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傳奇
第十章 最難消受美人恩

    女人,好多女人,好多好看的女人,好好看。
    女人在床上,床在船上。這條船上有一張床,好大好大的床。
    江上已有了漁火天上已有了星光星光與漁火照亮了一葉扁舟,也照亮了舟上的人影。
    楚留香掠出石田齊的船艙,就看見這個人,一身白衣如雪。
    江水在星光與漁火間閃爍著金光,金黃色的波浪上飄浮著三塊木板,
    楚留香燕子般的身法,輕點木扳,掠上了扁舟。
    扁舟上的白衣人卻又飛起,如蜻蜒抄水,掠上了另一艘江船。
    船上無星無月無燈無火,可是等到楚留香上船時,燈火就忽然像秋星明月般亮了起
來了。
    白衣人已不見。
    楚留香只看見一床女人,一船女人。
    一床女人不可怕,一船女人也不可怕,可怕的是,這些女人居然都是他認得的,非
但認得,而且每一個都很熟悉。
    非但很熟,面且熟得很,簡直可以說熟得要命。
    楚留香實在不能不摸鼻子了。
    在蘇州認得的盼盼,在杭州認得的阿嬌,在大同認得的金娘,在洛陽認得的楚青,
在秦淮河認得的小玉,在莫愁湖認得的大喬。
    除了這些在各州各地認得的女孩子之外,還有那個剛和他分手不久的情人。
    他忘不了情,也忘不了她們。
    她們更忘不了他。
    可是他做夢也想不到她們居然會忽然同時出現在一個地方。
    如果他偶然遇到其中一個,不管是在什麼地方,不管遇到其中的哪一個他都會覺得
很開心的,甚至會開心得要命。
    可是他突然間一下就把所有的人全都遇到了,這就真要了他的命了。
    這種事簡直就好像是個噩夢一樣,隨便什麼樣的男人都絕不會願意遇到這種事的。
    最要命的是,每一個女人都在用一種含情脈脈的眼睛看著他,都認為自已是他唯一
的情人,也把他當作自己唯一的情人。
    如果你也是個男人,如果你遇到了這種事,你說要命不要命?
    楚留香不但要摸鼻子,簡直恨不得要把自己的鼻子割下來。
    ──一個人如果把鼻子割了下來,別人大概就不會認得他了。
    不幸的是,已經有人在說「你拚命摸鼻子幹什麼?」說話的是大喬,「就是你把鼻
子割掉,我也認得你的。」
    大喬說話最直爽,做事也最痛快。
    大喬好像已經準備走過來把這位從來沒有怕過別人的盜帥楚留香裡上床了。
    楚留香想躲也躲不掉,因為這條船的船艙裡除了這張床之外,剩下的空地已經不多。
    幸好這時候那個神秘的白衣人忽然又出現,清清爽爽的一身白衣裳,文文雅雅的一
張笑臉,再加上秋星明月般的一對笑眼,笑眼中還彷彿不時有白雲飄過,悠悠遠遠的那
麼樣一朵白雲。
    「我姓白,白雲的白,我的名字就叫做白雲生。」這個人說「楚人江南留香久,海
上漸有白雲生,後面這句話說的就是我。」
    楚留香笑了:「前面一句說的是我?」
    「這是誰說的?」
    「是我自己。」白雲生的態度嚴肅而客氣,「我能夠把你和我相提
    並論,應該是你的榮幸。」
    一個人能夠用這麼有禮的態度說出這種話來,實在是件很奇怪的事,而且很滑稽。
    但他卻說得很自然。
    就算是天下最滑稽的事從他嘴裡說出來,也絕不會有人覺得有一點好笑的意思。
    楚留香忽然發現自己又遇到了一個奇怪的人,也許要比他這一生中遇到的任何人都
奇怪得多。
    「這幾位姑娘我想你一定都認得。」白雲生說:「我也知道她們都是你喜歡的人。」
    楚留香不能不承認。
    白雲生看著他,笑眼中閃著光「抱歉的是,我對你的瞭解還不夠多,還不知道你最
喜歡的是誰,所以只有把她們全都請來了。」
