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蘭花(第四部)
第一章 宴會

    ——她忽然發現她面前出現了一個人,一個她從未想到真的會在生命中出現的人,
這個人正在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她……
    蘇蘇暈了過去。
    她是個非常堅強的女人,平生很少有真的暈過去的時候。
    可是看見了這個人,她暈了過去。
    等她醒的時候,她又看見了一件奇怪的事。
    ——她看見了一個宴會。
    宴會並不奇怪,在這個世界上,宴會是每天都會有的,各式各樣的人,各式各樣的
宴會,有的宴會讓人快樂,有的宴會使人煩厭。
    宴會絕不是一件奇怪的事,可是這一次宴會,卻的確是一個奇怪的宴會。
    ——這個宴會的賓主一共只有四個人,可是侍奉這四個人的隨從姬妾廚役卻最少有
四百個。
    這也不是十分奇怪的事,在王侯巨富顯官鹽商的家宅,這種事本來是很平常的事。
    奇怪的是,這個宴會是開在一片山崖上。
    一片飛雲般飛起的山崖,在山之絕巔。一片平石,石質如玉,寬不知多少尺。
    ——蘇蘇知道她再也不會看見了,再也不會看見這麼樣一片山崖
    ——她以前絕未見過,以後也絕不會再看見。因為這是一個奇跡。
    這一片白玉般的平崖是一個奇跡,這一個宴會也是一個奇跡。
    因為這個人就在這個宴會裡,就在這個山崖上。
    因為這個人就是我們最想見到的一個人。
    這個人穿一件藍色的長衫,非常非常藍,式樣非常非常簡單。
    這個人很瘦,臉色是一種海浪翻起時那種泡沫的顏色。又好像是初夏藍天中飄過的
那種浮雲。
    ——誰也不知道那是種什麼樣的顏色,誰也無法形容。
    這個人的神態氣質和風度也是無法形容的。
    ——那麼飄逸靈動秀出,坐在那裡卻像是一座山。
    他坐在陪客的位於上。
    另外一位陪客是一個獨臂人,雖然只剩下一條手臂,可是容光煥發、精神抖擻,看
起來就像是個剛中了狀元的新科舉人一樣。
    無論誰只要看見了這個人,都一定會看出他是一個非常成功的人,事業、婚姻、情
感、經濟、友情、生活,每方面都極為成功。
    成功就是愉快。
    這個人不管從哪方面看來都是一個非常成功又非常愉快的人。
    只有一點是非常奇怪的。
    一這麼樣一個成功而愉快的人,別人卻不敢看他,因為他的眉眼問,總彷彿帶著有
一種可以從腳底冷到心底的殺氣。
    一種連你自己都相信,只要他動手殺你,你就一定會死的氣氛。
    這種人是非常少的,而且是絕對不可侵犯的,無論誰,只要看過他一眼都可以明白
這一點。、蘇蘇是一個膽子非常大的女人,心也非常狠,可是蘇蘇看見這個人的時候,
只告訴自己一句話。
    ——不要惹他。
    蘇蘇沒有見過這個人,也不認得這個人,可是她知道,惹了這個人,能活著的機會
就不大多了。
    這個人是誰?
