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戀傳奇
第二章 施家莊的母老虎

    其實施家莊非但不小,而且規模之雄偉,範圍之遼闊,都不在「擲杯山莊」之下,
施家莊的莊主施孝廉雖不是江湖中人,但施夫人花金弓在江湖中卻是赫赫有名,她的
「金弓銀彈鐵鷹爪」,更可說是江南一絕。
    施家莊還有件很出名的事,就是「怕老婆」,江湖中人對「施家莊」也許還不太熟
悉,但提起「獅吼莊」來,卻當真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左輕侯和施孝廉本是世交,
就因為他娶了這老婆,兩人反目成仇。有一次左二爺乘著酒後,還到施家莊門外去掛了
塊牌子「內有惡犬,諸親好友一律止步。」
    這件事之後,兩家更是勢同水火。
    這件事自然也被江湖中人傳為笑話,只因人人都知道施老莊主固然有孝常之弊,少
莊主施傳宗更是畏妻如虎。
    其實這也不能怪施傳宗沒有男子氣概,只能怪他娶的媳婦,來頭實在太大,花金弓
雖然勇悍潑辣,但也惹不起她這門親家。
    江湖中簡直沒有人能惹得起她這門親家,只因她的親家就是號稱「天下第一劍客」
的大俠薛衣人。
    薛衣人少年時以「血衣人」之名闖蕩江湖時,俠意思仇,殺人如草芥。中年後已火
氣消磨,退隱林下,但一柄劍卻更練得出神入化,據說四十年來,從無一人能在他劍下
走過十招。
    而薛衣人也正是左輕侯的生冤家活對頭。
    夜色深沉,施家莊內的燈火也陰暗得很。
    後園中花木都已凋落,秋意肅殺,晚風肅索,就連那一叢黃菊,夜幽幽的月色中也
弄不起舞姿。
    楚留香的心情也沉重得很。
    他的輕功雖獨步天下,但到了這裡,還是不敢絲毫大意,正隱身在一株梧桐樹上,
不知該如何下手。
    突聽秋風中隱隱傳來一陣啜泣聲,他身子立刻躍起,飛燕般掠了過去,在夜色中真
是就宛如一隻巨大的蝙蝠。
    竹林中有幾間精緻的小屋,一燈如豆,滿窗昏黃,那悲痛的吸泣聲,顯然就是從屋
裡傳出來的。
    屋角裡放著張床,床旁邊有個蹬花的紫擅木妝台,妝台旁有個花架,晚風入窗,花
架上香煙繞絛,又一絲絲消失在晚風裡。
    床上仰臥著一個女子,卻有個滿頭銀髮如絲的老婦人正跪床邊悲痛的啼哭著,彷彿
還聞她喃喃道:「茵兒,茵兒,你怎麼能死?怎麼能死……」
    楚留香只瞪了一眼,便機伶伶打了個寒酸。
    施家的大姑娘果然死了,她閨房中的陳設果然和「那少女」所說的完全一樣,而且
她身上穿著的,也猛然正是一件水紅色的織錦緞衣裳,上面也猛然繡了幾隻栩栩如生的
紫鳳凰。
    但她的屍身為何還未裝殮,此刻跪在床邊哀掉的又是誰呢?楚留香知道這老婦人絕
不是花金弓。
    那麼,她難道就是「那少女」所說的梁媽?
