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一線曙光            

    掌聲還未完,笑聲已響起。

    掌聲清脆,笑聲更清脆。

    一個人隨著笑聲從車底下鑽了以來,明朗的笑容,明朗的眼晴。

    一個明朗美麗,令人愉快的女人。雖然身上臉上都沾滿了泥土,但看來還是不會讓人覺
得她有髒兮兮的樣子。

    有種女人無論在任何情況下看來,都像是剛摘下的新鮮楊梅。張潔潔就是這種女人。

    她拍著手笑道「楚香帥果然名不虛傳。果然能騙死人不賠命。」

    楚留香微笑著,彎腰鞠躬。

    張潔潔笑道「所以無論年紀多大的女人,都千萬不能聽楚香帥的話,從八歲到八十歲的
女人都不例外。」

    楚留香道「只有一個人例外。」

    張潔潔道「誰?」

    楚留香道:「你。」

    張潔潔道:「我?我為什麼是例外?」

    楚留香笑道「因為你若不騙我,我已經很感激了,怎敢騙你?」

    張潔潔嘟起嘴,道「難道我騙過你?……騙你什麼?你說」楚留香道:「我說不出。」

    張潔潔道:「哼,我就知道你說不出。」

    楚留香微笑道:「騙了人之後,還能要人說不是,那才真的是本事。」

    張潔潔瞪著他,眼圈幾突然紅了,然後眼淚就饅饅地流了下來。

    楚留香又有點奇怪了,忍不住道「你在哭?」

    張潔潔咬著牙。根恨道「我傷心購時候就要哭難道這電犯法。」

    楚留香道「你傷心?傷心什麼?」

    張潔治擦了搽眼淚大聲道「我看你中了別人的暗算,就馬上躲到車底下,想等祝會救你
路上也不知受了多少罪,吃了多少土,到頭來又蔡得了什麼?」

    她眼淚又開始往下攤,獨抽泣泣的接著通「你非但連一點感激我的意思都沒有,反面要
冷畝冷語的米諷刺我。踐……我怎麼能不傷陳一。」

    她越說越傷心,索性真的哭了出來。

    楚留香征住了。他只知道她是個狠會笑的女孩子,從汲有想到她也很會哭。

    在楚留香看來,女人的眼淚簡直比6圍公的暗器還可怕。

    無論多厲害的暗器,你至少還能夠躲。女人的」淚卻連躲都躲不得無論多厲害的暗器,
最多也只不過能在你身上打出幾個洞來。女人曲眼淚卻能將你的心滴碎。

    楚留香歎了口氣,柔聲道「誰說我不感激你,費感激得要命。」

    張潔潔道:「那……你為利麼不說出牙。」

    楚留香道:「真正的感激是要藏在心裡助,說出來就授意思了。」

    張清潔忍不住破涕為笑指著楚留香的鼻子,笑道:「那老頭子說助果然不錯,你果然有
張會騙女人的油嘴。」

    楚留香道「莫忘記老頭子也是男人,男人說的話都是取不住助。」

    張潔潔笑道「他的確是個老狐狸,而且武功也不弱。」

    楚留香道「但卻還比不上那老太婆,所以也就難怪他要伯老婆張潔演道:6你是不是也
覺得那老太婆的點穴手法很高。」

    楚留香道:「若單以點穴的手法而論,她可以排在第五名之內。」

    張潔潔道「這麼說來,她就應該是個狠有名的武林高手。」

    張潔潔道「別人郝說楚香帥見識最廣,想必早巳看出她的來歷楚留香道」漢有。」

    張陸潔通「連郝看不出來……你再仔細想想看?」

    楚留香道「不必屈這夫妻兩人無論是誰都不重要。」

    張潔治道「為什麼?」

    楚留香道「因為他們以後想必已絕不會再來找我的麻煩了。」

    服措施道「重耍助是什麼呢?」

    楚留香道「重要的是,誰叫他們來的?那入夜什麼地方?」

    張演潔道「你剛為什麼不問他們7為什麼腦隨便便就放他們走了T」楚留香道:「我若
問他們,他們隨隨便便就會告訴我嗎?」

    張潔潔道「不會。」

    她想了想,又補充著道「他們若是狠容易就會洩露秘密的人,那人也就不會派他們來對
付你了。」

    楚留香笑道「你倒真有和別的女人不同,你的頭腦很清楚。」

    張清潔板著股道「你是不是又想來拍我的馬屁了,我可不像別人那麼容易上當。」

    楚留香歎道「你難道定要魏駕你,才認為我說的是真話。」

    張治潔瞪了他一眼,道「就算他們守口如瓶,你也應該有法予讓他們開口的。」

