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沙漠
第三十二章 復辟

    胡鐵花接著笑道:「這對一個少女說來,非但是輕視,簡直可以說是種侮辱,於是
那位珍珠姑娘一怒之下,就要給我們這位花花公子一點苦頭吃了,是麼?」
    琵琶公主道:「再加上那位珍珠姑娘生怕從此一別之後,就再也見不著這位花花公
子,但這麼樣一做,就不怕他不乖乖地來找她。」
    胡鐵花拊掌大笑道:「有趣有趣,簡直有趣極了,楚公子,你難道不覺得有趣麼?」
    楚留香板著臉道:「假如你舌頭忽然斷掉,那就更有趣了。」
    姬冰雁卻歎了口氣,道:「小孩子畢竟是小孩子,永遠也長不大的,大人們有什麼
心事,他永遠也不會知道。」
    琵琶公主冷笑道:「你們這些大人先生們有什麼了不得的心事,說出來聽聽呀!」
    楚留香皺眉道:「我們本以為龜茲國的叛變,乃是黑珍珠在暗中主持,所以他才知
道我和一點紅的關係,才會將一點紅找來。」
    姬冰雁道:「如今我們既已知道黑珍珠和這件事一點關係都沒有,邯麼在暗中主持
的人,就必定是石觀音了,但石觀音又怎會……」
    琵琶公主不等也話說完,就搶著道:「這就是你們大人先生們的心事麼?依我看來,
這件事簡直太簡單了,連三歲小孩子都能猜得到。」
    楚留香和姬冰雁都在等著她往下說,她就接著道:「黑珍珠將楚留香的三位……三
位親人請到這裡來,她的屬下只怕已全都知道了,人多口雜,石觀音更是耳目眾多,這
件事自然很快就會傳入她的耳朵裡,所以她就小小使了個手法,讓楚留香以為那三位姑
娘都已在她掌握中,這麼樣一來,我們多情公子還敢輕舉妄動麼?」
    姬冰雁瞧了楚留香一眼,苦笑道:「想不到有許多很複雜的事,被小孩子一說,倒
變得簡單起來了。」
    琵琶公主也不理也,接著又道:「但她還怕楚留香不相信,所以就故意將一點紅找
來,你們這些詭計多端的大人先生們左思右想,認定只有黑珍珠一個人知道楚留香和一
點紅的關係,所以也就認定這件事乃是黑珍珠在暗中主使,那麼蘇姑娘她們自然也就必
定是在也們的掌握中,於是你們就乖乖地人了他們的圈套。」
    她瞧見楚留香和姬冰雁都聽得怔住了,忍不住得意地一笑,道:「你們看,這件事
豈非本來就很簡單麼?只不過你們這些人自己的惱筋太複雜,總喜歡胡思亂想,所以明
明很簡單的事,也被你們想得複雜起來了。」
    楚留香苦笑道:「照你這麼說,必定遠有另外一個人知道我和一點紅的關係了,所
以他才能利用一點紅叫我上鉤,是麼?」
    琵琶公主道:「現在你總算明白了。」
    楚留香皺眉道:「但知道我和一點紅關係的人,除了黑珍珠外,卻已死了呀!」
    琵琶公主冷笑道:「遇見楚香帥,死人說不定也會復活的。」
    她說這句話,本來是故意要氣氣楚留香的,但楚留香聽了,卻像是忽然中了一箭似
的,整個人都跳了起來。
    就在來時,突聽一陣急驟的蹄聲響起,大漠上地質鬆軟,他們聽到蹄聲時,奔馬已
到了近前,戛然而止。
    接著,帳篷便響起了一陣歡呼聲,來的人身份似乎十分重要,是以這些沉靜剽悍的
沙漠健兒也起了騷動。
    胡鐵花眼睛一亮,大喜道:「莫非是黑珍珠回來了?」一句話未說完,楚留香等人
已搶出帳外。
