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章 兄殺其弟            

    他用盡了所以力氣那大漢竟仍未被技倒。鞭梢幾乎已嵌進這野獸般大漢的脖子裡,他那
雙野獸般的眼睛幾乎已要凸出眼眶來。

    但他竟只是動也不動地站在那裡,既不伸手去奪也不向黑珍珠走過去他喉嚨裡嘶嘶作
響,格格笑道「小小於,你拉不倒我的」黑珍珠既未瞧見力氣這麼大的人,也末瞧見過這麼
愚蜜的人,只覺又是驚駿,又是奇怪,突然大聲道;「你能技得例我麼?」

    那大漢例嘴笑竟真的用脖子去拉那長鞭,只見那大漢鐵塔般的身子已緩緩倒下,又用又
紫的臉上,舌頭已吐了出來,眼珠予也凸在眼眶外似乎還在瞪黑珍殊,黑珍珠忍不住機伶伶
打個寒酸,苦笑迢「四肢發達的人,頭腦為何總是這麼簡單?」

    從樑上望下去,點紅和南宮靈就像是兩具木頭人似的·面對面地站在那裡,到現在還沒
有動彈。

    南宮靈服脯肛一點紅眼中助刨,再也不敢去瞧別的,但旁邊發生了什麼事,他自然不瞧
也可想到。

    他瀕上已開始沁出了讒汗,突然大聲道:「一點紅,聽說傷只有為了錢才肯殺人,是
麼?」一點紅夜色的眼睛,死色般盯他,並不說話。

    南宮靈嘎聲漳「你若肯助我殺死楚留香,我給傷十萬兩。」

    一點紅嘴角動了動,例嘴一笑,道「十萬兩?楚留香競如此值錢麼?」

    南宮靈道「你殺了我,絕對沒有人肯給你十萬兩的,是麼?』一點紅冷冷道「不錯,只
因你這人實在連干究都不值。」

    南宮靈道「田是如此,你更不該殺我。」

    點紅嘴角露出一絲冷削的微笑,緩緩道:「你可知道,縱然足妓女,遇對了客人時·也
會奉送一次的……我這次殺人,就是奉送購。」說話完劇已出乎。

    黑珍珠臉雖似紅了卻忍不住笑道「這比喻又粗又髒,倒的確妙極。」

    只見一點紅羅時間已刺出七劍,他的現代漢語法仍是犀利面獨特,肘以紋風不功,劍光
卻巴如雨點般灑出。

    南宮靈連退七步,嘶聲狂笑道「一點紅,你難道以為我伯你」一點紅冷拎道「我並不要
你怕我,我只要你死」南宮靈喝道;「死的只伯是你」他左手抄起張椅子,迎面擲了出去,
右手自田畔抽出柄緬刀,刀亮如地,闡闡則,三刀劈下。

