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卿在何方            

    孫學圃道「我所知道的也不過只有這麼多。」

    楚留香目光移動忽然道「你說你曾經為她畫過四幅像?」

    孫學圃道「不錯四幅。」

    楚留香道「你可知道她畫像為何要面四幅?」

    孫學圃道「那時我也奇怪,普通入畫像,都只畫一幅,她為何耍畫四幅?等我為她畫到
第三幅像時終於忍不住問了出來。」

    楚留香急道「她可曾告訴你」孫學圃歎道「她告訴了我……她說,她要將這四幅畫像送
給四個男子,這四個男子都曾經和她有過段……段情感,面此刻,她卻要和他價斷絕來往
了。」

    逐留香普笑道「她找你這樣的名手來畫像,為的就是要將她的美麗盡量保留在紙上,再
送給那四個男子,這樣她雖然離開了他們,他們卻再也志不了她,她要他們每次瞧見她的畫
像時都要為她痛沈珊妨唆牙道:「好毒辣的女子她的目的果然達到了,我頗兄每次瞧見她的
畫像時,都像是被刀割般痛苦。」

    楚留香道「現在的問題是,她為何要和他打斷絕來往?」

    沈珊姑道「當個女子不借和四個愛她的男子斷絕來往時,她通常只有一個原因。

    」楚留香道:「什麼原因」沈瀝姑道:「那就是她要饋繪另一個男人了,比他們四個都
好得多的男人。」

    楚留香微笑道「不措,女人的心努,的確只有女子習碳瞭解。」

    沈珊姑道「她歷嫁的男人,不是有很大的權勢,就是有很高的武功,不是有很高的武
功,就是有狠諒人的財富。」

    她瞧超留香忽然笑接通「自然也可能是因為那男予和你一樣能令女子動心。」

    楚留香笑道「姑娘現在動心了麼?」

    沈珊貼臉紅丁紅,曲眼睛卻還是克盯他,硼笑滋「幸好世十像你這樣的男人並不多,麗
錢財腦出未必瞧在殿裡,所以她嫁的男子,必定是個聲名顯播的武林扇子咱們只受能找出達
男人是港,也就可找她了。」

    她居然將「咱們」兩宇說助噹噹響卻連楚留香是誰都不知道。

    楚留香笑道:「這圍雖然小了些但江湖中的名人、高手畢竟還是不少,依我看,姑娘不
如將這幅畫交給我,回家等,武若有了消息,定去鼓知妨娘。」

    沈珊姑眼睛裡帶媚笑,身子靠了過去,盯他道:「我為何要交給你?魏為何耍相情
佛?」

    楚留香眼踩予轉,在她耳畔悄悄說了兩句話。

    沈珊勉面色突然大變,翅退兩步,顫聲道:「是你……是傷……你這惡鬼」轉過身子,
發狂似的奔了出去。

    楚留香輕輕歎了口氣,捲起了那幅畫,然後·就站在桌於前面,瞬也不瞬的凝注孫學
圃。

    他那銳利的目光,似乎還沒有眼睛的孫學圃都能感覺得出,他不安的在播上動了動,終
於忍不住道「你為何還不走?」

    楚留香道「我是在等。」

    勁學圃道:「等什麼?」

    楚留香微笑道:「等你說出還在為她隱購的事。」

    孫學因果了半晌,長歎道中中麼事都瞞不過你麼?」

    楚留香道:「我知道你雖然恨她·卻還是不願意別人傷害她,但你若還不肯將所有的事
說出來,姻只伯真的就要被人害了。」

    孫學圃果然動容道「為什麼?」

    楚圖香道:「收到你四幅畫的那四個人,現在都已死了。」

    孫學圃失聲遇「死了?怎會死的?」

    楚留香道「我現在雖然還不知道他們死因的真相但卻知道他們都是收到秋雲素派人送去
的一封書信後,而出門被害的。

    辦學圃道「你……你是說秋雲素將他們害死的?」

    楚留香道「秋雲素既然要他們為她相思孽子就絕不會再害死他們她寫信給他們,說不定
是因為她有了什麼困難,要他們趕去相助。」

    孫學圃歎道「不錯,一個女人若是有了困難時,首先想到的,自然就是對她最好的人,
也只有這些人才會為她效忠效死。」

    贊留香道「而現在這四個人都已死了,害死他們的人,又接連害死了另外幾個人,為的
只是不願我知道他們和她的關係不願我也插足在這秘密裡由此可見,她的困難必定還未解
決,說不定此刻正在危險中。」

