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強人所難            

    冷秋瑰道「張兄還規問她什麼話?」

    他殘酷地笑了笑眼睛斜膘張嘯林,悠悠接道「你現在就算問她以前曾經有多少情人,她
也會五十的告訴你的。」

    張嘯林於「咳」了一聲,走過去俯身瞧沈珊妨,道「你還認得我麼?」

    沈珊姑眼睛無力地張了張,突然格格獎道:「我自然認得你,你是我的情人小最能令我
滿意的一個,但你卻是個暴徒是個畜牲…─」冷秋魂哈哈大笑道「能被這樣的女子罵為畜
牲,張兄你想必真助有些本事,「畜牲」這兩宇在女人境裡,通常都有些另外的意思。」

    張嘯林苦笑摸了摸鼻子,道;「你為何要來刺探我的秘密?」

    沈硼妨道「只因你找冷秋魂鬼鬼祟祟的,不知在商量些什麼秘密」張嘯林道「這與你天
星幫又有何關係?』沈珊姑道:「自然有關係,天星幫這次來到濟南,為的就是來找殊砂幫
的而冷秋魂正是殊砂幫門下掌權最重的一人。」

    冷秋魂的院一笑,插口道:「殊砂門與天星幫素無糾葛,天星幫為何要來尋事?」沈圃
姑道「因天屋幫掌門人『七星奪魂』左又鎊突然失蹤,而他臨行前,曾經說是要來尋殊砂門
的『殺手書生』西門千的。」

    張嘯林目光一閃,道「你可細道他為何要找西門千?」

    沈砌姑道「不知道。」

    張嘯林道「左又皺與西問千平日可有往來:」沈珊姑道「素無往來。」

    張嘯林皺了皺眉道「你可知道西門千此刻也失蹤了?」

    沈硼妨道「不如道。」

    張嘯林雙眉皺得更緊,似在苦苦思索。

    冷秋魂突然厲聲道「昨夜本門發生的慘案,與天星幫可有關係?」

    沈珊姑道「什麼慘案?我不知道。」

    冷秋魂瞧了張嘯林眼。

    張嘯林道「左又鋒出門之前,可是接了一封書信?」

    沈珊姑想了想,道:「不錯。」

    張嘯林眼睛亮,道「你可知道那封書情現在哪裡?」

    沈因妨想一溺,道「掌門人交給三師兄了。」

    張嘯林道「二師兄是誰?」

    沈現妨渭:「天強星』宋剛。」

    張嘯林道「他現在人在哪裡?」

    沈珊始道「他還在徐州籌募付給『中原一點紅』的酬勞,今夜想必就能趕來了。

    」冷秋魂聳然動容,道「中原一點紅?可是那冷血的職業殺手。…·你『天屋幫』為何
要付給他那般巨大的酬勞?」

    沈硼站翻癡一笑,道「因為咱們要他來對付你們殊砂門。你們若是有殺害本幫掌門人防
澇疑,就要他將你們一個個都殺死」冷秋魂蒼白的臉變得更全無血色,一雙纖細助手,不住
神經質地撫摸腰瞬的刀柄,道;「你什付了他多少酬勞?」

    沈珊姑道「一萬兩,每殺一個人,再加一千兩,殺你冷秋魂,卻是五千兩。」

    冷秋魂神經質地大笑起來,道:「很好,我如今才細道我的命原來比別人值錢些…一但
五千兩也不算多,我可以付他一萬…。』兩萬。」

    沈珊姑道:「一點紅信用素來很好,只要先接受了咱們助條件,傷就算再給他十倍的酬
勞,他也是不會答應的。」

    冷秋魂關聲突然停頓·手掌緊攝刀橢,目光移向窗外,像是生伯那神秘可怕的一點紅隨
時會闖進來。

    沈現姑癡笑望問張嘯林,道「你到底叫什麼名字?你原該『天強屋才是,我那二師兄雖
然叫『天強星』,但哪裡有你那麼強壯?」

    張嘯林趕緊伸手在她「睡災」上輕輕點,哺哺道:「女孩子不可多說話,潛是變成長舌
婦,可就嫁不出去了,嫁不出去的女人,我素來石願瞧見,這世上游是沒有嫁不出去助女
人,是非就會少得多了。」

