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沙漠
第二十七章 坐懷不亂

    楚留香歎道:「我歎息的只怕別人說我吹牛。」
    石觀音也不禁怔住了,笑道:「吹牛……我一向對別人說的話都很瞭解,但這句話,
我卻實在不懂。」
    楚留香道:「日後若有人問起我:「可見過石夫人?」我自然說見過,那人若再問
我:「右夫人長得是何模樣?」我可就回答不出了。」
    也苦笑著接道:「那人見找忽然語拙,必定要認為我是吹牛,卻不知夫人容貌之美,
世上本無一人能夠形容。」
    石觀音嫣然道:「我平生也聽過不少恭維話,卻從來也沒有這樣能令找開心的了。」
    屋子裡自然有張床,寬大而舒服。
    石觀音緩緩坐了下來,靜靜的瞧著楚留香。
    她只是靜靜地坐著,靜靜地瞧著,沒有任何言詞,沒有任何動怍,但卻比世上所有
誘惑的動作和言詞都要誘人。
    她身上仍穿著一件輕盈的紗衣,掩蓋著她的軀體,露出來的只有一雙柔若無骨的玉
手,一雙纖美的足踝。
    但這已比世上任何一個赤裸著的美女都要令人動心。
    楚留香目不轉睛,竟似瞧得癡了。
    石觀音嫣然一笑,道:「你許久以前就已聽到過我的名字,是麼?」
    楚留香道:「嗯!」
    石觀音道:「但直到現在,你才見到我的真面目。」
    楚留香道:「嗯!」
    石觀音道:「你失望麼?」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夫人看我可像失望的模樣?」
    石觀音道:「你……你不覺我老?」
    楚留香道:「對女人說來,「老」確是最可怕的敵人,但夫人顯然已將這可怕的敵
人征服了。」
    石觀音笑了笑,又道:「你可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楚留香道:「除了夫人的閨房外,世上那裡還有這樣的所左?」
    石觀音道:「你可知我為何要你來?」
    楚留香這次只點了點頭。
    石觀音眼波忽然朦朧,柔聲道:「你既知道,為何還不過來?」
    世上沒有一個男人能抵抗這種誘惑,是麼?楚留香終於抱起了她。
    她身子輕盈得像是真能作掌上舞。
    她眼睛裡像是籠罩著一片迷濛的霧,耳語般柔聲道:「無論今後會怎樣,有了今夜,
你就永遠也不會後悔了。」
    楚留香道:「我從來都不會後悔的。」
    他忽然用盡剩下的全部力量,將她遠遠拋了出去。
    石觀音的身子就像一片葉子,雖然被他重重拋了出去,還是輕輕落下,只不過她的
面色已變了。
    她不但憤怒,卻更驚奇,她這一生也曾做過一些荒唐離奇的夢,卻連做夢也想不起
楚留香會將她拋出去。
    楚留香笑嘻嘻瞧著她,道:「瞧你的神情,好像以為我是個瘋子,是麼?」
    石觀音在這瞬息間已恢復了她那優美的風姿,淡淡道:「你難道不是瘋子?」
    楚留香大笑道:「我只恨現在沒有力氣,將你拋得更遠些。」
    石觀音柔聲道:「你忍心麼?」
    她盈盈站了起來,那霧一般的紗衣,便自肩頭滑落,露出了她那如象牙雕成的胴體。
楚留香的呼吸驟然沈重起來,幾乎不信世上竟有如此完美的胴體,如此纖細的腰枝,如
此美的褪……
    這光滑而溫暖的胴體,已蛇一般纏住了他,堅挺的雙峰,已壓上了他的胸膛,那秀
美的語聲在他耳旁輕輕道:「你是個很有經驗的男人,是麼?」
    楚留香道:「嗯!」
    石觀音夢囈般低語道:「那麼你就該知道,我現在是多麼需要你,你忍心拒絕我
麼?」
    楚留香的手,沿著她背脊輕輕溜下去,她全身都顫抖了起來,世上永遠沒有任何事
比這種發自靈魂深處的顫抖更令人銷魂。
    她眼波已朦朧,伏在楚留香肩上,顫聲道:「這裡已是天堂,你還等什麼?」
    楚留香歎了目氣,喃喃道:「不錯,美人的軀體,的確就是男人的天堂……只可惜
這天堂卻離地獄太近了。」
    也忽然在她身上最光滑,最柔軟,也最誘人的地方重重擰了一下,重重將她推倒在
床上。
    石觀音仰躺在床上,柔和的愷光,滿了她乳白的胴體,卻又偏偏留下幾處陰影。
    那是誘人瘋狂的陰影。
    她在等待著,這是等待的姿態,是邀請的姿態。
