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沙漠
第二十六章 麗質天生

    黃衣少女道:「你可知道那是什麼花?」
    楚留香搖頭道:「這種花我從來也未曾見過?」
    黃衣少女得意地一笑,道:「告訴你,那花叫罌粟花那些草葉叫大麻草,是我師傅
自天竺移植過來的,也只有在這燠熱的地方才能生長。」
    楚留香暗中吃了一驚,口中卻道:「罌栗大麻?這名字倒奇怪得很。」
    黃衣少女道:「你中的迷藥,就是從罌粟花和大麻葉中提煉出來的,這種藥吃得多
固然要發瘋,但若吃得恰到好處,簡直可以令人飄飄欲仙,比什麼都舒服。」
    楚留香故意駭然道:「吃得多會發瘋麼?」
    黃衣少女道:「若是吃得多了,不但會發狂,而且眼睛裡還會生出許多幻覺,會看
到一些根本不存在的東西。」
    絳衣少女也發覺鋒頭已被別人搶走,立刻也搶著道:「再加上他們這時心神已極為
迷亂興奮,所以常常會跳起來和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人打架,直打到自己筋疲力竭為止。」
    她一笑接道:「根本不存在的人,是誰也打不倒的,所以縱是天下第一高手,若是
中了這迷藥,也不過只能多支持片刻而已,遲早還是要倒下去。」
    黃衣少女也搶著道:「所以你只要會用這種迷藥,自己就等於也已變成誰也無法打
倒的人,你說這是不是比世上任同武功都厲害得多?」
    姬冰雁聽得心下駭然,楚留香卻笑道:「但在下此刻眼睛裡,卻只瞧見兩位美麗而
甜蜜的姑娘,並沒有瞧見什麼可怕的敵人……只望兩位姑娘莫要是在下的幻覺才好。」
    絳衣少女吃吃笑道:「這只因你中的迷藥並不多,所以現在只不過是身子發軟而
已。」
    黃衣少女道:「這種藥最神奇之處,就是它的效果,竟是隨著所用份量之輕重而改
變的,份量用得多,它就是致命的毒藥,份量用得少,就是快樂的仙丹。」
    楚留香長長歎了口氣,道:「兩位姑娘當真是博學多才……」
    突聽一人淡淡接著道:「只可惜她們的話卻說得太多了。」
    這語聲雖然十分淡漠,卻是無比的優美,這種清雅的魅力,遠比那種甜蜜嬌媚的語
聲都要大得多。
    聽慣了女人撒嬌聲音的楚留香,聽見這聲音,精神頓覺為之一爽,但兩位少女聽了
這聲音,面上卻立刻變得全無絲毫血色。
    只見一個修長的白衣人影,隨著語聲緩緩走了進來。
    她走路的姿態也沒有什麼特別,但卻令人覺得她風神之美,世上簡直沒有任何言語
所能形容。
    她身上穿的是純白色的,一塵不染的輕紗,屋子裡雖然沒有風,但卻也令人覺得她
隨時都會乘風而去。
    她面上也蒙著輕紗,雖然沒有人能瞧得見她的臉,卻又令人覺得她必定是天香國色,
絕代無雙。
    曲無容的風姿也十分優美,身材也和她差不多,但若令曲無容也穿著她這樣的紗衣,
面上也蒙起輕紗,別人還是一眼就可分辨得出。
    只因她那種風姿是沒有人能學得像的,那是上天特別的恩寵,也是無數年經驗所結
成的精粹。
    沒有人能有她那麼多奇妙的經驗,所以她看上去永還是高高在上,沒有人能企及,
沒有事能比擬。
    楚留香在暗中長長歎了口氣,道:「石觀音,找終於見著你了!一個男人能見到這
樣的女人,實在是眼福不淺,但我卻寧願世上沒有你這個人才好。」
    那兩個少女已伏地拜倒,道:「叩見師博。」
    石觀音淡淡道:「我對你們素來是一視同仁的,你們自己方才也說過,是麼?」
    少女們以首伏地,顫聲道:「這是你老人家的慈悲。」
    石觀音道:「很好。」
    她忽然向曲無容招了招手,淡淡道:「你若不能殺了她們,就讓她們殺死你吧!」
