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戀傳奇
第十一章 情有所鍾

    楚留香慢慢退了出去。
    為了這刺客組織的首領,他已不知花了多少心血,也不知道追蹤了多久,現在他總
算心願得償。
    可是他心裡真的很高興麼?
    深秋晝短。暮色似已將來臨。
    秋風舞著黃柞。伶佰的桔核也陪著在秋風中顫動。
    楚留香自地上撿起了片落葉,怔怔的看了許久,又輕輕的放了下去看著它被秋風捲
起。
    他挺起胸,走了出去。
    楚留香一走出薛家莊的門,就已發現有個人遠遠躲在樹後,不時賊頭賊腦的往這邊
偷看一眼。
    他雖然只露出半隻眼睛,但楚留香也已認出他是誰……除了小禿子外,誰有這麼禿
的頭。
    小禿子見楚留香,眼睛就瞇了起來。楚留香卻好像根本沒有瞻見他,小禿子急得直
擦汗,直招手,楚留香還是不理。反而故意往另一邊走,小禿子閃閃縮縮在後面跟著,
也不敢出聲招呼。
    罷在別人家裡放完了火,心總是有些虛的,直等楚留香已走出很遠,小禿子才敢過
去,笑嘻嘻道:「你老人家著再不出來,可真要把我們急死了。」
    楚留香扳著臉。道,「我一點也不老,也用不著你們著急。」
    小禿子怔了怔,賠笑道:「楚香帥莫非在生我們兄弟的氣麼,難道是為了我們兄弟
不敢進去幫忙?」
    楚留香冷冷道:「幫忙倒不敢,只求你們以後莫要再認我這朋友就是了。」
    小禿子本來還在偷著笑,一聽完這句話,臉上的笑容忽然都疆在那裡了過了半晌,
才期期艾艾的問道:「為……為什麼?」
    楚留香道:「因為我雖然什麼樣的朋友都有,但殺人放火的朋友倒是沒有,小小年
紀就學會了殺人放火長大了那還得了。」
    小禿子著急道:「我……我從來也沒有殺過人哪。」
    楚留香道:「放火呢?」
    小禿子苦著臉道:「那……,那倒不是沒有只不過……」
    楚留香道:「只不過怎樣,只不過是為了我才放的火,是不是?」
    小禿子臉上直流汗,也不知是該點頭還是搖頭。
    楚留香道:「你為我放了火,我就該感激你,是不是?那麼你將來若再為我殺人,
我是不是更應該感激你?」
    小禿子急得幾乎已快哭了出來。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你放火燒的若是惡人的屋子,殺的若是惡人,雖然已經不
應該了,倒是情有可原,燒的若是好人的屋子,殺的若是好人,那麼你無論為了誰都不
行,無論什麼理由都講不通,你明白麼?」
    小禿子拚命點頭,眼淚已流了下來。
    楚留香臉色和緩下來,道:「你現在年紀還輕我一定要你明白『大文夫有所不為』
這七個字,那就是說,有些事你無論為了什麼理由,都絕不能做的。」
    小禿子「咕咯」一聲就跪了下來,一把眼淚,一把鼻滋哩聲道:「我明白了,下次
我再也不敢了,無論為了什麼原因,我都絕不做壞事,絕不殺人放火。」
    楚留香這才展顴一笑,道:「只要你記著今天的這句話,你不但是我的好朋友,還
是我的好兄弟。」
    他拉起了小禿子笑道:「你還要記著,男人眼淚要往肚子裡流。鼻涕卻萬萬不可吞
到肚子裡去。」
    小禿子忍不住笑了。他不笑還好一笑起來險些真的將鼻涕吞了下去趕緊用力吸,全
部鼻涕「呼喂」一聲就又縮了回去。
    楚留香出忍不住笑道:「想不到你還有這麼樣—手內功絕技。」
    小禿子紅著臉吃吃笑道:「小麻子也總想學我這一手,卻總是學不會鼻涕弄得滿臉
都是。」
    楚留香道:「他在哪裡?」