    誰知楚留香竟忽然攫起床頭的金盃,高高舉起,緩緩傾下,杯中琥珀色的酒,一條
線般流出來,在她身上。
    楚留香大笑道:「現在你更要認為我是瘋子了,是麼?」
    石觀音靜靜地躺著,動也不動,任憑那冰冷的酒,流過她高聳的胸膛,平坦的小
骯……
    她只是長長歎了口氣,道:「你不是瘋,你只不過是個白癡而已。」
    楚留香微笑道:「你認為一個正常的人,是絕對無法拒絕你的,是麼?」
    石觀音道:「永遠也不能的。」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那些山谷中的奴隸,也許就是因為太正常了。」
    石觀音霍然生了起來,道:「你說什麼?」
    楚留香道:「我若不拒絕你,就也會和忙們一樣,去掃那永遠也掃不盡的風沙,直
到死為止,因為你見到一個特殊的男人,就想征服地,佔有他,要他將靈魂都奉獻給你,
但等到這男人真的將一切都奉獻給你時,你便又會覺得這男人太卑賤,最多也不過只配
為你去掃地。」
    石觀音瞪著他,良久良久沒有說話。
    楚留香道:「也許這因為你的心靈很空虛,所以一直在不停地尋找,想找個男人來
填補這空虛,但你卻永遠也找不到的。」
    石觀音忽又笑了,柔聲道:「也許我所要找的男人就是你。」
    楚留香道:「現在你或許覺得我和別的男人都有些不同,但等到我也被你征服時,
也就會和也們一樣了。」
    石觀音溫柔地笑道:「你對你自己難道沒有一點自信?」
    楚留香笑道:「我不是沒有自信,只不過不願意冒這個險而已。」
    石觀音道:「我……我難道還不值得你冒險?」
    楚留香揉了揉鼻子,笑道:「也許我覺得世上沒有一個女人值得我為她冒生命之險
的。」
    石觀音悠然道:「蘇蓉蓉呢?」
    楚留香的心沉了下去,但面上卻仍不動聲色,淡淡笑道:「在我眼中,她們並不是
女人,只不過是我的好朋友,為了自己好朋友,大多男人都會冒生命之險的。」
    石觀音面上溫柔的笑容忽然不見了,冷冷道:「但你不知道,拒絕我的男人會有什
麼結果麼?」
    楚留香笑道:「除了我之外,難道還有別的男人拒絕你?」
    石觀音道:「有一個,許多年前曾經有一個。」
    她目中忽然露出了惡毒的笑意,道:「你可知道我對他怎麼了?」
    楚留香道:「你殺了他?」
    石觀音獰笑道:「殺了他,那有如此容易……我將他赤裸裸地困在烈日下,讓烈日
曬毀他的臉,曬瞎他的眼睛,再讓他像騾子般推磨,永久也不許他有片刻休息……」
    她格格地笑著接道:「你可知道他最後變成了什麼模樣?」
    楚留香跟前已泛出了「石駝」的影子,長歎道:「我知道。」
    石觀音道:「你難道也想變成他那副模樣?」
    楚留香淡淡道:「我只知道他並沒有死,他後來終於逃了出去,我也知道他現在雖
然痛苦,但也比那些掃地的人好得多。」石觀音變了顏色,咬牙道:「但你……你永遠
也休想活著逃出去。」
    楚留香微笑道:「我還知道,你現在對我還沒有完全死心,還不會像那樣折磨我
的。」
    石觀音忽然拎起只枕頭,向他摔過去,大喝道:「滾!乘我還沒有殺死你之前,快
滾出去。」
    楚留香微笑鞠躬,道:「遵命!」
    他微笑著走出去,只聽得石觀音在身後喘氣。
    楚留香一步步走回屋去,這位輕功天下第一的名俠,此刻每走一步,都像是要用盡
全身力氣。
    兩個少女在後面跟著他,走得遠遠的,像是生怕自己若和他走得近了些,有災禍降
臨。
    楚留香忽然停下腳步,回首道:「我走不動了,姑娘來扶我一扶好麼?」
    那少女瞪眼道:「前面就到了,這兩步路你難道都不能走?」
    楚留香道:「姑娘難道如此狠心,要我爬過去嗎?」
    另一少女道:「大少爺,求求你,別替我們找麻煩行不行,已經有兩個人為你送了
命,一個人為你斷了手,你還不滿意?」
    楚留香苦笑道:「但現在……我只求姑娘們扶我兩步……否則我只好坐下來了。」
    那少女跺腳道:「你真是個魔星,女人見到你,真是倒楣。」
    姬冰雁見到兩個少女扶著楚留香走進來,楚留香竟像是已奄奄一息的模樣,他又好
氣,又好笑,忍不住冷冷道:「看來你對那位石夫人,倒真是賣力得很。」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想不到你的想像力也如此豐富,只可惜你卻想錯了……」
