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顛倒眾生            

    她將這世上最富行傳奇性,也最浪漫的名字又吟了一遍,語聲黨仍是平淡助,像足絲毫
不覺驚界,「楚留香」這二個宇被人瞧得如此談然……尤其是被個女人瞧得如此淡然這怕還
是第一次。

    南宮靈躬身道梯子本不敢帶領外容前來打擾夫人,但這位楚給予,與本幫淵源藏深,而
且他此來,又是關係本幫的事…。「任夫人淡淡道:「幫中之事,與我已無關係,何必來尋
我?」

    楚留香道「但此事卻與夫人有極大助關係。」

    任夫人道:「什麼關係?」

    楚留香瞧了南宮靈服,沉吟道「西門千、左又慘、靈鴛於、札木台,這四位前輩·夫人
想必是認得的,夜下此來,正也與他四位有關。」

    他面說話面正留意任夫人神情的變化,雖然不見她面目,但卻發現她平靜的肩頭,佃乎
突然起了陣顫鐘。

    然後,她突然長身而起回過頭來。

    楚留香直在等她回頭,等瞧一瞧她那顛倒眾生的容貌,她的頭轉動時,楚留香心跳竟不
由加快。

    但等她回過了頭,楚留香卻完全失望了。

    她面上竟蒙層黑紗甚至連雙服暗都蒙位,她對自己的容貌競如此吝借,不願讓人瞧服。

    楚留香只覺她一雙明銳的眼波,已穿透了黑紗,瞧在他臉上.…。

    甚至己穿透他的軀體,瞧入他的心。

    但他並漢有低下頭天下沒有人能令楚留香低頭的。

    任夫人目光凝注,良久良久,等到她說話時,她語聲又恢復了平靜,她終於緩緩道「不
錯,找是認識這四人的,但這已是二十年以前的事但為什麼要拿這些連我國己都已翹忘的事
來打擾我?」

    楚留香道「姐夫人最近卻曾寫過情緒他們,是麼」任夫人獲然道「信?」

    楚留香目光直視她,道電萬銷信那封伯上說夫人有些困難,要他們趕來相助,在下此來
正是耍請教夫人歷說的那困難是什麼?」

    任夫人默然半晌,淡談道「我不記得曾經寫過這樣的信了,你只怕是看錯了吧?」楚貿
香像是突然被人塞進個夾生的柿子,心裡只覺又苦又澀,又是發悶他想不通任夫人為何不肯
說出這封倍的秘密。

