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戀傳奇
第十章 薛二爺的秘密

    薛笑人住的屋子幾乎和他哥完全一式一樣,只不過窗前積塵。簷下結網,連廊上的
地板都已腐朽,走上去就會「吱吱格格」的發響。
    門倒是關著的,且還用草繩在門檢上打了個結。
    假如有人想進去,用十根草繩打十個結也照樣攔不住,用草繩打結的意思,只不過
是想知道有沒有人偷偷進去過而己。
    這意思楚留香自然很明白。
    他眼睛閃著光,看到件很有趣的事,眼睛盯著這草繩的結,他解了很久,才打開結
推開門。
    可是他並沒有立刻走進去。
    門還在隨風搖晃著,發出陣陣很刺罵的聲音。
    屋子裡暗得很,日光被高圍、濃蔭、垂枝所擋,根本照不進去。
    楚留香等自己的眼睛完全習慣於這種光線後,才試探著往裡走,走得非常慢,而且
非常小心。
    難道他認為這屋予裡會有什麼危險不成?不錯,有時「瘋子」的確很危險的,但瘋
子住的破屋子又會有什麼危險呢?
    無論誰要去找「薛衣人」,一走進這屋子,都會認為自己走錯了,
    因為這實不像是男人住的地方。
    屋子的角落裡,放著張很大的梳妝台,上面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東西,十樣中倒有九
樣是女予梳妝時用的。
    床上、椅子上,堆滿了各式各樣的衣服每一件都是花花綠綠,五顏六色十個女孩子,
只怕最多也只有一兩個人敢穿這種衣裳。
    住在這裡的當真是個女人,這女人也必定很有問題。何況住在這裡的竟是個男人,
四十多歲的男人。
    這男人自然毫無疑問是個瘋子。
    楚留香的眼神似又暗淡了下去。
    他在屋子裡打著轉,將每樣東西都拿起來瞧瞧。
    他忽然發現「薛寶寶」居然是個很考究的人,用的東西都是上好的貨。衣服的質料
很高貴,而且很乾淨。
    而且這屋子裡的東西雖擺得亂七八糟,其實卻簡直可說是一塵不染,每樣東西都乾
淨極了。
    是誰在打掃屋子?
    若有人替他打掃屋子,為什麼沒有人替他打掃院子?
    楚留香眼睛又亮了。
    突然間屋頂上「忽噓」一聲響。
    楚留香一驚,反手將一根銀簪射了出去。
    銀簪本就在梳妝台上的,他正拿在手裡把玩,此刻但見銀光一閃,「奪」的一聲釘
入了屋頂。
    屋頂上竟發出了一聲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
    原來這屋子的梁間還有層木板,看來彷彿建有閣樓,但卻看不到樓梯,也看不到入
口。
    銀簪只剩下一小截露在外面,閃閃的發著光。
    楚留香身子輕飄飄的縱了上去,貼在屋頂上,就像是一張餅搗在鍋裡平平的,穩穩
的絕沒有人擔心他會掉下來。
    他輕輕的拔出了銀簪,就發現有絲血隨著銀簪流出,紫的血看來幾乎就像墨汁,而
且帶著種無法形容的惡臭。
    楚留香笑了,「原來只不過是隻老鼠。」
    但這隻老鼠就幫了他很大的忙。
    他先將屋頂上的血擦乾淨,然後再用銀簪輕敲。
    屋頂上自然是空的。
    楚留香游魚般在屋頂上滑了半圈,突然一仰手,一塊木板就奇跡般被他托了起來,
輕露出了黑黝黝的入門。
    外面的綴動呼聲已離得更遠了,令人失望的是這閣樓上並沒有什麼驚人的秘密,只
不過有張凳子有個衣箱。
    衣箱很破舊,像是久已被主人所廢棄。但楚留香用手去摸了摸。
