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妙憎無花            

    楚留香道「明天早上」。。若是我知道在什麼地方能找你……」黑衣少年道「明天早
上,你到大明湖畔逛一圈,就會瞧見一匹黑色的馬你對它說三聲帶我去見黑珍珠』,將它的
左耳拉三下,它就會送你去找我的,記,不多不少,只能拉三下,不能太輕,更不能太
重。」

    楚留香笑道「我若技了四下又拉重了呢?」

    黑衣少年道:「那麼它只伯就要送你去尋真的珍珠了。」

    突又瞧楚留香一笑,轉過身子,輕姻般掠去。

    楚留香瞧他的身影消失,哺院道;「黑珍珠呀黑珍珠,別人常說黑珍珠是不樣之物,但
願你這黑珍珠能帶給我些運氣才好,我現在實在太需要運氣了」…「楚留香仰視繁星,考慮
了半晌。

    閃亮購星光,總是能令他心情平薛頭腦清楚,平時他只要在甲板上躺下來,什麼困難的
問題,都能解決了。

    但今夜這閥亮的星光,卻似並不能幫他多大的忙,他想了半天,腦子裡仍是亂得很,不
榮苦笑村道:「這裡的星光,難道和海上助有什麼不同?」

    他終於作了決定,又回到男幫的香堂。

    大廳裡燈光仍是亮的,楚留香躍了下去,竟沒有人從黑暗裡竄出來問他:「上天入地」
這句話了。

    楚留香傳商系。,血梅飄昏楚留香得大聲咳嗽了一聲,道:「南宮兄可在?」

    大廳中立刻有人應聲道「請弊。」

    翻倒的椅子已扶了起來,打破的窗紙已補好,地上的瓦片也掃乾淨了,這大廳裡像是什
麼事梆沒有發生過似的。

    俗大的廳堂裡,只有南宮靈一個人坐,桌上卻放幾副杯筷,桌下放幾酒」南宮靈競像是
早已狂等楚留香似的瞧見楚留香走進門,也毫不驚異,只是的起來抱拳笑道強見果然來討酒
債了,幸好小弟早巳備下幾壇灑,否則楚兄到這現,冷始只有逃之天天。」

    焚留香笑道「你知道我能找得到這級?你一點兒也不奇怪?」

    南宮靈大笑道:「楚兄著嬰討酒債時,天下有誰能逃得掉,小弟就算巴躲到天邊,焚兄
尋,也是毫不猛奇的。」

    楚留香也大笑道「不錯,我這鼻子素來有點毛病,四里有好酒,我一嗅就嗅出來了,何
況是這麼多壇上好的竹時育。」

    他大笑坐下來,目光十掃,又道:「只可惜有酒無萊,未免美中不足,傷可知道,這對
我這好吃之徒來說,簡直是虐待。」

    南富靈道:它案本是有的,小弟備得有幾隻肥雞,隻豬蹄·還有些熏魚臘。」

    楚留香道:「雞魚臘肉莫非也會隱身法不成我怎地瞧不見?」

    甫宮靈笑道「楚兄瞧不見,只因方有個人來,已將菜都倒在圍溝裡去了。」

    楚留香道:「這人難道與我有什麼深仇大恨不成?」

    南宮靈忍任笑道:「他細道小弟等的客人是楚兄,便將小弟責罵了一頓,說小弟以這樣
的租菜來相待楚見,未免太虐待楚香帥腦舌頭楚留香苦笑道「楚留香不吃雞肉,難道只矚西
北風不成」只聽一人笑道:「紅塵勞苦,已令世人之靈性所剩無幾,若再將那樣的肥雞肥肉
院下去,僅存的靈性只伯也要沒了。」

