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章 幫主夫人            

    楚留香忍不住問道「兩個什麼宇?」

    秋靈索道:「只說來吧』這兩個宇,便閉口不語,任慈見他如此狂傲也不覺動了火氣,
所以他就懶得和他說話。」

    楚留香道「任幫主可用了兵刃?」

    砍靈素道「任慈使用的,正是潭代否幫幫主傳統的兵刃竹節杖,也就是俗稱『楚留香打
狗棒』的,兩人交手不到十招,任慈已將天楓十四郎掌中的劍震飛,狡打在他胸口上,天楓
十四朗立刻口吐鮮血面倒。

    控留香更是驚詫,失聲道「天楓十四朗挾技而來,怎會如此不濟。」

    秋靈素長長歎息了一聲,道「任慈當時本也奇怪,後來才知道,原來任慈並非這天楓十
四朗第一個姚戰的人,就在同一天裡,天極十四鄖已和別人決鬥過一場,而且已受了很重的
內傷,他若肯說出來,任慈囪然不會乘人之危,和他動手,但他卻伯自已說出質別人會以為
他有了怯意,所以只說了『來吧,兩個字,對目己的傷勢,竟是始終絕口不提·任慈卻以為
他是生性狂傲,不屑和別人說話哩她歎息接雹「他受的內傷本已極重再加上任慈的棒,內外
傷一齊發作,鐵人也禁受不起,當天就不支而死,直到臨死前,也沒有說一旬示弱的話,更
沒有絲毫埋怨任慈之意,只說他能死在戰場上,已算不虛此生。」

    這一段武林奇人的故事,本已充滿悲壯之氣,此翅被秋靈索以她那獨有的優雅語聲說出
來更是動人心魄。

    楚留香也不禁聽得熱皿奔騰,仰天長歎道「這天楓十四郎也不肯示煽,更不肯失債,明
知必死還是在那裡等血戰,當真不傀是天下少見的英雄鐵漢。」

    秋靈索道植大概也就是東溫劍派武士們,引以為榮的殉遁精鉀。

    楚留香道「無論如何,達種人總是值得別人欽佩的,也難怪任老幫主改到二十年後,仍
然時常惦念他。」

    秋天索歎道;「天楓十四郎之死,責任雖不在任麓但任憨卻終生歉疚在心,總是說只耍
自己那天稍為留意些,便不難瞧出天楓十凹郎已受了傷的。」

    楚留香道「在任老幫主之前擊傷他的人是誰呢?」

    秋靈索道「任慈始終沒有提起此事。」

    楚留香沉吟道:「這人想必和任老幫主一樣,不好虛名,是以他和天楓十四郎那戰,直
至如今,還沒有人知道。」

    他停了停,又道:「這人能以內力震作天楓十四郎,武功之高,自可想而知,天楓十四
郎與他決戰受傷之後,還能趕到那山上,他的落腳處,想必巴在閩南一澇,那麼,他會是誰
呢……呀,莫非是……」秋靈索忽然道「我貉這故事告訴你,並非全無原因。」

    楚留香道「還有什麼原因?」

    狄靈素緩緩道「天楓十四朗臨死時,曾經噸咐任慈一件事,但無論如何我去間任慈,他
總是不肯將這件事說出來。」

    楚留香笑道「任老幫主為何將這件事看得如此秘密?」

    秋靈素沉聲道「此事我本也茫然不知,到後來卻猜出了一超留香道:「哦」秋靈索道:
「任慈每見到南宮靈後,總要想起天楓十四朗,為之嚼墟感慨終日,到後來他雖然明知南宮
靈害了他,但仍不肯有絲毫傷害到南宮靈,總說他本對不起南富靈,但他將南宮靈扶養成
人,又會有什麼事對不起他呢?」

    她目光似已自黑紗中穿透出來,凝注楚留香,一字宇接道「所以我想,天楓十四郎臨死
前旺咐任慈助事,就是南宮靈,任慈自覺對不起天楓十四郎,所以對南宮靈也份外容忍。」

    楚留香聳然道:「你的意思莫非是說,南宮靈便是那天楓十四口口的遺孤麼?」

    秋靈索道:「正是如此。」

    楚留香想了想,擊掌道:「不錯任老幫主始終幣肯說出那件事,為了正是生怕南官靈知
道自己身世的秘密後,會生出偏激之心。」

    秋靈素淒然道「他總算也能瞭解任慈的苦心,他那時簡直已將南宮靈視如自己的兒子,
自然不願南宮靈知道他便是殺死自己親生父親的人,他─生行事素來磊落,卻還是有件不可
告人的秘密,心中痛苦可想而知。」

