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章 法律莊嚴            

    楚留香失聲道「她難道又重到中土來了麼?」

    天皖大師歎道「此奪雖不能確定,但想來必足如此只因就存這位李姑娘離開天楓十四郎
沒有多久,華山七劍留下的四人,忽然全部慘死江湖紛紛傳盲都說是黃山世家中僅存助李
萌,回來為父兄復仇的。」

    慈留香沉醉道「如此說來這位李姑娘在按桑島上,必定學會了一種驚人的武功,也許正
是天楓十四郎傳給他的。」

    天峰大師道「這點你並未猜對,天楓十四郎並未傳授她武功,她必定是另有奇遇而對於
此事,她始終都是瞞過天楓十四口口助。」

    楚留香歎道:「不錯,這位李姑娘的遇合,必定甚是離奇,否則她在短短幾年中,武功
也絕不可能如此精進,竟一舉殺死華山四切「…·但她大仇得報之質,難道就沒有回到東藏
去瞧瞧她的兩個孩子麼?」

    天峰大師道「沒有,那時她幼於尚在翹概中,天楓十四朗悲痛之下,就帶這兩個孩子,
來到中土。」

    楚留香道「難道那時江湖中竟沒有這位李妨娘的消息?」

    天烽大師道,「奇怪的就在這裡,這佼李始娘做出了那般驚天動地的大事後,競突然消
聲匿跡,就好像突然在這世界上消失了似購,天楓十四郎勞苦尋找她一年後,才終於絕
望……這時他才來到這裡。』楚留香道「原來他並非一到中土,就向大師求戰的。」

    楚留香慘然道「晚輩猜的果然不錯,這時他已心灰意冷,無意再活下去,想將團己兩個
兒子交託給適當的人,所以竟不惜故意傷在大師的掌下。」

    天峰大師淒然道「我傷他之後,立刻將他抉到這彈房中,誰知他競又乘我去取藥時不辭
面別只留下封滋書,道出了這段傷心事又求收留他的長子,我趕到他信中所說的寺要格他遺
孤帶給他時竟在那裡遇任老幫主,我這才知道,他竟已死在任老幫主的手這一段既哀艷又悲
壯的故事,自一個沉靜如佛的高僧中說出來,更充滿了一種窒息的沉矚與神秘。

    無花始終靜靜地坐在那裡,面上絕沒有絲毫表情,天蜂大師和楚留香也始終沒有去望他
一眼。

    他看來就像是個完完全全置身在事外的人,天烽大師所敘說的故事,就像是和他完全沒
有絲毫關係。

    彈房裡靜寂了片刻,接就響起水沸的聲音。

    楚留香謹慎而緩饅地開始沖茶。

    他每一個動作,都做得十分正確而小心,他正是想借這緩饅的動作,來澄情自己紛亂的
思想。

    然後,他雙手摻起一盞香茶,恭敬地送到天蜂大師面前,沉聲道:「多謝大師。」

    天蟬大師雙手接過茶盞緩緩道「你想知道的事,現在都已知道了麼?」

    楚留香道:是。」

    天強大師淡淡一笑,道:「很好,老倡所能說出的,也只有這麼多他競汲有問麓留香為
何要知道這故事,只是開始品嗜茶的香氣,在這一瞬間,他嚴肅沉重購面容·像是突然松勁
了下來,但目中曲悲哀之意卻更濃厚,於是他又緩緩閡起服,賄哺道「這杯茶,的確比方那
杯茶好喝得多。」