    上面的積塵居然並不多。
    打開衣箱一看,裡面只不過有幾件很普通的衣服。
    這些衣服絕沒有絲毫奇異之處,誰看到都不會覺得奇怪。
    只有楚留香是例外,也許就因為這些衣服太平凡,太普通了,楚留香才會覺得奇怪。
    一個瘋子的閣樓上,怎會藏著普通人穿的衣服?難道這些衣服是普通人穿的,衣箱
從原路退下去,將木板蓋好,往下面望上去,絕對看不出有人上去過。
    然後他又將那根銀簪放回妝台,走出門,關起門,用原來的那根草繩在門栓上打了
個相同的結。
    看他的樣子,居然好像就要走了。
    牆頭上的火苗已化作輕煙,火勢顯然已被撲滅。
    院外已傳來了一陣呼喚聲,正是來找楚留香的。
    楚留香突然一掠而起輕煙般直上屋脊。
    他聽到有兩個人奔入這院子,一人喚道:「楚相公,楚大俠,我家莊主請你到前廳
用茶。」
    另人道:「人家明明已走了,你還窮吼什麼?」
    那人似乎又瞧了半天,才嗡嗡著道:「他怎麼會不告而別?莫非是被我們那位寶貝
二爺拉走了。」
    另人笑道:「這姓楚的一來,就害得我們這些人幾天沒得好睡,比他吃吃我們那寶
貝二爺的苦頭也好。」
    楚留香悶聲不響的聽著,只有暗中苦笑等這兩人都走了出去,忽然掀起了幾片屋瓦,
在屋頂上挖了個洞。將挖出來的泥都用大手巾包了起來,用屋瓦壓著,免得被風吹散。
    這些事若換了別人的手做,有多麻煩。但楚留香卻做得又乾淨,又利落,而且連一
點聲音都沒有,就算有條狗在屋頂下都絕不會被驚動。從頭到尾還沒有花半盞茶功夫,
他已神不知、鬼不覺的又溜回了那閣樓。
    天光從洞裡照進來閣樓比剛亮得多了。
    楚留香找著了那只死老鼠遠遠拋到一邊。扯下塊衣襟。將木板上露出了方被銀簪釘
出來的小孔。楚留香在上面瞧了瞧又用那根開鎖的鐵絲將這小孔稍微通大了些。然後他
就舒舒服服的躺丁下來,輕輕的揉著鼻子嘴角露出了微笑,像是對這現行的一切都覺得
很滿意。
    又不知過了多久下面的門忽然發出「吱」的一聲輕響,明明睡著了的楚留香居然立
刻就醒了過來。
    他輕輕一翻身,眼睛就已湊到那針眼般的小孔上。
    楚留香早已將位置算好。開孔的時候,所用的手法也很巧妙,是以孔雖不大,但一
個人若走進屋子,他主要的活動範圍,全都在這小孔的視界之內,從裡面望上去。這小
孔卻只不過是個小黑點。
    走進屋子來的,果然就是薛寶寶。
    只見他面打呵欠,一面伸懶腰,一面又用兩手捶著胸膛,在屋子裡打了幾個轉像是
在活動筋骨。
    除了他身上穿的衣服外,看他現在的舉動,實在並沒有什麼瘋瘋的模樣;但一個瘋
子回到自己的屋予裡,是不是就會變得正常些呢?世上大多數瘋子,豈非都是見到人之
後才會發瘋的嗎?
    楚留香似乎覺得有趣。因為他雖然見多識廣,卻也從來不知道瘋子一個人的時候會
做些什麼事。
    只見薛寶寶轉了幾個圈子,就坐在梳枚台前,望著銅鏡呆呆的出神。又拿起那根銀
簪,放在鼻子上嗅了嗅,對著鏡子做了個鬼臉,喃喃道:「死小偷,壞小偷,你想來偷
什麼?」
    他果然已經發現有人進過這屋子。
    楚留香面上不禁露出了得意之色,就好像一個獵人已捉住了狐狸尾巴。誰知他剛眨
眼薛寶寶竟突然間不見了。
    原來他也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一閃身已到了楚留香瞧不見的角落,楚留香雖瞧
不見他還是聽到地板在「吱吱」的響。
    薛寶寶他究竟在幹什麼?
