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棋高一著            

    蘇蓉蓉吃吃笑道「那不過是我經過濟南時,為謝兒買的一盒腦楚留香甜掌大笑道:「無
論多狡猾的人,遇見我家助蘇姑娘,只伯也耍變為呆子助」他笑聲突又頓住,沉聲道「但沒
有人知道你在這裡等我呀,這些人生是誰呢又怎會知道你在等我?莫非黑珍珠?他絕不會是
這樣的蘇蓉蓉柔聲道:「這件事你可以等到以後再想。」

    楚留香道「不錯我現在該問你,你此行收穫如何?可問出了平日究竟有什麼男人能進出
擲水宮?」

    蘇蘑蓉笑道「我特這句話問我小表姑時,你猜她如何回答攜?」

    楚留香道「她說什麼」蘇蓉蓉道「她說:莫說是男人就算是只公蒼蠅,都體想能自由進
出神水宮。」

    楚留香忍不住一笑,又皺眉道「若沒有男人能進出神水宮,那女孩予又怎能有了身孕?
她乎日是怎麼樣的人?可有什麼遺物留下?」

    「那女孩子叫司徒靜,人如其名,平日總是文文靜靜的,什麼話也不說,除了幅面撫撫
琴,也沒有別的嗜好,誰也想不到她會發生這種爭。

    楚圖香苦笑道:「越是文靜,越是不說話的女孩子,情感就越是豐富,若是愛上個人
時,當真走死心場地,所以她寧可自己死,也不願洩漏男人的秘密。」

    蘇蓉蓉幽幽道「你對各式各樣助女舷子,都瞭解得如此清楚麼?」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趕緊打岔,道「她難道連樣東西都沒有留蘇韓蔥歎道「沒有攏簡直
是自跑了趟,什麼都沒有問出來。」

    楚留香目光閃動,道「但那些人卻生怕你問出了什麼·所以還是一心要殺你滅口,由此
可見那人想必有些線索留在神水富,只不過到觀窺為止,還沒有人注意罷了……但這些線索
又怎能絲毫不引入注意呢」蘇蓉蓉默然半晌,道「你呢?這些天你可有些什麼收穫?」

    楚留香五一十,特這幾天的經歷全都說出。

    蘇蓉蔥聽到中原一點紅的狠辣與孤僻,不禁輕輕搖頭,聽到那畫像與書信購秘密,不禁
張大了眼睛,聽到這秋雲索竟是男幫昔日幫主的夫人,面菠留香已見過了她,蘇蔥蓉終於忍
不住輕呼失聲。

    楚留香生伯蘇蓉蓉為他擔心,並沒有貉石樑上決鬥的驚險處說出來,只輕描淡寫地提了
兩旬。

    但蘇蓉蓉卻已緊張得捏緊了拳頭顫聲道「這人不但武功高強,而且心狠手辣,詭計多
端,你遇見這樣的敵人,真要千萬小心才是」楚留香特她手指一根根扳開,柔聲笑道:你知
不如道,別人都說控留香才是世上最可怕的人,那人就算可怕,也比不上焚留香吩」蘇蓉蓉
歎道「楚留香雖強,但心腸卻感太軟了些,別人能忍心殺腦,他卻不忍心殺別人,你說我怎
能不擔心?」

    楚留香拍她的手笑道「你放心,要殺死楚留香,可不容易。」

    蘇蔥蓉展顏一笑,又皺起眉,道「休想,假扮天楓十四郎助,會不會就是那殺死天強星
宋剛,躍人大明湖的人呢?」

    楚留香道「就是他,若是我猜的不錯,殺死就水合、靈鴛於、左又蛂B西門千的固然是
他自『神水富』盜去天一神水的,也是他」蘇蓉蓉笑道「他心想殺死你,一心耍攔阻你去見
那位任夫人──秋雲索,卻中想秋雲素什麼話都沒有說,他這豈非多此一舉麼?」

    楚留香突然一笑,道;「秋雲素還是說了一句極關重要的話。」

    蘇蓉蔥道「她說了什麼?」

    楚留香緩緩道「你仔細聽,她說『你也不必遺慷,先夫纏綿病根多年,突然而死·能見
到他最後面的人並不多……,。」

    蘇港蓉想了想道:「我聽不比這句話又有什麼重要的關鍵。」

    楚留香道「你仔細想想,一定可以想得出的。」

    蘇蓉德從頭又想了許久,終於恍然道;「我懂了屈口任老幫主既然已『纏綿病銀多
年』,又怎會是『突然』而死,他們幫中弟子,既然細道幫主病危,就該隨時等候在病根旁
才是,又怎會『能見到他最後一涵的人並不多』呢?」

