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三蛇羹            

    兩人一個在空中·一個在地上,互相餾持,這炳劍若非百煉精鋼所鑄的神兵利器,怕早
已打斷。

    點紅駭然大喝蘆,身形全力拔起特使劍往地上攝插下去,這招委實用得又妙又狠。劍災
下摘,楚留香自然再也不能附在劍只聽「啪」的聲楚留香橫飛兩丈落在地上,手掌中還是緊
緊夾書信和劍尖。這柄千錘百煉,歐毛斷髮,點紅平日將之珍如性命般的寶劍,竟終於還是
被生生折為兩段。

    一點紅慘然變色,顫聲道「好,果然是好武功,好身法」楚留香微微笑道「紅兄承認
了。」

    他話未說完,笑容突然在面上凍結。

    「噹」的,半截劍落地那封信也化為片片蝴蝶,漫天飛舞,窗外一陣風歐過,吹得無影
無蹤。

    原來方兩人較力時內力源源不絕自楚留香掌內逼出,莫說這薄薄的信紙,縱是銅片鋼板
也禁受不住。

    一點紅也征住了,失聲道:「這……這……」楚留香歎了口氣,苦笑道「看來我命中注
定,是瞧不這封信的一點紅怔了半晌,道「此」…毗信可是十分重要」其實他自己明知是多
此問,這封信若不重要,楚留香怎麼會拚命強奪『又怎會有那許多人為此信面死。

    但楚留香只是哈哈笑,道「那也沒什麼?我拍斷你的寶劍,本應向夠道歉才是。

    」點紅默然半響,仰天使歎通「終我生,若再尋你動手有如此劍。」

    「奪』的聲突見一條人影飛掠了進來,竟又是那黑在少中楚留香信毀之質,已只有哥
他,不想他競去而復返石紫喜道「閡歹來的正好·在薩有事請救。」

    誰知黑衣少中竟似完全沒有聽見他的話,滿面懼是惶恐之色因下瞧了服突然躲到窗後去
了。

    這「俠意堂」裝磺甚是華麗也甚是特別窗前卻懸掛厚厚的紫色窗,想是因為深夜賭時,
燈火不臻外洩。

    此刻時候還早留並末拉起,卷在勞這黑衣少年身子瘦長,躲起來別人正好瞧不見。

    焚留香、一點紅對望了服☆全裡不覺都在暗賠奇怪。

    這少年為何去而復返?又為何如此驚慌?他生性高傲☆又有什麼人、什麼事能令他躲起
來?思付之問只聽遠處突然晌起歐竹之聲,聲音尖銳短促,一聲接一聲,萎眼間已將屋於四
四圍住。

    接,一陣腥風歐過,竟有二十多條大大小小,五色斑斕的毒蛇,自門外蠕動滑了進來。

    楚留香皺了皺眉頭,縱身躍到賭桌上,盤膝坐下。

    點紅也皺了皺眉卻飛身掠到樑上,拔出半截斷劍刊甸下一鞠☆一條最大的毒蛇,立刻被
他釘在地上。

    那條蛇竟是力大無窮,紅舌閃毆,蛇身鞭子般打得「劈啪」作響,堅硬的石地競被打得
一條條裂了開來。

    但一點紅的手勁很大那半截劍竟被他一擲之力,直沒入士,只留下那系黑綢的劍柄。

    毒蛇空自發威,卻也揮之不脫其餘的幾條蛇競竄了過去,唆住了它的身子頃刻問使已將
血肉吸了個乾淨。

    一點紅瞧得又是嘔心,又是驚奇,懸在樑上,皺眉道:「這些蛇邪門得很,是哪裡來
的?」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紅兄只伯是已惹上麻煩了。」

