但他們也有他們的親人,他們的妻予,那些人呢?是不
是無辜的。」

    張潔潔不說話了。

    楚留香道;「所以下沈你要殺人助時候,就算這人真助該殺,你也最好多想一想,想想
那些無辜的,那些要依靠他們生活的人,他們死了後,那些生存者多麼悲慘,心裡會多麼難
受。」

    張潔潔垂下頭。

    她雖然垂下頭,但楚留香還是可以看到她的眼睛。

    那雙彷彿永遠都帶著笑意的眼睛裡,現在竟已淚珠盈眶。

    沒有捆流下,只有一層珠光艇的淚光。

    楚留香是個有原則的人,他尊重有原則的人。

    他尊重別人的原則,正如尊重自己的原則樣。

    他絕不和任何女孩子爭辯,絕不傷害任何女孩予的自尊。

    他不喜歡板起臉來教訓別人,更不願板起股來對付女孩子。

    因為他覺得帶著微笑的勸告,遠地板起臉來的教訓有用得多。

    司是今天他忽然發現他自己竟違背了自己的原則。

    在他說來,這簡直是件不可思議的事。

    達是不是因為他已沒有貉她當做一個文孩子,是不是因為他已貉她當做自己個很知心助
朋友,很親近的人。

    人,只有枉自己最親密助朋友西前,才最容易做出錯事。

    因為只有這種時候,他的心情才會完全放鬆,不但志了對別人的警戒、也忘了對自已的
警戒。

    尤其是在自己的情人面前,每個男人都會很容易的就忘去一切,甚至會變成個孩子。

    「難道我真購已將她當做我的知己?我的情人7為什麼我在她面前,總是容易說錯話,
做措事,逐判斷都會發生錨誤??張潔治道;」想什麼?」

    楚留香道「我征想,你的腳是不是也和服膀一樣圈亮呢?」

    他看著她的眼睛,很正經的樣子,接著道「你勿道,服賭好看的文人胸並不一定很好看
的。」

    張治潔的臉沒有紅。

    她並不是那種容易臉紅曲女孩子。

    她也在看著楚留香助眼睛,一臉很正經的樣子,緩緩的說:「以後我絕不會再問,你是
個人?還是個豬了?」

    楚留香道「咖」張治治道「因為我已發覺你不是個人,無論你是個什麼樣的東四,但絕
不是個人。」

    楚留香道「哦」張潔潔很根地道:「天底下絕沒有你這種人,聽說自已中了毒,居捕還
取吃人家的豆腐。」

    楚留香忽然笑丁笑,問道「你可知道是為了什麼?」

    張潔潔道「不知道。」

    楚留香道「這只因為我知道那荔技上絕不會有毒。」

    張潔潔道:「你知道個屁。」

    她冷笑著,又道「你是不是自已以為自己對毒藥很內行,無論什麼樣的毒藥,一到你噶
裡就立刻能感覺得到。」

    楚留香道;壞是。」

    張潔潔道「那你憑什麼敢說那荔枝上絕不會有毒T」楚留香道「只憑一點。」

    張潔潔道:「哪點?」

    楚留香看看她微笑著道「也許我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知道,但一個人對我是好是壞,
我總是知道的。」

    他眼睛好像也多了層雲一般,霧一雙曲笑意,聲音也變得比雲霧更輕柔。

    他饅慢的接著道「脫憑這一點,我就知道那荔枝沒有毒,因為你絕不會下毒來毒我的。
張潔潔想扳起臉。可是她的眼睛卻除了起來,鼻子也輕輕皺了起來。世上很少有人能懂得,
一個女孩子笑助時候皺鼻子,那樣子有多麼可愛。假如你也不懂,那麼我教你,趕快去攏個
會這樣笑的女孩子,讓她笑給你看看荔枝掉了下去。張潔潔助心輕飄飄的,手也輕飄切的,
她像連荔枝都拿不住了。她饅饅的垂下了頭,柔聲道」我真想不到……」

