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劍下一點紅            

    張嘯林像是突然自夢中驚酸,哺哺道「有人麼是誰』這女刺容吃了一驚,像是怕掠動窗
外的人。

    她沒有說話,只是回過頭來笑,臉上的黑巾已不見了,月光照她的臉,果然美麗動人。

    張嘯林故意睜開了眼睛,也不說話。

    這女刺客甜甜地笑,甜甜地脆他,只纖纖玉手,競開始去解前胸那長長一排扣子。

    張嘯林道「你。。。你這是……」這女刺客擺了擺手,叫他莫要說話,腰鼓輕輕一扭,
那黑色的緊身衣就像救皮似的脫了下來。

    她緊身衣下,竟是空的,什麼都沒有穿。

    月光,立刻透遍了她像牙般的,赤裸的順體。

    張嘯林似乎連氣都已喘不過來,只覺得個冰冷、光滑、柔軟,面帶彈性的身子,已蛇般
滑進了被窩。

    她身上攢種新鮮的肥皂香氣,檬是剛洗過源。

    肥皂的香氣並不好嗅但奇怪的是,這香氣從她身上發出來時,卻已能夠將人類最深沉的
慾望喚起。

    她滑賦的身子,己蛇一殿纏住了張嘯林。

    張嘯林哺哺道「半夜三更,突然有個絕色少女,脫光了衣服·錢進你的被窩,這種故
事,只伯連最荒屑的文入都寫不出來吧?」

    這少女伏在他耳畔,銀鈴般輕笑耳語道:「一個男人有達樣助艷遇,你還不滿意?」

    張嘯林道;「你莫非是狐仙?是鬼?」

    這少女妮聲道「不錯我正足狐狸要迷死你。」

    張嘯林身子突然科了起來·道:「老實說我…」『我怕得很」這少女輕輕撫摸他,嬌笑
道「莫要伯,狐猩就算練成了植·也是有尾巴的,你摸摸看,我有沒有尾巴?」

    她引導他的乎「。」

    張嘯林說「那─。─那麼你究竟是什麼人?」

    這少女悄聲道「冷公於怕你寂寞,特地叫我來陪的現在,你可以放心了麼?」

    張嘯林哺哺道「冷公子真好…。』你真好,你無論要什麼我都答應你。」

    這少女道「奇怪,冷公於從來都是冷冰冰的,為什麼對你卻偏偏這樣好?難道……他有
什麼事要求你?」

    張嘯林道「嘿……」少女的身子迎合,道「好人,告訴我,你究竟和他說了什麼事」張
嘯林道;「暖。。。」

    少女的腰枝扭動悄聲道「今天晚上,冷公子像是忙得很,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事?…。.掌門戶的那三位長老為什麼一個也不見呢?」