    她竟用如此淡漠的語聲,來決定別人的生死,別人的生命在她心目中的價值,簡直
連犬芻都不如。
    曲無容緩緩走出來,面上竟也是毫無表情,冷冷道:「你們還不站起來動手?」
    楚留香忍不住道:「她們只不過說了兩句話,夫人就要她們的命,不覺太狠心了
麼?」
    石觀音淡淡道:「我對她們一視同仁,這就是場鮑平的搏鬥,怎麼能算是狠心呢?」
    她說的話還是那麼平淡,卻又令人永遠不能辯駁。
    楚留香揉了揉鼻子,苦笑道:「無論如何,還是求夫人饒了她們吧!」
    石觀音道:「你可知她們自己為何不來求我?」
    那兩個少女果然已站了起來,果然沒有再說一句話,身子雖在發抖,但已在準備動
手了。
    楚留香歎了口氣,遠未說話。
    石觀音已緩緩接著道:「這只因她們知道我說出的話,是永無更改的。」
    楚留香歎道:「如此說來,她們豈非為我而死?」
    石觀音淡淡道:「這你倒用不著難受,我要她們死,並非因為她們說出了那秘密。
我若不願你聽到這秘密,早就可封住她們的嘴了。」
    楚留香歎道:「不錯,一個反正快要死了的人,無論聽到什麼秘密,都沒有關係
的。」
    石觀音道:「正是如此。」
    楚留香道:「既是如此,夫人為同又要她們死?」
    石觀音冷冷道:「並不是我要她們死,而是她們自己找死。」
    楚留香愕然道:「她們自己找死?」
    石觀音再不答話,姬冰雁卻暗暗忖道:「你怎的忽然變呆了?她既已看上了你,這
些傻丫頭卻要先來打你的主意,不是自己在找死麼?」
    這時黃衣女和絳衣女已雙雙猝然一著擊出。
    她們的功力並不深厚,所以楚留香早已看出她們入門未久,但這一招擊出,卻是奇
詭迅急,出人意外。
    要知道她們這場搏鬥,既非為了錢財,也非為了名譽,乃是為了自己的性命,她們
又怎會不拚命。
    只見絳衣少女十指尖尖,竟好像已變成一雙餓狼的爪子,咬牙切齒,向曲無容咽喉
攫了過去。
    黃衣女更是連眼睛都紅了,右拳如刀,拚命切向曲無容的胸協,左拳緊握得指節都
發了白,一拳擊向曲無容的丹田下腹。
    這一拳一掌看來雖沒有什麼變化但出手的部位,卻奇詭已極,簡直令人猜不透她拳
掌是從那裡打出來的。
    楚留香暗暗歎道:「石觀音的武功,果然是奇詭神妙,在這種人手裡使出來,卻有
這般威力,她自己使出,那還得了。」
    只見曲無容身形閃動,堪堪避開了這兩人三招。
    她武功雖比對方高出很多,但似也不願和這種拚命的招式硬拆硬拚,是以避而不迎,
守而不攻:
    那兩個少女的招式卻是一招比一招緊,一招比一招怪,連楚留香這樣的人,都未瞧
出她們的招式來歷。
    這種招式竟和天下各門各派的招式完全不相同,絳衣女所使的招式,看來有些似鷹
爪功,卻又有些似擒拿手,再仔細一看,卻又彷彿是蒙古的摔跤手法,但卻又沒有那麼
強橫霸道。
    黃衣女所使的掌法,看來用的有些像內家掌法中「截、切、劈」三字訣,但出手後
卻又完全不同了。
    那手法竟是在「斬」,但中土武林中,無論那一門那一派的掌法,也沒有用這「斬」
字一訣只有用刀時,才有「斬」字訣。
    楚留香暗驚忖道:「瞧她們的手法,石觀音的武功莫非傳自異邦不成?」
    這時雙方已拆了數十沼,曲無容竟仍未著力進擊。
    石觀音突然冷冷道:「無容,你的心幾時開始變軟了的:,難道還捨不得下手麼?」
    話未說完,曲無容已反手一掌擊出。
    這一招擊出,和那兩個少女已大是不同了:
    黃衣少女那敢硬接她這一掌,腰肢一擰,翻身錯步,自她左肩外滑過,滑到她身後,
掌緣直斬背脊。
