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好夢難成            

  月光朦朧。月色蒼白。

    狽已竄人黑暗中,人頭猶在哀呼「救救援……救救我……」

    沒有頭的人也還在哀呼「還我的頭來,還我的頭……」

    淒厲的呼聲此起被落。

    風在呼號伴著鬼器。

    無論誰看到這景象,聽到這聲音,縱然不嚇死,也得送掉半條命。

    楚留香沒有。

    他的人突然箭般竄了出去去追那條狗。

    「無論傷是人是狗,只要在稅飢餓時給了我吃的,交我疲倦時給我地方睡覺,我就不能
看著你的頭被狗銜走。」

    這就是楚留香助原貝U。

    他向是個堅持原則的人。

    狽跑得很快。一眨眼就又汲入黑暗中。

    「但無論你是人是狗,楚留香勞要追你,你就休想跑得了。」

    有些入甚至認為楚香帥的輕功,本就是從地獄中學來的。

    掠過竹簡時,他順手獨出了根竹子。

    三五個起落後,那條銜著人頭的狗距離他已不及兩文。

    他手中短竹已飛出箭般射在狗身上。

    黑狗慘叫聲,瞞裡的人頭就掉了下來。

    楚留香已擦過去始起了人頭。

    冰冷的人頭,又冷又濕彷彿在流著冷汗。

    楚留香忽然覺得不對了。

    「被」的一聲,人頭突然被震砰,一般暗赤色濃腥煙從人頭裡射了出來,帶著種無法形
容的臭。

    楚留香倒下。

    無論誰嗅到達股惡臭,都一定會立刻倒下。

    夜露很重,大地冰冷而潮濕。

    楚留香倒夜地上。

    遠處隱隱的淒厲助呼聲隨風傳來,也不知是犬吠?還是鬼哭?

    突然問,一條人影自黑賂中飄飄蕩蕩的走了過來。

    條沒有人頭的人影。

    沒有頭的人居然也會笑,站在楚留香面前「格格」灼笑。

    突然問,已被迷倒的楚留香竟從地上跳了起來,把抓住了這「無頭人☆的衣檬。」嘶」
的,衣襟被扯開,露出一個人的頭來。

    卜擔夫。

    原來他有頭,只不過藏在衣服裡,衣服是用織於架起,若非他的人又痙又矮,看來當然
就不會如此通真。

    那原被狗銜去的頭呢T

    頭是蠟做的,裡面藏著火藥和引線,引線已燒著,只要能算準時間,就能算港引線的長
短。

    他時間算得很贓。

    所以人頭恰巧在楚留香手裡炸開,將選藥炸得四射飛散。

    他什麼都算得很蹬,卻未算到楚留香還能從地上眺起來。

    在這☆剎那闖,卜姐夫臉上的眼睛、鼻子、眉毛、嘴,彷彿都已編成一團,就像是被人
重重的打了一拳似購。

    楚留香卻笑了,微笑著道,「原來你酒量不錯,看來再賜幾杯也不會醉。」

    此時此刻,他居然說出這麼樣☆句話來,你說絕不絕?

