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戀傳奇
第六章 死裡逃生

    一陣尖銳的痛勢,直透入楚留香的心底。
    他身上每一塊肌肉,全都生出了一種劇烈的反應,身子也立刻飛掠而起凌空一個翻
身,反手將兩盒花粉撤了出去。
    黑衣人一劍得手,第二劍又待刺出突見一片淺紅色的粉霧自楚留香手裡擻了出來鼻
子裡也嗅到了一陣淡淡的香氣。
    他大驚之下,立刻閉起眼睛,掌中劍化為一片光幕,護住了全身,倒退八尺,退到
門口。
    等他再張開眼睛,只見楚留香還是槍一般筆直的站在那裡,靜靜的望著他,嘴角居
然也還帶著微笑。
    但劍尖上卻已有鮮血在滴落。
    黑衣人也笑了,格格笑道;「楚留香應變之快,果然是天下無雙,只可借還是沒有
避開我那一刺。」
    楚留香淡淡一笑,道:「我本也奇怪,是誰的劍如此快,想不到原來是你。」
    黑衣人笑道:「你豈非正在找我?」
    楚留香道:「不錯,我一直都在找你,卻未想到你真的在這裡。」
    黑衣人道:「你既然在這裡,我自然也在這裡。」
    楚留香道:「難道你是跟著我來的?」
    黑衣人道:「正是。」
    這人自然就是那刺客組織的首領。
    他鷹般的目光瞪著楚留香,冷笑道:「你一直在找我,我也一直在找你,你想要我
的命,我也想要你的命,我們兩人之間,反正只有一個人能活下去。」百???系時候
就可以數完。
    但黑衣人卻覺得好像永遠也數不完似的。
    他本也是個賭徒,只不過這次賭得未免太大了,也未免太冒險,若有選擇的餘地他
就絕不會將賭注押下去。
    「九百九十二,九百九十三。」
    黑衣人「砰」的撞開門,一躍而出,兩個起落後使已掠到第一眼看到樹叢,地上果
然有用樹枝劃出的字跡。
    只有四個字,
    「你未中毒。」
    歪歪斜斜的字跡,像是正在對他嘲笑。黑衣人只住了,呆了半晌忍不住在這四個字
上重重吐了口口水,又狠狠踩了幾腳,道:「直娘賊,媽那巴子,操……」
    他幾乎將各省鎊地,只要知道的罵人的話全都罵了出來,「這姓楚的王八蛋原來又
在使詐。」
    原來他方只要一構手就可將楚留香置之於死地。
    他實在想不通楚留香花那種時候怎麼還能一點也不緊張,楚留香那時只要淌出一滴
汗,他的劍只怕早已出手。
    「楚留香,楚留香,你也用不著得意,今日你雖然又逃脫了一次,但要殺你的機會
還是多得很。」
    他忽然想起楚留香既已受了重傷,就必逃不遠的,就算已逃出一千步,他還是很快
就能追上。
    地上果然有一滴已乾涸了的血跡。黑衣人伏下身子,獵狗般在地上搜索,終於找到
了一行足跡。
    他就像狼一般追出去。以楚留香受傷之重,的確是逃不遠的,他的確很快就能追上。
只可惜楚留香根本沒有逃,他就躲在這橡樹上,黑衣人罵他的每句話他都聽得清清楚楚。
他這一生中挨的罵只怕還沒有今天—天多。
    楚留香望著黑衣人去遠,只覺眼前瀝瀝發花,身子說不出的虛弱,竟自樹上直跌了
下來。
    現在黑衣人若是趕回來他根本全無抵抗之力,無論如何,他也是血肉之軀,被人在
背上刺了劍總不是玩的。
    楚留香雖看不到背上的傷勢,卻知道這一劍刺得很深,說不定已經刺到骨頭,流的
血自然也不少。
    以他現在的體力絕對無法走回「擲杯山莊」。
    他倚著樹幹,喘了半天氣正想找個地方先躲躲,突聽陣「沙沙」的腳步聲穿林謝來。
    楚留香連呼吸都幾乎停頓了。
    黑衣人若是去而復返,他只有死路一條。
    只聽一人道:「這種地方怎會有好戶頭,看來我又上了你這小賊的當了。」
