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天楓十四郎            

    白玉魔目光閻動,獰笑道「你莫非還突等人來救你?你豈非在傲夢?」

    秋靈素抬起頭,似乎瞧了瞧天色,幽幽四理「到了現在,怕是確不會有人來救我了……
死,倒底是什麼滋味呢?」

    她抱緊那骨灰罈,梗要縱身躍下。

    楚留香突然一躍而出,大喝道「白玉魔,我雖從不殺人,但只要你的手一動,我就宰了
傷。」

    白玉魔狼牙棒已舉起,卻已驚得呆住了。楚留香再也不給他思索的時間,喝聲中,人已
掠過去,將秋靈素遠遠技開了萬丈懸崖。

    白玉魔這才回過神來,怒喝道:「姓楚的你為何要多營閒事?」

    那沉重的狼牙捧夾帶勁風,已向楚留香和秋靈素掃了出去。

    這狠牙棒是戰場上衝鋒陷陣,血戰於千軍萬馬中所使的兵刃,其力之強,其勢之猛,絕
非江湖豪傑所常用的任何兵刃所能比擬,白玉魔竟是天生神力,竟能將如此沉重的兵刃,運
用得得心應手。

    誰知楚留香非但全不閃避,反而迎了上去。

    他方伸手拉閻已發覺這任夫人秋靈素身上,竟全無絲毫武功,他自然不能讓她受傷害。

    是以他只有冒險。

    只見他身形曲一扭,已衝入狠牙棒交錯的光影中,突然出手,在白玉魔肘上一技。

    自玉田橫擊而出的手臂,立刻不由自主向上探了出去:楚留香的手掌已到了他肋下,輕
輕一切。

    白玉魔只覺半邊身子一麻,狼牙棒脫手飛出,「呼」的一聲,直衝入雲雷山損的雲都被
擊碎。

    楚翹香這一托、一切,說來雖平淡無奇,但當時他歷冒的危險之大所用的手認之奇真是
誰也指說不出。

    白玉魔再也想不到自已兵刃招間,便已脫了,泡闖蕩江湖數十中,兒留遏這樣的事,竟
不覺呆住了。

    只見楚留香站在他面前,徽微笑道「你還不走?」

    他競水乘機出手進擊,輕輕易易就放過了白玉題。

    白玉魔更想不到世上有這樣的事,但他自己心狠手辣,自然夢想不到別人竟如此覺大為
懷。

    一時之間,他巴不知是驚?是喜吃吃道「你……你難道……」楚留香淡淡道「你只要時
常去想想·自己怎會未死?也該知道以後應該如何做人了。」

    白玉魔再也不說話,扭頭直奔了出去。

    這時懸崖下才遙遙傳來「暖」的一聲,狼牙捧己落了下去,楚留香轉過身子向秋靈索微
微一笑,道:「在下是否來遲了?」

    秋靈索道「但你終究還是來了,終究還是沒有令我失望。」

    她輕輕歎了口氣,接道「我一眼就看出你是個聰明人,想必能夠所得懂我的話,那麼傷
勢必要回來的,所以,漳白玉魔尋我時,我就千方百計地穩住他,謾慢走來這裡,他聽我要
來此跳崖,也就未曾出乎。」

    楚留香微笑道;「若非夫人的風儀,又怎能令嗜殺成性的白玉疆不敢沾夫人一指,勞非
夫人的落智,在下又怎麼會尋來這裡」兩人具是絕世聰明之人,竟始巧遇在一起。

    秋靈素似乎笑了笑,談淡道:「你要知道,我做這一切助事,並非為了顧借自己的性
命,但我勞不格心裡助秘密說出來,卻未免死得太可借。」

    楚留香道:「夫人心裡的秘密,現在可以說了麼?」

    秋靈素歎了口氣,通電犯在若還不說,只伯永遠也沒有說的時候衛昌了……但這事千頭
萬緒,卻叫魏該從何說起呢?」

    楚窗香想也不想,立刻道「信自然要先從那四封信說起。札本台、左又鋒、靈駕於、西
門千所收到的信,不如是否夫人所寫?」

    秋靈素四道「是找……我害了他們?」

    楚留香道:「夫人為何要寫這四封信,夫人助困難是什麼?」

    秋靈素踏然道「你可聽說過漢獻帝農帶沼的故事,他身為裡帝,卻如同傀儡,非但什麼
事都不能做主,面且連自己的性命都無法保楚留香動容道「難道任老幫立也……」狄靈索道
「這三年以來,任慈的處境也正和那可憐的皇帝一樣☆名雖為巧幫的幫主,但無論做什麼事
都要受制於人。」