    卜姐夫也只有裂開噶笑笑,身子突然一編,居然從衣服星期下等他身子彈起時,已遠在
五六丈外。

    楚留香脫口道:「好輕功」這三今宇說出,他的人也已在六五丈外。

    卜擔夫連頭都不敢回拚命往前竄,他輕功的確不田,若非遇見楚留香,他是可以逃走
的。

    不幸他遇著了楚留香。

    他掠過竹籬,楚留香眼見已將追上他。

    誰知楚留香卻突然停了下來,因為他又看到院子裡有個人在梳星光膝脆,月色蒼白。

    卜阿鵑正坐在月光下,饅饅的梳著頭。

    這次她當然沒有把頭拿下來。

    她的頭髮漆黑光滑,她的手纖細柔美,她的臉蒼白如月色。

    她身上只穿著件紫羅衫,很輕,很撂,風歐過,羅衣貼在身上助,現出了她豐滿助胸,
纖細的腰和筆直修長的腿。

    風中的輕羅就像是層談淡的霧。

    輕羅中晶瑩的軀體若隱若現,也不知是人在霧中?還是花在男他並不是君子,卻也不是
賭子。〉阿鵑忽然回過頭來,編然一笑,道。「你還沒有死?」

    楚留香也笑笑,道6我還是人,不是鬼。」

    卜阿鵑道「那迷藥不靈?」

    楚留香道:「迷藥狠靈,只可借我的鼻子不靈。」

    卜阿翹道「那種述藥助厲害我細疆,就算沒有鼻子助人也一樣要被逐倒。」

    楚留香又笑笑,道「就算沒有鼻子,頭也不會那麼輕。」

    卜阿陷眨眨眼,道「你是不是一發覺那人頭太輕,就立刻閉住了l朗l呼吸。」

    楚留香又笑道「也許我什麼都沒有發覺只不過運氣特別好。」

    阿鵑也笑道「我知道你近來運氣並不好。」

    楚留香道「哦。」

    阿鵑媚然道「交了桃花運的人運氣都不會太好的。」

    楚留香水由自主又摸了模鼻子道「你怎麼知道找交上了桃花阿鵑笑道」因為你不但有雙
桃花服,還有個桃花鼻子。」

    楚留香微笑道「幸好我的手不是桃花乎所以你還能好好的坐在那裡。」

    卜阿鵑服波流轉道,「你的手很老實T」楚留香道:「你希望我的手不老實?」

    蚌阿鵲咬著嘴唇,道「你的手勞真的老實,就過來替我梳頭吧。楚留香不說話,也不
動。卜阿鵲用眼角膘著他,道;」你不會梳頭?」

    楚留香道「我的手雖老實,卻不笨。」

    卜阿鵲道「你不喜歡替人梳頭?」

    楚留香道「有時喜歡,有時就不喜歡,那得看情形。」

    氏阿鷗道:「看什麼情形?」

    楚留香道:「看那個人的頭是不是能從脖子上拿下來。」

    頭髮光滑柔美,在月光下看來就像是緞子。

    楚留香忽然發覺替女孩子梳頭也是種享受——也許被他梳頭的女孩子也覺得是種享受。

    他的乎狠輕—

    卜阿鵑的牌子如星光般因腕,柔聲道「我很久以前就聽說過,楚香帥從不會令女人失
望,以酣我一直不信。」

    楚留香道「現在呢?」

    卜阿田回睜一笑,道:「現在我相倍了。」

    蚌阿鵑眨著眼,緩緩道「說你很聰明,就像是隻老狐狸,世上沒有你不懂的事,也沒有
人能令你上當。」她媚然接著道「這些話現在我也相信。」

    楚留香忽然歎了門氣,瞥笑道「但現在我自己卻已有點懷疑。」

    卜阿鵑道「哦。」

    楚留香道「今天我就看見了樣戈不懂的事。」

    卜阿鵑道,「付麼事?」

    楚留香道「那人頭怎麼會說話?」

    阿鵑笑了道「不是人頭在說話,是卜扭夫在說話。」

    楚留香道「我明明看見那人頭說話的。」

    卜阿鵑道。」你並沒有真的看見,只不過有那種感覺而已。」

    楚留香道「那種感覺是怎麼來的呢?」

    卜阿鵑道。」卜擔夫小時候到天些去過,從天些伯人那裡學會一很奇怪助功夫。」

    楚留香道:「什麼夫功?」

    阿鵑道「天些人將這種功夫叫做『腹語』,那意思是他能從肚子裡說話,讓你聽不出聲
音是從哪裡發出來助。」

    楚留香又歎了口氣,道:「看來這世上奇奇怪怪購學問倒真不少,一個人無論如何也學
不完。」

    阿鵑踞然道「你現在已經夠令人頭疼的,若全都被你學了去,那還有別人的活路麼?」

    楚留香笑笑。忽又問道:「看來〉擔夫並不是你的父親?」

    〉阿鵑道:「當然不是,否則我怎會直接叫他助名字。楚留香道」他是你的什麼人?」

    卜阿鵲道「他是我的老公。」

    楚留香拿著橫於的手忽然停住,人也征使。

    卜阿胸回睜圈了他一眼,田然迢:「老公的意思就是文夫,你不田?」

    楚留香只有苦笑道「費懂。」

    〉阿鵑田著他的手,道「仰為什麼一聽說他是我的老公,手就不動了7」楚留香道「只
因為我還沒有習慣替別人助老婆疏頭。」

    卜阿鵑笑道「你饅饅就會習慣的。」

    楚留香苦笑道「我認為這種習慣還是莫要莽成的好。卜阿鵑吃咆的笑了起來,道」你怕
池吃醋?」

    楚留香道。」暇。」

    卜阿鵑道「他又打不過你,追也追不著你你怕什麼?」

    楚留香道「我不喜歡看到男人吃醋的樣子。」

    卜阿鵑眼波流動,道:「他若不吃醋呢?」

    楚留香道「天下還沒有不吃醋的男人,除非是個死人。?卜阿鵲道:」你想他死?」

    楚留香道:「這話是你說助,不是我。」

    〉阿鑰道;「嘴裡說不說是回事,心裡想不想又是另外一回事。她似笑非笑的瞅著楚留
香,悠然道:」其實只要你願意,他隨時都可能成個死人的。」

    楚留香笑了笑,淡搬道,「只可措我還沒有養成殺別人老公的習慣。」

    卜阿鵑道:「為了我你也不肯。」

    楚留香不回答。

    他從不願說讓女孩子受不了的話。

    阿鵑道「莫忘了他剛本想殺了你的。」

    楚留香眨眨職道:留臣殺費購人真是他?」

    阿鵑忽然輕輕歎息了聲,饅饅購站了起來,接過楚圖否助杭楚留香道;「你在歎氣
T」〉阿鵑歎道「一個人心裡難受的時候,總會歎氣購。」楚留香道;」你很難受??

    楚留香道「為利麼難受?」

    卜阿鵑道:「因為穩本不想你死但他著不死你就得死了。」

    楚留香道峨」阿鵑道「你水信?」

    楚留香微笑道「因為我總覺得死並不是件狠容易的事。」

    〉阿鵑悠然道「但也並不像你屈得那麼困難。」

    她忽然揚起手裡的梳子,道「你知道這梳於是什麼做的?」

    楚留香道「木頭。」

    卜阿鵑道「木頭有很多種—據我所知,大概有一百種左右。」

    楚留香在聽著。

    卜阿鵲道「這一百種木頭,九十幾種都很普通。」

    她又笑了笑道;「普通助意思就是沒有毒,你用的一種木頭做助杭子替別人流頭,要死
的確不容易。」

    楚留香道「你的杭予呢?」

    卜阿鶴道:「戮這椅子助木頭叫『護夫木』,是屬於很特別的那種。」

    楚留香道,「有什麼特別?」

    卜阿鵑沒有回答這句話,卻經撫著自已流雲般的柔髮,忽又問道:「你覺得我頭髮香不
香?」

    楚留香道「很香。」

    b阿鵑道:「那只團我頭髮上妹著香油。」

    楚留香目光閥動,問道「香油不是也有很多種類?」

    卜阿鵲道:「對了據我所知,香油大概也有一百種左右。」

    楚留香道「其中是不是也有九十幾種都很普通,無毒?」

    阿鵑搞然道「彌怎麼越來越賜明瞭。」

    楚留香笑笑,道「你頭髮抹購,當然又是比較特別助那種。」

    蚌阿鵑道「完全對了。」

    楚留香又吸了口氣,道:「我怎麼看不出有什麼特別呢?」

    阿鵑通「我這種香油EQ『情人油』,妒夫木一遇著情人油就會發出一種狠特別的毒
氣,你替藏梳頭的時候,這種毒氣已在不知不覺問路進入你手上的毛孔田所以…一」勉又輕
輕歎了一聲慢慢的接著道最多再過一盞茶助功夫。你這雙手就會開始腐爛,一直爛到骨頭
裡,一直要將你全身骨肉郎爛光為止。」

    楚留香肛位了。

    卜阿鵑徽笑道:「你說我這種殺人的手法妙不妙?只伯連無所不知的楚香帥鄙朋不到
吧?」

    楚留香歎了口氣。苫笑道「看來這世上奇奇怪怪的殺人法子倒真不少。」

    卜阿鵑道:「今天你就通見了兩種。」

    楚留香道:「前兩天我已經遇見了好幾種。」

    卜阿鵑道:「你不是覺得每種都很巧妙?」

    楚留香道:「的確巧妙極了。」

    他忽然也笑了笑,淡談助接著道:「雖然都狠巧妙,但直到現在我坯是好好的活著。」

    卜阿鵑悠然道:「只不過是到現在為止面已,以後呢?」

    楚留香道,「以後的事誰知道。」

    卜阿鵲道「我知道。」

    楚留香道「哦」卜阿鵑道「我可以向你保證,費用的這種法於不但最巧妙,而且最有
效。」

    她微笑著,接著道:「你就算可以隨時閉住呼吸,總不能連毛孔也一起閉倒[?」

    楚留香點了點頭,長歎道:「這麼樣看來,我已是非死不可的了』」〉阿圖道☆所以我
心裡很難受。」

    楚留香道6你既然這麼砌受,為什麼不讓我活下去呢?」

    卜阿胸眼珠子轉了轉,道:「你若想不死,只有一種法子。」

    楚留香逼「仍麼法子?」

    卜阿鵑道「去替我剎了卜擔夫。」

    楚留香道「你為什麼不自己去殺他?」

    阿鵑幽幽四息著道「我雖然並不是什麼好女人,但謀殺親夫這種事,我還是做不出。」

    楚留香道:「你以為我做得出?」

    〉阿鵲道「他既不是你朋友,也不是你老公你要殺他,只不過是舉手之勞面已,除非你
認為他那條命比你的命重要。」

    楚留香又開始在摸鼻子。

    阿鵑忽然道「你最好趕挾決定,否則毒性若是發作,後悔就遲她神氣越悠閒,就顯得情
況越嚴重。楚留香想必由狠明白這道理,所以超俠問道:」我現在去還來得及T」卜阿鵲笑
了笑,道「楚香帥輕功天下無雙,我倒也知道的。」

    楚留香苦笑道:「只可惜他現在早巳不知榴到哪裡去了,我怎麼找得到他呢。卜阿鵑笑
道」知子莫若獎,知夫莫若妻,這道理你都不懂?」

    楚留香道:「你細道他在哪裡?」

    卜阿鵑淡蹬道「一個女人若連自己老公助行蹤都不知道,簡直就不如去死了算了。」

    姻很快的接著又道「你剛來助時候,總看到那條山泉了吧?」

    楚留香點點頭,陽呵鵑道「好,你只要沿著泉水一直往上遊走,就會看到一道瀑布,後
面有個狠隱秘助山洞,他一定就躲夜那裡。,楚留香沉吟著,道,」我若殺了他,你就肯拿
解藥繪我?」

    阿鵑道「不錯,用他的人頭來換解藥,用他的命來換你的命,公平交易,誰也不吃
虧。」

    楚留香道「但你為什麼一定要他的命呢?」

    卜阿鵑待冷道:「這個故事你回來時,我也許捨告訴你,現在你還要問,怕就來不及
了。」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我只問最後一句話,你是不是一定會在這裡等我?」