    只見那老婦人哭著哭著,頭漸漸低了下去,伏到床上,保是因為悲痛過度,竟在不
知不覺間睡著了。
    水紅色的織錦緞,樹著她滿頭蒼蒼白髮,一縷縷輕煙,圍過了接著紫絨窗的窗子。
    遠處有零落的更鼓聲傳來,已是四更了。
    楚留香心裡也不禁泛起一種淒涼之意,又覺得有點寒意的,甚至連那漂渺四散的香
氣中,都彷彿帶著種詭秘恐怖的死亡氣息。
    他隱身在窗外的黑暗中,木立了半晌,見到床邊的老婦人鼻息續漸沉重,似已真的
睡著了,他這才輕輕穿窗入屋腳步甚至比窗外的秋風還輕,就算那老婦人沒有睡著,也
絕不會聽得到。
    床上的少女面如蠟色,形色枯稿,瘦得只剩下一把骨頭了,死前想必已和病魔掙扎
了很久。
    這少女眉目雖和左明珠絕沒有絲毫相似之外,但依稀猶可看出她生前必定也是個美
人。
    而現在,死亡非但已奪去了她的生命,也奪了她的美麗,死亡全不懂憐惜絕不會為
任何人留下什麼。
    楚留香站在那老婦人身後望著床上少女的屍身,望著她衣裳上那隻鳳凰,想到「那
少女」說的話,掌心忽然沁出冷汗。
    他趕快轉過身,拿起妝台上一盒花粉,只見盒底印著一方小小的朱印,上在寫的赫
然正是「京都寶香齋」。拿著這盒禮粉,楚留香只覺全身的寒毛都一根根豎了起來,手
上的冷汗已滲入了粉盒。
    突聽那老婦人嘶聲撼道:「你們搶走了我的茵兒,還我的茵兒來。」
    楚留香的手一震,花粉盒已掉了下去。
    只見那老婦人一雙已乾癟了的手緊緊抓著死身上穿的紅緞衣服,過了半晌,又漸漸
放鬆。
    她發黃的脖子上冒了一粒粒冷汗,但頭又伏在床上,喘息又慚漸平靜,又漸漸睡著
了。
    楚留香這一生中,也不知遇見過多少驚險可怖的事,但卻從來也沒有被嚇得如此厲
害。
    他自然不是怕這老婦人,也不是怕床上的死,嚴格說來,他自已都不知道怕的是什
麼。
    他只覺這屋子裡充滿了一種陰森詭秘的鬼氣,像是隨時都可能有令人不可抗拒、也
無法思及的事發生一樣。
    「借屍還魂」這種事他本來也絕不會相信,可是現在。所有的證據都在他眼前,他
已無法不信。
    一陣風吹過,捲起了紫絨窗簾,窗簾裡就像有個可怕的幽靈要乘勢而起,令人恨不
得立刻就離開這屋子,走得越遠越好。
    楚留香在衣服上擦乾了手掌,拾起了地上的花粉。
    他一定要將這盒粉帶回去,讓左輕侯判斷,否則,他真不知該如何向左輕侯解釋。
    這件事根本就無法解釋。
    但是他的腰剛彎下去就發現了一雙繡鞋。
    楚留香這一生,也不知見到過多少雙繡鞋,見過各式各樣的繡鞋,穿在各式各樣的
女人腳上。他從來不曾想到一雙繡鞋也會令他吃驚。但現在他的確吃了一驚。
    這雙繡鞋就像突然白地上的鬼獄中冒出來的。
    嚴格說來,他並沒有看到一雙鞋子,只不過看到一雙鞋尖,鞋尖很纖巧,綠色的鞋
尖,看來像是一雙新發的春筍。
    鞋子的其他部份,都被一雙水蔥色的灑腳褲管蓋住了,腳褲上還繡著金邊,繡得很
精緻。
    這本是雙很美的繡鞋,一條很美的褲子,但也不知為什麼,楚留香竟不由自主想到,
這雙腳上面會不會沒有頭?
