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捉魂縣            

    意鉤南宮靈面色激變,冷冷道「窗斷丁,可以縫起靴子被了,可以補上,人若逃了,本
幫弟戶也可以追得回來的。」

    那八袋弟子變色道「那麼他莫非真的光腳逃了?」

    南宮靈沉聲通「窗外的值班弟於是誰「那八袋弟子道「是濟南天宮廟的兄弟。」

    南宮靈厲聲道:「帶他們去公孫護法處家法伺候。」

    那八袋弟子躬身通「遵命。」

    他一掠出窗,窗外立刻響起了噸唉之聲。

    南宮靈轉身向楚留香勉強笑了一笑,抱拳道:「小弟有事在身,今日只好就此別過了。

    楚留香笑唱嘻道「你剛引起了我的酒,就想如此一定了之麼?」

    南宮靈大笑道:「楚留香的酒債,天下有誰能頤得掉。就在這兩天裡,小弟定來奉請,
但望紅兄也莫要摧辭才好。」

    手☆提,兩柄短劍竟又飛了起來,原來那劍柄之上,還系根烏金打造的細練。

    南宮靈匆匆面去,窗外呼哨聲又起,一聲接聲,漸漸遠去,片刻便又是定得干乾淨淨。

    楚留香微唱道「這南宮靈果然是個人才,巧幫在他的統率之下,果然是日益強大了……
只伯也許是太強大了些。」

    一點紅飄身而下,目光閃動,道「你瞧那少年真的走了麼?」

    楚留香笑邀「這裡的窗子,難道只行一個?」

    只聽人拎玲道「只時借那商富靈沒有楚留香這樣的眼力。」

    話聲中,那黑衣少中已自易』勵的窗質走了出來雪白的襪子上,已沾溺了灰塵。

    點紅這才知道這少年的鞭尖竟是故意露出來的,他脫下靴子,溜出窗戶,卻從屋搪百溜
入另勵窗戶躲入窗裡,這少年年紀輕輕,竟懂得利擬人類心理上的弱點,算猴南富靈必定以
為他已逃走,就不會再搜查別個的。

    只見黑衣少年走到楚留香面前瞪眼瞧了楚留香半購,突然大聲道「那南宮靈和你是朋
友,我卻與你索瞇平生,你不幫他反來幫我,這究竟是為什麼?」

    這少年疑心病竟重得很別人幫了他的忙,他非沮毫無感激之意,反而懷疑另有居心。

    楚留香苦笑道「我不幫他反而幫你,只因為他是個要飯的,窮得很,而你卻是個有錢的
人,所以我要拍拍你的馬屁。」

    黑衣少年瞪眼瞧了他半晌嘴角終於忍不住露出一絲笑意,但他卻忍任沒有笑出來,還是
冷冷道:「你縱然幫了我的忙,我也絕不領你的情。」

    楚留香也忍佐笑道「誰幫了你的忙了,你還用得別人幫忙麼,那些區區寫幫人馬,又怎
會礁在你眼裡?」

    那少年怒道「你以為我怕他們?」

    楚留香道「你自然不怕他們,你躲在窗裡,只不過是要逗弄他們好玩而已。」

    那少年氣得臉都紅了起來,又向前定了幾步,厲聲道「彌莫以為幫了我的忙,就可以譏
笑於我,我…。中話末說完,整個人突然跳了起來。

    原來他腳下一不小心踩了一條死蛇☆競駭得跳到桌於上,幾薩就耍撲進楚留香的懷裡。

    楚留香大笑道「咱們天不怕地不怕的大英雄,原來是怕蛇的。」

    他這才知道這少年方氣急敗壞的逃來,只是為了有蛇在後迫趕,例真購併非畏懼巧幫子
弟的武功這冷冰冰的少年會伯蛇,也真是令人想不到的事。

    黑衣少中紅臉喘氣道「我不是怕我只是覺得討厭…「凡是軟軟的,滑滑的東西我都討
厭,你難道認為這很可笑麼?」

    楚留香拍購道「不可笑,自然不可笑既然女人都怕蛇,男人為什麼不可以伯,男人為什
麼比女人少怕樣東兩。」

    他說到這裡,點紅冷摸的脖子裡都不覺有了笑意,那少年一張臉卻越發的氣紅了。

    就在這時,只聽一人冷冷邀「原來名震天下的楚香帥,不但會說笑,也會說謊。

    」一人斜斜倚奮問曰,競是那白玉魔手裡卻多了個灰撲撲的自布袋,取面不知裝的是什
麼?黑衣少年的臉色不禁變,楚留香面上雖然不動聲色,心裡也不覺跳廠一跳,卻淡淡笑
道:「我方說過他不在這裡麼?…。我只不過什麼都沒有說面已。」

