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情侶書信            

    楚留香伏拌對面的屋脊後,瞧白玉魔推門走了進去,屋裡有燈,窗予都開,只見人影幢
幢,也瞧中見情況如何。

    屋於四匝,都埋伏暗扛,員然瞧不見人,僅不時可以見到閃動曲刀光也可以聽見低低的
環語。

    楚留香輕煙般展動身影,繞了個圈子,到了屋盾,突然輕輕咳嗽了聲黑暗中果然又有人
低聲道:之丘天人地。」

    楚留香道「要飯不要來。」

    那人自暗影中站起來,瞧見了楚留香,失驚道:「你是誰?」

    楚留香道「要米的。」

    三個宇說完,他右手已點了這人的穴道左手卻將他身子托佐輕輕政在屋脊上,輕輕道:
「強不是人,是狐仙☆你懂得麼」那人目中滿是驚恐之色,想點頭頭已不能動了。

    超留香輕姻般掠到屋榴下,找了個有燈光自窗縫裡漏出來的窗於,湊眼從窗縫裡望進
去。

    只見大廳裡排兩行紫檀木椅子,每邊坐兩個頭髮花白的老弓身後麻袋厚厚的疊困必有九
只之多。

    這便是巧幫中的長老與護法了。

    白玉魔也大喇喇的坐夜上首,再上面便是那精明強悍,腦髓清楚的巧幫新幫主南宮靈。

    那黑衣少年,居然也坐在那裡,面對南宮靈。

    這許多武林高手圍他,他居然一點也沒有害怕助樣子,大眼膀直瞪南宮靈,像是隨時都
可以妨起來打一架。

    只聽南宮靈沉聲道「閣下傷了我幫中弟子又傷了本幫長老護法咆許部是出於誤會本座也
都不想追究只短問閣下是為何而來的?」

    黑衣少年腆他,冷冷道技話你己問過許多次了,我若肯回答還會等到硯狂?」

    南富靈也不動怒道「你對本幫究竟有何介圖若是肯說出來,本座也許可以代表幫中弟子
答應泳。」

    黑衣少年道「我要你的腦袋你肯答應麼?」

    南富靈終擴厲聲道「閣下莫忘了此時此刻我隨時可以取你性命,但卻只不過問問你購來
意你還不肯說,豈非太不識相。」

    黑衣少中拎笑道「我此刻還能在這裡坐就因為不識相我若說出了來歷傷目的已達我還能
太太平平的坐麼」越留香聽到這裡不禁暗笑道「這少年看來又硬又傲像是什麼都不懂,誰知
他竟比什麼人都精明,南宮靈這砍倒是遇對手了。」

    只見南宮靈臉已漸慚發青,怒火已發作卻又終於勉強接撩了下去展顏一笑柔聲道「本座
勞要殺你,又何必問你的來歷?這點你難道都想不通。」

    黑衣少年道「我自然想得通我就是想得太通了,你田不知道我是誰?又不知道我後面還
有多少人跟來的,更不知道我究竟知道了你們一些什麼秘密?你心裡疑神疑鬼又怎能放心殺
得了我。」

    南宮靈通「既是如此,我豈非更不能放你走了。」

    黑衣少年大聲道你不放定最好,我就吃東這裡,睡在這裡,只怕你們這些窮要飯的,還
養不起我哩」白玉匿突然獰笑道「軟的他不說咱們用硬的還怕他不說麼?」

    黑衣少年冷笑道「你們勞敢沽我一根手指怕又得有幾個人死在我面前,各位若是不信只
管出手來試試吧」這少年竟是能軟能硬,又會撤賴,又會要脅又會裝佯,又會嚇人楚留香在
外面聽,幾乎要為他喝起果來。

    就在這時,突聽「砰」鮑一聲超留香對面購窗予被撞破個大洞,箭一般竄進個人來。

    這人劍光如急電,竟是中原點紅。

    焚留香瞧見點紅驟然現身,例真是又驚又喜,暗笑道「原來你還是跟我的,侗這次你卻
來對丁時候。」

    只見…點紅審進屋裡腳尖點地,已『連向巧幫助四大長老和囪玉魔刺山了十七、八劍之
多。

    這些人雖都是武林一流高於但驟出不忌遇這種又快、義毒、又怪的劍法,也求盆子忙腳
亂。

    南宮靈怒道「點紅,我敬你是個成名英雄;你竟敢在本幫香堂上如此無札。」

    一點紅冷笑道「我素來六親不認·你莫非還不知道。」

    他砷到那黑衣少年身旁瀝聲道:「你還不走」誰知黑衣少年卻瞪服道「我為何娶跟你
走?」

    一點紅胚了證冷冷道:「彌不走,我就揭破你助來歷。」

    這沈黑衣少年也不禁怔了怔冷笑道「好算你贏了,走吧」但這時如意抓、判宮筆、青竹
權、雙鐵援……等七八件兵刃,已全部向他們身☆招呼了過來。

    這大廳中無一不是商手中的高於,件件兵刃俱是招沉力猛,毒辣老到黑衣少年臼懷中取
出了件兵刃,迎風抖得筆直,竟是柄百煉精鋼鑄成的緬刀凋。,刷瀝,連劈出幾刀,刀法潑
辣刀風凌厲,走的正是陽剛路。