    他忍不住要往上瞄,但還沒有瞧見,就聽到一人冷冷道:「就這樣蹲著,莫要動,
你全身上下無論何處只要移動了半寸,我立刻就打爛你的頭。」
    這無疑是女人在說話,聲音又冷、又硬,絲毫也沒有女人那溫柔優美之意,只聽她
的聲音,就知道這種女人若說要打爛一個人頭,她就一定能做得到,而且絕不會只打爛
半個。
    楚留香沒有動。
    在女人面前,他從不做不必要的冒險。
    何況,這也許並不是個女人,而是個女鬼。
    這聲音道:「你是誰,偷偷摸摸的在這裡幹什麼?快老老實實說出來。但記著,我
只要你的嘴動。」
    楚留香考慮了很久,覺得在這種情況下,還是說老實話最好,「楚留香」這名字無
論是人是鬼聽了也都會吃一驚。
    只要她吃一驚,他就有機會了。
    於是他立刻道:「在下楚留香……」
    誰知他的話還未說完這女子就冷笑了起來道:「楚留香!嘿嘿,你若是楚留香我就
是水母『陰姬』了。」
    楚留香只有苦笑每次他說自已是「張三李四」時,別人總要懷疑他是楚留香,但每
次他真說出自己的名字,別人反而不信,而且還似乎覺得狠可笑。
    只聽這女子冷笑道:「其實我早就已知道你是誰,你休想瞞得過。」
    楚留香苦笑道:「我若不是楚留香,那麼我是誰呢?」
    這女子厲聲:「我知道你就是那個小畜牲,那個該死的小畜牲。但我卻未想到你居
然還有膽子敢到這裡來。」
    她的聲音忽然充滿忿怒,厲聲又道:「你可知道茵兒是怎麼死的麼?他就是死在你
手上的,你害了她一輩子,害死了她還不夠,還想來幹什麼?」
    楚留香完全不知道她在說什麼,只有緊緊閉著嘴。
    這女子更憤怒地道:「你明明知道茵兒已許配給薛大俠的二公子了,居然還有膽子
勾引她,你以為這些事我不知道?」
    楚留香現在自然已知道這女人並不是鬼,而是施茵的母親,就是以潑辣聞名江湖的
金弓夫人。
    他平生最頭痛的就是潑辣的女人。
    突聽一人道:「這小子就是葉盛蘭麼?膽子倒真不小。」這聲音比花金弓更尖銳,
更厲害。
    楚留香眼前又出現了一隻腿,穿著水紅色的鞋,大紅緞子的弓鞍鞋尖上還有個紅絨。
    若要看一個女人的脾氣,只要看看她穿的什麼鞋子就可知道,這只鞋子看來就活像
是兩隻紅辣椒。
    楚留香暗中歎了口氣,世上還有比遇見一個潑婦更頭痛的事,那就是遇見了兩個潑
婦。
    他知道在這種女人面前,就算有天大的道理也講不清的,最好的法子就是趕快腳底
揩油,溜之大吉。
    但他也知道花金弓的銀彈必定已對準了他的腦袋,何況這位「紅褲子」姑娘看來八
成就是薛衣人的大女兒,施家莊的大媳婦,薛衣人劍法獨步天下,他的女兒也絕不會掛
省油燈。
    他並不是怕她們,只不過實在不願意和這種女人動手。
    只聽花金弓道:「少奶奶你來得正好,你看我們該把這小子如何處治。」
    施少奶奶冷笑道:「這種登徒子,整天勾引良家婦女,活埋了最好。」
    楚留香又好氣,又好笑,也難怪施少莊主畏妻如虎了,原來這位少奶奶不問青紅皂
白就要活埋人。
    花金弓道:「活埋還太便宜了他,依我看,乾脆點他的天燈。」
    施少奶奶道:「點天燈也行,但我倒想先看看他,究竟有哪點比我們家老二強,居
然能害得茵姑娘為他得相思病。」
    花金弓道:「不錯,喂,小伙子,你抬起頭來。」
