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蘭花(第三部)
第一章 要命的人

    楚留香已經死了,江湖中都知道他已經是個死人。
    在一個邊荒小鎮上,經過了很多曲折詭秘的過程之後,正在進行的一場生死之之戰,
和一個已經死了多時的楚圖香有什麼關係?
    就算楚留香是千百年來江湖中最有名的名人之一,可是名人女如果已經死了十幾個
月,也只不過是個死人而已。
    兩個人死了,一個有名,一個無名,可是在別人看來,都是一樣的。
    都一樣只不過是一個死人,一具屍體。
    在一件極詭秘複雜的行動中,一個死人是絕不會造成太大的作用的。
    楚留香死了,也只不過是個死人而已,跟別的死人也沒有什麼不同。
    這一次行動的原固,為什麼會是他?、燈火忽然又亮起,點亮了這條長街。
    就在剛才那片刻間,這條長街上已不知發生了多少必將流傳江湖的搏擊刺殺拚鬥,
也不知有多少曾經叱吒一方的武林高手,在這裡流血至盡而死。
    可是長街依舊。
    ——因為長街沒有生命,也沒有感情,所以長街依舊冷寂。
    什麼人都看不見了,活人不見,死人也不見,甚至連屍體和血跡都看不見。
    如果那時你也在那條長街上,除了那一家家彷彿已就成鬼屋的店舖,和那一盞盞也
好像帶著點森森鬼氣的燈火外,你只能看見三個人。
    一個面色蒼白、輪廓凸出,全身上下都好像帶著種上古貴族那種風姿和氣質的人。
    ——是慕容。
    他一直都安安靜靜的坐在那裡,瞬息問的黑暗,瞬息間的光亮、瞬息間的兇殺,瞬
息間的死亡,都好像跟他連一點關係都沒有。
    甚至連毀滅都好像跟他全無關係。
    這個人非但對他自己的生死存亡全不關心,對這個世界是否應該毀滅也全無意見。
    唯一關心的事,好像只不過是遠方一個虛無縹緲的影子。
    一個看來宛如蘭花般的影子。
    此刻正是午夜前後。
    另一個人穿一身直統長袍,以自布蒙面,可是看起來還是帶著種令人無法抗拒也無
法形容的魅力,就算把她藏在山間埋人土中也一樣,她這種魁力,就算千千萬萬里之外,
也一樣可以讓你牽腸掛肚。
    這種魅力是每一種成熟男人都可以感覺得到的,但卻偏偏沒有一個人能說得出來。
    第三個人就站在他們對面,就這麼樣隨隨便便的站著,可是無論任何人看見他,都
會覺得這個人是與眾不同的。
    這個人究竟有什麼不同呢?誰也說不出來,因為他根本就沒有什麼特別出眾的地方。
    他並不突出,可是看起來卻有一種懾人的成儀,他並不英俊,可是看來卻非常有吸
引力。他的肌肉雖然已漸鬆弛,可是看起來卻依然如少年般矯健靈活。
    因為他每一次出現時,都是經過精心設計的。
    他出現的地位,燈火照射到他身上的角度,他站立的姿勢和方位,他的髮型和服裝,
每一樣都由專家精心設計過。
    因為他是鐵大老闆。不但是老闆,而且是老大。
    鐵大老闆遠遠的看著慕容,慕容也在看著他。兩個人的神情居然全部很冷靜。
    燈光的陰影使得鐵大老闆臉上的輪廓變得和慕容同樣明顯突出。
    只不過他們還是有些地方不同的。
    ——慕容雖然坐著,可是看起來好像還是比鐵大老闆高得多。
    一有種人好像天生就是高高在上的!
    鐵大老闆無疑也有這種感覺,因為他已被激怒。也只有這種感覺,才能使他這種身
經百戰由低處爬起的江湖大豪激怒。
    可是就在他開始發怒的時候,他臉上反而有了笑容。
    ——你有沒有聽說過有些人在殺人時總是先笑一笑?