    小禿子道:「他陪著一個人在那邊等香帥。現在怕已等急死。」
    小麻子果然已急死了。但他陪著的那個人卻更急,連楚留香都未想到就是薛斌的書
童倚劍。
    倚劍一見了楚留香,就要拜倒。
    楚留香當然接往了他,笑問道:「你們本來就認識的?」
    小麻子搶著道:「我們要不認得他,今天說不定就慘了,若不是他放了我們一馬,
剛我們就未必能逃得了。」
    小禿子聽他又要說放火的事趕緊將他拉到一邊。
    倚劍恭聲道:「香帥的意思,小人已轉告給二公子。」
    楚留香道:「他的意思呢?」
    倚劍道:「二公子也已久幕香帥俠名,此刻只怕已在那邊屋中恭候香帥的大駕了。」
    楚留香笑了笑道:「很好,再須你去轉告薛二公子,請他稍候片刻,說我馬上就
到。」
    等倚劍走了,楚留香又沉吟了半晌,道:「我還有件事,要找你兩個做。」
    小麻子怕挨罵,低頭不敢過來,小禿子已挨過了罵,覺得自己好像比小麻子神氣多
了,搶著道:「莫說一件事,一百件事也沒關係。」
    「昨天晚上我去找的那對夫妻,你認得出麼?」
    小禿子道:「當然認得出。」
    楚留香道:「好,你現在就去找他們,將他們也帶到那邊獵屋去,就說我請他們去
的。」
    小禿子道:「沒問題」
    楚留香道:「但是你們到了那邊獵屋後,先在外面等著,最好莫要被人發現,等我
叫你們進去時再露面。」
    小禿子一面點頭,一面拉著小麻子就跑。
    楚留香仰面向天,長長伸個懶腰,隨喃道:「謝天謝地,所有的麻煩事,總算都要
過去……」
    楚留香並沒有費什麼功夫就將左輕侯穩住,又將那位也不知是真還是假的「左明珠」
姑娘帶出了擲杯山莊。
    這位「左姑娘」臉色還是蒼白得可怕,眼睛卻亮得很,這兩天她好像已養足了精神,
但走路還是慢吞吞的,跟在楚留香後面走了很久,才悠悠的道:「現在已經快到三天
了。」
    楚留香笑了笑,道:「我知道。」
    左姑娘道:「你答應過我,只要等三天,就讓我回家的。」
    楚留香道:「嗯。」
    左姑娘道:「那麼……那麼你現在就肯讓我回去?」
    楚留香道:「自然肯讓你走,只不過,你回到家以後你父母還認你麼?……要換了
我,是絕不會認一個陌生女孩子做自己的女兒的。」
    左姑娘咬著嘴唇,道:「可是……可是你已經答應過我,你就該替我去解釋。」
    楚留香道:「花金弓夫人會相信我的話?」
    左姑娘道:「江湖中誰不知楚香帥一諾千金?只要香帥說出來的話,就算你的仇人,
也絕不會不相信的。」
    楚留香沉默了半晌,忽又回頭一笑,道:「你放心,我總讓你如願就是,只不過什
麼事都要慢慢來,不能著急,一著急,我的章法就亂。
    左姑娘垂下了頭,又走了半晌前面已到了那小樹林,遠遠望去,已可隱約見到那棟
小木屋,她忽然停下腳步,道:「你—……你既不想送我回去團聚,又要帶我到哪裡
去?」
    楚留香道:「你瞧見那邊的木屋了麼?」
    左姑娘臉色更蒼白勉強點了點頭。
    楚留香道:「我走累了,我們先到那屋子去坐坐。」
    左妨娘道:「我……我……我不想去。」
    她雖然勉強控制著自己,但嘴唇還是有些發科。
    楚留香笑道:「那屋子裡又沒有鬼,你怕什麼,何況,你已死過一次,就有鬼你也
不必害怕的。」
    左姑娘道:「我……我聽說過那屋子是薛家的。」
    楚留香笑道:「你若是左明珠自然不能到薛家的屋子去,但你又不是真的左明珠,
左明珠早已死了,你只不過是借了她的屍還魂而已,為什麼去不得?」
