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好友戍仇            

    楚留香微笑道「無論如何·他都不能算是犧牲了自己他雖沒有得到世上最莢麗的女人。
卻得了世上最溫柔、最高雅、最體貼的妻人秋靈素柔聲道:「謝謝你·謝謝你對我說這種
話,你水池也不會繃道,我聽了傷的話,心裡有多麼開心。」

    楚留香道:「在下更要感謝夫人,告訴我這段往事,在下這一生中,永遠再也不會聽到
比這更鍺大、更動人助愛情。」

    秋靈索忽又一笑,道「你可知道,除了任慈外,你不但是唯一見這張臉的男人,也是我
唯一感激的男人。」她凝注楚留香,目光變得更溫柔。

    她溫柔地輕撫澆壇,輕輕地、緩緩地接道;「只因任慈賜給我三十年寧靜的幸福生活,
卻只有你,才能令裁在如此寧靜的心情中死楚留香駭然道:頓?」

    秋靈素悠悠道「任慈一死,我活的目的就是為了要揭穿南富靈的秘瞪,現在,我心願已
了,你以為我還能活下去?」

    直等楚留香回到濟南時,他心裡仍充滿了悲哀。

    他眼看任夫人助身子,直墜人那萬丈懸崖中,眼看那迷濛的雲霧,將她吞沒,竟援救不
及。

    雖然他也看得狠清楚,任夫人臨死前的目光,是那麼寧路,並沒有絲毫痛苦,雖然他也
知道,死亡,對任夫人疲憊的生命說來,已不過只是一種永久的安息,但他仍然覺得說不出
曲悲哀,說不出的憤怒。