    慕容當然應該看得出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是個極不簡單的人,也應該看得出這個人笑
眼中的殺意和埋伏在四面的殺機。
    他自己帶來的人卻好像已經在剛才那一瞬間突然全部被黑暗吞沒。
    就算是從來不怕死的人,到了這種時候,也難免會緊張起來的,就算不害怕,也難
免會緊張。
    慕容卻好像是例外。
    鐵大老闆冷冷的看著他。忽然歎了口氣,而且是真的歎了口氣。
    「你不該來的。」他居然對慕容說:「雖然你是條好漢,可是你實在不該來的。」
    「為什麼?」
    「因為我要我的是上一代的慕容,不是你。」大老闆說,「何況你根本不是慕容家
的人。」
    ——慕容青城故去後,慕容無後,就將他們表親家的二少爺過繼到慕容家來,繼承
這一門的香火,當然,也接掌了江南慕容的門戶。
    這件事在江湖中已經不是秘密。
    「我調查過你,」鐵大老闆說,「我對你的瞭解,大概要比你想像中多得多。」
    「哦!」
    「你不但是條好漢,也是個人才,在少年時就曾經替慕容家策劃過很多件大事,成
績都不錯,所以慕容家這次才會選中你繼承他們的門戶。」大老闆說,「所以我才想不
通。」
    「什麼事想不通?」
    「我實在想不通這次你為什麼一定要來送死。」鐵大老闆說,「這一次你不但計劃
欠周密,行動更疏忽,簡直就像是故意來送死的。」
    慕容忽然笑了,此時此刻,誰也不明白他怎麼還能笑得出來。
    ——你知不知道有些人在明知必死之前也會笑的。
    多年後那位求知若渴的少年對當時那一戰所作的結論雖然荒謬,可是他的前輩長者
並沒有責備他,只不過問了他幾個很簡單的問題。
    ——在這裡,作為一個執筆記敘當年那一戰的人,必需要說明的是,因為那一戰非
但對江湖的影響很大,而且波及很廣,其計劃之精密、戰略之奇詭,更被江湖人推崇為
古今三大名戰之一。策劃這一戰的人,當然更是不出世的奇才。
    所以直到多年後,還有人討論爭辯不息。
    在那一天,長者對少年提出的第一個問題是:「你能研究引起這一戰的主要原因是
楚留香?」
    「是的。」
    「你為什麼能確定?」
    「因為誰也沒有看見楚留香是不是真的死了。」少年說,「他死的時候,沒有人在
場,他死後,也沒有人見他的屍體。」
    「神龍不死,不見其尾,神龍如死,首亦不見。」長者說,「連麝象之蜀,死前還
要去找一個隱秘之地讓自己死後不被打擾,何況香帥。」
    「是的,這道理我也明白。」少年說,「有些人的確就像是香帥一樣,其生,見首
而不見其尾。其死,鴻飛於九天之外。」
    「那麼你還有什麼問題?」
    「問題是,像這麼樣一個,怎麼會死得那麼容易?」少年說,「他死時,是不是真
的已經死了?他的死,是否只不過是一種手段而已?」
    他甚至還提醒他的長者:
    「古往今來,也不知有多少名俠、名將、名士部曾經有過這種情況,因為他們都大
有名了。」
    ——一個人如果大有名了,就難免會有很多不必要的煩惱,如果他要完全擺脫這種
煩惱,最徹底的一種方法就是「死」。
    「問題是,他是真死?還是假死?」
    長者歎息。這道理他當然也明白,也許比這個世界上大多數人都明白得多。
    他臉上每條皺紋,都是生命的痕跡,有些雖然是被刀鋒刻劃出來的,卻還是不及被
辛酸血淚慘痛經驗劃出的深邃。
    「如果你的理論可以成立,那麼一個像楚留香這樣的人,得到了這樣一個機會,可
