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沙漠
第三十三章 慶功宴上

    胡鐵花瞧了琵琶公主一眼,忽然向姬冰雁悄聲道:「這小子莫不是為了怕被多情的
公主纏上,竟偷偷溜了麼?」
    姬冰雁皺眉道:「你只當別人也和你一樣麼?」
    胡鐵花道:「哼!我看靠不住,這小子什麼事都做得出,咱們不如先去找他吧!」
    姬冰雁信心也有些動搖了,悄聲道:「咱們分開來溜,在外面碰頭。」
    胡鐵花道:「好,就這麼辦。」
    他忽又想起,那「極樂之星」還在他身上,龜茲王既將此物瞧得那麼珍貴,他怎麼
能將之帶走。
    何況,他還答應了那美麗的王妃,問出這其中秘密哩!是故他立刻將「極樂之星」
掏出來,送了上去,笑道:「在下幸不辱命,已將這寶物拿回來了,請王爺收下?」
    誰知龜茲王竟笑了笑,道:「壯士大功,小王無以為酬,就將這寶石送給你,以為
留念吧!」
    他竟似乎已忘了這「極樂之星」是犧牲了多少人命,花了多少代價才得回來的,竟
隨隨便便就送給了胡鐵花。
    胡鐵花吃驚得幾乎說不出話來,過了半晌,才勉強笑道:「王爺若覺得我多少有些
功勞,遂我幾壺好酒吃也就罷了,這極樂之星我卻是萬萬不敢接受下來的。」
    標茲王道:「為什麼?」
    胡鐵花揉看鼻子笑道:「我這窮小子身上若有了如此珍貴的東西,以後還想睡得看
覺麼?」
    標茲王微笑道:「若在兩三天以前,它的價值實在是誰都無法衡量的,本王也絕不
會將它送給你,但現在,它的價值已忽然降低了,像這樣的寶石,本王庫中還不知有多
少,你只管放心收下就是。」
    這句話說出來,連姬冰雁和琵琶公主都聽得怔住。
    胡鐵花瞪大眼睛,吃吃道:「這寶石豈非關係看一件極大的秘密麼?」
    標茲王笑道:「那只不過是本王故意造出來的謠言而已,讓別人都以為這寶石中有
極大的秘密,本王只有靠它才有復國的希望,當他們注意力全集中在這寶石土時,本王
卻早已在暗中動用了先王遺下來的寶藏,買動了五路大軍,神不知、鬼不覺的完成了復
國大業。」
    他捋鬚大笑道:「這就叫明修棧道,暗渡陳倉的聲東擊西之計。」
    姬冰雁和胡鐵花面面相覷,既是驚奇,又是佩服。
    他們本以為這位既好酒,又好色的王爺,只不過是蜀唐後主一流的風流天子而已,
如今才知道他胸中城府之深,竟不在秦皇漢武之下,他故意醇酒婦人,縱情聲色,自然
也只不過是亂人耳目之計。
    胡鐵花終於歎了口氣,苦笑道:「難怪楚留香一直覺得奇怪,這『極樂之星』既然
關係看龜茲國王位的秘密,為什麼反而會由中原鏢局的鏢客,由關內護送出關呢?他此
刻若是聽到王爺這番話,對王爺想必也佩服得很。」
    琵琶公主卻嘟看嘴,嬌嗔看道:「但爹爹你為什麼要將我也蒙在鼓裡呢?做父親的
難道連女兒也信不過麼?」
    標茲王笑道:「不是信不過你這寶貝女兒,只因我將這秘密瞞得越緊,別人就越是
百般猜疑,只要我一日不將這秘密說出來,我的性命就一日不會有危險,那些一心想探
出這秘密的人,必定會在暗中保護我的。」
    琵琶公主歎道:「看來一個人若是做了國王的女兒,也不是什麼幸運的事,難怪前
朝某公主臨死的時候要掩面大哭,說:「願生生世世勿生帝王家」了。」
    標茲王也不禁歎了口氣,道:「不錯,一個人若是要做好帝王,就末必能做好父親
了。」
    他這句話說的真是至理名言,要知帝王統治萬民,日理萬機,那有餘瑕來盡案母之
心。
    是以三尺草堂,每生孝子。
    帝王家中卻常多不肖子弟。
    姬冰雁忽然冷冷一笑,道:「王爺果然是雄才大略,非人能及,只可憐那幾個糊塗
鏢客,為了區區幾兩銀子就不明不白的枉送了性命。」
    標茲王神情也變得十分凝重,淡淡道:「軍國政治,本就是件可怕的事,一將功成,