    他笑嘻嘻道:「何況,你既是薛二公子未過門的媳婦,遲早總是要到薛家去的。」
    左姑娘道:「可是……可是……」
    楚留香道:「我也沒關係,我是薛衣人的朋友。」
    左姑娘好像呆住了,呆了半晌,勉強低著頭跟楚留香走了過去,腳下就像是拖著千
斤鐵練似的。
    楚留香卻走得很輕快,他們剛走到那木屋門口,門就開了,一個很英俊的錦衣少年
走了出來,他臉上本來帶著笑,顯然是出來迎接楚留香的,但一瞧見這位「左姑娘」,
他的笑容就凍結了。
    左始娘雖然一直垂著頭但臉色也難看得狠。
    楚留香目光在兩人臉上一掃,笑道:「兩位原來早就認識了。」
    那少年和左姑娘立刻同時搶著道;「不認得……」
    楚留香笑道:「不認得?……哪也無妨,反正兩位遲早總是要認識的。」
    他含笑向那少年抱拳,道:「這位想必就是薛二公子了。」
    薛斌躬身垂旨道:「不敢,弟子正是薛斌,香帥的大名,弟子早已如雷貫耳,卻不
知香帥這次有何吩咐。」
    楚留香道「吩咐倒也不敢請先進去坐坐再說。」
    他反倒像個主人在門口含笑揖客,薛斌和左姑娘只有低著頭往裡走,就像脖子忽然
斷了,再也抬不起頭。
    倚劍立刻退了出來,退到門口,只聽楚留香低聲道;「等小禿子來了,叫他一個人
先進來。」
    只見左姑娘和薛斌一個站過左邊屋角,一個站在右邊屋角,兩人眼觀鼻,鼻觀心,
動也不動。
    楚留香笑道:「這地方實在不錯,就算是做新房,也做得過了。薛公子,你說是
麼?」
    薛斌哈哈道:「不敢……是……咳咳。」
    楚留香又在屋裡轉了幾個圈子,曼聲笑道:「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只是
約在此間,倒真不錯……」
    他忽然拉開門,小禿子正好走到門口。
    楚留香笑道:「你來得正好,這兩位不知你可認得麼?」
    小禿子眼睛一轉,立刻眉開眼笑,道:「怎麼不認得,這位公子和這位小姐都是大
方人,第一次見面就給了我幾兩銀子。」
    他話未說完,左姑娘和薛斌的臉色已變了。
    兩人搶著道:「我不認得他,一……這孩子認錯了人。」
    小禿子眨著眼笑道:「我絕不會認錯。叫化遇到大方人,那是永遠也忘不了的。」
    楚留香拍掌笑道:「如此說來,薛公予和左姑娘的確是早已認得的了。」
    左姑娘忽然大哭起來道:「我!……我不姓左,你們看錯了,我是施茵……我不認
得他」
    一面狂吼,一面就想衝出去。
    但是她立刻就發現真的「施曲」已站在門口。
    楚留香指著施茵,含笑道:「你認得她麼?」
    左明珠全身發抖額聲道:「我……我……」
    楚留香道:「你若是施茵,她又是誰呢?」
    左明珠呻吟一聲,突然暈了過去。
    葉盛蘭、施茵、和梁媽站在一邊。臉上的表記都很奇特,也不知是驚惶,是緊張,
還是歡喜。
    倚劍,小禿子和小麻嚴站在旁邊發呆,顯然還並不懂這是怎麼回事,心裡又是疑惑,
又覺好奇。
    左明珠倚在薛斌懷裡彷彿再也無力站立。
    他們本是「不認得」的,但左明珠一暈倒,薛斌就不顧一切,將她抱了起來,再也
不肯鬆手。
    大家的心情雖不同,友情也不同,每個人的眼睛卻都在望著楚留香,都在等著他說
話。
    楚留香將燈芯挑高了些,緩緩道:「我聽到過很多人談起『鬼』,但真的見過鬼的
人,卻連一個也沒有,我也聽過人說『借屍還魂』……」
    他笑了起來,接著道:「這種事本來也很難令人相信,但這次我卻幾乎相信了,因