    另一人道:「我騙你幹什麼,我每次只要一來,他們一出手至少就是五錢銀子。」
    第一人道:「五錢銀子給臭要飯的,那人難道闊翻了麼?」
    第二人笑道:「這你就不懂了,男人在女人面前,總會裝得大方些的……我說的可
不是夫妻是情人,在老婆面前就不會大方了。」
    第一人也笑了,道:「你說的這一男一女兩位財神爺在那裡?」
    第二人道:「就在前面的小屋裡,依我看,他倆八成是在那裡幽會。」
    這兩人說話的聲音俱是童子口音。
    楚留香暗中鬆了口氣,回頭望去,只見兩個十三四歲的化子笑嘻嘻的往這邊走,兩
人穿的雖然破破爛爛,神情卻是高高興興,左面的是個小麻子,大大的眼睛滿臉都是調
皮搗蛋的樣子。
    右面的一個是小禿子,看來比小麻子還要調皮十倍,兩人身法都很輕靈,武功的根
基顯然不弱。
    楚留香這一生中簡直沒有看到過比這兩個小叫化子更令他痛快的人了,他從未想到
叫化子居然如此可愛。
    那小禿子和小麻子也瞧見了他,兩人一起停下腳步,四隻大眼睛瞪著他滴溜的亂轉。
    楚留香向他們笑了笑,道:「兩位小兄弟腳下功夫不錯,不知可是丐幫門下?」
    小禿子眼珠子一轉,道:「我為何要告訴你?」
    楚留香笑道:「你們能帶我去見此地的龍頭大哥麼?」
    小麻子眼珠也轉了轉,道:「我為何要帶你去?」
    楚留香道:「我叫楚留香,我想他一定願意見我的。」
    小麻子道:「楚留香是什麼……」
    他話未說完腦上已挨了小禿子一個耳光,大叫道:「你為何打我」
    小禿子扮了個鬼臉道:「你若連楚香帥都不知道,就算挨十個耳光都太少了。」
    小麻子捂著臉眼睛忽然亮了道:「楚香帥?你說是那『盜帥夜留香,威名震八方』
的楚香帥?」
    小禿子道:「除了這位楚香帥哪裡還有第二位楚香帥。」
    小蓆子「啪」的又給了自己一個耳光,道:「我的媽呀……」
    兵裡狗肉,香得要命,世上縱有不唆叫化予的狗,也很少有不吃狗肉的叫化子。這
正如喝酒的時候可以不吃狗肉,吃狗肉隨時候卻絕不能不喝酒,叫化子、狗肉、酒,好
像永遠分不開的。
    破廟裡有十來個叫化子,衣衫雖破爛,神情卻絕不狼瑣,一望而知必定都是丐幫弟
子。
    這些人背後大多背著兩三隻麻袋,其中只有一個臉黑短小的少年乞丐。身上的是麻
袋有六隻,腰上還插著個黑鐵簡,也不知是做什麼用的,楚留香後來才知道他叫「小火
神」。正是此間的龍頭老大。
    此刻數十雙眼膀都在望著楚留香,目光中充滿了敬畏仰慕之色,也有幾分親切之意,
因為大家都知道楚香師是丐幫的朋友。
    這也是每個丐幫弟子都引以為榮的事。
    小火神正笑道:「弟子早已久仰香帥的大名了,可是做夢也未思到今日居然能真有
幸見到香帥的大駕,這實在是天大的喜事!」
    楚留香傷口已包紮好了,此刻正倚在神案前啜著比人參還滋補的細湯,微笑著道:
「你們現在歡喜,以後怕討厭都來不及。」
    他又啜了口狗肉湯,笑道;「因為你們請我吃肉,我卻是來找你們麻煩的。」
    小火神怔了怔,吃吃道:「兄弟有什麼地方得罪了香帥。」
    楚留香通「你們怎會得罪我,只不過,我有幾件麻煩事想求你們而已。」
    小火神吐了口氣,展顏道:「香帥對丐幫思重如山,莫說要我們效勞做事,就算要
我們跳河,我們也照跳不誤。」
    丐幫門下雖然多的是血性男子,楚留香知道若是對這些人講客氣話,就顯得自已是
偽君子,當下正色道:「第—件事,我要你們去打聽一個人,這人本來的名字叫葉盛蘭,
據說是在京城混的,但我想這幾天他必定已到了這裡,希望你們能打聽出他落腳什麼地
方?究竟是幹什麼的是不是有人和他同住?」
    小火神聽楚留香說,第一件事情要他由打聽葉盛蘭的近況,不由笑道:「香帥請放
