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沙漠
第二十八章 生死之間

    琵琶公主就躺在他身旁,那模樣看來比他更慘,她一身昂貴的衣服幾乎已裂成碎片,
玉腿上沾染了沙麈和鮮血。烈日雖已偏西,但餘威仍在,就曬著他們的臉,不遠處就有
遮蔭的地方,他們卻似已沒有力氣走過去。
    胡鐵花以手擋著眼睛,喃喃道:「我們這一輩子,只怕休想找得到那老臭蟲了。」
    琵琶公主黯然道:「我們本不該走這條路的。」
    胡鐵花眼睛裡忽然射出怒火,大聲道:「不錯,我們本不該走這條路的,但這難道
怪我?你不是說,在沙漠上比我有用得多麼?為什麼也跟我一樣,狗也似的躺在這裡沒
法子。」
    琵琶公主目中流下淚來,嗄聲道:「我實在不該跟你來的,拖累了你,否則你那袋
水若是一個人喝,至少也還可以多支持一陣子。」
    胡鐵花呆了半晌,長長歎了口氣,苦笑道:「我真是個混帳,這種事怎能怪你?我
一個大男人,連一個女孩子都保護不了,居然還有臉在這裡發脾氣。」
    琵琶公主忽然撲到他身上,放聲痛哭道:「這不怪你,怪我……我現在只想死,最
好馬上就死。」
    胡鐵花輕撫著她的頭髮,喃喃道:「咱們就算不想死,只怕也沒法子活下去了。」
    極目望去,黃沙連著天,天連著黃沙,天地間彷彿只剩下這一片令人絕望的死黃色,
再沒有別的。琵琶公主緩緩抬起頭來,嘴角泛出一絲淒涼的微笑,道:「我居然會和你
死在一起,這只怕是誰也想不到的事吧?」
    胡鐵花忽然大笑起來,道:「能和你死在一起,倒是件令人愉快的事,你……你實
在是個非常美麗的女孩子,你……你……」
    他喉嚨裡像是忽又被什麼堵塞住了,嘶啞的笑聲也忽然停頓,只是癡癡地望著她的
眸子,嘶聲道:「但我們死也該死得快樂些,是麼?」
    琵琶公主的身子似乎有些發抖,顫聲道:「你……你可是要我……」
    胡鐵花的目光,已自她眸子移到她的腿上。
    這變腿雖已沾滿沙垢血跡,但仍是修長、美麗、結實、而誘人的,胡鐵花喉結上下
滾動,嘶啞的語聲更嘶啞。目光卻變得熾熱,熱得似乎要燃燒起來,他的手終於顫抖著
移上她的腰枝,一字字道:「我要你……我真的要你,除了你之外,我不如還要什麼?」
    琵琶公主只是不停地顫抖著,蒼白的面靨漸漸發紅,她伸出手,想以衣服來掩住裸
露的瞇。
    但已製成碎片的衣服是什麼也掩不住的,這動作只不過增加了幾分誘惑,非但誘惑
了別人,也誘惑了自己。
    她只覺一顆心已快跳出了腔子。
    人,真是種奇怪的動物。
    人的慾望,往往在最不該來的時候,卻偏偏來了,人的肉體越疲乏時,慾望反而會
來得更突然,更強烈。
    胡鐵花終於緊緊抱住了她——在死亡的陰影下,他的慾望忽然變得火一般燒著他,
再也不能遏制。
    琵琶公主閉起了眼睛,彷彿已準備承受。
    死前的狂歡,豈非正是每個人都曾經幻想過的。
    沙,是那麼柔軟,而且也是熾熱的。
    胡鐵花翻身壓上了她,他們的傷心、悲哀、痛苦和絕望,似乎已都可在這股欲焰中
燃燒而盡。
    但就在這時,胡鐵花忽然負痛大呼一聲,跳了起來,他雙手掩著自己,吃驚地瞪著
琵琶公主,嗄聲道:「你……你為什麼……為什麼這樣?難道你不願意?」
    琵琶公主目中又流下淚來,輕輕道:「我……我是願意的,在臨死之前,我已決定
將什麼都交給你,但我卻不能不告訴你一件事。」
    胡鐵花道:「什麼事?」
    琵琶公主起眼瞼,道:「我的……我的身子已不再完整,已交給別人了。」
    胡鐵花雙拳緊握,嘶聲道:「誰?」
    琵琶公主一字字道:「就是他。」
    她說的「他」是什麼人,胡鐵花還會不知道?胡鐵花就像是被一桶冷水自頭上淋下,
整個人都呆住了。
    琵琶公主慘然道:「我也想要你的,我實在也已沒法子控制自己,只想忘記一切,