    沈珊始終於沉沉眶。

    冷秋魂眼睛猶在瞪窗戶哺哺道「中原一點紅。──他的劍究竟快到什麼程度他難道真的
有傳說那麼惡毒?他難道真的……」張嘯林箋接口道「冷兄不必多想,反正立刻就要見他
了。」

    冷秋魂霍然站起失聲道「他立刻要來?」

    張嘯林道「想必自是要來的。」

    冷秋魂握刀的手,指節已發自,突然一拍桌予,大聲道,勺伊,來吧就算盜帥楚留香來
了,我也未必見得伯他,武還會怕中原一點紅?」

    張嘯林微笑道「楚留香難道比一點紅還可怕?」

    冷秋魂道「普天下,還有比楚留香更可怕的人麼?」

    張嘯林賄聞道「據我所知,楚留香點咆不可怕,他其實是個很和善的人,世上比他再和
善助人,怕很少有了。」

    玲秋魂哈哈大笑道「可笑……我當真從未聽過比這更好笑的話了,就算楚留香自己聽
到,怕都會笑掉大牙。」

    張嘯林歎了口氣,苦笑道:「人,真是奇怪得很,有時竟寧願去聽信別人的謠忘,而不
相信真話。」

    突然間,大廳屋瓦「格」的響。

    冷秋魂笑聲一下子就頓住,全身上下,立刻再漢有絲毫笑意,就像是被緊弦彈出助彈
丸,哩的躍到窗旁,大聲道「朋友們既然來到俠意堂,就請下來吧」張嘯林技開門,緩緩走
出去,笑道:「各位勞想打架只管找他,若是來賭網子的,在下例對本陷。」

    星光下,只見屋脊上人影幢幢,聚到一齊似是商議了一路,然後五個人相繼躍下,卻還
有入負手站在對面屋搞上,神情似十分悠閒,一雙脖子卻如狼般在黑暗中閃閃發光,張嘯林
瞧得清楚,這人正是點紅「當先躍下的一個人,急服緊裝滿臉縱囂,但身形卻瘦得和那撮鐵
鬃人不相稱五個人裡他輕功顯然向出別人簽多落十地,日光使灼灼的打量張嘯構微抱拳,拎
冷道「閣下莫非就是此間主人?」但見他左掌在前,小指與無名指上,赫然正套三個奇特的
烏金鋼環,張嘯林笑道「閣下莫非便是『天強星』宋二瓢把子?」

    肌輿漢子道「正是。」

    張園林讓開了門,笑道「此間的主人正在裡面相候,請。」

    冷秋魂已又坐到那張寬大的椅子上,雪亮的長刀已拔出抵沈珊妨的脖子,冷冷地瞧宋
剛,悠悠道「宋二先生來得真巧,在下這裡正抓住了個女威,宋二先生如有興趣,不妨和在
下來一齊審問她。」

    宋剛當門面立,一張輪廓朗沉的臉,己漲成紫色,也不知是該種進去·還是不該神進
去。

    冷秋魂哈哈笑道「宋三先生莫非衣服穿得太緊,怎地將臉都鱉紅了,看來下次真該換個
裁縫了,在下倒可為宋二先生介紹個。」

    滅星幫弟於懼已勃然變色,怒喝衝了進來,宋剛突然反手一掌,將最先衝入的一人打得
又跌出門外,自己竟抱拳強笑道:「這…。·達想必是個誤會。」

    玲秋魂揚了楊眉,道「誤會?」

    宋剛道「此刻在冷公予刀下之入,乃是宋某助師妹。」

    玲秋魂道:「呀……在下這倒失札了,令曬妹勞肯早些說出來歷,在下又怎敢無札。」
他話語雖說得客氣,但一柄刀卻還是架在沈珊妨脖子上,全無撤回之意。

    宋剛已掩水位流露出關切焦急之色,強笑邀「兄台若肯將敝口妹賜還,敝幫感激不
盡。」

    冷秧魂大笑道「男亥之間,若是有了不尋常的關係果然是再也掩飾不住的了。」

    宋剛終於忍不住變色道「你說什麼?」

    冷秋魂悠然道「公下是說,閣下為了多情的師妹,竟將師兄忘宋剛一張脆立刻更紅,更
紫,吃吃道「敝師妹……敝師兄……」冷秋魂突然長身而起,厲聲道:「四人不說暗話,我
中妨老實告訴你,左又饋是生是死,何去何從,我殊砂門全不知情,至於你這師妹
麼』·…』你要想將她帶走·也沒這麼容易。」