    這兩人刀劍,並肩作戰,又還會伯誰只是他們若想要衝出去,卻也是難上加難,港如登
天了。

    一點紅刺出十餘劍漠然大聲道「你再不出手屈可要叫」別人也不知他究竟在對推說話,
窗外的楚留香卻不禁苦笑暗道:「這小予終於還是要將我拉下水。」

    他想了想,自屋脊上掀起十幾片瓦,露開窗戶,擲了出去,大蠍道:看我的五毒銅
錢。」

    這十幾片雖足普普通翅的瓦,但日仙手中擁出,卻不普通了,有的凌空直擊有的呼嘯盤
旋飛湃。

    眾人驟然問竟瞧不出這是什麼暗器只聽得「五毒」兩個字,早已紛紛退避哪裡還顧得傷
人。

    …點紅和那黑衣少中已乘機衝了出去。

    南官靈貼牆留到窗前,窗外黑勒鋤的他也瞧不清發暗器的是什麼人提張儲子擲出入已跟
窗了出去喝道「朋友慢走。」

    楚留香卻又怎肯慢走,早已走得無影無蹤了。

    點紅與那黑衣少年竄出窗外並肩急行了一陣,兩人輕功閡也不招上下,掠出很遠後黑衣
少年突然頓任身影瞪眼道:「誰叫你來救我的?」

    他這死不領情的脾氣若是換了別人,冒險救出他後再聽了他這句話,不被氣得半死才
怪。

    但點紅卻毫不氣惱陰森森笑道「誰要來救你你死了也好,活也汲關係。」

    黑衣少年瞪大了眼睛·奇道「夠不是救我卻又是為何而來助?」

    點紅道「我弄壞了別人件東西,耍拿椒夫賠。」

    黑衣少年怔了征怒道「傷這是放助什麼屁我不謹。」

    只聽人笑道「你不懂我卻懂的。」

    這獺洋洋的笑聲,這鬼蹬般的身法普天之下,除了咱們的「盜帥」楚留香外·哪裡還有
第二個。

    楚留香若想盯一個人時,天下誰也休想甩得脫,一點紅見他來了,絲毫不覺得驚異,冷
玲道「這是你的信,我賭給你了。」

    說到最後一個宇時,人己又去得遠了。

    黑衣少年目送他去遠,搖頭道:「這人莫非有什麼毛病?」

    楚留香歎道「這人購毛病就是有點喜歡多臀閒事,他自以為幫了我的忙,卻不知正壞了
我宗大事。」

    黑衣少年忍不住道「他又壞了你什麼事?」

    楚留香道「我本想用弱翠去換珍殊的他卻壞了我的交易。」

    黑衣少年征怔的瞧他,就好像他股上突然長出了朵花·目中滿是驚訝好奇之色,道我只
覺他有毛病誰知你的毛病比他更大。。

    楚留香大笑道:「這就叫做同病相憐,物以類聚。」

    黑衣少年道「敵對沒什麼毛病,失陪了。」

    他也轉身耍走,楚留香道「你想要問我的話,現在不問了麼?」

    這名話就像是個鉤子,下子就鉤任了黑衣少年的腳,他災刻轉過身來,面上露出喜色,
道「現在你己肯說了?」

    楚留香想也不想,道我瞧見了你斗篷裡的飛駱駝所以知道你必是『抄摸之王的子侄我曾
在關內見過他,所以知道他已入關了。」

    黑衣少年眼睛一亮失聲道「你見過我的爹爹?」

    楚留香歎丁口氣道「你若肯情任我你我的困難就都能解決黑衣少年直視他的服睛,這雙
田睹在星空下彷彿比星光還亮,黑衣少年突然笑道「好,敵情任你。」

    楚留香靠屋脊坐下來,能坐的時候,他是絕不站的,他伸展了四肢,帶笑道「那麼,現
在我只求傷快些說出那封信上寫的究竟是什麼?」

    黑衣少年道:「倍?我不是已交給了你?」

    楚留香苦笑道「我命中注定,是瞧不那封情的,只要能聽聽,已是心滿意足了。

    」黑衣少年緩緩道「若是我並未膜過呢?」

    楚留香立刻緊張起來道「你若說沒有瞧過,怕我立刻就要暈黑衣少年道:「你暈吧!」

    楚留香失聲道「你真的沒有瞧過?」

    黑衣少年競又笑了笑,道:「我沒有瞧,只不過是我爹爹吟給我聽助。』楚留香長長松
了口氣,哆哺道:「能瞧見你笑一笑,我就算被嚇死也是值得的了。」

    黑衣少年道「你聽,那封信上寫的是……,楚留香道「等等,等我先將環朵洗乾淨。」

    黑衣少年一笑道「信上寫曲是一別多年,念君風采,必定更勝往昔宴身卻己恨伴多矣,
今更陷於固境之中,盼君念及舊惰,求施援手,君若不來,妄唯死而已。

    』下面的署名是個『素』宇。」

    楚留香千辛萬苦總算是等於瞧了這封信情的內容他雖早已猜侗能親耳證實,總是靠得住
些。

    只可借債上競未說出那困難是什麼?楚留香又不覺有些失望,出神的想了許久隨胸道無
論如何,秋雲素酌困難,想必和寫幫有黑衣少年截口道;「家父正是也想到了這點,所以我
方貌為家父的失蹤,必定與污幫有關,否田魂又怎會去尋巧幫助霉氣。」