    他刀法毫無花俏,但迅速、毒辣,實用已極。

    一點紅乎生與人交手無數,自然知道只有這種武功,才是最可伯,你認為他不好看,他
已帛了你死命。

    這種刀法也許並沒有什麼優點,也沒有什麼別助用處,它唯一的用處,就是殺人,而且
非常有效。

    一點紅眼睛亮了,大笑道「不想我今日能遇見你這樣的對手,倒也算不虛此行。」

    刀光與劍氣,逼得黑珍珠全身發冷,他也曾見過不少人交手卻從未見過像這兩人一樣
助。

    達兩人簡直不像是在交手,而像是兩匹狼在搏鬥,每招使出手,只是想要對方的命絕沒
有別的意思。

    刀光、刨影,閃電般往來衝擊,雖聽不見兵刃相擊聲,但冷森森的殺氣,卻遇得一點紅
連上都躲躲不住了。

    他橫掠三文,才落下地,只見楚留香猶在為蘇蓉蓉推拿,蘇蓉蓉蒼白的臉上,己慚瀝有
了血色。

    黑珍珠忍不住走了過去拍楚留香肩頭·冷冷道:「你可知道別楚留香道「細道」黑珍珠
道「你自己難道不管麼?」

    楚留香笑了笑道「中原點紅既已出手,還用得別人去管?」

    黑珍珠冷笑道「儉倒放心得很。」

    楚留香道;「點紅的劍法·難道還不能令你放心?」

    只聽「磺」的聲,點紅橫掠七尺·肩頭上的衣服,似已被刀鋒畫破,鮮血緩緩沁出。

    蔚宮靈大笑道「一點紅,你還不死心?」

    一點紅「陣」的吐了口口水在自己肩頭上,長劍又已刺出,黑珍珠瞧得面色大變,厲聲
道「你現在還放心麼?」

    逐留香苦笑道:「一點紅動手時,誰若去幫忙,誰就是他的仇人,何況,這兩人武功差
不多,誰也休想傷得了誰。」

    黑珍珠道「所以你就索性不管了,是麼?」

    楚留香道「不出十招,南宮靈必定也會挨上一點紅一劍·不出三十招,他自己必定會要
求住子的,不到時候,我管出沒有用。」

    男珍珠冷笑道只伯你一顧心已全在這位姑娘身上,已管不了別的人死活了,我倒真未想
到堂堂的楚留香,竟是個重色輕友之徒。」

    話未完,只聽又是「睹」的一聲·南宮靈路絕後退,衣襟已被劃破,也似有鮮血沁出。

    楚留香回頭向黑珍珠一笑,道「還未出十招,是麼?」

    黑珍珠默默半晌,目光緩緩落在蘇蓉蓉股上,他深沉的眼睛似乎又起了種複雜的變化,
緩綴道;「她例的確美得狠。」

    楚留香笑道:「何止美而已。。

    黑珍珠冷冷道「但以我看來,比她美的女子,還多哩」楚留香道「她也許並不能長算是
最美,但卻是最溫柔、最體貼,也最能體諒別人購女人,據我所知,世上只伯沒有別的女人
比得上她。」

    黑珍珠臉色更蒼白,似乎想說奶麼,卻咬了咬牙,忍佐了,霍能轉過頭去,再也不瞧他
們·只聽南宮靈大賜道:「楚留香這件事還是由你我兩人單獨解決的好,這話是你自己方說
的,你現在還記得麼?」

    楚留香道「自然記得。」

    商宮靈道「你若還想知道那神秘的人物是誰,就快叫這冷血小於住手。」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只可惜我既不能叫他動手也不能叫他住手……一點紅要殺人
時·沒有人能令他位子的。」

    誰知點紅突然掠出一文,冷冷道「我任手了,只因他既殺不了死,我也殺不了他,這場
架再打下去,也沒有什麼意思,還是轉讓給你四」楚留香笑道「多謝。」

    一點紅瞪眼瞧了他半晌,緩緩道:「你不必多謝,只要記住,一點紅始終是你的朋
友。」

    說未說完,凌空一個翻身,掠出窗外,定得瞧不見了。

    楚留香苦笑道「你怎地總是說來就來,說走就定?」

    南宮靈這時才緩過氣來,嘎聲道:「楚留香,你想解決這件事,就跟我走曬」楚留香瞻
了瞧蘇蓉蓉,道:「跟你走?」

    黑珍珠大聲道:「楚留香現在台不得定助,為了這女子,別的事他都可以不管。」

    南宮靈眼珠於一轉,冷冷道「你若不肯定,就怪不得我了。」

    他竟轉過身子,緩緩走了出去─他顯然並不想逃,因為他知道「逃」並不是辦法,否則
他早就可以逃了。

    但楚留香看卻不也不能眼膀腺瞧他走出去,歎了口氣,道「黑兄,看來我只有將她交給
你了。」

    黑珠珍仰首向天,冷冷道:「你放心麼?」

    楚留香苦笑道「她被人以重手點了穴道,但給我推拿之後,再過片刻,應可甦醒·黑兄
只要告訴她叫她自己這緊回去,別助事都不必費心了。」

    男珍珠默然半晌道:「好傷去吧,我會叫她走的,但我卻還要等你,我還有訊問你。

    南宮靈直等楚留香定了出來,才施展身法。

    兩人飛掠了段路途南富靈忽然道「你倒放心將她給別人,」楚留香道「我有何不放
心?」

    南富靈道「你怎細那小於不會害她?」

    楚留香道「你只當別人的心腸,都和你一樣惡毒麼?」

    南宮靈牌笑道「找只當你是很謹慎的人,誰知你也有大意的時候。」

    楚留香微笑道「我本是個很謹慎助人,我若能想出用珍珠有一點傷蘇兒的理由,此刻縱
然逼不得已,也不會將蓉兒交託給他的,你若想以此來擾亂我令費心慌意亂我勸你還是莫再
打這主意。」