    話猶未了,門外己大步走進三個人來。

    為首的人,身材魁偉一身衣服上扔釘加上補釘也不知補過多少次廠洩!卻洗得習☆乾淨
蹲。

    他次服穿得雖然是個乞巧,但日光降陰滿面獰惡』無概卻不項一世,簡直不把任何人放
征跟裡。

    後面的兩人消退鴿衣以結,面貌兇惡身後背亡八隻麻布袋,竟是巧幫中地位甚高的始
丁。

    巧幫中幫規森嚴,彩車分得極清這高大的乞巧背後個麻袋也沒有,本應是巧幫中還未入
門助小徒弟。

    但那兩個七袋八袋第子從那神情看來部反面對他甚是畏懼恭敬,這在老江湖眼中看來,
已是極不尋常購怪事。

    更奇怪的是這乞巧面貌獰惡,而且久歷風塵勞苦,無論從哪點看來,他皮膚都該又黑又
粗才是。

    但他的身皮膚,卻偏偏是又白又細,宛如良質美玉,看來意比未出國門的處於還細膩光
滑得多。

    楚留香又歎了口氣,哺賄道「麻煩果然來了。」

    那高大惡巧雙四光精精助三角眼四下掃,使瞬也不瞬地盯在楚留香臉上,怒道「你竟敢
害死本幫格靈蛇阿是耍死快鼓?」

    他怒極之下,說出了鄉音,竟是一口吳濃軟語,和他那魁偉助身材,獰惡的像貌,委實
大不相識。

    一點紅正待答話,楚貿香已搶道「本幫?閣下說助『本幫』,卻不知職幫?」

    那局大惡寫厲聲道「依,你跟陷了麼?難道連寫幫門下都瞧不出來。」

    楚留香悠然道:「哼幫子弟,我自然是瞧得出來的,只是閣下十餘年前已被逐出污幫,
今日怎敢還自稱寫幫第子。』那高大瑟污面色變了寒,仰首狂笑道:「不想傷這黃口小兒,
倒也知道我老爺子的來歷。」

    焚留香緩緩道「我不知道爾來歷誰細道你來歷你本姓自,只因作怨多端,又生得身細皮
白肉,所以江湖中人卻將你喚成『白玉魔寫,你反而自鳴得意,索性將『巧』宇去掉把自己
名字叫敝白玉魔。」

    他居然加數家珍將這惡寫的來歷口氣說了出來。

    白玉魔厲聲道「說得好,還有呢?」

    楚留香道「十餘年前,你獸性大發在蘇州虎丘,口氣姦殺了卜七位黃花處於,任老幫主
怒之下,已決心要將你以家法處死,誰知你倒也知礬,竟早就躲起來了,任老幫主尋你不,
只有將你先逐出門牆。」

    白玉魔獰笑道「對,說得對極了,只是如今任老頭於已死,新幫主不像他那麼頑固無
知,知道本幫若想重振聲威,還得要老子這雙妙手來幫忙的,老於雖不屑吃這回頭革,但瞧
他一番好意也就勉強回來了。」

    他醜史全被別人科露出來,非但不覺得難受☆反而洋洋得意,若非人已壞到骨子裡,怎
會有這麼厚的臉皮。

    楚留香歎了曰氣道「南宮靈雖然素來寬大為懷,這事做的卻未免有欠考。」

    白玉魔還未答話,他身後那七袋弟子已厲聲道「本幫幫空之決策,天下有誰敢任意批
評?」

    楚留香道「別人不敢,也許我倒是敢的。」

    那七袋弟子冷笑道「你算是什麼東西?」

    楚留香歎道「為什麼到處都有人問我是什麼東西?我明明不是東西,是人,和各位生得
也沒有什麼不同,也許瞧起來還比各位順服些,各位難道這一點都分不清麼?」

    白玉陰擱例笑道「那麼,我倒要請教你是何許人也,競現在我面前如此說話,莫非是活
攝不耐煩了麼?」

    「活得不耐煩」這五個貧幾乎已成了江湖中最流行的話灑人爭吵起來,蔣不說這旬話,
彷彿就顯得水夠威風似的,只不過說的人儘管說得像煞有介事,聽的人都大多將他當做放
屁。

