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章 天峰大師            

    神鷹動容道「香帥既然知道·不知是否賜知?」

    楚留香沉聲道「我縱然說出那兇手是誰,你也無法可施,只不他雷然長身而起道,「三
天後,你可在莆田城裡的林家花園等我到時我自然會將殺死窗宮靈的兇手交給你。」

    楚留香人不離攝,馬不停蹄,直奔莆田。

    又是黃昏。

    楚留香寄托了馬,競垂暮色,掠入少林寺。他只覺時候已甚是急促,已來不及等候通報
了。

    莆田少林寺雖不如意山少林之氣派宏偉,但這沉浴在茫茫暮色中的古剎,亦自有一種神
秘的美。

    微風中,隱隱有鐘聲焚唱傳出,本時的清香中,又隱隱有檀香的氣息,充滿了莊肅的沉
寂,哪裡聞得到絲毫系機。

    秋風掃盡了石階上的落時,石階盡頭的大門是開的,從門外可以望見畝本森蔥的幽靜庭
院。

    再過去便是那香煙締繞莊嚴宏偉的大殿。

    這裡是人人都可以進去的地方,但也是人人都不政輕易進去的·少林之名,威重天下,
無論誰到了這裡,都不兔要生出敬仰警惕之心,這裡的門雖是開的,但可有誰敢妄翹雷池一
步。

    楚留香也沒有從大門走進去,他競越牆而入─他心裡只覺有種不樣的警兆,只覺縱是片
刻之差,也籌不得了。

    滿天夕陽如血一重重高大的屋脊,在夕陽下望去,就像是一座座山峻被血梁紅了的山
峰。

    天峰大師又是介哪座山峰下?焚留香菠子般飛掠的身形,不禁遲疑了下來。

    他身形只不過停了停,突然一聲佛號宣起。

    「阿彌陀佛」這短短的聲佛號還未結束,屋脊四角的飛搪下,已同時閃出了四條人影。

    這四人都是次袍白視,四十多歲助中紀,四張慶嚴威重的臉上,各有一雙精光閃閃的睜
於。

    此刻這四雙發亮助眼睛全都刀一般瞪楚留香。

    楚留香暗中也不免吃了一慷「少林僧人,果然不可輕視。』面上卻不動聲色,微笑道:
「大師們用過飯了麼?」

    這本是旬最普通的問話,兩人見圓,無論是多中好友,抑或是點頭之交,大多會這麼樣
問一旬購。

    但這句話在此時此刻問出來,四個少林憎人卻都不禁鎊了楞,左面年紀較長的人沉聲
道:「三十年來,已從無江湖中人踏上少林寺的屋脊,施主今日既然破了例,想必絕非無故
而來,但請特此來意見示。」

    楚留香一笑,道「在下的來意縱然說了,大師們也不會相信。」

    那灰袍僧人厲聲道:「施主若不肯將來意相告,就莫怪貧俗等要天禮了。」

    楚留香苦笑道「在下生平最不願和少林門下交手,大師介又何苦要逼我破例。」

    那灰袍僧人怒喝道「施主勞不願動手,就隨貧僧下去吧」喝聲中,他長袖突然撰出,飄
忽如流雲,輕急如閃電,筆直向理留香面目咽喉之闖捲了過去。

    出家人身旁不便攜帶兵刃,這一雙長鈾,通常就是他們的防身利器·世上只知「流雲鐵
袖」乃是武當絕技,卻不知少林門下助袖上功犬辦可柔,柔可卷奪對方事中兵刃,剛能『關
震斷對方心臟。