    只見外面果然有三匹馬,鞍轡未解,滿身風沙。
    這三匹馬雖都是千中選一的良駒,但此刻卻已有兩匹累得倒下,嘴裡往外直冒白沫,
幾乎已快被活活累死。
    沙漠健兒,平日將這種好馬看得簡直比性命遠重,但此刻竟沒有一個人過來照顧這
三匹馬。
    大家都圍在東面第一座帳篷外,神情都興奮得很,方才馳馬而來的三個人,顯然已
被他們擁進了帳篷。
    楚留香和胡鐵花剛想趕過去瞧瞧,已有一個人瞧見了他們,趕緊迎了過來,躬身陪
笑道:
    「公子的四位朋友,小人們已都分別安置好了,正都在休息著,因為另外有遠客來
到,所以將軍不能來陪公子飲酒,請公子恕罪。」
    也說的「四個朋友」,就是受了傷的曲無容、一點紅,和柳飛煙師兄弟兩人,至於
「將軍」,自然就是青鬍子了。
    胡鐵花忍不住道:「原來你們有遠客來了,卻不知是什麼人呢?」
    那人陪笑道:「公子只怕不會認得也們的。」
    胡鐵花道:「哦!」
    那人又笑道:「其實,說起來他們並不能算是客人,而是小人們的僱主。」
    胡鐵花道:「僱主。」
    那人歎了口氣,道:「自從老王爺去世後,小人們簡直連生活都成了問題,是以不
得不找些零星的事來做,也好維持這個局面。」
    胡鐵花不禁又動了好奇之心,笑道:「卻不知他們雇各位是做什麼事呢?」
    那人陪笑道:「咱們做的事,就和中原鏢客們做的差不多,這次也是件不足道的小
事,而且前兩天已辦妥了。」
    胡鐵花還想再問下去,楚留香卻已看出這人面有難色,於是他立刻拉過胡鐵花,笑
道:「既是加此,兄台也快去照顧客人吧,咱們自己會照顧自己的。」
    回到帳篷裡,胡鐵花嘴俚還是不停地在喃喃自語,道:「咱們還是他們小王爺的好
朋友,但他們卻將這三個人瞧得比咱們還重要,這三個人究竟是什麼來頭?」
    楚留香笑了笑,道:「別人是什麼來頭,和咱們又有什麼關係?」
    他嘴裡雖這麼說,心裡其實也覺得奇怪得很。
    無論在什麼地方,像外面那麼神駿的馬卻不多,但這三人卻並沒有加以珍惜,竟不
惜將它們活活累死。
    他們是有什麼急事,竟要如此著急趕到這裡?還有,要僱用青鬍子這樣的人,那必
定要有非常的代價,所去做的也必定是非常之事。
    他們去做的是什麼事呢?為何要如此秘密?這些話楚留香雖沒有說出來,但姬冰雁
卻顯然已猜出也心裡在想什麼,兩人對望一眼,姬冰雁忽然道:「我去瞧瞧一點紅去。」
    楚留香沉聲道:「你最好小心些。」
    要去瞧一點紅,又何必小心呢?胡鐵花目光閃動,道:「我也想去瞧瞧他。」
    姬冰雁道:「用不著你費心,你還是在這裡喝酒吧!」
    胡鐵花忽然大笑道:「你們用不著瞞我,我跟你們兩人交了二,三十年的朋友,瞧
見你們這種鬼鬼祟祟的樣子,難道還猜不出你們在打什麼鬼主意?」
    楚留香望了望姬冰雁,苦笑道:「大人們的事都可騙得過小孩子,但若想瞞住他們
出去玩,一定會被他們發覺的,吵得你非將他們也帶出去不可。」
    琵琶公主抿嘴笑道:「想不到你遠沒有做爸爸,就有帶小孩的經驗了。」
    就在這時,突聽又是一陣蹄聲響起。
    這一蹄聲如雷,來的人至少也有五百騎以上,顯然是因為發現前方有人,是以蹄聲
微微一停,但立刻又奔過來,分成左右兩翼,成包抄之勢,想將青鬍子這批人包圍起來。
