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迎風一刀            

    斬突聽流水聲遠遠傳來,前面又有道斷拱,崖下游流泰湧,飛珠濺玉,南邊寬隔十餘
丈,只有條萬粱相連。

    那寬不過兩尺購石樑上山配☆競盤膝端坐個人山風振衣,他隨時都像是要跌下去,跌下
去,就必定粉身碑骨,但他卻閉眼睛,橡是已睡了。

    楚留香走到近前,才瞧清這人,面色蠟黃,濃眉座鼻,雖然閉眼睛,己令人覺得一種鋒
利的殺氣。

    他盤膝而坐,衣抉下露出雙赤足,卻將一雙高齒烏木的木展,放在面前,木展上竟又放
柄樣式奇特的烏鞘長翅。

    山風吹得他衣挾獵獵飛舞,那件烏絲寬袍上,競以金絲織成了八個龍飛風舞的狂草大
宇。

    「必殺之劍,當者無數。」

    空山寂寂,淒迷的晨霧中,壁立之斷崖上,竟坐這麼樣個人,競使這空靈的山谷,卻像
是突然充滿了詭異奇秘之感。楚留香倒吸了口涼氣,望南宮靈,悄聲道「這是誰?」

    南宮靈插了搖頭,楚留香道:「任夫人居處,莫非就在對崖?」

    南宮靈點了點頭。

    楚留香走過去,抱拳笑了笑道:朋友借個路好麼?」

    那人閉目端坐,動也不動,似是根本未聽見他的話楚圖香大聲道:「朋友可否借路讓在
下等走域去?」

    語聲高亢,四山回應不絕。

    擊龍炸品提那人卻還是不盲不動。

    楚留香苦笑瞧了瞧南宮靈,道:「這位朋友只差嘴裡未說:『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
栽,勞從此路過,留卜買路財』了。」

    他語聲放怠說得很響,正似要將那人激上激。

    那人眼睛勤陰研─線,瞧了楚留香服,燙留香臉上竟有如被刀鋒劃過,心裡競又不覺
僚。

    只聽那人緩緩道:「世界之大何處不可去,兩位何苦定要走這他語聲說得極慢,將每個
宇都說得清清楚楚,但聽起來卻是說不出的生硬刺耳,有如刀鋒摩擦,鋤折竹竿楚留香心念
一動,脫口問道「閣下大名?」

    那人道:「天楓十四朗。」

    楚留香道「閣下難道不是中土人士?」

    天扭十四郎道「某家來自窺藏州,伊賀谷。』楚留香駭然失色,道:「閣下莫非竟是伊
賀之忍俠?」

    天楓十四朗閉起眼睛,不再說話。

    楚留香想起那天晚上,圖秘霧迷了自已眼睛,跳入湖中消失的神秘怪人,心底不由得一
寒:「莫非那人就是他。」

    這時南富靈已躬身道:「伊賀忍俠,神龍無敵,三十餘年前,曾在閩瀝一帶偶現快蹤
的,莫非便是前輩麼?」

    天楓十四郎道「正是。」

    南富死道「融擎二度重來,令我等末學後進又能一睹伊賀秘狡,晚輩實是不勝之喜,卻
不知前輩跨海重來,已有多久了?」

    這句話也正是楚留香想閨的,他不禁份外留意。

    只聽力田十四朗綴田留「十日前棄舟登岸,五日前已至這裡。」

    楚留香忍不住道:「奇怪,在下怎地好像在大明沏醉見過前輩」天楓十四朗冷降道「銥
必是瞎了眼。」

    楚圈香還想說話,南宮靈卻以眼色阻位了他,笑道:「晚輩本想多聘前輩教益,短奈身
有急事但望前輩能借路一行,晚輩等回途時必定再來請教。」

    天楓十四郎雙目突又睜開,厲聲道「你們定要走這條路?可是要去尋那秋雲索?』楚留
香心頭又是跳,這伊賀忍者竟也細道「秋雲素」這名字只見南富靈皺了皺眉道「秋雲
素?……前輩說的莫非是伍夫人天楓擴四郎道「哼」南宮靈通「前輩也認得她?」

    天楓十四郎突然仰天狂笑了起來,淒厲的笑聲,展得遠處的松針都筋級落下,青山也失
卻了額色。

    楚留香、南富靈面面相腕,也不知他笑什麼?只聽天楓十四郎狂獎道「你問我認不認得
她?我為她甘受任慈之辱,含恨重歸東藏發誓任慈有生之日,決不再來中士─…我為飛』她
的幸福,甘受任慈一輩,面不還手,我為她至今不娶而此刻,你卻問我認不認得她。」

