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獨步武林            

    只見那黑衣少年木立了半晌,突然揮舞起長鞭向兩旁站的人沒頭沒腦的袖過去。

    剎那間已有十幾個人被他打得頭破血流,驚呼奪門面逃,黑衣少年掌中長鞭飛舞,厲聲
道「滾全給我滾,個也不許留在這裡」大廳中亂成團,有些少亥被擠得跌倒在地上,竟是爬
出去的,冷秋魂面目變色,大怒道「這些人全末惹你,你何苦迂怒…。「話未說完·面頰上
又多了條血攝。

    黑衣少年嗆道「你也快給我滾出去抉滾」冷秋魂面上鮮血滴滴流落,他卻連接都不去擦
只是玲森森的瞪那黑衣少年,冷笑道「傷若不願當別人面前認輸,我自然可以出去,只是
「。─」「噬」的,他面上又了鞭。

    僅他卻仍站動也不動,緩緩接道「只是你要記住☆這三鞭冷某總有日要加倍奉還的。」

    黑衣少年長鞭又飛出·北道;「四鞭」玲秋魂跺了跺腳,隨牙走了出去。

    這時滿廳人已走得於乾淨淨,那黑衣少年卻似還未足洩憤,又將四壁接的字畫,全都打
得稀爛。

    焚留香椅在桌於旁,含笑瞧他,悠悠道「此刻人都已走了,閣下總可以認輸了吧?」

    黑衣少年掌中鞭緩緩垂落,楚留香也瞧不見他面上神色,只見他肩頭起優;漸瀝乎息,
終於沉聲道:「你要問什麼?說吧」楚留香徽沉吟,道「令警入關前所接的那封書信,不知
你是否瞧見的?不知那信上寫的究竟是什麼?」

    黑衣少年雷然轉過身來深沉銳利的目光,緊盯楚留香厲聲道「你怎知道攏爹爹是誰?你
怎知道他已入關?你又怎會知道他人關前辮經接了封書信?」

    楚留香笑道「你莫忘了此刻是我在問你。」

    黑衣少年道「你巳問過了現在是我在問你。」

    焚切香道「孤問的話·你尚未回答,又怎能問我?」

    黑夜少年冷拎道「我只答應讓你問我幾句話並末說一定要答覆你。」

    楚留香征了怔,失笑道「我總想瞧瞧世上最不講理的人是誰今日總算是瞧了。」

    黑衣少年道「你話已問過玉壁不妨拿去那姓冷的你也放他定了,你我賭約已踐,現在,
該你回答我問的話了。」

    這番話他說來密如連珠,又俠義急,競像是早已打算好的☆楚留番倒真未想到這冷漠高
傲的少年,居然也如此狡紹,不禁苦笑道:「若是我不肯回答呢?」

    黑衣少年的回答只有個字「死」楚留香笑道「若是我不肯死呢?」

    這句話問的可真是妙絕天下,黑衣少年從小到大再也未曾見過有人用這樣的態度來對付
他。

    他冷森森的眼睛裡,突然爆發出火花☆嘎聲道「你不死,我死』「死」宇出口,長鞭已
捲了出去。

    他這一條長鞭☆看來競已化做無數個圈子每個圈子看來都像是已套中楚留香的喉嚨。

    ──其實自然是一個也沒有套中的。

    楚留香已輕煙般到了黑衣少年的身後,笑道「若是我也不肯讓你死呢?」

    黑衣少年左手一扯斗篷,黑色的斗篷,烏雲殷向楚留香壓下,烏雲之中竟還夾帶七點寒
星他竟似巴動了真怒,手廠面中留情,左手…扯斗篷間,藏在紉管裡的氏乙星鍘」也乘勢擊
出這一「雲底飛星」競赫然正是昔年縱橫天下之「大攢伸龍」的平生絕技,也不知有多少武
林商手曾經喪命在這之下這乙點寒裡原在雲中無論任何人也休想瞧見,等到他聽到蹦器風聲
財,再躲己來不及了楚留香再也想不到他身競行這種狠毒的功夫,但覺得眼前一暗,尖銳的
暗器被風聲巴穿胸而來。