    張嘯林道「咬。。─」少亥要推他·撤嬌道「你不睬我,我也不睬你了。」

    張嘯林哺哺道「但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

    那少女輕笑道;「但現在你總得…─中話未說完,突然覺得全身郝麻了,什麼地方都已
不能動。

    她這才真的吃了驚,失聲道「你…」你這是做什麼?」

    張嘯林突然坐起來,笑嘻嘻地瞧她,道「你先告訴我,你是誰?我再告訴你。」

    那少女道:「我不是告湃過你,是冷公子叫我來的麼?」

    張嘛林笑道:「冷公於派來的人,怎會從屋頂大爬下來?」

    那少女迷人眼睛裡已充滿驚恐,道「傷……你方已瞧見了」張嘯林道「抱叔得很,我不
幸是瞧見了。」

    那少女道「你……你方為何石說?」

    張嘯林笑道「你沒有叫我說蚜?何況我只是不願別人來探我的秘密,但有漂亮的女孩子
要在我面前脫衣服我卻是求之水得的。」

    那少女咬牙道「你……你這惡鬼」張嘯林柔聲道「現在·你總該說了吧?」

    那少女瞪他,眼睛裡像是要冒出火來,嘶聲道:「我恨不得殺了你」張嘯林道「你不
說?」

    那少女牙齒咬得直響,道「你不趕緊殺了我,必定會後侮的。』張嘯林笑道:「好,你
不說,總有人能叫你說的。」

    突然用綿被將她身子裹了起來,大呼道:「捉蚜」…』捉奸細」那少女臉色立刻慘自,
她未想到他竟真的如此狠心。

    這時門外的黑衣大漢已衝了進來,齊聲喝道「奸細在哪裡?」

    張嘯林指床上的少女,道:「在這裡,快送到冷公予那裡去,仔細盤問她的來歷。」

    大漢們又諒又窖,但終究還是將那卷棉被技走。

    那少女身子不能動·破口大罵道你這畜牲,你這狗,你……你不得好死的。」

    張嘯林輕輕強鼻子,瞞哺笑道;「有人將我當做色鬼,我還可忍受,但若有人要將我當
做呆子,我只好給他們個教訓。」

    那柳葉刀,還留在地上。

    張嘯林拿起來,瞧了瞧,皺眉道「這女子竟是天星幫的?天星幫怎會來到這裡?」他思
索半晌,穿起衣衫,將那柄柳葉刀捆在腰帶裡,雙局輕輕一振,就從那屋頂的小洞裡鑽了出
去。

    然後,他伏介屋頂上,瞧了半購,哨陷道「她是從東面來的天屋幫原來落腳在東方。」

    他展動起身形一家家的屋頂,就好像是飄浮的灰雲似的,一片片自他腳下飛過去,晚上
的涼風,吹他的臉。

    種迅速的快感,刺激他他覺得愉快得很。

    屋頂,有各式各樣的,屋頂卜,有各式各樣的生活但又有誰的生活能比地更多聚多姿?
天地間十分膨靜,大多數院子裡都沒省燈光只有偶而傳來一兩聲嬰兒的啼哭聲夫妻的願笑
聲……除了這些令人擒快的聲音外,自然也難免有怨偶的嘩罵聲,貓捉老鼠聲,男子打酣
聲,殷於落在碗中的清脆響聲。

    探夜時,在別人屋頂上乘風而行,這種愉快是沒有任何事所能代替的,這令人有一種優
越的感覺。

    仙喜歡這種感覺。

    突然,他瞧起前面一個院落燈光通明,但燈光照不到的角落裡,卻似乎埋伏刀光人影。

    張嘯林陡地額佐身形,賄哺道「怕就是這裡了。」

    他隱身在屋脊盾,瞧了半晌。

    只見個人自屋裡走出來,吐了口痰道「三姑娘還沒有回來麼?」

    角落陰影中助大漢應聲道「還沒有贖見。」

    那人伸了個鑲顧,道「奇怪,莫非出了什麼事了?」

    屋子裡有人應聲道:「憑三妹的機警,一定出不了事助。」

    張嘯杯突然將那柄柳時刀直擲出去,大喝道「你那三妹已落入本幫手中,你們瞧辦
吧?」

    柳葉刀「奪」的釘在門板上。

    屋予裡突然竄出條人影,就像是一根射出乎的劍似的一身緊身黑衣,掌中一曰刨,青光
瑩瑩。

    張嘯林瞧他的身法,又吃了一慷:「這人的身手竟似還在七星奪魂左又掙之上『天星幫
裡義怎會有這樣助高手?」

    他輕煙般掠了出去,那黑衣人在身質緊緊跟。

    他故意將身形敗緩,回頭一瞧。

    月光下,這黑衣人的張臉競像是死人的股般·但雙小服臘月是尖銳明亮看來比他的劍光
更可怕。

    張嘯林這裡習停了停,黑狀人已種過來劍光飛舞,「闡網喇」,剎那問便已刺出二劍。

    這三劍非但義總義快,所刺的部位,更無一不是張嘯林的要害,他劍法也許還不能算是
登峰造極仍出手的凶狠毒辣,江湖中巳很少有人比得上他眼睛裡也閃動殘酷助,繳獸殷的碧
光彷彿他生中最大的嗜好,就是殺人,他生存的目的,也只是為了殺人。