    楚留香苦笑道:「這夫妻兩人加起來至少有一百三四十歲,我難道還將他們吊起來拷問
麼?」

    張潔潔婿然道「你雖然並不是什麼好東西,倒還不是這樣助人」她忽又歎了口氣,道:
「現在他們既然已走了,看來我只好再陷你回去找我那朋友了。」

    楚留香道:「那倒用不著☆」張潔潔蹬大了眼賭,道「用不著?難道驚已有法子找出那
個人楚留香笑了笑,道」我雖然找不出,但卻有人可以找得出。

    張潔潔的眼睛瞪得更大,道「誰?」

    楚留香的手往前面指道「它。」

    張潔潔順著他的手看過去就看到了那只拉車助騾子。騾子正低著頭在路旁啃草張潔潔哩
防一聲笑了道「原來它也是傷的朋友。」

    楚留香道「騾子至少有樣好處,騾子不會說謊話的。」

    張潔潔道「但它也跟你樣不會說人話」楚留香道:「它用不著說話。」

    他忽又問道「我若忽然走了,把你一個人留在這裡,你會到什麼地方去呢?」

    張潔潔征了征,道:「隨便哪裡我都可以去,我至少有一中個地方可以去。」

    楚留香道「若是汲有地方可去呢?」

    張沽潔道:「那麼我就回家。」

    楚留香笑道:6不錯,你當然要回家,也一定認得路回家。」

    他接著又道「除了人之外,還有一種致物叢認得路國家。」

    張潔治道「馬。」

    楚留香道「不錯,老馬識途。你無論將馬留在什麼地方,它都有法子找到路回家的。」

    張潔潔笑道:「那也許還是看他是公馬?還是母瑪呢?」

    楚留香道「公馬也只好回家,它沒有別的地方可去。因為這世上還沒有為馬開妓院和酒
鋪。」

    張潔潔的眼睛已瀝洛亮了起來,道「你是說…這頭騾子也翹找得到路國家?」

    楚留香笑了笑,道:「莫忘記騾子也有一半是馬曲種☆而且比馬聰明。」

    馬媽媽?」

    騾子在前面走,楚留香和張潔潔在後面跟著,走著定著,張潔潔忽然笑了起來,笑得彎
中腰。楚留香忍不住問道「你在笑什麼?」

    張涪潔道「笑我自己。」

    楚留香逼6我例石不出你行什麼地方可笑的。」

    張消椅道「我在笑我白己是個呆子。」

    楚留香也笑了道「你怎麼忽然變得如此漾虛起來了?」

    張潔潔道「稅著不是呆子,為什麼要跟在一隻騾子屁股局面定頤T」楚留香道;「那是
因為我要茲到這騾子的主人。」

    張饋潔道「你怎麼知道這騾子的主人就是那個要害你的人?」

    楚留香道「我不知道,所以我才要蹬碰運氣。」

    張潔沽看著他,侵慢池搖了擂頭,道:「據說一個人若是交了挑花運,就定會倒霉的,
我為什麼要陪著你去閱紹呢?」

    她眨了眨眼,又道「無論如何,至少我總沒有害過你吧?」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道「你的確沒有。」

    張潔潔道「我是女的,你是男的,男亥授受不親,這句話你也總該聽過?」

    楚留香道:「我的確聽過。」張潔演道:「所以你總不能拉住致,一定要武陷著你吧
T」楚留香四了口氣,道「我的碗不能。」

    張涪潔鷹然道z「既然如此,我就要走了,我可不願意陷著一頭騾子、一個呆子到處亂
逛。」

    她掐了拍楚留香的肩,又笑道:「等傷真助被人害死購時候,莫忘記通知我聲,穩定會
趕去替你燒根香的。」最後一句話說完,她購人已在七八文外,又回頭向楚留香搖了搖手,
然後就突然不見了。

    楚留香忽然發現她的輕功很高,這世上假如只有一萬個人,她也又541個,因為其中還
有個楚留香。」

    但現在就連楚留香都已追不上她了。

    楚留香歎了口氣哺隨通「我若真的被人害死了,怎麼能去通知你呢?」

    他發現這女孩子說購每句話好像全都是這樣子的,半真摯假,似是而非,教別人無論如
何都猜不透她的用意T「她究竟是個怎麼樣的人呢?對我究竟是什麼意思呢?」

    若說她有惡意,她又的確沒有害過楚留香,而且多多少少總還向楚留香透露一點秘密。

    她躲在車子底下,助確像是在等機會救楚留香的但著不是她,楚留香又怎會坐上那輛堆
滿了篇筐的車予?又怎會上那一對老狐狸助當?