死在你懷裡,但……但也不如為了什麼,我竟無法將這件事瞞住你。」
    胡鐵花突然跳起來,大呼道:「不要說了……不要說了……」
    他瘋狂般地著沙子,每一腳,就罵一句:「老臭蟲。」踢得滿天黃沙,幾乎將他自
己都包圍住了。
    琵琶公主幽叫道:「你現在很恨他麼?」
    胡鐵花道:「哼!」
    琵琶公主歎道:「你就算很恨他,我也不怪你,我有時也很恨他……無論任同人和
他在一起,勝利和光榮總是屬於他的,無論任同人的心事,他只要瞧一眼就能猜出,而
他的心事,卻永遠沒有人能知道。」
    胡鐵花的腳忽然停了下來,望著她道:「你認為我們和他在一起,實在太吃虧了,
是不是?」
    琵琶公主道:「嗯!」
    胡鐵花道:「但我們卻都是心甘情願和他在一起的,他並沒有強迫過我們,是不
是?」
    琵琶公主低下了頭,道:「嗯!」胡鐵花竟忽然大笑起來,道:「說來說去,我們
兩個倒實是同病相憐,雖然很恨他,卻又忍不住要喜歡他。」
    琵琶公主歎道:「有時,我也不知道這是為了什麼?」
    胡鐵花微笑道:「因為老臭蟲的確是值得別人喜歡的,是不是?」
    琵琶公主默然半晌,終於也嫣然一笑,道:「你真不愧是他的好朋友……」
    她語聲忽然頓住,瞪大了眼睛,望著胡鐵花,目光中滿是驚駭恐懼之色,雖然張大
了嘴,卻發不出絲毫聲音。
    胡鐵花笑道:「你瞧什麼?我的頭難道忽然變成兩個?」
    他伸手摸了摸自已的頭,語聲也驟然頓住,目光也立刻充滿了驚駭恐懼之色,瞪著
自己的手,說不出話來。
    這隻手竟已被鮮血染紅了。
    他頭上竟已流滿了鮮血。
    胡鐵花的頭並沒有破,血是從那裡來的呢?胡鐵花抬起頭,只見滿天黃沙中,有兩
片黑影,在盤旋飛舞,而且越飛越低,眼看就要落下來。
    一看竟是兩隻鷹。
    血,無疑是鷹身上落下來的,鷹,無疑已受了傷,若非胡鐵花感覺已麻木,他原該
早就已覺察到。
    琵琶公主訝然道:「這鷹是從那裡來的?又怎會受了傷?莫非附近有人來了?」
    說到最後一句話,她的驚訝已變成了歡喜……只要有人來了,他們也就有了活下去
的希望。
    但胡鐵花的面色卻更沉重,也忽然想起,那日自死去了的鏢客們身上,將他們珠寶
攫去的飛鷹。
    沙漠上的鷹,顯然也都是石觀音的奴隸。
    只聽「哧」的一聲,一隻鷹流星般落了下來。
    胡鐵花撿起來一著,鷹腹上灰白的柔毛,已被血染紅,鷹腹也幾乎裂開,受的竟是
劍傷。
    這只鷹顯然是在向人飛撲襲擊時,反被人一劍撩傷。
    胡鐵花皺起了眉,喃喃道:「好快的劍法。」
    琵琶公主目中又出現了希望之色,道:「是不是他?」
    胡鐵花道:「絕不是,若是他出的手,這鷹絕對沒法子還能飛這麼遠,同況,就算
是只扁毛畜牲,也也捨不得殺死。」
    這時另一隻鷹也落了下來,致命的創口也是劍傷。
    胡鐵花又道:「那麼,會不會是你另外那個朋友?」
    胡鐵花搖頭道:「也不是,姬冰雁從來不用劍的。」
    他忽然一笑,喃喃道:「無論如何,這兩隻鷹來的倒很是時候。」
    琵琶公主遠未聽明白他說的是什麼?胡鐵花已將一隻鷹送到她的面前,道:「吃下
去。」
    琵琶公主駭然道:「吃下去?這怎麼吃得下去?」
    胡鐵花瞪著她道:「你假如不想死,就一定要想法子吃下去,能吃多少就多少,盡
量多吃,越多越好,知道麼?」
    美食家都知道,世上所有的肉類中,鷹的肉,怕是最粗糙了,就算煮熟也未必咬得
動,何況是生的。
    琵琶公主用小刀切了一堆,像吃藥似的放進嘴裡,皺著眉咀嚼著,幾次都忍不住要
吐出來。
    胡鐵花道:「你這樣子吃法,永遠也恢復不了力氣的,要像我這樣吃,你看……」
    要將帶血的鷹肉,一整塊割了下來,先吮吸著上面的血汁,再將肉切成細條,放進
口裡嚼幾下,就用力吞下去。