    孫學圃動容道「此事既然如此凶險,你為何定要插足?難道你想救她?」

    楚留香四邀「我著不知道她在哪裡,又怎能教她?」

    勁學圃默然半晌,緩緩道「傷們方忘記問我一件事了。」

    楚留香道「什麼事?」

    孫學圃道「你們忘記問我,我是在什麼地方為她畫像的。」

    楚留香失聲道「不錯,這一點想必也有關係。」

    孫學圍道「出城五里有個烏衣龐,我就是在那裡為她畫像的,廟中助佐持素心大師乃是
她的至交好友,想必知道她的下落。」

    楚留香道:「還有呢?」

    孫學圃不再說話。

    楚留香收起畫像轉身而出,突又回首道「目雖已盲,心卻未盲,以心為眼,難道就不能
作畫麼……孫兄,你仔細想想,多多珍重。」

    孫學圃呆了呆,眉目皆動,大聲道:「多承指教,請問尊姓?」

    這時,楚留香巴去得遠了。

    窗外因影巾卻荷一個人冷冷道「他姓越·叫留香。」

    楚留香奔下山,只見輛烏縫大車停在山坡前,這種烏篷車正是濟南城最常見的代步。白
日間究竟水能施展輕功楚留香過去問道:健輛傘可是在等人麼?」

    那車伕圓圓的臉滿胎和氣笑道「就等你走來」楚留香道「你可知道城外有個烏衣庭」那
車伕笑道「你老找俺可找對人了俺前天還送俺老婆上香去,你老就上車吧保險錯不了的。」

    車馬啟行楚留香在車上前思後想將這件事反覆想了一遍這件事雖已略有頭緒,但關鍵還
是要看是否能找秋雲素,他此刻只不過細道西門千、左又掙、靈鴛予、扎木合這四人都是為
秋雲素出問購,但秋雲素究競是為什麼找他們?是否真的要求他們相助?像她那樣的女人,
又會有什麼困難要人相助?馬車定得並不慢但那鳥衣康卻真不近,幸好楚留香在不停的動腦
筋,倒也不覺得十分焦急難耐。

    最後那車伕終於停下車道「烏衣扇就在前面樹林裡,你老下車閘』前面一片桃錦,小溪
旁有個小小的廟宇此刻已近黃昏。扇堂裡隱約有勢唱傳出想是寺尼正在做晚課。

    桃林小寺,風景幽絕,這位素心大師,果然是位雅尼,否則又怎會和秋雲素那樣的美人
結為知友。

    寇堂的門是開的楚留香走了進去,店內尚未燃燈,贊唱之聲不絕,一位烏衣白襪的女
尼,卻幽然站在梧桐樹下的陰影裡,似乎正在悲悼紅塵中的愁苦,到了這種地方,楚留香的
腳步也不覺放鬆他踢足走過去,試探問道,「不鋼素心大師可在窟裡?」

