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清風明月            

    晚聲中,劍光已如匹練殷刺來,張嘯林背負雙手,竟是動也不動,劍光便在他咽喉前半
寸嘎然頓住。

    劍光已將他眉目都映得慘碧色·他眠結也已被那森寒的劍氣刺激得不住顫動,但他競仍
是神色不變。

    他的神經競像是鐵鑄的。

    點紅又將掌中劍往前推進了半分,劍尖紋風不動,他的手腕,競也像是鐵鑄的鎮定。

    他嘎聲道「你以為我不敢殺你」劍尖距離張嘯林的喉已只有兩分,他競仍然聲色不動,
淡淡笑道「你自然不是不敢,而只是不願而已。」

    一點紅冷笑道「我一心想殺你,怎會不願?」

    張嘯林笑道「你這樣殺了我,可能得到些什麼樂趣?」

    劍尖,突然顫抖起來。

    一點紅碧石般鎮定的手腕,競已動搖了,嘶聲喝道:「你真有如此自信。」

    突然一劍刺了出去。

    張嘯林從典到腳絕沒有一分動彈那鋤利的劍鋒雖只是貼他脖子過去,但這劍也可能會刺
穿他網喉。

    一點紅的臉雖仍如冰一般冷,但肌肉卻已根根在額抖,一張腦終於奇異地扭曲起來,
道:「你」。』你真的不肯與我動手?」

    他語聲競也顫抖起來。

    張嘯稱歎了口氣,道:「實在抱歉得很。」

    一點紅仰天長笑道「好」笑聲淒厲,他競回過長紉,刨向自己咽喉刺去。

    這來,張嘯林倒當真大吃一驚,路子去奪他長劍,一點紅手腕閃動,刨尖始終不離他自
己咽喉方寸之問。

    張嘯林邊展開空手入自刀的武功,力捻奪。

    星光下,只見刨光高動人影起落兩人畢竟已動起手來,但這兩人動手,一個為的競非傷
人而是救人。

    另一個要殺的也非對手,而是自已。

    這樣的動手,例當真最空前絕後絕無儀有。

    剎那間數十招,突聽「鋒」的一聲溯上競晌起了一片琴聲,琴聲鉻掙妙音天下,但其中
卻似含蘊一種說不出的幽根之意,正似國家亡,滿懷悲憤難解又似受欺被侮,怨恨積奮難
消。

    琴聲響起,天地間便似充滿一種蒼涼肅殺之意,天上星月,懼都殿然無光,名湖風物,
也為之失色。

    張嘯林心細開闊,胸懷磊落,聽了還不覺怎樣。

    那一點紅卸是身世淒苦,落插江湖,他心胸本就偏激,中就滿懷抑奮不乎,否則又怎會
以殺人為業,以殺人為樂。

    此刻琴音入耳他只覺鮮血奔騰,竟是不能自己,突然仰天長嘯,反手紉,向張嘯林刺了
出去。

    這一劍迅急狠辣,張嘯林淬然不及思索,出於本能地閃身避過,星光下只見一點紅目光
皆赤,竟似已瘋狂。

    等到一點紅第二劍刺出時,張嘯林已不能不避,方他雖能鎮定,但此刻面對的已是個失
卻理智的人,那情況自然已大不相同。

    琴聲越來越急,點紅臉紉光也越來越急,他整個人竟似已被琴聲攝縱,再也不能自主。

    張嘯林不禁大駭,他倒井非怕一點紅傷了他,而是知道這樣下去,一點紅必將傷了白
己。

    迅急助刨光,巴在張嘯林面前織成了一片光幕,這瘋狂的劍光,已非世上任何人所能遏
止。

    張嘯林突然大聲道「你敢隨我下來麼」語聲中競凌空一個翻身躍入湖水中。

    一點紅毫不遲疑,跟躍下。

    但水中卻已和陸上大不相同,點紅掌中刨刺出,不過空白激超一片水花,已再難傷人。

    張嘯林到了水中,卻如蚊龍回到大海,身子如游魚般閃扭,使已捏餃點紅助腕,點了他
的穴道,將他拋上湖岸笑道「紅兄紅兄你此刻雖吃了些苦頭,但總比發瘋面死好得多。」又
是一個猛轉躍入水中,向琴聲傳來處游去。

    煙水迷濛中,湖上竟泛葉孤舟。

    孤舟上盤膝端坐個身穿月白色僧衣的少年憎人,正在扶琴。星月相映下,只見他日如朗
星,唇紅齒白,面目膠好如少女,面神情之溫文風果之蔚灑,卻又非世上任何女子所能比
擬。