    他的笑容也很文雅「如果你對她們其中某些人已經厭倦了,我立刻就可以請她回
去。」
    白雲生說「我做事一向都很周到,從來也不願讓朋友為難。」
    楚留香苦笑。
    像這麼周到客氣的人,他這一輩子還沒有遇到過一個。
    他已經覺得有點吃不消了。
    白雲生偏偏還要問他:「隨便你要我送哪一位回去,都不妨說出來,我一定照辦。」
    楚留香能說什麼。
    七、八雙眼睛都在瞪著他,好像都恨不得要狠狠咬他一口。
    楚留香只有硬起頭皮來說:「她們都是我的好朋友,每個人我都喜歡,不管是誰走
了,我都會傷心的。」
    白雲生微笑「香帥果然是個多情人,實在讓我羨慕得很。」
    楚留香連看都不敢再去看那些女孩子們了,甚至連想都不敢想現在她們臉上的表情
是什麼樣子。
    「多情人最怕的就是寂寞,這一點我也明白。」白雲生說:「所以我
    才把她們請來,陪香帥到一個地方去,去見一個人。」
    「去見什麼人?」
    「是一個香帥最想見而見不到的人。」
    「史天王?楚留香幾乎要跳了起來:「你說的是不是史天王?」
    「你知道他在什麼地方?」
    白雲生微笑點頭「那地方雖然遙遠,可是現在我已看得出,這一路上香帥是絕對不
會寂寞的了。」
    不管是情情、盼盼、阿嬌、金婉、楚青、大喬、小玉都一樣,都是非常可愛的女人,
都和楚留香有過一段不平凡的遭遇,也都和楚留香共同渡過一段極美好的時光,令人終
生難忘。
    不管是她們之間的哪一個,不管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遇到楚留香,都一樣是會對他
像以前那麼溫柔體貼。
    現在的情況卻全不一樣了。
    現在如果有人對楚留香好一點,別的女孩子一定會用白眼看她,認為她是在獻媚受
寵,她自己也會覺得很沒面子。
    她們又不是那種低三下四的路柳牆花,怎麼做這種丟人的事?
    楚留香非常瞭解這種情況,絕對比世上大多數人都瞭解得多。
    所以他絕沒有希望她們會給他好臉色看,更沒有希望她們會對他投懷送抱,虛寒問
暖。
    ──三個和尚沒水喝。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都是這樣子的。
    這一點楚留香當然也非常瞭解。
    只要她們不聯合在一起來對付他,他已經要謝天謝地了。
    ──她們會不會這麼做呢?
    看到這些大姑娘大小姐臉上的表情,他實在有點心驚膽戰。
    他一向很瞭解她們的脾氣,無論她們做出什麼事來,他都不會覺得意外的。
    所以他只有開溜了,溜到後面,找到間空艙,一頭擠進去,擠進被窩蒙頭大睡。
    不管怎麼樣,能夠暫時避一避風頭也是好的,等到她們的火氣過去再說。
    這就是楚留香聰明的地方。
    更了不起的是,他居然真的睡著了。
    這一覺睡醒時,已經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船艙外寂無人聲,也不知道到了什麼地
方。
    那些大小姐們怎麼會連一點聲音都沒有?現在正在於什麼?是不是正在商議著對付
他。
    楚留香歎了口氣,忽然覺得男人們確實應該規矩一點,如果是遇到了一個又溫柔又
美麗又多情的女孩子,就算不能把她一腳踢出去,也應該奪門而出,跳牆而去,落荒而
逃。
    這當然是他平生第一次有這種想法,卻不知道是不是他這一生最後一次。
    就在他坐在床上摸著鼻子發征的時候,隔壁房裡忽然傳來有人用大壺倒水的聲音。
    楚留香全身都癢了。
    他至少已經有兩三天沒洗澡,能夠坐在一大盆洗澡水裡,那有多麼好?