以悠悠閒閒的度過他這一生,做一些他本來想做而沒有去做的事,從容適意,再無困
擾。」長者歎息,歎息聲中充滿了羨慕:「一個人如果這麼樣的『死』了,還有什麼事
能讓他復活?」
    「有的,」少年的回答還是很肯定,「遲早總是會有的。」
    「因為每個人一生中都會做一些他本來不願做的事,尤其是像楚香帥這樣的人。」
    「哦?」
    「有所不為,有所必為。」少年說,「每個人這一生中都在做千些他本未不願的事,
他的生命才有意思。」
    「這是誰說的?」「是你說的。」少年道,「咱從你對我說過一次之後,我從來都
沒一忘記,何況你已不知道對我說過多少次。」
    ——這也不是老生常談。這也是從不知道多少次痛苦經驗中所卜得到教訓。每說一
次,感覺都是不一樣的。
    說的人感覺不一樣,聽的人感覺也不一樣。
    長者苦笑,只有苦笑。
    只不過他還是要問,因為問話有時也是種教訓。
    因為你自己回答出的話,總是會比別人強迫要你記住的話更不易忘記。
    「如果楚香帥真的沒有死,正在過一種他久已嚮往的生活。」長者問少年,「那麼
你認為這世界上還有什麼事能迫他重返江湖?」哦們甚至可以去想像,「他」正乘著他
那艘輕捷舒適快速而華美的帆船在邀遊湖海,正在享受著甜兒的蜜意,蓉蓉的柔情,紅
袖的添香。
    現在他甚至很可能已經到了波斯,做了他們的王室的上賓,正斜倚在柔厚如雲絮般
的地毯上,淺吸著一杯用水晶夜光杯盛著的葡萄美酒,斜倚著蓉蓉的肩,輕吻著甜兒和
紅袖的手,欣賞著波斯舞孃肚皮上肌肉那種奇妙的韻津和顫動。
    ——在這種情況下,還有什麼可能令人重返江湖間的兇殺恩怨腥鳳血雨中?
    「有的。」少年說,「一定有的。」
    他說得更肯定:「每個人都必須為某些事付出代價,如果不去做那件事,他就不是
那個人了,也不配做那個人了。」
    「你說的是哪些事?」
    「朋友間永恆不變的友情和義氣,一種一言既出永無更改的信約,一種發自內心的
虧欠和負疚。」少年的表情嚴肅得已經接近沉痛,「還有一處兩情相悅生死不渝的愛
情。」
    ——這個少年忘了說一件事,他忘了說「親情」。
    血濃於水,親情永遠是人類感情中基礎最濃厚的一種,也是在所有倫理道德中最受
人推崇敬仰的一種。
    這個少年沒有提及這種偉大的感情,只不過是因為他根本不能瞭解這種感情的深厚
與偉大。
    因為他是個出生時就被安置在陰溝邊的孤兒。
    長者瞭解少年的感情,所以他只說:「我也有很多朋友是很重感情的,有的人重友
情,有的人重孝梯,有的人重情,有的人重義,」長者說,「他們情之所鐘之處,也就
是他們的弱點。」
    「是的。」少年說,「情之所鐘,雖然令金石為開,可以換句話說,別人只要有一
分之情,也一樣可以把他的心劈開成兩半。」
    「說得好。」長者出自真心,「你說得好。」
    「香帥之所以能夠成為香帥,就因為他有情,」少年說,「他有情,所以才能以真
心愛人,他以真心愛人,所以別人才會以真心愛他,就算在生死一發的決勝之戰中,他
往往也是憑這一份對生命的真情真愛才能摧毀對方的意志而反敗為勝。」
    ——這道理更難明白,可是長者也明白。
    一個沒有愛的人,怎麼會有信心,一個沒有信心的人,怎麼能勝?
    少年的聲音中也充滿信心:「如果要楚香帥復活,當然也只有用這一個『情』字去
打動他。」
    他凝視著長者:
    「一個人情之所鐘,就是他的弱點所在,可是如果有人問我香帥的情之所鐘在那裡?