    主客是一位老太太。
    我敢打賭,誰也想不到這樣一位老太大會在這種時候坐在這種地方和這麼樣三個人
喝酒的。
    她不但喝酒,而且喝得很多,甚至比一個爭強好勝的小伙子還多。
    她喝酒就像喝開水一樣。
    人家說,能吃是福氣,這位老太太大概是世界上最有福氣的一位老太太了。
    別的老太太就算能活到她這樣的年紀,也沒有這麼能吃能喝,就算這麼樣能吃能喝,
也沒有她這樣的榮華富貴,也沒有她這麼樣多子多孫,就算有這麼多子多孫,也不會像
她這樣,所有的子孫都能出入頭地。
    就算有她這所有的一切,也不可能有任何一位老太太,能像她一樣,在江湖中有這
麼大的名氣。
    這位老太太一共有十個兒子,九個女兒,八個女婿,三十丸個孫兒孫女,再加上六
十八個外孫和外孫女。
    她的子婿之中,有一個出身軍伍,身經百戰,已經是當今軍功最盛的威武將軍。
    可是這位將軍在她的子婿中卻絕不是受人重視的一個。
    在她的家族心目中,一個將軍根本就不算是一口事。
    她有九個女兒,卻只有八個女婿,這絕不是因為她有一個女兒嫁不出去。
    江湖中人都知道,這位老太大的九個女兒都是天香國色,而且都有千萬嫁妝,要求
她們嫁的男人,從北京排隊,一直可排到南京,她有一個女兒沒有嫁出去,只因為她有
一個女兒已經削髮為尼,已經繼承了「峨嵋」的衣缽,已經是當代最有權力的七位掌門
之一。
    ——而且是江湖中第一位最有權力的女人。
    ——這個社會畢竟還是一個男性的社會,一個女人能夠在男性的權力世界中佔上席,
已經很不容易。
    ——縱然是第七位,已經非常不容易。
    這位老太太最小的一個孫女兒竟是金靈芝。
    金靈芝當然是楚留香和胡鐵花的好朋友,她是同時認得他們的。
    他們正在一家完全男性化的洗澡堂裡洗澡,她闖了進去。
    這種洗澡堂是非常古老的,是一種非常古老的男性禁地,千百年來,都很少有女人
敢闖進去,——我們甚至可以說,絕對沒有女人敢闖進去。
    ——我們甚至也可以說,除了一些雖然是女性卻非女人的女人外,根本沒有女人會
闖進去。
    敢闖進這種男人禁地的女人,當然要有一點勇氣。
    對一個女人認得兩個男人這件事來說,這當然是一個很奇特很刺激的開始。
    可是他們認識之後共同經歷的事,卻更玄奇刺激得多。
    他們曾經躺在棺材裡,在大海上漂流夕也會在暗無天日的地獄中等死。
    他們曾經用魚網從大海中撈起好幾條美人魚,——會殺人的美人魚。
    他們甚至遇到過終生不見光明的蝙蝠人。
    他們曾經同生死,共患難。
    他們都是好朋友。
    胡鐵花和金靈芝的交情更不同,也許就固為這緣故,所以楚留香就和金靈芝比較疏
遠一點。
    不幸的是,金靈芝後來死了。
    死人是沒有感情的。
    ——死人已經死了,什麼都死了,生命軀體血肉思想都已經死得乾乾淨淨,怎麼還
會有感情。
    可是,還是有感情的。
    死人對活人雖然已經沒有感情,活人對死人還是有感情的。
    這是不是也是人類最大的悲哀之一。
    ——這個宴會的主人是誰?
    一張非常特別的臉,非常瘦,輪廓非常突出,顴骨非常高,使得臉上看起來好像有
兩個洞一樣——在顴骨陰影下深陷下去的那一部分,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洞。
    一張非常大的嘴,不笑的時候,好像很堅毅,而且很凶,笑起來的時候卻像是個菱
角,甚至是個元寶。
    一雙非常大的眼,眼睛清澈而銳利,可是往往又會在一瞬間有一種非常仁慈而可愛
的表情出現,就好像剛剛吹過將溶的冰河那種春風一樣。
    一個非常大的骨架,手長,腳長,頭大,肩寬,就好像一個上古人類的標本。
    ——這個人多麼奇怪。
    蘇蘇見過男人,見過男人無數,可是這麼奇怪的男人,她還沒見過。
    最奇怪的一點是,這個男人不但比她見過的所以男人都奇怪,而且比她見過的所有
男人都有錢,這一點也是她可以確定的。