為親眼見到左姑娘死,又親眼見到她復活的。」
    大家都在沉默著,等他說下去。
    楚留香道:「我也親眼見到施妨娘的屍身,甚至連她死時穿的衣服。都和左姑娘復
活時穿的一樣,這的確是『借屍還魂』,誰也不能不信。」
    小禿子眼睛都直了,忍不住道:「但現在施姑娘並沒有死,左姑娘又怎麼會說話的
呢,施姑娘既沒有死,她的屍身又怎麼回事?」
    楚留香笑道:「這件事的確很複雜,很奇怪,我本來也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我無意
中闖入這屋子,發現了火爐中的妝匣花粉。」
    小禿子道:「梳妝匣子和『借屍還魂』又有什麼關係?」
    楚留香道:「你若想聽這秘密,就快為我找一個人來,因為她和這件事也有很大的
關係,她一定也很想聽。」
    小禿子還未說話,粱媽忽然道:「香帥要找的可是那位石姑娘?」
    楚留香道:「不錯你也認得她?」
    梁媽蒼老的臉上居然也紅了紅道:「我已將她請來了,可是石姑娘定要先回去換衣
衫。才肯來見香帥。」
    楚劇香歎了口氣不說話了,因為他也無話可說。
    幸好石繡雲年紀還輕,年輕的女孩子修飾得總比較快些。女人修飾的時間,定和她
的年齡成正比的。
    石繡雲看到這麼多人,自然也很驚訝。
    小禿子比她更著急,已搶著問道:「梳妝匣子和這件事到底有什麼關係?」
    楚留香笑了笑,道:「火爐裡有梳妝匣,就表示必定有雙男女時常在這裡相會,我
本來以為是另外兩個人,但她們身上的香氣卻和這匣子裡的花粉不同。」
    他沒有說出薛紅紅和花金弓的名字,因為他從不願意傷害到別人,但這時左明珠的
臉己紅了。
    小禿子瞪了她一眼,忍不住又道:「你聽我一說一……」
    楚留香打斷了他的話,道:「我聽你一說就猜出其中有一人必是薛公子,但薛公子
的……的『朋友』是誰?我還是猜不出。」
    他的這「朋友」兩字倒也用得妙極,薛斌的臉也紅了。
    楚留香道;「我本來以為石大姑娘,直等我見到這位倚劍兄弟時,才知道我想錯
了。」
    倚劍垂下了頭,眼淚已快流出來。
    楚留香又道:「於是我更奇怪了,石大姑娘既然和薛公子全無關係。薛公子為何會
對她的病情那麼關心?又為何會對她的二叔那麼照顧?他甚至寧願被石繡雲的娘誤會,
也不願意辨自,反面想將錯就錯……所以我想這其中必定有絕大的隱秘,否則任何人都
不願意負這種冤名的。」
    石繡雲狠狠瞪了薛斌一眼,自己的臉也紅了。
    楚留香道:「我想這秘密必定和石大姑娘之死有關。所以就不惜挖墳棺,也要查明
究竟,誰知……」
    小禿子搶著道:「誰知石大姑娘也沒有死,棺材裡只不過是些磚頭而已。」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石大姑娘的確是死了。」
    楚留香道:「因為她的屍身己被人借走。」
    他不讓小禿子說話,已接道:「就因為薛公子要借她的屍身所以才那麼關心她的病
情,就因為封棺的人是她的二叔,所以薛公子才會對她的二叔那麼照顧。」
    小禿子搶著道:「可是……可是薛公子要借石大姑娘的死又有什麼用呢?」
    他實在越聽鼓勁了。
    楚留香道:「只因薛公予要用石大姑娘的體,來扮成施茵姑娘的體,讓別人都以為
施姑娘真的已死了。」
    他歎息接道:「石大姑娘身材、面容也許本來就有幾分和施姑娘相似,何況,人死
後面容有些改變,任何人也都不曾對死看得太仔細的,裝扮得雖然不太像,也必定可以