    他全身上下,看來一坐不梁,竟似方自丸天之上垂雲而下,縱令唐僧再世玄獎復生,只
伯也不過如此。

    楚留香踞了兩眼,皺眉苦笑道「原來是他我早該想到的,世卜除了他外還有誰能撫出這
樣的琴韻……他月下扶琴,倒也風雅,卻不知害路了我。」

    他潛至舟旁,才冒出個頭來,道「大師心中,難道有什麼過不去的事麼?」

    嫁鐐一聲,琴音驟頓,那僧人雖也吃了一慷但神態卻仍然不失安譯寒目膀了一服,展顏
笑道「楚兄每次見到貧僧時,難道都要濕琳琳的麼」這少年僧人正是名滿天下的「妙僧」無
花,他那日泛舟海上,正也是被楚留香自水中鑽出嚇了跳。

    張嘯林躍上孤舟,瞪眼道「誰是楚留香?」

    無花微笑道:「普天之下,除了超兄,還有推能在貧僧不知不覺中來到貧僧身旁,普天
之下,除了楚見外,還有誰能炒解音律,揣人心張嘯林哈哈大笑道:「普天之下,除了楚留
香外,還有誰會自水中鑽出來嚇你跳……無花吩無花,你名雖無花,胸中卻有靈花無數。」

    笑聲中他竟然妹了偽裝曲面具,拋人湖中,於是星光之下,便又現出楚留香那張令少女
失服的股。

    無花道「如此精巧的面具,楚兄何苦拋入湖中?」

    楚留香大笑道「這面具已被三個人識破還能要得麼?」

    無據微笑道「接兄易容之術妙絕天下,就算貧僧辦非目己瞧破的,卻不知是什麼人竟能
有如此銳利的目光。」

    楚圖香笑道「無論他們是如何瞧破的,反正我總是已被他們踞破了,個人改扮的容貌若
是被三個人瞧破,他就算長得再醜,也還是恢復原來模樣的好。」

    無花道:「卻小知那兩位是何許人物?」

    越留香通「頭個就是那『殺人不流血,劍下一點紅』。」

    無花微微皺丁皺眉,突然將面前那具七絃琴,祝人水中。

    楚留香奇道「此琴總比我那面具珍貴招多,傷又為何將之拋入湖中?」

    無花道「你在這裡提起那人的名字此琴已沾了血腥氣,再也發不出空靈之音了。

    」將雙手在湖水中洗了洗,取出塊潔白如雪的絲巾,擦乾了水珠。

    楚留香道「你以為這湖水就乾淨麼?說不定裡面有……」無花趕緊打斷了他的話,道,
「人能髒水,水不髒人,奔流來去,其實無塵。」

    楚留香四了口氣,道「你難怪要做和尚,像你這樣的人,若是不出家。在凡俗塵世中只
伯逐一天都活不下去。」

    無花淡淡笑了笑,道;「那第二位呢?」

    楚留香苦笑道:「這第二人雖已認出了我,我卻未認出他,我只知他輕功不見,暗器毒
綜,而旦還學會了忍術。」

    。

    無花徽檄動容道「忍術」楚留香道「你素來淵博,可知道『忍術會流人中土麼?」

    無花尋思半晌,緩緩道:「忍術流,傳自伊賀縱在東藏本島上,也可算足種極神秘的武
功,但以貧僧看來,你的神通不但與忍術異曲同工而且猶有過之。

    楚留香道:「你如此棒我可是要我下次棋時,故意輸你幾盤?」

    無花正色道「東源的武左,本是唐時由我邦傳人的只不過他什稍加變化面已,東施武林
最若盛名的柳生流、一刀流等宗派大多講究以靜制動,質發制人,那豈非正與我邦內家心法
相似,至於他們劍法之辛辣、簡沽,也正與我邦唐時歷盛行的刀法同出一源,大同小焚留香
笑道「你果然淵博,但那忍術…。」

    無花道:「忍術這兩宇,聽來雖玄換,其實也不過是輕功、暗器、迷藥、以及易容術助
混合而已,只是他們天性最善模仿,又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殉道精神,學會了我邦之物,不但
能據為已有,而且競還能將之演染得跡近神話。」

    楚留香道「我只問你,經過他們渣染變化之後,而成為『忍術』的那種武功,是否已流
人中土麼?有沒有人已學會」無花沉吟道「據說二十年前,曾經有一位『伊貿』的忍者渡海
面來,而且還在閩南一帶居住了三年,中土武林中若有人能通忍術,想必就是那三年中從他
那裡學會的,而且想必定然是閩南武林中的人物。」