    南宮靈嘿嘿冷笑,果然不再說話了。

    只見前面水霧迷漫,又到了大明溯醉。

    夕陽下,一烘畫肪裡居然還亮燈火,從支開的窗於瞧進去,艙裡明她高燃·竟已擺好了
桌酒菜。

    南宮靈等鼓留香走進船艙,長篙一點,將功助蕩入湖心,四面水霧,如涸如雨功肪隨被
蕩漾,無邊靜寂的天地中,充滿一種神秘面浪漫的氣息,令人不覺沉醉,又令人忍不住為之
毛骨慷栗。

    楚留香在船艙中較舒服的一張持子上坐下來,心裡卻一點咆不覺得舒服,他總覺得這件
事越來越不對了。

    南宮靈為何要將他帶到這裡來?那神秘的兇手,莫非在這畫肪上?但這畫肪上除了逐留
香和南富靈之外,絕對沒有第三個人,這點,楚留香從踏上畫肪的一剎那,就已可斷定。清
涼的晚風中,散發酒香、萊香,垂揚的商香,但楚留香呼吸現的卻是一般濃濃的殺氣這無人
肋畫勳上,究竟隱藏什麼殺機?南宮靈也坐下來,凝注楚留香,道「你可知道我為什麼要將
你引來這裡?」

    翅留香微笑道「你自然不會是想在這裡殺我,你若想殺我時,自然距離越遠翹好。」

    南宮靈大笑道「不錯,沒有人能在水裡殺死楚留香的。』楚留香沉思,輕輕道「莫非是
『他,要你帶我來的?」

    南宮靈道:「不錯,他告訴我等到我自已不能解決這件事時,就將你帶到這裡來,等他
日己來解決。」

    越留香道「你想他會來?」

    南宮靈通:「自然會來。」

    楚留香道「你想他來了之後,就能解決這件事?」

    南宮靈微笑道:「世上若只有一個能對付超留香的人,那人就是他』楚留香長長歎了口
氣,道「無論『他』是誰,魏實在想不出他有什麼法子?」南宮靈道「他用的法子,沒有人
能想得出助。」

    楚留香道「你對他倒信任得狠。」

    商宮靈道「世上若只有一個能令我信任聞人,那人就是他。」

    楚留香閉起眼睛,輕歎道「這樣助人會是誰呢?他既然明明知道在水上殺我,要比在別
的地方困難得多,為何又要我到水上來?他究竟有什麼對付我的法於「。。我實在等不及想
瞧瞧他了。」

    想到這人的陰險、詭秘和毒辣,就連焚留香心裡都不慈泛起寒意,他乎生所遇的敵手,
實在沒有一個比這個更可怕南宮靈倒了兩杯酒,悠然道:「我若是你,現在最好暫且飲一杯
酒,多想反正也沒有用的,何況,你能喝酒的時候怕已不多了。」

