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章 南下追兇            

    楚留香閉眼睛,哺賊道「天楓十四郎原來並不是一個人來到中土的,他還帶他的兩個孩
子,他死了之後,將一個孩子托給任慈,還有另個孩子呢他又將這孩子交託給誰?天下又有
誰知道這事?」

    這已是二十年前的秘密,現在幾乎已毫無線索可尋。

    楚留香突然眺了起來,大聲道「我知道,天楓十四朗既然將小兒子交託繪任慈,大兒子
自然是交託給那第一個和他動過手的人。我只要能找出這人是誰,便也可找出『他』是誰
了。」

    現在,楚留香雖然不知道誰是任慈之前和天楓十四郎交手的人,但卻已知道第一,這人
名頭必定極高,所以天楓十四郎才會先去找他,再找任慈武林中比巧幫幫主名頭還高的人並
不多,這圍已縮小了。

    第二,這人武功必定極強,所以才能傷得了天楓十四郎。

    第三,這人的脾氣也必定和任慈一樣,博大寬厚,所以才會收留天楓十四朗的遺孤,而
且傳授他一身武功。

    第四,這人必定不喜招搖,所以他雖然戰勝了來自東圈的刀法名家,江湖中卻沒有人鋼
道。

    第五,這人必定也在閩南一帶,所以天楓十四鄖和他交手負傷之後,還能及時凝去和任
慈相見。

    楚田香長長吐了口氣,道:「現在,我知道的總算又不少了。」

    他衝出艙去,執起長路,將畫肪蕩到岸邊·一搞上岸,突聽馬蹄聲·一人遠遠大呼道
「超留香,是你麼?」

    呼聲中,一人飛騎面來,因然下馬,正是熙珍珠。

    楚留香道:「你居然攏來了,她呢」黑珍珠默然半晌冷險道「她果然聽話得很,已乖乖
的回家去了。」

    他突然瞪起眼睛大聲道「但我卻要問你,我爹爹現在究竟在哪裡?你為什麼總不是旨告
訴稅?」

    楚留香垂下頭有道「令尊大人已……己故去了。」

    黑珍珠身於一震,嘶聲道「你……你說什麼?」

    楚留香歎道「我巳將令彰的遺蛻,好生保存在魯東紅石崖。海邊疆村裡有個李駝子,你
若趕到那裡,可要凶將帶到我的船上,等韻:見到蘇蘑蓉時,便也可風到令尊在人的屍身
了。」

    攝珍珠一步癬過來,厲聲道:「我爹爹的屍身怎會在你船上,莫非是你害死他的?」

    楚留香苦笑道:「此中曲折,一時也難說得清楚,但蓉兒會詳細告訴你的……至於殺死
令尊的人,此刻就在這畫航上。」

    他話未說完,黑珍珠已掠上畫肪。

    楚田香目光動轉,突然大聲道:「再借寶馬一用,日後自當奉話聲未了,已飛身上馬,
揚鞭而去了楚留香在尼山和秋素靈相見之後,便自山下的榴夫屋中,取出這匹馬,騎回濟
南,他一心要尋南宮靈,所以並末先將馬還給黑珍殊,只是將馬寄在一家客棧裡,等他到了
巧幫助香堂後,這匹馬卻衝出馬廄,尋到了主人,黑珍珠和一點紅也就是因為這匹馬,才知
道楚留香已回到濟南,才能及時救出了蘇蓉蓉的。

    也全靠這匹馬,楚留香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趕到閩南,但到了閩南質,他卻完全失望
了。

    二十年前的往事,人們早巳不復記憶,至於雄距閩南的陳、林兩大武林世家中人,更完
全汲有聽過天楓十四朗這名字。

    這日楚留香到了仙遊他游風物員盛,墊圈香意興卸甚是蕭索,競連喝酒的興致都沒有,
想喝兩杯勞茶。

    閩南本是產茶之區,仙遊鎮上,其餡很多,喝茶的器皿也甚是講究,只見坐在茶館裡的
人,一個個卻閉眼睛,用那比酒杯還小的茶盞,仔細品味,用大碗喝茶的人,在閩南人服
中,簡直像條中。