    楚留香忍不住問道「受制於誰?」

    秋靈素宇宇道「南宮靈」楚留香躍足道「果然是他……果然是他。」

    赦靈索道「他本是個孤兒,是任慈從小將他帶大的,傳授給他一身武功,他也實在聰
明,無論任慈教什麼,他一學就會,而且瀝有青出於藍之勢。」

    楚留香道:中口以任老幫主那一身功夫。…」秋靈索截口歎道」任慈年紀雖老,功夫卻
始終未曾擱下,身體也素來強健得很,但近三年來,也不知怎地,竟突然得了種奇怪的病,
不但身子日期澳弱,而且連手都瀝領域癱,簡直巳等於是個廢人。」

    楚留香長歎通「好漢最怕病來害,自古皆是如此」秋靈索道中目他這病卻絕非天生
的。」

    楚留香失聲道「夫人助意思,難道是說有人下毒?」

    秋靈索道「正是』」楚留香雖然己明知是誰,仍忍不住問道「誰?」

    秋靈索道「只有一個人,有下毒的機會,那就是南官靈他真面目未露出來以前,誰都識
得出他是世上最孝顧的人,不但幫中的艱難事務,全都是他一力承擔,就連任慈購起居飲
食,他也廂顛得無微不至,我反而沒有什麼事要做丁,本還應感激他的孝心,誰知他如此做
競為了是屍毒方便。」

    楚留香苦笑道「但他為了悄引起別人懷疑,所以又不敢將任老幫主毒死,此人心腸之毒
德行事之周密競連我都看不出。」

    秋靈素四通「瞧水出他毒辣的又何止你人等到發覺時卻已遲了任慈對他已無能為力,無
論什麼事,已只有所命於他,非但不敢說破他的毒計,還得瞧他的臉色·極力敷財他甚至巴
結他……」說到這見,她〉嚴靜幽雅的語聲,已顫抖起來,那一段含辛忍辱的日子,想必是
充滿了辛酸血淚。

    楚留香只聽得憤怒填贍,怒道「他這樣做法,巧幫中別的人難道都不管麼?」

    秋靈素道「在別人面前,他對我和任慈仍是恭恭敬敬,千依百頗,又有誰能瞧得出他那
惡毒的真面目。」

    控留香道「任老幫主既已失去了功力,當他的面,自然不便說出他的惡行,但他不在
時,為何不揭破他的毒計?」

    秋靈素歎道「到最後那段日子,我和任慈已被他軟禁,沒有他的允許,誰也見不到我
們,他對外只說任慈病重,不能被人打擾,又有誰會不情他的話,巧幫弟子,人人都希望任
慈早因病癒,又有誰來打擾他。」

    楚留香道;「既是如此,夫人那四封信,又是如何送出去助?」

    秋靈索道「是南宮靈為我送出去的。」

    楚留香訝然道「南宮靈?」秋靈索道「要將信送給西門千與左又掙雖不困難,但靈鴛子
與札木合,一個蟄居海網,一個遠在秒模,除了南宮靈能指輝天下的巧幫弟子將信送去之
外,還有誰能將情又快又妥地送到他們手上?」

    楚留香拍手道「這就對了,我本來奇怪執木合、靈冠子、西門千、左又鋒這四人,住處
之遠近差異極大,你那四封信若是同時送出的,西門千與左又鐐到達時,札木合與靈蟹於只
伯連信都未收到,但他們四人卻偏偏像是同時到達的,這豈非怪事麼」他四了口氣,接通
「此刻我才知道,原來南宮靈早已算好了時闖的,他算勝札木合與靈鴛於巳收到信動身之
質,才將左又掙與西門千的信送去,算班了要他們四人同時到達,且令他介同時而死。」

    他煙通了這道理越覺撣南宮靈行事之周密,實在令人可怕,秋靈素長長歎息了一聲道
「自從任慈得病後,巧幫中千千萬萬第子,都已將南宮靈視為幫主的唯繼承人,只要南宮靈
一句話,莫說送封信,即使要他們赴湯蹈火,也是人人踴躍爭行的,這力量又豈同等閒」楚
留香道「仍他卻又怎會為夫人送那四封倍購?」