    但這句話從白工魔曰中說出來那份屋卻大是不同,別人若聽到白玉魔對自己說這句
話·怕早已駭軟了。

    誰知楚留香競還是將他當作放屁微笑道「誰說我活得不耐煩·我活得正覺行趣極丁入比
☆的好灑是夠喝芽子,何況還有南宮又那樣的朋友時常來為稅倒酒。」

    那七袋弟子微微變色道「你認得我家南官幫中?」

    楚留香笑道「我雖然想說不認得他怎奈我這輩子卻從來不會說謊。」

    白玉魔雙三角眼又從頭到腳將他打量了一遍·像是想看透他是否在吹中,那另八袋弟子
己冷冷道「這莫非是他緩兵之計,好叫那小於逃走。」

    白玉魔獰笑道「那小子逃得了麼,我老爺子早巳在這裡埋下了殺人防埋伏☆連你出算
上,這屋子裡個也體想活期去。」

    楚留香微笑道「南宮靈若聽見你對我這樣說話,怕要生氣的。」

    白玉魔格格笑道「既是如此我就索性教他生生氣吧」他話才說完嘴裡突又發出吹竹之
聲,那二十多條昂首作惡,畜勢待發的毒蛇,便箭一般的向楚留香溜了過去。

    楚留香大笑道「我雖然不喜歡殺人,但對於殺蛇倒是從不反對的。」

    笑聲中,毒艙已凌空竄來,粱上的一點紅本想瞧瞧他的出手,這時卻也不黎為他擔心起
來。

    到這時楚留香方日出手,一出手使捏一條蛇的七寸,往地下一擲,那條蛇立刻不能動
了。

    只見他雙手競好像變戲法似的,左捏右擲,右捏左鋼,捏使是蛇的七寸。一擲蛇就送
命。

    簍眼之間,二十多條矯捷惡毒的毒蛇,競都已被他擲在石地上,一條條均己頭破骨
折·再也沒有一條活的。

    這比子之腕子法之快,手力之強勁·實在太過嚇人,就連那以快劍威震江湖的點紅·都
膝得呆了。

    使留香瞧地上的死蛇部歎了門氣購哺道「秋風起矣,進補及時,只可惜我那渺兒不在這
裡,否則正好德她為我婉盅又鮮義濃購三輪羹。」

    白天魔潞頭青筋暴露眼中幾乎要冒出火來,達些聯蛇無不是他自窮山惡谷荒林沼釋中李
苫捕來,再喂以各種毒物,辛容訓練廂成的。

    他本想位這些毒吸橫行江湖,哪知被人舉手間使殺了個乾乾淨淨,還想將它們婉盅三蛇
羹。

    白玉魔木立半購全身骨格突然密珠股接連不斷助晌了起來,咬牙切齒的膀楚留香,步步
走了過去。

    楚留香道「陝奇怪,你肚子裡怎地有入在搖骸子,但瞧你的滿臉霉氣,搖出來的點子定
是個『二三』。」

    他嘴裡雖夜說笑,其實卻也頻道白玉魔這一身功夫倒也不可輕視,此刻蓄力待發,一出
手必定非同小可。

    他眼睛盯白玉魔的手,只見白玉魔那一雙又白又撤的手掌,此刻竟已隱隱透出一般青
氣。

    一點紅商聲道「掌上有毒,要小心了。」

    楚留香微笑道「你放心,毒不死我的。」

    白玉魔獰笑道;「誰說毒不死你?」

    他這吐氣開聲,已是出手的先兆楚留香知道就在這一剎那之間,他已必定要出手無疑。

    也就在這一剎那間,突聽一人賜道「住手」光影閃動問,一人急步而入只見他劍眉屋
目,長身玉立,身上一襲青袍上,也打兩三個補釘。

    他英俊的臉帶笑容但不怒自威,眉目間競自有一般懾人之力,神情之穩重,也不像施這
鐘年齡的入所應有的。

    那兩個巧幫弟子瞧見此人來了都垂薩了頭,不再出聲,就連白玉魔競也退到旁巫手肅
立。

    點紅未瞧過此人,卸也細道,這必定就是天下第一大幫,瀉幫的新任龍頭幫主南富靈。

    楚留香哈哈笑道「南宮見來得倒巧方小弟若是做了毒蛇們及的進補的活人羹,南有她口
屆豈非要少了個酒伴。』南宮靈抱拳笑道「小第幸好還是早來了步,否則本幫這三個有服無
殊的弟戶,只鋼已耍變成楚見購三人蠻了。」

    楚留香大笑道「你做了幫主,說話怎地不肯規矩些?」

    南富靈笑道:「和楚兄這樣的人說話,若是言語無趣·楚兄日後還肯交小弟這朋友麼但
無論如何·本幫弟於無札之罪,還是請兩位恕他面色突然瀝,轉身瞧那三個弓幫予弟·厲聲
道「你們年紀也已不小了,怎地做事如此糊徐,也不問對方是誰,使胡亂出手,難道忘了本
幫幫規了麼?」

    這話雖非向白玉魔而發,但卻無異是駕白玉魔的。

    白玉魔格格笑道「幫主也不必指和尚罵禿驢,他兩人並未出手,是我出手的。」

    商宮靈霍然面對他,沉聲道「職是如此,本座使要請問白師叔,為何不問清楚便要胡亂
出手傷人,莫非自師敘你又想退出本幫不成?」

    他雖也尊稱白玉窟一聲「師叔」但這殺人不眨眼曲姑蘇惡巧,被他眼晴一瞪,競再也笑
不出來,叼嘴道「咱們本是追那惡徒而來,瞧見這」…值兩位在此,自然要認為是這兩位將
那小於藏起來的。」