    楚留香凝注了他許久,實在猜不透這窖智的老僧究竟已知道了多少他忍不住脫口問道
「大師難道沒有什麼話要問在下購麼?」

    天峰大師默然半晌,淡淡道「任老幫主是否已故去了?」

    他並沒有張開服來,這句話像是隨曰而問出來的。

    楚留香卻長長吐出口氣道「是。」

    他再次奉上一盞茶,道「大師所要知道的,現在只伯也全都知道天絕大師只是點了點
頭,不再說話。

    楚貿香昭然站,道:「不知大師能不能讓晚輩和無花師兄說幾句話?」

    天峰大師緩緩道「該說的話,總是要說的,你們去吧」無花這時才妨起身來,他神情看
來仍是那麼悠閒而滿灑,尊敬地向天蜂大師行過札,悄然退了出去。

    他沒說話。

    等他身子已特退出外,天陷大師忽然張開眼睛瞧了他一眼,這一眼中的含意似乎很復
雜。

    但他也沒有說話。

    夜已很深。

    後山的道路狠窄·屬脆的星光,映道旁的木吁,整個大地卻似乎已浸浴在一種神秘而淒
涼的霧裡。

    楚留香和無花並肩走在這條崎販的窄路上,直到此為止,他們飽始終保持沉默,沉默得
就如同黑夜中的山嶽一樣。

    無花終於微微一笑,道「你雖然沒有當面揭穿我,但我卻不感激棟,那只不過是因為你
怕天鋒大師傷心而已,是麼?」

    楚留香苦笑道:傷認為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原因?臀顫說,你我的友情…無花悠悠道
「你我的友情,到現在所剩下的已不如眼睛裡的紗救多了。」

    理留香長歎道:「不錯·眼睛裡有了抄靛就會流淚的。」

    無花道「你現在不妨告訴我·你究竟已知道了多少?」

    矩留香緩緩道;「我已知道了許多事,卻蛆還有許多不知道。」

    無花微笑道:「體知道些什麼?不知道的又是什麼?」

    楚留香迢:「我已知道你便是天楓十四郎的長於南官靈的兄長。但你又怎會知道南宮靈
也是你的親兄弟天峰大師自然絕不會告訴無花通達原因你本可猜得出的,先父去隨時我已七
歲七歲的孩子,有的雖不懂事,但也有的已能懂得許多,而且永遠不會忘楚留香四道「你懂
得也許太多了。」

    無花微笑道「你自然也知道,天一神水是我盜出來的。」

    楚留香苦笑道「不錯『神水宮』雖然禁止男人出入,僅一個文雅風趣助出家人自然是例
外,在般人眼中,都未將出了家的和尚再看成男人,其實這其中卻是難免有其弊病,只可措
這位多情的妨娘競為你而死…。:「無花笑道;「一個從未接觸過男人防女孩子,總是經不
得引誘的,她自覺死得很甘,你又何苦為她可惜。」

    楚留香凝注他,四道「你真是個奇怪的人,無論多卑鄙,多可惡的話,你競都能用最溫
柔,最文雅的語調說出來。」

    無花神色不變,又笑道:「你自也鋼道我費了那麼多心血,盜取『天神水』是為的什
麼?」

    楚留香道「只因任老幫主和天峰大師都不是你輕易能殺死的,何況你還要他們死得不痕
跡,令人不致疑心。」

    無花道「你說得正確已極。』楚留香道「在那石樑上,扮面天楓十四郎的,自然是你,
殺死『天強星』末剛,以忍術遁入大明湖助·自然也是彌。」

    元花道:冰錯」楚留香歎道:「那日我在大明湖中見到你時,本已該疑心你了只可惜那
時我縱然懷疑世上每一個人,也不會懷疑到連琴聲都不願沾殺氣的無花身上。」

    無花微笑道「你不必難過每個人都難免有糊塗的時候。」

    楚留香苦笑道「烏衣淹中,素心大師那癡呆的徒弟,臨死前本已揭穿了你的秘密,只可
借她只說了個無中就死,更可橫我始終認為她要購是梧桐購梧』,競末想到她妥說的本是
『無花的『無』。」