    琵琶公主簡直連看都不敢看,苦著臉道:「我……我不能這樣吃,我吃不下去。」
    胡鐵花笑道:「你只要閉起眼睛,幻想自己吃的是白切羊肉醬加燒餅,你就吃得下
去了。」
    鷹肉雖然粗,鷹血雖然腥,但對一個飢渴垂死的人說來,卻真比什麼十全大補劑都
要有用多了。
    胡鐵花臉色已漸漸恢復了紅暈,琵琶公主也緩過氣來。
    就在這時,忽聽一聲慘叫,自那邊沙丘後傳了過來。
    胡鐵花微微變色,沉聲道:「你在這裡等著,我過去瞧瞧。」
    琵琶公主道:「我也要去。」
    胡鐵花歎了口氣,苦笑道:「好,來吧……看來除了那老臭蟲外,也沒有別人能管
得住你……但你可千萬小心些才好。」
    沙丘後刀光閃閃,劍影縱橫。
    黃沙上染著碧血,已有幾具身倒臥在地上,還有十餘條黑衣大漢,圍著兩個人在浴
血苦鬥。
    大漢們,俱都十分矯健剽悍,刀法也十分沉猛凶狠,尤其可怕的是,每個人面上所
帶的那股殺氣,竟是不將對方碎萬斷絕不罷休。
    但被圍的兩個人,武功卻較他們高出很多,劍光如匹練般縱橫飛舞,竟赫然是海內
名家華山正宗。
    只不過他們的力氣,顯已衰退,對方的人數卻實在太多,這樣多下去,縱不被殺死,
也要被累死。
    琵琶公主和胡鐵花藏在沙丘後,忽然失聲道:「你瞧,那……那不是你們的馬伕
麼?」
    胡鐵花自然也已發現,被圍的兩個中,一個身法較呆滯,出手較遲緩的人,赫然竟
是石駝。
    另一人劍法輕捷而狠辣,卻正是那行蹤詭秘,為了追趕石駝而一去無消息的隱名劍
客王沖。
    黑衣大漢們,無疑就是石觀音的屬下。
    胡鐵花瞧了羊晌,終於沉不住氣了,道:「這一次,你一定要在這裡等著。」
    琵琶公主咬著嘴唇,道:「但若有人逃到我這邊來,我總不能看著不出手吧?」
    胡鐵花笑著點了點頭,忽然狂吼二聲,飛身而出。
    黑衣大漢們苦戰半日,死傷狼藉,直到此刻,才開始佔了上風,眼看就要將這兩個
追尋多日的人,分於刀下。
    誰知就在這時,突聽一聲霹靂般的大喝,一人如飛將軍自天而降,夾起一條大漢的
頭顱,飛起一腳,將另一條大漢,踢出三丈開外,出手一拳,將第三條大漢的滿嘴牙齒
都打了下來。
    再看那一條大漢,一個頭已被他生生夾扁。
    他舉手投足間,已有三個人倒下去,如此神威,當真令人膽寒股慄,大漢們不禁都
被嚇得呆了。
    那邊石駝和王沖,精神卻為之一震,兩柄劍交剪而出,劍光閃動間,也有兩條大漢
伏在劍下。
    胡鐵花大喝道:「胡某也不願多傷無辜,只要放下刀來,絕不傷你們性命。」
    誰知這些大漢們,竟像是瘋了一樣,還是不要命的僕過來。
    王沖掌中長劍展動,口中喝道:「這些人神智已狂,完全不可理喻,只有殺了他們,
別無他法。」
    胡鐵花歎了口氣,只見兩柄刀已潑風般劈了過來,這兩條大漢眼睛都紅了,竟真的
和兩條瘋狗差不多」.胡鐵花上身一偏,已自刀光中穿了過去,左肘向外一撞,右手一
托,右面大漢的掌中刀已到了他手裡。
    只聽「喀嚓」一聲,左邊那條大漢的脅骨已被他全部撞斷,但衝出數步後,竟又狂
吼著回刀來。
    胡鐵花道:「你這是何苦。」
    一句話說完,兩個人都已倒臥在血泊中。
    琵琶公主遠遠瞧著,只見大漢們前仆後繼,明知死也不退縮,竟沒有一個人逃過來
的。
    她也忍不住歎了口氣,喃喃道:「咱們國裡若有這麼多勇士,咱們又同致像今天這
麼慘。」
    自己卻不知這些大漢早已將生命出賣給石觀音,也們看來雖有血有肉,其實已不過
只是群走肉行。
    血戰終於停止,黃沙碧血,身遍地。
    石駝雙手扶劍,不住喘息,面上卻仍是岩石般全無表情,王沖走過去向胡鐵花深深
一禮,長歎道:「大恩不敢言謝,今日若非胡大俠仗義相助,我兄弟真是死無葬身之地
了。」
    胡鐵花瞧了瞧他,又瞧了瞧石駝,愕然道:「你們是兄弟?」