混過去,更何況梁媽也參預了這秘密。」
    粱媽的頭也低下來了。
    小禿子摸著禿頭,道:「可是……施姑娘又是為了什麼要裝死呢?」滔
    楚留香笑了笑,道:「施茵若是沒有死,左明珠又怎能扮得出『借屍還魂』的把
戲。」
    小禿子苦笑道:「我簡直越聽越糊塗了左姑娘好好一個人,為什麼要……」
    楚留香干預了他的話,道:「這件事看來的確很複雜,其實很簡單,因為這其中最
大的關鍵只不過是個『情』字。」
    他的目光自左明珠面上掃過,停留在薛斌面上,微笑接著道:「左明珠自幼就被許
配給了丁家的公子,這本是一切門當戶對的良緣,真可惜她偏偏遇見了薛斌,又偏偏對
他有了情意。」
    小禿子道:「但薛家和左家豈非本是生冤家活對頭麼?」
    楚留香道:「不錯。左明珠見到薛公子時,怕也知道自己是絕不該愛上他的只不過
『情』之字最是微妙,非但別人無法勉強就連自己也往往會控制不住,有時你雖然明知
自己不該愛上某個人,卻偏偏會不由自主的愛上他。」
    石繡雲忽然歎息了一聲,道:「我常聽說過一個人若墜人了情網往往就會變成瞎
子。」
    楚留香溫柔的瞧了她一眼,道:「有些人雖然本願變成瞎子,但世上卻還是有許多
人,許多人要令他的眼睛不得不睜開來。」
    他目光回到左明珠和薛斌身上,接著道:「左明珠和薛公子雖然相愛極深,但也知
道兩人是永無可能結合的,若是換了別的人,在這種情況下也許會雙雙自殺殉情的……」
    石繡雲茫然凝注著勉光,喃喃道:「這法子太笨了。」
    楚留香道:「這自然是弱者所為……」
    石繡雲忽然搶起頭,道:「若換了是我,我也許會……會私奔。」
    她鼓足了大勇氣,才說出這句話,話未說完臉已紅了。
    楚留香搖了搖頭,柔聲道:「私奔也不是好法子,因為他們明知左、薛兩家是世仇,
他們私奔了,兩家的仇恨也許會因此結得更深……」
    他微微一笑,接道:「何況,兩家的生死決鬥已近在眼前,他們私奔之後,若是知
道自己的父兄已被兩家對方所殺,又怎能於心無疚?」
    石繡雲潞然點了點頭,幽幽道:「不錯,私奔也不是好法子,並不能解決任何
事……」
    石繡雲道:「左明珠和薛公子非但不是弱者,也不是笨人,他們在無可奈何之中,
竟因出了一個最荒唐卻又是最奇妙的法子,那就是……」
    小禿子忍不住搶著道:「借屍還魂」
    他以讚許的目光瞧了左明珠一眼,接著道:「左明珠著真借了施茵的魂而復活。那
麼左明珠已變成了施茵,施茵本是薛斌未過門的妻子,固然應該嫁薛家。左爺既無法反
對,薛大俠也不能不接受。」
    小禿子道:「施舉人和花金弓呢?」
    楚留香笑了笑道:「花金弓本意只是想和薛大俠多拉攏層關係,見到明明已死了的
女兒又『復活』高興還來不及怎會反對呢?」ㄅ小禿子點頭笑道:「好極了。」
    楚留香道:「最妙的是,施茵『借』了左明珠的軀殼,左明珠又『借』了施茵的
『魂』,左明珠和施茵事實上已變成個人,這個人嫁給薛斌後,那麼左爺就變成了薛公
子的岳父大人,也就變成了薛大俠的兒女親家……」
    小禿子搶著道:「因為無論怎麼說,薛大俠的媳婦至少有一半是左莊主的女兒。兩
人心裡頭縱然不願意,可也沒法子不承認。」
    楚留香笑道:「正是如此,到那時兩人難免還有決鬥之心,只怕也狠不下心來了,
因為兩家的恨畢竟已很遙遠。」
    小禿子拍手笑道:「這法子真妙極了……」
    小麻子忽然道:「但也荒唐極了,若換了是我我一定不相信。」
    楚留香道:「不錯,所以他們的必須周密,行得起來更要做得天衣無縫,那麼別人