    ——如果連蘇蘇這麼樣一個女人部不能確定一個男人是不是有錢,那才真的是怪事
了。
    從九歲的時候,蘇蘇就已經被訓練成一個鑒定各種金銀珠寶珍貴飾物的專家。
    ——至於書畫古玩的鑒定,那當然比較困難,那要等到她十七歲以後才行。
    據蘇蘇的初步估計,這個人身上穿的一套衣服和衣服上飾物的價值是——
    ——三萬八千個人從出生到死亡間這一生中所有的耗費,而且這三萬八千人所過的
生活還是極富裕的生活,吃的是雞鴨魚肉,穿的是綾羅綢緞,身邊的是嬌妻美妾。
    ——這當然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可是你有沒有聽說過一個故事,用一顆寶石換一
個國土的故事。
    生命中本來就有很多事的價值是無法估計的,還有很多事甚至無價。
    ———個人一件物的價值的認定,最主要還是在你的心裡,一個卑賤的妓女,在你
心裡的價值也許會勝過聖女無數。
    可是蘇蘇對這個人衣飾的估價卻是完全客觀的,而且絕對精確,甚至比一個最賺錢
的當鋪裡最精明的朝奉還精確。「蘇蘇從來沒有見到過這麼樣一個人,也沒有想像到個
世界上有一個人穿著這麼樣一套華貴的衣服在她面前出現。
    她甚至有點心動了。
    ——一個女人,看見如此華貴的衣飾珠寶如果還能不動心,這個女人一定不是真女
人。
    「不是真女人是什麼意思?」
    「如果她不是假的,就是死的。」
    蘇蘇是個非常聰明的女人,而且學得很多,學得很勤。有時候甚至學得很苦。
    事實上,大多數時候她學得很苦,甚至不惜犧牲一切去學,甚至犧牲一個女人一生
中最珍惜的一些事物。
    ——沒有人知道她學成後是快樂還是痛苦?連她自己也不知道。
    可是她知道她是成功的,武林中能夠獨創一格而且能夠橫行一時的武功,如果有一
百種,她就算沒學會,至少也可以認出它的來路家數。
    武林中如果有一百個頂尖人物,她至少也可以認得出其中九十九個。
    那個藍衫人她是認得的。
    ———看見這個人,她心裡就會覺得有桿槍。槍尖在心。心如火。
    ——不是這種可以燒及人的火,而是一種暖暖的、溫溫的火,就好像晚來天欲雪,
紅泥小火爐裡的那種火一樣。
    ——就好像有好朋友在將雪的寒夜要來飲小火爐上的新皚酒時的那種心情一樣。
    ——就好像初戀而失戀,再一次有了戀情時那種心情一樣。
    快要死。是什麼滋味?
    蘇蘇甚至還認得那位老太太,
    一場盛宴正在杯觥交錯中進行著。
    在這樣的場合,這樣的氣氛中,任何人都會感到十分盡興。蘇蘇似乎也感染了他們
偷悅的心情。
    看到藍衫人,蘇蘇的心裡微微有些震撼,看到老太太呢?她的心情又是如何?
    ——江湖中有誰不知道江南的萬福萬壽園?江南人都知道,在這座名園裡面有三多。
    花最多。
    江南的花,彷彿都彙集到這裡來了,不分種類,不分季節,就算是冬天,春天的花
也會來。
    人最多,尤其是名人。
    江湖中的名人彷彿都已彙集到此處,沒有到過萬福萬壽園的人,就算有名也有限。
    如果說江南的江湖名人有一百個,那麼這卜家族至少也佔了四十九。
    財產最多。
    金氏家族的財產是無法估計的。
    ——田產、地產、事業、店捕,其中甚至是包括棺材鋪,一個人生死之間所有一切
的供求需要,他們都有。
    可是這還不算。
    他們的家族裡,最值得炫耀的一件事,是所有人類最不需要但卻最艷羨的一
    珠寶。
    這個世界的人,有誰不喜歡珠寶?
    ——珠寶、瑪瑙、翡翠、碧玉、祖母綠、貓兒眼、金剛鑽,誰不喜歡?就算男人中
有一些不喜歡的,女人呢?
    ——不喜歡珠寶的女人,大概比不喜歡男人的女人更少。
    金氏家族裡的珠寶,大概可以讓這個世界上大多數女孩子都出賣自己。
    這位老太太就是萬福萬壽園的最近一代女主人,可能也就是金氏家族最後一代的女
暴君了。
    ——暴君在這個世界上,已經越來越少。
    那個臉上有兩個洞,心裡卻好像有幾千幾百個洞的人是誰呢?