    王沖道:「雖非骨肉,情同手足。」
    胡鐵花訝然道:「如此說來,你們是早已認識的?」
    王沖歎道:「在下浪跡天涯,為的就是要尋找旭,說來……這已快二十年了。」
    胡鐵花目光凝注到他掌中劍上,忽然笑道:「二十年來,江湖中已不復能見到正宗
華山劍法,閣下方纔那一招「驚虹貫日」,當真已可算是武林絕響。」
    王沖神色像是微微變了變,勉強笑道:「胡大俠過獎了。」
    胡鐵花目光灼灼,瞪著他的臉,微笑道:「據在下所知,縱然在昔年華山劍派全盛
時,能將這一招「驚虹貫日」使便得如此精妙,也不過只有寥寥數人而已,而華山高手
劍客中,卻絕沒有「王沖」這個人的,閣下現在總該將真實姓名說出來了吧?」
    王沖訥訥道:「在下只不過是江湖中的一個無名小卒而已,閣下又何必……」
    胡鐵花不讓他再說下去,大笑道:「到了現在,閣下還不肯以真面目示人麼?要知
道一個人的姓名雖能瞞得住人,但劍法卻是瞞不住人的。」
    王沖沈默了很久,終於長長歎了口氣,苦笑道:「在下性命蒙胡大俠所救,實也不
敢再以虛言相欺。」
    他語聲又停頓了片刻,才接著道:「實不相瞞,在下本姓柳,小名煙飛……」
    胡鐵花失聲道:「柳煙飛,莫非就是昔年華山派掌門真人的收山弟子,華山七劍外,
最負盛名的「神龍小劍客」麼?」
    柳煙飛慘笑了笑,唏噓歎道:「歲月催人,昔日的小伙子,如今兩鬢也已斑白了。」
    胡鐵花目光閃動,瞟了石駝一眼,道:「閣下既是柳大俠,他……」
    柳煙飛像是已下了很大的決心,一字字道:「也就是我的大師兄皇甫高。」
    胡鐵花聳然動容,道:「難道竟是「華山七劍」之首,俠義之名,傳遍八州,天下
武林中人莫不敬仰的「仁義劍客」?」
    柳煙飛黯然道:「正是。」
    胡鐵花又瞧了那「石駝」一眼,只見也目光茫然直視著遠方,仍然似乎什麼也沒有
瞧見,什麼也沒有聽見。
    這昔年風采飛揚的名劍客,怎會孌得如此模樣?胡鐵花也不禁為之黯然長歎,忍不
住道:「那石觀音究竟和皇甫高大俠有什麼仇恨?要害得他如此慘?」
    柳煙飛歎道:「此中曲折,說來話長,非但皇甫大哥被她害得身成殘廢,我華山派
數百年的基業,也就是斷送在這……這惡魔手裡的。」
    胡鐵花默然半晌,緩緩道:「現在,你總算已找著他了,你又想怎麼樣呢?」
    柳煙飛垂首道:「我……我……」
    他語聲哽咽,目中似已有熱淚將奪眶而出。
    胡鐵花忽然握住他的手,大聲道:「你難道不想報仇?」
    柳煙飛喃喃道:「報仇……報仇……」
    他重複著這兩個字,也不知說了多少遍,目中終於流下淚來,忽然重重摔脫了胡鐵
花的手,嘶聲道:「你可知道我皇甫大哥為何自甘淪落,與駝馬為伍?」
    胡鐵花歎道:「找也早已看出,他必有難言的隱痛。」
    柳煙飛道:「他隱姓埋名,忍辱負重,為的就是不願復仇。」
    胡鐵花怔了怔,忍不住問道:「為什麼?」
    柳煙飛道:「只因他知道以我們之力要想復仇,實無異以卵擊石,他不願我華山一
脈就此斷送,也不忍令華山弟子全都死盡死絕。」
    琵琶公主已走了過來,此刻忽然道:「華山弟子,現在難道還有活著的麼?」
    柳煙飛淒然道:「所存實也無幾了。」
    琵琶公主冷冷道:「哦!原來還有幾個,我卻以為早已死光了。」
    柳煙飛面上變了顏色,嗄聲道:「你……」
    琵琶公主卻不讓他說話,冷笑著接道:「昔年「華山七劍」縱橫江湖,是何等的威
風,何等的光采,江湖中人提起「華山派」三個字,推敢不退避三分,就連我這化外小
民,也已久慕華山風采,但現在……」
    她搖了搖頭,歎息著道:「但現在江湖中人卻已幾乎忘記武林中有過「華山派」這
名字了,華山弟子就算全都活著,又和死了有什麼分別?」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