就算不信,也不能不信了。」
    他接著道:「要實行這計劃,第一,自然是要得到施茵的同意,要施茵肯裝死。」
    小禿子搶著道:「施姑娘自然不會反對的,因為她也另有心上人,本來就不肯嫁給
薛公子的。」
    楚留香含笑道:「正是如此,我聽說施姑娘所用花粉俱是一位葉公子自京城帶來的
時,已有了懷疑,那時我就在想,也許施姑娘是在詐死逃婚。」
    小禿子道:「所以就要我們去調查葉盛蘭這個人。」
    楚留香道:「不錯,等我見到他們兩位時,這件事就已完全水落石。」
    他接著道:「我不妨將這件事從頭到尾再說一次。左明珠和施茵早已約好了『死』
時的時辰,所以那邊施茵一『死』,左明珠在這邊就『復活』了。施茵自然早已將自已
『死』時所穿的衣服和屋子裡的陣設全都告訴了左明珠。所以左明珠『復活』後才能說
得分毫不差。」
    「為了施茵要裝死。所以,必需要借一個人的屍身,恰巧那時石大姑娘已病危,所
以薛公予就選上了她。」
    「薛公子買通了石大姑娘的二叔,在人死時將她的體掉包換走,改扮送到施茵的閨
房裡,將活的施茵換出來。」
    「梁媽對施茵愛如已出,一心想她能幸福這件事著沒有梁媽成全,就根本做不成
了。」
    說到這裡,楚留香才長長吐出口氣,道:「這件事最困難的地方,就是要將時間拿
捏得分毫不差,其餘的倒並沒有什麼特別困難之處。」
    小麻子也長長毆出口氣,笑道:「聽你這麼樣一說,這件事倒真的像是簡單得很,
只不過你若不說,我是一輩子也想不通的。」
    楚留香笑道:「現在你已想通了麼?」
    小麻子道:「還有點想不通。」
    楚留香道:「哦?」
    小蓆子道:「左姑娘既然根本沒有死,左二爺怎會相信她死了呢?」
    楚留香道:「這自然因為左始娘早已將那些名醫全都買通。若是找十位名醫都診斷
你已病人膏肓,無可救藥時,只怕連你自已都會認為自已死定了,何況……」
    他忽然向窗外笑了笑,道:「何況那其中還有位張簡齋先生,張老先生下的診斷,
又有誰能不信,張老先生若是說一個人死了,誰敢相信那人還能活得成?」
    只聽窗外人大笑道:「罵得好,罵得好極了,只不過我老頭子既然號稱百病皆治,
還怎能不治治人家的相思病,所以這次也只好老下臉來騙次人了。」
    長笑聲中,張簡齋也推門而人。
    左明珠、薛斌、施茵、時盛蘭四個人立刻起拜倒。
    楚留香已長揖笑道:「老先生不但能治百病,治相思病的手段更是高人一等。」
    張簡齋搖頭笑道:「既然如此香帥日後若也得了相思病,切莫忘了來找老夫。」
    楚留香笑道:「那是萬萬不用了的。」
    張簡齋笑瞇瞇道:「可惜的是,若有那家的少女為香帥得了相思病,老夫怕也治不
了,若說香帥為誰家少女得了相思病,那怕天下再也無人相信。」
    楚留香笑而不語,因為他發現石繡雲正怔盯著他。
    張簡齋扶起了左明珠,含笑道:「老夫這次答應相助,除了感於你們的癡情外,實
在覺得你們的計劃非但新奇有趣,而且的確可算是天衣無縫,只可惜你們為何不遲不早,
偏偏要等到香帥來時才實行,難道你們想自找麻頗不成。」
    左明珠紅著臉,嘎著說不出話來。
    楚留香笑了笑,道:「這原因我倒知道。」
    張簡齋道:「哦?」
    楚留香笑道:「他們就是要等我來,好教我去做他們的說客,因為我既親眼見到此
事,就不能不管,誰都知道我是個最好管鬧事的人。」
    他又笑道:「他倒也知道我若去做說客,薛大俠和施舉人對這件事也不能不信了,
因為……」
