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海上浮屍            

    船已下錨·就這樣停泊在水上。

    楚留香小心地將檸檬汁擠在鴿子上洞口吃完了一隻鴿子,喝了半杯酒,海上果然又漂來
了具體。

    這體身穿件來紅色腸短袍,長僅及膝,面容雖經海水久泡·但看來仍是自自淨淨,年紀
也只有四十左右·額下雖留微鬚·眼角卻無皺紋他左掌也是修長白淨,但只右掌卻是粗糙已
極筋骨凸現,幾乎比左掌大了一倍,攤開掌心,競和衣服同樣顏色。

    李紅袖雙明媚的朋波卻瞧直了,吃諒道:「想不到這人竟會是『殺手書生』西門千。」

    楚留香歎道:中咆殺死了左又鎊,自己競也死在別人手上。。

    李紅袖賄哺道「但又是誰殺了他?」

    她說完了話,已瞧見這西了千喉結下的創口,鮮血己被海水沖淨,灰白色的皮肉向兩旁
翻眷。

    李紅袖吁了門氣,道「這是劍傷。」

    矩留香道「囑」李紅袖道「這劍傷才不過寸,天下武林,只有『海南』與澇山』兩大劍
派的弟子月『會使用這麼窄助刨。」

    楚留香道「不錯。」

    李紅袖道「海南與蝸山兩派,距離這裡雖都不遠,但瞪山派的匆法傳道家正宗乎和搏
大,這西門千被人一劍貫穿咽喉,想必是劍法以辛辣詭預見長的誨南劍容門薩所下的毒手」
一」這倒更奇怪了。」

    矩貿香皺眉道「奇怪?」

    李紅袖道「海南劍振與殊砂門非伯無冤無仇而且還頗有淵源,八年前殊砂門被閩南七劍
圍攻時·海南派還曾經不遠千里趕夫相助,仍如今海南劍派的高於卻殺了殊砂門的長老這究
竟是怎麼四事可真教人水筐?」

    菠留香蹦隨道「定又掙無緣無故死在西門干手中西門千又徹裡糊塗死在海南派門下──
這其中究競有刊麼秘密?」

    李紅袖婿然一笑,道「恢可是又想管閒事了?」

    焚留香笑道「你不是正在說我太假了麼?我正好找些事做給你瞧瞧。」

    李紅袖道「僅這件事看來牽連必定甚廣必定十分凶險,而蓉姐這兩天又在病我看咱們還
是別管這件事吧」楚留香微笑道「越是凶險的閒事,管起來才越有趣牽連越廣的秘密所牽連
之物價值也必定極高這種事我能不管麼?」

    李紅袖歎通「我知道你若不將這秘密揭破,是連覺也睡不的·唉你呀,你生下來好像就
是為了管別人閒事的。」

    她忽又展顏一笑,道「幸好這件事正如大海撈針,到現在為止,還一點頭緒都沒有,你
想管這閒事怕也管刁之卜。」

    楚留香微笑道「你等瞧吧頭緒自然會越來越多的。」喝了曰灑,又撕下條雞腿,倚在船
舷上大嚼起來。

    李紅袖苦笑道:「我真佩服你的胃口,現在還能吃得下東西。」她也不知不覺走到船烷
向海天深處凝銻。

    海上果然又漂來具死竟赫然是個黑面就男助絛抱道人,身形魁偉高大。四肢雖早已冷
卻,但手裡仍緊緊握豐截斷劍,劍身獨長,仍在聞光,碧森森的劍光照他顆發胃蓬亂的頭
顱。

    他頭頂竟已劈成兩半。

    就連李紅袖都轉過臉去,不忍再瞧。

    楚留香道「果然是海南派的門下。」

    李紅袖道:「你…」你認得他?」

    楚留香緩緩道「此入伙是海南三劍中的靈籃子,他劍法之狠毒,當今天下武林,只湘極
少中幾個人能比得上。」

    李紅袖歎道「他…紉貫穿了別人的咽喉,不想自己腦袋也被別人砍成兩半。,獨忍不住
還是回頭瞧了服又道「瞧這情況,那人一劍砍下時,他必定已無可閃巡是以只有迎劍姻
架·誰知那人劍非但砍斷丁他長劍,餘力所及,競將他頭也砍成兩半,海南指劍俱是海底寒
鐵精煉而成,這人劍竟能將之碗斷,唉……好鋒利的刨,好沉重的紉。」