    楚留香皺眉道「閩南?「。」難道是陳、林兩大武林世家的人?」

    無花皺眉笑道:「如此良夜,你我卻只是談些俗事,也不怕辜負了清風明月?」

    楚留香道「我中是個俗人,尤其是此刻,除了這些俗事外,別的事我全無興趣。

    」他突然站起身子,大笑道:「位若要談彈、下攝,費事完之厲自會尋你而且保證身上
一定是中淨的。」

    笑聲中,一躍而入全未搬起絲毫水花。

    無花笑道:「談撣下棋之約,千萬莫要忘了。」

    越留香的頭在水面上露了露,高聲笑道:「誰若會忘記無花之約,那人必定是個白
癡。」

    無花目送他游魚般的滑去,微微笑道「能與此人相識,無論為友為敵,都可算足件樂
事。」

    楚留香游回岸上抱起一點紅,尋了棟高樹,將他穩穩的架在樹極間然後掠下地,揮手笑
道「咱們就此別過吧,再過半個時辰,你就會醒來,我知道你絕不願意被我瞧見你醒來時的
狼狽樣子。」

    他揚長入城,一路上反覆的思索,只覺此事直到目前為止,還是一團亂麻,模不出什麼
頭緒。

    他決定暫不去再想讓頭腦也好休息些時。

    人的頭腦,是件好奇怪的東西,你久不用它,它會生蛂A但若用得太多它也會變得麻木
的。

    人城厲晨光已露,街上已有了稀落的行人。

    楚留香衣服也於了,三轉二彎,竟又轉到那俠意堂,宋剛屍身已不見沈珊姑與天屋幫榮
子也都走了。

    幾條男衣大漢,正在收拾打掃,瞧見楚留香,紛紛喝道、比荊賭室還未引你晚上再來
吧,急什麼?」

    楚留香笑道:「我是找冷赦魂的。」

    大漢怒道「你算仍麼東西,也敢直呼冷公子爺的名宇。」

    楚留香道「我倒也不是什麼東西,只不過是玲秋魂的兄弟。」

    幾條大漢望了眼,放下掃把水桶,匆匆窮人。

    過了中晌冷秒魂便施施然定了出來,面上雖然一副睡眠不足的模樣,雙目卻仍灼灼有
神,上下瞧了楚留香幾眼,冷冷道:「閣下是淮路某倒記不得有閣下這樣的兄弟。」

    楚留香故意四下望了一眼,壓低語聲,道「在下便是張嘯林,為了避入耳目·故意扮成
這副模樣的。」

    玲秋魂怔了征,突然拉起他的手,大笑道「原來最趙二哥,兄弟當真該死,竟忘了二哥
的容貌了。」

    楚留香膀暗好笑,被他拉人間精緻的臥室,繡被裡露出了一截女子蓬亂的發誓,一根碧
玉級已墜在枕上,冷秋魂竟霍地掀開被子,牌冷道「事已完了,你還不走?」

    那女子嬌啼穿起衣服,跟艙奔了出去。

    玲秋魂這才坐下來,瞧楚留香,道「不想兄台的易容術,倒也精妙的很。」

    楚圈香摸了摸鼻子,笑道「冷兄可瞧得出麼?」

    玲秋魂道「易容之員自然不及以前自然,兄台若是扮得丑些,倒也不易瞧破,這
樣…」.這樣總有些太引人注目了。」

    楚留香暗中幾乎笑破肚子,口中卻歎道:「黑夜中匆匆易容,雖不甚似,也只有將就
了。」

    冷秋魂又瞧了兩服,道「大致倒也不差,只要鼻子低些,服睛小些池就是了。」

    楚留香忍件笑道:「是是,下次必定改過。」

    他眼珠子一轉,又道:「沈珊姑呢」冷秋魂微微笑道「在下不願步兄台助後坐,自然已
放她定了,天屋幫雖然人才調落,總也算得是個成名幫派,我也不願和他們結怨太深。」

    楚留香道「正該如此,卻不知兄台可曾派人打聽過濟南城裡的武人行蹤?」

    冷秋魂道:「我已令人仔細尋找,那「五鬼」並不在城裡,除此之外,雖然有個名頭不
小的人物,但卻已和咱們助事汲什麼關係。」

    楚留香隨曰道:勺形是什麼人?「玲秋魂道:「那人裝柬奇詭,佩劍狹窄,乃是海南劍
派中的人物,看神情還是個高手,想來不是靈蟹於便是天鷹子。」

    楚留香跳了起來,道「是天鷹於,他現在哪裡?」

    玲秋魂奇道「兄白為何如此緊張?:楚留香道「你先莫問,快說他現在何處,再遲怕就
來不及了。』拎秋魂道「他並未在道觀技單。卻落腳在城南的迎賓樓裡,兄台為何急急尋
他?」

