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紅顏禍水            

    楚留香中禁駭然四下搜索一遍,也瞧不見任何奇異的痕跡,顯見那人非但武功商極,手
腳的乾淨也是天下少有。

    楚留香瞧天鷹子的體,潞然歎道「我雖未殺你,但你卻因我而死只因那人若非知道我要
來尋你,也就末必會殺你,只可惜你生前雖然輩握那秘密的關鍵,你臼已卻不知道。」

    到現在為止,左又掙,西門千,靈鴛於,札木合四個人唯一的共同之點就是他介四人想
必都是接到封信後才出門的,而那四封信,顯見又必是出於同人之手,這就是矩留香此刻所
知道的唯一線貿。

    要想揭破這秘密,他必須知道寫信的人究竟是誰?那倍上寫的究竟是什麼正午,太陽將
青石板的街道照得閃閃發光。

    楚留香走在路上,臉上雖在笑,心裡卻已幾乎絕望。

    現在,左又掙、西門千靈贊於等三人接到的書信都已失蹤,和他貿關係最密切,唯一可
能知道他們行蹤秘密的宋剛、楊松、天鷹予已被人殺了滅口,剩下的,唯有札木合處或許還
有線索可導。

    但札木合出門時,是否將那書信留下來呢?就算楚留香已知道那人是誰,卻又是否能在
黃抄萬里,無邊無際的大戈壁中,尋得他的蹤跡?矩留香四了口氣,索性走到臨街的酒樓
上,飽尷了一頓人的腸胃被美食填滿盾,心情也會開朗得多的。

    兩碟精緻的小菜,三杯暖酒下肚,這世界果然變得美麗多了,就連街頭的一株枯樹,都
像是有了生機。

    楚留香憑窗下望,正帶有趣的眼光,瞧街上熙來攘往的人群。突然瞧見幾條牽馬的大
漢,扔一紫衫少婦,從長街旁邊走了過來。

    這幾條人漢自然不能令楚留香感到興趣,而這少婦卻使池眼睛亮了起來她正是沈珊姑。

    只覺得她沉張瓜於脆皺眉頭滿臉都是想找人膨煩的模樣,那幾條大漢卻是汲精打采垂頭
喪氣。

    在院南這一帶威風凜糜·水可世的「天星幫」,如今競要被人趕出濟南城,這實在是件
丟人的事。

    幾個人走到街頭那枯樹下,似是商量了陣,大漢騎上馬往東出城,沈珊姑卻個人間西面
行。

    超留香心念一轉,拋下錠銀子作酒錢,匆匆追了出去,轉過街曰,便瞧見那裹在淺紫衣
衫裡的誘人身子。

    她腸體雖豐滿,腰卻很細走起路來,腰膠擺動得狠特別,帶種足以令大多數男人心跳的
韻致。

    楚留香遠遠跟在後面,滿意地欣賞,動人少女的走路姿態,總是令他覺得賞心說目,愉
快得很。

    沈硼勉卻完全投有留意到他她縱然瞧見了他,也不會認得,只因楚留香己不再是「張嘯
林」了。

    她不伎向兩旁店捕裡的人詢問,似乎在打聽什麼人。

    她走的路越來越窄,越來越髒,竟已走到這城裡最低下的一角·楚留香不覺奇怪萄不出
她究竟要找誰。

    像沈珊姑這樣的人,走在這種地方,自然更引人注意,有些登徒無鑲,簡直已在指指點
點評頭論足起來。

    但炮卻窮苦無人,滿不在乎,別人瞧他一眼,她也用那雙大眼睛去瞪人,還不時向人打
聽問路。

    她所問曲人似乎已在津裡戰了很久,有不少人都指點告訴她,所指的方向,是個小小的
山坡。

    楚留香不覺更是奇怪:「這種地方,怎會有她要我的人」沈珊妨到了贓下,又在向個大
肚子婦人打聽。

    這次楚韶喬依稀聽到他問的是「孫中圃可是住在上面,就是那畫畫兒的孫秀才。

    」那婦人宜搖頭,表示不知適,她身旁一個半大孩子卻道:「媽,她說孫秀才·就是孫
老頭蚜」那婦人笑道「哦你要找孫老頭,他就在上面第七間屋子裡,門口桂八紛門指購就是
好找得很。」