    楚留香道「你怎知他對頭也使助是劍?」

    李紅徹道「當今武林的刀法名家,又有誰能將劍法如此辛辣狠毒的靈麓子逼得漣躲閃都
不能躲閃……海南劍派素無硬拆的招式,他不是被逼無奈,又怎會迎劍去招架別人迎頭砍下
的刀。」

    楚留香點頭道「不錯,刀法之變化,的確不如刨法靈巧迅急,使刀的人若想將使劍的人
逼得無可閃避,的確是難而又難。」

    他微微笑,接道「但你莫非飽會忘記一個人麼」李紅袖眼睛亮,笑道:「你說的若是
『無影神刀』扎木合,你就措楚留香道:「為什麼會錯?」

    李紅袖道「扎木合號稱中土刀法第一名家刀法之快,無形無彤,他一刀砍下時,靈鴛子
也許還未瞧清是由何處來的。自然只有迎劍招架,面扎木合使的一柄『大風刀』,乃海內十
三件神兵利器之,也足以砍斷海南指劍。」

    楚留香道「這豈非就是了麼?」

    李紅袖笑道「但你莫要忘了,札木合縱橫戈壁大抄酸已有三十年,號稱紗摸之王,又怎
會遠來這裡?」

    楚留香緩緩笑道「你說不會,我卻說會的。」

    李紅袖眨眼睛,道「你可耍和我睹一賭?」

    藐留香道:「我不和你賭,因為你輸定了。」

    只聽船艙下一個人甜笑道「你們賭吧,誰輸了燃幫我撫半個月的碗。」

    李紅袖笑罵道「小鬼損在偷聽。」

    宋甜兒格格笑道「我雖然不敢看,聽部敢聽的。」

    李紅袖轉向楚留香,道「暇你瞧瞧這小鬼,打得好精明的算盤,天廠的便宜都被她一個
人佔盡了。」

    楚留香侮船舷出神竟像是沒有聽見她的話。

    李紅拋走過去道「你在等什麼等那札木合?」

    楚留香道「也許──。」

    李紅袖笑道「你等不的,這『抄摸之王既不會來,縱然來了,也沒有人能殺得死飽─能
殺得死他的人,也就不會殺他了。

    楚留香道「西門千與左又饞素少來往,為何殺了左又鍺?靈駕於與西門千毫無冤仇為何
要殺死西門干?札木合與靈理於今遠在天邊,一個遠在海角更是毫無關係,又為何要殺死靈
蟹子?」