    只可惜他並還有忘記這是一條船,船雖然在水上,可是船上的水卻比什麼地方都珍
貴。
    何況那些大小姐們現在又怎麼會替他準備洗澡水?他簡直連想都不敢想。
    奇怪的是,洗澡水居然已經替他準備好了。
    艙房的扇門忽然被打開,他就看到了這一大盆洗澡水。沒有人,只有洗澡水。
    不但有洗澡水,還有換洗的衣服,疊得整整齊齊的擺在一張椅子上。
    衣服是嶄新的,肥瘦長短大小都剛剛好,就好像是理著他身材定做的一樣。
    洗澡用的梔子膏都是他最喜歡的那一種。
    ──這是誰為他準備的?
    她們雖然都知道他的身材,也知道他的喜好,可是她們之間還有誰對他這麼體貼呢?
    難道這就是她們對付他的戰略,故意對他好一點,讓他心裡慚愧?然後再好好的修
理他一頓?
    痛痛快快的洗了個澡,換上了一身柔軟合身的新衣服,他心裡的想法又改變了。
    她們本來就應該對他好一點的,像他這樣的男人,本來就不會一輩子守著一個女人,
她們本來就老貳鮂解這一點。
    現在她們大概已經全都想通了。
    想到這裡,我們的楚香帥立刻又覺得愉快起來,高高興興的走出船艙。
    外面陽光燦爛,是個極晴朗的天氣,從窗口看出去,可以看到好幾里之外的江岸。
    大艙卻沒有人,那些大小姐們居然連一個都不在。
    楚留香正在奇怪,就看到了一條船正由江心駛向江岸。
    看到了這條船,楚留香的心又沉了下去。
    情情、盼盼、阿嬌、金娘、楚青、大喬、小玉居然全都在那條船上,用一種很奇怪
的眼色看著他,向他揮手道別。
    長天一碧如洗遠遠看過去,彷彿已經可以看見海天相接處,江水也流得更急了。
    江船順流而下,一瀉千里,近在咫尺間的人,瞬息間就可能已遠在天涯。
    ──她們為什麼要走?是被迫而走的?還是她們自己要離開他?
    ──這問題現在已經用不著回答,因為濁黃的江水中已經出現了幾條雪白的影子,
魚一般飛躍游動,少女般美麗活潑。
    是魚如美人?還是美人如魚?
    魚不會上船,人上了船。
    她們身上穿的衣裳還是像楚留香上次見到她們時一樣,最多也只不過比魚多一點而
己,可是她們對楚留香的態度卻改變了很多。
    她們的態度居然變得很恭敬、很有禮,而且還好像特別要跟他保持一段距離。
    這種情況好像從來也沒有在楚留香身上發生過。
    楚留香苦笑「你們這次又想來幹什麼?是想來吃人,還是要人吃你們?」
    看她們的樣子,倒真的有點像是怕楚留香會把她們像魚一樣一條條吃下肚子裡去。
    這種樣子已經很讓人受不了。
    最讓人受不了的是,她們居然還笑著說「如果香帥真的要吃我們,那麼就請香帥盡
量的吃吧。」
    「真的?」楚留香故意作出很兇惡的樣子,「我真的可以盡量的吃?」
    「當然是真的」長腿的女孩子說「不管香帥想吃誰。都可以挑一個去吃。」她的腿
在陽光下看來更結實,更有光澤;更有彈性「香帥要吃誰就吃誰,要吃什麼地方就吃什
麼地方,隨便香帥要怎樣吃都可以。」
    她們每個人看起來都很好吃,每個地方看起來都很好吃。
    尤其是在如此明亮的陽光下。
    可是楚留香卻好像不敢再看她們了。
    她們不是魚,是人,她們都這麼年輕,這麼健康,這麼樣充滿了生命的活力。
    所以楚留香更想不通「你們幾時變得這麼樣聽話的?」
    「二將軍這次要我們來的時候,就吩咐我們一定要聽香帥的話,不管香帥耍我們干
什麼都行。」大眼睛的女孩子說:「所以我們才害怕。」
    「害怕?」楚留香問:「怕什麼?」
    「怕香帥真的把我們吃掉。」