    楚留香聽得呆往了,他實末想到這「伊賀忍者」與任慈夫婦之問,還有這樣段情恨糾纏
的往事,更未想到這看來比冰還玲的怪人,競有如此癡情其情之癡,競不在札木台等人之
下;除了札本合、西門干、左又像、靈鴛子之外,這已是第五個人,這五人同樣為情額例,
甘願終生受相思之苦,唯一不同的是,札木合等四人已死,面這人卻活。

    狂笑之聲終於停止,天楓十四郎厲聲道「如今任慈已死,秋雲素終於已完全屬於我除了
我之外,督天之下誰也休想再見她。」

    南宮靈道「但任夫人。…「天楓十四朗矚道「戰也不用再見紉人,你們走吧!」

    南宮靈皺眉,沉吟道:「在下身為弓幫弟子,中該彰置伍夫人的意見,只是這位楚兄
─。。」

    他頓住語聲,轉股去瞧菠留香。

    疆國香道:「她是否真的不願再見別人,我得聽獨自己親口說出才能相信。」

    南宮靈悄聲道「有他守在石樑上,你我怎過得去?」

    這石樑下臨深淵,兩崖寬達十餘文,任何人難以飛渡,若想從天楓十四朗頭上掠過,成
功的機會更不過只有千百分之。

    楚留香目光四轉,卻微微笑道「無論如何,我好歹也得試試。」

    話猶未了只聽「嗆」的聲,一道閃光,自天楓十四郎寬大的袍袖巾飛出,套任山康旁棟
碗曰粗細的樹上。驟眼望去似乎是個銀光閃閃的飛環控留香還想踞仔細些又聽得「喀映」
聲,一株樹已折為兩截,銀環又呼嘯飛回天楓十四郎袖中,不見了。

    中原武林,各式各樣的暗器何止數百種,其中自然也不乏絕頂高手,但這天楓十四朗的
手法卻現與何人都絕不相同,那銀光閃閃的飛環,更帶說不出的詭異奇秘,飛旋來去,看來
竟似是活的。

    范留香道:「伊貿手法,果然與眾不同。」

    天楓十四郎獰笑道:「這便是忍術九大秘功中的『死眷術』,若非我手下留情,那抹樹
若換作你的脖子又如何?你還不俠走?」

    楚留香微笑道「死卷術?這名字例真嚇人,不過樹是死曲,人卻是活的,難道我還會伸
長了脖子等你套麼?」

    天概十四郎怒蠍道:「你想試試?」

    喝聲中,閃光已向楚留香迎面飛來。

    楚留香但覺光芒耀眼,一件固鉤般助銀光,又電擊而來,來勢竟比他想像中還要快得
多。

    他身子一轉,移開七尺,誰知那銀光竟果然像是活的,如影隨形,競又跟飛了過來。

    楚留香身影閃動,連閃七次,一眼望去,但覺滿空俱是閃動的銀光,競已令他不知該如
何閃避。

    突然間,三點烏星自菠留香掌中乃出,兩點烏星橫空飛去,卻有一點「叮」的擊在那銀
光上。

    但聞「嗆」的一聲,滿天銀光突然消失,鷹鉤合起,變成個圓環落在地上一彈,又飛了
回去。

    天楓卜四朗變色怒喝道:勺\格野鹿,竟敢被我的『死卷求\。。·好·再瞧我的丹心
術』。」

    突見一片紫霧海浪殷擁來,霧中似乎還夾一點亮晶品助紫屋,楚留香身子後退,突然沖
天飛起。

    只吸「轟』曲一聲大震,如電閃雷轟,紫霧輕姻褒娜四散,本在楚留香身庸的株大樹,
競被從中間劈成兩:乒,兩邊倒下,樹心如遭雷擊己成焦炭,一陣風歐過,樹時片片飛舞,
一棟生氣勃勃的大樹,轉瞬間便已全部枯死,青綠的樹葉,也大半變成枯黃顏色。