    他料要衽避,也已是萬萬米不及的,胸腹陡然向後編,身子竟如籌箭般倒退了回去。

    這七點寒星去如電勢,楚留香退得競比暗器還俠,退到牆角時,暗器之力已瀝弱、漸
緩。

    焚留香突然伸手竟像捉蚊子似助將這七點寒墾懼都捉在手裡,黑衣少年騾然動容,失聲
喝道「好俠的身法,好高的『分光捉影』。」

    喝聲中又已擊出七鞭別人的鞭法或如狂風,或如驟雨,仍他的鞭法卻如層層密佈的濃
雲,雨將落末路·風欲起末起,別人的鞭法或橫婦,或直擊。

    但他的鞭法,卻是捲過來的大圈子套小套子,小圈子裡還有更小的圈子大圈子外,還有
更大的圈子。

    眼望去,只見大大小小于于百百個圈子,有的圈子套手,有的圈子套頭常人著汲和他交
手單瞧這圈子怕也瞧暈了。

    就連楚留香,委實也從未遇見這樣的鞭法,他鋼道只要被個圈子套中,那就不是好玩
的。

    但這大大小小無數個圈子,每個看去卻是不多,誰也看不出哪個圈子是實,哪個圈於是
虛。

    虛虛實實的圈子閃電殷個接一個套來,要想閃避已是不易,要想擊破那更是港如登天。

    楚留香面閃避,一面轉念頭突然瞧見那邊賭桌上有個箋筒,鳳面接個擲「狀元紅」的竹
箋。

    他凌突一掠四丈,巴將一個竹箋抄在手裡等到長鞭迫來時,他突然將個竹箋投入廠鞭
閹。

    只聽「拍」的一聲,長鞭─緩,將竹箋折為兩段長鞭卷斷竹箋後圈子自也消失,但黑衣
少年手腕一抖,又有無數個圍斤眷起。

    頒圈『個接個捲來,楚留香手裡的竹箋也一根接根飛川每招都不偏小伯投入額圍。

    仍聞連串「劈劈拍始」的聲響,宛如爆竹,但見圈子一個個消失,竹箋也一根根折斷。

    那聲音固是好聽櫥很情況更是好看已極。黑衣少年的頗法固然可獨步武林,楚留香的破
法更是妙絕天下。

    要知長鞭捲成圈於後,力量使已蓄滿待發,一觸及外力,那滿蓄的力道想不發作也不行
的。

    是以竹箋投入後鞭圈勢必非將之絞斷不可,竹箋被絞斷後,力量頓消,圈子也非消失中
可。

    這道理說來雖簡單,但在臨敵交手,打得正火熾熱鬧時,要想出這道理來,可絕非易
事。

    楚留香正是學武的曠代奇才,不但武功學就會,一會就精,面且臨敵應變的急智更是超
人數等。

    有許多武功,他明明不能破的,但到了真的動手時,他卻能在一剎那間將破法想出來。

    是以有些武功本比他商強的人,到了動手時,反而被他擊敗,雖然敗得莫名其妙,但越
是莫名其妙,反面越是服貼☆這也是人類心理助弱點。

    黑衣少中這手「飛環套月,行雲布雨」,縱橫大漠,從未遇敵手,不想今日競遇如此奇
特古怪的破法。

    他心裡不禁漸瀕急,鞭勢更快,圈子越多。鞭圈越多,竹箋投得也更急,眼見楚留香手
裡筒「狀元紅」的竹箋,已堪堪將要用完了。

    黑衣少年大喜討道「等你竹箋用完看你還能如何?」

    心念方動,只見楚留香右手將竹箋投出後·長鞭絞斷竹箋,圈子消失,鞭子消失,鞭勢
自然耍緩緩。

    楚留香競乘營這頓勢綴閻「分光攝影」,將折斷了的竹箋子又抄在手裡,根箋競變作兩
極。