    這一著她腳步輕靈,身法自然,兩人身形交錯時所踏的步法,又快又準,一踏到曲
無容身後,掌緣已反斬而出,有如水到渠成,絲毫也沒有生硬勉強之處,單以這一著而
論,實已隱然有名家風範。
    要知武功出手,最難得的便是「妙造自然」四字,否則招式奇詭,使出時卻帶了三
分勉強,也算不了高手。
    這面容平庸,言語乏味的少女,竟突然使出這一著高招來,楚留香見了,卻不禁在
暗中喝采。
    石觀音也在微微點頭,道:「能使出這一招來,你二年武功,總算還沒有白學。」
    但等她這句話說完時,黃衣少女卻已倒在地上。
    原來黃衣少女一掌切出時,曲無容左掌依舊劃向絳衣少女的脈門,逼她撤招後退,
右掌卻突然自膀下穿過,到了背後,五指微曲,變掌為抓,黃衣一掌斬下,正好被她一
把扣住,倒像是自己送上門被她抓住似的。
    只聽「喀嚓」一聲,她手臂已被摔斷,慘呼倒地。
    楚留香竟也忍不住大聲喝采,道:「高!斑極了……」
    廷坷舌仁守「旺曲無容反手這一抓,天下武林中無論是誰見了,都要忍不住喝采的,
這一著手掌要從協下穿出,本是極困難,極勉強的手法,但曲無容輕描淡寫的使出來,
一條手臂竟像是沒有骨頭似的,轉折自如,絲毫也不帶斧鑿痕跡,一點紅目光閃動,冷
漠的面上竟現出了光采。
    那絳衣少女面上卻變了顏色,忽然狂呼一聲,了過去,出手雖不精妙,但其勢卻足
懾人。
    曲無容微一縱身,輕輕躍過,一掌直斬而下:
    頭頂上本是絳衣少女防護最嚴密之處,誰知曲無容一掌斬下,還是斬上了她頭頂,
原來曲無容看準了她撤招變式的那一剎那,雙掌交錯的那一隙間,運掌斬下,時間部位
拿捏得之準,竟準確得不差毫釐。
    她竟以絳衣少女所用的手法殺了黃衣女,又以黃衣少女所用的手法殺了絳衣女,而
且在舉手投足間,便已奏功,看來她若是願意,黃衣女和絳衣女一著還沒有出手時,她
已可毀了她們的。一點紅和姬冰雁相顧之下,卻不禁為之動容,只有楚留香微微皺起了
眉頭,像是在思索著什麼。
    他只覺曲無容用的這一著實在熟悉得很,但想遍天下各門各派的武功,也想不起這
麼一著來。
    只見曲無容神情冷淡,面上毫無表情,就像是什麼也沒有做過,緩緩走到石觀音前,
躬身道:「您老人家還有何吩咐?」
    石觀音卻沉默了許久許久,忽然格格一笑,道:「許久未見你出手,想不到你武功
已精進如此,倒也難得。」
    曲無容俯首道:「這並非弟子武功有何精進,只不過是她兩人平時太不用功了。」
    石觀音淡淡笑道:「連名滿天下的楚香帥都為你喝采了,你還客氣什麼?」
    曲無容道:「這也是您老人家教誨有方。」
    石觀音又沉默了許久,忽又一笑,道:「你口口聲聲稱我為『老人家』,難道我已
很老了麼?」
    曲無容垂下頭,不敢說話。石觀音歎了口氣,道:「不錯,我真的已很老了,已經
該死了,用不著再過幾年,你就可以來殺我,是麼?」
    曲無容道:「弟子不敢。」
    石觀音道:「你有什麼不敢的,以你現在的武功而論,就連一點紅也接不了你三百
招,再過幾年,你要殺我還不是舉手之勞麼?」
    曲無容沉默了許久,突然自袖中抽出一柄和長孫紅同樣的銀刀,一刀切下了自己的
右腕。
    鮮血,箭一般射了出來。
    曲無容卻仍是面無表情,緩緩道:「現在師博您……您總該相信……相信弟子了
吧?」
    話未說完,眼淚已流下面頰,面頰卻已蒼白得全無絲毫血色,終於緩緩倒了下去,
暈倒在地上。
    楚留香、姬冰雁歎了口氣,閉起眼睛,不忍再瞧,一點紅卻睜大了眼睛,瞪著石觀
音。
    石觀音悠然道:「這傻丫頭自己砍下了手,你為什麼瞪著我!難道是認為我在逼
她?」
    一點紅道:「哼!」