我卻無法回答。」少年說,「因為他的情是無所不在的。」
    長者沉默。
    在這一瞬間,他的表情忽然也變得很嚴肅,不但嚴肅,而且還帶著種適度的尊敬。
    他忽然發現他面前這個年輕人已經長大了。
    「你的意思是說,江湖中有一部分對楚留香深為忌憚的人,一直都不相信他真的死
了,」長者歸納少年的意見,「為了要證實這一點,他們甚至不惜投下極大量的人力和
物力,組成一個極密的組織,來實行一個極周密的計劃。」
    「是的。」少年說,「我的意思就是這樣子的。」
    「要進行這個計劃,第一,當然是要找一個楚留香非救不可的人。將他置人險境。」
    「不錯。」
    「可是楚留香縱然未死,也己退出江湖,又怎能曾知道他有這麼樣一個至親好友在
險境?」
    長者自己口答了這個問題:「要確定楚留香一定會知道這件事,當然要先讓這件事
轟動江湖。」
    ——江甫慕容與鐵大老闆這一戰,雙方各率死士遠赴邊隆,使一鎮之人全都離家避
禍,這一戰在未戰之前就已轟動!
    「所以你認為這一次飛蛾行動,是完全符合這些條件的。」
    「是」。少年斷然道,「我相信絕對完全符合。」
    「可是我卻還有一點疑問。」
    「哦?」
    「江湖傳言,都說楚香帥之死,是被當年慕容世家的家長『青城公子』設計陷害
的。」
    ——慕容青城利用他絕色無雙的表妹林還玉,將楚香帥誘入一個萬劫不復的黑暗苦
難屈辱悲慘深淵,使得這位從來未敗的傳奇人物,除了死之外,別無選擇之途。
    這些話已經不僅是江湖人之間的傳言了,已經流傳成說評書先生們用來吸引顧客的
開場白。
    這故事,少年當然也知道的,所以長者問他:「慕容和香帥既然有這麼樣一段恩怨,
香帥為什麼要救這一代的慕容?」
    少年沉默著,過了很人才說:「香帥是個多情人,而且是屬於大眾的,是大眾心目
中的偶像,如果說他這一生中只有一個女人,那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合理的。」少年強
調,「如果說他一生中只有一個女人,至少我就會覺得他不配做楚留香。」
    他不回答長者的問題,卻先說了這段和他們討論的主題完全無關的話,長者居然也
平心靜氣的聽著他說下去。
    「這麼樣一個人情感也許比任何人都深。」少年淡淡的說,「這種人的情感,我能
瞭解。」
    長者看著他,眼中帶著感傷,也帶著微笑:「你最近瞭解的事好像越來越多了。」
    少年也笑了笑。笑中也有感傷。
    「我想每個人都是這樣子的,」少年幽然,「歲月匆匆,忽然而逝,得一,知心,
死亦無憾。」
    他說:「我想香帥一定也是這樣子的,所以他就算是因林還玉而死的,也毫無怨尤,
何況林還玉在他失蹤後不久,也香消玉殞了。」
    他說得淡如秋水,實情卻濃如春蜜。
    ———個被人利用的絕色少女,被她的恩人逼迫而去做一件她本來不願做的事,當
然知道她心目中唯一的情人與英雄已經因為她做的這件事而走上死路,她怎麼還能活得
下去!
    這不是個充滿了幻想的浪漫故事,也不是說給那些多愁善感的少男少女們聽的。
    這是江湖人的事。
    ——江湖人是一種什麼樣的人呢?