    秋靈索道:「在這段日子裡,南宮靈為了收買人心,支出甚是浩大但他為了要在江湖中
建立名聲,又絕不能去妄取非份之財。」

    楚留香道「莫非他主意競打到夫人頭上了」秋靈素四道「我嫁給任慈後,雖已改名換
姓,但他卻知道我的底細,這自然也因為任慈實在太信任他,他開支日益巨大,幾年來羅掘
懼窮,有一天,競逼要我為他想法子,所以我就寫了那四封信。」

    范留香擊掌道:「不錯,夫人那封信上,並末寫明究竟是什麼困難,而左又銻、西門千
的金錢又都來得甚易,海商例派財產也不少,抄漠之王更不必說了,南富靈竟真以為夫人寫
信是為了要為他借錢的。」

    秋靈索道:「他想利用我,我正也想乘此機會利用他來為我傳信,只要能見他們四人,
什麼事就好辦了。」

    楚留香道「但南富靈卻又為何改變了主意?沒有要他們的財·卻要了他們的命?」

    秋靈索四通:驗只因為一個人,就在信送出後助一天晚上超人來了,和南宮靈密談了一
夜,事情就完全改變。」

    德留香眼睛一亮,立刻迫問道:「這人是誰?」

    秋靈索道:「我也汲見到他。」

    楚留香失望地哨了口氣,道:「你只是知道他來了?」

    秋靈索道:「南宮靈為了監視我們,就住在我們廂壁助屋予,我們燒已是他的網中之
魚,他對我們也不必再十分提防,所以,他屋子裡的動靜,裁大多都能聽得到』·─我功力
雖失,馬力卻幸好未曾失去。」

    楚留香道「你聽見他們說了些什麼?」

    秋靈素道「他們說話的聲音很低,很沉重,我勉蹬他們商量曲必定是十分重要的秘密,
有時似乎還有小小的爭執,卻聽不見他們說的處什麼?」

    楚留香歎道「你著能聽見就好了,這神秘的人物,說不定才真的是這幕後的主謀。」

    秋靈索道「這神秘的人物,第二天凌晨就走了,過了不久,南宮靈桃送來碗參湯,說是
要給任慈進補。」

    楚留香目光閃動道「這碗參揚,想必不是好賜的?」

    秋靈素道;「他許久都未曾如此,我也知道這其中必有陰謀,但我用了三種方法,都試
不出這參湯中有絲毫毒藥。」

    她歎了口氣接道「你想必也知道,我昔日也可算是江溯中一流的下毒能手,這參湯中只
要有一絲毒藥,無論他下的是田一門哪一派的毒·都沒有我試不出來助。

    所以我認為,這碗參湯,想必是不會有問題的。

    楚留香道;「所以依就放心讓任老幫主喝了下去。」

    秋靈索潞然道「參湯中既沒有毒我又何苦沸了南宮靈心意,何況,任慈每日只有都粥裹
腹,也確實需要些滋養的東西。」

    那的確是一段淒涼的日子,每想到那一段日子的辛酸觀苦,她虛弱的身子,就不自覺地
顫抖起來。

    楚留香心裡突然動,大聲道「任老幫主喝下那碗參楊後,是否全身都腫漲起來?」他話
未說完,秋靈素已吃驚道:「你怎會知道的?」

    楚留香道「天一神水,你試不出參兩中的毒,只因那是天一神水。」

    他如今才確定,這件事的主謀,果然就是自神水宮盜去天一神水的人,自然也就是殺死
「無強星」親剛,裝成天楓十四朗的人,南富靈雖然可怕,這人防狡猾與毒辣,卻更在南宮
靈之上。

    菠留香現在雖已知道了南宮靈的秘密,但若查不出達人是誰,他的切努力還是等於白
費。

    秋靈素身子顫抖得更劇烈,道「我始終不相信南宮靈真的能忍心親手害死任慈,我始終
不相信那參湯中真的有毒,但現在…─硯在她突然衝到楚田喬面前,頗聲道:「我將一切秘
密都告訴了你,你能為我復仇麼?」

    楚留香歎道「這秘密據破之厄,不用我動手,南宮靈自己也是無法活下去助這也難怪他
不惜切,也要阻止我來見你。」

    秋靈索道「但他為何又要帶你來。」

    菠留香苦笑道;「他始終不顧正面和我衝突被我逼得無法可想時,就只有自己帶費來,
他知道你當他的面,是絕不敢將秘密洩露助……」他語聲頻了領,哺隨又道「那天,他要我
等他兩個時辰,為的自然不是真的因為幫中有事待理,而是要那神秘的兇手·先趕來這裡☆
扮成天楓十四郎,在石樑上等我,有他自己陪,他固然不怕我見到你,但還是想借這裡陰怨
的地勢,貉我除去,永絕後思。我若永遠見不到你,他自然更要放心得多。。