    楚留香又四了口氣,只希望自已莫要真的像她說得那麼倒每,只希望這頭騾子能幫幫他
的忙,乖乖的回家,帶他去見那個人。他實在想問問那個人,為什麼心要殺他?

    丙然回了家,回到它的老家—6源記騾馬號。」

    一家很大的騾馬號,裡面有各式各樣的驢子、騾子、馬。

    楚留香辛辛苦苦跟著他走了半天路。好攫真為的是要來看看它的驢爸爸和馬媽媽。

    難道張潔潔早就猜到這種結果了?看來一個人若是跟著騾子定,的確不會有什麼結果
的。

    騾子已搖著尾巴,得意洋洋的去找它的親成朋友去了。

    楚留香卻只有一個人站在那裡發征。

    餅了很久,他才能笑得出,苦笑著哺哺道,「這騾子一定也是頭母田於。」

    騾馬號怨對面有家酒樓,五福饅。

    自己原來是個呆子。一個不折不扣的呆子。不錯,他現在細道有個人想殺他。但他總算
還是活著的。

    「他既然想殺我,我為什麼不等他來殺我呢?我為什麼要辛辛苦苦的找他。」

    楚留香蠍下第六杯酒,喝得很快因為這酒並不是好酒。至少比他藏的酒要差多了。」

    「連騾子都懂得要回家我為什麼還要在外面窮泡呢?」

    楚留香決定喝到第十二杯酒的時候就停止。

    「先去找小胡,然盾回家。」

    家裡不但有好酒在等著他,還有很多溫柔可愛的人在等著他。

    他決定這一次定要在家裡多果陣子,好好休息,享受享受。

    他的碗需要享受享受了。

    石觀音,無花,「水母」陰姬,畫眉鳥,南宮蔬,薛衣人,薛寶寶,槍榔大師,編蝸公
於……

    這些人簡直沒有一個是好對付的。

    楚留香若不是靠著運氣幫忙,現在說不定已死了七八次。

    他一開始想到以前的事,就不由自主想了。

    「我可以不管別的事情,但總不能看著她為我而死吧。」

    他心裡忽然又有個陰影。還是那隻手的陰影。

    忽然閻,一隻手從旁邊伸過來,伸到他面前。

    一隻很美麗的手,五指纖纖,柔若無骨,僵饅的提起了楚留香桌上的酒壺。

    酒杯已空了。

    楚留香沒有抬頭,只是看蔥灑壺裡攫饅流出來,注滿了酒杯。

    酒杯又空了。

    楚留香還篷沒有抬頭。

    他已看見了一套水紅色的衫裙,已聞到了一般熟悉助香氣。這已是夠讓他認出來的人是
誰了。

    艾虹。

    楚留香實在沒有想到她還會出現,忽然笑了笑道「你已換了雙鞍子。」

    子垂了下去,輕輕提起了樹腳,露出一雙樣子做得很秀氣的綠花鞍,鞋底簿而柔軟。這
種蕩的鞍底,裡陋是絕對藏不卜暗器的。

    楚留香點點頭,笑道「很漂亮心立刁是女孩子們應該穿的鞍子。」

    苞尖的店伙已櫻上了副杯筏。

    楚留香邀「你既然來了,為什麼不絕下喝兩杯呢?」

    艾虹坐了下來。

    楚留香這才發現,她臉色變得比上次蒼白了許多,神情看來也變得憂鬱了些,連嘴角上
那種俏皮的甜笑都看不見了,老是源俄著眉尖,彷彿有狠重的心事。

    少女們就是多愁善感的,誰汲有心事呢?但艾虹看來卻不像是多愁善感的那種女孩子。

    楚留香為她勘了杯酒,笑道「你是不是還在想著那雙勝予?嫂子還在桌底下助我那位朋
友的手貝究隨時都可以夫替你耍回來。」

    艾虹垂下頭,彷彿狠不安。

    楚留香又笑道「你放心,我那朋友雖然很質貨你的犢子,但這沈並沒有藏在桌底下。」

    艾虹咬著嘴唇,終於將面前的一杯酒賜了下去。

    楚留香用她的筏子挾了塊炸響鈴,送到她面前的油碟裡,道:「空著肚子喝酒最容易