    宋剛捏緊了拳頭,嘎聲道「你……你要怎樣?」

    冷秋魂道「你若想這女子活走出去就得立哲擔保天屋幫永不再陷入濟南一步,至於屋榴
上那位朋友,自然先得請他一齊回去。」

    話猶未了,突聽風聲驟響,一條人影自左面窗戶飛人,右面窗戶飛出,冷秋魂掌中刀競
被人彈得「盯」曲一晌,險些脫手飛去。

    再看中原點紅,已到了右面屋據上。

    他用不說話,已給了冷秋魂最明白,最簡單的答覆:「我要來就來,要去就去誰也管不
我。」

    冷秋魂臉上變了顏色,立刻笑逼:「只要兄台不再管天星幫助閒事,隨時要來濟南城,
我殊砂門下弟子必定倒履相迎,恭送如儀。」

    這時宋剛卻已再也忍不住喝道:「一點紅,你殺了我門下弟子,我非但毫無怨言,反而
將他們責罵了一頓,我姓宋的就算對我老子,也沒有對恢這麼客氣,但你方明明可以救出三
妹,卻不肯出手,你「。」你「。」你…─「一點紅伶冷道「我素來只知道殺人,不知道救
人的。」

    他目光比刀還冷,宋剛瞧了眼,下匝的話像是已被塞了回去,扼在喉嚨裡,再也說不出
來,過了半晌,方自吃院道:「既是如此,為何不殺了他?」

    一點紅道『「娩殺人從不暗算,你叫他出來,我就為你殺了他。」

    冷秋魂大笑道:「只是在下出去之前,令師妹的頭腦自然已先分了家了。」

    宋剛狠狠『跺腳。嘶聲道:「好,依你,從此天星幫決不再踏入濟南步,」像宋剛這種
人存江湖中地位雖不高,但幫會中人,若想在江湖上混,那是話出如風,永無更改的。

    拎裁魂展顏笑,道「既是如此…。」

    突聽一人笑嘻噶接道:「冷兄莫要忘了,這位始娘,再下也有份的。」

    宋剛霍然轉身,使瞧見笑嘻嘻走進來的張嘯林,他一雙眼睛裡都似乎要噴出來火,怒賜
道:「稱是什麼東西?又要多事。」

    張嘯林笑嘻喀道「我不是東西,是人。」

    宋剛狂吼一拳擊出,指上屋環,寒光聞閃,取人性命,易如反掌,但他一拳擊出後,面
前卻已汲了人影。

    再瞧張嘯林已笑嘻嘻的站在屋榴上,笑道「在下早已說過,打架是絕不奉陪的。

    」宋剛又驚又怒,問一點紅連打了好幾個手式,一點紅卻似全沒有瞧見,宋剛終於忍不
住道:「紅兄,你「。你殺人的時候,難道還未到麼?」

    一點紅贍了張嘯林一眼,緩緩道「世上之人,我皆可殺,但是他.…你另請高明吧」自
屋搞上拋下一包銀子,競頭也不回的去了。

    宋剛張曰結舌,征在那裡,他簡直做夢也想不到殺人如草的「中原一點包產,竟也有不
殺的人。

    張嘯林負手而立,衣抉飄風,悠悠笑道「其實,我的條件,要比冷公子的還耍簡單的
多。」

    宋剛終於又跺了跺腳,道:「你要怎樣?說吧」張切林道:「典耍你將令師兄腦去時交
給你的那封信讓我瞧隱,並不但立刻恭送令師妹出門,還為她雇好轎子,放串鞭炮洗洗霉
氣。」