    若是換了別人定會等他再出現。但楚留香卻知道自己等得已經夠久了,現在這時機
再也不能錯過。
    他身子一翻已掀起那塊木板。他的人已輕煙般躍下。
    楚留香若是遲了一步,怕就很難再見到薛寶寶這個人了。
    妝台後已露出了個地道,薛寶寶已幾乎鑽了進去。
    楚留香微笑道:「客人來了,主人反倒要走了麼?」
    薛寶寶一回頭,看到楚留香立刻就跳了起來大叫道:「客人?你算是什麼客人?你
是大騙子,小偷……」
    他手裡本來拿著樣扁扁的東西,此刻乘著一回頭,一眨眼的功夫,已將這樣東西塞
入懷裡。
    楚留香好像根本沒有留意。還是微笑道:「不論如何,我並沒有做虧心事,所以也
不必鑽地洞。」
    薛寶寶聽楚留香說做了虧心事才鑽地洞。又跳起來吼道:「我鑽地洞找朋友,干你
什麼事?」
    楚留香道:「哦?鑽地洞是為了找朋友?難道令友健在地洞裡?」
    薛寶寶道:「一點也不錯。」
    楚留香答道:「只有兔子才往在地洞裡,難道你的朋友是免子?」
    薛寶寶瞪眼道;「一點也不錯,兔子比人好玩多了,我為什麼不能跟它們交的友?」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不錯,找免子交朋友至少沒有危險,無論誰想裝瘋,兔子
定看不出。」
    薛寶寶居然連眼睛都沒有眨,反而大笑起來道:「好,好,原來你也喜歡跟兔子交
朋友,來,來跟我一起走。」
    他跳過來就想拉楚留香的手。
    但楚留香這次可不再上當了,一閃身,已轉到他背後,笑道:「我既沒有殺人也不
必裝瘋,為什麼要跟兔子交朋友?」
    薛寶寶笑噶噶道:「你在說什麼,我不懂。」
    楚留香眼睛瞪著他,一字字道:「你已用不著再裝瘋,我已知道你是誰了。」
    薛寶寶大笑道:「你當然知道我是誰,我是薛家的二少爺,天下第一個天才兒童。」
    楚留香道:「除此之外,你還是天下第一號的冷血兇手。」
    薛寶寶笑道:「兇手?什麼兇手?難道我隨手很凶麼?我看倒一點也不凶呀。」
    楚留香也不理他,緩緩道:「你走進這屋子,就立刻知道有人來過了,因為你的東
西看來雖放得亂七八糟,其實別人只要動一動,你立刻就知道。」
    薛寶寶大笑道:「你若到我兔子朋友的洞裡去過,它們也立刻就會知道的?」
    楚留香道:「你算準除了我之外,絕沒有人懷疑到你,所以你發現有人進來過,就
立刻想到是我。」
    薛寶寶道:「這只因為我早已知道你不但是騙子,還是小偷。」
    楚留香道:「你這屋子看來雖然像是個瘋子任的地方,其實還有很多破綻,是萬萬
瞞不過明眼人的。」
    薛寶寶道:「你是明眼人麼,我看你眼睛非但不明,還有些發紅,有點像我的免子
朋友哩。」
    楚留香道:「這屋予就像是書生的書齋,你看你把書堆得亂七八糟,其實卻自有條
理,唯一不同的是這裡實在比書生的書齋乾淨多。」他跟隨一轉,笑了笑,道:「你以
後若還想裝瘋,最好去弄些牛糞狗尿,灑徑這屋子裡,用的粉也切切不可如此考究,用
些牆壁灰塗上也就行了。」
    薛寶寶拍手笑道:「難怪你的臉這麼白原來你塗牆灰……
    楚留香道:「最重要的是,你不該將那些衣服放在閣樓上。」
    薛寶寶眨了眨眼,道:「衣服?什麼衣服?」
    楚留香道:「就是你至殺人時的衣服。」