醉,這裡的茶做得還不錯,你先嘗嘗。」

    艾虹忽然始起頭,凝視著他,一雙美麗的眼睛裡充滿了優郁和演像她這麼樣的女孩子,
本不該如此痛苦的。

    楚留香把筷予送到她手上,柔聲道「你光吃點東西,我再賠你喝酒好不好?」

    艾虹輕輕歎息了一聲,道「彌和女人說話都是這麼溫柔的嗎?」

    艾虹道「死是個怎麼的女人?」

    楚留香沒有回答只是用鑒賞的田光綴視昔她。

    這種眼光往往比代旬讚美的話都能令女孩子開心。

    但艾虹的眼圈反而紅了顯得更傷感,垂首道「武不是艾育的嫁楚留香道?縣知道。」

    艾敗道「我騙了你,又想系你,我根本就是個很壞的女人,你本來用不著對我這麼容
氣。」

    楚留香微笑道「以前的事我早就忘了,因為我知道那絕不是你自己的意思。」

    他忽然發現件很奇怪的事艾虹的左手直頸藏在衣購裡,連疆都沒有掐起來過☆艾虹道:
「若是我自己的意思呢?」

    楚留香柔聲道:「就算是你自己的意思。我也不怪你,像你這麼天真美麗的女孩子,無
論做什麼事,別人都可以原慷的。」

    他忽然技起艾虹的左手。艾虹的臉色立刻變了,變得更蒼白。楚留香的臉色也變了。

    袖子裡空著一截,艾虹已少了一隻手。

    楚留香現在總算己細道窗台上那隻手是誰的了。

    中輕的女孩子,往往將自己的外貌看得比性命還重,就算手上有個傷疤,已是非常痛苦
的事,何況少了一隻手呢?

    楚留香不但同情,而且也不禁為她傷感。

    他的確早巳原諒了她。

    她若是躲著他,又披他找著,或者看見他的時候,還是那種覺得男人郊是笨蛋的樣子,
那情況也許就不同了。

    但一個可憐巴巴,滿懷憂鬱的女孩子,自動來找他,替他倒酒,那麼她無論對他做過什
麼事,他都絕不會放在心上的。

    楚留香總是很快就會忘記別人晌過錯,卻忘不了任何人的好處,所以,他不但一定活得
比較快樂,也定活得比較長。

    心裡沒有仇恨的人,日子總是好過些的。

    餅了很久,楚留香才輕輕歎息了一聲綴然道「就因為你沒有殺死我,所以她們才這麼樣
對你?」

    艾虹垂屍頭,什麼都沒有說,眼淚邦己滴滴落在面前助酒杯裡。

    楚留香道「這件事是誰做的呢?」

    艾虹用力咬著嘴唇彷彿生伯自己說出了心裡的秘密。

    楚留香道「你到現在還不敢說?你為什麼要如此怕她?」

    艾虹的確伯。

    她看來不但痛勞,而且恐懼,恐懼得全身都在不停的發抖。

    那人不但砍斷了她一隻手。顧然還隨時都可能要她的命。

    楚留香簡直想不出有人能對這麼今年輕的女孩子如此殘忍,但若非為了他,艾虹也不能
遭遇到這種不幸。

    他忽然覺得很憤怒。

    楚留香一向很少動怒因為怒氣總容易影響人的判斷力,發怒的人總是最容易做錯事。

    但他畢竟是人,也有控制不住的時候,何況現在正是他心情不太好,情緒不太穩定購時
候。

    他早巳將回家享受這件事忘了,忽然站起來,道:「你在這裡坐一坐,等著我,我很快
就回來的。」

    艾虹點點頭,目光溫柔的望著他,彷彿已將他看成自已唯一可以依賴的人。

    她這沈來,除了要楚留香諒解外,或許也因為她已感覺到自己助孤獨無助。

    楚留香明白她的意思。所以有件事他非做不可。

    看來總不像做其他生意的那些人那麼和氣。

    楚留香剛走過去放有樣子並不太友善的夥計迎了上來道:「客官是想來挑匹馬?還是買
騾子?我們這裡賣的保證都是最好的腳這句話說得總算還很客氣。楚留香道。」我只不過想
來打聽點消息。」