    楚留香瞧得也不免屹驚;「這忍術果然邪門得很。」

    他身形一掠三丈,競飄飄落在石樑上,滿身邪氣,滿身殺祝助天楓十四朗,距離他已不
過數尺。

    南宮靈失聲道:「伊賀忍者,紳通廣大,楚顯你要小心了。」

    楚留香微笑道「忍術我已領教過了,還想領教位曲必殺之刨。。

    天楓十四朗一字宇道:「你想贍瞧貧的『迎風一刀斬』?」

    楚留香笑道,「如今傷就算放我過去,我也不過去了,我對你的興趣,已比對任夫人助
更大,領教過傷的『迎風刀斬』盾,我還超戰你好好談談。」

    天楓十四朗獰笑道:「這『迎風一刀斬』乃助道之精華,劍出必獲,當者無赦你膜過之
後,再也休想和別人說話了。」

    他瞬也不瞬地凝注楚留香,目中散發一種妖異之光,緩饅的語聲中,也似帶種妖異的催
眠之力。

    菠留香面上雖仍在微笑,但全身上下,每分每寸都已充滿警成之意,眼睛卻只是盯那柄
刀。

    刀長五尼砰外,狹長如刨。

    這奇特的長刀,自然必定有奇特的招式。

    突見天楓十四郎一把疆起長刀,人已躍起刀已出鞘刀光如一涵秋水,碧綠森寒,刺人肌
骨。

    天楓十四朗左手反握刀騙,右手正持長刀,左手垂在腰下,右手舉刀齊眉,刀鋒問外,
隨時都可能一刀斬下。

    但他身子卻石像般動也不動,妖異的日光,凝注楚留香刀光與目光,已將楚留香籠罩。

    刀雖仍未動,但趁留香卻已覺得自刀縫逼出的殺氣,越來越重他站在那裡,竟不敢移動
半寸。

    他知道自已只嬰稍微動動,便難免有空門露出,對方的必殺」之劍就立刻要隨之斬下。

    這以靜制動正是東獨創道之精華。

    「敵不動我不動政一動,稅覺動不發口已,一發必中。」商手相爭豈非正是一招便石分
勝負。

    陰雲四合水時蕭箭,大地間充滿肅系之意。

    那奔騰的流水聲也似越來越遠搔至聽不見了,只聽得天楓十四朗與楚留香有中寅的四
吸,越來越重。

    這「靜」助對待,實比「動」的爭殺還要可怕。

    只因在籠靜態之中,充滿了不可知的危機,不可知的凶險,誰也無法預測天楓十四郎這
一刀耍從何處斬下。

    楚留香已能感覺到汗珠粒粒自他鼻端沁出,但天楓十四郎一張蠟黃的臉,卻像是死人般
毫無變化。

    突然,兩隻木履落入絕崖,久久才聽錫「暖通」兩響,本履落入水中,只因天祝十四郎
移動購腳步將之踢下。

    天楓十四郎已一步步疆了過來。

    楚留香已不能不動,卻又不知該如扼動。

    天楓十四朗赤裸的腳板,摩擦粗糙的石樑,一步步向前移動☆腳底已被接破,石樑上留
下了血絲。

    但他像似毫無感覺。

    他全心全意,都已放在這柄刀上,對身外萬事萬物,都已揮然不覺,他身形移動,刀鋒
卻仍拯立。

    甚至連刀尖都沒有一絲顫動。

    恨就在這時,突然一線橫風,直擊楚留香腰肋。

    天楓十四郎掌中衛雖未動,刀榴卻直刺而出。

    楚留香全神都員注夜他的刀上,竟未想到他已刀鞘先擊,驚之下,身形不覺向後閃避。

    也就在這時,天楓卜四郎暴喝一聲,孽中長例已急斬而下。

    他算準了楚留香的退路,算推丫楚留香實已退無可退,避無可避這刀實是「必殺之
劍」。

    這刀看來乎平無射·但劍道中之精華臨故時之智慧,世人所能容納之武功極限實已全都
包涵在這一刀之甲。

    天楓十四朗目光盡赤,滿身衣服也被他身體發出的真力鼓動得飄飛而起這一刀必殺,他
已不必再留餘力。

    這「迎風一刀斬」,豈是真能無敵於天下?刀風過處楚留香身子已倒下……他退無可退
避無可避,競自石樑上縱身躍了下去。

    他雖然避開了這必系無數的一刀,但卻難免要葬身在百丈絕望之中南宮靈眉目皆動,已
不禁聳然失聲。

    誰知他驚呼聲還未發出,楚留香身形突又彈起。

    原來他身子雖倒下,葵尖卻仍勾在石粱上,刀鋒過他腳尖借力,立刻又彈起四文凌空翻
了個身,如飛鷹攫兔向天楓十四朗直撲面下,他故意走上石樑,看來雖冒險卸不知他竟早已
算好了石樑下的退路,遠在還未動手之前,他競巴算出了每一種可能發生的情況,這翻身
倒,凌空一躍不但正是輕功中登蜂造極的身法,正也包含他臨敵時之應變急智,兩人交手雖
只一招,這一招卻又是武功與智慧的結晶。

    天楓十四郎一刀擊出,已無餘力。控留香應變之逮,輕功之高,委實遠出他意料之外這
石樑形勢絕險,天楓十四朗本想短險制勝,誰知有利必有弊,此刻情勢變,他反而自食其
果。