    逆留香四了口氣,道;「少林門下別的都好,就是火氣太大了些。。

    他嘴裡說話,身形種天而起說到最後幾個宇財,他身子已如飛鶴凌空,遠在四文之上。

    灰袍僧人一擊空,各據方位,他們算定楚留香身子總有落下來的時候只要落下來,便落
入他們陣式之中。

    誰知楚留香竟能不落下來。

    他身子有如魚在水中,一翻挺,竟又橫掠出四丈開外·頭下腳上,撲入了屋脊下助黑暗
中。

    只聽他遠遠笑道:「在下並非撤野來的,等事情辦完盾,自當再來向大師們請罪。」

    少林榴人面上齊都變了顏色。

    那年紀最長的獲抱僧人沉聲道:「亥法傳警應變,玄通、玄妙隨我來。」

    他一面說話,一面已向楚留香語聲傳來處撲過去,但見星月密天,徽風動樹,哪裡還臆
得見楚留香助影子。

    逆留香知道此時若要求見天峰大師,這些少林和尚是萬萬不會帶他去的,既然解釋不
清·他只有一走了之。

    他身形掠入黑暗中,立刻又騰身飛起,別的地方不去,卻又掠到方那重屋脊的飛榴下。

    只見三個灰抱僧人就從這飛植上掠過去,誰也沒有想到他又返回來了,連瞧都沒有往這
邊瞧眼。

    矩留香又等了中晌,就聽得這寬闊的寺院四面,都敲起了一陣降低沉的木魚聲,不時有
矯捷的人彤,凌空飛超。

    這少林寺平時看來,雖懸乎和安詳,但迎敵肘應變之速,戒備之嚴,果然不槐為名重天
下之武林禁地。

    楚留香苦笑暗道:「我一心想快些見天增大師,誰知此番只怕反而要欲速則不達了。」

    想到天蜂大師的性命實在危在四息,他心裡不絮更是急,甥但楚留香自然知道越是靜
寂,越是可怕,這看來已沉靜下來的寺院,其察到處都隱藏危機。

    他已沒有時候去靜靜思索,閉眼睛想了想,突然從黑暗中衝出去掠到最商的一重屋脊,
緊高的一座飛搞上。

    他衣挾飄飄,似將臨空飛超,整個寺院都似已在他腳下,果然立刻就有人發現了他。

    只見人彤閃動,每重院落裡,都有人向這邊飛撲過來,唯有西面一員小小的院落卻毫無
動靜。

    楚留香不等人來,又急掠而下,長笑道少林藏經,名重天下,大師們可以借給我瞧瞧
麼?」

    他笑聲一頓,身形急轉,選了梯按時最是濃密的大樹,躲了進去,只聽四下紛紛低耽道
「此人果然是為藏經而來。」

    「留意藏經閣。」

    少林藏經閣之富,冠於天下·不借犯險侵入少林寺的人,的確大多是為藏經而來的,莆
田雖是少林南支,閣中藏經亦足珍貴,少林僧人自然以為楚留香也是為盔經而來,又有誰想
得到人是在聲東擊西,放怖疑陣。

    只見人影紛紛東撲,楚留香立刻向西擦去。

    這一次,他不再飛行屋脊,只是穿得在殿攝下,樹影中,撣房裡大多未燃燈火,枝時間
偶有蟬聲。

    無人的院落裡·有種說不出的淒涼寂寞之意,生活在這古剎中的僧人們那歲月又豈是容
易渡過購。

    楚留香身形不停心裡卻是暗暗歎息,對於能忍受寂寞助人們,他心裡總是十分崇敬。

    只因他深知世上再也沒有比寂寞更難忍受的事。

    他穿一重靜寂的院落,經過一棟棟黑暗的撣房,地上那被星光洗得發亮購青石板,塊抉
從他腳下滑過去。

    突聽一聲輕噸道「施主留步。」

    一道雄深而猛烈的拳風,巳撲面直擊而來。

    只見他身子被拳風震得紙』般直飛出雲。對面那灰眉篙抄林僧人傭得予,方覺有些意
外,眼前一獲,被他拳震飛的少年竟義飛了回來,笑嘻嘻站在他面前,不但身法使忽,來去
如咆而且這踴山打中的少林神拳,竟絲毫未能傷得了他。

    這修為功漲的少林監寺大師競也不覺被驚得征住,呆果地瞪楚留香,半晌說不出話來。

    楚留香故意擯他這拳,正是要他暫時說不出話,免得驚動別人否則他身子究竟不是鐵打
的挨這『拳難道還會好受麼?只聽那灰眉憎人終於緩緩道「施主如此武功,老僧從來末見,
不知可否告知名姓?」

    楚留香微笑道:「在下若說出名姓,大師只伯便要以為在下是為盛經而來的了。」

    灰眉僧人道「施主若為盛經而來,便不會來這裡。」

    楚留香一笑·道:「在下楚留香。」

    灰眉僧人動容道「莫非是盜帥楚留香?」

    楚留香模了摸鼻子,笑道「大師遠避紅塵,中想競也知道在下這見不得人的綽號。」

    灰眉僧人陰森沉重面容,竟像是忽然變得愉快起來,冷銳的目光中也開始有了些笑意緩
緩道「老僧雖然久疏江湖挾蹤,但卸有個交遊廣闊的師侄,每當他來到此間總會為老僧述說
些新奇有趣的故事,而楚香帥助豪情牡舉,正是歷有的事件中最有趣,最能動人心院的。」