    密綠色的酒。

    南宮靈舉杯飲面盡仰首長歎道「但我寧願發現這秘密助並不是你,無論是誰若是殺死一
個曾經和他在齊捉過烏龜的人,總不是愉快購事。」

    楚留香連手指都沒有碰那酒杯☆又長歎道:「我也寧願你永遠足那和我齊捉烏龜購南官
員。」

    南宮靈笑了笑,忽又皺眉道:「你的酒一…:「楚留香笑道;「我喝酒的時候還多得
很,現在並不急。」

    南宮靈大笑道「楚留香居然不急喝酒了,這倒也是件怪事。」

    楚留香微笑道「你莫忘記,攏是個很謹慎的人。」

    兩宮靈也微笑道「這兩杯酒是從一個壺裡例出來的你著還中放心,這杯我替你賜了巴」
他果然將楚留香面前的酒·也賜了下去。

    楚留香四道:「看來謹鎮的人雖然能活得長些,卻難免有時會銷過些喝酒的機會。」

    南宮靈大笑道:「你本不該杯疑這酒中有毒的,世上又有誰能用區區一杯毒酒毒死超留
香,他又怎會在酒中下』…。」

    「毒」宇還未說出,他面色忽然大變。手臂、額角、脖子」…匈一根青筋都暴了起剩楚
留香失聲道;「你怎麼了?」

    南宮靈顫聲道:「這酒。…:「焚留香動容道「這灑中莫非果然有毒?」

    他步竄了過去,翻開南宮靈的眼皮瞧了瞧,卻瞧不出絲毫中毒的預兆,但是南宮靈的身
子,已燒得比火還燙。

    楚留香心裡一動,大駭道「天一神水這酒中下得有天一神水」南宦靈整個人都軟了下
去·嘎聲道:「他……他怎會在酒中下毒?我不債我實在不能相信」殖留香跌足道:「慷到
現在還不田白麼?他在這酒中下毒?要害的人並不是致,而是你他明知費在處處提防,而
你,彌卻絕不會對他有戒備之心。」

    他仰天吸道;「我本已覺出這畫肪亡充滿危機,卻狡不出他有何法子來對付我,如今才
知道,原來他要對付購不是我,而是你」南宮靈大聲道:「但他…·。他為何要害我?」

    楚留香勞笑道「因為只要你一死,所有的線索便義斷了,只要你南宮靈身子震,似又駭
呆了。

    這時他全身都已腫漲肌膚已開始崩裂,甚至逐血管都已碰級服角、鼻子、指中縫型已開
始沁湖鮮血楚留香大矚滋他既不借下毒手殺你,你為何還要替他保守秘密?你此刻快說出
『他』究竟是誰還來得及。」

    商宮靈眼睛死全般凸出來,隨購道「你說他要害死我……我還是不信。…:「楚留香
道;「白然是他要害死你否則明知我絕不會賜下這酒,為何要在酒中下毒?他在酒中下了
毒,為何不告訴你?」

    南宮靈似乎全末聽到他的話,只是不住哺購自語道「我不信」」。我不信…。」

    楚留香一把抓任他的衣襟,嘶聲道「你為何不相信?彌難道……」南宮靈綻裂的嘴角,
突然田出一絲摻笑,道「你可知道他是港麼?」

    楚留香道「淑?他是誰?」

    南宮靈一宇字按扎道:「這是個秘密,天下沒有人勿道的秘密,我。…哦也有個筋親的
哥哥,『他,就是魏嫡親的哥哥楚留香整個人都呆了,後退半步,接桌子,整個人都似要例
下來成了半購材能苦笑道微怪你如此情任他,難怪你如此聽他的話。但…」你的哥哥又是
誰?你現在還不肯說出他的名字」南宮靈張開口,嘴裡滿是鮮血。

    他舌頭已綻裂已說不出一個宇來。

    楚留香水然坐征椅子上,已不知坐了多久了。

    現在,所有的線索又都斷了,他又要從頭做起。

    他不知道遭遇到多少四險不知費了多少心血,才發現左又掙、西門千、靈理子、札木合
這些人都是接封信後出門的他又不知道經過多少挫折,才找出寫這封情的人,損破了勇幫的
秘密。

    達一段經過的艱苦,若非有極大購勇氣和智慧,簡直令人不能承受,仍現在南宮靈死他
的心血便郝白費了。

    他還是找不出那真正的主謀人是誰圈色又悄悄染白了窗紙。

    捌上迷霧更濃了。

    楚留香長長歎丁口氣購哺白問「現在,我知道酌,還有些什麼?」

    現在,他所知道的,實在已不多了。

    唯─剩下來線索是─那神秘的兇手,乃是南宮靈的嫡親兄長,「他」手上還存足以窘死
三十三個人助「天一神水」但「他」究竟是誰呢?「他」已用「天一神水」害死了任慈、札
木合和南宮靈,「他」的下一個對像又會是誰呢?那自然是個武功極高,足以在武林中舉足
輕重的人那些人自然必定和「他」有極深的關係,至少不會懷疑「他」要害自己,否則
「他」又怎能貉「天一神水」下到這些人的杯子裡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