    但他並未死心,大聲道「夫人助確是寫過那信的,在下絕不會看錯。」

    任夫人冷玲道:「你怎細不會看錯難道你認得我的筆跡?」

    楚留香又征了征,再也說不出話來。

    任夫人轉過身子,又跪了下去,道:「南宮靈,出去時候,自己掩上際怨魏不送了。」

    南宮靈悄悄一技正在發呆的楚留香,道「夫人田說沒有寫過那信,那債想必是別人冒名
的,咱們走吧」楚留香哺哺道「冒名的……不錯。」

    目光突然轉到那商拙的瓷壇上,道「任老幫主的遺蛻,莫非是火化的?」

    任夫人還未說話,南宮靈又搶道:「寫幫門下,死後大都火化,這本是巧幫歷代相傳助
遺規。」

    焚留香長笑道「只恨我連任老幫主最後一面都見不,當真遺憾得很。」

    任夫人競又突然道「施飽不用遺憾,先夫綻綿病攝多年,突然而死,能見他最後一面的
人並不多,你還是快走吧」楚留香眼睛突然一亮,道「多謝夫人。」

    任夫人道;「我井未能幫你什麼忙,你也不用謝我。」

    楚留香道;「是。」

    他悄悄退了出去·心奧卻在咀嚼任夫人最後的兩句話,這中是兩句平常的話,但他卻似
覺得滋昧無窮。

    兩人─路回到濟南,南宮靈像是知道楚留香心情不好,所以也沒有打擾他·只是靜靜的
陪伴律…旁。

    到了濟南,已是第三天的深夜了。

    屈宮靈這習道「楚兄徒勞往返·小弟也覺失望得狠。」

    楚留香笑道「我自己多管購率卻害你也陪我跑一趟正孩請似賜兩杯刁『是。」

    南官靈笑道「陷楚兄喝一次酒,起碼又得醉三天,楚兄還是饒了我吧」超留香正巴不好
越快越好,大笑道「這一趟助饒了你,但你若還不走·我只伯又要改變主意了。」

    話未說完,南官靈果然已大笑抱拳而去。

    南宮靈一定,楚留香就趕到大明湖畔。

    這一次·他毫不費力,就尋了黑珍珠,黑珍珠一見他,珍珠般助脖子更黑得發亮,自小
舟一躍而起,道「你見了秋雲索?」

    焚留香道「雖然有人一心想攔住我,但我還是見了她。」

    黑珍珠道「她是真的很美麗麼?」

    楚田香笑道:「你怎地也和女孩子一樣,不問我她說了什麼話,反而先問我她生得是何
摸樣,只可惜她面上蒙塊黑紗,我也未瞧見她的臉。」

    黑珍珠像是比楚留香還要失望,歎了口氣,這才問道:「她說了些什麼?」

    楚留香苦笑道「她說,她已不記得曾經寫過那樣的情了。」

    黑珍珠怔了怔,道:「那債難道不是她寫的麼?」

    楚留香歎道「她若真的寫了那些情,就必已知道西門千等人都已為她而死·怎會騙我?
她難道不願我為她揭開這秘密」黑珍殊怔了半晌,哺哺道「不錯,她的確沒有騙你的理由,
但。。。」姻突然抓住楚留香的手,失聲道:「你說她臉上蒙黑紗,是楚留香道「賜」黑珍
殊道「莫非你見酌並非秋雲索?面是別人扮成助?」

    楚留香道「絕不是別人扮成的。」

    黑珍藏道「你連她的臉都未見到,又怨知她不是別人鼓成的?」

    楚留香歎道「我雖未見她的服但那樣的語聲那樣的風姿,世上又有推能份得出何況,她
若是假的,也就不會有人登攔住我,不要攏見她了。」

    黑珍珠終於長長歎了口氣,道:「如此說來,這秘密豈非不能揭破了麼?」

    楚留香微微一笑,通「在楚留香眼中,永遠沒有『不可能』這三個黑珍珠冷笑道;「你
眼中有仍麼宇?只伯『歐中』兩個字吧?」

    楚留香也不理他,目光四轉,道「我要你為費留意助那個人,難道還未來麼」黑珍珠道
「已經來過了。」

    楚留香大喜道;「你瞧見了她?她在哪裡?」

    黑珍殊道「死了」「死了」這兩個字,自他嘴裡說出,說得雖容易,聽在楚留香耳裡,
卻無異巨雷轟頂,天崩地裂。楚留香整個人都跳了起來,一把抓使黑珍踩的肩頭,失聲道:

    「你說什麼?」

    黑珍殊道:「我說她已被人殺死了。」

    楚留香道「你……彌瞧見的」黑珍珠道「我瞧見的。」

    楚留香目眺欲裂,嘶聲道;你竟能瞪瞧她被人殺死?你……你難道沒有心肝不成?」

    黑珍珠肩頭已幾乎被他捏碎了,但卻咬牙,動也不動,陰暗裡雖似有淚珠在打轉,口中
卻還是冷冷道「我不瞧又怎樣?你又末要我但護她,何況,我根本不認得她,她是死是活,
與我又有何關係」楚留香瞪他,手掌終於緩緩鬆開,身子搖掘欲倒,終於戰地坐了下去蘇蓉
薛竟死了,這無比聰明,無限溫柔的女孩子競死了,他實在不能相信,他實在本掐這世上黨
有人忍心下予殺得了她。