    蘇蘇站起來了。從一張很舒服很舒服的軟榻上站起來了。
    她站起來的姿態很優美,因為她很小就受過極嚴格的訓練,已經懂得一個女人要用
什麼方法才能取悅男人。
    ——一個不懂得取悅男人的女人,就不會是一個成功的女人,有時候甚至不能算做
一個女人。
    蘇蘇站起來的時候,用那麼優美的姿態站起來的時候,別人居然全部都沒有注意到
她。
    每一個人好像都有他自己的事要做,而且一定要做,就算在這個世界上最了不得的
事發生他們身邊,他們也不會去看,不敢去看。
    ——當然也有人是不屑去看。
    只有一個人例外。
    蘇蘇站起來的時候,那個藍衫人幾乎也在那同一剎那間站了起來。
    他的態度是非常溫柔的,他的風度也是非常溫柔的,可是在溫柔中,卻又帶著一種
非常奇怪的態度。
    一種「死」的態度。
    ——那麼沉靜,那麼溫柔,那麼冷淡,可是心靈中卻好像有一把永遠不會熄滅的火。
    這個人是誰,誰有這種魁力?
    蘇蘇知道這個人是誰,卻只是不敢確定,所以這個人向他走過來的時候,她也走過
去,用一種連她自己想起來都很嬌怯的聲音問他:「你是不是楚留香?」
    是的。絕對是的。
    ——這個人當然就是楚留香,除了楚留香之外,還有誰有這個魅力?
    一種接近死的魅力。
    ——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事比「死」更有魅力?
    一一這個世界上,除了「死」之外,還有什麼事能讓人去自殺?——生命如此可貴,
要讓人去自殺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如果「死」裡沒有一種魅力,怎麼能讓人去死?
    死的魅力,是不是一種忘記?是的。
    ——忘記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除了「死」之外,還有什麼事能讓人完全忘記。
    ——不但是忘記,而且是沒有了,什麼都沒有了。生命也沒有了,死了也沒有了,
快樂也沒有了,痛苦也沒有了。
    ——這是一種多麼痛快的解脫,多麼徹底。
    楚留香。
    ——楚留香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一個人要經過多少掙扎多少磨練多少經歷,還要再
加上多少運氣才能做一個楚留香這樣的人。
    老天,蘇蘇忽然覺得全身都軟了。
    「你真的就是那個楚留香?」蘇蘇問他。
    其實她當然相信他就是「那個」楚留香,卻還是忍不住要問,因為這簡直是件令人
無法相信的奇跡。
    ——真的能親眼看見楚留香,多少神奇,多麼令人無法思議。
    這個藍衫人笑了,然後又用一種非常文雅而又非常奇特的方式摸了摸他的鼻子。
    他真的喜歡摸鼻子,他真的是。
    「是的,我真的就是楚留香。」他說:「我相信楚留香好像只有我一個。」
    那位老太太忽然也笑了笑:「像他這種人如果大多,就不好玩了。」
    那個眼冷如刀的獨臂人居然也插口:
    「這個世界上如果沒有像他這樣的人,也不好玩了。」
    那個臉上有兩個洞的人,居然只笑笑,居然沒有開口。
    ——這實在是件無法想像的事,如果你知道他是誰,你才會知道這件事有多麼奇怪。
    這個藍衫人當然就是「那個」楚留香了,可是那個楚留香不是已經死了麼?在傳說
中,楚留香好像也不是這麼樣一個人。
    傳說中的楚留香,好像要比較年輕一點。比較活潑一點,這個楚留香好像太成熟了
一點,也好像太穩重了一點。
    所以蘇蘇忍不住又問:「天下人都知道楚留香已經死了,如果你是楚留香,你怎麼
還沒有死?」
    「我本來是要死的,而且已經決定要死了。」這個藍衫人說:「只可惜我暫時還死
不了。」
    「為什麼?」蘇蘇問。
    「因為你。」藍衫人看著她,輕輕歎息,「最少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你,所以我才
死不了。」
    「因為我?」
    蘇蘇的樣子看起來好像很驚訝,又好像有一點兒故做涼訝。
    「你死不了是因為我?」她問楚留香,「還是你因為我而不想死?」
    這個小女孩子,居然好像有一點是想要調戲楚留香的意思。
    ——這種方法常常是女孩子掩飾自己錯誤的最好方法之一。
    幸好楚留香被這樣的女孩子用這種方法調戲已經不知道有多少次了,如果楚留香不
能應付這一類的事,那麼楚留香到現在最少已經死過一萬八千次。而且都是死在女孩子
的懷裡。
    老大大在笑了,那個臉上有兩個洞的人也在笑了,甚至連那個眼有殺機的人眼中都
在笑了。
    他們笑,只因為他們都認為這麼樣一個小女孩居然也要用這種方法對付楚留香,真
是一件很好笑的事,真是好笑極了。
    ——到了這一刻,甚至連蘇蘇自己都覺得自己很可笑。
    楚留香用一種很溫和的眼光皇著她,眼中也有笑意。
    ——就算他明知是個要傷害他的人,他的眼中一樣有笑意,因為他對這個世界上的
人和事已經看得大多了。
    一個人要傷害另一個人,也許並不是他們自己的錯,而是種「無可奈何」。
    ——無可奈何,多麼辛酸,多麼慘痛,多麼不幸。
    楚留香只告訴自以為已經聰明得可以騙過楚留香的女孩。
    「我知道有一個人,一個非常神泌,非常有力量的人,組織了一千…非常可怕的組
織。」他說,「這個組織唯一的目的,就是要查證我是不是已經死了。」
    他又在摸他那個有名的鼻子:「這件事當然是很不容易做到的。」他笑:「我的行
蹤在我十二三歲的時候就很難查得到。」
    那個臉上有兩個洞的人忽然插口:「這一點我可以證明。」
    這個人究竟是誰?為什麼可說這種話,他怎麼會知道楚留香的少年的事,而且可以
證明?