    這孫秀才又是何許人物?沈珊姑為何定要找他?這濟南城的貧民窟莫非也是什麼臥虎藏
龍之地?健留香先繞到第七閩屋於旁,從旁邊個小窗子的窟窿奧瞧進去只見光線綴淡的屋子
裡張破破爛爛的桌子旁,型個彎腰統背,滿頭白髮的老頭子,神情瞧來有種說不出的落寞蕭
索之感·似是已對人生完全失去興趣,他此刻坐在這裡,只不過在靜等死亡來臨網巳。

    這麼個風中殘燭般的老頭子,難道也會有什麼地方能引起沈珊妨的興趣?楚留香實在想
不出。

    他正在心中奇怪,沈猾姑已掀開門走了進去,目光四屍打量了一眼,又皺起了眉頭,道
「你就是孫學圃孫秀才?」

    那白髮老頭子面上什麼表情也沒有,木然道「是,我就是孫學圃,問封兩分銀子,批命
一錢。」

    沈珊納眉頭皺得更緊,道「我找的是畫師孫秀才,不是算命的。」

    孫學圃淡蹬道「攏就是畫師孫秀才,只不過二十年前就改行了,妨娘若要畫像,只伯已
來遲了二十年。」

    沈珊姑眉結這才鬆開,道「你改行不改行都沒關係,只要你真是二『中前專替人畫像的
孫學圃,我我的就是你。」

    她面說,一面已自長授的衣袖中取出了一顧,維開在勁學圍匝前的菜子上,眼睛盯孫學
圃沉聲道「我問彌,這幅畫是不是你畫的?畫上的人是澎?」

    楚留香也想瞧礁這幅畫,怎奈屋子裡的光線太踏沈珊姑的影子又益櫃畫上,他怎麼也瞧
不清楚。

    仙只能瞧見孫學圃的服仍是片空成既沒有任何表情也不報絲毫情感,就像是個最拙劣的
顧師所畫的白癡入像,他整個人都像是已只剩下一則軀骨順早已沒有靈魂。

    他的眼睛根本沒有向那幅酗踞眼只是空洞地凝注前方,以低空洞而單調的語音,宇宇道
「我幣知道這幅畫是誰畫的,也個知退畫上助人是誰?」

    沈珊妨把揪任他衣檬,怒道:「你怎會不知道這畫上明明有你的題名。」

    孫學圃冷冷道「放開你的手,傷難道也和我一樣?竟看不出我是個瞎予。」

    沈珊始像是突然被人在臉上捆了擎,手立刻鬆開了,失聲道「你「…你什麼都瞧不見
了?」

    孫學圃道「我眼睛著還有一線光明,又怎會放下我的畫筆,繪畫就是我的生命,我早巳
失去生命,現在坐在這裡的,只不過是一具活肋死面已。」

    沈珊始果呆的木立了半購,緩緩眷起了那幅畫但捲到一半,突又放開,目中又閃起一線
希望,大聲道:「你雖己瞧不見面上人,但你也應記得她的,她是一個美人,你可記得你曾
經畫過美人?」

    孫學圃道:「現夜,我雖然是個又窮又老的瞎子,但二十年前.…二十年前我孫學圃卻
是個鼎鼎大名的人物。」

    他空虛暗淡的股上,突然奇跡般閃起了一路光輝,這驕傲的光輝,似乎使得他整個人都
復活了。他激動地接道「二十年前人訂貉我比之為曹不興比之為吳道於,普天之廠,哪一位
名門閨秀不短求我為她畫像找畫邊的美人也不知多少。」

    沈珊站嘶聲道:「但這一個卻不同。…你一定得相信我,無論你畫過的美人有多少你必
定不會忘記她的無論誰只要瞧過她的股,都再也不會忘記。」

    孫學圃果果突然道「你說的這幅畫,可是寬兩尺,長三尺,畫廣的人可是穿倒有色的衣
服鑷藍邊,腳下伏只黑色搬貓…。「也不知為了什麼,他語聲競突然顫抖起來。

    沈珊姑卸大喜道「不錯·就是這幅畫我知道你必定記得的,你當然也必定會記得畫上的
美人是誰?」

    現在孫學圃整個人竟都顫抖起來,張空虛的臉此刻看來竟是驚怖欲絕嘶聲道「你問的競
是她……你問的竟是她……我」…我不記得她是誰我根本不認識她。…確根本沒有見過
她。」