    聽到並不是生意上門,連客氣都不必客氣。伙調玲冷道:我們達裡只有畜數的消息,沒
有人的消息。」

    楚留香笑了笑。道:「我正是想來打聽有關頭騾子的事。」

    夥計冷服打量著他,總算忍住沒有說出難聽話來。

    楚留香道6因。才有頭汲有人瞥的騾子跑進來,你看見了沒有?」

    夥計通「怎麼品口踴子難道是你的?」

    楚留香道:「不是我的,是你的。」

    伙汁助臉色這才稍為好看了些,道:「既然是我們的,曲還問什麼?」

    楚留香道:「但這頭騾子當然已被你們賣出去過一次,我只是願問問是誰買的。」

    夥計的手忽然向前指,道「你看見了麼,這裡有多少騾子?」

    楚留香看見了,後面棚裡的騾子助確很多。

    夥計道,「騾子不像人。人有的丑,有的佼騾子長得全是一樣的,我們一天也不知要賣
出多少頭騾子,怎知道哪頭騾子是賣給誰的?」

    伙調滿臉不耐煩的樣子,顯然已準備結束這沈談話了。

    楚留香只好使出了他最後的一種武器,也是最厲害曲一種。

    你就算用這樣東西把別人的頭打出個洞來,那人說不定還耍笑膿瞇助謝謝你——除了銀
子外,還有什麼東西能有這麼大的魔力。

    夥計的樣子立刻友善多了,笑道:「我再去替你查查看,那四子身上若是筋了標記,也
許就能查出他以前的買主是誰了。」

    騾子身上沒有烙標記全身上下油光水滑,簡直連一根雜毛都沒楚留香歎了口氣,已準備
放棄這條繩索了。

    但他還是忍不住問了旬「這頭騾子就是剛自已從外面隨進來的?」

    夥計笑道「我雖分不出騾於是醜是俊T但頭騾子是好是壞,我能看得川火的,像這個踴
子,我在半里跑外都能認得出來。」

    楚留香道「這頭騾子很示錢?」

    夥計道「非常不饋,千頭綴子裡,也未必能找得出一頭這麼好助騾子來,所以……」

    所以下面忽然沒有了,眼睛卻在看著楚留香的手。

    楚留香的手一向很少令人失望的。

    所以這夥計才又接著說了下去,陷笑道:「餾這麼好的牲口,我們通常只賣給老主
顧。」

    楚留香的眼睛亮了,立刻問道「你們這裡的老主圖多不多。」

    夥計笑道:「這麼大的字號,勞沒有十來個老主屈,怎麼撐得任。」

    他接著又道「橡萬盛、飛龍、鎮遠這幾家大鑷局就都是我們的老主顧,但最大的主顧還
得算是『萬福萬壽園』金家。」

    楚留香道:\全家購牲門也是從這裡買的?」

    夥計道。」每中強們從口外進牲口來,總是讓金家少爺小姐們來先挑好助……」

    楚留香動容道「這頭騾子是不是金家買去的?你能不能確定?」

    夥計點點頭,道「別的牲口上定都烙著標記,為的是伯牲口走失,但金家財雄勢大,莫
說根本沒有人敢動他們助☆草一木,就算真的丟了幾頭牲口,他們也根本不在乎。」

    楚留香道「所以只有他們家的牲口身上沒有烙標記,是不是。」

    夥計道蝗殲以我看這頭騾子,八成是他們家丟的了。」

    楚留香怔住了。

    有些竄本是他做夢都不會去想的但現在卸已想到了。

    他這砍到這裡來,豈非只有金家的人才知避他的行動?

    這件事一開始豈非就是夜金家發生的?

    何況除了金家外,附近根本就沒有別的人能動用這麼大的力量,指揮這麼多高手,布下
這麼多圈套。

    至少楚留香還沒有聽說附近有力量這麼大的人物。

    但金家為什麼要殺楚留香呢?

    楚留香非但是金靈芝的朋友,而且還幫過她曲忙,救助過她的愈。

    只不過金家的人口實在太多,份子難免複雜,其中也說不定會有楚留香昔日的冤家對
頭,連金靈芝韶不知道。

    可是據金靈芝說,她只將楚留香的行蹤告訴了金老太太一個人,就連她那些兄弟敘伯
們,郝不知至楚留香此次來拜壽的容。

    難道金靈芝在說謊?

    難道這件事的主謀會是金太夫人?

    楚留香的心亂攝了,越想越亂,過了很久郝不能冷靜下來。

    若是被敵人暗算,他永遠都最能保持冷靜。

    但被朋友暗算卻是另外一國事了。

    那夥計忽然長長歎了口氣,哺璃道「想不到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敢做出這種無法無
天購事。」

    他像是在自己切概,又像是說給楚留香財助。

    這裡根本沒有別的人,楚留香不得不問一旬:「什麼事?」

    夥計道「綁架。」

    楚留香緊皺眉頭道:「綁架?什麼人綁架?綁誰的架」夥計歎道。「幾條彪形大漢綁一
個小泵娘曲架,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就把人家從對面那酒樓裡綁出來,架上了馬車,街上這麼
多人,競選一個政伸手督閒事的都沒有。」

    楚留香動容道:「是個什麼樣的小泵娘?」

    夥計道「一個很標緻的小泵娘,穿著好像是一身紅衣裳……」

    他還因往下再說,只可惜說話購對像又忽然不見了。

    楚留香已行了過去。

    他行動雖快卻還是慢了一步,既沒有看見那些彪形大漢,也沒有看貼那輛馬車只看見一
個賣水果的小販在滿地核桃把,嘴裡罵不絕口,還有個小孩望苔地上被打碎的油瓶和雞蛋號
陶大哭。