    他探劍的姿態,也非常奇特,自手肘以上的部位,都像是沒有動,只是以手腕的力量把
劍刺出來。

    在沒有必要的時候,他從不肯多費一分精力。

    張嘯林瞧他這死人船的臉,瞧他這獨有的奇特使紉姿態「險頭一動,突然想起一個人
來。

    黑衣人手腕巧妙地運轉,劍光自他手中刺出來,就像是爆射的火花,沒有人能瞧得出他
的變化。

    他在一瞬問刺出了十三劍,張嘯林已掠過四重屋脊劍光毒蛇般纏他,卻始終沽不他助衣
裳。

    這是比閃電還快的劍勢這也是比閃電還挾的身法。

    第十四劍刺出時,突然在張嘯林咽喉前一尺外頓住,他劍勢刺出雖急,停頓得還是那麼
自然,逐劍都不再有半分顫動,張嘯林身形也突然頓使·兩人面對面,竟似突然在空氣中凝
結。

    黑衣人碧綠的眼睛裡射出了妖異的光,一字宇道「你不是株砂幫門下。」

    他話音也是奇異而獨特的,冷酷、低沉、嘶頤、短促,競不像是自人類的咽喉中發出來
的,聲音雖低頤,卻有種直刺人心的威力,教人永遠也不會將他所說的任何個宇忘記。

    張嘯林笑了笑道:「你怎知道我不是殊砂幫門下?」

    黑衣人道「殊砂幫門下沒有人能躲得過我十三劍。」

    張嘯林笑道「你自然也不是天屋幫門下。」

    黑衣人道「不錯。」

    話聲中停頓的長劍突然直刺出去。

    這劍俠得更是不叮恩議他長劍刺出,世上根本沒有人能在尺的距離內將達劍閃開。

    但張嘯林卻在他劍勢將動未動時,便已掠開三尺,他雖然劍便想刺穿張嘯林的咽喉,張
嘯林卻不動怒反而笑道:「你既非天顯門下,我也非防砂幫,你我兩人,簡直可說素不相
識,你為何還要殺我?」

    他說了還不到三十六個宇,而且說得很快,黑衣人卻已又刺出三十劍,劍勢更狠、更
毒。

    他索來不喜歡說話,只因他通常還未說話時,他攀中的這口劍已作了最簡潔曲回答。

    死這就是他通常給別人助答覆。

    張嘯林微笑道「好迅急的劍法,好毒辣的創法果然不傀人稱,中原第快劍\…。

    好個嫂魂劍無影,中原一點紅。」

    仍沒有答覆,三十六劍之盾,又是三十劍。

    張嘯林仍然沒有還手,仍然帶微笑,道「勞求殺人手,但導一點紅……江湖傳富,都說
只要有人能出高價,就算是你的骨肉朋友,你也要殺的,這話可是真的麼?」

    中原點紅冷冷通「我沒有朋友可殺」這句話說出,第三次的三十六劍已攻出。

    張嘯林微笑歎息道:「我久已聽得有關你的種種傳說,只可惜你不肯說話,否則我真想
找你聊砌,那豈非比掄劍動刀有趣得多。」

    一點紅長例突又頓住,攝人的目光瞬也不瞬地凝住張嘯林,突然筋出白森森助牙齒,一
笑道「疆帥愛銷魂,月夜暗留香」」你是楚留香!」

    這沈張嘯林倒不禁征了怔·失笑道「你說誰是楚留香?」

    點紅道「在我一百四十四招殺手之下競仍不還手,競仍有微笑,這除了『盜帥楚留香外
天下豈有第二個』張嘯林大笑道「你也許說對了,我的確不喜歡武力,流血爭殺,正是人類
所能做出的笨事中最笨的種。」