    他發誓,一定要找到南富靈·他幾乎立刻就找到了南宮靈。

    夜已很深,但瀉幫的香堂中仍是燈火通明。

    楚貿香到這裡來,本未想到能尋南宮靈,他只不過想尋個巧幫子弟,問山甫宮靈的下籃
瀝已。

    但在那輝煤的攜光下,遺大的紫檀木椅上石像般端坐一個人,卻赫然正是南宮靈。

    他以乎支腮,坐在那裡,似乎在沉思,又似在等人。

    他等的是誰?楚貿香遠在對面屋脊上,便已見他了,白玉魔必已回來,他想必已知道楚
留香已單獨和秋靈素談過話。

    那麼他為何還不走?為何還坐在這裡這莫非又是個陷腳?這院子裡,莫非已有殺人的埋
伏,南宮靈不措以身為餌,等楚留香上鉤。

    但院子裡卻是靜悄悄的,沒有人影,也瞧不出絲毫殺機,星光映青石扳的地,亮得像鏡
子。

    南宮靈忽然始起頭,微微─笑,道:「楚兄己來了麼?小弟在此久候了。」

    楚留香微微一驚,南宮靈已又笑道:「楚兄請放心,此間只有小弟一個人,並無埋
伏。」

    焚留香大笑道「這裡自然絕無埋伏,我自然放心得很,這種事傷自然不願驚動別人,你
自然如道還是你我兩人單獨解決的好。」

    話聲中,他已諒人大廳,目光灼灼·瞪南宮靈。

    南宮靈也瞪他,蚹Q的目光,像是狼,又像是鷹。

    良久良久,南富靈才歎了口氣,道:「你已細道了,是麼?」

    楚留香點了點頭,道「你也知道我已知道了,是麼」南宮靈也點了點頭,微笑道:「但
小菜還沒有走,還是在這裡相候·楚兄必定奇怪得狠。」

    楚留香通「你沒有走,只固彌知道走不了的。「南宮靈大笑道「我沒有走,只因為我不
願走而已,否則天下之大·我何處不可去?」

    楚留香技過把椅子坐下,悠悠道「你要走,便得放棄一切,過被政逐般購生活,但若娶
你放棄你現在聲名與權勢,你卻比死更痛南宮靈大笑道「楚兄倒真是小弟的知己。」

    他忽然頓住了笑聲,厲矚道:「你既對我瞭解如此之深,你該知道我死也不會放夯這切
的,我費了一生心血得來的東西,沒有人能逼我放棄。」

    楚留香輕歎道;「你能不放棄麼?」

    南宮靈霍然戰了起來,厲聲道「我為何不能不放棄,我就算殺死任慈·但那也不過只是
為父報仇,父仇幣共戴天,江湖中有誰敢說我助不是?」

    楚留香失聲道「你已知道了這秘密?」

    南宮靈淒聲笑道;「任慈以為能瞞得過我,你難道也以為能瞞得過我麼?」

    楚留香長長四了口氣緩緩道「就算你這麼做,真是為了要報父仇,就算江湖中沒有人管
你,但巧幫於弟,若細道你殺了任慈,他介還能容你做幫主?」

    南宮靈身子一震,嚷地坐回摘子上·楚留香這句話,就像是一炳刀,一刀刺入他的要
害。

    他像是突然老了許多,垂下頭,淒然道「楚留香楚留香你為何要如此逼我我本不原有絲
毫傷害到你,你…」你為何定要多瞥閒事」楚留香默然半陶,苦笑道;「這也許是因為我天
生是個喜歡多管困事的人。」

    商富靈緩緩道:「魏自從第一次見到你,便認為你可以做我終生的好友,你…─你可記
得你我第一次稻見是什麼地方?」

    楚留香道:「是在素山之麓,那時齊魯四雄非但劫了金陵『雙義撤南賓靈微笑道「從此
以後你我就成了相知好友,只要我有空,我就會到你的船上去躲兩滅,你可記得構為蘇蓉蓉
畫像的那次」。。」

    楚留香嘴角也泛起了微笑,道「那次是你我相處得最久的砍,五天之內,你我賜光了船
上所有的藏酒,有一次我賜得爛醉·耍到海中去捉月亮,你居然也跳下去幫我的忙,我打月
亮雖沒有捉到,卻捉回了一雙大海龜。」

    南宮靈大笑道:「那只海龜,真是我乎生從咆到過的美昧,你我比賽看誰院得多,諾大
的海龜,競被我們一天就吃光了,但我們的肚子卻因此疼了兩天。」

    兩人相對大笑,笑得是那麼開心,像是已忘去了他們之問所有的不快,但不知怎地,笑
聲卻竟然微弱下來。

    榮留香疇陶道:「那些日子,可真是一連竄快樂的日子,我有時總不覺奇怪·為什麼快
樂的日子總像是份外短促?」

    甫宮靈悠悠道「只要你不破壞·我們仍有那種快樂助日子,只要你不說,這件事也絕不
會有別人知道。」

    楚留香驟然祝切了下來,良久,才輕輕歎息道:「若說世上還有什麼事能打動楚留香的
心,那就是友情了」南富靈道「你……你肯不說麼?」

    楚留香道:「我不說……」南宮靈大喜道:「朋友……我就知道楚留香是南宮靈的朋
友。」

    楚留香沉聲道:「我不說,但卻要你答應我兩件事」南宮靈一征,道:「什麼事」楚留
香歎通:「你縱然為父復仇,手段卻不該如此殘酷,更不該留南宮靈面色變得鐵青·仰首笑
道:「楚留香,好朋友你總算還沒將說要殺我,卻耍我將來再從頭做起,投來是什麼時候?
十年?二十他又霍然站起,身子額起抖來,嘶聲道「一個人一生中,又有幾個二十年?你為
何定逼我犧牲生俞中最美好的時候?你為何不索性說殺了我?」

    楚留香歎道「我只是耍你為自已所做的事賠罪,只是要你改過,並不要你死,你要知
道,死,並不是一個人殿罪的最好方法。」

    南官靈冷笑道「你那第三個條件是什麼?我也想聽聽。」

    楚留香沉聲道「我要你告訴我,他究竟是誰?」

    南宮靈皺眉道:「他?」

    焚留香道「他就是殺死天鷹子,殺死宋剛隨人,他就是假扮天楓十四雕,要取我性命助
人,他也就是自『神水宮』盜出天神水的人。」

    南宮靈身子一震,騾然怔住。

    楚留香道「你自然知道,他如此做,必定並非只為了要殺任慈,他必定還有許多陰謀,
我絕不能眼看他的陰謀再發展下去,我一定要組止他」南宮靈緊咬牙關,宇宇道:「你永遠
不阻止他的,沒有人能阻止使恤」楚留香大聲道:「到了此刻,你為什麼還要為他守秘密?
你可知道,要任德死,只不過是他整個陰謀中助一環,傷也不過最被他利用做殺死任籐助工
具面已,到了必要時,他一樣也會殺死你的。」

