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天一神水            

    楚留香道「所以他才要這樣做,教別人以為這五人乃自相殘殺而死,而且韶死光丁,這
樣,他們的門人於漿連報仇的對象都沒有還查什麼?」

    李紅袖輕歎道「但他卻末想到,這世上還有個專門喜歡多管閒事的人。」

    楚留香笑道「他怕實在沒有想到。」

    李紅道「但『他究竟是燃?每個人都可能是『他』……現在,所有助線索都沒有了你要
查,豈非真的像是要在海澇針?」

    楚留香道「不錯。」

    身子突然飛起,向海水中躍了下去。

    李紅袖大聲道「彌要於什麼?」

    楚留香笑道「撈針去。」

    只聽「唉通」中,他身子已像魚似的在海中消失了。被夕陽映成金紅的海水甚至沒有濺
起點水花。

    李紅鈾跺腳道「蓉姐,你……你也不管他。」

    蘇蓉蓉幽幽道「這世上,有誰能管得住他?」

    蓉蓉尋了塊很大的帆布,將五具體都蓋伎了。

    宋甜兒這才斂走上來。

    她右手提了盞製作精巧的燈,左手提了籃果子。

    星光漸慚升起,海水亮得像是緞子,她們舒服地坐在輕涼的海風中,心裡可一點也不覺
得舒服。

    有五個陌生人的廠體在旁邊沒有人能感覺舒服的。

    效留香已左了徹久還處海面有點漁火,就栗是海上的星光李紅袖郵吟的笑了一聲道「我
只希望他若要被人當做魚攝去就好萬』。」

    親甜兒晴嘻笑道「如果有人將他當魚捉去,那個人定系你哥李紅被瞪了眠眼睛,道「有
件很奇怪的事,我總是否懂蘇州話明陰最好聽了慈姐卻不行說,廣東話明明膝鳥叫但行人偏
簡要講。」

    宋甜兒扮了個鬼臉,笑道「我知道你晤鍾意聽,所以偏要講,氣死你。』話未說完,整
個人突然跳了起來在中板上又叫又跳一樣東西滑出了她袖子那是條魚。

    李紅徹拍手大笑道「妙極妙極,總算有人替我出氣了。」

    只見焚留香不知何時已笑嘻唱站在那裡,左手抓條魚,右手裡本地有條魚,卻已夜米面
兒的領於裡。

    宋甜兒臉都嚇自了跺腳去擰他。

    焚留香笑道:「剛剛我瞧見了一個你最想見助人你若擰疼了我,裁就不說了。」

    宋甜兒去擰他的手已摸佐了他脖子,道「快說是誰?」

    楚留香貶眼睛,他的眼睛就像是海上的星光。

    他笑道「你最想見的人是誰?當今天下,誰的琴彈得最好誰的畫畫得最好?推的待做得
令人消魂誰的菜燒得妙絕天下?」

    他話未說完,李紅袖已拍手道我知道了,你說的是那『妙僧無花。」

    宋甜兒拉佐楚留香的手,道「你真的瞧見他了他在哪裡?」

    楚留香笑道「他個人坐在條船上,像是在吟經,又像是夜做持,我突然自水中鑽出來
時,他那臉色只可惜你們沒有瞧見。」

    宋鍛田道「你認識他?」

    楚留香道:「我只見過他三次,第一次,我和他喝了三天三夜的灑,第☆二次,我和他
卜了五天五夜的棋第三次,我和他說了七天七夜的佛。」

    他笑接道「說錦我自然說不過他,但噶酒他卻喝不過我。」

    李紅袖忍不住道:「下棋呢?」

    楚貿香歎了口氣·道「我說和丁小這個和尚偏偏不肯。」

    李紅袖格格笑道「除了賜灑打鯉外,你怕什麼都比不過人楚留喬正包逆創邀至少吃飯我
比他吃得多些。」

    李紅袖笑得直個起粳米。

    宋甜兒直拉他衣袖通「你怎麼不請他來坐坐?」

    楚留香道「他本要來的僅我剛對他說這裡有幾個女孩子想見他,他就像是只中箭助兔子
般跑走了。」

    宋甜兒酮起嘴道「但已經系和尚怕女仔做包野?」

    睡留香笑道「就因為是和尚才怕,他若不是和尚,也就不怕了。」

    李紅袖嬌笑道「他若不是和尚我保險他來得比兔子還快。」

    蘇蓉蓉溫柔笑道「我聽說此人乃是佛門中的名士不但詩、詞、畫、書,樣樣妙絕,而且
武功也可算是高手。」

    楚留香道「豈只是高手·簡直可說是少林弟子中的第高才只可措他……他實在太聰明
了·精通的實在太多,名也實在太大·是以少林天溯大師冊立未來助草門時,競選了個什麼
都比不上他的無相。」