    遠處塵土揚起,隱隱還可以聽到車輛馬嘶聲。

    批把和雞蛋想必都是被那輛馬車擁的。

    對面有個人,正牽著匹馬往騾馬號裡走過來楚留香順手摸出鏡金子,衝過去塞在這人手
裡人已跳上廠馬背。

    這人還沒有弄清楚是怎麼回事楚留香已打馬揚塵而去。

    他做事一向最講究效率,從不說廢話認不做拖泥帶水的事。

    所以他若真的想要一樣東西,你除了給他之外,簡直沒別的法江湖中人人都謹得如何去
選擇馬,因為大家都鋼道一匹好馬不但平時能做傷很好的伴侶。面且往往能任最危險的時候
救你的命。

    馬若也能選擇騎馬的人,定就會選澤楚留香。

    楚留香騎術並不能算是最高購,他騎馬的時候並不多。

    但是他的身子很輕,輕得幾乎可以讓馬感覺不出背上騎著人。

    而且他很少用鞭子。

    無論對任何有生命的東西,他都不原用暴力。

    沒有人比他更癱恨暴力。

    所以這雖然並不是匹很好的馬,但現在還是跑得很快。

    楚留香輕飄罰的貼在馬背上,中身似已成為這匹馬的部份。

    所以這匹馬奔句的時候,簡直就跟沒有騎它的時候速度一樣。

    按理說,以這種速度應與很抉就能追上前面的馬車了。

    一匹馬讚著輛車子,車上還有好幾個人,無論多快的馬,速度都會比平時慢很多助。

    只可惜世上毛很多莫都不太講理。

    楚留香追了半天非但沒有追上那輛馬車,連馬車揚起助塵土都日色偏西。

    大路在這裡分開,前面的路一條向左,一條向右。

    楚留香在三岔路口停下。路旁有樹,最大的棵樹下有個賣酒的小攤子。

    因為這時候只有個人在這裡歇腳矚酒,賣酒的卻是夫妻兩個人老扳子裡牽著盛予,背上
還背著個孩子。

    丈夫已有四十五歲,太太年紀卻還很年輕。

    所以文夫有點怕太太。

    所以丈夫在抱孩子太太卻只是在旁坐著。

    楚留香一下了馬,老闆娘就站了起來,帶著笑道「客宮可是要喝魏酒,上好的竹時
青。」

    她笑得傷拂很勳,長得還不難看—也許這就是文夫怕她的最大原因。

    楚留香卻連多看她一眼都不敢。

    第一,他從沒有看別人太太的習慣。

    第二,交了兩天桃花運,他已幾乎送了命,現在只要是女人。他就看著有點害怕。

    他故意去看那老闆,道「好,有酒就來碗。」

    老闆娘道:「切點鹵繭怎麼樣?中肉還是早上才鹵的。」

    楚留香道「好,就是中肉。」

    老闆娘道華廳?還是廳?」

    楚留香道「隨便。」

    他有很好的習慣他從不跟任何女人計較爭辯,於是老闆旗笑得夏甜,忙著切肉倒酒。

    的確是竹時青,但看來卻像是黃泥巴。

    密最少已鹵了三天。

    楚留香還是不計較,更不爭辯。

    油中不是來喝酒的。

    他還是看石船老闆,通「剛有柄略中走過,你們看見了嗎?」

    老闆沒有說話,因為他細道他老婆喜歡說話,尤其喜歡蹬又中輕、又闊氣的客人說話。

    他也細道話說助超多,小賬越多。

    老闆娘邀「這裡每天都有很多輛馬車經過,卻不知客官要找助那輛馬車是什麼樣子?」

    這下子倒把楚留香問注了,他根本連那輛車的影子都汲看見。

    老闆娘眨眨眼,又道「剛倒是有輛馬車奔喪似的趕了過去,就好像家裡剛死了人,膠回
去收屍似的,連酒都投有停下來喝一杯。」

    楚留香眼睛亮了道「對☆就是那輛,卻不知往四條路上去了?」

    老闆妨沉防著,道「那好像是擁兩匹馬拉的黑漆馬車,好像是往左邊去了…。。」她列
瞪一笑,又道:」客官為什麼不光坐下來喝酒,等我再好好的想想。」

    看來這老闆娘技生意的法子並不是酒和中肉,而是她的笑。

    她這法子一向很不錯。

    只可借這次卻不太靈了,她笑得最甜的時候,楚留香連人帶馬都已到了兩三丈開外,只
留下一小挾銀子下來。他已不想叫任何女人對他的印象太好。

    老闆報咬著田唇,很恨道「原來又是個奔喪的,超著去送死麼?」

    黃昏,黃昏後。道路越來越崎蛆,越來越難定,彷彿又進入山區。

    天色忽然陪了下來。

    林木額面茂密,連星光月色都覆不見。

    楚留香忽然發現自己迷了路,助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也不知道這條路是遭到酗裡去
助。