    無花道;「我實也米想到她臨死前神智居然又清楚起來,否則夜我殺死素心大師的時
候,就連她齊殺死了。」

    楚留香道「但你為何要承死素心大師?」

    無花道:「只要是和這件事有點關係的人,我就不能讓他們活說話,你知道我做事向很
謹慎,從來不願意冒險。」

    楚留香道:「所以你也想殺我?」

    無花歎了口氣,道:「我實不願意位牽連到這件事裡,我早就對南宮靈說過,世上若只
有個人能揭穿我們的秘密,這人必定就是楚留香。」

    楚留香歎道:「在大明溯上,在烏衣慮裡,在那石樑上,你已動過許多次,你要殺我,
我並不奇怪,但你為什麼又殺蓉兒?」

    無花道「我早就想到你必定要派她到神水宮去打所消息,所以我立刻想到你在大明湖畔
約會的人必定是她,你總也該知道,裁併不是個笨人。」

    矩留香歎道:「一個人太聰明了,也並不是件好事。」

    無花微笑道「你自已難道很笨麼?」

    焚留香苦笑道「我現在習知道,我實在沒有自已所想像中那麼聰明,否則我早就該想
到,到了必要時,銥必定會將南宮靈殺死滅口的。」

    無花歎道:「我又何嘗有自己歷想像的那麼聰明,我以為只有南富靈一死,恢的線索就
全斷了,再也不會牽連到我身上,否則我又怎楚留香道「這其中最大的關鍵,就因為他說出
你們乃是兄弟,若不是這點線索,我也不會找到這裡來的。」

    無花沉默了許久山腰的霧更膿了山風中已帶來冬天的信訊,他身上只覺有些寒怠。

    楚留香歎道:「我始終不能瞭解助是,你這樣做,究竟是為了要報仇還是為了要爭奪權
力?這究竟是你自己的主窟?還是令尊未死前巳留廠遺言要你這樣做的」無花眉梢揚了揚,
道「你怎會想到先父有遺言留給我?」

    楚留香道「傷既來到中原,你的忍術與刨法,自然是自令尊學到的,但他死時,你還
小,絕對學不會如此高深助功夫,這自然就是他將武功秘築留給了你,你秘密收藏了起來,
連天峰大師都不知遺。」無花道「砌」楚留香道「所以我立刻想到,他不惜犧牲生命,炮要
你們投入少林和巧幫助門下,說不定要你們長大後,先接天下第一大派材第一大幫購門戶,
再進一步而君臨天下,這也許正是他自已心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所以才要你們代他來完成,
否則他又怎會督心情願地死去:「無花又沉默了許久,微微一笑,道「你可知道我為什麼一
宣喜歡你?就因為你有頭腦我常說只要認識你的,無論為友為故,那是人生大快事。」

    楚留香道「如此說來我猜對了?」

    無花微笑道「你猜的也許對☆也許措了,以後傷自己自然會知道的「。─」他忽然停下
腳步,轉身面對楚留香,道「無論如何,現在你已揭穿了這個秘密,你想要怎麼樣呢」楚留
香鑷注他·良久良久,長歎道「你知道我從不顧錄人,更不願殺捌」無花笑道「但你也該細
道,現在你不係數,我卻要殺你的」楚留香苦笑道:不錯,傷只要殺我,使可通遙法外,只
固世上無花緩緩道「你是在等我出乎?」

    獲留香綴然道「我雖不願如此,但這怕已別無選強助餘地」兩人不再說話。

    他們知道該說的話,都已說完了。

    山風更猛烈歐得他們的衣衫頭髮俱都飛起,他們的神情雖仍然安靜而從容,但彼此間已
充滿殺機。

    突然一聲霹撈擊下,山雨欲來,大地更見蕭瑟。

    無花的雙拳已在這聲霹雷中,直擊出去這正是名震天下少林神拳,他第一用的乃是本門
拳法,隱渾拳勢,再襯上霹雷之威,當真有諒天動地之力苦非親眼所見,怕誰也難以相信這
文跟溫柔的無花,競也能發得出如此剛猛的招式。