尚且枯骨盈山,何況一國之君呢?這本是自古以來,不可避免的悲慘之事,賢如唐宋開
國帝王,也末能免此,先生又何必獨罪本王?」
    姬冰雁默然半晌,垂首道:「在下一時失言,遠望王爺恕罪。」
    胡鐵花伸起脖子,將一大杯酒都灌了下去,仰面大笑道:「所以奉勸各位,還是且
飲杯中酒,莫問身後事,古來帝王多寂寞,又怎及得我這窮小子如此輕鬆自在。」
    忽聽一人笑道:「好一句:「且飲杯中酒,莫問身後秉,但狡兔死,走狗烹,飛鳥
盡,良弓藏,這句話你難道就未聽說過麼?」
    一陣香風飄過,中人欲醉,帳蓬裡已多了個儀態萬方的絕色麗人,在燈光下看來,
宛如仙子自天而降。
    壁壁壁誰也想不到這忽然有如仙靈般在燈光下出現的人,竟是終年纏綿病榻,弱不
禁風的龜茲王妃。
    只見她面上仍蒙看輕紗,美麗的面容看來更有如煙中芍葯,霧裡桃花,美得簡直令
人透不過氣來。
    標茲王又驚又喜,竟似忘了他這多病的嬌妻,怎麼有那麼神奇的身法,趕緊離座而
起,道:「你怎地也來了?」標茲王妃笑道:「我來了,你不高興麼?」
    標茲王道:「但……但你身子單薄,又怎禁得起如此風寒之苦?」
    姬冰雁忽又冷冷道:「莫說這區區寒風冷露,就算是刀風箭雨,王妃也不會放在眼
裡的,是麼?」
    標茲王妃笑道:「不錯。」
    姬冰雁目光閃動,道:「鳥盡杯藏,兔死狗烹,王妃莫非已想將咱們宰了麼?」
    標茲王大笑道:「本王絕無此意,各位也不必多慮。」
    王妃卻冷冷道:「你雖無此意,我卻有這意思了。」
    標茲王怔了怔,道:「你……」
    王妃緩緩揭開了面紗,露出一雙秋水為神的眼睛,瞧看龜茲王道:「你認得我麼?」
    標茲王笑道:「我怎會不認得你?」
    王妃突又伸出了她的纖纖玉手,在臉上一抹,一層薄如蟬翼的淡黃面具,便如蛇皮
般脫了下來。
    燈光下,她的臉已奇妙的變了。
    標茲王本以為他的愛妃已是人間的無雙絕色,誰知此刻出現在他的眼前的這張臉,
卻比他妻子還美麗千萬倍。
    他不禁失聲驚呼道:「你是誰?」
    「王妃」淡淡道:「你已不認得我了,是麼?」
    胡鐵花卻忽然跳了起來,大叫道:「但我卻認得你,你就是……」
    「王妃」的目光已轉到他臉上,一字字道:「你認得我?我是誰?」
    胡鐵花本已發現這女子赫然就是曾經和他一夕纏綿的「新娘子」,他也終於知道自
己以前見看這「王妃」時,為什麼會總是心猿意馬,想入非非,但此刻她這雙美麗的眼
波,竟忽然變得鷹一般銳利,狼一般狠毒,刀一般冷酷,胡鐵花機伶伶打了個寒噤,嘴
裡的話連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王妃」嫣然一笑,道:「我知道你也不認得我的,這世上根本就沒有一個人認得
我,因為只要是認得我的人,就沒法子再活下去。」
    溫暖的帳篷裡,像是忽然捲入了一團寒氣,每個人手腳都已變得冰冷,幾乎冷得要
發抖。
    只因到了這時,每個人都猜出她是誰了。
    「石觀音!你就是石觀音!」
    這句話竟沒有人敢說出口來。
    標茲王倒在椅子上,慘然道:「我也不管你是誰,但我的王妃……你難道竟殺了她
麼?」
    石觀音柔聲道:「你也用不看難受,她雖然死了,但我卻沒有死,難道我還是比不
上她?你難道還不滿意?」
    標茲王失聲道:「你?」
    石觀音笑道:「我既已代替了她,自然就會永遠代替下去。」
    標茲王望看她絕世的風采,又呆住了。
    姬冰雁忽然冷笑道:「不錯,我也知道她一定會永遠代替下去的。」
    標茲王道:「你……你知道?」
    姬冰雁道:「王爺無子,唯有個女兒,王爺和公主若有個什麼三長兩短,國內卻不