    薛寶寶突然「格格」的笑了起來,但目中卻已連半分笑意都沒有。
    楚留香盯住他的眼睛道:「你知道我已發現了這些事。知道你的秘密遲早總會被龍
揭穿,所以就想趕快一溜了之。但這次我又怎會讓你溜走?」
    薛寶寶越笑越厲害,到後來居然笑得滿地打滾。怎奈楚留香的眼睛一直盯著他無論
他滾到哪裡都再也不肯放鬆。
    楚留香道:「我初見你的時候,雖覺有些奇怪,卻還沒有想到你就是那冷血的兇手,
你若不是那麼急著殺我,我也許永遠都想不到。」
    薛寶寶在地上滾著笑道:「別人都說我是瘋子,只有你說我不瘋,你真是個好人。」
    他滾到楚留香面前楚留香立刻又退得很遠,微笑道:「到後來你也知道要殺我並不
是件容易的事,所以你才想嫁禍於我,想借你兄長的利劍來要我的命。」
    薛寶寶雖還勉強在笑但已漸漸笑不出了。
    楚留香道:「於是你就先去盜劍。再來行刺。薛家莊每一尺地你都瞭如指掌,你自
然可以來去自如,誰也抓不住你。」
    他笑了笑接著道:「尤其那扇門,別人抓刺客的時候,你往那扇門溜走,溜回自己
的屋裡,等別人不注意時,再偷偷過去將鎖鎖上,你明知就算被人瞧見,也沒有什麼關
系,因為誰也不會注意到你,在別人眼中,你只不過是個無足輕重的瘋子,這就是你的
『隱身法』。」
    薛寶寶霍然戰了起來,盯著楚留香。
    楚留香淡淡道;「你的確是個聰明人,每件事都設計得天衣無縫,讓誰也不會猜到
你,薛家莊二少爺,薛衣人的親弟弟,居然會做用錢買得到的刺客,居然會為錢去殺人
這話就算說出來,只怕也沒有人相信。」
    薛寶寶突又大笑起來道:「不錯,薛二公子會為了錢而殺人麼?這簡直荒唐已極。」
    楚留香道:「一點也不荒唐因為你殺人並非真的為了錢,而是為了權力為了補償你
所受的氣。」
    薛寶寶道:「我受的氣?受了誰的氣?」
    他面上似乎起了種難言的變化,整張臉都扭曲了起來,「格格」笑道:「誰不知道
我大哥是天下第一劍客,誰敢叫我受氣。」
    楚留香輕輕歎息了聲道:「就因為令兄是天下第一劍客,所以你才會落到這地步。」
    薛寶寶道:「哦?」
    楚留香道:「你本來既聰明,又有才氣。武功之高,更可說是武林少見的高手以你
的武功和才氣本可在武林中享大名,只可借……」
    他長歎了聲,緩緩接著道:「只可惜你是薛衣人的弟弟。」
    薛寶寶的嘴角突然劇烈的顫抖起來,就好像被人在臉上抽了一鞭子。
    楚留香道:「因為你所有的成就,都已被天下第一劍客的光榮所掩沒,無論你做了
什麼事,別人都不會向你喝采,只會向『天下第一劍客之弟』喝采,你若有所成就,那
是應該的,因為你是天下第一劍客的弟弟,你若偶而做錯了一件事那就會變得罪大惡極。
因為大家都會覺得你丟了你哥哥的人。」
    薛寶寶全身都發起抖來。
    楚留香道:「若是換了別人,也許就此向命運低頭,甚至就此消沉。但你卻是不肯
認輸的人,怎奈的也知道你的成就永遠無法勝過你的哥哥。」
    他長長歎息了聲搖頭道:「只可惜你走的那條路走錯了。」
    薛寶寶似乎想說什麼,卻什麼也沒有說。
    楚留香道:「這自然也因為你哥哥從小對你期望太深,約束你太嚴,愛之深便未免
責之切,所以你才想反抗,但你也知道在你哥哥的約束下,根本就不能妄動,所以你才
想出了『裝瘋』這個妙法子,讓別人對你不再注意,讓別人對你失望,你才好自由自在,