    南宮靈突又狂笑起來,道「他利用我?他也會殺死我……傷可細道他是誰麼」楚留香沉
聲道:「我正是不知道,所以才耍問你。」

    南宮靈狂笑道「你想我會說麼?」

    楚留香長長歎了口氣道「南宮靈南宮靈我實在也不願傷害你你為何也要逼我?」

    南宮靈顫聲道「是你在逼我,不是我在逼你我雖不願傷害你,但到了萬不得已時,也只
好出手了」楚留香緩緩道:「你絕不會出手的,你武功絕不是我的敵手」南官靈冷笑道「具
的?」

    他身子看來沒有絲毫動彈,卻已自椅子中平自飛起,楚留香身子也似是未動彈,也飛了
起來。

    似到了空中,楚留香競還是坐的,那碩大而沉重的紫檀木椅,竟好像已戮變他身上。

    兩人凌空相遇,只眺掌擊之聲,一連竄晌了七次,兩人竟在這俠的自駒過隙的剎那間,
交了七掌。

    掌聲七響後,兩人身形乍合又分。

    楚留香帶椅子,飄飄落到地上,恰巧正落在原處,幾乎不差分寸,沉重的木椅落地,竟
未發出絲毫聲音。

    南宮靈凌空個翻身,也落回椅上,卻將那堅實的水椅,壓得發出「吱」的聲,他面色也
已慘變。

    兩人雖然各無傷損,但無疑已分出高下,兩人交手時間雖短卻也無疑正是可以決定當今
武林局勢的一戰。

    這戰看來雖輕描湖寫,但其重要性,卻絕不在古往今來任何一戰之下。

    楚留香歎道:「南宮靈你難道還要逼我出手不成」南宮靈面上乍青乍紅,神色說不出的
淒涼仰天四道:「南宮靈南宮靈你若練了二十年的武功竟如此不堪不擊麼」他突又長身面
起,大矚道「楚留香,你也莫要得意,我南宮靈今日既然在這裡等你,又怎會有別曲手
段?」

    喝聲中,他揮了揮手,一個身高八尺赤膊禿頂,傷錦野獸般的大漢,已高舉張椅子,大
步走了出來。

    輝煌的燈火下,只見那椅子上,竟也木然溺坐一個人,蒼白助股楚留香大驚失色,變色
道「蓉兒你…」你怎會在這裡」蘇蓉蓉競似聽不見他的話,仍然動也不動。

    南宮靈冷笑道「蘇姑娘自然是我請來的,除了我之外,還有誰請得動她?」

    楚留香道「大明湖畔的風雨亭上,那四個綠衣人也是你派去的?」

    南宮靈道「正是」楚留香道「你怎知道她在那裡?」

    南宮靈笑道「月下大明湖人約黃昏後無花師踴然提強了我我自然要去瞧瞧,我既然為她
畫過像,又怎會不認得她?」

    楚留香道「你生伯她已探出了神水宮的秘神,所以競令人驟下毒手,但你們既已下過毒
手,又怎知她還未死?」

    南宮靈微笑道「我知道那黑衣少年在一旁瞪,故意要他傳話給你,但你來到這裡後,面
龍卻毫無悲慼之色,由此可見,蘇疆薄必定未死所以你借尿遁之歷,我並汲有追你,卻去追
她疆你雖不易,要追上她卻不難的。」