    他話未說完,楚留香己大步奔出,賊購道「但願我去得還不遲但願他莫要成為那為書信
而死的第三個人。」

    那迎賓樓規模甚大,旅客不少出家人卻只有天鷹子一個,獨自住在朝陽助個小小跨腕
裡。

    只是此刻人已出去了。

    楚留香打聽清楚·打了兩個轉,就將那防磁似的盯他的店伙擺脫月口店伙只見眼前人突
然不見了,還以為通狐仙爬在地上不住磕頭,楚留香卻已到了那跨院裡,用一根銅絲開了門
上的鎖。

    天鷹派雖不小,行褒卻不多只有個黃色包袱,包袱墾有套換洗的內衫褲,兩雙搭子,還
有卷黃絹經書。

    這卷經書在內衣裡,還用根絲條束縛任,顯然天鷹於將之瞧得甚是珍貴,楚留香暗道:
「那封神秘的書信莫非就藏在這經書裡?」

    此刻楚留香已瞧出那封書信關係必定甚大,說不定就是解被這整個秘密的鑰匙,否則絕
不會有那許多人為信面死。

    殖留香解開絲條,果然有封書信自經書中落下來。

    他狂喜獨出了信,粉紅色的信箋上,寫兩行絹秀的宇跡·看來竟似乎是女子的手筆。

    信上寫曲是:還君之明殊謝君之足素。

    贈君以慧劍,盼君新相思。

    信箋疊痕很深,想是已不知被瞧過多少沈了,但仍保存得平平整整,可見收情人對它的
珍情。

    這封信寫得雖然婉轉,但卻顯然是要收信的人斬斷情絲,莫要思念於她,若是說得乾脆
點,就是魏不喜歡你,你也再莫要對我癡心安想了。

    這封信自然是寫給天德☆的信末的署名,只寫了「靈素」兩個小字,想來便是那女子的
閨名了。

    楚留香暗歎村道「看來這天鷹於出家前竟有段傷心事,說不定他就是為此事出家的,他
至今還將這封絕情的信帶在身旁,倒真是個多情種子。」

    他無意閥窺探了別人的隱私心裡宦覺甚是袍效,他終於未找那封神秘的書信,心裡又不
漿簽是失望。

    包袱又問歸原狀猴咆礁中出曾被人動過。

    楚留香走到街上,賄瞄自問道「天鷹於會到哪裡去呢?他千里通迢而泉,想必也是為了
迫尋他師兄靈駕下落,他既然到了濟南自然少不得要向殊砂門打聽。」

    一念至此,他立刻攔住了大車馳回快意堂。

    冷秋魂竟站在門外,似乎剛送完客。

    瞧見楚留香,笑道「你還是來遲了一步。」

    楚留香急問道「天鷹子方莫非來了」冷激魂笑道,「正是,你去尋他,他卻來尋我,奇
怪的是,海南劍源競也有人失蹤了,更奇怪助是,他不找別人打聽,也偏偏來找我,海甫與
濟南相隔於裡,海甫劍派有人失蹤殊砂門又怎知道他的下落?」

    楚留香道;「你可知道他離開此地,要去哪裡?」

    冷秋魂道「回迎賓樓去,我已和他約定,午後前去回拜。」

    矩留香不等他話說完,己走得沒了影子。

    這次他輕車熟路,筆直聞入那跨院,屋裡窗子已掀起,一個烏留高胃的枯痙道人正經在
窗邊沏茶。

    他心裡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心事,壺裡根中沒有茶倒出來,他競揮然不覺,手裡還提那
茶壺在倒。

    菠留香鬆了口氣,賄陷道:「穩總算是及時趕來的,這一次,無論如何我也不會讓任何
人在我面前將他殺死。」

    言下抱了抱拳,高叫道「屋裡的可是天鷹道長麼」一天鷹子願得出神,竟連這麼大的聲
音都末聽到。

    他大步走到窗前,又道「在下此來,為的只足令師兄…。」

    話未說完,突然發觀壺裡並非沒有茶面是己被他倒於了茶水流了桌於,又流了他身。

    楚留香心念閃動伸手拍他肩頭,哪知他竟直直的刨了下去,例在地上後,還是雙踞彎
曲,保持留坐的姿勢。

    焚留香大駿飛身躍入,天鷹☆』四膠已冰涼呼吸已斷胸前片血演,竟是先被人點了充
道,再一劃穿胸刺死。

    這名滿海南助名劍容,顯然竟在不知不覺間就已被殺,殺他的人將他劍穿胸,竟連他手
裡的茶壺都未震落。

    這又是何等驚人的身子。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