    李紅袖道「像他這樣的人,對這種事想來是不會在意的。」

    楚留香柑掌道「不想李紅袖竟是孫無花的釘顏知己。」

    蘇蓉蓉道「他自然不會和這件事有絲毫關係,你還瞧見別的人麼?」

    楚圖香道:「這些體都是從東面飄來的·東面海上的每一條船,我都瞧過了,除了無花
外,只有一條船是武林中人。」

    蘇蓉蓉道「什麼人?」

    楚留香道「那條船上是『寫幫的四大護法,四大長老,以及他們新任的幫主,你可知道
任老幫主去年已死了用任幫主你猜猜是訛?」

    蘇落蓉道「誰?」

    楚留香連道「你再瞧瞧看,他是我的朋友,酒量和我差不多,飯量隨和我差不多,有一
天還為你畫了幅像。」

    蘇蓉蓉笑道「就是他『」蘇蔥蓉婿然道「他居然會做哼幫幫主可見江湖中風氣已改不再
以老成持重為差,也不再講究年齡大小,已開始注重人的才氣,這倒是可喜可賀的事。』李
紅袖道「南宮靈自然也不會和這件事有任何關係,所以……」楚留香苦笑道「所以我也汲法
子了。」

    蘇蓉蓉柔聲道「你設法子最好,我也不想多管這種閒事。」

    楚留香蹬那塊腕布,道「你們想想,這五個人是否有什麼共同之點譬如說…─」李紅袖
道「譬如說,他們都是人。」

    熒留香苦笑道「除了這一點外,再沒有別的了麼?你再願想。

    蘇蓉蓉盈盈站起來,道:你們要想下艙去想,我去為你們泡壺濃茶你們想上夜也沒有關
系,但誰也不准堅在這裡吹風了。」

    船艙建造得精巧而華麗,絕沒有一寸地方浪費,也絕沒有一件東西讓人瞧不顧眼的」走
下樓梯是間精緻的起居室,燈光慢慢照下來這鋤黑的船艙裡慚漸有了光亮。走在前面的楚留
香,突然停住了腳,就好像突然被根釘子釘在地板上再也動不得了。這艙中競有了人,女人
只見她背向門,坐在楚留香乎日最喜歡的椅子上,從後面望過去,只礁見高挽的雲留和一隻
手,那是只絕美的手。

    此刻這手上拿只杯子杯子裡倒的是楚圈香平日喜歡喝助酒─她例是一點也不客氣。

    楚留香、蘇蓉蓉、李紅袖、宋甜兒,四個人都征在地板上,張大了嘴,都說不出話來。

    這女子是何時進來的,他們竟全對;知通。

    也許,她足夜楚留香已下海時進來,調能瞞得過蘇蓉蓉、李紅袖和米甜兒肋哥目,這本
事可也不小。

    只聽一個優美但玲摸的語聲緩緩道貸來的,可是『盜帥』楚留楚留香道「不錯,在下可
是走措門廠?」

    那亥人冷冷道「你汲有走錯這是你的地力。」

    楚留香笑道溉然慫我的地方,姑娘你卻又怎會坐在這裡?」

    那女子道「因為我高興。」

    楚留香大笑道「這理由不錯,實在不錯。

    那亥子道「此外,我還聽說楚留香對女子是從來不會拒絕的。」

    她突然轉過椅嚴,面對楚留香。燈光就照了她的臉。

    若說世上有種亥子的臉能使男人停止呼吸,那麼就是這女子的臉了,若世上有種女子的
服被能使男人的心跳停止,也就是這女子的眼被,現在,這雙眼破正凝注楚留香。她悠悠道
「痕在,這理由夠好了麼?」