    一個人飄飄自後堂走了出來,索衣白襪,一生不染,就連面上的微笑也有出塵之意,意
是那「炒僧」無花。

    楚留香大笑道:「原來是你,你這妙僧不沾暈腥,難道要我也學你做和尚不成,何況我
就算做了和尚,也是酒肉和尚,見了大魚大肉,立刻就要動兒心的。」

    無花談淡笑道「肉食者鄙,你難道不想換換口味?」

    楚留香再勸顏色,道「莫非你意肯下廚房了?」

    無花四通「撫琴露有知音,美昧也得耍知昧者才能品嚐,若非為了你這從小就培養得能
分辨好壞的滋味的舌頭,貧倡又何苦沾這一身煙火氣。」

    楚留香笑道「你勞也有煙火氣,那咱們豈非是從鍋裡鎊出來的了麼?」

    南宮靈笑道「這倒也奇怪,無花大師無論從什麼地方走出來,看來都要比我溶於海十
倍,見世中的塵垢,似乎都染不到他·『天女散花,雜摩不染』只伯也正是此意吧」將酒注
滿本中,舉杯道「幸好酒之一物,其質最純,否則大師勞連酒都不喝了,找等情何以堪。」

    楚留香向無花笑道:「若是『三人飲酒,唯你不醉』,我才是真助佩服你了。」

    這三人酒量可真是嚇人得很,若有第四人在旁瞧他們喝酒,必定要以為酒裡裝的是清
水。

    兩酒下肚,三人但是面不改色。

    楚留香突然道「據聞江湖中還有一人,酒量號稱無敵,能飲乾杯不醉,有一日連喝了三
百贍關外『二蝸頭』,居然還能妨定回去。」

    南富靈道「哦,有這樣助人?是誰?」

    燙留香道「便是那人稱『沙漠之王』的札木合。」

    他一面說話,面仔細觀察南富靈的攤色。

    南宮靈只是大笑道「說是三百碗,其實若有半數,也就不錯了,天下喝酒助人,沒有一
個不將自已助酒量垮大幾分,以小弟看來,他也未必蠍得過你我。」

    楚留香目光灼灼,道「你可曾見過他?可曾與他同席飲酒?」

    南宮靈微笑道「可惜小弟未曾見過他否則倒真要和他拚個高低。」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哺哺道「這機會恐怕不多了。」

    南宮靈笑道「只要他未死,日後總有機會的。」

    楚留香放下酒杯中宇道「誰說他未死?」

    南宮靈動容道「他已死了麼?何時死的?江湖中為何無人知道?」

    楚留香道「你怎加道江湖甲沒有人細道他的死訊?無花微笑接口道「巧幫消息最是靈
通,江湖中若已有人知道這消息污幫的幫主還會不知道麼?」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不錯,江湖中的確還沒有人煙道這消息,只因我已藏起了他的屍
身,故意不要別人知道他的死訊。」

    南宮靈膛目道「為什麼』楚留香目光閥動,緩緩道「殺死他的人,故佈疑陣,要使江湖
中人以為他們乃是互相火拚而死,而且都已死光了,我若不藏起他們的體,而將這稍息透
露,那真兇便可迫遙法外,我為何要讓他如此安逸?」