    楚留香道「大師說的,莫非是無花?」

    灰眉倡人徽笑道,「數百年來,少林門下交遊廣闊的弟子,也不過只有他一個人而
已。」

    楚留香道「他…」』他此刻是否已在這裡?」

    灰眉糟人道「施主此來,莫非是要找他?」

    楚留香沉睜道:「在下此來,主要為助是想拜見天蜂大師。」

    灰眉僧人道:「掌門師兄雖已久避外客,但楚施主這樣的人,他想必還是樂於接見的只
可措施主此刻來的甚是不巧。」

    楚留香急道「莫非天蜂大師已…─」灰眉僧人含笑道「掌門師兄萬念皆空,唯有茶之一
瞬,始終末改,他此刻正在品茶,那是誰也打擾不得的。」

    楚留香鬆了氣,展額笑道;「天峰大師若在獨身品茶,在下也就不急了,只要能先見無
花師兄,也是樣的。」

    灰眉僧人道「施主此刻既然不掌門師兄,梗也見不無花。」

    楚留香動容道;「為什麼?」

    灰眉僧人微笑道「少林門下,精於東溫茶道的,也唯有無花一人,只要他來到此間,第
件事便是為掌門師兄汲水烹茶。」

    楚留香面色早巳大變,失聲道「無花此刻正在為天陷大師惠茶麼?」

    夜眉僧人額笑道「楚施主想見他們,恐怕只好等到明晨了。」

    楚留香心裡簡直要急瘋了,面上卻沉佳氣,道:「他們品茶之處,莫非便是後院?」

    獲眉憎人道:「正是。」

    矩留香突然一指獲眉俗人身後,笑道:「但大師身後來的,豈非就是無花?」

    灰眉用人道:「在哪裡?」

    他回過頭,背後空空,四有什麼人影,等他回過頭來,面前的楚留香,竟也忽然不見
了。」

    灰眉憎人的頭轉,楚留香身子就飛竄出去。

    這窗他用盡了所有的功力,而且早巳瞧準了落腳處,腳尖一點又掠出四文,狡眉攝人還
未固過頭,他人已到了十艾開外楚留香天下無雙的輕功,存緊急時施展出來,那速度簡直不
可思儀。

    等到灰眉僧人回過頭,楚留香身形已到了短牆後。

    扭商後,小院裡竹時森森,草木幽絕竹叢裡三間敞軒,竹深垂·從竹裡瞧過去,可以隱
約瞧見盤膝溺坐在地上的兩條人影。庭院腦肢·風歐本時,竹上花影流動,兩人看來訪佛已
往天上。

    右面的人,正是無花。

    他面前擺一隻水泥小火爐,把紫銅壺一柄蒲扇還有一套精緻小巧的茶具,此刻三個酒杯
般大小的茶盞裡,已倒滿了藐,一陣陣條香口竹小傳出,再加上據香、竹香,當真令人心神
皆醉。