    他雙手扶桌子,桌子「格格」的購,他竟然陽路站了起來,跟地要奪路奔出門外。

    沈珊姑把披回他,將他又按回椅上,厲聲道「你是見過她的,是麼?你也記得她·是
麼?」

    孫學圃顴聲道「姑娘求求你,放過我吧,我。。。貿只是個又窮又瞎的無用老頭予,在
這裡安靜地等死,你何苦還要來逼我?」

    沈珊妨「嗆」的損出柄巴首,抵他的咽喉,厲聲道「你不說,我就宰了你」孫學圃不停
的顫抖,終於大聲道:勺薩,我說,她……她不是個人,是個魔亥。

    」瞧到這裡,楚留香心中也不榮充滿了好奇。

    畫上的文於究竟是誰?和沈珊始又有何關係?她此來本是為了打聽她大師兄左又掙的消
息,卻又為何不辭勞苦的來找這老畫師,追問畫上這女子的來歷?莫非這女子和左又鋒的失
蹤也有某種秘密的關係?而這老畫師在為這女子畫像二十年之後,競不敢說出她的來歷,他
為何要如此伯她?難道她真是個魔亥?只聽沈珊始牌笑道「魔女?如此差麗的文子,怎會是
魔女?」

    孫學圃道:「不錯,她的確是美麗的我一生中見過的美女雖多但卻再也沒有個人能及得
☆她,別人的美麗最多使你眼花但她的美麗卻可使你發瘋·使你寧可犧牲切,甚至不借犧牲
生命,只為求得她對你一笑。」

    他雖在描述她的美麗語聲中卻充滿了恐懼,似乎真的曾經瞧見有許多男子為了博她笑而
死。

    楚留香暗歎道「若是太美麗了,有時的確也會變得可怕的,但我卻為何總是遇不『個美
麗得能令我害鋼的女子?」

    孫學圃已接道「我見她時,也不禁被她的美麗驚倒·當時勢不像現在這般老醜而且還可
說是個溯溯美男子,也曾經有不少亥於,為我相思我都不曾顧但是她、…在她面前,我競似
突然變成了她的奴隸恨不得將我所有的一切全都拿出來,全都奉獻到她的腳沈珊姑揚了揚眉
道「世卜真有這麼美麗的女子麼?」

    孫學圃歎道:「沒有見過她的人委實難以相信這幅畫,我自信還畫得不錯但卻又怎能畫
出她那醉人曲神采、談吐……我簡直畫不出她美麗的萬。」

    沈珊妨道她找你,就是為了要畫像?」

    孫學圃道「不錯,她見了我後,就要我為她畫四幅像,我費了三個月助功夫用盡我一切
智慧、心血,終於完成。」

    他嘴角競突然泛起一絲微笑,緩緩接通「這三個月裡,我天天面對她…。這三個月真是
魏畢生最幸福的時刻,但三個月後她……她…。」

    說到這裡,他嘴角助微笑又不見,面上又泛起那種驚怖之色,身子又不住蔑抖起來。

    沈硼姑忍水位道;「三個月後怎樣?」

    孫學圃道「三……三個月後,我將四矚畫完成的那天晚上,她備下一桌精緻的酒桌,親
自來為我例酒,賠我共飲,我神魂顛倒,不覺醉了,等死醒來月知道她……她…。「他喉結
上下牽功·聲音個字個宇從他咽暇裡吐了出來「她競將我一雙眼睛生生挖了去。」

    聽列這裡後裡的沈溯站,窗外的楚留香都不禁駭了一跳,過了久沈珊然才長長吐出口氣
道:「她為什麼要這樣?」

    孫學圃慘笑道「只因我為她畫過像後,她再也不願攏為別的女人畫像了。」

    沈珊姑乎日雖也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女子,但聽到這女子的確理與狠毒,掌心也不覺沁出
了冷汗,隨購道「魔亥』…─這果然是個魔孫學圃道「我早已說過,她是個魔亥,無論誰占
有她,都只有不幸,姑娘你……你為何要問她?這幅畫又怎會落到你手裡?」