    包糟的是,上午吃的那點東西早已消化得干乾淨淨,現在飽筋肚於空得簡直就像是胡鐵
花的口袋。他並不是攜不得鑰,就算兩三天不吃東西,也絕不會田下去占蛾和寂寞。

    現在就算原路退回也來不及了,這條路上唯一有東西的地方就是三岔路口上那小酒強
予。

    從這裡走回去至少要一個半時辰。

    楚留香歎了口氣,已開始對那比石頭還砸的鹵中肉懷念起來看看四面黑助勤的樹影,陰
森森的山石,聽著遠處涼踢踞的風聲,玲清清的流水聲……

    他覺得自己實在例霉透頂。

    但最例露的人當然還不是他,艾虹就比他還要倒霉得多。

    她已少了一隻手,又被人綁架,也不知是誰綁架走了她,更不知被綁到什麼地方去了。

    還有艾育。

    艾青的遭遇也許更悲摻。

    楚留香摸了模鼻子,自已苦笑。

    他忽然發現自已也是個「禍水」,對他好助女孩於很少有不倒霉助。

    流水聲在風中聽來,就好像是那些女孩子們哀渡聲。

    楚留香輕撫著馬絹,哺哺道:「看樣子彌也累了,不如先去喝口水凹。」

    他走到泉水旁,就看到小橋旁那小小人家。

    小橋,流水,人家。

    這本是幅很美,很有濤意的圖畫。

    只可借楚留香現在該一點待意都汲有,此翹在他溫中口來,世上矗美麗購圖畫也比不上
一碗紅燒內那麼動人。

    低低的竹田上爬著一架饋籐花,昏黃的窗緬裡還有訂光透出來。

    屋頂上效姻級娜,風中除了花助香氣外,好強還有藏花燭魏蛋腦香氣,除了流水聲外,
又多了一種聲音。楚留香肚子網的聲音☆他下了馬,硬著頭皮去敲f]。

    應門的是個又痙又矮的小老頭子先不開門,只是躲在門後上上下下打量著楚留香,那眼
色脫像是一隻受了驚的兔予。

    楚留香唱了個肥諾,陷笑道「在下錯過宿頭,不知是否能在老丈處借宿宵明晨早上路,
自當重重酬損。」

    這句話,好像是他小時在一個說書先生嘴裡聽到的,此刻居然說得狠流利,而且看來仿
佛狠有效。

    他覺得自己的記億力實在不錯。

    這句話果然有效,因為門已開了。

    這小老頭其實不老,只有四十多歲,頭了胡沒有了。

    他叫〉擔夫,是個砍柴的據夫,有時也打幾隻野雞免予換酒賜。

    今天他剛巧打了幾隻兔子,所以晚上在喝酒,他酒蠍得饅,菜吃得挾,所以又叫他女人
炒蛋加菜。

    他笑著道:「也許就因為喝下酒,所以才有膽子去開門,否則三更半夜曲,我怎麼肯隨
便就把陌生人放進來。」

    楚留香只有聽著,只有點頭。

    〉扭夫又笑道:「我這裡雖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伯被人搶,卻有個漂亮女兒。」

    楚留香開始有點笑不出了。

    現在他什麼都不伯,就只伯漂亮的女人。

    有人陷酒,就喝得俠了些。

    酒一喝多,豪氣就來了。

    〉扭夫臉已發白,大聲道:6鷗兒,快去把那半隻兔子也拿來下酒。」

    裡面的屋予裡就傳來帶著三分埋怨,七分抗議的聲音,道:「那半識兔子你老人家不是
要等到明天晚飯吃的麼?」

    擔夫笑駕道協氣鬼地不怕客人聽了笑話屈淄出來,也不必切了,我們就撕著吃。」

    他又搖頭笑道「我這女兒叫阿鵑,什麼都好,就是汲見過世面,我真擔心她將來嫁不
出。」

    楚留香連頭部不敢點了,聽到小泵娘要嫁人的事,他哪裡還敢答腔。

    一個布衣粗裙,不著指粉的少女上端了個萊碗走出來,低著頭。

    吸著嘴,重重的把碗往桌上擱,報頭就走。

    楚留香雖然不敢多看,還是忍不住瞄了一眼。

    卜擔夫並沒有吹中他的女兒的確是個很漂亮的女孩子,長長的頭髮,大大的眼睛,只不
過臉色好像特別蒼白。

    害羞的女孩子大多是這樣子的。

    她既不敢見人,當然也就見不到陽光。

    楚留香轉過頭,才發現卜袒夫也正目光灼灼助看著他,眼鍍裡傷沸帶著種不懷好意助微
笑,笑問道「你看我這女兒怎麼樣?」

    人家既已問了出來。你想不回答也不行。