    那烏農女尼瞧了他眼合什道「貧尼正是素心,不知施主從何而來?為何而來?」

    楚留香道;「大師久避紅塵,不知可還記得昔中有位方外至友秋雲素麼?」

    素心大師道「記得即是不記得,不記得即是記得,施主何必問?貧尼何必說?」

    楚留香微笑道「說了即是不說不說即是說廠,大師若是執意不說,豈非相了?」

    他能與無花談撣,這機鋒自然是會打的。

    素心大師嘴角泛起絲微笑,道:「施主倒也懂得彈機。」

    楚留香道「略知二。」

    索心大口面歎道「施主既是解人,貧尼又何苦不解,施主既然來到此地,想必已聽孫學
圃說起,秋雲索請人作畫,乃是為了贈別。」

    楚腐香道「以後呢?」

    素心大師道「雲素早有慧根,割斷情絲後,更一心別絕紅塵,二十年前·便已在貧尼剃
度下出家了。」

    楚留香失聲道「出家了?一…現在……」素心大師微笑道「以她那樣的慧根靈悟,自然
不會久在紅塵受楚留香駭然道,「她…」拋難道竟已死了麼?」

    素心大師合什道「無牽無控……阿彌陀佛,善哉善哉」這結果倒當真是大出楚留香的意
料之外他委實再也想不到這秧雲素竟非嫁人而是出家·更末想到她競已死了。

    他整個人都征在那裡,竟似已動彈不得。

    索心大師含笑道;「施主自來處來,何不自去處去?」

    楚留香茫然轉身,走出了門·哺隨逼:「敵雲素既已死了,那些書信又是誰寫的呢?難
道是別人假冒她的名?難道左又掙出門根本和她沒有什麼關係?」

    直到此刻為止,本來也沒有什麼確切助證據可以證明左又掙等人聽接到的書信就是秋雲
紊寫朗。

    他觀在所能證文的只不過是左又鐐、西門千、靈霸子、札木合等四人,都曾為秋雲索迷
而已。

    楚留香哺哺將笑道「但這並非就是說他們都是為她而死的呀,現在,澈雲素既然早就死
了,我切得從頭做起。」

    達時他己走出桃林,又定了幾步突然頓住腳,失聲道「不對這件事有些不對。

    他將這件家每個細節又想了遍,拍手道,「素心大師足末出戶,又怎知我去找過孫學
圃?又怎知道他告褥我『靈素請人作畫,乃是為了贈別』?」他轉身又種入那淹堂,梧掏樹
下,已無人影。

    贊唱仍不絕,楚留香衝進去,堂內誦經晚課的女尼,都被慷起,楚留香目光自她們臉上
一掃過,攏不方那烏衣白襪的女尼大聲「索心大師在哪裡?」

    個老年亥尼煌然道:「小康中並沒有人號做素心。」

    楚留香道「素心大師明明是烏衣底的主持。」

    那老尼道「小屆乃是桃花扇,烏衣廟從此繞城西去,還有數里。」

    這裡竟不是烏衣屆?楚留香又不禁征佐丁,購吶道:「方站在樹下的一位烏衣自襪的師
父,不是貴底中的人麼?」

    那老尼腆他就像瞧瘋子似的,緩緩道:「小扇中所有的人都在這裡晚課,方梧桐樹下哪
裡有人?」

    楚留香向西急奔,暗四道「我怎地如此溯徐,城裡的大車,怎會在貧民窟外等接客貧民
窟裡陰會有坐得起車的人他明明是在那裡等我,等我,等我上當的,他如此做法,自然是要
我以為秋雲素已死,將我誘入歧途。」

    這時已是黃昏,這裡是郊外,楚留香施展起輕功,沒有多久,就又瞧見一座寺院建在山
腳下。

    荒涼的守院,閃盞鬼火股的孤燈油歐得庭院中的落時沙沙助響仿鵬有幽靈許上面鵬蹋獨
行。

    晚風歐來效留香只覺得背脊上諒蹬蹈的又仿姚有鬼憋在他脖子後歐氣,他身形不停按打
火處直恢過去。

    孤燈旁坐個烏衣尼,呆呆的出神,她身上僧衣千瘡百孔,面色臘黃種情癡果竟似巳被鬼
迷。

    矩留香暗歎送刀腸這烏衣病克沒落至於止,那車伕』若是真的將我帶來這裡,只悄我反
面難以相信。」

    他於唆一聲,道「這裡可是烏衣龐麼?」

    那女尼茫然瞧了眼道:「烏衣廟,自然是烏衣病,誰敢說這裡不是烏農龐。」

    楚留香看不出她有作假,又問道「不知素心大師可在?」

    那女尼想了想,突然格格笑了起來,道「在,自然在誰敢說她不這詭秘的荒寇,奇秘的
癡尼,詭異的笑聲競使得楚留香也忍不住機伶憐打了個寒酸,道:「不知師傅能否帶領在下
前去參見索心大師?」