    黑友少中又急又忽因子忽左忽右忽前忽後,更是變幻莫測,有時他賭起來那鞭圈已非會
向楚韶香。

    仍論鞭圈投向仍麼公怪偏僻的角落,矩留香只耍手一動,那竹箋總是恰恰好投入圈子中
央。

    黑衣少年偏懶也慫天生的勘性子,別人助手法越是高明,他越是要拼到底,競偏偏不肯
換過種鞭法。

    到後來簇額香忍不住笑道;你套圍困還沒有套夠麼?」

    黑衣少年咬牙道永遠套不夠的。」

    楚留香道「你要套列什麼時候?」

    黑衣少年道「套到你死為止。」

    楚留香道「我若永遠不死呢?」

    黑衣少年道:「我就永遠套去。」

    楚留香征了征失笑道「閣下的脾氣,倒和中相差無幾。」

    黑衣少中道「你若套得不耐煩,就澄快死吧」楚留香大笑道:「妙極妙極這說法當真妙
不可言,就逐我…。「說話闖,圈子仍在不斷套來,竹箋仍不斷提出。

    說到這裡,楚留香掌中剩下的十幾根竹箋突然全都飛出·但卻寬沒有一極能投入圈子中
的。

    高手過報,怎容得這絲毫差錯?黑農少年大喜之下,長鞭已套中了榮留香的脖子,鞭梢
一卷,「拍」的在楚留香畫頹上留下一條血印。

    楚留香雖政不亂,身子突然蛇般一轉,已脫出了鞭圈,大仰身向後直竄了出去,遲到牆
角。

    黑衣少中冷笑道「你還想走?」

    他一招得手,怎肯容情鞭固又臼眷出。

    就在這時,突見一道劍光閃電般自窗外飛了進來。

    長鞭既己化為圈子,自己瞧不貝鞭頭,但這劍卻不偏不倚,恰巧在鞭梢上·長鞭力道頓
消,立刻軟了廠左。

    長鞭如蛇這劍竟恰巧擊中了妮的七寸。

    黑衣少年又驚又怒喝道「是什麼人?」

    喝聲未了已有條人彤穿窗麗人,掠到他面前。

    這人一身黑衣,裹他那瘦而堅韌助身子,就像是條剛自叢林中竄出助黑豹,全身都充滿
了危險全身都充滿了勁力。

    但他的一張臉,卻是死灰色的,全沒有表情。

    他一雙銳利助眼睛冷拎的瞅人,無論任何人,在他服裡,都像是條死魚,啦有任憑他宰
割而已。

    黑衣少年雖然不知道這人便是中原第一殺人手「一點紅」,但被他瞧了一眼,也覺得全
身都不舒服起來,眼睛再也不瞧他,瞪楚留香玲笑道;「原來你早巳約好了幫手。」

    楚留香摸摸面頰肋鞭痕,微笑也不說話。

    黑衣少年道;「釘輸了就約幫手來,中原武林難道都是這樣購人物?」

    一點紅突然冷冷道:「你以為他敗了?」

    黑衣少年仰首笑道「挨了鞭子的,總不是我吧」一點紅又瞅了他一眼,滿臉懼是不屑之
色,突然走過去,用罩中長刨在地上挑起了幾根竹箋。用衣少年也不知他弄什麼玄虛,冷笑
道:「你也想來他那一手麼?」一點紅噬然道「你瞧瞧再說。」

    他長刨一拼,竹箋飛出,但去勢並不快。

    黑衣少年忍不住接在手裡,只見那竹箋雖仍是竹箋,但每一根竹箋上,竟都釘烏光閃閃
的寒星。

    一點紅玲冷道「若不是那挨了你一輥子的人,你此刻還有命黑衣少年動容道「你…。你
說他是為了救貧·才…─「一點紅厲聲截口道「他著不是為了要將這暗器擊落,你連他衣角
也休想沾半點。」