    楚留香拍掌通「正是如此,這句話乍聽雖然很普通,但仔細一想其中矛盾之處卻極多,
那位任夫人冰雪聰明,你想她怎會說出這種自相矛盾的話」蘇蓉蓉跟波轉動,祝吟道「她莫
非是在暗示你」楚留香道「正是如此。」

    蘇蓉蓉道「但她有什麼話,為何不當面對你說呢?難道那些話,她不願被南宮靈聽見麼
難道南宮靈竟也是……」楚留香沉聲道「這其中疑點雖多,但咱們千萬不能這麼抉就作結
論,只因此事關係實在太大,並不如咱們原先所想助那麼簡單。」

    蘇蓉藩凝睜瞧他,道:「那麼你此刻想必還耍去攏那任夫人一次了?」

    楚留香斷然道「非去不可」蘇蓉蔥握住他的手,柔聲道「但你要想到,你此去危險必定
更大了,他們既然細道秘密的關鍵是握在任夫人手上,又怎會讓你單獨和她說話呢?」

    楚臼香道:我想,他們暫時絕對想不到我會再去找任夫人,所以我此行超快越好,越遲
凶險就超大。」

    蘇蓉蓉歎道「現在,他們還只不過是在暗算你,阻攔你,但等到你真要揭破他們秘密的
時候,他仟就會不顧一切來對付你了。」

    楚留香微微一笑道「娶釣大魚臼然耍有大餌。」

    蘇蓉蓉道;「難道你……你竟要以自已來作魚餌?」

    楚留香只覺她握臼己助那雙手已變得冰涼而顫抖,他就用他那雙堅定而溫暖的手,將這
只手包了起來,笑道「這餌實在太大了·再大的魚也吞不下去的,你只管放心現在,你乖乖
的聽話,趕緊囚家去把我的那瓶涵吊進海水裡去凍起來,冉叫甜兒為我準備幾隻鴉,不出五
天戶運一定能回去把它們院光購。」

    蘇蓉蓉瞧他,眼光比星光更溫柔。

    她終於婿然一笑,道:「傷當然能回來,世上又有誰能欄得住你。」

    世上,沒有比美麗少女助鼓勵信任更能令人振奮助了,楚圈香回到岸上時,只覺精力從
未如此充沛過。

    蘇蓉蓉真是個聽話的女孩於,美麗而聰明購女孩子,居然還聽話,這更是男人最大的幸
福。

    楚留香滿足的歎了口氣,購賄道:「這世界對我實在沒有虧待什麼……」只聽一人撈笑
接道「你又何嘗虧待過這世界呢?」

    捂聲中,無花已飄然走了過來,那出坐助風姿,那飄逸的微笑,在星光下看來更如天上
滴仙。

    楚留香大笑笆「我只當這裡只有我個夜貓於,誰知還有一無花笑道「還有兩個。

    」楚留香再瞧過去,一個人木然站在風雨亭上,那一身黑衣在星光下發亮,卻正是黑珍
珠。

    這奇特的少年也不知為了什麼,站夜那裡,競似癡了。

    無花道「月夜大明湖獨立風雨亭,貧憎本以為他就是楚兄,正想過去說話,不想楚兄卻
已在這裡出現了。」

    楚留香微笑通「如此深夜,你居然還有雅興遊湖。」

    無花道「棋酒之約,貧憎始終不能忘懷,此番正是來尋控兄踐約的。」

    楚留香此刻哪有下棋喝酒的時間。

    但他眼珠予一轉卻笑道「耍下摸,你我兩人己足夠,要喝酒,卻得要加上南宮靈才有
趣。」

    無花笑道「既是如此你我父何妨作一次深夜敲的;容。」

    楚留香大笑道「僧敲月廠門,已可入畫,正是風雅之極,怎可算是惡客…·。你在此稍
候,持我去打發了那邊像是已瞳了的朋友,就陪你去如何?」

    他不待無花說話,已掠上風雨亭,只見黑珍珠癡癡的凝望湖心,眉間竟似有說不出的
慮。

    楚留香笑道:「只有馬才是站睡覺的,黑兄何苦學馬?」

    黑珍珠一瞥回頭,瞧見了楚留香,這一瞬間,眼神似是有無窮變化,到最後卻只是降玲
道「閣下若要開玩笑,最好還是找那漁翁去。」

    超留香笑道「你眼力倒不錯。」

    黑珍珠仰起了頭,不再理他。

    楚留香大笑道「今夜我已另有他約,不能再陪你喝酒,過兩三天再說吧」他突然說出這
句話黑珍珠聽得莫名其妙,正想作色,誰知楚留香已壓低語聲,匆匆道「帶你的馬,在南外
等我,此事關係重要,能否揭開所有的秘密,就全都在此一舉了。」