做你想做的事。」
    他望著薛寶寶,目中充滿了惋惜之意。
    薛寶寶突又狂笑了起來,指著楚留香道:「你想得很妙,說得更妙,可惜這只不過
是你在自說自話而己,你著認為我就是那刺客組織的主使人至少也得有真憑實據。」
    楚留香道:「你要證據?」
    薛寶寶厲聲道:「你若拿不出證據來就是含血噴人。」
    楚留香笑了笑,道:「好你要證據,我就拿證據給你看。」
    他小心翼翼的自懷中將那鐵鎖拿了出來托在手上,道:「這就是證據。」
    薛寶寶冷笑道:「這算什麼證據?」
    楚留香道:「這把鎖就是那門上的鎖,已有許久未曾被人動過,只有那刺客前天曾
經開過這把鎖,是麼?」
    薛寶寶閉緊了嘴,目中充滿了驚度之色,顯然他還猜不透楚留香又在玩什麼花樣,
他決心不再上當。
    楚留香道:「開鎖的人,必定會在鎖上留下手印。這把鎖最近既然只有那刺客開過
所以鎖上本該只有那刺客的手印,是麼?」
    薛寶寶的嘴閉得更緊了。
    楚留香道:「但現在這把鎖上卻只有你的手印。」
    薛寶寶終於忍不住道:「手印?什麼手印?」
    楚留香微笑道:「人為萬物之靈,上天造人,的確奇妙得很,你我雖同樣是人,但
你我的面貌身材,卻絕不相同,世上也絕沒有兩個面貌完全相同的人。」
    薛寶寶還是抓不準他究竟要說什麼。
    楚留香伸出了手,又道:「你看,每個人手上都有掌紋,指上也有指紋,但每個人
掌紋和指紋也絕不相同的。世上更沒有兩個掌紋完全相同的人,你若仔細研究,就會發
覺這是件很有趣的事,只可惜誰也沒有留意過這件事面已。」
    薛寶寶越聽越覺得迷糊,人們面對著自己不懂的事,總會作出一種傲然不屑之態,
薛寶寶冷笑道:「你這些話只能騙騙三歲孩子,卻騙不了我。」
    他嘴裡這麼說,兩隻手卻已不由自主藏至背後。
    楚留香笑道:「現在你再將手藏起來也沒有用了。因為我已檢查你梳妝台上的東西。
上面的手印正和這把鎖上的手印一樣,只要兩下一比,你的罪證就清清楚楚的了。那是
賴也賴不掉的。」
    薛寶寶又驚又疑。面上已不禁變了顏色,突然反手一掃,將梳妝台上的東西全都掃
落在地。
    楚留香大笑道:「你看,你這不是做賊心虛是什麼?就只這件事,已足夠證明你的
罪行了。」
    薛寶寶狂吼道:「你這厲鬼,你簡直不是人,我早就該殺了你的。」
    狂吼聲中,他已向楚留香撲了過去。
    就在這時,突聽一個人大喝道:「住手。」
    薛寶寶一驚,就發現薛衣人已站在門口。
    薛衣人的臉色也蒼白得可怕,長長的歎息著,綴然道:「二弟,你還是上了他的當
了。」
    薛寶寶滿頭冷汗直落,竟動也不敢動,「長兄為父」,他對這位大哥自小就存著一
份畏懼之心。
    薛衣人歎道:「楚留香說的道理並沒有錯,每個人掌上的紋路的確都絕不相同,人
手接觸到物件,也極可能會留下手印,但這只不過僅僅是『道理』而已,正如有人說
『天圓地方』,但卻永遠無法證明。」
    他凝視著楚留香,緩緩道:「香帥你也永遠無法證明這種『道理』的,是麼?」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苦笑道:「這些道理千百年以後也許有人能證明,現在確是萬
萬不能。」
    薛寶寶這才知道目己畢竟還是又上了他的當,眼睛瞪著楚留香。也不知是悲是怒?