    楚留香依然道:「但無論他如何隱瞞最後害死他的,竟終於還是南宮靈,他在二十中前
無心做錯了件事,卻在二十年後付出了日己的生命。」

    想到冕宴中安撤之離奇與殘酷,就連楚留香也不禁機伶伶打了個寒感,秋靈素頻聲道:
「這若真是蒼天要他付出的代價,蒼天也未免太不公平。」

    楚留香沉吟道:「但南宮靈是否也已知道這件事呢?那神秘的兇手,是否也和天楓十四
郎有什麼關係?否則他又怎能學會東田武士的忍術秘狡?」

    秋靈索緩緩道;「這些秘密,都有待你去發掘了,我所知道的秘密,已全都告訴了你
你……你可以走了。」

    楚留香目光直視她,忽然道「在下還想請求夫人一件事?」

    秋靈索道「還有什麼事」楚留香道:「不知夫人可否掀開面紗,讓在下能一睹夫人之風
采?」

    砍靈素沉默了許久,悠悠道:「你真要瞧瞧我麼」楚留香道:「在下有此願望,已非一
日。」

    她目光似已自黑紗中穿透出來,凝注楚留香,一字宇接道「所以我想,天楓十四郎臨死
前旺咐任慈助事,就是南宮靈,任慈自覺對不起天楓十四郎,所以對南宮靈也份外容忍。」

    楚留香聳然道:「你的意思莫非是說,南宮靈便是那天楓十四口口的遺孤麼?」

    秋靈索道:「正是如此。」

    楚留香想了想,擊掌道:「不錯任老幫主始終幣肯說出那件事,為了正是生怕南官靈知
道自己身世的秘密後,會生出偏激之心。」

    秋靈素淒然道「他總算也能瞭解任慈的苦心,他那時簡直已將南宮靈視如自己的兒子,
自然不願南宮靈知道他便是殺死自己親生父親的人,他─生行事素來磊落,卻還是有件不可
告人的秘密,心中痛苦可想而知。」

    楚留香依然道:「但無論他如何隱瞞最後害死他的,竟終於還是南宮靈,他在二十中前
無心做錯了件事,卻在二十年後付出了日己的生命。」

    想到冕宴中安撤之離奇與殘酷,就連楚留香也不禁機伶伶打了個寒感,秋靈素頻聲道:
「這若真是蒼天要他付出的代價,蒼天也未免太不公平。」

    楚留香沉吟道:「但南宮靈是否也已知道這件事呢?那神秘的兇手,是否也和天楓十四
郎有什麼關係?否則他又怎能學會東田武士的忍術秘狡?」

    秋靈索緩緩道;「這些秘密,都有待你去發掘了,我所知道的秘密,已全都告訴了你
你……你可以走了。」

    楚留香目光直視她,忽然道「在下還想請求夫人一件事?」

    秋靈索道「還有什麼事」楚留香道:「不知夫人可否掀開面紗,讓在下能一睹夫人之風
采?」

    砍靈素沉默了許久,悠悠道:「你真要瞧瞧我麼」楚留香道:「在下有此願望,已非一
日。」

    恐懼和激動,反而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

    她緩緩接道「只可借你遲來了三十年,我競不能讓楚香帥瞧風我二十年前的容貌,這在
你固然是件遺憾,我又何嘗不算得遺憾呢」楚留香強笑道「無論夫人容貌變得怎樣,夫人的
風姿,仍足天下無雙,在下能見到夫人的風僅,已是三生有幸了。」

    秋靈素含笑道「你不必安慰稅,因為我並不難受,我容貌被毀的這二十年,才是我生中
最幸福的日子。」

    她目送被山風吹誣的一抹雲霞悠悠接道:「我甚至還有些感激那將我容貌毀去的人,若
不是她,我又怎能享受到二十年寧靜幸福購歲月。」

    楚留香忍不住道「卻不知道那人是誰?」

    秋靈素回過目光,凝注楚留香,緩緩道:「你可聽見過『石觀音』這個名字?」

    楚留香失聲道「石觀音?」

    秋靈素歎了口氣,道「你自然知道這個名字,她本是個世上武功最荔心腸最冷的女人,
現在她只伯也可算是這世上最美的女人。」

    速留香道「她…一她又和夫人有什麼仇很?」

    秋靈索道:「沒有仇恨,她甚至不過見了我一面面已。」

    楚留香道「那麼她為什麼……」秋靈索打斷了她的話,輕輕歎道:「在江湖傳說中,據
說她有一個魔鏡她每天都要問這面鏡子『是天下最美麗的女人?」

    楚留香道「這面鏡子每次都說她是世上最美麗的女人?」

    秋靈索道「不錯直到有一天,這魔統購回答忽然改變了,它競說我……說秋靈素才是世
上最美麗的女人。而我的災禍,也就有這時開始了。」

    這自然像是段神話。

    這神話雖不美,但卻充滿一種飄忽幽渭的神秘感,楚留香競不覺所得癡了半晌,才阻了
口氣,道:「所以,她既要米找夫人。」

    秋靈索道「她找到我時曾經動也不動地對我凝注了兩個時辰,在這兩個時辰裡,她幾乎
連眼睛都沒有眨過。然後忽然問我:『你是願意我殺了你,還是願意毀去國己的容
貌?……」楚留香苦笑道「這句話問得當然真可笑。」

    秋靈索歎道「但當時攏卻絲毫不覺可笑,我只覺手腳發冷,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她又瞧
了我半晌,忽然轉過身,說『三個月後,我當再來,那時我若瞧見你還是這樣子,我就殺了
你。』她在桌上留下個瓶子,又說我讓你再保留三個月的美麗,你當然知道好生珍借』。」