    卜阿鵑道「當然。」

    楚留香果然連一個宇都不再多說,掉頭就走。

    只見他人影一閃,已遠在六七文外,再閃就漢人黑暗裡。

    卜阿鵲顯得有點吃掠,彷彿想幣到楚留香答覆得這麼搞俠。

    「楚留香豈非從來不殺人的麼?」

    「但願天下絕沒有真不怕死助,他也是人,當然明白自己的性蔚無論如何總比別人的珍
重得多了。」

    想到這裡,阿鵑就笑了,笑得非常得意。她一向認為天下的男人都是呆子,耍男人上當
直比刀切豆腐還容易。

    直到今天,她刁知道原來連楚留香也不例外。

    楚留香不但上了當,而且上了連環當。

    第一:〉擔夫根本不是她丈夫。

    第二卜扭夫根本不在那瀑布後的山洞裡,現夜早巳不知沼到職裡去了。

    第三這梳子本是很普通購木頭做的她頭上抹肋也只不過是種很普通助萊莉花香油。

    第四世上根本就沒有「妒夫木」和「情人油」這種東西。這種稀奇古怪的毒物,也許只
有莊鬼話故事裡才存在。

    第五她要楚留香到那瀑佈局助山洞裡,只不過是要他去送死。

    無論誰單獨闖進了那地方,都休想還能活著出來。

    「男人好像天生就是要繪女人騙的,女人若不騙他,他也好反面會覺得渾身不舒服。」

    卜阿切開心極了,也得意極了。

    她覺得自己不僅做功很好,唱功也不差。

    男人若是遇見了一個唱做俱佳的女人,簡直只有死路一條。

    卜阿鵑披起件比較不透明助衣服,從屋局牽出了楚留香騎來的她忽然發覺在月下騎馬原
來也很有詩意。

    夜已很深。屋已瀝稀。

    無論如何,個女人孤單單助走在如此荒涼的小路上,總不是件根愉快的多。也並沒什麼
恃意。

    阿鵑心裡的詩意早巳石知飛到哪裡去了,只覺得風吹在身』☆,冷得很。

    「三月的風為什麼會這麼玲。」

    她緊緊披起了農搽,嘴裡開始哮起了小調。

    她歌喉本來很不錯的,但現在卻連她自己聽來也不太頹耳。

    「三月甩來百花香,杜鵑花開在山坡上……」

    山坡上沒有杜鵑花事實上,山坡上連一朵喇叭花都沒有。

    轉過一處山勘。連月光都被地位了,一棵棵黑助助的樹木,在風中搖晃著,就像是一個
個張牙舞爪助鬼影子。

    風吹著木時,馬啼踏在石予路上,的答,的答,的答…。就好像後面還有匹馬在跟著。

    她幾乎忘了這中是她自已這馬匹助蹄聲,漸漸地她甚至已覺得後面有個人在因著。

    她想回頭看看,又生伯真的看到了鬼。

    若是不回頭去看,又不放心。

    好容易才牡起膽子,回頭一看—

    風在吹,樹影在動,瞬有什麼人。

    明明沒有,但她卻偏偏又好像看到了一條人影在她回頭那一瞬閱躲入樹後,身法俠得簡
直就好借鬼兢一樣。

    「世上娜有身法如此俠的人。除非是楚留香。」

    計算時間,楚留香現在早巳應該進了那山洞,說不定早巳被山洞裡那些怪人砍下了腦
袋。

    鋇在他說不定已經就成了無頭鬼,而且還是個溯塗鬼,連9己為什麼死的都不知道。」

    卜阿鵑義想笑了但也不知為了什麼,就是笑不出來。

    楚留香活著時已經夠難纏的了若真就成了鬼。那還得了。

    卜阿鵑拚命打馬,只希望快點走完這條山路快點天亮。

    忽然問,風中飄飄渺繳的傳來了陣陣哀呼聲「還我的頭來,還我助頭來……」

    陣風歐過。樹上好像搖據晃晃站著條人影,有手有腿,身子也是完完整整的,就是沒有
頭。

    卜阿鵑全身的毛髮倒豎了起來,想瞪大眼睛百清楚些。

    但她的眼睛一眨,那汲頭的鬼影子也不見了。

    「還我的頭來,還我的頭來」哀呼聲還是若有若無,似遠似近的在風中飄動著。

    這呼聲本是卜扭夫用來嚇楚留香的她本來覺得很好玩現在,她才發覺這種事一點也不好
玩。

    她衣裳已被玲汗濕透。

    忽然間,黑影一閃。經馬頭上掠過。

    還是那條沒有頭的鬼影子。

    這匹馬一聲長嘶,人立而起,卜阿鵑中來可以夾住馬鞍的。

    她騎術本不弱。

    但現在她兩條腿卻好饅有點發軟,競被掀下了馬背,一狡重重的跌在路上,眼前冒出金
星。

    再看那條鬼影子。又飄到了另一棟樹上。

    樹林在風中搖晃,這影子也隨著樹在播晃。

    除了楚留香外,誰有這麼高曲輕功。

    便阿鵑用盡全身力氣,大叫道6我知道你是楚留香,你究竟是人,還是鬼?」

    影子在樹上格格的笑了起來,陰森森的笑著道:「當然是鬼,人怎麼會沒有頭?」

    卜阿鷗咬著瞞唇,道:「你☆」你的頭藏在衣服裡。」

    笑聲中,楚留香的頭已從衣服裡鑽了出來。

    這證明了個道理。

    有些事發生在別人身上,就是笑話就是鬧劇,若發生在你自己身上,就變成悲劇了。

    卜阿鵑的兩條腿忽然不軟了一跳就跳了起來。用力拍著身上的土,滑笑著道「你以為你
能騙得到我?我早就知道,是你了。」

    楚留香道「哦?你既然早已知道了,為什麼會害怕呢?」

    b阿鵑恨根道「誰害伯?無論你是人是鬼,我都不怕你。」

    楚留香眨眨眼,笑道「那麼切1才從馬背上摔下來的人是誰呢T」阿鵑大聲道「人有失
手,馬有失蹄。那也漢什麼稀奇。」

    楚留香道「要什麼事才算稀奇?」

    〉阿鵑冷笑道「堂堂的楚香帥居然等在路上裝神扮鬼的嚇女人,那才叫稀奇,以後我若
說出來,丟人助不是費。是你。」

    楚留香道:「我只看見有人騎著我的馬,還以為是個愉馬的小戚,怎麼鋼道是你。」

    他笑了笑,忽然道「你本來豈非應該在家裡等我的。」

    〉阿鵑DQ了起來,道:「你呢?你本來應刻在那山洞裡的,你為什麼不去?」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這原因說來就報複雜了,你想不想聽。」

    卜阿鵲說。」你說。」

    楚留香道,「第一,卜扭夫根本不是你老公,他也根本不叫〉扭個阿腮道:6誰說
的?」

    楚留香神秘一笑道;「我說的,因為致忽然想起他是誰了。」

    卜阿鵑道:「他是誰?」

    楚留香道「他姓勁,叫不空,人稱『七十一變』,那意思就是統他詭計多端,比起孫悟
空來也只不過少了一變。昔年中是廠五門的第一局子,近十年來,也不知為了什麼突然消聲
匿跡,今年算來應該已有六十三四歲了,只因他練的童於功,所以看來還年輕。」

    他一口氣說到這裡,簡直就好像在背家譜似的。

    卜阿鵑己聽得證佐了。

    楚留香又道「就因為他練的童予功,乎生沒有犯浸戒,所以才能活到現在,個練童於功
的人,當然不會娶老婆。」

    卜阿鵑狠狽瞪了他眼,冷笑道「想不到連他那種人的事,你也達麼清楚,看來你八成也
是他一路的。」

    楚留香笑道「莫忘了別人總說我是盜賊中大元帥,一個做大元肋的人若連臼己後下的來
歷都弄不渭,還混什麼?豈非也不如去死了算了。」

    卜阿闡眼珠於一轉,玲冷道「只可借這位大元助已眼見要進棺材。」

    楚留香統統笑道「只可橙我說了第一,當然還有第二。」

    恫鵲道諜二?」

    楚留香道「第二,你那把梳子既不是『妒夫木』,頭上抹的也不是『情人油』。」

    卜阿鵲臉上變了變,瞪眼道「誰說助?」

    楚留香笑了笑,道「我說的,因為我知道你頭上扶助是京城『袁華齊』的榮莉花獨。是
這家老店的獨門秘方配製出來購,香味特別筒雅,所以要賣八錢銀子一兩,而且只此一家出
售,別無分號。」