    張簡齋截口笑道:「因為江湖中人人都知道香帥一言九鼎,只要是楚香帥說出來的
話,就萬萬不會是假的。」
    他又轉向左明珠,道:「你們的如意算盤打的倒不錯,只可借你們還是忘了件事。」
    左明珠垂首道:「前輩指教。」
    張筒齋道:「你們竟忘記了楚香的是誰也騙不過的,如今秘密已被他揭穿,難道還
想他去為你們做說客麼?」
    左明珠等四人又一起拜倒道:「求香帥成全,晚輩感激不盡。」
    楚留香笑道:「你們何必求我。我早就說過,我是個最喜歡管閒事的人,而且從來
不喜歡煞風景,能見到有情人終成眷屬,要我做什麼都沒有關係。」
    張簡齋道:「楚香帥果然不傀為楚香帥,其實老夫也早已想起,香帥揭破這秘密,
只不過不願別人將你看做糊塗蟲而已。」
    他轉向左明珠等人,接著道:「如今你們也該得到個教訓,那就是你們以後無論要
求香帥做什麼事最好都先向他說明,無論誰想要讓香帥上當,到後來總會發現上當的是
自己。」
    小禿子和小麻子並不算很小了,有時他們甚至已很像大人,至少他們都會裝出大人
的模樣。
    但現在他們看來卻徹頭徹尾是兩個小孩子,面且是兩個受了委屈的小孩子,無論任
何入都可以很容易的就在他們嘲起的嘴上掛兩個油瓶。
    方施茵和梁媽堅持要請大家到「她們家裡」去喝兩杯,張簡齋自然沒有去,因為他
已夠老了,而且又是位「名醫」,總覺得吃過了晚飯後若是再吃東西就是和自己的腸胃
過不去。
    「喝酒」在他眼中看來,更好像是在拚命。
    左明珠和薛斌也沒有去,因為他們要回去繼續演他們的戲,自然不能冒險被別人見
到他們。
    梁媽和施茵也沒有堅持要他們去。
    可恨的是,小禿子和小麻子雖然想去,卻沒有人請他們。這對兩個半大不小的孩子
的自尊心實在是種打擊。
    小麻子瞞著嘴,決心不提這件事。
    小禿子連想都不敢去想。
    他盡量去想別的事,嘴裡賭道:「這些人詐病,又裝死,又扮鬼,又費心機,又費
心事,又流眼淚,為的卻只不過是個『情』字,……」
    他裂開嘴輕笑了幾聲,才大聲道:「我真不懂這見鬼的『情』字有什麼魔力,竟能
令這麼多人為了它發瘋病。」
    小麻子道:「我也不懂,我只望這輩子永遠莫要和這個字發生關係。」
    他用力踢起塊石頭,就好像一腳就能特這「情」字永遠踢走似的,卻不知「情」字
和石頭絕不樣,你無論用多大力氣,都踢不走的,你以為已將它踢走時,它一下子卻又
彈了回來,你用的力氣越大,它彈回來也越大。你光想一腳將它踩碎,這腳往往會踩在
你自己心上。
    小禿子沉默了半天,忽然又道:「喂,你看左二爺真的會讓他女兒嫁給薛二少嗎?」
    小麻子道:「他不肯也不行,因為他女兒的『魂』已是別人的了。」
    他似乎覺得自己這句「雙關話」說得很妙,忍不住吃吃的笑了起來,肚子裡的氣也
消了一半。
    小禿子瞪了他一眼,道:「但薛莊主呢?會不會要這媳婦?」
    小麻子道:「若是換了別人去說,薛莊主也許不答應,但楚香帥去說,他也是沒法
子不答應的。」
    小禿子點了點頭,道:「不錯,他欠香帥情,好像每個人都欠楚香帥的情。」
    小麻子撇了撇嘴,道:「所以那老太婆才死拖活拉的要請他去喝酒……」
    小禿子忽然「吧」的給了他一巴掌道:「你這麻子,你以為她真是想請香帥喝酒
嗎?」
    小麻子被打得翻白眼,吃吃道:「不是請喝酒是幹什麼?」
    小禿子歎了口氣,道:「說你是麻子,你真是麻子,你難道看不出她們這是在替香
帥做媒嗎?」
    小麻子怔了怔,道:「做媒?做什麼媒?」