    楚留香也用了壺又香又苦,苦得發澀的鐵觀音,這茶人口雖苦,他隅下去後,卻是齒問
鑰香,余甘湖口。

    兩盅茶喝下去,楚留香浮跺的心情也漸漸寧豁下來,他這才知詛,閩南人喝茶的規矩如
此多為的就是要人心情寧靜,他們修心養性的功犬,使就是在這一小盅的濃茶裡練出來的。

    茶館裡的人員多,但每個人郝是輕言細語,和北方鼓始中的殖閻昭吵,簡直不可同日而
語。

    這時卻有兩條錦衣大漢,高聲談笑定了進來,其中一條麻面大漢,背後斜背個黃色包
袱,一面走,面笑道「他鄉涸故知當真是人生一原,小弟今日少不得要和憑兄喝兩杯。」

    另一人滿面肌須,哈哈笑道:「錢兄在閩南躲久了,難道已只好蠍茶,不愛喝酒麼?」

    席面大漢笑道「酒憑兄你天天都賜得到,但小弟今日要諾錢冤品嚐的卻是茶中仙品,個
是小弟好吹噓,這樣的茶,憑兄恤只伯一輩予還沒喝過。」

    榮館裡的人,目光都已向他瞧了過去,但這麻面大漢卻是旁若無人,自那黃麵包袱裡,
取出長長的竹筒。

    他打開竹筒,便有一般情香傳出,令人心神皆醉。

    釩須大漢笑道:「好香的茶多中不見,不想錢兄竟變得如此風雅。」

    那展面大漢小心取出攝茶葉,吩咐茶博士用上好的泉水沖一壺來,這才轉過頭笑道:
「老實說,這茶雖在小弟身上,但若非遇見憑兄這樣的老朋友,乎日小弟可一點兒也捨不得
喝的。,級須大漢笑道錢兄既捨不得喝,為何又將之帶在身上?」

    麻面大漢微笑道「只固這茶是位武林前輩最愛好之物,小弟營日受道他老人家的大思,
無物可報,只有每年千方百計去尋此茶,為縱須大漢道「卻不知道這佼武林前輩是淮?竟能
令錢兄如此傾倒?」

    麻面大漢的微笑更是得意,緩緩道:「憑兄總該聽過天蜂大師的名字?」

    縱須大漢失聲道「天峰大師?……莫非是少林南支的掌門人,蒲團少林寺的方文大師
麼?」

    麻面大漢笑道;「正是他老人家。」

    楚留香心頭忽然一動,忍不任走了過去,笑道「滿天星,我是你的老朋友,你怎地不請
我喝茶?」

    麻匝大漢瞧了他一眼,沉下臉道:「朋友是掂在下看來倒眼生得很。」

    楚留香微笑道:「七中前月巴京城鐵獅子,錢兄莫非志了麼?」

    他話未說完,麻面大漢已雹然長身而起,動容道:「閣下莫非是……」楚留香哈哈大
笑,截斷了他的話,道;「你知道就好,何必提我的名字。」

    麻面大漢竟撲地拜倒恭聲道「七年前,若非』····公予相救,我錢蓆子早巳裁要
『槐花刨方』環和『雙攀田天』崔子鶴手裡,我錢麻於雖然時刻想報公子的大思只很公予使
蹤飄忽,卻不想今日終能見到公予,真是天幸。」

    那縱須大漢瞧見出名難藏的錢麻於,競對這少年如此恭敬,也不禁為之動容,但他也是
老江湖了,察言觀色,已知道這少年不願透露自己助身份來歷,他自然也絕不過問,只是抱
拳含笑道「在下憑天和,日盾但望公於多賜教益。」

    楚留香笑道「夜遊神的大名,在下早巳如雷沼耳了。」

    三個人喝了兩溫茶,四了幾匈不邊際的話,楚留香才慢僵轉入正題,賜錢麻子沉聲道
「錢兄方提起的天埠大師,莫非就是四十年前掌殘八惡,獨鬥天門四老,威鎮天下助少耍苫
和尚麼?」