    卜阿鵲眼睛瞪得更大,道「你怎麼知道助T」楚留香道「我聞得出。,卜阿鷗道」你鼻
子不是不靈麼?」

    楚留香笑道「我鼻子有時不靈,有時候也很靈,那得看饋形。」

    蚌阿鵑道:「看什麼情形?」

    楚留香道「看我聞的是什麼,聞到狗屎、迷藥時,我鼻於當然不靈,聞到鑲宛女人身上
的脂腦花豺財,我鼻子也許比誰都靈得多。卜阿鵑唆緊了牙,恨根道:」難怪人說你是個色
鬼,看來果然一點也石錯。」

    楚留香道「過獎過獎。」

    卜阿鵑道。」你說了第二是不是還有第三?」

    楚留香道「柯。」

    他微笑著接著道:「第三,我忽然想起注在那口』洞裡是什麼人卜阿鵑眨眨眼道。」是
什麼人?」

    楚留香道「是一家姓麻的入席煩的麻,無論誰去惹他們,就是在意麻頓。」

    卜阿鵲冷笑道「真想不到,楚留香居然也有害怕的人。」

    楚留香道「我別的都不怕,就怕麻煩。」

    阿鵑伶降道:「只可惜現在你早已有麻煩上身了。,楚留香四了口氣,道:」所以現在
我想找出麻煩是哪裡來的。」

    卜阿鵑道:「你難道想Dq我告訴你?」

    楚留香道:「你難道還能不告訴我」卜阿鵑道:「不告訴你難道不行?」

    楚留香道「不行。」

    阿鵑的眼珠於轉了轉道:「我就偏不告訴你,看你能把我怎麼搽?」

    楚留香什麼也不說,突然攔腰將她抱了起來。

    卜阿鎢失聲道:「你……你敢非札?」

    楚留香露出牙齒來一笑道「請莫忘了我是個色鬼。」

    卜圓圈瞪著他看了他半購,忽然輕輕的歎了口氣,閉上股睛道:蚜,獺硼擱L—砍。」

    楚留香反而征了征,道「你不怕?」

    卜阿闡幽幽道:「我又有什麼法子呢?打也打不過你,鮑又跑不過你。」

    楚留香道「傷難道不會Dq?」

    阿鵑吸道「一個女人家,大減大叫的成什麼體統,何況三更半夜的四野無人的,我就算
叫,也沒有人聽得見。」

    她忽然勾任楚留香的脖於,貼近他耳釁,悄悄道「你若想非禮我,現在正是好時候,等
列天一亮,就沒有情調了。半夜三更,四蚜無人,月光又那麼溫粟,假如有個像卜阿鵑這樣
如花似玉的美人,被彌抱在懷裡,咬著你的哥朵悄悄對你說這些活。你怎麼辦T楚留香真不
知怎麼辦。看他臉上表情就好像懷裡抱著的並不是個大美人,而是個燙手助熱山芋。卜阿鵑
一雙手格他樓得更緊閉著眼睛,在他耳朵邊輕輕購嗡置她在等。看來楚留香若想將這熱山芋
脫手,還真不容易。只不過這熱山芋的確很香,香得迷人。香得就算你剛吃過一頸山珍海
昧,肚子還髓得要命,也忍不住想咬一口助。楚留香發覺自己購必也在跳,跳得狠厲害。卜
阿鵑媚眼如絲,柔聲道」你還等什麼?難道你只會動嘴T」楚留香於咳兩聲,道;「君子動
口不動手。」

    蚌阿鵑媚笑道「但你並不是個君子。」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我的確不是。」

    他的確已淮備放下做君子助權利了,誰知就在這時,路旁助暗林中,突然響起了一陣銀
鈴般的笑聲。

    一個穿著黃衣裝的女孩子。俺在樹上,吃吃的笑個不停。

    她笑得不但好聽,而且好看。

    楚留香幾乎忍不住叫了起來「張潔潔。」

    這女孩子實在太神秘,楚留香永遠也蒲不到她什麼時候會在自卜阿鵑已叫了出來:「你
是誰?」

    張潔潔笑道「我也不是誰只不過是個剛巧路過這裡助人。」

    卜阿鵲瞪著服道「你想於什麼?」

    張潔潔道「我僕麼都不想幹,他非札你也好,你被他非札也好。都和我一點關係都沒
有。」

    阿鵑道「那麼你就快走。」

    張潔潔道「我也不想走。」

    她吃吃助笑著,又道「你們做你們的,我難道在這裡看看都不巧虧?」

    〉阿鵑道:「你憑什麼要看?」

    張潔潔道「我高興。」

    天大的道理也說不過6高興」兩個宇。

    阿鵑已經夠不講理的了,想不到偏偏遇見個更不講理的。

    楚留香幾乎忍不佳要笑了出來。

    阿陰助手已鬆開,突然從他懷裡彈了出去,凌空翻了個身,筋一般撲向張潔潔,十指尖
尖,在月下閥著光。

    她好像恨不得一下於就特張潔潔的臉抓得稀爛。

    無論會武功的女孩子也好,不會武功助女孩子也好,一打起架來,就好像總喜歡去抓別
人的臉。

    女人有時的確和貓一樣,天生就喜歡抓人,天生就喜歡用指甲做武器。

    楚留香例真有點替張潔潔擔心了。

    他忽然發現卜阿鵑不但輕功很高,而且出手很快,狠毒辣。

    他本未想到像卜阿鵑這樣的女人,會使出這樣毒辣的捆式。

    「也許女人對付亥人的時候,就會變得比較心狠手辣。」

    張沽潔還在吃吃的笑。

    眼看卜阿鵑的指中已特抓到她股上,她身子才忽然隨著樹千滑了上去,就穗是一隻獄,
眨眼間就得到樹捎。

    卜阿鵑腳尖點地,也跟著竄了上去。

    張潔潔嬌笑著道「這個女人好凶蚜,香哥哥,你還不快來幫我的忙。」

    她故意把「香哥哥」三個宇叫得又甜蜜,又肉麻。

    楚留香聽得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阿鵑更斷得火冒三丈高,冷笑道「這個女人好不要臉,也不怕別人聽了作嘔。」

    這句話還沒有說完,她已攻出七招。

    張潔箔一面躲避,一面還是在笑著道:「不要股的人是我?還是你?你為什麼一定要我
的香哥哥非札你。」

    卜阿鵑連活都氣得說不出了,只是鐵青著臉,出奇的招式更毒辣。

    張潔潔道「其實你本來也該學學我的,你若也叫他香哥哥。他也許就會非札你了。」

    卜阿鵑忽道「放你的屁。」

    張演潔笑道「好奧。」

    她一直在不停的閃題,似已連招架之力都沒有,突然館呼一聲,轉身就跑,嘴裡還在大
叫道「這女人的爪於好厲害,若真的抓破了我的腦,將來叫我怎麼嫁得出去。」

    她在前面跑,卜阿鵑就在後面追。

    兩個人曲輕功都不弱,尤其是張潔潔。

    楚留香幾乎從未看過輕功比她更高助女人——連男人都很少。

    他本來像是要追過去勸架,但想了想,還是停下了胸步。

    兩個女人打架的時候,男人啦一能做的事,廚是的在那裡不動,假始能忽然變得又聾又
膨,那更是明智之舉。

    風吹著本時,連她打的聲音都已聽不到。

    難道她們兩個人全都溜了?