    楚留香倒也想看看她們的模樣。
    只見這位金弓夫人年紀雖然已有五十多了,但仍然打扮得花枝招展,臉上的粉刮下
來起碼也有一斤。
    而且她那雙眼睛仍是水汪汪的,左邊一瞟,右邊一轉,還真有幾分銷魂之意,想當
初施舉人必定就是這麼樣被她勾上的。
    那施少奶奶卻不敢恭維,長長的一張馬腦,血盆般一張大嘴,鼻子卻比嘴還要大上
一倍。
    她若不是薛衣人的女兒,能嫁得出去才怪。
    楚留香忽然覺得那位施少莊主很值得同情,娶得個潑婦已經夠可憐的了,而他娶的
簡直是條母馬。
    楚留香在打量著她們的時候,她們自然也在打量楚留香,花金弓那雙眼睛固然要滴
下水來,就連少奶奶那又細又長的馬眼也似乎變得水汪汪了,臉上的表情也緩和了些道:
「果然是個油頭粉面的小白臉,難怪我們的姑奶奶會被他迷上了。」
    花金弓道:「他居然還敢冒充楚留香,我看他做楚留香的兒子怕還小了些。」
    要知楚留香成名已近十年,江湖中人都知道楚留香掌法絕世,輕功無雙,卻沒有幾
人真的見過這位香帥。
    大家都想楚留香既然有這麼大的名氣,這大的本事,那麼年紀自然也不會太小,有
人甚至以為他已是個老頭子。楚留香只有苦笑。
    那老婦人梁媽不知何時也定到前面來,像是也想看看這「登徒子」的模樣,楚留香
覺得她看來倒很慈祥。
    他心裡忽然想起個念頭,但這時花金弓已大聲道:「無論我們要活埋他還是點天燈,
總得先將他制住再說」
    只見金光一閃,她手裡的金弓已向楚留香的「氣血海」穴點了過來,原來她這柄金
弓不但可發銀彈,而且弓柄如韌刀,兩端都可作點穴鑷用,認穴即准,出手更快,居然
還是點穴的高手。
    楚留香現在自然不能裝糊塗了,身子一縮,已後退了幾尺,他身子退得竟比花金弓
的出手更快。
    花金弓一招落空,轉身反打,金弓帶起一陣急風,橫掃楚留香左腰,「點穴鑷」已
變為棍棒。
    楚留香這才知道這位金弓夫人手下的確不弱,一柄金弓竟可作好幾種兵器用,難怪
江湖中人都說她是江南武林的第一位女子高手。
    這時楚留香已退至妝台。已退無可退,這一招橫掃過來,他根本不能向左右閃避,
再向後退,便要撞上妝台。而金弓夫人這一招卻顯然還留有後著,就等著他撞上妝台之
後再變招制敵,反點穴道。
    誰知楚圖香身子又一縮,竟輕飄飄的飄到妝台的銅鏡上,忽然間又貼著牆壁向旁邊
滑了出去。
    他身子就彷彿流雲一般,可以在空中流動自如。
    花金弓臉色這才變了變,頓道:「好小子,想不到你還真有兩下。」
    施少奶奶寒著臉道:「這種下五門的淫賊,偷雞摸狗的小巧功夫當然會不錯。」
    她伸手一探,掌中忽然就多了兩柄寒光閃閃的短劍,一句話未說,已向楚留香刺出
七劍。
    這種短劍就是古代女子的防身利器這位少奶奶更是家學淵源,一出手就用的是「公
孫大娘」所創的「長歌飛虹劍」。
    鮑孫大娘乃初唐時之劍聖,劍法之高,據說已不在「索女」之下,此刻施少奶奶將
這八八六十四手「長歌飛虹劍」施展開來,果然是刃似飛虹,人如游龍,矢矯變化,不
可方物。
    何況,這屋子不大,正適於這種匕首般的短劍施展,她的對手若不是楚留香,人既
已被逼到牆角,是再也避不開她這七劍的了。
    只可借她遇著的是楚留香。
    楚留香歎了口氣,喃喃道:「就算我是葉盛蘭,兩位也不必非殺了我不可呀!」