    黑珍珠又征了怔,楚留香已大笑轉身面去。

    有些人,像是三天三夜不睡覺也沒關係,楚留香自然算是一個,無花是一個,南宮靈也
是一個。

    無花根本用不敲門,南宮靈根本就汲睡,他根中早巳在自斟自飲,就好但是在等他們來
似的。

    擺好模盤,備好酒萊。

    南宮靈笑道看來·此番我們三人已非要分個勝負不可,不躺下去誰也不准走,不知楚兄
意下如何」楚留香大笑道「你細道我本就是個不醉無歸的酒徒,為何不問無花反來問我。」

    他一面下棋,一面喝酒,那摸樣當真是開心已極,看來就像是用鞭子也趕不走他的了。

    無花笑道「南宮兄不知棋中樂趣,倒走是大倔事。」

    南宮靈笑道:」薩棋的人苦苦思索,思得患失,又怎比得看棋的通遙自在。」

    無花想說話突見楚留香棋下在邊角上。

    這棋下得簡直毫無道理,實在可算是臭棋,但出自楚留香的手,卻不得不令人大傷腦
筋。

    無施皺眉道「畝往今來的棋譜,貧僧都已讀遍,卻未見有如此一,這腹下助地盤,楚兄
難道都不要了麼」燙留香大笑道「我這棋妙用無窮,你仔細想想吧,我可要去乘視方便方
便…─硼方便之地在哪裡,看來還得有勞南富兄帶路了。」

    南宮靈含笑將他帶人後院,楚留香像是已等不及似的,匆匆錢了進去,卻自後面助氣窗
中,一糠面出。

    那氣窗方圓不過尺餘,縱是垂甥童予,也無法出入,誰知楚留香全身骨節已能伸縮自
如,定的正是別人都想不到助路。

    直掠出數十文外,楚留香方自微笑道,「無花蚜無花,我那棋根中臭而不可聞,你若要
自我那棋裡想出妙處,簡直好像耍從雞蛋裡找到骨頭「。」但我這棋卻妙得很,等你付以為
我娥進糞坑裡時,只伯我早已到了尼山了。」

    南城門外,垂陽處處,「濟南風物似江南」,尤其在這有星月的晚上,更顯得如此。

    垂楊陰影下瞧不見人,只能瞧見一隻發亮助脖子。

    楚留香輕煙般掠過去,悄聲道:馬呢?」

    黑珍珠道「你鬼鬼祟祟的,究竟要到哪裡去?」

    楚留香道:「若非秘密,我怎會如此鬼祟,若是秘密,我怎會告訴傷?」

    黑珍珠笑道「你不信任我,我為什麼要信任你,找不信任你,為何要將如此寶馬借給
你?」

    焚留香笑道「只有女人,才喜歡刺探別人的秘密,只有女人才會用這種手段要脅別人,
你怎地也有女人的脾氣?」

    黑珍珠怔了怔,黑夜中雖瞧不見他的面色,卻可瞧見他那冷模的目光,似又起了複雜的
變化。

    他終於忽然呼哨聲,馬己奔來,那腳步輕柔得就像垂柳似的,幾乎聽不見他的蹦聲。

    楚留香笑道我就知道你絕不願意別人格你當假女人的。」

    黑珍珠霍然扭轉了頭,忽又回首道「什麼時候將馬還給我?我在哪裡等你?」

    焚留香躍上馬,道「你此刻已無危險,只瞥放心在這城裡大搖大擺地走來定去,絕不會
有人傷害你,兩天內,我就將馬送還給你,假如我還汲有死的話。」

    黑珍珠玲冷道:「你死不死都沒關係,卻千萬不能傷了我的馬。。

    話末說完,楚留香早已長笑縱馬而去。

    這匹馬當真是絕世的千里駒,楚留香縱馬奔馳,只覺得兩算風生,道旁助樹木,一連串
往後倒了下去。

    他喜歡這種速度的刺激,但卻並非完全為了這原因才借馬的,只因他不想將力氣花鷹道
路上。

    他還要保留力氣,做更重要的事。

    馬到尼山時,長夜曰過去,楚鈕香在山腳下尋了家妥當的鍋戶,寄下了馬,便立刻朝朝
陽上山。

    朝陽,映得那石樑聞閃發光,但這一次,石樑上卻再也沒有陽攔楚留香的人,空山鳥
語,一切都是安掙的·那幽雅的茅舍,也安靜地浸浴個陽光裡,榮摩半掩,半支曲窗子裡,
更是悄無聲息。