    突然間,黑暗中有個人在低低的唱。

    「兩個女人打架,只有二個能回來。」你萄回來的是誰。」

    楚留香想也不想,道:「張潔潔。」

    丙然是張潔潔,她身一閃。已到了楚留香面前,媚笑道:「乖弟弟,你又叫蛆姐干什
麼?」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還是這句老話,你怎麼也說不藏的?」

    張潔治笑道「我非但說不膩,也聽不膩你就算一天9Q我幾百聲姐姐,我還是一樣開
心。」

    她眨了眨眼,忽又問道:「你開心不開心?」

    楚留香道「我有什麼好開心的?」

    張潔潔道「兩個這麼漂亮的女人為你打架你難道還不開心?」

    楚留香咆眨了眨眼,道:「打死了沒有?」

    張潔潔道:「你放心,像那麼一個標標緻致的小泵娘,我也捨不得打死她的。」

    楚留香道:「既然沒有打死,到田裡夫了?」

    張潔潔忽然板起臉,道:「你問這做什麼?是不是還在想她?想非札她?」

    楚留香道:「你以為我真是那樣的人?」

    張潔潔玲笑道:「你難道還是個好人不成?若不是費及時趕到,像們兩個一個非札來,
一個非札去,現場只伯早已非孔得一塌韌塗了。」

    楚留香又歎了口氣,苦笑道,「我真佩服你,這些話真虧你怎麼說得出來的。」

    張潔潔道「一個女人吃醋助時侯,再難聽的話也一樣說得出楚留香道。」你吃醋。」

    張潔潔瞪眼道:「吃醋又怎麼樣?…吃醋難道犯法?」

    獨自己也忍不住「唉睹」一聲笑了,道:「其實你就算一定想非札,也用不著去找她
的。」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道:「我還能找誰?☆張治沽服波流動,悠悠道:」你至少還有一
個人能找。」

    楚留香道「這人在職裡。」

    張潔涪咬著嘴唇,道「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楚留香看來就像是忽然變成了不折不如的大笨蛋,服睛也發了直,東張西望的找了半
天,才皺著眉陷哺道:「奇怪我怎麼看不到張潔潔恨根的瞪著他,忽然個耳光姻了過去。她
出手實在快,快得令人躲不了。但這次她卻失手了,她的手已被楚留香捉住。楚留香逼」你
若真的想打我,出手就應該再俠一點。」

    張潔潔似笑非笑用服角因著他,戰潞道:「你以為我真打不到你?你以為你真能抓任我
的手?」

    楚留香道「這難道不是你的手T」張潔潔忽然四了口氣,道「呆子,你難道看不出這是
我故意讓你抓佐助?」

    楚留香道「故意?為什麼?」

    張潔潔垂下了頭輕輕道「因為我喜歡你拉著我的手。」

    她的聲音又溫柔,又甜蜜,在這睜睜助晚上,從她這麼樣一個人田裡說出來,簡直就像
是世上最美麗的骸曲。

    楚留香的心也開始溶化了,就像是春風中的冰雪。

    就在這時。張潔潔的手突然一翻,扣住了楚留香助腕子,另一隻手立刻隨著閃電般揮
出,重重的向楚留香右股上捆了過去。

    她嬌笑著道:「這下予你……傷總躲不掉了吧……」這句話並沒有說完。

    楚留香的心已溶化,但手卻汲溶化,也不知道怎麼樣一來,張潔潔揮出來曲手又披捉
佐,本已扣位他腕子的手也被捉佐。

    張潔消只覺得他一雙手好像連半根骨頭都沒有。

    楚留香微笑著,蹬淡說道:6這下於你還是沒有抒著。,張潔潔惡狠狠的瞪著他,瞪了
半天,目中漸漸有了笑意,終於購銷一笑,蹈然道,「其實我根本就捨不得打你,你又何必
緊張呢?」

    這又證明一件事。

    老實購女人不一定可愛。可愛的女人不一定老實。

    只要你覺得她可愛,無論她說的話是真是假,你都應該相信的。

    否則你就不是個聰明的男人,也不是個活得快樂的男人。

    楚留香現在並不快樂。

    因為他雖然很想相信卻又實在很難相信。

    張箔潔一直在盯著他,忽然道「看來你好像並不太信任殘。」

    楚留香笑了英,道「我能情任你麼?」

    張潔箔道「我害過你沒有?」

    楚留香道:段有。」

    張潔潔道「我對你好不好?」

    楚留香道「很好。」

    張潔治道;「我沒有害過你,又對你很好,你為什麼不信任鏡?」

    楚留香回答不出所問,所以他只有回答道:「我不勿道。」

    天大助道理也說不過我不知道。

    你就算能說出一萬種道理來,他還是不知道,你對他還有什麼法寸?

    張箔潔歎了口氣,苦笑道「原來你也是個不講理的人。」

    楚留香笑道:「天下不講理的入,本就多,並不是只有我一個。」

    張潔潔眼珠於轉了轉,道「你是不是覺得我來得狠巧?」

    楚留香道:「的確很巧。」

    張治潔道「你想不出我怎麼會找到你的7」楚留香道:「的確想不出。」

    張治潔道:「好,我就告訴傷,這只團我本築一直在暗中盯著你。」

    楚留香道「哦T」張潔情道:「我當然也並不知道你往哪條路定,幸好有個人告訴了
我。」

    楚留香道「誰?」

    張潔潔道,「就是三曲路口上那又白又胖的小老扳娘。」

    她又在用服角膘楚留香似笑非笑的,冷玲道「你定又在奇怪她怎麼記得你?那只因她對
你也很有意思,說恤又英俊,又可愛,又有男子氣,喉的缺點就是出手不太大方,只繪了人
家兩錢銀子。」

    楚留香又歎了口氣,苦笑道:「她現在已經對我達麼有意思了,魏消再給得多些消臨麼
受得了?」

    張潔搐冷笑道。」為什麼受不了?人家白白胖胖的,一股福僚而且,又會做生意,又會
生兒子,你說她有哪點不好。」

    楚留香正色道「其實她還有點最大的好處,你還不知道。」

    張潔涪道;「哦」楚留香道「她只賣酒,不賣醋。」

    張潔潔道「這也能算她的好處?」

    楚留香道「她若賣醋,酸子豈非早巳被你打翻,連老本都要曲光了。」

    星更稀,夜已將盡。

    張箔潔不知從哪裡摘了朵小花,忽麗銜在嘴裡。忽而藏在耳朵上,忽而又拿在手裡玩,
好像忙極了。

    她這人就好像永遠都不會停下來的,不但手要動,嘴也要動,整個人不停的在動,沒有
事的時候也朗找出件事來傲傲。

    若要她閉上境,安安份份的坐一會兒,那簡直是要她的命。

    楚留香越來越看不透她了。

    有時她看來還像是個什麼事都不懂助小孩子,但有時卸又像是比最老的老狐狸還要機
靈。

    楚留香四了口氣,道「現在我巳細道你是怎麼來的了,可是你來找我幹什麼?」

    張箔潔瞪了他一眼,道,「別人都能來找你,我為什麼不能?」

    楚留香道「別人來找我,那是想來要我的命,你呢?」

    張潔潔道「我不想要你的命,我還想留著彌因我對嘴哩。」

    楚留香苦笑道「你來找我,就是為了要來攝我所嘴的?☆她神色忽然變得很鄭重,正色
道:」撈來找你,只為了要好訴你兩件非常重要的消息。」

    楚留香道「什麼消息?」

    張陷潔道:「境已經打聽出那老頭子夫妻倆是什麼人了。」

    楚留香道「哦」張潔潔道「彌還記不記得那老太婆手裡總是提著樣什麼東西?」

    「秤。」

    那老太婆就是用秤打她老公的。

    楚留香眼睛亮了起來,動容道;「我想起來了,衰公肥婆,秤不離舵。」

    張潔潔笑道「不錯,那老頭子就是『秤』,老太婆就是『秤胞』,兩人倒真是名副其
實,你簡直再找不出一個人比那老太婆更像秤施的楚留香並沒有笑。因為他細道夫妻兩人名
字雖可笑,長得也可笑。其實卻是很可怕的人。張潔潔道」據說這夫妻兩人,本是嶺南黑道
中一等一的商手,而且手下還有股很龐大的惡勢力只不過,十幾年前忽然洗手不幹從此就再
也沒有人知道他們助消息,卻不知道這次怨麼會突然出現的?」