    秋靈素歎道「他先要人等在這裡殺你若殺不死你,他就自己陪你來,有他在,我自然什
麼話都不能說─。小她突然淒然而笑,接道:「他自以為這件事做得已可說是天衣無縫,湖
水不漏,誰知天網恢恢,終於還是放不過他的。」

    楚留香道「其實他自己也未必真能放心,也生怕我去而復返·所以,他就將你的任處,
故意洩露給白玉魔─假白玉魔之手,將你除去,等別人知道此事時,他便可裝作毫不知情,
將責任全都推在白玉魔身上。──☆他一哭接道「但他卻未想到,我竟能這麼快就趕到達
裡,我那一棋,果然不是白定購。只不過等他想出這一棋購奧妙時·卸已遲秋靈素默然半
晌,忽然又道「天楓十四郎,彌方可是提起過這名字?」

    理留香動容道「不錯夫人你難道真的認得此人?」

    秋靈素道「我雖不認得此人,但以前卻常聽到任慈提起他。」

    楚留香失聲道「想不到世上竟真的有這個人,我本以為天楓十四朗』這名字,只不過是
他們憑空造出來的。」

    秋靈素道」任慈外泵內剛,乎生對人極少服應但對這『天楓十四郎』卸敬重得很,只要
提起此人,總說他可算是這世上少見購英雄鐵漢。」

    楚留香皺眉道「這樣的人和南宮靈又會有什麼關係?南宮靈為何要假用他的名字?……
夫人你可知道他現在哪裡」秋靈素道:「此人已死去二十年了。」

    楚留香脫口問道:「是誰殺了他」秋靈素一字宇緩緩道殺死他的人,就是任慈。」

    楚留香又不禁怔住了,訝然道「任老幫主既然對他那般敬重,卻又為何殺了他?」秋靈
素歎息道:「這天楓十四郎渡海面來,一心要與中原武林的高手們,較一較商低,那時任慈
接掌寫幫門戶未久,正是他的全盛時期,天楓十四郎既有打遍天下武林高手的雄心,自然不
會錯過了他,踏上中土還未多久,就向任慈送出了一封挑戰信,約其與他決鬥。

    矩留香四道「這天楓十四郎,也未免太狂了些,我幫地大物博·臥虎藏龍,武功高明的
人,也不知有多少,又豈是他一個人能打通的?」

    秋靈素道「任慈接到天楓十四郎的挑戰情後,為了寫幫的聲名,自然不能退卻,何況他
那時血氣正盛,也正想和這東贏劍容的詭異劍法,一決高下。」

    楚留香動容道「這戰之精采,想必足以驚天動地,只可惜我晚生了二十年,競未及親眼
目睹這一場大戰」秋靈素悠悠道:「這一戰絲毫也不精采,你若真購服見,想必要失望得
很。」

    焚留香怔了征道為什麼?」

    秋靈索道「任慈素來不好虛名,接到這封挑戰信後,並未宣揚出去是以至今江湖中,知
道些事的人並本多·當時陪他去應戰的,也不過只有如今早巳死去的司徒長老一個人而已,
此外簡直沒有別人知道。」

    楚留香道「決鬥之地定在那裡?」

    秋靈索道:「那地方據說是在閩南邊境,一座不甚出名的山上,自然也是為了不願引起
別人的注意。」

    楚圖香歎道:「如此說來,那天楓十四郎雖然張狂,卻想必也不是個好名的人,否則任
老幫世級不說,天楓十四郎也會張揚出去的。」

    秋靈索道「他那封挑戰信上,也曾說明並非為名而戰,而是為武而戰,任慈與司徒長老
到了那山上後,天楓十四郎果然已在等,一言不發,立刻和任激動起手來。」

    楚留香忍不住磋「一句話都未說麼?」

    秋靈素想了想,道:「據任慈後來告訴我,他到了山上時,那天楓十四朗正坐在塊大石
頭上,雙手握柄已出了鞘購長劍,見丁任慈,立刻仗例而起,立出了東西刨法中獨有的門
戶,噶裡只說了兩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