    楚楚可憐的女孩子又露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我尤其害怕,怕得要命。」
    「為什麼?」
    「因為我知道香帥如果要挑一個人去吃,第一個被挑中的一定是我。」
    楚留香沒有吃她,並不是因為她不好吃,也不是因為他不想吃。
    楚留香沒有吃她,只不過因為江口外的海面上忽然傳來了一陣戰鼓聲,就好像有千
萬匹戰馬踏著海浪奔馳而來。
    來的當然不是馬,是一條船,一條樓台般的戰船。
    海天遼闊,萬里無雲,楚留香已經看見它的朦朧船影。
    人魚們立刻雀躍歡呼:「二將軍來了!」
    「這位二將軍是誰?是誰的將軍?為什麼要你們來找我?如果他是史天王的將軍,
你們也應該算是史天王的屬下,那麼你們為什麼不讓胡鐵花護送公主到史天王那裡去?
難道你們這位二將軍也不贊成這門親事?」
    沒有人回答這些問題。
    四個女孩子的嘴好像忽然都被人用一塊大泥巴塞住了,連氣都不能再喘。
    戰船己破浪而來,遠遠就可以看到甲板上有人影奔騰,排成一行行極整齊的行列。
    船上旗幟鮮明,軍容整肅壯觀,顯然每個人都是久經風浪能征善戰的海上健兒。
    唯一奇怪的是,這些戰士居然沒有一個是男人。
    海口附近的漁舟商船都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江岸上甚至連個人影子都看不見。
    戰船上放下一道繩梯,楚留香就一步步登上去。
    他的眼睛剛露出甲板,看見的就是一雙雙已經被曬成古銅色的
    腿。
    腿跟靠緊,雙腿並立,中間幾乎連一點空隙都沒有。
    每一雙腿都那麼結實,那麼健美,楚留香這一生中也沒有看到過這麼多雙女人的腿。
    堅實而富有曲線的小腿上面,是渾圓的大腿再上面就是一條閃著銀光的戰裙。
    戰裙很短。戰裙是敞開著的,為了讓她們的腿在戰鬥時行動得更方便些。
    楚留香沒有再往上面看了,因為他也不想讓別人看到他一下子掉到海裡去。
    戰船又已出海。
    掌舵揚帆操作每一件行動的水手也都是女人,楚留香忽然發現這條船上唯一的男人
就是他自己。。
    沒有人看他,也沒有人理他。
    水手們都專心於自己的工作,戰士們都石像般站在那裡。
    「騎馬倚斜橋,滿樓紅袖招」的楚香帥,到了這條船上,竟變得好像是個廢物一樣,
這些女人卻好像一個個都是瞎子,連看都不看他一眼。
    她們當然都不是瞎子,楚留香就不信她們真的看不見。
    他故意走過去,從她們的面前走過去,雖然盡量不讓自已碰到她們挺起的胸,可是
距離她們也夠近的了。
    想不到她們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楚留香漸漸開始有點佩服這位二將軍了,能夠把這麼多女人訓練成這樣子,絕不是
件容易事,也絕不是任何男人能夠做得到的。
    現在他當然已經知道這位二將軍一定也是個女人。
    ──只有女人才能把女人訓練得如此服從,也只有女人才懂得怎麼訓練女人。
    這種方法楚留香非但不敢去想,就算想,也想不到。
    ──這位二將軍又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楚留香也想不出來。
    他也不必再想了。因為這時候已經有個長著一臉麻子的女人在問他「你姓什麼?叫
什麼?是什麼地方的人?從哪裡來的?身上有沒有收藏著什麼刀劍暗器?」
    楚留香笑了。