    白玉塞玲笑道「我家幫主早巳算定他在這裡,只是疑你范香帥的面子所以暫且避開,現
在他既已現身,你…─」黑衣少年突然大聲道「傷們不必看他的面子,我和他毫無關白玉魔
道「既是如此,你是要自已出去,還是等咱們進來?」

    黑衣少年不等他話說完,已飛身掠出窗外,接,便聽得陣呼喝噸喀之聲,一路喝了出
去。

    楚留香歎道:「你們有南宮靈這樣的幫主,當真是天大腦福氣,那少年得罪了南宮靈,
卻是倒了大霉了。。

    白玉魔厲聲道:「得罪了我白玉魔的,也末必定運。」

    他突然自那灰布袋中取出了件黑勘勤的奇形兵器大賜道:「橋歸橋,路歸路,你縱然認
得南宮靈,我白玉切卻不認得你,你得罪了我,我今日就要你死』楚留香歎道:「為什麼許
多人都要我死,我死了於你們又有什麼好處?」

    白玉魔獰笑道「好處多哩」一句話未說完,掌中兵刃巳送了出去。

    一點紅玲眼旁觀只貝這兵器似鉤非鉤,似瓜非爪,握手處如同護手鉤帶月牙黑勵繳的子
卻如狼牙捧,帶無數根倒刺,頂端卻是個可以伸縮的鬼爪·爪斤黑得發亮,顯然帶劇毒。

    中原點紅縱橫江湖與人交手不下千百次,卻也未見過如此奇特的兵刃究竟有些什麼妙
用。

    學武的人,瞧見一樣新奇的兵器,就好像小孩子瞧見新玩具似的,覺得又是有趣。又是
好奇。

    一點紅自然也不例外,他也想瞧瞧這兵刃究竟有什麼奇特的攝式,更想瞧瞧楚留香如何
擊破。

    只聽楚留香笑道「你這捉蛇的玩意兒,也想用來對付人麼?」

    白玉魔噬呢笑道:「我這『捉魂如意鉤』,不但捉蛇也可捉掉你的魂魄·今日不妨就叫
你見識見識。」

    說話間·他已送出了七八招招式果然是怪異絕倫,忽面輕點,忽而橫掃,有時輕靈巧
變,有時卻是以力取勝。

    這姑蘇魔寫在他日己這件獨創的外門兵刃上,果然是下過番苦功的,這種忽軟忽硬的招
式,的確教人難對付得很,但他若非已能將目己手上助力道控制自如,也萬萬使不出這樣的
招式。

    楚留香身形變化,似乎心想瞧瞧這如意抓招式的所有變化,一時間並不短出手擊破。

    要知他的嗜武之心,委實比任何人都要強烈,瞧見了件新奇的兵器,實比一點紅還要覺
得有趣、好奇十倍。

    懸以普天之下無論多麼奇特古怪的外門兵刃,他幾乎全己知道破法,如今突然出現了這
「如意鉤」,他怎肯放過,在沒有完全明瞭這「如意鉤」的招式變化前,他簡直捨不得白玉
龐住手。

    但這樣一來他卻難免要屢遇險招,有時他竟故意露出空門破綻,為的月是要誘出對方的
絕招。

    那烏光問閃的毒爪好幾次都已堪煤沾了他的衣服,就連一點紅都不免替旭暗中捏把冷
汗。

    白玉魔佔得上風精神陡長掌中如意抓的殺手絕,更是層出不窮,逼得楚朗香路向後宣
遲。

    楚踏香卻突然大笑道「原來你這如意抓的招式,也不過如此而巴用來捉蛇例也勉強可以
對付,耍捉人還差得遠哩廠白玉魔喝道「老夫這如意抓的招式,你一輩子也休想瞧完全這老
奸巨滑的惡寫似巴瞧透楚留香的心意。

    他知退楚留香未介將他招式完全瞧過之前是絕不會出手的他這話正是拘住楚留香楚留香
不出乎他招式才能盡量施展何況他這如意抓上還有最厲害的殺手至今遲遲未發,只為了要將
楚留香逼入絕地,他才好『擊而中·將楚留香立斃於爪下。