    楚留香道:「她既然已走了,夫人為何不…。:「秋靈素道:石觀音若要殺一個人時,
沒有人能逃得掉的·我親眼瞧見她的武功,那時,我也不想死。」

    楚留香四道「世上焉有真的想死的人」秋靈素緩緩閻起眼,道:「那時,我還年輕,對
生命真是充滿了熱愛,找想,我縱不再美麗,但能活下去,總比死了的好。」

    路開服瞪·似乎笑了笑,接道我又想,至少我還有三個月曲美麗,我自然該好好珍惜,
那麼,在三個月裡,我該做些什麼事呢?」

    茲留香忍不住道「於是夫人就想路這美麗永遠保在人們心中,於是就找到了天下最負盛
名的人像畫家孫學圃。」

    秋靈素征了怔,道:「你……你已知道了?」

    矩留香道:「在下已見過了孫先生。」

    秋靈素默然半晌,超然道:「那時我做事實在太伍性…一就在面成購那天晚上,三今月
助期限已到,石觀音向來都是最淮時購。」

    楚留香道:「所以夫人就在那天晚上,毀去了自己的容貌。」

    秋靈索道「石觀音留下的那小瓶子裡,就是一瓶比火還烈,最奶人的藥水。

    」說到這裡,她平靜的語聲,終於不禁激動起來。

    楚留香四通;「夫人不願意孫先生醒來後,瞧見夫人的容魏,所以就…。」

    孰靈素顫聲道:「我將那瓶藥水浴在腸上後,神智已幾乎瘋狂,所以……所以才會做出
那種事、我……我「…」她突然以手拖面,再也說不下去。

    楚貿香長歎道「直到現在,在下才知道夫人為何在對孫先生如此,為何要畫那四幅畫,
以前我們對夫人的用意·完全都猜錯了。」

    楚留香戳然半晌柔聲道「在下只知道現在的任夫人,是世上最溫和,最仁慈的女人,至
於以前那秋靈素是怎樣的,在下既不如通,也不關心。」

    秋靈索也沉默了許久,悠悠道:「這二十年米,我的確改變了許多,你當然也可猜得出
是誰令我改變的。」

    楚留香道「任老幫主。」

    秋靈索且不回答,印道「我在瘋狂中挖去了孫學圃的服珠後,也昏迷不酸,醒來時,整
個頭都已被包紮起來,此後我便在黑暗中生活了幾個月,那時我真不知有多麼的感激素心大
師,若不是她照頤我,我怎能活下去?」

    她語聲已漸瀝平靜,接道「但等到我重見光明時才知道,時時刻刻在身旁照顧我的,竟
不是素心,而是任藏。」

    楚留香道「所以夫人就將那感激之心,持任老幫主了。」

    秋靈素搖頭歎道「那時我非但沒有感激他,反而恨他」楚留香訝然道「恨?」

    秋靈索道「我見到任慈時,也見到了自己的腸,我見到這張股,才勿道我已沒有法子活
下去,我失去了容貌,也就等於失去了生命……」她歎了口氣,接道:「夫人那時的心情,
在下倒也能瞭解幾分。』秋靈素似乎又笑了笑道:「那麼你也該細道,像任慈這種人是趕不
走助,第二天早上,他又來了,我又趕走了他……」楚留香微笑道「但第二天早上,他還是
來了。」

    秋靈索道「他天天來,我天天胚,我用盡了世上所有惡毒的話罵他,甚至打他,但他還
是一早就來了……」她輕輕撫手中的骨灰罈於,這雖然只是個冰冷助瓷壇,但卸像是帶繪她
無限溫暖。

    她柔聲接道「你知道,那時他已是寫幫的幫主他中不必對一個額醜怪,又凶狠購女人如
此忍耐的,你現在瞧我的臉,也該知道,陳廠伍慈之外,世上絕不會再有別的男人對我如此
忍受的。除非我真的逼個死人·否則又怎麼會不被他感動呢?」

    楚團香緩緩道「這只因任老幫主愛的本不是失去美麗,而是夫人的…─偽靈魂,他只知
道夫人的容貌雖然改變但靈魂紉不會改變的。」

    秋靈索幽幽道「只可惜任慈活的時汲有認識你·否則,你一定會成為他的好朋友……只
不過,你對他的瞭解還不夠,你還是猜錯楚留香道「哦?」

    獨靈索道:「在那時以前,我和任慈只不過見過兩面面已,他又怎麼會對我如此癡情,
何況,那時我美麗的只是軀殼,我的靈魂是醜惡的。楚留香微笑通:

    「有時人們也會見鐘債,情深入骨的。」秋靈素又似笑了笑,逼無論如何,這總不是主
要的原因,主要助原因是他知說一個女人容貌被毀後的痛苦,他也細道有情感才能令這種痛
苫減輕,所以他決定犧牲自己,來路伴我,安慰我一生。」

    她仰首望天,悠悠道「我早已說過,他是世上最仁慈的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