    他本來實在不想笑,也笑不出的,卻偏偏忍不住笑了。因為他一輩子也沒有遇到過
這種事,也想不到自己會遇見這種事。
    誰能想得到這個世界上居然有人敢對楚留香這麼樣說話。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他居然還老老實實的回答:「我姓楚,叫楚留香,是黃帝后代
大漢子孫,從來也不做偷偷摸摸的事,所以身上既沒有收藏刀劍,也沒有夾帶暗器。
    「那麼你就把你的手舉起來。」
    「為什麼?」
    「因為我要搜一搜你。」
    楚留香又笑了,用一種很溫和的態度問這個人「你要搜別人的時候,有沒有想到過
別人說不定也想搜一搜你?只不過用的法子也許跟你有點不同而已。」
    「你敢?」女人的臉色變了,「你敢碰我?」
    楚留香看著她的臉歎了口氣「我不敢我真的不敢。」他歎著氣道:「所以我也只有
用另外一種法子。」
    說完了這句話,這位仁姐的一雙腳已被他倒提了起來,懸空抖了兩抖,把身上的零
碎抖得滿地都是。
    然後就聽見「噗通」一聲響,就有一個人被拋進海裡去。
    無論在哪一個國家的神話與傳說中,地獄中的顏色都是赤紅的,因為那裡終年都有
恆古不滅的火焰在煽僥。
    這裡也是。
    這裡雖然沒有燃燒的火焰,四面也是一片赤紅,就像是地獄中的顏色─樣。
    這裡不是地獄,這裡是將軍的大艙。
    猩紅色的波斯地毯鋪上三級長階,窗門上懸接著用紫紅色絲絨製成的落地長簾。
    將軍的戰袍也是猩紅色的,每一寸戰袍上都彷彿已染遍了仇敵的新血。
    兩個人佩劍肅立在將軍身後。
    一個滿面皺紋的老婆婆,頭髮仍然黑如少女;一個眉目較好的年輕女人,兩鬃卻已
有了白髮。
    船艙裡只有一樣東西是純黑的,全身都是黑的,黑得發亮。
    楚留香走進船艙,第一眼看見的就是這頭黑豹。
    黑豹伏在將軍的腳下,安靜得就像是一頭剛被餵飽了的貓。
    將軍身後的雙劍都已出鞘,如匹練破空,刺向楚留香雙眼。
    楚留香的眼睛連眨都沒有眨。
    劍鋒停頓時距離他的眉睫最多也只不過還有三寸,可是他連眼睛都沒有眨一眨。
    將軍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瞪著他,忽然問:「你看得出她們這一劍不會刺瞎你的
眼?」
    「我看得出。」楚留香說「她們都是高手,手上自然有分寸。」
    「你怎麼知道她們不會刺瞎你?」
    楚留香微笑:「因為我是你請來的客人,客人的眼睛要是瞎了,主人也會覺得無趣
的,尤其是你這樣的主人。」
    「我這種主人怎麼樣?」
    「將軍之威雖重,畢竟還不如將軍之絕色,若是面對一個看不見的瞎子,豈非無趣
得很。」他不是在說謊,也不是在故意討人歡喜,他第一眼看見她的時候,也沒有覺得
她是個美人。
    她太高大,而且太野。
    她的肩太寬,甚至比很多男人都寬。
    她的眼睛裡總是帶著種野獸級的狂野之色,她嘴唇的輪廓雖然艷美,卻顯得太大了
些。
    除了那一口雪白的牙齒外,她全身上下幾乎沒有一個地方可接近美人的標準。
    但她卻的確是個美人,全身上下都充滿了一種攝人心魄的野性之美。美得讓人連氣
都透不過來。
    和她比起來,其池那些美麗的女人就像是個一碰就會醉的瓷娃娃。「我早就知道你
一定是個女人,可是我從來也沒有想到過你會是這麼樣一個女人。」
    將軍又瞪著他看了很久。居然輕輕的歎了口氣;「你的膽子真大。」
    她一彈指,兩柄劍立刻同時人鞘,人也退下。