    一點紅目光閃動道「你從未曾殺人?」

    張嘯林笑道「體不信?」

    一點紅嘎聲道「你從未殺人,又怎知殺人的快樂?」

    張嘯林道「你從未被殺,想來電石會知道被殺助痛苦,一個人若只能將自已的快樂建立
在別人的痛苫上,這種人也未免太無用了」一點紅目中又爆射出火花。

    他還未說話,突聽有人大喝道「一點紅,動手蚜你為何不動原來這時天星幫門下方進
來,四五個人都遠遠站災一旁,只有條錦衣大漢躍上了屋脊,跺腳道「咱們出銀子請你來,
可不是請你來說話的。」

    點紅連瞧都未瞧他一眼,張嘯林卻向他微笑道:「以他這樣的紉法,閣下不知出了多少
銀子才買到他一劍?」

    錦衣大漢冷笑道:「出兩分銀子都已嫌多了,別人都說一點紅如何了得,誰知他竟是個
見了人也不敢出手助懦夫。」

    「儒夫」兩宇才出口,突然劍光一閃,這大漢連叫聲都未發出,便已倒下,咽喉天皮
上,深深沁出了一點鮮紅的血。

    只有一點鮮血。

    星光下,只見他面容已扭曲,滿頭懼是黃豆般大的汗珠,雖然用盡氣力,也再發不出聲
音,只有野獸般喘息。

    一點紅,好厲害的一點紅,競連殺人都不肯多費半分力氣,恰好刺要害,恰好能將人殺
死,那柄劍便再也不肯多刺進去半分。

    一點紅掌中劍緩緩垂下,劍央也只有一點鮮血滴落,他目光凝控因這滴鮮血頭也不抬,
緩緩道「活的人,沒有能駕我懦夫。」

    逐瀝徽弱的喘息聲中,天星幫門薩懼已面無人包。

    張嘯林仰天長歎道「好個,兼人不流血劍下一點紅。」

    他緩緩掏出條雪白的絲巾,覆征那大漢腿上。

    這時天星幫弟子方自紛紛大喝道:「一點紅你「…你乎日也講道義,怎地今日……今
日…。』一點紅玲冷截口道:「我出賣的是刨,不是人誰若對我的人有所侮辱點有死了。」

    天星弟子怒吼道「但咱們雇你來殺人,你為何不敢向他出手?」

    一點紅瞧了張嘯林眼緩緩道「你們求我是為了對付殊砂幫,這人卻非殊矽門下。

    」「嗆」的,劍入鞘,他竟躍下屋脊,揚長面去了。

    天星幫弟子又驚又怒,突又有人賜道:「這人就是昨夜和冷秋魂搗鬼的,三姑娘昨夜去
找的就是他。」

    張嘯林微笑道:「不錯,此刻你們若想將她找回來,不妨去一耀快意堂……」語聲中身
形已掠起,等到天屋弟子撲上來時他早已遠夜十餘文外丁,十五盞精巧的鍋燈,巧妙地疊成
寶塔形,被一個圓筒般的閃亮銅燈罩,於是幻光就聚集成一條強烈的光拄。

    這盞奇特的燈,本懸在那寬大助綠緘賭桌上,面此刻,這張寬大的路桌,竟被冷秋魂用
作型雹。

    他竟將張嘯林用棉被捲來的那少女,緊紹在這刑室上,那強烈的光拄正好照她蒼白面美
麗的胎。

    她雙目平張瞪孔放大,神志已完全崩潰,整個人都在一種癡途虛脫的狀況小,曰小不住
賄哺道:「我姓沈,叫珊姑……,我姓沈叫珊油……我是『大星幫第於」。」我是『天星
幫』弟子…。「玲秋魂就坐夜賭桌前那張寬大助椅予裡,冷摸的頃容,沒有絲毫表情,只有
目中閃動絲殘酷的笑意。

    張嘯林剛走進來,搖頭歎道「這狡猾的雌狠,看來竟已變成了綿羊她巴什麼都肯說了
麼?」

    冷秋魂淡淡道「外貌再堅強的女子其實意志也薄弱得很,一個人若想要女子為他保守秘
密,那人想必是個呆子。」

    張嘯林歎道「這種冒險的容原水是女子適於做的,廚房裡,搖籃旁才是她們該去的地
方,只可惜越是聰明的女了,反順越不懂這道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