    他一共只說了兩句話,但這句話說完時,他的人已滑上屋頂,又自屋頂滑了下來,
滑到門口。
    花金弓頓道:「好小子,你想走,施家莊難道是你來去自如的麼?」
    她出手也不慢,這兩句話還未說完,但聞弓弦如連珠琵琶般一陣急調,金弓銀彈已
暴雨般向楚留香打了過去。
    銀彈的去勢有急有緩,後發的反而先至,有的還在空中互撞,驟然改變方向,有的
卻似乎射失手了,射在門框上,但在門框上一彈之後,立刻又反激而起,斜斜的打向楚
留香前面。
    金弓夫人的「銀彈金弓」端的不同凡響,不愧為江南武林的一絕,但楚留香身子也
不知怎麼樣一轉,已自暴雨般的銀彈中飛了出去,身子再一閃,就已遠在十丈外。
    金弓夫人怔了怔,一步竄到門口,大聲道:「喂,小子,我問你,你難道真是楚留
香?」
    楚留香身子落在竹梢,輕輕一彈又飛身而起,只見他揮了揮手,但卻看不出是在招
手,還是在搖手。
    施少奶奶咬著牙道:「楚留香和我們井水不犯河水,怎會到這裡來?」
    金弓夫人出了會兒神,忽然一笑,道:「無論他是否是楚留香,反正都跑不了的。」
    施少奶奶道:「哦?」
    金弓夫人目光遙控那邊的一座亭子,道:「你那寶貝二叔既然送了我們回來,沒有
吃宵夜的點心他怎麼肯走呢?我算準他現在一定還在亭子裡等著。」
    施少奶奶嘴角也泛起一絲惡意的微笑,道,:「不錯,只要寶二叔在亭子裡,無論
是誰都走不了的。」
    亭子裡果然有個人,正坐在石級上,仰面望著天,嘴裡唸唸有詞,也不知在說些什
麼。
    仔細一看,他原來在數天上的辰星。
    「—千三百二十七,一千三百二十八……」
    他年紀最少也有四十多了,鬍子已有些花白,身上卻穿著件大紅繡花的衣服,繡的
是劉海灑金錢,腳上還穿著雙虎頭紅絨鏈,星光下看來,他臉色似乎十分紅潤,仔細一
看,原來竟塗著胭脂。
    他一心一意的數著,一面用手指指點點,手上也「叮叮噹噹」的直響,原來他手腕
上還戴著幾隻接著鈴鎖的金圈子。
    楚留香一心想快離開這地方,本來也沒有法意到亭子裡還有個人,聽到亭裡「叮叮
當當」的聲音,才往那邊瞧了一眼。
    只瞧了一眼,他已忍不住要笑了出來,若是換在平時,他一定忍不住餅去確瞧這活
寶是何許人也,但現在他卻已沒有這樣好的心情,腳尖微微點地,人已自亭子上掠了過
去,只要再兩個起落,便可出這片庭園。
    誰知就在這時突聽「颼」的聲,一條人影清般自亭子裡竄了出來,擋在楚留香前面。
    楚留香掠上亭子再掠下,這人卻自亭子裡直接溜出,距離雖比楚留香短了些,但這
種身手卻還是驚人的很。楚留香再也想不到會在這用遇見輕功如此精絕的高手,再一看,
這「高手」居然就是那忙著數星星的活寶。
    他站起來後,就可看出他身上的衣服又短又小,就像是偷來的,頭髮和鬍子梳得很
亮,上面還像是塗了刨花油,再加上股花粉姻脂,看來真有幾分像是綵衣娛親的老萊子。
    楚留香也不禁怔住了,他看不出這麼一個活寶竟會有如此驚人的身手。
    這活寶也在上上下下的打量著他,忽然嘻的一笑,道:「這位大叔你是從哪裡來的
呀?我怎麼從來也沒有見過你呢?」
    這老頭子居然明他「大叔」,楚留香實在有些哭笑不得,幸好花金弓她們還沒有追
過來,楚留香眼珠一轉,也笑道:「老先生不必客氣,大叔這兩字在下實在擔當不起。」