    姬冰雁沉聲道:「這些人莫非是追那三個人來的?」
    楚留香道:「不錯,他們不惜累死名馬,原來為的是逃避官兵。」
    胡鐵花不等他們說完,早已衝了出去。
    只見青鬍子屬下的戰土們,已經是弓上弦,刀出鞘,戒備森嚴,四方黃塵漫天,蹄
聲已漸漸停止。
    胡鐵花跺腳道:「有打架的事,那青鬍子為什麼不來找咱們?難道看不起咱們麼?」
    姬冰雁冷冷道:「他怎麼知道你如此喜歡管人家的閒事?」
    忽然間,一騎衝來,陣前勒馬大叫道:「貴軍是那一國的戰士?可曾瞧見三匹馬逃
來這裡麼?」
    這面立刻也有一人喝道:「你們又是那一國的?為何在我軍陣前擺下陣式?」
    那人喝道:「我方乃是龜茲國兵馬大總管,敏大將軍髦下,逃的人乃是國王陛下的
欽犯,貴軍如果將他們交出來,必有重賞,若是隱匿不報,少時大軍一到,玉石俱焚,
你們再後悔也來不及了。」
    聽到這裡,琵琶公主已尖聲道:「不好,他們追的莫非是我爹爹麼?」
    她立刻向那帳篷奔了過去,大叫道:「爹爹……父王……是不是你來了?」
    帳篷裡鑽出一個人,果然是龜茲王陛下。
    楚留香等人驟然瞧見也,固然是又驚又喜,龜茲王看到他們,卻更是喜出望外,拊
掌大笑道:「想不到各位都在這裡,太好了,這真是太好了。」
    琵琶公主伏在她爹爹懷中,笑道:「但爹爹又怎會一人到這裡來的?」
    龜茲王笑道:「你我父女不妨慢慢再馭家常,現在……」
    他目光轉向楚留香,道:「小王正要到他們陣前答話不知三位壯士願護送小王一行
麼?」
    楚留香微笑躬身道:「在下等謹候差遣。」
    龜茲王大笑道:「好極了!真是好極了!」
    楚留香見到這昔日只知沉迷在酒色中,看來甚是懦弱無能的龜茲王,此刻竟是精神
抖擻,紅光滿面,就像是忽然變了個人似的,他心裡雖不免有些奇怪,但也知道此時此
刻,不是問話的時候:
    他們三個人,再加上青鬍子,左右護衛著龜茲王,五匹馬緩緩行出,那正在陣前耀
武揚威,不住大呼的武士,立刻吃了一驚,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龜茲王瞪著他,沉聲道:「你還認得本王麼?」
    那武士昔年也是他帳前舊部,如今驟然見到舊主,不免又驚又喜,漲紅了臉,訥訥
道:「王爺棄國已久,小人……」
    龜茲王微笑道:「你們雖棄本王,但本王卻未棄你們。」
    那武士的臉更紅,垂首道:「小人身為軍士,只知服從軍令,如有冒犯之處,也非
小人本意。」
    龜茲王道:「好,我知道你們的為難之處,你也不必說了,去叫敏洪奎和洪學漢來
和我答話吧!」
    那武士道:「是。」
    他一勒繩,縱騎而去,過了半晌,就見幾匹馬飛馳而來,先見面的正是敏將軍、洪
相公、和吳菊軒三人。
    吳菊軒驟然見到楚留香又出現在這裡,神色立刻變了,他再也想不到楚留香是怎會
自石觀音掌握中逃出來的。
    楚留香卻瞧著他微微一笑,兩人心裡顯然都有許多話要說,但在兩軍陣前,卻不是
他們的說話之處。
    龜茲王一張很和善的臉,忽然變得威嚴凝重,沉聲道:「敏洪奎、洪學漢,本王素
來待你兩人不薄,你兩人為什麼要犯上作亂,豈不聞佞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
