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三十萬兩            

    突然,一個衣雖華麗,但卸生得猿頭鼠目的狼瑣漢於,閃綱走了進來,遠遠便打躬陷笑
道「少慶主好。

    拎穩魂沉下了面色,負手敗了過來,皺眉此道:「程三,這地方也是你來的麼?」那程
三彎下腰去,道:「小人怎敢隨意進來,只是「。。」

    他瞇服睛一笑,悄審道「昨天晚上有位豪客,一晚上就在小翠那裡花丁三萬,小人一打
聽他手也在發癢,所以就香少爺帶來了。」

    拎秋魂道:「哦是什麼人?」

    程三道姓張,叫張嘯林。」

    拎秧魂沉略道「張嘯林。」

    冷秋瑰沉嶺道:「張嘯林,這名字陌生的狠。」

    程三道「聽說他平時很少入關,所以「。。」

    玲秋魂沉中道「在這地方賭錢的都是什麼人,你總該鋼道,沒有來歷的人就算想來輸
錢,別人也是不答應的。」

    程三陷笑道,「少爺放心,沒有來歷曲,小人怎敢隨意帶來「…這位張客人,乃是長自
山一帶只大的參藥商,這次到濟南,就是為了花戰吞藥來曲。』玲秋魂笑了笑,道:「原來
是採參容,我先瞧瞞…。「他將門掀起了一線,探頭贍出去。

    只見一個紫面短露,相貌堂皇的大漢,負手站在門外,手裡捏兩個大挾球,不斷地叮
當」作網」他雖然站在那裡不動,但氣源看來果然不小,─屋子人和他比起來,都像是變成
仙兩旁的彤雞。

    玲秋魂霍然掀開門面,人步迎丁出去抱拳笑道「張見遠來,小弟待客中周千萬恕罪。」

    大笑翹起這「張園林」的手,像是一見如故。

    這「張嘯林」果然是擲千金,面不攻色的豪客,桌上正賭牌九,他押了兒把就輸了五力
的。

    少女們都圍了過來爭經替他倒灑,爭要為他看牌張嘯林哈哈大笑,左荊右抱突然自懷中
摸出疊銀票,道「等俺來推幾慶如何?」

    拎秋魂斜服角瞧,只見那厚厚桑銀票最上面的一張,已是「紋銀十萬兩」立刻笑道「張
兄若推莊,小弟等等也來奉陪。」

    此刻推莊助乃是濟南城四十來家聯號米注的東主,他已撈了十幾萬,正想收手,立刻笑
將牌推,道「張兄請小弟抑天問。」

    張嘯林將兩隻鐵球在銀票上一壓,大笑道:小寶貝,好好替俺壓位它們,莫耍跑了一
張。」

    將兩隻袖子往上一卷,露出了雪白的紡綢褂子。

    這一莊果然推得生龍活虎,只殺得人人汗流濱背,那米慶的老闆剛贏來助錢吐出去一大
半,就技他相好去睡了。另兩人聽說是有名的怕老婆雖然還想翻本,也得戀戀不捨地走了。

    過了予夜,屋於裡賭客已只剩下四、五個·張嘯林嘴裡汲他身旁少女通過來的旱煙,手
裡洗牌,眼睛郊向拎秋魂一膘,大笑道「老弟怎地不來送兩文「」拎秋魂徽微笑疽:「小弟
正已想送了。」

    他手裡也摸出疊銀票,一雙服睫·獵犬艇四下轉動,突然將銀累全都押在天,微笑「:
十》,孤注,論拍攝此一。,他注竟下了三十萬,園子裡員都是囊容,也不禁螟都為蠱失
色,竟沒有一個再敢下注的。

    張嘯林大笑道:「好,待俺來和你對賭」殿予扔出,是七點,冷秋魂拿了第副牌,張嘯
林拿的第三副冷秋魂瞧也不瞧,輕輕將牌一翻─一張天,一張人,竟是天槓。

    大家都不禁發出了羨慕的吁聲,少女們更嬌笑拍起手來。

    只見張嘯林抱拳,將兩張牌攏在手裡,一拍推,瞧了服,「吧」的將牌四在桌上☆。

    大家瞧得緊張,都忍不住問道「如何?」

    張嘯林面不改色,數出三十萬,送到冷秋魂面前笑道:「柏橙遇見短命老三,俺輸
了。」

    拎秋魂順珠於轉,笑道「今天各位想來都已過足穗了,他日再來如何?」

    於是大家瞞呀,議論嘴裡安慰張嘯林,肚子裡卻都在幸災樂禍,「我究競輸得比他
少。」

    於是大家都很開心,擁嬌美的少女尋好夢。

    張嘯林長長伸了個餾腰,笑道:「老弟,你真行,看得腔,殺得狠」拎秋魂淡淡一笑,
道「是麼「。」」突然閃電般伸出右手,抽出了張嘯林的腰刀,冰涼的刀鋒,抵佐了他的脖
子,冷冷道:「你究竟是什麼人?於什麼來的?」