    楚留香也明明知道卻偏偏還要故意激他,冷笑道「你早巳黔驢鼓窮,我就不信你還有什
麼妙招。」

    他一面說話面已退人屋子的死角。

    他膽子實在太大,竟不藉以自己的性命炸賭注為的只不過是想瞧礁對方招式的變化而
已。

    這熔注也實在太大中原一點紅實在想不到世上竟有這種將冒險視為遊戲的人,他也不知
這算是愚疆還是聰明?釣魚雖是聰明人的遊戲但若以自己的身子為餌來釣魚卻簡直像是那魚
在釣他了楚留香等白玉魔上鉤白玉魔也正是在等楚留香上鉤,等到焚留香自己退人死地,白
玉魔驟色獰笑道,老夫的殺手傷瞧過之質,就活不成了。」

    簍服間他又攻湖七招楚貿香又一一閃避了過去,只見那『如意曲』突然捻人中門,直擊
面來楚留香身子一縮,後退尺,算膿這如意抓的部位,已是決計夠不自己的了,大笑迢「你
若再不……」話才出口只聽「磺」的』聲那烏光閃閃的鬼爪,突然脫離抓身,向他的胸直抓
了過來。

    這「捉魂如意鉤」的稈子裡竟還裝機黃白玉魔只要在握手處輕輕按鬼配便可直射而出。

    鬼爪上帶四尺練子,三尺六寸氏的如意抓驟然變為七尺六丫本來夠不的部位此刻己可夠
而有餘。

    楚留香這時巳遲無可退,他知道自己只妥被這鬼爪孤破絲涵皮也休想再活下去。

    以一點紅之武功在旁邊瞧昭得自然比動手的人情楚得多,他見白玉魔這使出便不禁四了
口氣。

    楚留香此刻的地位,的確已是退無可退,避無可避。

    那爪上若是無毒楚留香或許還可以用分光捉影的手法將鬼爪捉佳但爪上劇毒·簡直連碰
都不能碰的。

    釣魚的人,服見就要葬身魚肚。

    楚留香自然也不免吃了掠但雖驚不亂,在這生死存亡繫於一髮隨剎那間,還是被他想出
了雙通之計。

    只見他肩頭一動手裡已多了件東西,鬼爪堪堪已抓了他的胸膛,他竟已將這東西塞入鬼
爪裡。

    只聽「咯」的聲,鬼爪已台攏收了回去爪上抓件東西甩之不脫竟是個畫卷。

    要鋼楚留香手法之妙,天下無雙他若要取別人懷中之手,也是易細反輩何況是他自己環
裡的東西。

    是以他才能在那千鉤發的剎那闖將畫眷取出,塞入鬼爪,以這一抓來勢之迅急,若是換
了別人,畫卷取出時,胸前只伯早巳多了個大映。

    這畫卷雖然重要,但在自己性命危急時候,無論多麼珍貴重要的東西也都是可以捨棄的
了。

    白玉魔實末想到他還有這一,一擊無功,面色立變立刻後退七尺生怕矩留香反擊過來。

    誰知楚留香競動也動只是微笑道「你雖想要我帆命我卻不短要你的命,如中你本事既已
顯過不如將爪上的東西還給我,快快走吧」白天魔不知道爪簧的是什麼東西但在「激帥」焚
留香懷巾藏的東西想來也不會是平凡之物。