    在某一方面來說,他們也許根本不能算是一種人,因為他們的思想和行為都是和別
人不同的。
    他們的身世如飄雲,就像是風中的落葉,水中的浮萍,什麼都抓不住,什麼都沒有,
連根都沒有。
    他們有的只是一腔血。很熱的血。
    他們輕生死,重義氣,為了一句話,什麼事他們都做得出。
    在他們心目中,有關「楚留香之死」這件事,絕不是一個浪漫的故事,而是一件可
以改變很多人命運的陰謀。甚至可以改變歷史的陰謀。
    對江湖人來說,這件事給他們的感覺絕不是那麼哀淒悲傷的浪漫,而是一種無法描
述的沉痛,就好像鞭子鞭苔在心裡那種感覺一樣。
    ——沒有一天是安靜的,沒有一天可以過自己想過的日子。
    沒有一天可以讓你跟一個你所愛的人過一天安寧平靜日子,也沒有一天可以讓你做
一件你想做的事。
    ——然後呢?
    然後就是死。
    ——如果你運氣好,你就會到達高峰,到了那時,每個人都想要你死,不擇一切手
段想要你死,用盡千方百計想將你置之於死地。
    ——如果你運氣不好,你時就已經是個死人。
    連楚留香都不能例外,何況別人?
    於是江湖人開始傷心了,甚至是豪爽開朗的江湖人都難免傷心了。
    甚至連楚留香的仇敵都難免為他傷心,把林還玉看成一個蛇蠍般的女人。
    只有楚留香自己是例外。
    因為他們不但相愛,而且互相瞭解,所以林還玉臨死前也說:「如果他還活著,一
定會原諒我的,不管我對他做過什麼事,他都會原諒我的,因為他一定加道我對他的感
情。」她說,「就是什麼事都是假的,我對他的感情絕不假。」
    她說的話也不假。
    ——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比死更真實的事?
    「香帥一定要救慕容,只因為這一代的慕容,是從林家過繼來的。」少年說,「林
家和慕容是姑表親,這一代的慕容就是林還玉的嫡親兄弟。」
    有一夜,在月圓前後,是暮春時節,在遠山中一個小木屋裡。
    有兩個人,兩個人之間什麼都沒有了,只剩下一片淡得化不開的柔情。
    就在那一天,楚留香曾經告訴她,願意為她做一切事。
    她只要他做一件。
    ——她要他照顧她的弟弟。
    「他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咱勺親人,我希望你能善待他,只要你活著,你就不能
讓他受到別人的侮辱欺凌。」她說,「你只要答應我這件事,我無論死活都感激你。」
    楚留香答應了她。
    有了這句話,楚留香如果還活著,怎麼會讓他死在別人手裡?
    「置之死地而後生,用這句話來形容這件事,雖然有些不妥,卻也別有深意。」長
者歎息,「在這種情況下,香帥好像只有復活了。」
    「應該是的。」
    「那麼這個計劃無疑是成功的。」長者問。
    「縱然成功,也為後世所不齒。」
    「為什麼?」
    「固為它太殘酷。」
    「殘酷?」長者說,「兵家爭勝,無所不用其極,你幾時見過戰場上有不殘酷的
人?」
    「我的意思不是這樣子的!」
    少年沉吟:「我的意思是說,這個計劃不但殘暴,而且完全喪失了人性!」
    他又強調補充:「表面上看來,這個計劃好像是非常理智而文雅的,其實卻殘忍無
比,只有完全滅絕了人性的人,才能做得出這種事。」
    他一連用了殘酷、殘暴、殘忍三個名詞來形容這件事,連嘴唇都已因憤怒而發白。
    「這個計劃中最可怕的一點,所有在這次計劃中喪生的人,全都是無辜的,而且完
全不知內情。」少年說:「他們本來是為了一點江湖人的義氣去做一次名譽之戰,雖死
不借,如果他們知道他們只不過是一批被利用的工具而已,我相信他們一定死不瞑目。」