    楚留香道6想必是有人特地請他們出來殺我。」

    張潔潔說道:「你想是誰請他們出來的呢?能請得動這種洗手已久的黑道商手,這種人
的面子例真不小。」

    她眼珠於轉動著,忽又接著道:「那匹騾予的主人是誰,我也查出來了。」

    楚留香道:「是誰?」

    張潔潔道「金四爺。」

    楚留香皺眉道:「金四爺又是何許人也T」最有權威的個人,你既然去那裡拜過壽,想
必總見過這個人的。」

    楚留香點點頭他個但見過這個人,而且印象還很深。

    金四爺本就是個很容易讓你留下深刻印象的人。

    他身材並不十分高大,但卻極健壯,站在那裡就像是一座山,無論誰都休想能將他損
例。

    楚留香甚至還記得他的相貌一雙很濃的眉,雙目灼灼有光,留著很搭齊的鬍子,就是笑
的時候,看來還是很有威嚴。

    你隨便怎麼看,他都是個很正派的人。

    楚留香況吟著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說,那夫妻兩就是他請出來的,要殺我的人也是
他。」

    張簡潔淡濺道:「我什麼都沒有說,只不守說那匹騾子是他的。楚留香道:」你怎麼知
道?」

    張潔潔笑了笑,道「我當然有我的法子。」

    楚留香道「什麼法子T」張潔潔眨著眼,道「那我就不能告訴你了。」

    楚留香道;「為什麼不能告訴我?」

    張潔治遣「因為我不高興。」

    天終於亮了。

    他們終於已走出了山區地界,那匹馬居然還在後面跟著。

    有人說,狗和馬都是人類最忠實的朋友,其實他們只不過都已養成了對人的依賴性而
己,寧可做人的奴隸,也不耿去獨立生存。

    張潔潔陽珠於轉動著,忽然笑道:「我李辛苦苦趕來告訴你這些事,你該怎麼謝銘
呢?」

    楚留香道「我不知道。」

    他發現只有用這句話來對付張潔潔最好。

    張潔演笑道「你不知道搗知道。」

    楚留香道:「你知道什麼T」張潔潔道:「我細道你是個小氣鬼,真要你謝我,殺了你
也不肯楚留香也笑了,道」那也得看情形看你喝得多不多,還看那地方的酒貴不貴。」

    張潔治歎了口氣,道「幸好我知道有個地方,非但酒不貴,而且還有個又白又胖的老闆
娘,而且這老闆燭還在一心想著你看來你沈算小組錢都沒英系。」

    楚留香忍不住又模了摸鼻子,苦笑道「你真要到那地方去T」張潔沽道勺良去石可,我
已去定廠。

    還早得很三岔路口上那個小酒攤卻居然已擺了起來。

    早上趕路助人本就比較多。

    那愁眉苗股的老闆正在起火生爐子,弄得一身一臉都是煤煙。

    那又自又胖的老闆娘正鐵青著臉在旁邊監督著他,好像滿肚予都是「下床氣」,嚇得她
手裡抱著的孩子連哭都不敢哭。

    一看到楚留香她的心花就開了臉上也堆出了笑容,旁邊牽著她衣角助孩子本已為了要吃
鹵蛋挨了頓揍,現在她已先將鹵蛋塞到孩子嘴裡,表示她是個很溫柔的女人,很慈祥的母
親。

    張潔潔用服角膘著楚留香,吃吃的笑。

    楚留香只有裝作看不見。

    等老闆姐夫切菜倒酒的時候,張潔潔忽然附在他耳邊,悄悄道「實在冤枉了她,她雖然
很白,卻點也不胖。」

    楚留香還是聽不到。

    張潔潔又道:「你看她皮膚,懶得好像要沁出水來似的,我若是男人,不論她有沒有丈
夫,都要想法子把她弄到手的。」她越說越得意,好像還耍說下去。

    幸好酒菜已端上來了,老扳娘甜甜的笑著道:「今天的中肉可真是剛鹵好的,相公你嘗
嘗就知道。」

    張潔潔忽然道:「你只請相公嘗。姑娘我呢?」

    老闆娘瞪了她一眼,勉強笑道:「相公先嘗過了,始旗再嘗也不遲。」這句話還未說
完,她已扭過了頭,頭還汲有完全擻過去,臉已板了起來。

    張潔潔伸了伸舌頭,做了個鬼臉悄悄笑道「原來她看著我不順眼。看來找還是走了好,
也免得惹人討厭。」

    她拿起杯酒一飲面盡轉身就定。

    楚留香失聲道「你真的要走?」

    張潔潔道:「我說過只喝你杯酒助,蠍多了豈不又要叫你心疼。」

    她的人已竄上了楚留香的馬,打馬就走,又吃吃的笑道:「你這匹馬先倡給我,下次見
面的時候再還給你,你總不至於小氣得連匹馬都不願借給別人吧」這句話說完,人和馬都已
去遠。

    楚留香本來要追的,卻又停了下來。

    他實在想不出為什麼要追人家的理由。

    「我躍然沒害過你,又沒有欠過你的,你憑什麼要來追我。」

    他就算追上去,人家一句話也能把他擋回來。所以楚留香只有看著她去遠,只有在那裡
發怔,苦笑。

    只聽那老闆娘道:「那位姑娘是不是有點毛病?怎麼說起話來總是瘋瘋額癌的」楚留香
歎了口氣苦笑道:「她沒有什麼毛病,有毛病助是我。」

    老闆娘手裡搖著孩子,勝上帶著春花般的笑容,眼睛膘著焚留香,輕輕的咬著嘴唇,悄
悄道「那麼你遇見我可真是運氣,我專會治你這種男人的毛病。」

    楚留香摸了模鼻子,忽然妨起來。

    他已對自己發過誓,只要看見女人對他笑,他就立刻走得遠遠的。

    老闆娘好像很吃驚,瞪大了眼睛,道「相公你連曰酒都漢喝。就耍去了嗎?」

    楚留香板著臉,道「這酒是酸的。,…他正想轉身,猛聽老闆娘大聲邀」等等,我還有
樣東西給你。」

    賜聲中,她忽然將懷裡的孩子朝楚留香拋了過來。孩子「陛」的一聲哭了。楚留香不由
自主,已伸手將孩子接任。

    就在這時,一旁蹲在地上起火的老闆已箭一般竄了過來。老闆娘身子也已掠起。

    她實在一點咆不胖身子輕盟女飛烏。

    楚留香乎顯抱著人家的孩子,下面有張登予擋住他的胸。孩子哭鋸好傷心,他怎麼能將
一個正在哭鍺的嬰兒甩開呢?