    敏將軍的黑瞼像是也紅了紅,洪相公卻是神色不動,仰首大笑道:「王位並非天授,
唯有德者居之,我等只不過替天行道而已,你若肯好生隨我等回去,我等念在昔日的情
份,非但絕不傷你性命,而且還必定在王爺面前進言,賜你一席之地,讓你安度餘生。」
    龜茲王怒道:「天無二日,國無二君,除了本王之外,還有誰敢稱王?」
    洪相公笑道:「不錯,天無二日,國無二君,現在新王既已登基,你遠不俯首稱臣,
豈非是不智之舉。」
    龜茲王忽然大笑起來,道:「新王?你可知你們的新王現在那裡?」
    洪相公胰色也變了變,瞬又笑道:「自然是在王宮靜候佳音,等著我們等將你押解
回去。」
    龜茲王大笑道:「你先瞧瞧這是什麼?」
    也自青鬍子手裡接過個檀木匣子,用力拋了過去。
    洪相公接在手裡,打開來一看,臉色立刻慘變,雙手顫抖,再也拿不住那匣子,
「砰」的掉在地上。
    匣子佇立刻骨碌碌滾出了一顆人頭,青鬍子一躍下馬,搶先幾步,用長刀將人頭高
高挑起。
    龜茲王大喝道:「竊國叛賊安得山,已在兩日前伏誅,他的頭顱就在這裡,昔日被
脅從賊者,此刻若是快快投誠,罪減三等,從輕發落。」
    喝聲響過,三軍立刻鼓噪起來。
    吳菊軒忽然大喝道:「這是也危言聳聽,亂軍心,大家切莫中了他的奸計。」
    洪相公眼珠子一轉,立刻也大叫道:「不錯,也眾叛親離,逃命尚且不及,那有餘
力行此等大事。」
    龜茲王大笑道:「你們以為本王真的只顯逃命麼?告訴你,本王早已在暗中發動五
路大軍,三日前復國已成。」
    敏將軍道:「五路大軍,放屁,簡直是放屁!」
    青鬍子一躍上馬,站在馬鞍上,揚聲大喝道:「五路大軍,有四路乃是向西域各鄰
國借來的,還有一路,就是我青鬍子的兄弟,各位難道還不信?」
    這青鬍子在大漠想來必定名頭頗響,敏將軍的部下,也有不少人曉得他,也已有不
少人已看出那顆頭並不假。」
    因此人聲騷動,軍心更亂。
    敏將軍厲聲道:「鐵甲軍何在?快將這昏王拿下來?」
    他軍令雖嚴,怎耐此刻竟沒有人再聽也的了,只有也幾個貼身死士,揚刀大叫,縱
騎而出。
    胡鐵花大笑道:「看來是我們的買賣到了。」
    大笑聲中,他已拍馬迎上。
    雙臂一張,已有兩個人被他夾在協下,另兩騎一驚,已被他以協下的人頭撞下馬去。
    青鬍子也已揚刀而出。」
    他左手提著叛王的頭顱,右手刀光如雷電,兩騎前縱抗拒,他長刀一展,已有兩顆
頭顱滾落在地上。
    敏將軍還在大呼發令,洪相公見機不妙,已想溜了。
    忽聽一人冷冷道:「閣下想到那裡去?」
    洪相公大驚回頭,姬冰雁不知何時,已到了他的馬前,正在冷冷的瞧著他,洪相公
嘶聲道:
    「壯士先放我走,必以萬金相酬。」
    姬冰雁冷冷道:「我的錢財已太多,正不知該如何才花得了,你再以萬金相酬,豈
非更令我煩惱。」
    洪相公強笑道:「壯士若嫌少,十萬金如何?」
    他嘴裡說著話,忽然抽出一柄鑲金匕首,反手刺出。
    姬冰雁冷笑道:「你動口遠可以,想動手就差得遠了。」
    一句話未說完,已奪過匕首,將洪相公整個人自馬鞍上提了過來,用手一掄,大喝