    楚留香道「想不到?」

    張潔潔又始起頭,看著他,道:「我想不到你這個人居然還切好歹。」

    因為世上絕沒有那麼動人的花,那麼可愛助霧,那麼動人的月色。

    楚留香走過去,定得很近。

    近得幾乎已可聞到她芬勞助呼吸。

    倔如有這樣一個女孩子,用這麼樣的眼色看著你。你還不走過去,你一定已斷了兩條
腿,而且是斷了兩條腿的呆瞎子。

    因為你假如不瞎又不呆,就算斷了腿,爬也要爬過去的。

    楚留香走過去,輕輕托她的下巴,柔情道:「我當然知道,你到這裡來,就是為了要幫
我的忙擊倒這些人,也是為了救我,若連這點都不知道,我豈非真的是個豬了。」

    張潔潔購眼簾慢饅肋閉起。

    她沒有說話,因為她已不必說話。

    當你托起一個女孩子下巴時,她若閉起了眼睛,那個人都應該懂得她的意思。

    楚留香的頭低下去,嘴唇也低了下去。

    但他的唇,並沒有去找她的唇。他奏在她耳畔,輕輕道:「何況我另外還知道一件
事。」

    張潔潔道:「咽……」

    這次她沒有用眼睛說話,也沒有用嘴。

    她用的是鼻子。

    女孩子用鼻子說話的時候,往往比用眼睛說話更迷人。

    楚留香道:「我知道像你這樣的女孩子,就算要殺我,也會選蚌比較古怪,而又比較特
別的法子——是也不是。」

    張潔潔開口了。

    她開口並不是為了說話,是為了咬人。

    她一日向楚留香的耳朵上咬了下去。

    天下有很多奇怪的事。

    人身上能說話的,本來是嘴。

    擔有經驗的男人都知道,女人田眼睛說話也好,用鼻子說話也好,用手和腿說話也好,
都比用嘴說話可愛。

    嘴本來是說話的。

    恫也有很多男人認為,女人用嘴咬人的時候,也比她用來說話可愛。他例寧可被她咬一
日,也不願聽她說話。

    所以聰明助女人都應該懂得一件事。

    在男人面前最好少開口說話。

    張潔潔汲有咬到。

    她張開田的時候,就發現楚留香已經認她面前榴開了。

    等她張開眼睛,楚留香已掠入了窗子。

    他好像還沒有忘記那老闆娘,還想看看她。

    但老闆娘卻已看不見他了。

    又白又嫩91B板娘,現在全身都已變成了紫黑色,緊緊閉著眼睛,緊緊咬著牙,嘴裡還
含著樣東西。

    「我為什麼會這樣做?我對她瞭解的又有多少?」楚留香看著張沽潔,看著她的眼睛。

    這雙眼睛笑的時候固然可愛,悲哀的時候卻更令人心動。

    那就像一鈞彎彎曲新月,突然被一抹淡淡助雲霧掩住。

    但除了這一點外,楚留香對她所有的一切,幾乎都完全不知道。

    「我甚至連她的腳好不好看都不知道。,楚留香摸了摸鼻子,苦笑著。他以前看過她
哭。但那次不同。那次她的哭,還帶著幾分使氣,幾分撒嬌。這次楚留香卻看得出她是真的
悲哀,真的感動。他忽然發現這野馬般的女孩子,也有腦溫柔善良的」風到現在為止,也許
他只能知道她這一點。

    但這一點已足夠。

    楊柳岸。月光輕柔。

    張潔潔挽著楚留香的手,漫步在長而直的堤岸上。

    輕濤癰打著長提,輕得就好像張潔潔的髮絲。

    她解開了束髮的緞帶,讓晚風吹亂她的頭髮,吻在楚留香的面頰上,脖子上。

    髮絲輕柔,輕得就像是堤下浪濤。

    蒼彎清潔,只有明月,沒有別的。

    楚留香心裡也沒有別的,只有一點輕輕的,淡淡的,甜甜的調恢。

    人只有在自己感覺最幸福的時候,才會有這種奇異的倔根。

    這又是為了什麼呢?

    張潔潔忽然道:「你知不知道我最喜歡的一句詞是什麼?」

    楚留香道:「你說。」

    張潔潔道:「你猜?」

    楚留香拾起頭,柳絲正在風中輕舞,月色蒼白,長堤蒼白。

    輕濤拍奏如弦曲。

    楚留香情不自禁,曼聲低吟。

    「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

    張潔潔的手忽然握緊,人也倚在他肩畔。

    她沒有說什麼。她什麼都不必再說。

    兩個人若是C1意相通,又何必再說別的。

    「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這是何等意境?何等灑脫?又是多麼淒涼?多麼
寂寞!楚留香認識過很多女孩子,他愛過她們,也瞭解她們。但也不知為了什麼,他只有和
張潔潔在一起助時候,才能真正領略到這種意境的滋味。一個人和自己最知心助人相處時,
往往感到有種淒涼的寂寞。但那並不是真正的淒涼,真正的寂寞。那只不過是對人生的一種
奇異感覺,一個人只有存在已領受到最差境界時,刁』會有這種感受。那種意境也正和」念
天地之悠悠,獨槍然而淚下」相同。

    那不是悲哀,不是寂寞。

    那只是美

    美得令人魂銷,美得令人意消。

    一個若從未領路過這種意境,他的人生才真正是寂寞。

    長提已盡。

    無論多長的路,都有定完的時候。

    路若已走完,是不是就已到了該分手的時候?