    張嘯林神色不動,笑嘻瞎道:「老弟莫非是在開玩笑麼?俺不懂。」

    玲秋魂冷笑道:「你真的不懂?」

    他左棠在桌上一拍,方被張嘯林扣在桌上的兩張牌,便突然眺了起來,翻了個身,落在
桌上。

    只見這兩張脾竟然模一樣,竟是副長三對於。

    冷秋魂目光比刀鋒更銳利,厲聲道:「你明明是贏的,為何要裝作輸了?」

    張嘯林笑道魄眼睛不好,瞧錯了。」

    玲秋魂蠍道「光棍眼裡不揉沙子,朋友你是幹什麼來的,還是老實說吧……你是否存心
要拉攏我?你的用意何在?」

    張嘯林突然失去笑容沉聲道「冷兄果然目光銳利。。「不錯,在下助確是有求而來,但
這件事非但與夜下有利,與貴幫也。。小他神秘地一笑,巧妙地頓佐了語聲。

    冷秋魂眼睛瞬也不解地瞧他,目光漸漸和緩,隨手舞了個刀花,「嗆」的,將刀又插回
圈裡緩緩道「既如此你為何不光明正大地前來求見?」

    張嘯林微笑道「要做不尋常的事,就得走不尋常的路在下若不能令玲兄多少對在下商個
印象,夜下說的話,冷兄會相信麼?」

    玲秋魂淡淡笑道「以三卜萬兩來買個印像你不嫌太貴了?」

    張嘯林抗聲道「此各若是成功三十萬兩只不過是九牛毛而冷秋魂慘白的臉突然發了光但
口中還是拎淡地說道:「違法之事,本幫是從來不做的。」

    張嘯林笑道「在下雖窮,但總算也有了上千萬的身家,違法冒險的事,在下也是萬萬不
肯做的。」

    冷秋魂突又一拍桌子,厲聲道,「此事既不違法,也不冒險,得利又是如此之厚你為何
不去尋別人,卻來尋本幫?」

    張嘯林道「只因此事必須有貴幫的一佼長老出頭,否則咎但因難重重而且簡直可說是無
法成功。」

    冷秋魂道:「你說的是娜位?」

    張嘯林道「殺予書生西門千。」

    路秋魂緩緩轉過身,緩緩定了兩步·緩緩坐下。

    張嘯林道「此事只耍有西門前輩出馬,必定馬到成功是以冷兄務必要請西門前輩出來
見,西門前輩聽了在下的話,也是萬萬不會德絕的。」

    冷狹魂緩緩道「家師素不輕易見客,你對我說也是一樣。』張嘯林笑道「此事灰下必須
直接對西門前輩說。」

    冷秋魂霍然回首怒道:「你莫非是有心戲弄於我?」

    張嘯林縱聲大笑道:「以三十萬兩銀予來開玩笑的人,這世上只伯還沒有吧?」

    伶秋魂又凝目瞧了他半晌,終於沉聲道:「你來的很不巧,家師目前不在濟南城組。」

    張嘯林失笑道「真的?」

    牌秋魂拎冷道;「在下索來不慣說笑。」

    張嘯林征了許久,神色像是說不出地失望仰天長歎道「可惜可指眼看要有三百萬兩到
手,如今卻成了場生。」

    抱拳一揖垂頭喪氣地走了出去。

    冷秋魂一把技佳了他,道「你是說二百萬?」

    張嘯林苦笑道「在下是生意人,若無十倍的利益,怎肯先花三十萬?」

    洛秋魂動容道:「你不能等家師回來?」

    張嘯林歎道「這種事自然等不得的。除非…。「讒秋魂立刻追問道「除非怎樣?」張嘯
林道:「除非西門前輩臨定時曾留下了話,講明是到何處去的,那麼,你我立刻前去尋找,
還來得及。。