    話猶未了,雙肘突然向外輕輕一撞。
    那兩個少女連驚呼都未發出,已倒了下去。
    楚留香歎道:「抱歉得很,在下雖不願恩將仇報,但為了逃命,這也是沒法子的
事。」
    一點紅和姬冰雁都已吃驚得瞪大了眼睛。
    姬冰雁失聲道:「你……你那裡來的力氣?」
    楚留香笑了笑,道:「好像是天生的。」
    姬冰雁道:「但……但那迷香……」
    楚留香笑道:「你當我真的也和你們一樣,也被那見鬼的迷香迷暈過去了麼?」
    姬冰雁怔了怔,苦笑道:「不錯,你自然是假裝的,否則你又怎會比我們先暈過去,
又比我們後醒過來?但石觀音沒回來時,你為何不逃走?」
    楚留香悠悠道:「那時我還想見她一面哩!」
    他嘴裡雖這麼說,但姬冰雁卻已知道,那時也之所以不逃走,只為的是怕自己逃走
後,害了他們。
    楚留香又道:「現在我已將那位石觀音氣瘋了,一個半時辰內,她絕不會出來,咱
們要走,就得乘這個時候。」
    姬冰雁歎道:「但我們還是沒有力氣,只怕走不出去。」
    楚留香先不答話,卻將那兩個少女的腰帶解了下來,然後才沉聲道:「你先將紅兄
背在背上,用這腰帶紮緊,我再背起你……你站起來的力氣總該有吧?」
    這是間石頭屋子,有一縷情泉,自石壁上的虎口中流出來,兩個赤裸著的少女,正
在清泉下沐浴。
    她們面貌雖不美,但結實的胴體,卻充滿著青春的魅力,正互相潑著水,格格的嬌
笑著。
    忽然間,三個人闖了來。
    這三個人竟是疊在一起的,就像是疊元寶似的。
    少女們瞪大眼睛,張大嘴,再也笑不出來,其中一人蹲下來用手掩自已的胸膛,另
一人卻去搶衣服。
    楚留香微笑道:「姑娘們請放心,在下等都是正人君子,眼睛不會胡亂看的。」他
的手一彈,那少女只覺半身麻木,剛拿起的衣服又掉了下來。
    這少女連耳朵根子都紅了,顫聲道:「正人君子為何……為何不許人家穿衣服?」
    楚留香柔聲道:「這只因在下知道,一個人身子若是赤裸著時,就不大會說謊的。」
    姬冰雁接道:「而且也一定不好意思出手。」
    這少女咬著嘴唇,只有也蹲下來。
    楚留香仰首望天,道:「現在我只想請問姑娘,石夫人將蘇蓉蓉、李紅袖、和宋甜
兒三個人藏在什麼地方了?」
    那少女呆了呆,道:「三個人?是男的還是女的了,」
    楚留香歎道:「自然是女的。」
    那少女咬著嘴唇,道:「我們夫人從來不會將女人藏起來的。」
    另一少女道:「這裡一共有五六十位姊妹,但都沒有姓蘇的。」
    楚留香皺起了眉頭,回首道:「你看她們說的可是真話?」
    姬冰雁道:「女人在如此情況下,還能說謊的並不多。」
    楚留香長歎道:「如此說來,她們的確是不在這裡的了。」
    他瞧了少女們一眼,又歎道:「沙漠上每天渴死的人至少有十個,姑娘們卻在這裡
洗澡……唉!」
    一口氣歎出時,手指又輕輕彈了出去。

    長廊中靜悄悄的,不聞人聲。
    姬冰雁沉聲道:「你認得出去的路麼了?」
    楚留香道:「她們將我抬進來時,我已記住了。」
    姬冰雁道:「蓉兒既不在這裡,你為同還不快走?這裡的女子武功都不弱,你若遇
見幾個穿著衣服的,只怕就麻煩了。」
    一點紅忽然道:「我也想找個人。」
    姬冰雁皺眉道:「誰?」
    楚留香卻微笑道:「莫非是那位曲姑娘?」
    一點紅似乎歎了口氣,道:「我只覺得不能讓她留在這裡。」
    姬冰雁道:「但你認為她會跟咱們走麼?」
    一點紅默然半晌,黯然道:「只怕不會的。」
    姬冰雁道:「你既明知她不會跟咱們走,為同還要去找她?」
    一點紅沉聲道:「但我卻知道,她至少不會攔阻咱們……」
    突聽一人冷笑道:「你憑什麼以為她不會攔阻你?就憑你們三人這樣子,若能逃得
出去,這地方只怕早已變成了一片瓦礫。」
    胡鐵花倒在沙堆上,喘著氣,現在只怕已沒有幾個人認得也就是胡鐵花了,簡直連
他自己都已不認得自己,也只覺得又髒、又餓、又累,喉嚨裡更像是被火燒一般,燒得
他整個人都要發瘋,整個人都要裂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