    錢麻於撫掌道「正是他老人家」楚留香微笑道「這位大師據說久已隔絕紅塵,不想競仍
有茶之一嗜。」

    錢蓆子笑道「昔年慈心大師仙去盾,本該由他老人家持掌少林門戶,但他老人家卻將掌
門之位讓給了他的二師弟湖大師,自己反而地來閩南據說為的就是此問的名茶。」

    楚留香沉略道貨陷大師接掌蒲田少林寺,不知已有多少年錢麻子道「算來怕已有二十
年。」

    楚留香突然一拍桌於,大聲道「不錯就是他,必定是他,我本該早就想到的。」

    錢麻子訝然道「公於莫非認得他老人家?」

    楚留香滿面喜色,道「你說天峰大師的聲名,是否還在寫幫昔日的任幫主之上?」

    錢麻子也不知他怎會突然問出這句話,茫然道「他老人家可說是當今武林的泰山北斗,
任老幫主雖也名聲響亮,但比起他老人家來,怕還差一籌。」

    楚留香道;「他老人家武功自然極商。」

    錢蓆子四道:「武功之高,只伯連公於也……也比不上的。」

    楚留香一笑,道;「他老人家修為功深,自然是博大寬厚,不露鋒芒的。」

    錢蓆子笑道「江湖中雖傳說他老人家是為了品茶而來閩南助但以在下想來他老人愛怕還
是為了淡泊喜靜,所以才不願接掌篙山少林的門戶。」

    楚固香長歎道:「這就是了,在任慈之前,和天楓中四郎交手的人,除了他還有誰,天
楓十四郎能將長子托給他自然死也矚目了。,錢蓆子更覺奇怪,忍不住問道「天楓十四郎又
是什麼人?」楚留香苦笑道那是個很奇怪助人,他自己雖然死得默默無聞,卻能令天下最大
門溫和武林第大幫助掌門人,代他撫養他的兩個他心念閃,突又失聲道:「他向天場大師和
任老幫主挑戰,為的莫非就是要將自己兩個兒子分別交託他們,他自己莫非有什麼傷心事,
早巳不想活了想自己曲兒子將來能出人頭地,莫非他早決定要死在天蜂大師和任老幫主手
裡,為的就是要他們盡心撫養這兩個孩子成人」錢蓆子越聽越糊塗了,忍不住道:「公於是
說…。』這天楓十四郎為了……竟不借犧吸自己的性命?」

    楚留香歎道「他知道天峰大師和任老幫主這樣的人,是絕不會隨便收養別人的孩子,但
他卻死在他們手裡,他們便萬萬不忍報辭……」錢蓆子動容道「這樣的獎親,倒當真偉大得
很,卻不知他的兩個兒於是誰呢?」

    楚留香辯然道「一個是南宮靈。」

    錢麻子樓然道「莫非是巧幫助新任幫主」楚留香道,「正是。」

    錢蓆子道「還有一個呢?」

    楚留香一宇宇道還有一個便是『·。·.便是…一」他忽然仰首長歎一聲,慘笑道「但
願我魏錯,但願那神秘的兇手,並不是他。」

    錢麻於又是一諒道:「兇手?」

    楚留香四道「據我所知,他已殺死了九個無辜助人,他下一說到這裡,楚留香突又戰了
起來,失聲道:「他下一個對像,莫非就是天蜂大師?」

    錢麻子笑道:「這個倒請分子寬心,無論這人是誰,他若想加害天增大師,怕便是他的
死期到了,天蜂大師雖已久不問世事,武功卻始終未曾擱下。」

    楚留香長歎一聲,苗笑道「你若頻道他是誰,便不會說這話了他…。」

    錢麻於忍不住又問道「他究竟是誰?」

    楚留香竟似不願說出「他」的名姓沉吟半晌,忽又笑道「我恰巧有事耍面見天峰大師,
正好替你將茶葉送去,不知你可放心麼?」

    錢麻子立刻將那黃包袱送到楚留香面前,笑道「莫說是這區區一包茶葉,公予就是要我
錢麻予將性命交給公子,我錢麻於也是放心的。」

    楚留香笑了笑,還未說完,突見那茶博士匆匆走了過來,向楚留香躬身行了個札,陪笑
道:「那邊角落裡的桌子上,有位容官想和公了說句話,不知公子可願移駕過去麼?」

    只見那邊角落裡一張桌上,一個灰衣人面對牆角·坐在那裡已有半個多時辰了,連動都
沒有動過。

    他頭藏一頂銅效般的大草帽,此刻將田角掛在脖於上,整個頭顱都被擋住,只露出一束
花自的頭髮。

    楚留香走進茶館,就覺得這人有些奇怪,茶館裡無論有什麼動靜,這人竟始終面對牆
角,未曾團過頭來。

    他從頭到尾都沒有對楚留香瞧過一眼,慈留香也始終沒有瞧見他的面目,他此刻又怎會
突然要找楚留香說話?楚留香心裡一黨得奇怪,更是非過去瞧個究竟不可。

    他剛走過去,那人已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這人雖然還是沒有回過頭,但背後卻好像長
眼睛。