    少年很沉痛的接著說:「在江湖人心目中,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
    「我明白,」長者的聲音也很沉重,「尤其是『明察秋毫』柳先生,他的死,實在
令人痛心。」
    ——柳先生當然要死,如果他不死,如果他破了絲網,這次的飛蛾行勸,豈非要功
敗垂成。
    但是這次行動,既然名為「飛蛾行動,」那麼結果就是早已命定了的。
    撲火的飛蛾,只有死。柳先生是飛蛾,所以柳先生當然也只有死。
    死了的人不知道內情,當然更不會告訴別人攻擊行動始未,所以這個事件,其後的
發展,只有落到那個還沒有死的人身上。他,其實也就是整個事件的策劃者。
    ——天下有什麼比這個事件更難以讓人理解?因為行動如果成功了,反而對他來說,
是絕對的失敗;行動失敗,對他來說,才是成功了,徹底失敗是完全成功,死亡竟成了
他最大的勝利。
    「在這次事件中,還有兩個非常重要的人,我們好像一直都忘記了。」少年說。
    他說的當然就是那兩個穿自布長袍,以自中蒙面,一直跟隨在慕容身邊的少女。
    「尤其是小蘇。」
    ——小蘇就是蘇蘇,姓蘇,名字叫蘇,就是陪柳先生去突破絲網的人。也就是要柳
先生命的人。
    「她是一步暗棋。」
    少年自己為自己解釋:「慕容當然很瞭解柳明秋,所以先把她們兩個人安排在身邊,
因為他確信柳明秋一定可以看得出她們的潛力。」
    「這只不過是慕容把她們置身邊的一部份理由而已。」
    「不管怎樣,柳先生在突襲絲網時,果然選中了蘇蘇作他的搭檔。」少年說:「因
為柳先生雖然明察秋毫,可是再也想不到慕容身邊最親近的人,會是致他命的殺手。」
    「就因為想不到,所以小蘇才能置他於死。」
    「是的。」
    「像柳明秋這樣的人,本來根本不會有『想不到』這種情況,因為他根本不會相信
任何人。」
    「因為無論要任何一個老江湖心目中都絕不會想到這麼樣一個計劃周密的行動,它
的目的竟是求敗,而非求勝。」
    少年歎息:「這一次行動,的確可以說改寫了江湖歷史。」
    可是無論在任何一種情況下,要刺殺柳明秋這麼樣一個人還是很困難的,蘇蘇這個
人本身當然還是有她的條件。
    ——刺殺高手,必需的條件就是速度和機會。一定要能在一剎那間把握住那稍縱即
逝的機會。
    這兩點都需要有嚴格的訓練。一種只有非常職業化的殺手才能接受到嚴格的訓練。
    「一個像蘇蘇那麼樣年輕的女孩子,會是這麼樣一個人嗎?」
    「應該是的,」長者回答,「要訓練一個能在瞬息間致人於死的殺手,一定要在他
幼年時就開始,有時甚至在他還未出生前就已開始。」
    「那麼我又有一點想不通了。」「哪一點。」
    「一個經過如此嚴格訓練的殺手,怎麼會在她達到任務後就忽然消失?」
    「她沒有消失,只不過暫時脫離了那次行動而已。」
    長者說:「你有沒有聽說過有關她的事?」
    「我聽說過。」少年回答,「聽說她在一得手後,就忽然暈了過去。」
    「是的。」
    「一個久經訓練的殺手,已經應該有非常堅韌的意志,怎麼會忽然暈過去?」
    「因為她忽然看見了一張臉,」長者說:「她做夢也沒有想到過她活著的時候會看
到這張臉,更沒有想到這張臉會在那一瞬間忽然在她面前出現。」
    ——這張臉是一張什麼樣的臉?為什麼令她如此震懾?
    ——這張臉是誰的臉?是極醜陋?極怪異?極邪惡?還是極美俊,
    一張極美俊的臉,是不是常常會令人暈倒?一一個人不管是因為受到什麼樣的驚駭
而暈過去,總有醒來的時候,為什麼蘇蘇卻好像就在那一瞬間忽然消失了呢?
    現在她究竟是死是活?還是已經被那個人帶走?
    蘇蘇袖袖的身份無疑都很神秘,在這次行動中,所扮演的角色無疑都很重要。
    她們究竟是什麼身份,她們所扮演的,究竟是個什麼樣的角色?