    楚留香身形☆轉左拿斜斬無花髒門,他這一掌看來乎乎無奇,與無花那拳的聲威簡直無
法相比。

    但這平平無奇的章,卻偏偏能特無花拳勢化解開了。

    無花身法展動·一塊露露還未停歇,他已擊出四拳降龍伏虎,無一拳不是少林神拳的精
華。

    楚留香卻又一一化開,而且連捎帶打,猶有反擊之力。

    無花十八拳擊出,竟然毫未能搶得先祝,右拳突然縮,等到擊出時,只聽「噬」的一
聲,竟已變拳為指。

    這一指彈出,卻是內家的「彈指神通」,一縷銳風,急切楚留香右孵下的「期門」、
「將台」諸穴。

    楚留香不必被他這─指點中,只要被指風掃及半邊身子也將動彈不得,只伯立刻要斃於
無花左掌之屍。

    但楚留香身子一斜─只不過輕輕斜了斜,強銳的指風,便堪堪只能掃他衣服過去。

    他左草已腿到了無花脅下。

    無花的功勢,立刻就只好變為守勢,右手編回,左手拍出時,已變楚留香橫跨步,左肘
撞出。

    無花得撤招變招活那問但見掌影飄飛,如狂風中漫天飛舞,正是少林外的絕技風萍
掌」。

    顧名思議,這掌力已非以力見長,而是以巧取勝,掌勢詭異飄忽,竟是虛多於實。

    但只要他留招志出,立刻就被控留香招式封死。

    他刻之間,佼巳換了「少林神拳」·「彈指種通」,「風萍掌」三種功夫,室三種功夫
或則猛,或尖銳或詭變走的路子絕不相同,但卸正都是當今武林小最負盛名·最具威力的武
功。

    面楚留香所用的招式卻是江湖中最普通,最平凡的,江湖中也不知有幾千幾萬人能施展
這種招式。

    但明明是同樣的招式,到了楚留香的手裡卻不同了。

    這些動作單獨看來也許平淡無奇,但到了兩人交手時,每一個動作都發輝了它不可思議
的威力。

    無花有時簡直想不通自己如此的奇授招式,怎會被楚留香這種平凡的動作化解的?不但
化解,還能反擊又是一聲霹雷擊下,暴雨傾盆而落。

    狂風、暴雨,大地呼嘯,深山裡黑暗得如同墳墓。

    他們根本已瞧不見對方的身影,只憑零聲來閃避對方的招式,但風雨呼嘯,到後來他們
連對方的單風都聽不見了。

    霹雷擊下,電光一閃,楚留香身形電光中一閥,無花身形卻凌空飛起數千點寒屋刀口暴
雨般射了出去。

    在如此黑暗中,要想閃避暗器,簡直是件不可能的事,無花身形落下時,嘴角不禁現出
一絲微笑。

    驚天動地的霹雷聲中,楚留香似是發出一聲驚呼。

    接又是電光一閃。

    無花任黑暗嘎忿促地隕息,大呼道:「楚留香楚留香你在那只聽『人就在他身歷緩緩邀
「我在這顯。」

    仍佃並沒有回身他只慫前路地果了半晌,然後垂下頭,緩緩道:「很好我今日總算證實
我的確不是你的對手。」

    他語聲說得那麼平淡,就像剛證實的只不過是場輸贏不大的縮博而已任何人也聽不出他
已將生命投注在這場賭博中。

    效留香歎丁門氣,道「你雖已輸了,但無論如何,你的確輸得很有風度。」

    無花發出盧短促助笑,道「我料勝了,會更有風度的,只可措達件事己永遠沒有機會證
實了是麼?」

    焚留香濺然道「不錯你的確永遠沒有勝的機會。」

    無花悠然道:「作為一個勝利者,你的風度的確也不錯,這怕是因為你已件慣了勝利
者,你像永遠不舒服失敗的時候。」

    楚留香沉聲道「個人若站在對方的這邊,就水遠不會失敗的。」

    無花忽然狂笑起來,道「我錯了麼?……我若成功,又有誰敢說我做錯了……」震耳的
霹雷,打斷了他瘋狂的笑聲。

    楚留香沉默了半胸,緩緩道「你為何不逃?」無花助狂笑已變為喘息道「逃?我是個會
逃走助人麼?」…一個人若想要享受成功·你得先學會如何去接受失敗…一中他忽又狂笑起
來,道「無論多麼大的勝利,都不會令我喜歡得沖暈了頭的,無論多麼大的失敗,也不能令
我像只野狗般夾尾巴逃楚留香四了口氣,綴然道「你的確並沒有令我失望。」

    無花道「你現在想要我的怎樣?」

    楚留香緩緩道「我只能揭穿你的秘密並不能制裁你,因為我既不是法律,也不是神,裁
並沒有制裁你的權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