    楚留香模了摸鼻子,笑道「老丈只瞥放心,令檀一定能滋得出卜扭夫道:」若嫁不出去
呢7你娶她T」楚留香又不敢答腔了,只根自己為什麼要多話。

    卜擔夫大笑,道「看來你倒是老實人,不像別的小伙子那麼油境滑舌,來,我敬你一
杯,這年頭像你這麼老實的小伙子已不多了。〉扭夫醉了。一個人勞敢跟楚留香拼酒,想不
醉也不行。」看來你例是個老實人…。這年頭像你這麼老實的小伙子已不多。」

    楚留香幾乎忍不佳要笑了出來。

    他有時被人稱作大俠,有時被人看作強盜,有時鼓人勇作君子,有時被人看作瀝氓
「。」但被人看作個「老實人」,這倒還是平生第一跳。

    「他若細道我究竟有多『老實』,一定會嚇得跳起來三丈高。」

    楚留香微笑著躺了下去。

    筋在稻草上。

    這種人家當然不會有客房,所以他也只好在堆柴的邊方將就一夜。無論如何,這地方總
有個屋頂,總比陋夜露天裡好。

    他若知道達裡會遇到什麼事,寧可睡在陰溝裡也不願睡在這裡夜已深,四下澇得很。

    深山裡那種總帶著幾分淒涼的靜寂,絕不是紅塵中人能想得到的。

    雖然有風在吹,得樹DP田田隨響,但也只不過使得這寂靜更平添幾分蕭索之意。

    白天經過了那麼多事,在這麼一個又淒涼,又蕭索的晚上,躺在一家陌生人柴房裡的草
堆上面。

    你叫楚留香怎麼睡得著。

    他忽然想起了小時候聽那說書先生說起的故事「一個年輕的舉人上京趕考,路上錯過宿
頭,投宿深山裡的一處人家,年邁的主人慈樣面好客,還有個美麗的女理L。」

    「主人看這少年學於年輕有為,就要特女兒嫁給他。他也半推半就,所以當夜就成了
親。」

    「第二天早上他才發觀自己睡在一個墳堆裡,身旁的新娘子已變成一堆稿骨,卻仍將他
送的聘札防玉閨戴在腕上。」

    楚留香一直覺得這故事很有趣,現在忽然覺得不太有趣了。廠風還在歐,樹葉還在蹈餾
的響。…

    如此深山,怎麼會有這麼樣一戶人家?

    「明天早上,我醒來時,會不各也是筋在一片墳氓裡?」

    當然不會,那只不過是個荒誕嚴經的故事。

    楚留香又笑了,但也不知為了什麼,背脊上還覺得有點涼蹈網曲。

    幸好卜招夫沒有勉強要將女兒嫁給她,否則此刻只伯已要落荒而逃了。

    風更大,映得門坡咬」發響。

    月光從窗外照進來,蒼白得就像是那位阿鵲始娘的臉。

    楚留香悄悄站起來,悄悄推開門,想到院子裡去透透氣。

    他一推開門,就看到了這一生水遠也無法忘懷的事。他只希望自己永遠沒有推開這扇
門。

    月光源隴,月色蒼白。

    那位阿鵑姑娘正坐在月光下靜靜梳頭,也不能算是件很稀奇的事,更不能算可怕。

    但這阿鵲梳頭的法子卻很特別。

    她將目己助頭拿下來,放在面前的桌子上,一下一下助搞著。

    月光照著她蒼白助臉,蒼白的手。頭在桌上,人沒有頭。

    楚留香全身冰冷,從手指玲到腳趾。

    他這一生從來沒有遇見到如此詭秘,如此可伯的事。

    這種事本來只有在最荒誕的故事才會發生的,他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會親眼看到。

    阿鵑姑娘的頭突然轉了過來——用她的手將她的頭轉了面對著楚留香,冷冰冰的看著楚
留香。

    「你敢偷看。」

    四下沒有別人,這聲音的確是從桌上曲人頭嘴裡說出來的。

    楚留香膽子一向很大,一向不惰邪,無論遇著多可怕的事,他的切都不會發軟。

    但現在他的腿已有點軟了。他想往後退,剛退了一步,黑暗中突然有條黑彤竄了出來。

    一條黑狗。這條狗競竄到桌上,競口咬住了桌上助人頭。

    人頭竟已被狗銜定。還在呼叫「救救鴦……救救我……」

    阿鵑已沒有頭。沒有頭的人居然也會哀呼;「還我的頭來……還我的頭!」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