    宋則不黎怔了怔,道:「你的條件只是想贍瞧那封信?」

    張嘯林道「瞧過之後立刻奉還。」

    究剛默然半陽,緩緩道;「那封信,我雖毀了,但信中內容,我卻已瞪過卻不知那封估
與你又有何關係,你為何定要瞧它?」

    張嘯林喜道「你也不必問我是為了什麼,只問你想不想你那嬌滴滴助師妹重回你的杯
抱。」

    來剛考慮了半晌,又瞧了瞧燈光下那張蒼白面美麗助臉胸中只覺一陳熱血上湧,再邊不
顧切,大聲道「好,我說,其實那封信也並非什麼秘密,只是……」突然狂吼聲,向前坤出
數步,喚地倒了下天星幫弟子驚呼大亂只見他身上看似溪有什麼傷痕,但過了片刻,便有一
絲鮮血自脊椎第七骨節下滲了出來。

    冷秋魂變色道「這已是第二個為那封書信死助人了,張兄,你…。「抬頭瞧,屋循上的
張嘯林巴不如何去了。

    宋剛狂吼閱地,牆角後陰影少便有人彤一閃面授,別人雖未瞻見,但又怎能逃得過張嘯
林助雙利眼。

    他立刻凌空掠出數文,追了過去,誰知那人影竟已在十餘丈好,他輕功之商,天下皆
知,誰知這人輕功竟也不弱。

    兩條人影,一前後,在濟南城乾燥的晚風中凌空飛掠,就像是一報絨上系的兩個風第。

    那人影競始終能與張嘯林保持一段距離。

    片刻間,兩人便已飛掠出城遠處煙水迷濛,已到了大明湖畔這目下的名湖,看來實另有
一種動人心魄的風致。

    這時張嘯林已將追上了那人影──普天之下,無論是誰,輕功終是要比他稍遜一籌的。

    張嘯林笑道「朋友你還是留步吧,我保證絕不傷依毫髮,但是若是想躍下水,就未免要
目討苦吃了。」

    那入夜泉般一笑,道;「楚留香,我終於認出你是誰了。」

    話聲中,突然有般奇異的紫色煙霧爆發而起,吞沒了他的身影也吞沒了張嘯林。

    那煙霧立刻沉重得像是有形之物,張嘯林非但眼睛被迷,身形在煙霧中竟也為之施展不
開。

    等他閉佐呼吸種出煙霧,到湖畔時,那人影已不見了,只有湖水上一條頌溺,正在蠱衷
消撤。

    張嘯林發征地瞧那逐兩消散的鼓髓,哺哺道「這莫非就是控說中東源武士神秘助『忍
術』,我怎麼從未聽說中原武林中已有人學會這種跡近邪術的武功?」

    據放老相傳,那「忍術」乃是一種能使自己的身形在敵人面前突然消失的方法,耍學會
這種神秘的武功,便得斷絕情慾,將自已完全奉獻為「忍術」之祭札,其過程之薊苦卓絕簡
直非人所能忍受,是以就算在東藏武林中,能通忍術的「忍者」,通常也都是被視為鬼魁的
神秘人物。

    張嘯林輕功雖已入化境,雖然幾乎已細道世上所有逃避入耳目的法子,但對這神秘的
「忍術」,所知卻不多。

    他征了中晌不禁苦笑道「這人既擅『忍術』又有那樣的輕功,我楚留香今日,才總算遏
了對手,只可惜到此刻競仍猜不出他究竟是誰?」

    突聽人冷冷道:「楚留香,拔出你腰畔的劍來。」

    語聲嘶啞而奇特,一條用衣人影,自湖畔淡淡的水霧中走了過來,益然正是那「中原一
點紅」。

    張嘯林動容道「你怎地也來了?」

    一點紅道「我路追蹤,直到此刻才又找你,你總不能令我失張嘯林摸了摸鼻子,道:
「你始終在跟我為什麼?」

    一點紅冷玲道「只為了要將我的劍,刺人你的咽喉。」

    張嘯林怔了征,道「你要殺我?」

    一點紅道「或是被你殺死。」

    張嘯林笑通:「你知道我是從來不願殺人的,莫說是你了。」

    一點紅道「你不願殺我,我就殺你。」

    張嘯林道「你方豈非說過,不……」點紅冷冷藏口道:「我只是不膨為別人殺你,我殺
你,只是為魏自己。」

    張嘯林苦笑道「為什麼?」

    點紅道「能與楚留香決生死,乃是我生平─大快事。」

    張嘯林搖了搖頭,背負起雙手笑道「只可惜我卻全無興趣找你動手,實在抱歉得很。」

    一點紅嗆道:「你不動手也得動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