    楚留香心念一動,忽然笑道「閣下莫非是神鷹吳老捕頭?」

    那人身子似乎微檄霞,楚留香已走過去在他旁邊坐下,大笑道「督天之下,除了吳老捕
頭外,還有誰如此驚人耳力。」

    那人苦笑道:「普天之下,果然汲能瞞得過楚留香的事。」

    只見他高顴探腮,目光炯炯,一對灰白色購耳朵,竟似金銀歷繡,若非他用草帽擋,別
人一眼便可貌出他系站楚留香微笑道「京城一別使忽月餘,不想吳老捕頭連楚某助聲音都末
忘記……奇怪的是在廠那天好像並示征吳老捕頭面前說什麼話·卻不知吳老捕頭又怎會聽出
在下的聲音?」

    神鷹笑道「天下人不但說話聲各不相同,就連定路的聲音,也是不同的楚香帥輕功天下
第,那足音更是和別人大不相同·小老兒勞再聽不出香帥的足音這雙耳朵當真要暇狗了。」

    楚留香大笑道「白衣擲耳,果然名下無虛。」

    他忽然效低語聲緩緩道緊老徹頭萬里追蹤到這裡來,莫非為的是那白玉美人?」

    神贍陪笑道「老朽縱有天大的膽子,也是萬萬不敢在楚香帥手裡討東西的。」

    楚留香目光閃動,微笑道:「那麼閣下又是為何而來曲呢?」

    神鷹壓低語聲,道「老朽本是追蹤滿天星錢麻予而來。…嚴茲留香皺眉道:「莫非還是
為了本年前,鐵獅子的舊事?」

    神鷹苦笑道「老朽本不知此事也和香帥有關,否則也不敢多事的,香帥自然也知道,一
個人只要吃過一口公門飯·這輩子就休想再走得出六扇門了,有些事自己就算不想管,但卻
被逼得非管不可。」

    焚留香沉聲道:「七年前那件事,錢麻於雖有不該,但『梅花捌』和『雙掌翻天』仗勢
欺人卻更可恨,何況,錢麻子為了這仟事,早巳洗手江湖,遠避到這裡來,吳老捕頭又何苦
定要趕盡殺絕,逼人太甚?」

    神鷹陪笑道「老朽活了這大把年紀,又怎會還不知道眉眼高低,既已細道理香帥與此事
有關,又怎會再來多事。」

    他長長歎了口氣,又道「老朽諾公於到這邊來,是為另件事。」

    楚留香皺眉道「還有什麼事?」

    神鷹沉吟半晌,一字宇緩緩道「巧幫購南宮幫主,十多天前已死於濟南城的大明湖上,
這件事,不知香帥你可知道麼?」

    楚留香微笑道「吳老捕頭總不會認為是我殺死南宮靈曲吧?」

    神鷹趙緊又陪笑道,「老朽怎敢這樣想,只不過「。。」

    楚留香道「只不過怎樣?」

    神鷹歎道「只不過南富幫主死得實在太慘,據說死後還被人亂刀分屍,所以巧幫門下,
懼都誓死要找出這兇手來」楚留香又皺了皺眉頭,他自然知道將南宮靈殺死的人必定就是那
一心為父復仇的黑珍珠,他自然也想到弓幫門下,至今還不知南宮靈的陰謀但這些事他並不
願意對別人說出來。」

    只聽神鷹歎息又道「此等江湖高手的仇殺之事,本非老朽所能過問所敢過問的,只不守
老朽偏偏和巧幫門下的幾位長老是朋友,這次在路上又恰巧遇他們。」

    楚留香道「難道污幫門下弟子,競疑心南宮靈是我下助手不成?」

    神鷹賠笑道「他們也絕不敢疑心到香購你的,只不過,他們卻說香帥你必定知道殺死南
宮幫主的兇手是誰,所以他們便要老朽遇香帥時,代他們問一聲無論香帥彌是否勿道,只要
香帥說一句話,寫幫門下都絕無異言。」

    楚留香目光灼灼,一字字道「這件事,我的確是知道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