    他歎了口氣,接道:「可見世上有許多事,是完全說不定的。」

    這時日已偏西自從發現第具體到現在,已過了兩個多時辰,甲板上已髓三具體。

    而第四具體果然又來了。

    別的體在水上都是載沉載浮,這具屍身卻細歐了氣的皮鎊似的,整個人都完全浮在水
上。

    別的體李紅袖至少還敢瞧兩眼,但這個體·李紅袖只瞧了一眼全身都起了鐮栗再也不敢
瞧第二眼了。

    這體本來是胖最撞,楚留香完全瞧不出,只因這體全身都已浮腫,甚至己開始腐爛。

    這體本來是老是少,楚留香也已瞧不出。只因他全身鬃毛頭髮,競赫然已全部脫落。

    他眼珠已漲得暴裂而突出,全身的皮膚,已變成一種令人嘔心的暗赤色,楚留香再也不
敢沾一根手指。

    李紅袖顫聲道好厲害的毒,我去叫蓉姐上來瞧瞧,這究竟是什麼毒?」

    楚留香道「這毒韓較也認不出的。」

    李紅袖道「你又農吹了你武功雖不錯,但若論暗器,就未必比礙上甜兒若論易容術和下
毒的本事,更萬萬比不上蔥蛆。」

    楚留香笑道「但這人中的並不完全是毒。」

    李紅袖吃吃笑道「不是毒藥難道是德麼」魏留香道「也可以算是橢──。糖水。」

    李紅袖征了怔,道倔水?」

    拯留香道「這便是天池『神水宮』自水中提煉出的精英,江湖都稱之為『天神水,而神
水宮』門人且都稱之為重水。」

    李紅袖動容道「這真的就是比世上任何毒藥都毒的『天…神水」殖留香道「自然是真
助,據說這天神水』一滴的份量已比三百捅水都重,常人只要服下一滴,立刻全身暴裂而
死」他歎了口氣接道「而且這『天神水無色無臭試也試不出異狀所以連這『抄摸之王』,都
難免中了暗算。」

    李紅袖道「這☆…這人就是札木台?」

    鼓留香道「昭」李紅袖道「他已變成這個樣子,你怎麼還能認得出他?」

    楚留香道「他身穿的雖是尋常服色,但腳下卻穿雙皮靴,顯見他本是遊牧之民,他身上
皮膚雖細微,但面上卻甚粗糙,顯然是因為他來往沙漠,久經風塵之苦,他腰畔雖有佩刀的
鋼環,但刀和刀鞘卻全都不見了顯然是因為他使的乃是寶刀·所以才被人取夫了。」

    他緩緩接道「有了幾點特徵,自可說明他就是那『抄漠之王,無影神刀』札木合了。」

    李紅拙歎道「我看你可以改行去做巡捕了,那你辦起案子來,想必要比那天下第名捕
『禿鷹』還要厲害得多。」

    焚留香笑又道「還有,他身上接面銀牌,上面刻的是只長翅膀的飛駱駝,我若再瞧不出
他是沙漠之王,就真是呆子了。」

    李紅袖巴豫不住「暖防八一笑道「你真是今天才兒童。」

    但他笑容大刻消失皺眉道「這件事竟將『沙漠之王』與神水宮』門下引動,可見關係必
定乖小,而此刻連沙漠之王都死了,可見楚留香截斷了她的話,笑道「你又想勸我罷手是
麼?」

    李紅袖輕四通「我也不短勸你罷天,只望你能小心些就是楚留香願望天☆朵自雲微笑道
「聞得『神水宮』門下,懼都是人間的絕色,卻不知此起咱們的三位姑娘來又如何」李紅袖
搖頭苫笑道「你難道永遠不能規矩些麼?」

    這次直過了將近一個時辰海上還是沒有動靜。

    李紅袖悠悠道「你怕等中了。」

    楚留香道:「若再沒有人死,那麼,達件事耍落在『神水富』使者身上,這些人若是在
爭奪這件寶藏,那麼,這寶藏便落在神水宮使者手上。」

    李紅袖道「若是有死人呢?」

    楚留香道:「無論還有多少人死只要瞧最後一個人是死在誰手上,就有線索可尋。」

    李紅袖道「這些高於難道真會為了爭奪寶藏而死」楚留香笑道「人為財死,這些人總也
是人蚜」李紅袖極目遠眺,緩緩道「能引動這許多絕代高手貪心的寶藏,想必一定驚人得
很。」