    那女尼霍然站了起來,道「隨我來。」

    她手托那盞油燈,鬼火般的燈火瞧荒扇裡褪色的神饅,金漆剝落的佛像,也瞧落葉、荒
草、積坐、陳網。

    她高腳,低一腳的走,穿荒涼的院鉻,這烏衣願中竟瞧不見別人的影子,若有,便是鬼
腸在暗中窺人。

    後院裡沒有點燈,沉沉的暮色,蕭瑟助梧桐下,有間小小的撣堂,風歐殘破的窗戶發出
一陣陣令人稼栗的聲響。

    那亥尼忽然回頭笑,道「你等。」

    楚留香瞧門上密集的蛛網,忍不住問道「索心大師莫非在坐關?」

    那女尼癡笑道「堅關,自然是在坐關,誰說她不是在坐關。」

    她癡笑撥開門上的陳網,走了進去。

    楚留香只好在門外等,院子裡更黑,樹上似有鬼鳥夜啼,宛如鬼哭他站在樹下心裡不覺
有些發毛。

    過了半晌,只聽那亥厄在撣堂中道「師傅有人來瞧你了,你可願見他麼?」

    又過「半晌月口女尼又舉燈走了出來,笑道「境師傅點頭了,你進去吧」楚留香鬆了口
氣,道「多謝。」

    無論如何他總算能見素心大師了。

    他大步走了進去,閃爍的燈光,從門外照了進來。

    楚留香道「素心大師─大師。」

    陰森勒睹的屋於裡沒有人回答。

    楚留香再走進左兩步有風吹過,突然條影子飄了過來,借那鬼火般的燈光瞧,這哪裡是
人。

    這竟是一副死人的檄樓。

    這副格督就懸在樑上,隨風不住飄蕩,一陣陣腐屍的臭氣,令人作嘔,殖留香不覺嚇的
呆了。

    那亥尼瘋狂的笑聲,已自門外傳了進來,拍手笑道「你見她了……你見她了,為什麼不
說話蚜?」

    這樑上的枯督,竟然就是楚留香一心要尋訪的素心大師,她競然早巳懸樑自盡了,連血
肉都已化為稿骨。

    這癡狂的亥尼競未埋葬她的體,競和楚留香開了個瘋狂而惡毒的玩笑,她競是個滿懷惡
意的瘋子。

    瘋狂的笑聲,不住傳了起來,那癡狂的女尼不住拍手跳躍,連手裡的油燈都已摔破在地
上。

    燈火熄滅鬼氣更重。

    楚留香掌心不禁有些濕濕的,一步步往門後退。突然間,那粱上的柏骨競向楚留香撲了
下來。

    楚留香驚駭之下,又想閃進,又想伸手擊接。

    日就存這艙·一柄劍閃電般自枯骨中穿出,直刺楚留香的胸膛這一劍來得好快、好毒。

    楚留香竟幾乎不能閃避胸腹陡然向後─縮「噬」的─聲,劍尖已劃破了他前胸觸農服。

    也就亦這時,幾點日力難見的烏光攢尖細的風聲直打他咽喉、胸腹間兒處要人,條人影
自樑上楚起,「蓬」助撞貽屋頂帶陣陣淒厲詭秘的笑聲,眨』般逃了出去。

    楚留香避開劍已料到對方盾畫必有殺手,身形早已乘胸腹的收縮之勢向地倒了下去。

    烏光便堪堪擦他身子飛過。

    只見那穿屋而去的黑影身黑衣,身法快如鬼魁,赫然正是害死「天強星」宋剛·以忍術
遁人大明湖的那個人。

    等到鑲留香翻身掠起,亦自穿屋追出去時,這詭秘的人影早巳不見了屋月連天,涼風贍
贍。

    楚留香站在屋頂上,冷汗不覺早巳濕透重衣。

    他征了半購,回身躍下來,那女尼仍然癡癡站在院子裡『動也不動,連笑聲都已頓住。

    楚留香掠到她面前,厲聲道「那是什麼人?你可是與他串通好了的麼」夜色中,只見那
亥尼面上突又泛起了一絲詭秘助笑容,瞇眼瞧了楚留香幾眼格格笑道「他……我……」笑聲
突然中斷,身子突然一陣獨搐仰天圈了下去,然後便有幾點鮮血自她咽喉,胸膛間沁出。

    原來方未擊中整留香的暗器,穿門面出,竟全打在她身上。

    楚留香俯下身予,只見鮮血的血跡,流出來後,立刻變成了一種擊特的摻碧顴色,她眼
鼻五宮裡,也滲出了鮮血。

    楚圈香快然道「好毒的暗器,彌……你…」你好好去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