    誰知他話剛說完,這活寶已大笑起來道:「原來你是個呆子,我明明只有十二歲,
你卻叫我老先生,我大哥聽到了,定要笑破肚子。」
    楚留香又怔住了,忍不住摸了摸鼻子,道:「你……你只有十二歲?」
    這活寶扳著手指數了數,道:「今天剛滿十二歲,一天也不多,一天也不少。」
    楚留香道:「那麼你大哥呢?」
    這活寶笑道:「我大哥年紀可大得多了。怕比大叔還大幾歲。」
    楚留香道:「他是誰?」
    這活寶道:「他叫做薛衣人,我叫做薛笑人,但是別人都叫我薛寶寶……薛寶寶……
薛寶寶。你說這名字好聽不好聽?」
    這白癡竟是一代劍豪薛衣人的弟弟,這才叫做:「龍生九子。子子不同」。楚留香
暗中歎了口氣,實在不願和這人多說,笑道:「這名字好聽極了,但你既然叫寶寶,就
應該做個乖寶寶,快讓我走吧,下次我一定帶糖給你吃。」
    他居然將這四五十歲的人叫做「乖寶寶」,連他自己也不禁覺得有些好笑,一面揀
著手,一面已飛身掠起。
    誰知這薛寶寶竟也突然飛身而起,順手就自腰帶上抽出毒蛇般的軟劍,「刪蹦,
忽」,一連三劍刺了出來這三劍當真是又快,又准。又狠劍法之迅速精確,就連中原一
點紅,黃魯直這些人都要乎其後。
    楚留香雖然避開了這三劍卻己被逼落了下來。
    只見薛寶寶一隻腳站在對面的假山上,笑嘻嘻的嚷著道:「大叔你壞了我的大事,
還沒有賠找怎麼能走呢?」
    楚留香望著他已弄不清這人究竟是不是白癡了。
    看他的模樣打扮,聽他的說話,明明是個不折不扣的大白癡,但白癡又怎會使得出
如此辛辣迅急的劍法?
    楚留香只有苦笑道:「我壞了你的大事?什麼大事?」
    薛寶寶瞬起了嘴道:「方我正在數天上的星星,好容易已將月亮那邊的星星都數清
了,可是你一來,就吵得我全忘得乾乾淨淨,你非賠我不可。」
    楚留香道:「好好好,我賠你,但怎麼樣賠法呢?」
    他嘴裡說著話身形已斜竄了出去。
    這一掠他已盡了力,以楚香帥輕功之妙,天下有誰能追得上。
    誰知薛寶寶竟像早己知道他要溜了,楚留香身形剛動,他手上套著的金圈已飛了出
來。
    只聽「叮鈴鈴」一連串聲音四隻金調子在晚空中劃起四道金弧,拐著彎兒到楚留香
前面。
    楚留香只見眼前金花一閃,「叮噹,叮噹」兩聲響。四隻金鎖在半空相擊,突然迎
面向他撞了過來。
    這「白癡」不但輕功高,劍法高,發暗器的手法更是妙到極點,花金弓的銀彈和他
—比,簡直就像是小孩予在耍泥丸。
    楚留香的去勢既也急如流矢眼看他險些就要撞上金鑰子了,在這間不容髮的剎那鬧,
他別無選擇,身形陡然一弓,向後退了回去兩隻手「分光捉影」抄往了三隻金鎖子,剩
下的一隻也被他用接在手裡的三隻打飛。
    這身子一縮,伸手一捉,說來雖容易,其實卻難極了,無論身、眼、時間、部位都
要拿捏得恰到好處,錯不得半分,若沒有極快的出手,固然抄不到這四隻金鎖,若沒有
絕頂的輕功,也無法將金鎖的力道消減,那樣縱能勉強抄著金鎖虎口怕也要被震裂。
    只不過等他抄住金鎖,他的人已退回原處。
    只見薛寶寶跺著胸道:「大叔你明明說好要賠我,怎麼又溜了,大人怎麼能騙小孩
子?」
    楚留香忽然發現這白癡竟是他生平罕見的難纏對手,他雖然身經百戰,一時之間卻
也不知該如何對付才好。
    薛寶寶還在跺著腳道:「大叔你說你究竟是賠,還是不賠?」