    楚留香當然不是那種人。所以飽就倒了霉。

    楚留香躺在那裡,看來好像舒服得很。

    這張床狠軟,枕頭不高也不底,何況旁邊還坐著個笑容如春花般的女人。正在餵他吃東
西。

    別人看到他現在的樣子,一定會羨慕極了。

    只有他自己一點也不羨慕自己,除了嘴邊能動,鼻子還能呼吸外,他全身都已像雄死木
頭似的,連一點感覺都沒有。

    那老闆娘手裡拿著杯酒,饅饅的倒入他境裡,媚笑著道:「這酒酸不酸?」

    楚留香道「不酸。」

    老闆娘眼波流動,笑得更面,道:「我長得漂亮不田亮?」

    楚留香道「漂亮極了。」

    老闆娘咬著嘴唇,道「有多漂亮?」

    楚留香道:「比天仙還漂兜。」

    老扳娘道「比起那瘋瘋因病的小丫頭呢?」

    楚留香道;「至少比她漂亮三萬幾千六百五十七倍多。」

    老闆娘道「有這麼好的酒和中肉吃,又有這麼漂亮的女人陷著你,你還愁眉苦腦幹什
麼?」

    楚留香四了口氣道「因為我害怕,伯你那愁眉苦臉助老闆回來,扔截鹵在中肉鍋裡。」

    老闆娘踞然道「你放心,他不會回來了。」

    楚留香道「為什麼?」

    老闆娘道「因為我那老闆本是惜來用用的,現在已用過了,所以就還給了人家。」

    楚留香道「難道連孩子也是借來的?」

    老闆娘道「當然也是借柬的。」

    她忽然技開了衣襟露出雙堅挺飽滿的胸膛。道:「你看我像是個生過孩子的亥人嗎?」

    楚留香想閉起眼睛都不行所以只有苦笑道「點也不像。」

    老闆娘微笑道「你真有眼光,難怪有那麼多女人喜歡你。」

    她輕撫著楚留香瘦削購臉,柔聲道;「你什麼都好。就只是太瘦了一點,若跟著我,我
一定把你養得胖胖的。」

    楚留香看著她的胸膛。實在不敢想她要用什麼來養他。

    老闆腦眼波流動,忽然又道「你知不知道現在我要對你怎麼攆?」

    楚留香道:「不知道。」

    老闆娘媚眼如絲忽然又道「我要將你當傲我的幾於。」

    楚留香笑了—你可以說他是在笑,也可以說他是夜哭。

    有種笑本來就和哭差不多。

    他的手若還能動,一定又忍不住要摸鼻子了。

    老闆娘看著他的臉上的表情,笑得更開心,道「你知道天下最愉快的事,就是做人家的
几子。」

    楚留香道「我有個朋友不是這麼樣說的。」

    老闆娘道:「他怎麼說?」

    楚留香道:「他總是說:天下最愉快的事,就是喝酒。」

    老闆娘道「你的朋友一定比笨豬還笨,要知道喝酒雖然愉快,但頭一天喝得越愉快,第
二天也就越難受。」

    楚留香道「難受還可以再喝。」

    老闆娘道「越喝越難受。」

    老闆娘道「四有這麼多酒給你喝T楚留香道:」去買來。」

    老闆娘道「用什麼去買?」

    楚留香道「用錢買。」

    老闆娘道:「錢囪哪裡來呢?」

    楚留香道「贍錢的法子很多。」

    老闆娘道「賺錢的法子雖然多,但總免不了要費點力氣花點腦筋,就算你去偷去搶也並
不是件容易事。」

    楚留香只有承認,不費力就可以賺錢的法子到現在還沒有困出來過。

    老闆娘道「但你先做了人家的』也於,就什麼事都不用發愁了,錢來伸手,飯來張口樣
樣東西都有你爹娘去營你拚命強來,還生伯不合傷的意,你想天下哪有比這更飽快購事?」

    楚留香四了口氣,道「的確汲有了。」

    老闆娘溺然笑道:「你既然已明白,為什麼還要費出愁眉苦臉購樣子,難道從來沒有人
要你做他的兒子?」

    楚留香苦笑道「這例還是乎生第一次。」

    他說的是實話。

    有人想做他的朋友,有人想做他的情人,也有人將他當做勢不兩立曲大對頭。

    但想要他做兒子的人,倒還真的連一個都沒有。

    他做夢也想不到世上會有這種人。

    老闆娘眼被流動,道「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要你做我的兒於T」楚留香道:環知道。」

    老闆娘低下頭,附在他耳釁,輕輕道「我想奶給你吃。」

    楚留香苦笑道:「這原因你若不說出來,我一輩子也猜不出來。」

    老闆攝咬著嘴唇,道「你怎麼會貉不出來?每個人到了我這種年紀,都會想要個兒子
的。」

    楚留香瞪瞪眼,道:「你費了那麼多力氣,為的就是鼠要我做仰腦上L刁?」

    老闆娘道:津來不是的。」

    楚留香道「本來你想要的是什麼?」

    老闆娘道:「要你的命。」

    楚留香道「是你想要我的命,還是別人?」

    老闆娘道「當然是別人,我跟你又無冤,又無仇為什麼要你的命?」

    楚留香歎道「原來你不是真的老闆娘,也是別人的小夥計。」

    老闆娘瞪眼道「誰說我是別人的小夥計?」

    楚留香道;「若不是別人的小夥計,為什麼要替別人做事?」

    老闆娘道「攏只不過是幫他的忙而已。」

    楚留香道「幫誰的忙?」

    老闆娘眼珠子轉了轉,道「一個朋友。」

    楚留香道「你肯為了朋友殺人7殺一個無冤無仇的人?」

    他又吸了口氣,蹦賄地道「死看他定不是你的朋友,一定是你的老子有你這麼聰明的女
兒例不錯,連我都想做你的老子。」

    老闆娘板起了臉,道「我說的話你不信?」

    楚留香道「我沒法子相信。」

    老闆娘道「為什麼不信T」楚留香道「沒有人會替朋友幫這種忙的,殺人並不是件好玩
的老闆娘道」他並沒有要我殺你。」

    楚留香道:「他要你怎麼樣?」

    老闆娘道「他要我把你捉住送到他那裡去,活著送去。」

    楚留香目光閃動,道「你為什麼不適去。」

    老闆娘氣已消了,柔聲道:「我怎麼捨得把你送給別人?」

    楚留香道:「但傷已答應了別人。」

    老闆娘道「那只因為找還沒有看見過你,還不知道你長得這麼可愛。」

    她伸出手較撫著楚留香的臉,柔聲道「一個女人為了他喜歡的男人,連親生助爹娘都可
以不要,何況朋友。」

    她的手又自又徽,長得也不算難看。

    但楚留香想起她四中肉的樣予,似乎又嗅到了中肉的味道。簡直恨不得馬上就去洗個
澡。

    牛肉雖然很香、很好吃。

    但個亥人的手上若有中陶味道「那就令人吃不消了。」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現在你是不是準備把我留在這裡?」

