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章 自裁以謝            

    花無微笑道「無論如何,你這種觀念的確是令人佩服的。自古以來,江湖中只伯誰也沒
有這樣想過。」

    楚留香緩緩道「等到許多年以後,這樣想的人,自然會一天天多起來,以後人們自然會
知道,武功並不能解決一切,世上沒有一個人有極力奪去別人購生命」無花歎道「這是以後
的事了,現在你……」楚留香道:「現在,我要將你交給能制裁你的人手上。」

    無花大呼道:「你要將我交給別人?」

    楚留香道:「不錯。」

    無花狂獎道「你既不能制裁我,天下還有誰能制裁我?」

    楚留香道:「他們這些人雖然末見如何高尚,但他們所代表的法律和規矩卻是無論什麼
人都須尊敬的。」

    無花冷笑道「你難道一向很尊重規矩?」

    楚留香道:「我們蔑視肋,只是少數人立下購規短,這種規矩自然不值得尊敬,但道德
和正義·無論任何人也不該輕視。」

    無花歎了口氣道:「楚留香你實在是個很奇怪購人,但你無論如何,也休想將我交到那
種人手上。」

    楚留香四道「為什麼?你本是個很高貴的人,那些人隨手本不敢捎你的衣衫,但又誰叫
曲犯了如此卑下的罪,『王子犯法,與民罪』,這烯話你難道不懂?」無花像是根本沒有聽
見他的話,只是微笑哺哺道「逆留香,無論如何你也休想耍那種人沽我的一根手指。」逗說
說,他的身子竟已緩緩倒了下去。

    霹雷閃電聲震天地。

    楚留香趕緊扶他,在電光閃中,瞧見了他的臉,這張溫文俊美的臉,此刻已變得鐵青而
可怕。

    楚留香大駭道「無花你……你為何這樣雛,死難道就不是逃避麼?」

    無花張開服來,勉強一笑,道:「我這並不是逃我並不是不敢去面對他們,我只不過是
不屑在那種卑踐的人面前低頭面已。」

    他目中突然又現出輝煌的光彩,道:「無論我做錯了什麼事我總是個高貴的人,比世上
大多數人都要高貴得多楚留香,達點你承認麼?」

    他眼睛漸漸闊起。

    他已永遠聽不到楚留香回答了,電光閃過,他面容又恢復了安詳與平靜,甚至嘴角都還
帶一絲微笑。

    林家花園裡掂木蔥籠。

    名捕神鷹正和一個面容凝重的巧幫長老·焦急地等候在樹下。

    那巧幫長老不停地問道「你想他真的會來麼?」

    神鷹微笑道:撫論楚留香這人是好是壞,是善是惡,但他既說要來,就一定會來的,無
論什麼人,什麼事,都休想擋得住他。」

    只聽樹上人緩緩道「不錯,無論神贍這人是好是壞,是善是惡,但他財楚留香的看法,
倒是不錯的……」話聲中,楚留香已田飄落下。

    他微笑持「但神鷹是不是聽到我在樹上,才故意說這些話購?」

    擲鷹大笑道「楚香帥一諾千金是小老作早巳細道了。」

    巧幫長老忍不住道「那兇手?不知楚香帥己帶回來了麼?」

    鼓留香臉色立刻潞淡下來,四通:「他已死了」鐘鷹失聲道:「死了?」

    楚留香道;「不錯。」

    神鷹道「他……池是如何死的?」

    楚留香歎道:「他既巴死了,無論是怎樣死的,豈非都是一樣麼?」

    神府道「但───」健留香厲聲道:「我說他死了,你難道還不信?」

    神贍陪笑道「楚香帥的話,小者作怎敢不掐?但他.。他究竟是誰呢?」

    楚留香默然半晌,緩緩道「他雖然狠毒,仍卻並不卑鄙,他雖是個兇手,但卻仍不換為
君於,現在,他既巳死了,你們何普再問他名姓,人死就沒有名字了。」

    那巧幫長老忽然道「但他的屍身在哪裡?他就算死了,本幫弟子也要將他的屍
身。。。」

    楚留香暴怒起來喝道「你要將他的屍身怎樣?泳競想法對付一個死人,這想法豈非比那
兇手還要卑鄙得多」他無論通什麼事,從來都是不動聲色的那唱幫長老從未見過他的怒容不
禁孩呆了。

    楚留香大聲道「我告訴你們他已死了,他的死,已洗清了他生前購罪,你們若不信,你
們苔還不滿意只管自己去想法子吧!但你們勇敢來打擾我,休怪我不客氣」活未說完,人已
走遠,只留下神鷹和寫幫長老還征在那裡。

    焚留香自己也不知道怎會突然變得如此暴躁,也許是因為他對無花的死,覺得太傷心,
太難受。

    也許是因為他太疲倦了。

    無論如何,經過這麼件事後,他想回到他舒服購船上去,揚起帆,永遠離開這些可厭的
人群。

    他想在那美麗的海洋體抱裡,那溫柔的海風中,那黃金色的陽光廠,完全放鬆自己,安
安詳詳地休息一段日子,蠍幾杯冰冷的葡商涵吃幾樣未甜兒做助好菜,躺在蘇蓉蓉助身旁,
斷李紅袖說一些結局美觀的放事。

    他以最炔的速度趕回去。

    但他忽然發現,老天競像永遠都不許他休息的。

    他還未回到船上,─件他乎生所從來沒有遇到過的變故已在等他了,他做夢也末想到達
種事竟會發生在他身上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