    黑珍珠的大眼瞄也瞪楚留香,咬嘴唇道:「那女子竟真購對你如此重要麼?」

    楚留香嘶聲道「你永遠不會知道她對我有多麼重要,我寧願自己被人亂刀分屍也不願她
受到任何傷害。」

    黑珍族默然半購·突然激動起來跺腳道「你只管為她傷心吧,但我卻不必為她傷心的,
你也沒有權利要我為個不認識的人傷心,是麼?」

    麓留香再次躍起,又抓住他肩頭,道「不錯,你不必為她傷心,但你卻必須告訴我,是
誰殺死了她?」

    黑珍珠胸膛起伏,過了半腦,才沉聲道「她昨天傍晚時就來了,在那亭子裡,東張西
望,我瞧就知道是你所說的人,正想過去……」楚留香厲聲道:「但你卻未過去·是麼否則
她也就不會死了。」

    黑珍珠道「我還未過去,已有四人走上亭子,這四個人競像是認得她的,和她說了兩句
話,也似在含笑招呼。」

    焚留香立刻問道「是四人長得是何模樣?」

    黑珍殊道「我和他們隔得很遠也瞧不清他們的勝,只能鵬見他們都穿綠色的長袍看來很
扎眼。」

    楚留香冷冷笑道「要害人時,還穿如此孔眼的衣服,這其中必定有詐。」

    黑珍珠道「不錯,他們故意要人注意他們身上的衣服,就不會太注意他們的臉了·而衣
服卻是隨時可以脫下來的。」

    楚留香道「你既也知道這點,為何不特別留意……」黑珍珠玲拎截曰道:「演是我後來
才想到的,當時我又不是神仙,怎知道他們要殺人,我見到那女子既然是認識他們的,自然
更不會留意了。」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他們是如何下手的?」

    黑珍珠道;「他們既然像是談得很投機,我更不願插進去,只見四個綠袍人似乎要她跟
他們走她卻搖頭不肯這四個人指手劃腳,說了半天,她卻只是笑搖頭這四個人像是無可奈何
抱了抱拳,像是要走了。」

    楚留香忍不住道「後來怎樣?」

    熙珍珠冷笑道「後來怎樣……已沒有後來了,就在他們抱拳時,四個人袖中已同時射出
了暗器,這暗器又多,又快,距離又近,那女子雖然躍起已來不及了只聽一聲摻呼她已穆倒
欄杆,跌進了湖裡。」

    范留香顫聲道「那……那些暗器真……真的打在她身上了麼?」

    黑珍琛道「沒有打在她身上,難道還打在我身上了不成?」

    楚留香咬牙道「你眼見她被人暗算,難道…」難道……。

    黑珍諜大聲道「休想我是什麼?難道是木頭人?我瞧見她被人暗算,自然也吃了驚,但
等我趕過去時,那四個緣抱人早巳走得無影無綜,湖水中雖不斷有血水冒上來·卻連屍首都
瞧不見了。」

    楚留香不等她說完,已轉身擦了出去。

    黑珍珠瞧他那比胰子還矯健的身形,突然幽幽歎息了聲,道「想不到如此堅強冷靜的人
也有傷心激動的時候,能令他傷心激動助這個人,級然死了,也該算是有福氣的了。」

    風雲亭上的欄稈,已被細心的修補過,欄杆上的湖水,也十分平靜,晚風歐進亭子,帶
種少女新浴後的香氣,淡談的星光,溫柔得像是情人的眼被,所有的一切,都汲有絲毫兇殺
的痕跡。

    楚留香簡直不能想像有人忍心在這麼美麗隨地方,殺死那麼美麗的女孩子,他想在欄杆
上找出一兩處被暗器釘過的痕跡,假如細道他們是用什麼暗器下的毒手,也許就能查出他們
是誰。

    但欄千卻都換上新的了,達些入做事的仔細和周密,就好像少女汀在相親前化妝自己的
肋似的,絕不肯留下絲毫一點可能被人贈得出的空白,對仍這樣的敵人已不單只需要智慧和
勇氣,那還得要一些半島。