可一日無君,自然就會另立新王的,大家為了要爭這王座,也不知費了多少苦心,但是
她不費吹灰之力,就已手到擒來,只可憐洪學漢、安得山那些人,白白做了她的傀儡工
具,死了也是個糊塗鬼。」
    石觀音一直冷冷凝注看他,此刻忽然道:「想不到你竟能猜中我的心事,我倒一直
看輕了你。」
    標茲王嗄聲道:「你要殺我?」
    石觀音微笑道:「帝王自有帝王的死法,我也不能壞了這規矩,只要你將面前的那
杯酒喝下去,此後就沒有任何事情能令你煩惱了。」
    標茲王道:「你……你難道已在酒中下了毒?」
    石觀音淡淡道:「下的雖不多,但已足夠你父女兩人用的了。」
    標茲王望看面前的酒杯,滿頭汗落如雨。
    青鬍子本也在這帳中飲酒的,他一直都沒有說話,只是在等看機會,瞧見石觀音並
沒有留意他,他就悄悄往外溜。
    誰知石觀音竟真的似乎有千手千眼,無論什麼人的一舉一動,都休想逃得過她的眼
睛。
    她頭也不回,冷冷道:「你可是想出去找幫手麼?」
    青鬍子一驚,厲聲道:「不錯,你莫忘了我手下還有八百兄弟,俱是身經百戰,絕
不怕死的好男兒,就憑你一人之力,要想將咱們殺光,怕還不容易,只要咱們有一個人
活看,你的詭計就休想成功,我勸你還是打消這主意吧!」
    石觀音忽然道:「說得好,札木合的舊部,的確都是悍不畏死的好漢,只可惜你們
的慶功宴未免擺得太早了些,你的好兄弟此刻已都醉得人事不知了。」
    青鬍子變色道:「你難道也在他們的酒中下了毒?他們竟會沒有一個人瞧見?」
    石觀音微笑道:「我方在你面前下了毒?你可瞧見了麼?」
    青鬍子狂吼一聲,揮刀直撲上去。
    他武功雖不能和武林中一流高手相比,但「身經百戰」四字卻足可當之無愧,這一
刀砍出,顯然沒有什麼花巧,也沒什麼後看,只是用盡了全身的精神力氣,要將對方的
頭顱砍下來。
    因為他知道自己要和石觀音動手,實在還差得很遠,這一刀若是不能成功,再打下
去也是無用的。
    他已決心將自己的性命孤注一擲,不成功,便成仁。
    這種終年在刀頭舐血的剽悍男兒,無論做什麼,都喜歡落得乾脆痛快,要死就死,
絕不拖泥帶水。
    是以這一刀砍出,招式雖不好看,但自有一種懾人的威力,正是殺氣騰騰,令人心
驚膽戰。
    他掌中刀揚起時,琵琶公主也飛掠而起。
    她一直沒有說話,只因她早已在準備看出手了,此刻身形展動間,掌中已抽出一柄
銀光閃閃的匕首。
    只見銀光飛起,如滿天星雨,一出手就是接連三招,向石觀音背後三處大穴直刺了
過去。
    她的出手剛好和青鬍子相反,輕靈有餘,而實力不足,而且每一招都留看後看,一
擊不中,立可抽招變式。
    嚴格說來,這種招式雖然十分花妙好看,但真和高手對敵時,並沒有什麼太大的用
處。
    鄙是她現在和青鬍子正是敵愾同仇,兩人的武功雖不相同,平時更沒有聯手對敵的
經驗,此刻出手時,卻自有一種默契,是以兩人的招式一剛一柔,竟在不知不覺間配合
得恰到好處。
    但見滿天銀雨間,橫貫看一道青色的光虹,一前一後,向石觀音壓了下去,石觀音
卻只是站在那裡,動也不動。
    巴在這快如電光石火的一剎那間,青鬍子和琵琶公主心裡剛閃過一陣狂喜,就突聽
一聲霹靂般的大喝。
    喝聲中,胡鐵花已衝了過來。
    他整個人就像是一根弩箭,後發而先至,青鬍子出手時,他還沒有什麼動作,青胡
子的刀還末砍下,他卻已到了青鬍子身旁,左手一拳擊出,「砰」的一聲,青鬍子已被
打得飛了出去,右手一曲一折,分光捉影,琵琶公主的手腕已被他捏住,手臂身子都發
了麻。
    標茲王失聲驚叫道:「胡壯士,你怎地也反了?」
    琵琶公主大叫道:「你瘋了麼?」
    胡鐵花也不答話,拖看琵琶公主直退了七八步,才站住腳,再看石觀音還是站在那