心,打聽消息正是我們的拿手本事,只要世上有葉盛蘭這個人,我一定能找出他的根
來。」
    楚留香道:「第二件事,我要你派幾位兄弟去盯住薛家莊的二公子和施家莊裡的一
個老奶奶叫梁媽的,無論他們到那裡去,都要盯住。」
    小火神道:「這也辦得到。」
    楚留香道:「第三件事,我希望你能想個法子聯絡『丁家雙劍』的丁老二,這兩天
他也到這裡來了,就住在擲杯山莊。」
    小火神想了想,道:「這件事也包在敵們身上,一定替香獨辦好。」
    楚留香長長毆出口氣,道,「第四件事可就因難些了。」
    小火神笑道,「只要是香帥交待下來的事,再困難我們也辦得到。」
    楚留香道:「好,今天晚上我要你們陪我去挖墳。」
    小火神這才真的怔住了,「香帥」的主意難道已打到死人身上去了麼?小火神眼睛
發直,簡直有些哭笑不得。
    小禿子道:「老大若不敢去,我去。」
    楚留香笑了,道:「你真敢去?」
    小禿子道:「若是別人叫我去挖人家的墳,我不打他十七八個耳光才罷,香帥要我
去挖墳,我就去挖墳。」
    楚留香道:「為什麼?」
    小禿子眨了眨眼睛,道:「因為我知道香帥絕不會要我們去做壞事的。」
    小麻子立刻道:「不錯。我也去。」
    小火神歎了口氣,苦笑道:「看來這兩個小表還懂事,比我還知道好歹……香帥你
要我們什麼時候去挖墳,我們就什麼時候去。」
    楚留香道:「今夜三更。」
    他拉起了兩個孩子的手,笑道:「你們都是我的好朋友,但有時我也會帶你們去做
壞事的,過兩中等你們長大了些,我定來找你們去痛痛快快的喝幾杯,還要找兩個小美
人兒來替你們斟酒。」
    他大笑著接道:「這些也並不是什麼好事,但總比挖墳有趣些。」
    楚留香居然拿他們當朋友,居然要請他們喝酒,小禿子和小麻子幾乎開心得更要發
瘋了。
    楚留香忽然又道:「你們今天本來是想到那小屋去的麼?」
    小麻子道:「小禿子說那小屋裡有兩個很大方的人,他第一次遇見他們,他們就給
了他一兩多銀子,第二次又是七八錢。」
    小禿子笑道:「但是我卻不是故意去敲竹槓的,第一次我是到那裡去捉蝴蝶,遇見
他們從那小屋裡出來,他們硬要給我銀子,我也只好收下了。」
    小麻子道:「第二次呢?難道也不是故意的嗎?」
    小禿子瞪了他一眼,才笑道:「以後我只不過時常都去逛逛罷了,從來也沒有擊敲
過他們的門,也不及每次都能遇見他們的。」
    小麻子撇了撇嘴,道:「還說什麼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自己去了十七八次才叫我
去。」
    小禿子笑道:「我是怕你生得太醜,把人家嚇跑了。」
    小嘛子叫了起來,道:「我醜?你很美嗎?禿不禿,顏胡蘆。」
    楚留香也笑了,但眼睛發著光,又問道:「那兩人是一男一女?」
    小禿子道:「兩人都很年輕。穿得也都很漂亮,一看就知道是有錢人家的小姐少爺。
但對人卻很和氣。」
    楚留香道:「他們長相是何模樣?」
    小禿子想了想,道:「兩人長得都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都不難看,尤其那位姑娘,
一笑就有兩個酒禍美極了。」
    楚留香道:「下次你若再看到他們,還認不認得?」
    小禿子直道:「當然認得,我小禿子可不是忘思負義的人,無論誰對我有好處,我
一輩子都忘不了。」
    楚留香拍了拍他肩頭,笑道:「好,好極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