    到了這時,讒秋魂也不能不為之動心,跌足道「家師每次出門,本都有留話的,唯有此
次……他老人家接得封情後,第二天清晨就動身了。」

    張嘯林眼睛不覺亮了,道;「蚜信?情在哪裡?」

    冷秋魂拉起了他的手,匆匆道「跟我走。」

    張嘯林道:「硼裡去?」

    冷秋魂道:「立地追魂手楊松,你總該所過這名字」張嘯林道:「那封信莫非就夜楊前
輩的家裡?」

    冷秋魂道:「不錯,我記得家師臨行之前,曾經將這封情又紛入個紙袋裡·交給楊師叔
保管,若能瞧見這封信,想必就可知道家師的去張嘯林道:「但但楊老前華是否肯將那封信
取出來看呢?」

    玲秋魂笑道:「三百萬兩,無論對誰說來,都已不能算是個小數目。」

    他們並沒有乘車穿過兩條街,便到了那宅院。

    一條並不算太短的乾淨而安靜的街道上,只有六個門戶,楊極助宅院,便是左邊第二
棟。

    張嘯林用不仔細去看,便知道這條街住的全都是濟南城裡的富家大戶,甚至連街上百板
與行板之間的隙縫裡,都打掃得干乾淨淨,但一個像楊松這種地位的人,都本該在郊外有棟
獨立的莊院才冷狄魂似乎已瞧出他的心意,禽笑解釋道「家師雖然有些孤僻,但不知為什麼
局陛持耍佳在城貝,惱老人家雖不大喜歡和人說話卻喜歡聽見人聲。」

    張嘯林道「令師……但這裡豈非是楊…。「玲秋魂道「家師和楊師叔素來往在齊肋。」

    黑漆曲大門,竟只是虛掩。

    冷秋魂逕自推門走了進去,院裡很靜,沒有人聲。

    大廳裡,燭蕊早已該剪了,寬大的廳堂昏霸的燈光,便不覺有一對淒涼神秘之感。

    冷秋魂歎道「楊師叔素來睡得早他睡下,家裡的下人們就要偷偷調出去尤其家師不在的
時候,這些人更無法無天。」

    張嘯林笑道:「僕婦丫頭到晚上難道也耍出去」冷秋魂道:「這屋於裡從來沒有傭
人。」

    他們從大廳旁邊繞了過去盾院裡更靜,西邊的廂房裡,競隱隱有幻光透出,冷秋魂道
「奇怪,楊師叔今天難道還沒有睡?」

    他正要穿過那種滿梧桐的院子,突然,滴水落在他肩上他不經意地用手一筋,後窗裡透
出來的燈光,照他的手。

    鮮血·他手上競是鮮血。

    拎秋魂大驚抬頭,梧桐樹上,似乎有人正夜向他招手。

    他飛身掠上去,閃電般扣佐了那手腕但那只起一隻手·汲有別的,只是血琳琳的只手。

    玲秋魂失聲驚呼,道「師核楊師叔『廂房貝面無回應。

    他震開了門,衝進去,楊松薩在床,似乎睡的很熟,身上益錦被,只露出顆灰白頭髮的
頭顱。但屋於裡卻是說乖出的零亂,每樣東西都水在原來的地方床旁邊的三口掠木箱子,也
整個都朗了身。