    楚留香這一說他心吼巫動了懷疑冷笑道「你可是要將這卷紙還給你?」

    楚留香道:「要捉魂的鬼爪只抓卷破紙你也不覺丟臉麼?」

    白玉魔大笑道:「既是祖紙你如何耍我還給你?」

    楚留香心裡雖已不免有些急暗道「這腑果然是老奸巨猾。」

    口中卻淡湖笑道「你若想要就送給你回去揩眼淚,抹鼻涕也無妨。」

    白玉魔陰刪例笑道;「此刻要流眼淚的,怕是你吧」他競又後退幾步;將畫卷取下,展
開一瞧只不過瞧了眼面上突然田出奇異之色放聲大笑起來。

    楚留香見他獎得奇怪,忍不住道「你笑什麼?」

    白玉魔笑道「你將任慈老婆的畫像藏在懷裡作什麼?瞧你年紀輕輕莫非競對任老頭子的
老婆起了單相思麼?」

    白玉龐這句話說出來,楚留香真是又驚又喜,他踏破鐵蹬尋不助解答,得來竟全不費功
夫。

    他驚喜之下,不覺失聲道「秩雲素原來是嫁給了昔日巧幫的幫主,果然是地位尊貴聲名
顯露,比西門千等人要強得多了。」

    白玉魔瞧他的模樣,像是也覺得十分奇怪道:「秋雲素?…·。

    秋雲素是誰?」

    楚留香奇道:「你方不是說她乃是任露任老幫主之妻麼?」

    白玉魔冷笑道「妖慈的老婆姓種叫葉淑貞……」楚留香失聲道「那麼這畫上……」白天
斑道「畫上的正是葉淑貞消藏她的畫像,難道還幣知道她的名字?」

    楚留香恍然道「艱錘江湖中無人知邀欲雲素的下落原米她競已改了名號嫁給了巧幫的幫
豐……唉以這妖亥昔門的名聲之壞☆若要嫁給個武林中她筋人物自然是要改名換輪的這點我
早巳該想到。」

    白玉蹬厲聲遼「體名☆捌口徑老頭子將他鴛成烏龜王八都投關係仍他的老婆卻是端莊賢
泡,對人貿和,連戳白玉魔都覺得有些佩服,你若對她出言不遜,唱幫上薩千萬個弟子·可
沒一人饒得過你。」

    楚留香知道那秋雲素媳盾必定已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這種人他素來都是讚美自然再也
不肯說破她昔日惡跡目光轉,問道「卻不知這他任夫人此刻在哪裡?」

    白玉魔冷笑道「瞧你色迷迷的不像好人,莫非主意競打到人家寡婦身上去了,但人家卻
是貞節得很你這瀕始螟休想吃得到天鵝岡。」

    楚留香眼殊子又一轉緩緩道「任慈將你逐出巧幫,害你東避西藏十幾年沒有天好日子
過,你難道就不恨他麼?」

    白玉魔恨聲道「他人已死了恨他又能怎樣?」

    楚留香道「他雖已死了,但他的妻子卻未死呀」白玉魔狠狠瞪他用手拔領下幾乎己快被
他拔得一根不剩的鬍子,凶狠的目光中窗漸露出笑容,緩緩道「你這話說的雖可惡,但卻對
我的脾胃。」

    楚留香微笑道「對什麼樣的人說什麼樣的話,這道理裁清楚得很。」

    白玉龐大笑道:「難怪別人都說楚留香乃是世上最可愛助惡徒;就連我。。「此刻都已
漸漸始喜歡你了。」

    燙留香趕緊道「那麼,他的妻予現在何處」白玉魔道「只可描我也不知通。」

    楚留香呆了呆拱手道「再見。」

    他拱了拱手轉身就往外走。

    白玉魔大蘆道「投雖不鋼道,卻有人知迢的。」

    楚留香立刻頓伎腳步回身道「誰?』白玉魔道:「你難道想不出?」

    楚留香歎了口氣,迢「南宮靈本來也許會告訴我的,徊現在卻未必了。」

    白玉魔詭笑登「別人有粒珍深,你空曰去要他自然不會給你但你用比珍珠更伎錢的器翠
去換,他難道還能不給你麼?」

    楚留香恩了想,道:「我的裴翠是什麼」白玉魔一宇字道硼『黑衣小子的來歷。」

    楚留香跟白玉魔一點紅跟楚留香就好像將別人的屋頂當傲陽關大道似的巴掠面行。

    這時候夜已很深。四下瞧不見什麼燈光。

    白玉魔一面走面沉聲道「楚留香你蚜,這是你自已跟我來的我並未帶你來。」

    楚留香微笑道「這道理我自然懂得。」

    白玉魔道「你懂得就好。」

    楚留香道「點紅,你聽,這是你自己要跟我來的我並未帶你來。」

    身後汲有回答。

    楚留香回頭去瞧,一點紅不知何時已走得無影無蹤了,楚留香忍不住摸了摸鼻子,確痛
苦笑道:「你不要他來的時候他偏偏要來,你不要他走的時候他偏偏要定了,誰若和他這樣
的人交上朋友,倒當真頭露得很。」

    只聽白無魔道:「前面那棟有燈光的屋子,就是巧幫的香堂重地,現變我要去了,傷可
莫要跟我,你自己若也尋到那裡就不關我的事了。」

    楚留香微笑道:「我根本沒有瞧見你·你耍到哪裡去我也不知白玉魔道「很好。

    」他一伏身竄了廠去,黑暗中立刻有人沉聲喝道:「上天入地。」

    白玉魔道「要飯不要來。」

    接,便是一陣低語聲;「那小於呢?」

    「在廳裡。

    「幫主終於制佐了他」「好像是他自已來的還大模大樣的坐,幫主也不知怎地,好饒突
然變得對他客氣得很。」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