    楚留香長歎道:「而她卻顯然沒有對你起絲毫懷疑,否則又怎會蘊人你的手中?」

    雨宮靈大笑道「她又怎會懷疑楚留香助朋友。」

    楚留香突又像是想起了什麼,大賜道「不對那四個緣衣人向她下手時,你正陪我去尋任
夫人,這件事顯然另有別人主使,他是誰?他又怎會認得蓉兒?」

    南宮靈麵包又變,厲聲道「我既已下令,還用得親自在場麼?」

    他不等楚留香再說話,大喝又道「放她下來」那野獸般的大漢,雙手平伸,緩緩將椅子
放下。

    南宮靈道「你為何不讓這位朋友瞧瞧你的手勁」那大漢切開大嘴一笑,伸出一隻毛茸草
的巨攀,緩緩抓超旁邊一張稿子,兩雙手輕輕一挾。

    只聽「喀咳擦」響,堅實的木椅,竟被他接得粉碎這哪裡像是人?這實在是像難來自洪
荒的惡獸。

    南宮靈大笑道:「很好現在,你就將傷這雙手,放在達小姑娘的頭上,只是耍小心些,
莫要將她的頭壓扁。」

    那大漢的手果然緩緩的落在蘇蓉蓉頭上。

    南宮靈指楚留香對那大漢道:「現在,你張大了眼臍,瞧表他,他全身上下,無論手
腳,只要稍為動一動,你就將這位小朋娘助女揭碎」那大漢竟然吃吃笑了起來,像足覺得這
件棄有趣已極,楚留香卻只覺手腳有些發冷,仰天歎道「南宮靈南官靈想不到你竟也做得出
如此卑鄙無恥的事來,你……你實在有些令我失想了。」

    南宮靈扭轉了頭,嘎聲道「我本來也不願如此做,但你為何定要苦苦逼我?」

    楚留香通「現在位……你究竟想怎樣?」

    南宮靈道「我只要在你知道,蘇蓉蓉已落在我手中,你著還想她好好活下去就千萬莫要
再管我的閒事。」

    楚留香沉默了許久,緩緩道「我若不顧她的性命,定要營呢」南宮靈回過頭,微徽笑
道:「我確情楚留香不會是這樣的人。」

    楚留香道:「如此說來,你……你莫非竟要將蘑龍永遠留在這南富靈通「無論在哪裡,
我總會讓位知道她還是活的,那總比死了助好,是麼?」

    楚留香緩緩道「但我也還是活助,只要我活,你們就再也不會放心,我此刻縱然答應了
你,你們還是要設法將我置之於死地,是麼?」

    南宮靈面色緩緩配下,一字宇道「那是另外一事了,你的死活與她的死活無關,你若還
想她活下去,此刻就非接區不可。」

    楚留香道:「我死了之厲,你還是要殺她的。」南宮靈悠悠道「你既已死了,她是死是
活,都已與彌無關,但你只妥活,就絕不會忍心見她為你面死是麼?」

    楚留香慘笑道「這條約豈非太不公平。」

    南宮靈放聲笑道:「到了此時,你還期望什麼公平的條約何況,在你未死之前,說不定
還有些機會將她救出去的。」

    楚留香目光凝注蘇蓉蓉,指尖已不覺在發抖,若有人說楚留香居然也發起抖來,天下怕
誰也不會相信。

    南官放大笑道「接田香我實已將你的骨於都瞧透了,我知道恢非答應不可消!已無選擇
的餘地。」

    楚留香眼角似乎向窗外膘了眼·又歎了口氣,悠悠道「南宮靈,你既如此令我失望,這
時我說不定也會令你失望的。」

    語聲中,只聽「嗡」購一聲,一絲烏光,挾帶尖銳的風聲,毒蛇般擲位那大漢助咽喉。

    那大漢狂吼始起手,他剛拾起手,楚留香已經涸般掠了過去,將茹蓉蓉連人帶椅子一齊
推開。

    南宮靈大驚之下,也想季度亡去,但一道冷森森購劍光,已匹練般飛來,擋住他的去
路。

    楚留香直將蘇蓉蓉推到角落裡,才鬆了口氣,購購笑道:「黑珍珠、一點紅,我認得你
們兩人,真是支氣。」

    黑珍珠輩中的長鞭,已如弓弦繃緊。

    他雙手用力緊拉長鞭,就像是長江險跟上拔船的縴夫似助,身子』乙乎已和地面平行,
識柔的手掌,已暴出青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