    楚留香輕輕四了口氣,近乎算語道:「你是不是又要走了?」張潔潔垂著頭,咬著嘴唇
道:「你呢?」

    楚留香道:「我?……」

    張潔潔道:「你總有你該去的地方。——楚留香道:」我有—。」每個人都有。」

    張簡潔道:「可是你從來沒有問過我,問我是從田裡來的7問我要到哪裡去?」

    楚留香道:「我沒有問過。」

    他一向很少問。

    因為他總覺得,那件事若是別人願意說的,根本不必他問。

    否則他又何必問。

    張潔潔道:「你只問過我,那雙手的主人是誰?人在田裡?」

    楚留香點點頭。

    張潔潔道:「可是」…可是你今天為什麼沒有問呢?」

    楚留香道,「我田已問過,又何必再問。」

    張潔潔道:「你認為我不會說?」

    楚留香苫笑道:「你若願意說,又何必要我問。」

    張潔潔道:「那也許只因為連接自己以前都不知道。」楚留香笑了笑,淡淡道:」無論
如何,我卻已不想再問了。張潔潔眨眨眼道:「為什麼?」

    楚留香道;「我以前在偶然間見到你時,助確是想從你身上打聽出—點消息來的,所以
才問,但是現在……」

    張潔潔道;「現在呢。」

    楚留香道:「現在……現在費見到你,只不過是想踞你在一起,再也沒有朋的。」

    張潔潔仰起頭,凝視著他,限被如醉。她的身子在輕顫。

    是為了這堤上的冷風?還是為了她心裡的熱情3她忽然倒。」(楚留香邦裡。

    楊0p岸。

    夜已將殘,月已將殘。

    張潔潔坐起,輕撫邊鬃的亂髮。

    楚留香的胸膛寬闊。

    他的胸膛裡究竟能容納下多少愛?多少恨?張潔潔優在他胸膛上,良久良久,忽然道:
「起來,據帶你到個地方去。」

    楚留香道,「切裡去?」

    張清潔道,「一個好地方。」

    楚留香道:「去幹什麼?」

    張清潔道:「去找一今人。」

    楚留香道:「找誰?」

    張治潔眼被流動,一個字、一個字的饅饅道:「那隻手的主人」女孩予們都很妙,的確
很夠。

    你若通著要問她—句話的時候,她就是偏偏不說,死也不說。

    你著不問財,她也許反而一定要奮好你。

    斑牆。

    牆高得連紅杏都探不出頭來。明月彷彿就在牆頭。

    楚留香道:「你就是要揩我到這裡來?」

    張潔潔道:「昭。」

    楚留香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張潔潔沒有回答,反而問道;「這道鴻泳能不能k得去。」

    楚留香笑了笑,道:「天下還沒有上不去的牆。」

    張潔潔道:「那麼你就上去。」

    楚留香道:「然後呢?」、張潔潔道;「然後再眺下去。」

    楚留香道:「跳下去之後呢?」

    張潔潔道;「牆下面有條小路,是用雨花台的採石鋪成的。楚留香道:」好豪華的
路。」:張潔潔道:「你若不敢用腳走,用手也行,無論你怎麼走,走到盡頭,就會看到一
片花林,好像是桃花,花林裡有幾問屋予。」

    楚留香道:「然後呢?」

    張潔潔道:「你走進那屋予,就可以找到你想攏的那個人了。」

    楚留香道:「就這麼簡單?」

    張潔潔道:「就這麼簡單。」

    她媽然一笑,又道:「天下事就是這樣子的,看齊越複雜的事,其實卻往往簡單得
很。」

    楚留香道:「你至少應該告訴我,這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那屋子裡究竟是個怎麼樣
購人?」

    張涪潔道:「你既然很快就會知道,又何必要我說l楚留香道:」但你又怎麼會知道的
呢1又怎麼會知道那人一定在屋於裡?」

    張治潔不說話7。

    楚留香吸了口氣,勞笑道:「我早就知道,我若娶問彌,48;一定不肯說的。」

    張潔潔抬起頭,瞪著他,道;「你是不是也早就知道,你若故意不問,我反面告訴你了
t」楚留香忽然在咳嗽。

    張清潔瞪著他,忽然技起他的子重重咬了一口,整個人都跳了起來,凌空一個翻身,人
已在四五文外。「你簡直不是人,是個豬,死豬,死不要臉的大活豬!」

    她駕聲還在楚留香的耳裡,人卻已不見了。

    斑牆,好高的牆,

    但天下哪裡有楚留香上不去的牆?

    楚留香站在牆頭,被晚風一歐,人才清醒了些。但心裡卻還是亂猖糟的,也不知是什麼
滋味。

    張潔潔她究竟是個怎麼樣腦女孩子,他實在無法瞭解。

    但現在絕不是想這些事的時候。楚留香勉強使自己路猙下來,他知道自己現在若不能冷
靜,也許就永遠無法冷靜了。庭園深沉,雖然有幾點燈光點綴在其間,看來還是一片黑暗。

    「上了牆頭,就職下去。」

    但下面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呢?」

    黑暗中究竟有什麼樣東西在等著他。

    楚留香不知道,可是他決心要冒險試一試。

    他跳了下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