裡,面帶微笑。
    琵琶公主另一隻手還能動,反手一個耳光就向胡鐵花摑了過去,誰知她的手剛伸出,
又被扯住。
    青鬍子挨得最重,此刻才緩過氣來,也怒吼道:「你難道不是小王爺的朋友?你為
何要打我?」
    胡鐵花歎了口氣,苦笑道:「我實在沒有打你的意思,更不想打疼你,但方實在是
時機急迫,我已來不及拿穩力量,所以才會一時失手。」
    琵琶公主跺腳道:「但你為什麼要向咱們出手?難道你也是她的同黨?還是你見機
不對,就想迎風轉舵,投到她那一邊去。」
    她的手已不能動,就用腳去踢胡鐵花,一面踢,一面大罵道:「你這畜牲,我想不
到你竟是如此卑鄙無恥的人。」
    石觀音忽然一笑,道:「你救了他們反而挨罵,又何苦多事呢?」
    琵琶公主厲聲道:「他救的是你,不是我,若不是他多事,你現在還有命麼?」
    石觀音道:「你以為就憑你們那兩招就能傷得了我?」
    琵琶公主道:「為什麼傷不了你?」
    她臉上不禁露出了驕傲之色,大聲接看道:「方我們那一招使得可說是絕無破綻,
你全身上下,都已在我們招式籠罩之下,根本連躲都沒法子躲。」
    石觀音歎了口氣,道:「你真是個不知天多高、地多厚的小孩子,為什麼不想想,
你們方那一招若真使得不錯,胡鐵花怎麼在舉手間就將你們制住。」
    琵琶公主怔住了,她實在無話可說。
    石觀音悠然道:「老實告訴你,你們方那一刀若是砍了下來,兩個人就得倒下去一
雙,你們自以為天衣無縫的招式,其實漏洞最少也有七八個。」
    她長袖忽然飛起,如出岫之雲,飛揚活動,在一霎眼間,已變了七八種姿勢,口中
淡淡道:「你看,我現在使的這一招若在方使出來,你們還活得成麼?」
    琵琶公主呆呆的瞧看,只覺石觀音這一招無論從那個方位出手,她都絕對無法招架,
石視音若要取她的性命,實在比探囊取此物還容易,一眼瞧過後,她已是面如死灰,滿
頭冷汗涔涔而落。
    石觀音微笑道:「現在總該知道了吧,真正無懈可擊的招式,你們非但便不出,簡
直可說是連見都沒有見過。」
    她眼睛忽然轉向胡鐵花,臉已沉了下來,冷冷道:「你救了他們,可也自己想來和
我動手麼?」
    胡鐵花木立在那裡,卻好像全末聽到它的話,他實在也被石觀音方使出的那一招嚇
呆了。
    那一招看來就彷彿是一個風華絕代的舞姬,在心情最愉快的時候,隨看最優美的樂
聲翩翩起舞。
    無論是誰,見了如此美妙的舞姿,縱不意亂情迷,心裡也會覺得愉快起來,那麼就
會在你心情最愉快的時候,取了你的性命。
    胡鐵花心念轉動,想來想去,竟都想不出可以破解這一招的武功,石觀音以這一招
向地出手,他怕也得倒下。
    他也用不看再看石觀音是不是還有別的精妙招式,只因高手對敵,只要一招已經足
夠了。
    只見姬冰雁神情雖仍十分鎮定,但汗珠已一粒粒自鼻尖上沁了出來,顯見他也無法
破解石觀音的這一招。
    餅了半晌,胡鐵花終於忍不住道:「你方使用的那是什麼武功?」
    石觀音道:「我告訴你也無妨,那一招叫做『男人見不得』。」
    胡鐵花怔了怔,道:「男人見不得?這算什麼武功?」
    石觀音笑道:「這也算不了是什麼厲害的武功,但無論是誰,只要他是男人,遇看
這一招就得送命,所以男人是萬萬見不得的。」
    胡鐵花皺眉道:「這又是那一門,那一派的武功?」
    石觀音道:「普天之下,又有那一門那一派能創得出這樣的招式來?就拿現在天下
最負盛名的兩大門派來說,少林派的武功太濃太笨,像是一大碗紅燒五花肉,雖然很管
飽,但卻只不過能讓販夫走卒大快朵賾而已,真正懂得滋味的人,是絕不會喜歡如此油
膩之物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