    坐在無花對面購,是個鬚眉皆自的核瘓僧人此刻他正從無花手中接過杯茶,閉起眼睛,
緩緩送到唇邊。

    楚留香大賜聲,箭般竄了過去竄入了竹,大喝道「這茶賜不得的」天峰大師卻連嘴角的
肌肉都沒有絲毫索動,看來就好像縱然天朋在他面前,他面色也不會變一變。

    他只是緩緩放下茶杯,緩緩張開眼睛,楚留香被他這雙眼睛瞧了一眼,竟也不覺有些手
足失措起來。

    天蜂大師淡濺道:「施主如此闖來,不黨太魯莽了麼?」

    楚留香躬身道「在下時情急,望大師恕罪。」

    天場大師凝注他半晌,緩緩道「二十年來,能路闖人老僧撣居中的,施主還是第一人,
既能來此,自然不俗,先請坐下待茶如何?」

    這少林高僧,修為果然已爐火純青,居然還能絲毫不動火氣,心裡不覺賂暗讚美。

    無花也正刻微笑道:「不錯,楚兄既然來了,何不坐下來喝杯茶。以滌俗塵。」

    天峰大師淡淡一笑,道;「原來是楚施主,難怪輕功之高,天下已不作第二人想了。」

    楚留香道:「不敢」天蜂大顫含笑道:「老僧雖然久絕世事,但能見到當世俊態之風
采,心裡還是歡喜得很,寒寺無酒,楚施主何妨以茶作酒。」

    他又端豐收了茶杯,楚留香忍不佳又失聲道「這茶喝不得的。」

    天蜂大師道:「此系縱非仙種,亦屬妙品,怎會喝不得?」

    楚留香瞧了瞧無花眼,忽然笑道:「在下愛人所托,已為大師帶漿了絕妙新荔,而且在
下自情對於烹條道,也頗不俗大師難道不想先嘗一嘗麼?」

    天峰大師展顏道「既是如此,老僧就四擾了。」

    這修為功深的高俗對別的事雖都無動於哀,但聽到有效手烹茶竟也不禁為之喜動顏色。

    無花心盟縱然驚您,神色問七絲毫未表露出來竟也微笑道:「不想楚兄竟也有此雅興,
妙極妙極。」

    他立刻站起來,將烹茶購座位讓給了楚留香,卻將自己方已烹好的茶,全都例人院子
裡。」

    楚留香又瞧了他一眼,笑道:「如此珍貴的水,倒了不可惜麼?」

    他不說茶面說「水」,只閉幕末說出「天一神水」四個宇而已,無花競還是神留不動,
微笑道:「此水乃初雪歷溶,雖也珍貴,寺中窖存邦有不少,楚兄若有此嗜,不妨帶一壇回
去。」

    楚留香暗中四了口氣,恭恭敬敬坐下來,引火烹茶。

    天峰大師忽又淡談一笑,道「此刻水未涕,楚施主正好將來意說出,面對名茶,正是老
俗情最好時,楚施主若有事想詢,也在此時間出為使。」

    楚留香忽然發現這高僧平淡的笑容中,實在蘊藏無比的智慧,那雙平靜的目光,更能明
察秋毫。

    他輕輕四了口氣,道:「晚輩此來只是想求大師說個故事。」

    天峰大師微微皺眉道「故事?」

    楚留香道「十餘年前,有位扶桑武士天楓十四郎渡海東來,曾與兩位中士高手較量過武
功,其中位是寫幫任老幫主,還有─位,不知是否大師?」

    天蠅大師默然良久,方自長長歎息一聲,磅然道「二十中前的往事,老憎都已幾乎忘懷
了,不想施主今日竟又重提此事…─不錯,施主說的,正是老伯。」

    楚留香眼脯一亮,道天楓十四鄖東渡求戰,卻無求勝之心,反天蜂大師又默然良久,緩
緩道「你猜的不錯·他的確有些傷心的事。」

    楚留香道:「大師若肯示知,晚輩感激不盡。」

    天峰大師目光閃動,凝注了楚留香許久,歎道:「往事如雲煙·老僧中已不願提起,但
施主你小遠千里而來,為的只是要問此事,其中關係·必定極大。」

    楚留香俯首道;「大師明察秋毫,晚輩也不敢隱瞞,此事關係的確極大,但晚輩卻可保
證晚輩相詢此事,絕無絲毫私心惡意。」

    天峰大師淡談笑,道「施立若有私心恐意,又豈能從而在此地。」

    楚留香心頭一班,恭聲道:「天楓十四郎堅韌卓絕,嗜武成頹,卻不幸又是個多情種
子,二十多年前,華山與黃山世家兩大劍派發生修鬥,血戰連綿多年,黃山世家終致錫敗,
到後來戰到只剩下李菊一楚留香忍不住問道:翹比事與天楓十四朗又有何關係?」

    天峰大師道「李商姑娘為了避禍,便搭乘了海上商船,東渡挾桑,那時她已受了內傷,
再加上海路觀腔。到了扶桑島上,已是不良於行。」

    楚留香道「難道這位李妨娘竟遇了天楓十四郎不成?」

    天峰大師歎道:「正是如此,天楓十四郎暗對這李姑娘一見鍾情,幾日不眠不休,治癒
了李姑娘的傷勢,李始娘也難免被池真誠歷動,就在始傷勢痊癒的第四天,就和天楓十四郎
結成了夫婦。」

    楚留香微笑道「良繞天定結於海外,倒當真是段佳話。」

    天峰大師留然道「只可惜他們幸福的日子並不長,李姑娘為天楓十四朗生了兩個孩子
質,竟又忽然不告面別,只留下封書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