心裡更不知是何滋昧。
    薛衣人忽然一笑道:「但香帥你也上了我一個當。」
    楚留香道:「我上了你的當?」
    薛衣人徐徐道:「那刺客組織的首領,其實並不是他,而是我。」
    楚留香這才真的吃了驚,失聲道:「是你?」
    薛衣人中字道:「不錯,是我。」
    楚留香怔了半晌長歎道:「我知道你們兄弟情深,所以不惜替他受過。」
    薛衣人搖了搖頭,道:「我這不過是不忍要他替我受過而已。」
    他長歎著接道:「你看,這莊院是何等廣闊,莊中食客是何等涪繁。我退隱已有數
十年,若沒有份外之財,又如何能維持得下。」
    楚留香道:「這……」
    薛衣人道:「我既不會經商營利,也不會求官求俸,更不會偷雞摸狗,我唯一精通
的事,就是以三尺之劍,取人項上頭顱。」
    他淒竣子弟豐衣足食,我只有以別人的牲命換取錢財,這道理香帥你難道還不明
白?」
    楚留香這一生中,從未比此時更覺得驚悟、難受,他呆呆的怔在那裡,而且連一句
話都說不出來。
    薛衣人默然道:「我二弟他為了家族的光榮,才不惜替我受過,不然我……」
    薛寶寶突然狂吼著道:「你莫要說了,莫要再說了。」
    薛衣人厲聲道:「這件事已與你無關,我自會和香的作一了斷,你還不快出去。」
    薛寶寶咬了咬牙,哼聲道:「我從小一直聽你的話,你無論要我作什麼,我從來也
不敢違抗,但是這次……這次我再也不聽你的了!」
    薛衣人怒道:「你敢!」
    薛寶寶道:「我四歲的時候,你教我識字。六歲的時教我學劍,無論什麼事都是你
教我的,我這一生雖已被你壓得透不過氣來!但我還是要感激你,算來還是欠你很多!
現在你又要替我受過了,你永遠是有情有義的大哥,我永遠是不知好歹的弟弟……」
    說著說著,他已涕淚俱流放聲痛哭,嘶著的喊道:「但你又怎知道我定要受你的恩
惠,我做的事情有我自己負擔,用不著你來做好人,用不著。」
    薛衣人面色已慘變,道:「你……你……—」
    薛寶寶仰首大呼道:「兇手是我,刺客也是我,我殺的人已不計其數,我死了也很
夠本了,—……楚留香你為何還不過來動手?」
    薛衣人也淚流滿目,啞聲道:「這全是我的錯,我的確對你做得太過份了,也逼得
你太緊。香帥真正的罪魁禍首是我。你殺了我吧。」
    楚留香只覺得鼻子酸酸的眼淚幾乎咆要奪眶而出。
    薛寶寶厲聲道:「楚留香,你還假慈悲什麼?……好,你不動手,我自己來……」
    說到這裡突然抽出一柄巴首,反手刺向自己的咽喉。
    語聲突然斷絕。
    薛衣人驚呼著奔過去已來不及了。
    鮮血箭一跋飛濺到他胸膛上,再次染紅了他的衣服。
    但這次卻是他弟弟的血
    這件衣服他是否會像以前樣留下來呢?
    血衣人唉!薛衣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