    這件事的確越來越有趣了,她眼睛裡也在閃光。

    艙下的宋甜幾又叫道:「你兩個知晤細蓉姐有個表妨入佐『神水宮』?」

    楚留香道「哦薄蓉竟有個表姑是神水宮』門下麼?這兩天,她身子不知道是否已好些?
不知道是否還在流鼻涕?」

    李紅袖笑道:「你可是要她上來」:楚留香道算了傷風的人,還是多躺躺的好。」

    只聽人聶聲道「沒關係我的炳反正巳快好了,只要聽見你說這旬話我」。。」

    又聽得米甜兒大聲道「蓉姐不要上他的當,他知道你來了所以才戰意說些關心你的話讓
你贓。」

    那溫柔的語聲笑道「就算是故意說的只要他說出來,我就很開心了。」

    個瘍究的人影,隨語聲飄飄走了上來。

    她穿件柔軟而寵大的長袍,長長地拖在甲板上蓋任了她的腳,滿天夕陽映她鬆鬆的發
警,清澈的服彼也映她那溫柔的笑容,她看來就像是天上的仙子,久已不食人間煙火。

    李紅袖跺腳道:「籬姐風這麼大,你何必上來?小心又病例征床上爬不起來,又害得我
們這位多情的公子拿我們出氣。」

    蘇蓉蓉婿然道「上面這麼熱鬧我還能在艙裡耽得住麼,何況,我也想瞧瞧,是不是真的
會有『神水宮』使者到這裡來?」

    她手裡拿件厚緘的衣服,輕輕被在楚留香身上,柔聲道:「晚上冷,小心涼。」

    楚留香含笑歎道「你總是只知關心別人,卻不知道自己……你看有分關心自己,又怎會
病因?」

    李紅袖撇了撇聰,道「是呀像我們這些不生病的人,都是從來不關心他的。」

    蘇蓉蓉拍了拍她的脆,笑道「這麼多心人容易老的。」

    李紅袖一把炮位了姻,格格笑道;「我真是個又會多心,又會屹醋的小壞蛋,蓉姐為什
麼坯要對我這麼好?」

    蘇蓉蓉纖細的身子,競被她抱了起來。

    就在這時,第五具體飄來了。

    嚴格說來,這已不能算是「壹」具體──這屍身助左面,撼然競已鼓人選肩帶臀肖口去
半;幸好她的股還是完整的,還可瞻得見她娟秀而美好的面容,這殘忍的殺人者,似乎也不
忍破壞她的美麗。

    她身上穿的是件英順的紗衣腰問系根銀色的絲帶,纖美的腳上,穿雙同樣質料的鑷色鞍
子。

    此刻只剩下半件的紗農已被血染若不是那絲帶,只柏巳為海水沖脫饒是如此,她身子看
來也已幾乎是完全赤棵曲。

    蘇蓉蓉報轉丫頭美艦的眼睛用已滿是淚水。

    李紅袖也閉起丁眼瞪道「蓉姐消!看他是不足神水富門下」蘇蓉蓉潞然點了點頭。

    楚留香歎道「這樣的美人,是誰忍心向她下如此毒手?」

    李紅袖道「下這毒手的人,自己也死了。」

    矩留香道「你是說札本合?」

    李紅袖道「自然是札本合,除了他外,誰有這麼快的刀?」

    楚留香道「昭」李紅袖道「札木合發覺自己中毒死前拼盡餘力·給了姻一刀他自然是滿
懷憤恨,所以這一刀才會這麼毒,這麼重。」

    楚留香悠悠然道「聽來倒不是完全沒有道理。」

    李紅袖歎了口氣道「現在,所有的線索都已斷了,咱們也沒有事了。」

    楚留香道「沒事了麼」李紅袖道「人已全都死光了,還有什麼事?」

    矩留香道「你以為她真是死在扎木合之手」李紅袖眼被一轉,道「難道不是?」

    楚留香笑道「你莫忘了,札木合死後,他的『大風刀』已落在別人的手上,這人拿了
『大風刀』,殺死她,是要別》件事完全結束了。」

    李紅袖失聲道:「蚜不錯。」

    焚留香緩緩道「他既要別人認為此事結束,那麼,此事就必定沒有結束,在我說來,這
件事正還未開始哩」蘇蓉蓉突然道「這件事,他是不願別人腦子助是麼?」

    李紅袖道明口麼他為何不將這些屍身完全毀去,別人若是根本瞧不清這些體又怎能插得
下手?」

    楚留香微微笑,道「這些人全都是江湖中的知名之士·而只甚至可說已有宗中的身份,
他們若是突然饅失蹤了,他們的門人子弟會不去退查明白麼?」

    茹蓉蓉皺了皺眉,道「所以……」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