道:「接住。」
    洪相公的人竟被他拋了出去,早有青鬍子的弟兄將他接住,四馬鑽蹄困了起來,抬
入帳中。
    那邊敏將軍究竟是武人,抽出腰刀,還想拚命,瞧見胡鐵花縱馬而來,大喝著一刀
劈了過去。
    胡鐵花瞧也不瞧他一眼,一伸手就將這柄刀奪了過來,反手一個大耳光,打在敏將
軍臉上。
    敏將軍眼前金星亂冒,已暈了過去。
    龜茲王揚臉大叫道:「本王已復大位,棄刀者生,反叛者斬」
    只聽「嘩啦啦」一片響,幾百柄刀都已拋在地上。
    要知敏將軍髦下,也都是身經百戰的勇士,要他們棄刀而降,本不是件容易事,但
這些人都是龜茲王的舊部,雖然叛變,也都是被軍令所迫,如今見到舊王已復位,將軍
已被擒,正是蛇無頭不行,他們又怎會再拚命。
    紛亂終於漸漸過去,胡鐵花忽然大呼道:「老臭蟲呢?怎地不見了」
    一片平靜的沙漠上,忽然捲起了兩股黃麈,兩匹馬一先一後,亡命奔馳,前面逃的
竟是吳菊軒。
    後面追的,自然就是楚留香了。
    原來吳菊軒見機不妙,便想乘亂逃走,怎奈楚留香早已在留意他了,他一舉一動,
都逃不過楚留香的眼睛。
    此刻兩人打馬狂奔,都已盡了全力。
    但楚留香本未準備如此急馳,坐下的馬只是方才別人隨意給他的,並未經過挑選,
吳菊軒的坐騎卻是名種良駒。
    開始時,楚留香仗著優異的騎術,還能追個首尾相連,但到了後來,兩匹馬的距離
卻越來越遠了。
    楚留香忽然長嘯一聲,躍下馬來。
    他竟要以獨步天下的輕功,來和奔馬一較長短。
    只見他身形如流星,吳菊軒的名棲良駒,竟不及楚留香的兩條腿,不出片刻,他已
堪堪追及。
    吳菊軒打馬更急,大呼道:「楚留香,我和你無冤無仇,你何苦逼人太甚?」
    楚留香沒有說話,他知道吳菊軒是要他開口,只因他只要一開口,真氣便難免分散,
身法也就難免要慢下來了。
    吳菊軒耳聽身後衣袂帶風聲,越來越近,他頭上已是汗出如雨,忽也自鞍上一躍而
起,凌空一個翻身,竟掠過楚留香,朝相反的方向逃去。
    他算準楚留香現在正在全力往前衝,必定收勢不及,等到楚留香轉過身再來追時,
他已可逃出很遠了。
    誰知楚留香輕功之高,竟還遠在他想像之外,也未奔出多遠,便又聽得身後裂帛般
的風聲。
    勁風撲面,有如刀刮,兩人俱是迎風而行。
    吳菊軒忽然一甩手,只聽「噗」的一聲,一股紫煙在地上散開,順著風勢,迎面向
楚留香捲了過去。
    現在,胡鐵花已知道楚留香是追吳菊軒去了,也已知道青鬍子的「秘密勾當」就是
為龜茲王除去叛臣。
    他什麼都已知道,只是不知道楚留香為同還未回來?龜茲王已擺下了慶功宴,頻頻
勸酒。
    他見到胡鐵花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就笑道:「你何必為令友擔心,天下又有誰能擋
得他一擊?」
    胡鐵花歎了口氣,道:「在下就是為了這些才奇怪,他無論要去追什麼人,本都該
手到擒來才是,但現在,他卻已去了很久。」
    龜茲王笑道:「本王可以向你保證,也絕不會出什麼事的,你放心喝酒就是。」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