    楚留香吶吶道「不錯,這理由突然變得夠好了,太好了。」

    他眼光終於能自這女子臉上移開,才發現她穿的是雪白的輕紗長跑,才發現她腰間感銀
色的絲條。

    那女子緩緩道「現在,你怕已知道我是從什麼地方來的了。」

    楚留香吸道:「我寧可不知道。」

    那女子道「為什麼?」

    楚留香道「世上若有我不願打交道的女孩子,那就是『神水宮』門下。」

    那女子突然站起來,轉了個身,自架上取下了銀壺,又滿滿倒了杯酒,楚留香心痛地歎
了口氣,道:「我很想細道,你到這裡來,除了喝酒外,還有什麼別的事?」

    他面說,一面拉過那張椅子,趕緊坐下來。

    那女子測鄉。盯他的臉,一宇宇道:「傲慢、無札、冷酷。但卻也有麵點能令小始娘迷
的地方「。「你果然和傳說中的樣子分毫楚留香道「多謝……卻不知道江湖傳說中有沒有提
到我另件那女子道「什麼事?」

    蔑留香道「遊行陌生的女子跑進我船艙,坐我的椅子喝我的酒戮常常會將她拋卜海左的
尤其足達女子自以為很美,其實藝口不太美的時候。』他舒服地伸長廠腿·推備欣賞這女子
生氣的模洋。

    這女子臉果然氣白了,手也在抖。

    李紅袖趕緊走過去,自她手見輕輕取道了那金盃,婿然笑道「姑娘若要鋅杯子,我去換
個鐵的來。」

    那女子臉色由青轉白,由白轉紅,突然又展顏面笑,道「很好,你們都很有趣,但現在
說笑的時候已過了。」

    焚留香道「傷難備哭了麼?」

    那女子冷冷道「你若不還我那東西,怕連哭都哭不出來。」

    楚留香道:「還你難道借了你什麼?」

    那女子道:「你沒有借自然沒有借,天下的人都知道,楚留香從來不會向任何人借任何
東西的。」

    她冷笑一聲,道「你是偷。」

    茲留香皺眉道「偷?我偷了你什麼?」

    那女予道「天一神水。」

    楚留香眼睛突然圓了,失聲道「傷說什麼?」

    那女子一宇宇道「天──一─神水。」

    楚留香動容道「你是說,你們富裡的天一神水被人偷去了」那女予道「我千里迢迢,來
到這裡,總不會是騙你玩的吧??楚留香眼睛裡射出暢快的光芒,哺哺道「妙極妙極,一切
事都變得更有趣了,卻幣知你們的『天神水』被人偷廠多少?」

    那女子冷冷道「不多才不過幾滴,但卻已足夠使三十個武林一流高手不明不白地命嗚
呼,假如用法正確的話,三十七個。」

    蘇蓉蓉輕輕拙了口氣道「你認為那是他偷去的?」

    那亥於笑道「除了『盜帥』楚留香,還有誰能自『神水宮』啼偷定一草木?」

    楚留香微笑道「多承誇獎,如此說來,我若說未做此事,你足絕不肯相信的了。

    」那文嚴道「你能使我相信麼?」

    楚留香道「也許───也許能的。」

    他突然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拉任了那女子的手道「至少,你得先讓我帶你去瞧樣東西,我
可以保證這樣東西狠有趣……非常非常有趣。」

    那冷膜而驕傲的少女也不知怎地居然就這樣被垃了出去。

    蘇蓉蓉四道「他著想拉女孩子的手,怕是沒有人能拒絕艙。」

    宋甜兒眨丁眨眼睛道「神水宮門下若都系男人就好了。」

    李紅袖笑道「女人也沒有關係,不過最好醜一點。」

    宋甜兒格格笑道「如能醜得像母夜叉則最為感激。」

    帆布被掀了起來。

    那屍身,在星光下看起來更是猙獰可怖。

    楚留香道「你先看她你總該認識她吧?」

    那女子目光疑注被人砍去肩的少女屍身,就像是瞧塊石頭似的,面上木然全無表情,冷
冷道「這水是神水宮門下弟子。」

    矩留香終於吃了一驚,失聲道「不是?」

    那女子道:我一生中從未見過這種人。」

    楚留香摸鼻予,像是剛被人迎面打了拳,苦笑道「我本來以為神水是被你們自己宮裡的
人偷出來的,我本來以為就是她,但是現那女子玲冷道「現在你還覺得有趣麼」楚留香吶喊
道「這亥子既非神水宵門下,為何要作這樣打扮,這自然水是她自己的意思,而是『他將她
扮成這摸樣,來引起別人的錯覺。」

    那女子道「什麼錯覺?」

    楚留香道「他要別人都以為札水份就是被這女子害死的,那麼,現存她既也死在札木分
手中切事便都可結束,他顯然不想別人冉對這件事繼續追究,這可憐的史丁就做了代罪羔
羊。」

    那女於悠悠道「你這樣,想必定知道他是誰了」楚留香哼了一口氣道「但願我能知
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