    「還有一件奇怪的事。」
    「什麼事?」
    「如果說她們一直以自巾蒙面,是不願讓別人看出她們的真面目,這已經是不合理
的。」
    「為什麼?」
    「因為她們根本沒有在江湖中出現過,她們為什麼一直都要穿那種直統統的白巾衣
服?把自己的身材掩飾。」
    「這一點我懂。」
    「哦!」
    「她們這麼做,只為了慕容。」長者說,「因為她們的臉太美,身材更誘人,無論
對任何一個男人來說,都是種無法抗拒的誘惑。」少年說,「誘惑越大,越令人愉快。」
「可是我知道大多數男人都喜歡受到這種誘惑。」
    「是的,大多數男人都是這樣子的,我們甚至可以說,每個男人都是這樣子的。」
長者說:「可是慕容卻是例外。」
    「為什麼?」
    長者歎息:「因為他雖然驚才絕艷,是人中的龍鳳,只可惜……」
    這時秋月已圓,慕容仍然安坐在長街上,就好像坐在自己的庭園中與家人賞月一樣。
    鐵大老闆看著他,忽然頻頻歎息。
    「不管怎麼樣,你實是個有勇氣的人,像你這種人,江湖中已不多了。」慕容沉默。
    「何況你並不是慕容家的人,我與你之間,並沒有直接的仇恨。」鐵大老闆說:
「我也並不是一個喜歡殺人的人。」
    慕容忽然問:「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只不過是說,我並不一定要殺你。」鐵大老闆說:「我只要你給我一點
面子。」
    慕容也靜靜的盯著他看了很久,忽然輕輕的歎了口氣:「你難道不知道江南慕容是
從來不給人面子的。」
    「你難道真的想死?」
    慕容淡淡的說:「生又如何?死又何妨?」
    鐵大老闆忽然大笑,「只可惜死也並不是件容易事,我若偏不讓你死,你又能怎麼
樣?」
    慕容又歎息:「我不能怎麼樣,可是……」
    他沒有說完這句話:長街上彷彿有一陣很輕柔的涼風吹過,輕柔如春雨。
    可是風吹過時,長街兩旁的燈火忽然閃動起一陣奇異的火花。
    一種長細而柔弱的火花,看未竟有些像是在春夜幽幽開放的蘭花。
    燈火的顏色也變了,也彷彿變成了一種蘭花般清淡幽靜的白色。
    忽然間,這條長街上竟彷彿有千百朵燦爛的蘭花同時開放。
    鐵大老闆的臉色當然也變了,隨著燈火的問動,改變了好幾種顏色。
    然後他的身子就忽然開始痙攣收縮,就好像被一雙看不見的手扼住了咽喉。
    也就在這一瞬間,也不知道從哪裡飛躍出一個著紅衫的小孩,手握小刀,凌空躍來,
一手抓起他的發捨,割下頭顱,提頭就跑,快如鬼物,倏忽不見。
    鐵大老闆的身子還沒有完全倒下去,他的頭顱就已不見了。
    這時正是午夜。
    慕容知道真正的攻擊已經發動了,而且是絕對致命的,絕不留情,也絕不留命。
    他當然也知道發動這一次攻擊的是什麼人,只要他們一出手,雞犬不留,玉石俱焚,
不管對方是什麼人都一樣。
    就算是他們的父母妻子兄弟都一樣。
    為了達到目的,甚至連他們自己都可以犧牲。
    慕容深深瞭解,現在他的生死之間已在刀鋒邊緣。如果還沒有人來救他,剎那之間,
血濺七尺,他甚至可以親眼看到鮮血飛濺出去。
    是他自己的血,不是別人購,雖然同樣的鮮紅,在他自己的眼看來卻是一片死自。
    ——在這種情況下唯一能救他的那個人,會不會及時趕來救他?
    他沒有把握,無論誰都沒有把握。可是他確信,只要那個人還活著,就一定會出現
的。
    因為他欠他們一條命。
    ------------------
  書劍小築:http://tongwei.yeah.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