    南宮靈額首道「不錯,楚兄這樣做,他們的門入親屬既不知道他們已死,想必要拚命追
查他們的下落刀口真兇自然也休想過得了太平日子。」

    無花微笑道「貧僧早已說過,惡徒遇楚香帥,想是前生造孽太多了。」

    楚留香眼睛盯南宮靈,道:「可願助我尋出那真兇來?」

    南富靈笑道「楚兄莫忘了,巧幫弟子愛管閒事的名聲,縱在楚香帥之下,卻也是差不了
許多的。」

    楚留香道:「如此便請你告訴我,任老幫主的夫人,此刻在哪裡?」

    南宮靈訝然道「任夫人難道也與此事有何關係?」

    楚留香道:「內中隱情,你日後自會知道,現在你只要說出任夫人在哪裡,就等於幫了
我一個最大的忙了。」

    他眼睛還是盯南宮靈,卸大笑道:「你若不肯說,怕我使要認為你是在有意藏匿真兇,
我若胡說八道起來,你這巧幫幫主怕也是凳不了的。」

    無花微笑道「楚兄最可愛之處便是有時他會像孩子般撤賴。」

    雨宮靈四道「任老幫主放去歷,任夫人發願守節,小弟身為巧幫於菊本不能帶領外人去
驚擾於她。」

    他語聲微頓眠楚留香一笑又道「但小弟別人不怕,見丁楚兄卻足元可奈何的。」

    焚留香喜迢「你答應』?」

    南富靈苦笑道「那藏匿真兇的罪名小弟怎擔當得起」焚留香道「任夫人現在哪裡?」

    南宮靈笑道兜夫人居處甚是隱密澇人也難以尋,楚兄若肯將這剩下的大半酒都喝下去,
小弟就帶楚兄走一趟如何?」

    無花笑道「彌要難他一難,就該另外出個主意才是,要他喝酒,豈非正中他下懷。」

    楚留香大笑道:「倒底是無花細緻。」

    笑聲中,他已舉起酒,「咕都咕都」一口氣明瞭個乾淨,居然仍足四不改色,笑道「現
在可以走了吧?」

    南宮靈微一祝吟,道「楚見不知可否再等一個時辰,小弟幫中還有些瑣事。」

    超留香想了想,道;「咱們購去處,兩天內能趕回來麼」南宮靈道「兩天只伯已夠
了。」

    無花笑道「楚兄如此急趕回,莫非佳人有約?」

    楚留香大笑道「別人常說什麼事都瞞不過我,我看這句話卻該轉田於懶才是。」

    無花微笑道「月下明湖,人約黃昏後,楚兄這樣購人,到了濟南冊麗沒有一兩件這樣的
風流韻事,那才真有些奇怪了。』楚留香瞧了瞧已被曙色剛染自了的窗級,道,、薩,裁一
個多時辰後再來找你。」

    他抹了抹嘴,競揚長而去,順手將無花面前的一杯酒帶了出去,只聽他笑聲自窗外傳
來,道「無花好菜,南宮好酒,來了就吃,眩了貌走,人生如此,夫復何求酒足飯飽,快樂
無鑄。」

    說到最後一宇,人已去得遠了,那酒杯從窗外悠悠飛了回來,不偏不倚,恰好落在無花
面前杯巾酒已喝光了,卻多了樣東西,竟正是無花繫在腰間絲條上的一根小小的玉如意。

    南宮靈動容道「楚留香,好快的手。」

    無花卻歎了口氣,悠悠道「若非無足輕重之物,貧僧怎會讓他取去,他若肯稍劍鋒茫,
莫要焰露,只伯就會活得長多了。」

    大明湖畔,曉霧迷濛。

    楚留香在溯畔逛了沒多久,便聽得一聲馬嘶,接,便有一陣輕碎的蹄聲,沿湖畔奔過
來。

    雖在迷霧之中,那馬的色澤仍黑得發亮。

    楚留香迎過去,笑道「馬兒呀馬幾,只可惜頤是我朋友所有之物,否則我真捨不得欽別
人騎在你的背上。」

    那馬競似認得他,輕嘶向他點了點頭。

    矩留香暗吸道「你只要對馬有些許好處,它就永遠忘不了曲,但曲對人無論有再大的好
處,他轉眼就忘得干乾淨淨。」

    他在馬耳裡說了三聲「鉗我去見黑珍珠」,又輕輕拉了三下馬耳,若是換了別人,必定
要忍不住重重拉四下試試看,但楚留香卻認為一個人永遠不該對畜牲惡作劇的,除非他自己
也和畜牲差不多。