    小禿子道:「自然是做那石繡雲姑娘的媒,她們覺得欠了楚大哥的情,所以就想將
楚大哥和石姑娘拉攜到一起。」
    小麻子一拍巴掌,笑道:「對了,我本在奇怪,那位石姑娘一個沒出門的閨女怎麼
肯三更半破的跑到人家裡去喝酒。原來她早已看上我們楚大哥了。」
    小禿子笑道:「像楚大哥這樣的人,人有人才,像有像貌,女孩子若看不上他,那
才真是怪事。」
    小麻子道:「可是……楚大哥看得上那位石姑娘嗎?」
    小禿子摸著腦袋,道:「這倒難說了……—不過那位石姑娘倒也可算是位美人兒,
也可配得楚大哥了。我倒很願意喝他們這杯喜酒。」
    小麻子道:「如此說來,這件事的結局倒是皆大歡喜,只剩下我們兩個,三更半夜
的還像是孤魂野鬼般在路上窮逛,肚子又餓得要死。」
    小禿子「吧」的又給了他一巴掌,道:「你這人真沒出息,人家不請咱們吃宵夜,
咱們自己難道不會去吃。那邊就有個攤子還沒有打烊,我早已嗅到酒香了。」
    長街盡頭果然還有盞孤燈。
    燈光下,一條猛虎般的大漢正箕因在長板凳上開懷暢飲,面前的酒角已堆滿了一大
片。
    賣酒的老唐早已哈欠連天,恨不得早些收攤子,卻又不敢催這客人快走,他賣了一
輩子酒,也沒有見過這樣的酒鬼。
    雖已入冬,這大漢卻仍精赤著上身露出一身黑勘的的皮膚,就像是戳打的老唐剛將
兩角酒倒在一個大海碗裡,這大漢長吸水般一張嘴。整整十二兩上好黃酒立刻就點滴無
存。
    老唐用兩隻手倒酒,卻還沒有他一張嘴喝得快。
    小禿子和小麻子也不禁看果了。
    小麻子吐了吐舌頭,悄聲道:「好傢伙,這位仁兄可真是個大酒缸。」
    小禿子眨了眨眼,道:「他酒量雖不錯,也未必就能比得上我們的楚大哥。」
    小麻子笑道:「那當然,江湖中誰不知道楚大哥非但輕功無比,酒量也沒有人比得
上。」
    他們說話聲音本不大,老唐就連一個字沒有聽到,但那大漢的耳朵卻像是特別靈,
忽然一拍桌予站了起來,大聲道:「你們的楚大哥是誰?」
    這人濃眉大眼,居然是一條很英俊的漢子,尤其是一雙眼睛,亮得就好像兩顆大星
星一樣。
    但是他說話的神氣實在太凶,小禿子就第一個不服氣,也瞪起眼道:「我們的大哥
嘛,無論是誰都管不著。」
    他話還未說完,這大漢忽然就到了他們面前,也不知怎麼伸手一抓,就將兩個人全
抓了起來。
    小禿子和小麻子也不是好對付的,但在這人手裡,就好像變成了兩隻小雞,連動都
動不了。
    和這大漢比起來,這兩人的確也和兩隻小雞差不多。
    他將他們提得離地約摸有一尺多高看看他們在空中手舞足蹈,那雙發亮的眼睛裡,
似乎還帶著些笑意。
    但他的聲音還是凶得很,厲聲道:「你們兩個小把戲聽著,你們方說的楚大哥若就
是楚留香那老臭蟲,就快帶我去找他……」
    小禿子大駕道:「你是什麼東西,敢罵楚大哥是老桌蟲,你才是個大臭蟲臭蟲。」
    小麻子也大罵道:「楚大哥只要用一隻小指頭,就的將你這臭蟲處死,我勸你還
是……還是銜著尾巴逃吧。」
    小禿子道:「臭蟲那有尾巴,臭蟲的尾巴是長在頭上的,按也按不住。」
    兩人力氣雖不大,膽子卻不小,罵人的本事更易是一等一的高明,此因已豁出去了,
索性罵個痛快,就算腦袋開花也等罵完了再說。
    誰知這大漢反而笑了,大笑道:「好,算你們兩個小把戲有種,但別人怕那老臭蟲,
我卻不怕,若比起酒來,他還差得多,你們若不信,為何不問他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