    沈珊姑道:「這幅畫乃是我大師兄左又掙的。」

    楚留香跟睛亮,暗道「我猜的果然不錯,這女子果然和左又鐐有關係。」

    孫學圃道「既是如此,她的來歷,你為何不去問你的師兄」沈瀝姑道「我大師兄已失蹤
了。」

    孫學圃動容道「失蹤…·失蹤以前呢?」

    沈珊姑幽幽道「以前我自然也問過,但他卻是不肯說。」

    孫學圃道:「他既不肯說,你為何定要問?」

    沈珊姑恨聲道「我大師兄終身不娶,就是為了這女子,我大師兄生的幸福,可說都是費
送夜這女子的手裡,為她朝思暮想,神魂顛倒,數十年從未改變但她卻顯然對我大師兄摸不
關心,她給我大師兄的,唯有痛苦而已。」

    孫學圃道:「你要找她,就是為了要替你師兄報仇?」

    沈珊姑咬牙通:「不錯,我恨她……恨她。」

    孫學圃道「你恨她,可是為了你很喜歡你的大師兄?若不是她,也許你早已成了你大師
兄的妻子,是麼?」

    這沒有眼睛的人,竟也能看穿別人的心事。

    沈珊姑像是被針刺了力〉地坐例又站趙輕聲道「攏和她,還有一個別的原因。」

    孫舉圃道「們麼原因?」

    沈掘航道「稅大師兄這次出門的前一天晚上,曾經接一封書信,然廂就坐在這畫像前,
癡額助必了夜。」

    孫算圃道「然質他出門後就沒有回去?」

    沈珊站道「不錯,所以,我想我大師兄的失蹤,必定和她有關係那封估說不定就是她搞
的鬼,穩能找到她,說小定就能找到大師孫學圃默然許久緩緩道「我只知道她的名字叫秋雲
素。」

    「秋雲素」這三個字說出屋裡的沈珊姑還未怎樣,窗外的楚留香這一掠卻當真非同小
可。

    他忽然記得在天鷹子包袱裡所瞧見的那短箋「還君之明珠,謝君之尺索。」

    那短箋下的名字,豈非正是「雲素」。

    這封絕情的短箋,莫非並不是寫給天鷹予的,而是寫給靈理子的,靈蟹予「失蹤」質,
天鷹子就和沈珊妨起了同樣的懷疑,為的也是要找這女子。

    想到這裡,楚留香再不猶疑,飛身掠人了窗戶。

    沈珊妨只覺眼睹花,面前已多了個人。

    她霍地後退,貼伎牆壁,厲聲道:「你是誰?」

    矩留香瞧苔她徽微一笑,通:「姑娘千萬莫要吃驚在下此來,也正和姑娘的目的樣,也
是來尋訪這位狄夫人秋雲素的。」

    他的微笑,的確有─種使人安定的力量,尤其是使女子安定的力量,沈珊始果然和緩下
來,道:「你為何要找她?」

    她瞧了楚留香兩眼後,連身上的最後一分警戒之意都鬆懈了,僅一雙眼睛卻仍是瞪得大
大的。

    楚留香卻也細道她瞪眼睛,只不過是要在他面前顯示她眼睛的美顧而已,並沒省們麼凶
狠的意思。

    所以他哺裡也儘管支晤道「只因在下和秋雲素也……」說到這裡他已瞧清桌上購四。

    他語聲驟頓,整個人也全都呆儀。

    這畫上的女子,眉目宛然鑰棚如生果然是人問的絕色這畫上的女戶黨和他夜凹門於屋裡
所瞧見的那幅同個人。

    兩門干屋裡四照蕭然只有這幅畫,可見他對這女子必定念念不忘,他至今也是獨身,船
必是為了她。

    而靈鴛戶竟為她出了家。

    到目前為止,楚留香已知道至少有三個男子為她神魂顛倒,那就是西門干、左又鐐和靈
理子。

    她若是寫封信要這三個人去為她死,這三人想必也是毫不遲疑的去了。

    而此刻這三個人果然都已死了。

    沈珊姑服睛盯楚留香,道「你認得她?」

    楚留香歎了口氣,苦笑道:「我不認得她,幸好不認得她。」

    孫學圃道;「不管你們是誰,你們都是來打聽她的下落的,現在,我已經告訴了你們,
你們也可以走了。」

    沈珊姑道:「她現在在酗裡?」

    孫學困賂然道「囪從那天晚上之質,我就沒有再見到過她……或許我應該說,自從那天
晚上後,我就沒有再聽過她的聲音。」

    沈珊妨跺力道「你只是告訴我她的名字,那又有什麼用」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