    馬果然在前面帶路了。

    楚留香並沒有騎上去,他在後面瞧那馬肌肉的紙動,就覺得比自已騎在上面要愉快得
多。

    肌肉的躍動,生命的節奏,這豈非正是人生中至美至善助境界,一個懂得享受人生助
人,又怎肯放過欣貿宅襄」的機會。

    湖畔柳蔭下藏勞葉輕舟那黑衣少年「黑珍珠」,正在輕舟上,畫對滿湖迷霧鋤癡出神。

    他表面看來,雖是那麼冷摸,天下無論什麼事彷彿都未欲在他心上,其實他心事卻又似
比別人都多。

    楚留香峻嗽了聲,笑道「你在想什麼?」

    黑珍珠也末回頭,悠悠道:「我在想你。」

    突然跳起來,面對焚留香大聲接道「想你是否已問出來了?」

    楚留香道「還未問出來。」

    黑珍風冷笑道:「我早就知道他不會告訴你的。」

    楚留香微笑道「他雖未告訴我,但卻要帶我去了。」

    黑珍珠眼睛又亮了,道:「好,你們在前面走·我在後面跟。」

    楚貿香歎道:「你想在後面跟南宮靈,而不被他發現,輕功只怕還不夠。」

    黑珍珠冷笑道「縱然被他發覺,他又能將魂怎樣?」

    楚留香道:「出沒有怎樣,只不過你我再也錦想尋任夫人了。」

    黑珍珠默然半購,道:「份要去多久?」

    楚留香道:「兩天。」

    黑珍琛道:「好,兩天後,我還是在這裡等你。」

    楚留香沉吟半晌,道:「兩天後,黃昏時,有個身穿淡色衣衫的少女,會到大陰湖來,
那時我若尚未經回·就請你告訴她,要她等等我。」

    黑珍珠突又拎笑道,「佳人有約黃昏後,楚留香倒果然風流得很,只可惜我又不認得你
那位佳人,又怎能代你轉告?」

    楚留香笑道:「她姓蘇,你一見她,就會細道購,大明溯縱然地靈人態,但像她那樣購
女孩子也不會太多。」

    黑珍殊漆黑的眼睛,深沉地瞪楚留香,道:「她很美?」

    楚留香道:「單這『美』之一宇,又怎能形容她?」

    黑珍珠眼睛瞪得更大,道「她是你的什麼人?」

    楚留香笑道「你不覺問得太多了麼?」

    黑珍深服商突然垂下,攙冷道:「好,你去吧····.但她若不肯等你又如何?」

    「她若不肯等我,我就跳下這大明湖去淹死。」

    黑珍珠面對滿湖迷霧,長長收了口氣,道「你倒自信得很。」

    楚留香笑通「若刨去自信,楚留香能剩下的,怕已不過是灘臭水了。」

    他走了幾步,突又回首道你不覺你這名字有些像亥人」黑珍珠冷冷道哦若是女人,只伯
早巳宰了你。」

    楚留香大笑道「你若是女人,怕就不會對我達麼凶了。」

    曲阜東南數里,有山名尼山·山雖不甚高·但景物幽絕,天趣滿服·楚留香入山未久,
便幾已不知人間為何世。

    這時正是清晨滿山濃蔭,將白石清泉懼都映成一片蒼碧,風吹木時間關鳥語,南宮靈踏
在麵包初升的晨霧上,宛如乘雲。

    楚留香突然道「咱們離開濟南已有多久」南宮靈笑道「才不過一天,傷難道忘了」楚留
香歎道「我雖然剛到這裡,但想起濟南城裡那些凡俗紛爭,就已像上輩子的事了,若在這裡
長佐下去我這俗人只伯也要變為難南宮靈默然半腦,長歎道「任老幫主生前,就總是想到這
裡來結蘆隱居,他常說這裡有匡蘆之幽絕,而無匡蘆之遊客,有黃山之靈秀,而無黃山之虛
名,只可借他一生忙碌,這志願競只有等到他死後才能實現。」

    焚留香道:「我很想念他?」

    南宮靈留然道;「他是我一生中所見過的最仁慈,最和藹的人,我··…確本是個孤
兒,沒有他,也就沒有今天。」

    楚留香目光問動,道:「我與你相識多年,這些話,倒是第一次聽你說起。」

    南宮靈歎了口氣,悠悠道:「江湖之中,強存弱亡,競爭之劇,無─日一時或體,有些
事,我既無時間去想,也不敢去超它。」

    楚留香笑道「不錯,有些事若是想得太多☆巴就會改變的,而心腸太軟助人,也的確無
法在江湖中生存下去。」

    南富靈淡淡一笑,不再說話。

    只見一條窄路婉蜒通向山上,一邊是峭壁萬仍,一邊是危崖百丈,景物雖幽絕形勢卻也
險極。

    楚留香道「任夫人莫非住在山顛?」

    南宮靈通「任夫人風華絕代,舉世無雙又怎甘居於人下?」

    楚留香笑道「我這人從來不大容易緊張的假想到別人說過的有關任夫人之種種風流韻
事,再想到自己立刻就要見她了,一顆心竟也不覺跳了起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