    楚留香又想了想,道這封債,是什麼時候接到是什麼人送去的?」

    黑衣少年傲然笑道:「家獎遊俠大摸,終年行蹤不定全靠飛鴿傳書,和各方屬下聯絡消
息,他雖被人稱為『沙漠之王』,但勢力卻遠及關內各省那封信乃是一個月前,自臨城鴿戰
的信鴿帶去的。」

    楚留香道「卻又是什麼人特此信送到臨城鴿妨的呢?他又怎會知道『抄摸之王』有鴿站
設在臨城?」

    黑衣少年歎通「你問的這話,只伯誰也不能回答你了。」

    楚留香道:「為什麼?」

    黑衣少年一字字道:「只因臨城錦站的人·已死光了。」

    楚留香長長吸了口氣默然半晌,又道:「令穆出門才一個月,你怎地就認為他失蹤了」
黑農少年道「家父入關之後每日還是有鴿書和我聯絡,但十多天前,書信突然中斷,他若非
有極大購變故,是絕不會忘了跟我寫信的「楚留香道「所以你就跟了出來。」

    黑衣少年道「我自然立刻兼程入關,一路上到各地的站去打聽,都沒有他老人家的消息
臨城鴿城的人員都已突然橫死,我這才急,所以才尋到巧幫去。」

    楚留香目光閃動,道「傷在巧幫中可打販出了什麼?」

    黑農少年歎道「什麼也沒有打驕出,哼幫中人非但全中細道我爹爹的下落而且近中來簡
直汲有什麼困難更不會找外人相助。」

    他瞪楚留香緩緩道「但越是這樣我卻越是仍疑,我總覺得在他們這太平無中的表面下,
必定隱藏什麼秘密?稅爹爹明明是接他們幫主夫人書信面親的,明明必定已與污幫有配接
觸,他們怎會一點也不知道?」

    楚留香沉略道「說不定任夫人購困難,只是她自己購私事,她很中不願噶幫中別曲人知
道,她和你爹爹見面,也是瞞別人的。」

    黑衣少年道:「這自然也有可能,但卻有兩件奇怪的事,第一,寫幫中竟汲有人知道他
們幫主夫人曲使處。第二,做更不可忘記,他們的老幫主任慈,正是在這段日子裡死的,雖
說是因病面死,但江湖中又有淮荔服瞧見?」

    楚留香突然跳了起來,沉聲道:「你說來說去,只有這句話切中了要害,但這句話位可
千萬不能耐別人提及,否則江湖中只伯立刻就要大亂了。這天下第大幫助幫主寶座,普天下
無論是否巧幫弟子,是誰都鼠坐上去的。」

    黑衣少年道:「我只要找我爹爹,江湖中亂不亂,與我又有何楚留香哥恩半晌,又道
「你如此急打聽令尊的下落,他好怎會還不知道你的來歷?」

    用衣少中玲冷道「這原因簡單得很…」朝我問過活的巧幫弟子,卻已再也不能洩露我的
任何秘密了。」

    楚留香歎了口氣苦笑道「殺人的事你做來倒輕鬆得狠。」

    照衣少年道:「我不殺別人,別人就要殺我,殺人雖然並不是件令人搗挾的事,但總比
被人殺死的好。」

    圍香道「你怎知南富靈要殺你這些事,你為何不直接去問他?」

    黑衣少年道「我總覺得他不是好人。」

    楚留香笑道「單只你覺得,這理由是不夠的。」

    黑衣少年通:「在我說來這理由已足夠了。」

    他眼睛突又亮了亮,盯楚留香緩緩接道;「你想「你若去問他他會告訴你?」

    楚留香道「你想……他有什麼理由不告訴我?」

    黑衣少年道「他若有虧心事,自然就術肯告訴你。」

    焚留香笑道那麼他勞不肯告訴我,豈非就等於證明自已做了虧心事?傷想,世上會不會
有這樣的呆子?」

    只衣少年想了想,緩緩道「他若告訴你,你肯告訴獨麼?』楚留香道「我又有什麼理由
不肯告訴你?」

    綴衣少年又笑了道「盜帥控留香·原來並不如傳說申那麼可懾。」

    他冷摸的臉上露出笑容,就像是冰河解了凍,寒路的大地吹起了春風,令人從心底都暖
了起來。

    超留香四了口氣道「你若肯時常笑笑,就會發現世上原來有許多人,並不是休想像中那
麼可恨的。」

    黑衣少年立刻又扳起了臉冷冷道「世上可恨的人是多是少,與我都沒有關係,我只問
傷,你現在去問南富靈,什麼時候來告訴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