    在這個世界上,可以說這種話的也許只有一個人一胡鐵花。
    可是這個臉上有兩個洞的人,當然不會是那個胡鐵花。
    ——這個人如此華貴,如此沉靜,怎麼會是那個胡鐵花?
    蘇蘇實在忍不住了。
    他知道楚留香有許多秘密要告訴她,可是在這一瞬間,她實在忍不住要間:「這個
人是誰?」
    楚留香笑道:「這個人是誰,其實你應該知道的,可是你又不敢相信。」
    他說:「非但你不敢相信,天下江湖,恐怕也沒有人敢相信。」楚留香說:「我可
以保證,天下江湖,淮也不會相信這個人就是胡鐵花,更沒有人會相信胡鐵花變成這麼
樣一個人。」
    蘇蘇怔住了,怔怔的看著眼前這個人。
    ——如此沉靜,如此華貴,如此消瘦,而且居然如此安靜。
    這個人和傳說中那個胡鐵花好像是完全不一樣的,傳說中的胡鐵花,好像只不過是
一隻醉貓而已。
    可是胡鐵花如果真的只不過是一隻醉貓,他就不是胡鐵花,也不會是楚留香最好的
朋友。
    ——一這一點大家一定要明白的。
    胡鐵花不但是楚留香最好的朋友,也是最老的朋友。
    他喜歡找楚留香拼酒,喜歡學楚留香摸鼻子,只因為他喜歡楚留香。並不是因為他
呆。
    他喜歡的女人,都不喜歡他,喜歡他的女人,他都不喜歡,也不是因為他呆。
    呆,只不過是他故意製造出的一種姿態,一種形態而已。
    ——別人都不提防他,只提防楚留香,你說這種形態對楚留香多麼有益?這麼可愛
的朋友,你到哪裡去找去?