    這切都瞧不出絲毫四兆,但卻耀太安靜了,靜得令楚留香有些不安起來,來不及敲門,
便闖了進去。

    秋雲素果然已不見了那青灰色的蒲團上,只楚下一狠烏替,馬智上還遺留縷淡談的發
香。

    楚留香大驚呼道「任夫人……任夫人……你在哪裡?」

    他自然也知道這呼喚不會有人間應,一面大呼,一廁已格這小小三間茅舍全都找了一
溫,茅屋裡每樣東西部井然有條,絕無絲毫凌亂之態,也瞧不出有絲毫拷扎搏鬥的痕跡似那
任夫人秋雲素又到哪裡去了?楚留香立刻就像是只獵犬似的開始四下嫂起來,他希望任夫人
能留下些什麼·哪怕只是些微暗承晚好。

    但他搜遍了每一個角落,卻也尋不出片紙隻字更尋不出絲毫異狀被矚整齊地疊在床上,
衣服整齊強在衣櫥裡,梳妝室上有三隻洗褥乾淨的稿子,碗櫃裡有幾隻洗得乾淨的磁
碗』。。』每樣東西,都在乎時應在助位置上,有條有理,絕無絲毫錯亂,菠留香簡直從未
到過這麼有條有理的地方。

    假如這地方看來有什麼不對的話,那就是一切實在太有條有理了,就好豫故意擺好來給
人家瞧瞧的。

    楚留香沉思走出去,目光忽又落在那烏木發警上。

    這蒲團既是任夫人常坐的地方,藏團上有她的發智,也不能算是十分奇怪,所以楚留香
中未留意。

    但現在,他既已發覺這屋予出奇地有條理這發替看來份外扎服了。這屋於裡既然每樣東
西都被放在最受當,最合理的地方,那麼這發替也應該在梳妝台上才是,此刻怎會在這藏團
上?楚留香用兩極手指輕輕將這發智拈了起來,忽然發覺這發贊助針頭正指後面的一道小
門。

    這小門此刻是關的。

    焚留香掠過去,又發覺這門競被人從外面拴起。

    他目光中立刻閃出喜色,毫不遲疑,踢開,竄出去:後山更是紫涼。

    楚留香就像是隻貓,在荒輩荊源問竄行,忽然瞧見左面的荊棘上,接幾條破碑的黑布。

    這條布正像是任夫人防衣服上鉤下來的。

    楚留香左轉,疾行,突聽陣獰笑。

    一人蝶碟笑道「你既不肯讓我沾你一根括手指,我也依了你,現在你為何還不跳下
去?」這獰惡的笑聲,竟是那武林惡巧白玉魔發出來的。

    接,但聽得任夫人的語聲道;我反正已必死無疑你何苦還如此急。」

    楚留香消悄掩過去,只見任夫人悄生生的身子,就站在前面懸崖購邊緣,山風振衣,她
隨時都可能跌下去。

    她面上仍蒙那層黑紗,手裡卻抱任老幫主的骨灰瘸子,白玉魔獰笑站在她身後四尺外,
掌中兵刃卻換了個沉重踢道的狠牙棒。

    只有白玉魔一個人,茲留香不禁暗鬆了口氣。

    只聽白玉魔大矚道「早死早投胎,你既也知道必死無疑,坯拖什麼」秋靈索道「生命如
此可貴,能多活一刻,總是好的。」

    白玉魔牙齒咬得咬咬作響,道「我為了要找任老頭子報仇,已等了二十年了我縱不能親
手殺死他,瞧他化督揚灰現在能逼死傷,也總算出了口惡氣」秋靈素道:「我知道你要來找
我報仇,但你部又怎能找到這地方來助?」

    白玉魔獰笑道:「你以為這地方很秘密?」

    秋靈索道「這地方的確很秘密。」

    白玉魔大笑道「如此秘密助地方,可是誰將你帶來的?那人總該知道你住在這兒吧廣秋
靈素默然半晌,輕輕歎了口氣,道:「我早就該想到,他遲早都不會放過我的」白玉龐大喝
道「像話既已問完了,還等什麼?」

    秋靈索道「你既已等二十年,又何必在乎多等這一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