    楚留香笑道:「自然要賠的但怎麼賠法呢?」
    薛寶寶立刻展額笑道:「那容易得很,只要你將月亮那邊的星星替我數清楚就行
了。」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道:「哪一邊?」
    薛寶寶伸手指了指,道:「就是那邊。」
    其實這時天上根本沒有月亮,卻有繁星滿天,一個人就算生了二百雙眼睛,一百隻
手,也沒有法子將這滿天繁屋數清楚的。
    楚留香笑道:「哦,你說的是這邊麼?那真好極了。」
    薛寶寶眨著眼睛道:「為什麼好極了?」
    楚留香道;「這邊的星星我剛就已數過,一共是兩萬八千四百三十七個。」
    薛寶寶道:「真的?」
    楚留香道:「自然是真的,大人怎麼會騙小孩子,你不信就自己數數看。」
    他心裡早已打好主意,這「白癡」若是不上當,那麼他這癡呆就必是裝出來的,楚
留香雖不願和真的白癡打架,但對假自癡可就不同。
    誰知碎寶寶已笑道:「你說是兩萬八千四百三十七個,好,我數數。」他竟真的仰
著頭數了起來。
    楚留香暗中鬆了口氣,身子如箭一般竄了出去,這時薛寶寶竟似已數得出神,完全
沒有留意到他。
    楚留香這才知道真的遇見一個武功高得嚇人的白癡,他只覺有些好笑,又有些訝異。
    這件事的確有些不可思議,但他決定暫時絕不想這件事,因為還有件更不可思議的
事還未解決。
    借屍還魂
    施茵的魂魄似真的借了左明珠的體而復活了。
    左二爺看到他拿回來的花粉時,也不禁為之目瞪口呆,汗流澳背;足足有盞茶時分
說不出話來。
    張簡齋皺著眉問道:「那屋於是否真和她所說的完全一樣?」
    楚留香道:「完全一樣。」
    張簡齋道:「那位施姑娘真是今天死的?」
    楚留香道:「不錯,她體還未收,我還看到那身衣服也……」
    左二爺忽然跳起來,大吼道:「我不管那是什麼衣服,也不管姓施的女兒死了沒有,
我只知道明珠是我的女兒,誰也搶不走。」
    張簡齋道:「可是,她若不承認你是她父親呢?」
    左二爺怒吼道;「她若敢不認我為父,我就……我就殺了她。」
    張簡齋道:「你真的忍心下得了手?」
    左二爺怔了怔,道:「我為何下不了手?我……我……我……」廷
    說到第三個「我」字,眼淚不禁已奪眶而出,魁偉的身子倒在椅上,彷彿再也無力
站起來了。
    張簡齋搖頭歎息道:「造化弄人……造化弄人竟一至於斯,你我夫復何言?」
    左二爺雙手府著頭,滄然道:「可是……可是你們難道要我承認明珠是那潑婦的女
兒?你們難道要我活生生的將自己的女兒送給別人?」
    張簡齋用手摸著自己的鬍子,來去的踏著方步,這江湖名醫雖有妙手成春的本事,
對這件事卻也束手無策了。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她還在睡麼?」
    左二爺躇然疆道:「還睡得狠沉。」
    楚留香站了起來,道:「二哥你若相信我,就將這件事交給我辦吧。」
    張簡齋長歎道:「世上若還有一個人能解決這件事,那必定就是楚香帥了,左二爺
著不相信你,他還能相信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