    蘇蘇又快要暈倒了。
    她看著這個臉上有兩個洞的人,用一種快要沒有聲音的聲音問:「你真的就是那個
胡鐵花?」
    「好像是的,」這人的笑容居然也很溫和:「胡鐵花好像也只有一個。」
    「你……」蘇蘇問:「你怎麼會變成這樣子的。」
    「我變成了什麼樣子?」他反問:「我現在的樣子有什麼奇怪?」
    蘇蘇又看著他怔了半天。
    「別的事我不知道,只有一件事我一定要問。」
    「什麼事。」
    「江湖中人都知道,胡鐵花是個天生的窮鬼,可是現在你卻好像有錢得要命。」
    胡鐵花笑了。
    在他開始笑的時候,是個沉靜而華貴的人,但是在一剎那間忽然起了一種無法形容
的改變。
    這種改變甚至是無法形容的。
    「老婆要偷人,天要下雨,人要發財,都是沒法子的事。」
    這句話說出來,已經是胡鐵花的口氣了。
    「我本來是打死都不想發財的。」這個臉上有兩個洞的人說,「可是那時候每個人
部說楚留香已經死了,說得連我都不能不相信。」
    他說:「如果這個老臭蟲真的死了,我怎麼能不發財!」
    「老臭蟲?」蘇蘇問,「難道你說楚香帥是個老臭蟲?」
    ——這一點蘇蘇當然是不明白的,別人都稱「香帥」,胡鐵花卻偏偏要叫「老臭
蟲」,因為他們之間的感情是和任何人都不一樣的,有時候甚至比真正的兄弟更親密,
這個外號由來已久。
    「他不是老臭蟲誰是老臭蟲?」胡鐵花說:「只不過除了我之外,叫他老臭蟲的人
好像並沒有幾個。」
    楚留香又開始在摸鼻子了,老太大又在笑,蘇蘇已經知道這個人就是胡鐵花。
    所以她更要問:「老臭蟲如果死了,你為什麼一定要發財?」
    「因為老臭蟲死了,我就要花兒,而且非花錢不可。」
    「為什麼?」
    「因為報仇是件非常花錢的事。」胡鐵花說:「替別人報仇,也許只不過只要拚命
就行了,可是要替楚留香報仇,就一定要花錢了。」
    他一定要解釋:
    「你想想,這個老臭蟲是個什麼樣的人,要什麼樣的人才能殺死他,要用什麼法子
才能殺死他,這其中要動員多少人,要有一個多情密的計劃?」胡鐵花說:「最重要的
一點是,殺了楚留香這麼一個人之後,要用多大的力量才能隱藏住這個秘密?」
    在這種情況下,無論誰都應該可以想像得到,致楚留香於死的人,絕不是一個人,
而是一個極龐大精密的組織。
    「我不但不是別人想像中那麼樣一個醉貓,而且比別人想像中要聰明十七八倍。」
胡鐵花道:「這一點我當然想像得到。」
    ——這一點大家都承認。
    「要對付這樣一個龐大的組織,當然絕不是一個人的力量所能做得到的。」胡鐵花
說,「就連我這樣的天才,也做不到的。」
    大家都笑了。
    這個安詳沉靜,臉上已經有兩個洞的胡鐵花,還一樣是胡鐵花,說起話來,還是改
不了以前那種腔調?
    ——他是改不了?還是故意不改呢?
    「要對付這麼樣一個組織,最少要有三個條件。」胡鐵花說:「第一,是要有朋友,
第二,是要有錢,第三,還是要有錢。」
    他說:「朋友我一向是有的,而且都是好朋友,可是錢呢?」
    「所以你就一定要去賺錢。」
    「是的。」
    「看樣子,你好像也真的賺到了不少錢。」
    「豈只不少,而且很多。」
    「你想賺錢的時候,就能賺到很多錢?」
    「看情況好像就是這樣子的。」
    「賺錢真是這麼容易的事?」
    胡鐵花說:「賺錢當然不容易,如果有人賺錢容易,那個人一定是烏龜。」他說,
「可是像我這樣的天才,情況就不同了。」
    情況當然是不同的。有的人賺錢如探囊取物,有的人賺錢如烏龜跑步,有時候賺錢
就好像下雨一樣,你還沒有準備好,一個個大黃金元寶就從天上「嘩啦嘩啦」的掉了下
來。
    「我賺錢就是這樣子的。」胡鐵花說:「有時候我想少賺一點都不行。」
    他歎了口氣:「錢這種東西,就好像女人一樣,你追她的時候,她板起臉不理你,
你要推她的時候,推也推不了。」
    蘇蘇很想裝作聽不見,老太太卻笑著說:「這真是他的經驗之談,女人有時候真是
這樣子的,只不過一定要等活到我這麼大年紀的時候才會承認。」
    「這不是我的經驗之談,」胡鐵花趕快解釋,「這是老臭蟲告訴我的。」
    蘇蘇忽然發現這些人都有一種別人永遠學不到的優點。
    這些人都輕鬆得很,無論在任何情況下,不管情況多麼嚴重,他們都能夠找機會放
松自己。
    這也就是他們能活到現在的原因,而且活得比大多數人都好得多。
    ——這或許也就是胡鐵花能發財的原因。
    那個獨臂人,一直安安靜靜的坐在那裡,世上好像已經沒有什麼亭能讓他移動半分。
    這個人是誰呢?
    ------------------
  書劍小築:http://tongwei.yeah.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