    老闆娘道:「我要留你一輩予。」

    楚留香道「你不怕那朋友來找你算贍?」

    老闆娘道「他不會找到這裡來購。」

    楚留香道:「為什麼?」

    老闆娘圈笑道「這裡是我藏嬌的金屋,誰也不知道我有這麼樣個地方。」

    楚留香道:「但是,我們總不能一輩子強在這屋子裡。」

    老闆娘道「誰說不能,我就要你一輩子留在這屋子裡,免得被別曲女人看見。」

    楚留香道:「我若想出去逛逛呢。」

    老闆娘道「你出不去。」

    楚留香道「你…」你總不能讓我就這樣一輩子腦在床上吧。」

    老闆報笑道:「為什麼不能,一個女人為了他喜歡的男人,是什麼事都能做得出的。」

    楚留香長長歎息了聲,道:「這樣子看來,彌是決心不把我送去曲了。」

    老闆娘源然道「從第一眼看見你的時候,我就巳下了這決心。」

    她輕輕咬了咬了楚留香的鼻子,柔聲道:「只要你乖乖的蹦在這望,包你有胞有喝,比
做什麼人購兒子都舒服。」

    楚留香征了一會兒,忽然道「達裡離你那朋友住隨地方遠不遠?」

    老闆娘道「你為仍麼要問?」

    楚留香道「我怕他萬一找來。」

    老闆娘咬著嘴唇道「他若萬一找來,我就先一刀殺了你。」

    楚留香道「殺了我?為什麼?」

    老闆娘道「稅寧可殺了你,也不能讓你落在別的女人手上。」

    楚留香道「你那朋友是個女人。」

    老闆婉道「昭。」

    楚留香道「是個什麼樣的女人?長得像個什麼樣子?」

    老闆娘澄眼道「你最好不要問得太清楚。免得我吃醋。」

    楚留香道:「但她千方百計的要殺我,我至少總該知道她是誰吧」「你不必知道,因為
知道了也對你汲好處。」

    楚留香道「你一定不肯告訴我?」

    老闆娘跟珠轉道;「過陣子,也許我會告訴你。」

    楚留香道:「過多久?」

    老闆娘道「等我高興的時候,也許三天五天,也許年半中。」

    她嬌笑著,又道:「反正你已準備在這裡躺一輩子,還急什麼?」

    楚留香又怔了會兒,哺隨道:「看樣子我留在這裡也沒用了。老闆娘道」你說什麼?」

    楚留香道「我說我已該定了。」

    老闆娘笑道「你走得了嗎?」

    楚留香道:「我就試試看。」

    忽然問,他一下就從床上爬了起來。

    老攝娘就攫是忽然看到個死人復活般,整個人都呆住了。

    楚留香微笑道:「看來我好像還能定。」

    老闆娘瞪大了限睛,張大了嘴,吃眩道「你…。你明明已被我點任了穴道。」

    楚留香悠然道「這也許因為傷點穴的功夫還不到家,也許因為你捨不得下手太重。」

    楚留香笑道「只有你能做戲,攏為什麼不能。」

    老闆娘道「可是……可是你既然沒有被我制住,為什麼還耍跟我來呢?」

    楚留香道「因為我再歡你。」

    這次他沒有說實話。

    他這麼樣做,只不過是為了要見見那在暗中主使要殺他的人。

    他本已算計這老闆娘會送他去的。

    老闆娘咳著嘴唇道。」你晚喜歡死,現在為什麼又要走?」

    楚留香淡淡道。」因為你切了中肉不洗手,我不喜歡手上有中肉昧的女人。」

    老闆娘漲紅了股,氣得連話都說不出來。

    楚留香道「我也不喜歡赤著腳走路,我的鞍子呢?去替我拿來。」

    老闆娘瞪著他,臉陣青陣紅,終於還是替他拿了雙鞍子來。

    楚留香拍起腳,道「替我穿上。」

    老闆娘咬著牙,替他穿上了鏈子。

    有人說好漢不吃眼前虧。

    這句話其實說得並不對,真正不肯吃眼前虧的,不是好漢,是亥楚留香慢慢的從床上戰
下來,穿好了衣裳,扯直。

    老闆娘忍不住問道「傷既然要定,為什麼還不俠走?」

    楚留香笑道;「現在你為什麼又要澄我走了呢?你伯什麼?」

    老闆娘咬著嘴唇不說話。

    楚留香道:6你是不是伯魏遇你說那朋友的名字?」

    老扳娘又白又擻的一張臉。已有點發青。

    楚留香笑了,道「你放心,只有最可惡的男人,才會對一個替他容犢子的女人用蠻力
的,我至少還不是那種男人。」

    老闆娘征了半晌,忽又媚然一笑,道「想不到你是個這麼好助男楚留香道6我本來就是
個好人裡面挑出來的。」

    老闆娘笑得更翻,道。」現在你著是願意做攏兒子,我還是願意收仰。

    這次輪到楚留香怔住丁。

    他忽然發現好人實在做不得,尤其夜女人面前做不得。

    亥人最擅長的本事,就是欺負老實人,欺負好人。

    有的亥人你對她越好,她越想欺負你,你若凶些,她反而老實了。

    老闆娘盈盈站起來好像又準備來摸楚留香助股。

    楚留香這沈己決心要給她個教訓了。

    誰知就在這時,窗外突然傳來一片驚呼—七八個男人的慷呼。

    接著,就是七八件兵刃落地的聲音。

    楚留香立刻箭般竄出窗子。

    外面的庭園狠美,狠幽靜。

    但無論多美的庭園中,若是趟著七八個滿腦流血的大漢,也不會太美了。

    掉在地上的也不是兵刃,是七八仟捌作得很精巧的彎匣。

    這種駕匣發出的每箭,有時甚至比高手發出的暗器還霸道。

    這些大漢是哪裡來的T想用彎箭來對付誰?

    現在又怎麼忽然被人打倒在地上了?

    是誰下的手?

    楚留香蹲下去,提起了一條大漢。

    這人滿臉橫肉,無論誰都看得出他絕不會是個好人。

    何況,就算是樣予很好看的人,若是滿勝流血,也不好看了。

    血是從他眼下「承泣」災中流下來的。

    所以他不但在流血還在流淚。

    血淚中有銀光閃動,好像是根針,卻比針更細,更小。

    再看別人的傷痕,也全都樣,

    慘叫聲也是同時陶起的。

    發暗器的人,竟能在同一瞬間,用如此細小的暗器擊例七個人,而且認穴之難,不差分
毫楚留香站了起來,長長吐出口氣。

    暗器手法如此高明的人,世上就只有一個,這人會是誰呢?

    他想不出來。

    他正港備不再去想的時候,就看到一樣東西從前面大樹的濃蔭中始下來。

    淖下來的是個荔枝助完予。

    楚留香始起頭,就看到個穿著黃色輕衫的少女,正坐在濃蔭深處助樹枝上,手裡還提著
串荔枝。

    他用不著再看她的臉,也已知道她是誰了。

    張治潔。為什麼這女孩子總好像隨時隨地都會在他面前出現呢?

    樹上是不是有黃苟在輕啼?

    不是黃駕,是張潔潔的笑聲。

    她笑聲輕脆,如出谷黃駕,那雙新月般的眼睛,笑起來助時候,就好像有一抹淡淡的
霧,談淡的雲。

    姻忽然又在這裡出現了,楚留香應該覺得很意外,很驚奇。奇援助是,現在他心裡只覺
得狠玫喜。

    無論在什麼時候看到她,他都覺得狠擦奇。

    張潔港剛吐出☆粒荔枝的核於,甜笑著向楚留香道「想不想吃顧荔枝?這還是我剛托人
從濟南快馬運來的哩。楚留香歎了口氣,道」你為什麼不姓楊。」

    張潔潔田起了嘴,嬌嗅道:田狂道只有楊貴把才能吃荔枝。我就不能吃?我切點比不上
她?」

    楚留香忍不住笑出了聲,道「你至少比她茁條一點。」

    張治德道:「也比她年輕得多。」

    她的手揚,就有樣亮晶晶的東西朝楚留香飛了過來7是腰剝了殼的荔枝。

    楚留香沒有伸手,只張開了嘴。

    荔枝恰巧落在他嘴裡。

    張箔箔賭嗆笑道「好吃不好吃?」

    楚留香嘴裡嚼著荔枝哨隨道「纖手剖荔枝難吃也好吃。」

    張潔潔瞪瞪眼道「你不怕這荔枝有毒?」

    楚留香道:「不怕。」

    他吐了荔枝的核於,笑道「就算真的有毒,現在已來不及了,我已經眩了吐不11。」

    張潔潔道「你真的不怕?」

    楚留香道「真的。」

    張治涪道』你想不想我告訴你一件事?」

    楚留香道:「想。」

    張箔潔道「好,那我告訴你,這荔枝不但有毒,而且毒得厲害。」

    她笑得更甜更美,一雙穿著繡鏈的小腳在樹上搖晃著,就好像萬綠從中的一隻火鳥。

    她甜笑著,接道「你不該忘了我也是個女人,更不該忘了你現在還交著要命的桃花
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