    黑衣少年身產震,手裡的竹箋全落在地上,面上忽青忽紅,目光緩緩轉向焚留香·顫聲
道「你…─你方力……為何石說?」

    短留香笑道「說不定這暗器並非要打你的。」

    黑衣少年道「暗器自招身後擊來,日標口然是吸。」

    楚留香笑道「技你鞭子,也沒什麼大不了·我又何苦說出來讓傷難受。」

    另衣少年站在那裡,大眼睛裡競似已有滴眼淚災滾動,只是他強忍才末落下來。

    楚留香故意不去瞧他,笑道「紅晃方暗算的人,你可瞧見是誰麼?」

    一點紅冷冷道:「貧苦腔見,還會讓他定。」

    楚留香四道「我也知道那人行動委實有如冤魁一般,卻再也猜不出他是誰,中原武林
中,像他這樣的商手其實並不多。」

    黑衣少年突然大聲道:「我知道那人是誰。」

    楚留香聳然道「你知道?是誰?」

    黑衣少年再不答話,卻從衣袋裡取出一封情,道:「這是你要看的債,拿去吧」楚留香
大喜道「多謝多謝。」

    黑衣少年卻已特信放在桌上,頭也不回的定了,走出門時,頭一低,一滴眼淚落在地
上。

    楚留香晝思夜想輾轉反硼,求之不得的那封情,此刻終於在他面前了,他委實忍不位心
頭的歡窖,剛要去拿。

    突然問,刨光一閃,將書信姚了過去。

    楚留香面色不禁變了變,將笑澄「紅兄這是在開玩笑麼?」

    點紅將書沽白劍尖取廠,玲冷道「位要這封俯,先勝過段這瀝劍。」

    焚留香歎道「孤早巳說過,不願和你動手,你何苦逼我。」

    點紅道「你能與那少年動手為何石能與我動手?」

    焚貿否屈丁想通「縱耍動手也等我瞧過信再說好麼?」

    點紅冷冷邀「動干之後,我若死丁你自可將這封信蚊去,你若死丁,我將這封估臍你殉
葬。☆楚留香薔笑道「剛走了一個中脾氣不想又來個比牛還鋤的脾突然飛身而獄友手領點紅
眼神,右手使去奪那書信。

    點紅身子半轉,反手已剝出三劍。

    楚留香頭低,竟自劍光下竄出,左手一個肘拳擊向點紅肋下,右手還是擊奪那書信。

    他欺身進逼,身法之險,手法之俠,當真無可形容。

    一點紅驟遇強敵,精神大振泊法更俠、更毒。

    但見劍光閃動,柄劍似己化為十柄、百柄,劍劍不離楚留香咽喉方寸之間劍劍俱是殺。

    楚留香出手如風,卸只是奪那書信。

    一點紅皺了皺眉,競耍將信藏入懷中。

    衣襟右開他左手要將書信藏人畝襟,右手的刨法便不禁受了影響,嚴密的劍勢開了開。

    楚留香盛個人突然直欺面人左手超住了一點紅的劍路,右手便直扣一點紅持信的左腕委
時間已變了七招。

    點紅右手被封死,連連後退,楚留香卻如附督之蛆,纏住了他,他左腕一麻,已被楚留
香播住了脈門。

    楚留香大喜之下,方待奪情,哪知一點紅手指突然彈,竟將那封信彈得直飛了出去。

    這一變化倒出了楚竄香意料之外,縱身躍,伸手抄住,一點紅劍光又自飛起劍光終是比
人快了那封信又被挑動☆劍尖。

    他正待收回劍勢取下書信哪知楚留香凌空『個翻身,突然雙手一拍競將書信和刨尖齊夾
在手掌裡。

    這一變化更是妙到毫繳。

    點紅劍勢連變七次,楚留香身法也連變七次,他整個人都飄飄技在劍上·看來竟像是被
劃姚起來的。

    但此時此刻他實也不敢將信取出,只因他手只要松,那比閃電還快的劍鋒,只悄就要穿
胸而過。

    點紅身形閃動,但無論如何變化也休想格楚留香甩脫,他只覺得劍已越來越重滿頭大汗
滾滾而落。

    到後來他劍勢竟已不能再動,只有挑起在空中,楚留香的身子似已重逾千斤,向他直壓
下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