    冷秋魂情不自禁,一把掀開了棉被。

    血,棉被裡只有個血琳琳的身子,已失去了手足。

    拎秋魂像是已冷得發抖額盧道「五鬼分屍,這難道是五鬼分屍他轉身種出去另只手,後
在屋搞上,還在滴血,楊松慘退分屍,顯然還不出半個時辰。

    張嘯林似乎已嚇果了。

    冷秋魂嘶聲道「殊砂門與五鬼素無仇恨,血煞五鬼為何要下此毒手?」

    張嘯林道「你……你怎鋼道是血煞五鬼下的手?」

    冷秋魂恨聲道;「五鬼分屍,這正是他們的招牌。」

    張嘯林院隨道;「招牌有時也會被別人借用的。」

    玲秋魂卻未聽見他的話,已開始在四處搜索。

    張嘯林隔購道「你還找什麼,那封信,必定不見了。」

    信,果然已不見了。

    冷秋魂臉色更蒼白得可怕,突然衝過來揪佐張嘯林衣襟,厲聲道「你和此事究竟有什麼
關係?」

    張嘯林道「若有關係,我會在這貝?」

    冷秋魂目瞪了他半晌,手掌終於緩緩鬆開,沉聲道:「但你又怎會來得這麼巧?」張嘯
林苦笑道:「只切這幾天我正在倒霉。」

    他目光一轉,又道:「你為何不到令師的屋裡去看看,也許,會有新發現也未可知。」

    玲秋魂想了想,掌燈走到東面的廂房,門上並沒有鎖·這孤僻的姻殊砂門長老佳屋裡竟
是四壁蕭然,簡單得很。

    但壁上有幅畫,畫上既非山水,亦非鳥花卉,卻只是一個女人助半身像畫得眉目宛然,
期鑰狽生,那時畫像極少有中身的,張嘯林不覺多踞兩眼,越瞧越覺得畫上的女予風神之
美,競不是任何言語歷能形容,雖然僅僅故陽的像,竟已有一種令人不可抗拒的越力。

    張嘯林忍不住歎道:「想不到令師母竟是位絕代助美人。」

    冷激魂冷玲道:「家師至今猶是獨身。」

    張嘯林征了征,道「哦……這就難怪他和楊前輩健在起。也就難怪中閻從沒有女傭
人。」

    他嘴裡雖說的是這兩句話,心裡卻在想別的事。「西門千為何至今猶是獨身他為何要將
這亥子的畫像接夜屋裡?這女予究竟是他的什麼人?」

    也許,這不過是幅普通的畫像而已。

    但普通的畫像,又怎會是半身的?現在,張嘯林已回到他客棧的房間裡,窗外,有七八
條束朱紅■帶的黑衣大漢,在往來巡邏。

    這些大漢前吁後擁,一路送他回來,此刻又寸步不離的何在他屋子四周,就像是他的衛
隊似的。

    其實呢,這自然是冷赦魂派來監視他的。

    冷秋魂倒不是對他有什麼懷疑,只不過是不願那「三百萬兩」落窿別人手上而已,這
些,張嘯林自然清楚得很。

    他不禁笑了,笑得很愉快。

    他若是真的想要有什麼舉動,這八條大漢在他眼中看來,和八個木頭人又能差得了多
少?他吹熄了燈,脫光了衣服,筋在床上,盡量放鬆了四肢,乾淨的棉被摩擦他的皮膚,他
覺得舒服的很。

    「關外的大參藥商」,這身份雖然有趣,炮此起他自已真實的身份來,到底還是要差許
多。

    何況,強迫日己假裝另外個人,總不會總一件太愉快的事,尤其是股上那張面具刀少常
會使他的鼻子發癢。

    漸漸,他全身都已處於一種絕對的靜止狀態之中,只是他的腦筋,卻仍沒有停止運轉。

    突然,屋頂上的瓦,輕輕一響。

    一片淡淡的月光,透過了這黑暗的屋於。

    屋瓦,競被人掀開了幾片,但卻沒有發出絲毫聲音,這夜行人竟是個大內行,手腳乾淨
得很。

    接,一條人影就像魚似的滑了進來,手攀屋頂,等了等,聽不見任何響動便圓飄落了下
來。

    張嘯林還是動也不動,瞇眼睛在瞧廣巴今暗暗好笑,這人若是小偷,那麼他們到這裡,
想必是上輩子缺德了。

    月光下,只見這人影黑巾蒙面,穿身緊身黑衣,裹她豐滿而又苗條的身子,竟是個動人
的少女。

    她手裡握柄很輕很短的柳時刀,刀光在月光下不住閃動,她一雙黑自分明助大眼睛,卻
瞬也不瞬地瞧床上的人。

    張嘯林覺得很有趣,簡直有趣極了。

    這動人的少女,竟是個女刺客。

    張購林一生遇見奇怪的事雖有不少,但有如此動人的少女來行刺他,例還是平生第一
道。

    他生怕將這女刺客驚走,鼻息像是睡得更沉。

    但這亥刺客卻似乎並不想殺他。

    她輕手輕腳,翻了湖張嘯林脫在地上的衣服,調出了那囊銀票,卻又塞了回去。

    這女刺客顯然也不是為偷東西來的,她既不想殺他,又不想來偷東西,那麼,她是為何
而來呢?」

    她眼睛東瞧瞧,西瞧瞧,瞧見了那口黑色箱子,她貓般竄過去,一隻手已要去開箱子。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