    「就因為知道你的膽子夠大,所以我才找你來。」她說話的方式非常直接,「我相
信你一定有膽子去為我殺人的。」
    「那也得看你要我去殺的是什麼人。」
    「要殺那個人當然狠不容易,不管她在什麼地方,附近都會有三十名以上一級高手
在保護她。」
    「是誰派去保護她的?」
    「杜先生和史天王。」
    她毫不考慮就說出這兩個人的名字來,連楚留香都不能不承認她確實是個很痛快的
人。
    對痛快的人楚留香一向也很痛快。
    「你要我去殺這個人,是不是因為你怕她奪了你的寵?」
    「是的。」她說,「現在史天王最寵愛的人是我,甚至封我為豹姬將軍,如果她來
了,我算什麼?」
    「史天王如果真的喜歡你,為什麼要娶她?」
    「因為她是公主,我不是。」她說,現在我是史天王的姬妾,以前
    也是,我天生就好像只有做別人小老婆的命。」
    楚留香苦笑。
    一個女人能把這種事這麼痛快的告訴別人,這種女人他也沒見過。」
    「以前我跟的男人,是個有錢有勢助東洋老頭子,而且還是劍道的高手。」
    「石田齊彥左衛門?」
    「就是他。」她毫不隱瞞,「他雖然也不錯,比起史天王還是差得遠了。」
    「所以你不想失去史天王的寵。」
    「所以我一定不能讓那個見鬼的公主嫁給史天王,隨便怎麼樣都要殺了她。」
    「你為什麼要我做這種事?」
    「因為這一次負責護送她的統領是胡鐵花,胡鐵花最信任的朋友就是你。」豹姬說
要殺玉劍,沒有人的機會比你更好。」
    「我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為了我。」
    說完了這句話,她就不再說一個宇,也用不著再說了。
    她已站起,猩紅的戰袍已自她肩上滑落。
    在這一瞬間,楚留香的呼吸幾乎已停頓。
    他從未見過這樣的女人,也從未見過這樣的胴體,他這一生中,從來也沒有任何一
個女人能在如此短暫的一瞬間挑起他的情慾。
    在她那雖然高大但曲線卻極柔美的古銅色胴體中,每一個地方都彷彿蘊藏著無窮無
盡的情慾,隨時都可以爆發出來將人毀滅。
    一個正常的男人只要碰到她,無論碰到她身上任何一處地方,都會變得無法控制自
己,甚至寧願將自己毀滅。
    豹姬用一雙充滿野性的眼睛看著他,態度中充滿了挑逗和自信。
    因為她至今還沒有遇到一個能夠拒絕她的男人。
    楚留香長長歎息:「現在我才明白石田齊為什麼要做那些事了。」
    他歎息著道:「因為有了你這樣的女人,無論做什麼事都是值得的。」
    「你呢?」
    「我也想,想得要命。」
    楚留香的眼睛也盯著她「如果我年輕十年,我早就像條餓狼般撲過去,而且會告訴
你,我一定會去替你做那件事,先跟你纏綿三五天,然後就一去無消息,就算你恨我恨
得要死,恨不得割下我的肉來餵狗,卻再也休想找到我。」
    他一本正經的說「以前我一定會這麼做的,只可措現在我的臉皮已經沒有這麼厚
了。」楚留香又歎了口氣,「所以現在只有請你為我做一件事。」
    「什麼事?」
    「先穿起你的衣服來,再叫你腳下的那頭豹子把我咬死。」楚留香說:「要是它萬
一咬不死我,你也不妨再叫那兩位女劍客刺瞎我的眼睛。」他淡淡的說,「反正不管什
麼方法你都不妨試一試。」黑豹還伏在她的腳下,豹姬還是用那雙充滿野性的眼睛瞪著
楚留香,忽然說「我知道你常常喜歡跟別人說兩個字。」
    「再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