    只斷「鎊」的一聲,刀鋒砍在石樑上,火星四激,麓圖香卻已一把抓任了他的頭髮,長
笑道:閡下還想往哪裡「。。」

    笑聲方起,突又頓住楚留香手用抓的,竟只不過只是一堆假髮,還有一張附在假髮上的
蠟貧面具而已。

    只見天楓十四朗身子翻接直落而下,突然又是「鎊」的一響根絲線,自他手少飛出,釘
入了石壁。

    他身子隨絲線陸「幾蕩飄飄落下去,竟是毫髮無傷,只貝他在奔泉旁涉水而行,縱聲大
笑道:「楚留香,你瞧這伊賀『空綁術』是否妙絕天下?」

    笑聲未了,人已走得遠了。

    楚留香競只有眼睜睜瞧天楓十四朗揚長而去,追中,攔也攔不住,手坦抓那假髮和面具
竟呆住了。

    只覺粒粒水珠,自面具上滴廠·楚留香突然一笑,道:「無論如何,我還是讓他出了一
身大汗……方有這張面具擋,我還以為他已完全麻木,連汗都沒有哩」南宮靈才走了過來,
笑道:「伊賀谷的武功,果然是奇詭四險,不可思議,若非超兄獨步天下的輕功,今日怕是
誰也逃不過他那一刀助了。」

    楚留香凝注他突又笑道;「他武功雖是傳自伊賀,但他的人卻非來自伊賀的。」

    雨宮靈征了怔,道「楚兄怎見得?」

    焚留香道「他若真是方目伊賀來的,又怎細我叫楚留香?」

    南宮靈想了想,失聲道:「不錯,小弟方並未提起楚兄助名宇。」

    楚留香笑道「何況,他若真的是來自伊賀的忍俠,你我根本就不會認得他,他又何苦以
這面具來易容改扮?」

    南宮靈祝吟道「但此人若非伊貿忍者,卻又是誰呢?」

    楚留香目中光芒閃動,道「到此刻為止,我雖是猜不出他是誰,但卻已知道他必定是認
得我的,我也必定認得他……」他目中光芒更亮·一笑接通:這圍已不太大了,只因天下武
林,能認得出我真匝目的人並不多,有全樣武功的人巫不多。」

    南宮靈道「據小弟所知,天下武林高手中,精通伊賀忍術的·簡直連一個都沒有。」

    楚留香笑道「忍術臼然不會是他本門武功。他在那蹬危急時都不肯使出本門武功來,自
然是因為他知道自已只要一使出本門功夫,我就能猜出他是猴了。』南宮靈服睛也亮了起
來,道「如此說來,此人是誰,豈非已呼之做出」楚留香微微一笑,道「天機不可洩露,佛
雲不可說不可說。」

    南宮靈大笑道「不想楚兄竟也會賣起關於來了。」

    楚留香鎮長伸了個懶腰,道:中冠論如何,我今日終於該能見任夫人了吧?」

    南宮靈笑道「楚兄若再見不她,只伯建小弟都要急死了。」

    兩人相與大笑,走過石粱。

    到了這裡,山勢已盡,稱本掩映,有三五茅舍。

    南官員當先領路,定到茅舍外的竹籬前,朗聲道,「弟子南宮靈,特來陽問夫人起居安
好。」

    過了半晌,茅舍裡一人緩緩道:「你既已來了,就自己推進來吧廠這語聲無比的溫柔,
無比的優雅,聽得這樣的語聲,已可想見說話的是怎麼樣的人了。

    矩留香精鐘不覺一振,俏聲笑道「不見其人,但聞其聲,已令神清氣爽。」

    南宮靈也不答話,緩緩推開竹籬,踢足定了進去。

    到了這裡,這院曉風雲的巧幫幫主,竟似變成了個上學遲到,伯被塑師責罰的學童似
的,連大氣都不敢喘。

    茅台外因木半掩,一般淡演的幽香,自門殖傳由,巨大的古柏校頭上,有只不知名隨翠
鳥,卻像是已睡了。

    楚留香走到濃蔭下,仿嫌也生怕踩碑這一份寧靜的寂寞,腳步竟也不由自主助放輕了。

    這財,那優服的語聲已又緩緩道;「門是開的,你們為何還不進來?」

    吱蚜聲翠鳥驚起門被推開。

    楚留香第一眼使瞧見個長髮動肩,身穿黑抱的女子,木然跪在香案前,動也不動彷彿豆
古以來就跪在那裡。

    她背向門戶,也瞧個見她的顧問。

    但她雖然背對,雖然動也未動,那優雅的姿態,卻已令楚留香術細不覺悶,幾乎瞧得癡
了。

    他從未想到一個背面跪隨女子,也會有這麼大的繼力。

    香案上有個形狀古湖,顏色蒼勁的瓷壇,瓷壇巾香氣氛題,任夫人並未回過頭來,緩緩
道;「南宮靈,你辯來的是誰?」

    楚留香躬身道;「在下楚留香,特來拜見夫人。」

    任夫人道「楚留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