    南富靈通「你可曾問過他兩位了麼」白玉魔道:「沒…」沒有。」

    南宮靈怒道:「既末問過,你又怎知是他兩位將那人藏起來的?那人凶腦題毒,人所難
容,他兩位又怎會庇護於他」白玉魔居然垂下了頭,不敢說話。

    南窩靈冷笑道「何況有『江湖點紅』與『盜帥楚留香在此天下無論什麼人到這裡,也都
該恭恭敬敬客客氣氣,你們又憑什麼敢如此無禮?」

    這南宮靈果然不傀年紀輕輕便做了天下第大幫的招工他簡簡單單幾句話裡不但責備了中
幫於第,部也點出楚留香與一點紅的身份這樣他縱然責翼中幫弟子卻也絲毫不失巧幫面於。

    最主要的是·他話裡已將那黑衣少年說得卜惡不藏,好救楚留香與點紅冉也不能庇護予
他。

    』點紅聽他居然一語道碰了目己的來歷,不覺更是暗暗吃驚:這商宮靈當真是個厲害角
色。」

    楚留香卻征暗中奇怪「那少年方自大摸遠道面來,您會韌人中原,使得罪了弓幫門廠,
面且瞧這情形,得罪的還不輕。」

    巧幫第子聽到面前的這人便是輕震天下的「盜帥」楚留香,不禁都睜大了眼賭,張大了
嘴,合不撼來。

    白玉魔仰首笑道「原來閣下便是楚香帥,我白玉龐今日栽在盟帥手下,例也不丟人,這
裡事有幫主來了,也用不我再管「」」咱們質會有期吧」他狠狠瞪了楚留香眼,便頭也不回
的大步走了出去。

    南宮靈輕歎道:「此人近年行徑雖已改,但氣量仍是難免偏狹,出乎仍是難免魯莽但望
楚兄莫經見怪才好。」

    趁留香笑道「別人不怪我,我已心滿意足了,我又怎會怪別人。」

    南官靈笑道:「不想楚兄與紅兄的俠駕居然全都來到此間,此地小弟雖末久居,卻也時
常來往,勉強也算得半個主人,少時定要與兩位快欽杯。」

    他竟然絕口不再提起那黑友少年,楚留香自然更不提了,大笑道「你們終年要飯·難道
也問別人要酒麼,好好·找不管你們的酒是要來的,還是搶來的,有人面容喝酒,我從不肯
錯過…」紅兄你也莫要錯過了,需知那不化錢的酒,喝來滋昧是份外不同的。」

    一點紅卻仍留在樑上,也不下來,冷路道「我從不喝酒。」

    楚留香道:「如此大好通口充腸之物,若是不喝,豈非對不住自點紅道「酒能使人手顫
心軟,殺人就不快了。。

    楚笛香歎道「若為了殺人而不喝酒,簡直好像為了怕拉屎而不吃飯一樣,不但荒謬已
極,而且慘無人道,紅兄你……」突見又有購個巧幫第於,自後面門中大步走了出來,向南
官靈助身行禮,左面人道「質面的屋於,弟子們已隨諸長老與葛反老全都查過了,拎某人也
已送交公孫抄法,並無那惡徒的蹤影。」

    面宮靈目光轉,抱拳向楚田香笑道「既是如此,但請楚兄將那人交出來吧」楚留香眨了
眨眼瞄,道「你說的是什麼人?」

    南宮靈歎道「不瞞楚兄,小弟也弄不清那人的來歷,只細他身法輕便,武功甚高,兩天
前曾在趙宮鎮傷了本幫十餘弟子還債去了本幫一些重要之物,方又傷了本幫宋護法,是以本
幫對他是萬萬不能放過的。」

    楚留香道「哦…」有這樣的人?這樣的事?」

    南官靈沉聲道「楚兄真購不知此人?」

    楚留香笑道「我縱然要打別人的主意,也不會打到你什寫幫頭上的。」

    南富靈微檄一笑,道「如此最好……」話聲中,他袖中突然飛出了兩柄短劍。

    南宮靈袖中這兩柄短劍可使出點穴鑷、判官筆、分水刺等八種兵刃助招式,「如意八
打,急風十三刺」,可稱武林一絕,就連寫幫故去的老幫主任慈,武功似乎都略遜他一等。

    此刻他這兩柄短劍竟脫手飛去,向那紫纖窗下直刺面去,一點紅後高臨下,瞧得清楚。

    那窗廳竟露出雙黑色的靴尖。

    只聽曙、暖」兩聲短劍已插入靴子裡,像是己生生釘人地下,商宮靈面上笑容不停緩緩
道「到了此刻,閣下還不肯出來麼?」

    窗裡寂無應聲。

    商官靈瞧丁楚留香『限楚辯香神色不動,像是什麼都不知道似的,南宮靈終於冷笑聲噸
道:「好。」

    他微微揮了揮手,那須個巧幫弟子便已獨出腰,,一個箭步出,抹刀向那窗額急砍而
下。

    點紅凰是心腸冷隘·也中禁瞧得心跳了跳,那黑衣少年就算不死兩條腿也算是完了。

    刀鋒過處半截面落下但競無鮮血濺出。

    窗戶是開的,有晚風吹入,上半截窗被風吹動,卻哪裡有什麼人,窗形後竟只不過放雙
靴子而已。

    燙留香大笑道「好好的窗被砍成兩截,一雙上等的小牛皮桃子,也被刺了兩個洞,南宮
兄不覺太可惜了麼」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