    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楚留香現在所缺少的就是一些運氣,簡直可以說缺少得太多了。

    楚留香倚征欄杆旁力&瑩的尾光似也腥脆。

    突然間,一時扁丹自湖心蕩了過來。

    舟頭個蓑衣絆帽的老人,正在臼酌自飲,蕩過風雨亭,上下瞧了楚留香幾眼,突然笑道
「少中人若想借酒澆愁,不妨上船來和老奧共效幾杯。」

    這漁翁倒也不俗。

    楚留香揉了揉鼻子,一躍上船,他從來也不知道什麼四虛假客氣,拿起碗酒,就一飲而
盡,抑首長吟道:「只恐雙溪炸錳丹,載不動,許多愁……」將酒磕送到漁翁面前,道,
「老丈可有足夠的酒,澆得了在下胸中愁悶?」

    那漁翁競似早己看做了人間的疏狂男兒,提起酒,為他滿滿倒了一碗微微一笑,道「如
此良辰美景,尼下為何流淚?」

    楚留香仰天大笑通:「流淚談某平生,從不知流淚是何滋昧」笑聲漸謝停頓,「吧」的
將酒碗重重放下,竟似連酒巴喝不下去,那溫翁呆呆的瞧他放然幽幽長歎聲,道:「有你為
我如此傷公我就算真的死了,又有何妨。」

    楚留香跳了起來,一把抓住那「漁翁」肩頭,失聲道;「蓉蓉是你。一真的是你?」

    他也不管這是在大溯上的一時扁舟中,也不管這輕易是否會翹覆,競將她整個人都抱了
起來,大笑道:「我就知道你不會死的,我就細道沒有人能忍心殺死你。

    」蘇蓉蓉緊緊抱他助脖子,優在他哥邊輕笑道:「放下我,曲不怕彼人瞧見麼」楚留香
笑道「我只不過是抱個小老頭,就算被人瞧見,又有什麼關係。」

    他用只手去擰她鼻子,又逼「一個宋甜兒,一個李紅袖,已夠我頭疼了不想你竟比她們
還要調皮故意害得我如此急。』蘇蔥蓉柔聲迢:「我不是要你急,我只是要切口些人以為我
已真的死了再也不會來提防攏你想·我忍心讓你急麼?」

    楚切香輕輕放下了她盯她的服道「他們可傷你?」

    蘇蓉強歎道「那四個人出乎真掛義狠又薄,幸好黃早巳瞧出不別了,否則───否則我
怕真的湃也見不你。」

    楚留香根做邁「對你這樣的人,他們競也能下得了毒手,這種人真該被剁下頭來才對,
你快告訴我他們是誰?」

    蘇蓉蓉四道:「我怎會認得他們。」

    矩留香奇道:旭你卻和他們說了些話展麼」蘇蓉慈道;「昨天·我正在那亭上等你,突
然來了四個人,問我是不是蘇妨娘,說他訂確紹龍殊砂幫的弟子,又說是你叫他們來接我
的。」

    她娩然一笑,接道「但我卻知道,你知道我在等你,絕不會剛別人來的,你知道我最討
厭和陌生的男人見面,所以,我就動了疑心,不肯和他什一起走,再見到他們在悄悄使眼
色,就早巳在提防他們出楚留香歎道:「幸虧你知通我,是絕不會惹你討厭的.…但你當時
為何不索性制住他們,逼他們說出來歷。」

    蘇蓉蓉道:「這些人手段毒辣,計劃用密,我若制佐了他們,後面必定坯有人會來助,
我也不知通是否能抵擋得了,所以……」楚留香笑道:「所以你就假裝被他女賭器擊中,免
得贍聯。」

    蘇蓉鑷笑道「你細道我是最不願和人打架的了。」

    控留香道「但湖水中泛出來的血,又是怎麼回事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