    石觀音笑道:「想不到殺人如麻的中原一點紅,今日竟也動了惻隱之心,難道是對
我這傻丫頭有了意麼?」
    一點紅一字字道:「我只對你有意,有意殺你。」
    石觀音笑道:「只可惜你永遠無法完成這願望了。」
    她再也不理一點紅,轉過頭道:「楚香帥,你還走得麼?」
    楚留香微微一笑,道:「夫人若要我走,我就算走不動,也能走得動了。」
    石觀音道:「既是如此,就請香帥移駕隨我來吧!」
    她盈盈走出門,忽又回首向一點紅笑道:「你身上可帶得有刀傷藥麼?」
    一點紅瞪著她不說話。
    石觀音道:「殺人的人,總該提防被人殺,身上想必帶得有刀傷藥的,你既對我這
傻丫頭有意,為何不為她敷敷藥,照顧照顧她?」
    楚留香微笑道:「不錯,她現在既已永遠強不過你了,你留著她總還有用的。」
    石觀音笑道:「楚香帥果然是善體人意,這也就難怪有那麼多女子為你傾倒不已
了。」
    一點紅真的為曲無容敷了藥,平時他殺人也不費力,如今卻連做這麼點事,也覺得
吃力得很。
    姬冰雁長歎道:「罌栗花……罌栗花……想不到如此美麗的鮮花,竟是穿腸蝕骨的
毒藥,竟能在人不知不覺間,將骨髓都吸了去。」
    一點紅冷冷道:「我卻想不到他竟真的跟著石觀音走了。」
    姬冰雁道:「你認為他很沒有骨氣?」
    一點紅道:「哼!」
    姬冰雁道:「如果是你,就算殺了你也不會跟石觀音走的,是麼?」
    一點紅道:「哼!」
    姬冰雁歎了口氣,道:「像你這種人,永遠也不會瞭解楚留香的,不過我可以告訴
你,世上水遠沒有一個人能強迫他做他不願做的事。」
    一點紅不說話了。
    姬冰雁又道:「我還可以告訴你,也看來雖像是很隨便,但這一生卻也從未做過一
件令朋友覺得丟人的事,你能交著這樣的朋友,實在是天大的運氣。」
    突聽曲無容呻吟一聲,已悠悠醒了過來。
    她在昏迷時雖是滿面痛苦之色,但一醒過來,面上立刻又變得冷冷淡淡,全無任何
表情。
    一點紅道:「你……你遠疼不疼?」
    對一個重傷的人,這句話說得雖然還是嫌太冷太硬了些,但已是一點紅平生所說的
最溫柔的一句話了。
    誰知曲無容卻比他更冷,道:「我疼不疼與你何干?走遠些!」
    一點紅默然半晌,果然遠遠走開。
    曲無容掙扎著要站起來,忽然瞧見自己臂下紮著的白布,厲聲道:「這是你包紮
的?」
    一點紅道:「是。」
    曲無容道:「誰叫你來多事?」
    一點紅道:「沒有人。」
    曲無容忽然將紮著的白布全部扯了下來,又將斷腕上的藥全擦乾淨,這時她傷口未
合,鮮血又湧出。
    她雖然疼得滿頭冷汗,但面上仍是冷冷淡淡,將白布重重拋在地上,瞪著一點紅道:
「我的事,從來用不著別人管的。」
    說完了話,再也不望一點紅一眼,掙扎著奔了出去。
    姬冰雁歎道:「如此倔強的女人,倒也少見得很。」
    一點紅默然半晌,冷冷道:「她很好。」
    姬冰雁道:「很好?有什麼地方好?」
    一點紅還是冷冷道:「她很好。」
    姬冰唯道:「無論如何,你對她總是一番好意,她就是不領情,也不該加此凶狠
的。」
    一點紅閉起眼睛,再也不開腔了。
    姬冰雁瞧了也半晌,終於笑了笑,暗道:「這兩人若能配在一起,倒真是天生的一
對。」
    沒有台,沒有繡被,沒有錦帳流蘇,也沒有任何華貴的陳設,庸俗的珍玩,眩目的
珠寶。
    這屋子的精雅,正加天生麗質,若添脂粉,反而污了顏色。
    楚留香坐在這裡,只覺說不出的舒服,簡直平生也沒有到過這麼舒服的屋宇,他心
裡不禁暗暗歎息。
    無論如何,石觀音這個人真是不俗。
    楚留香現在只想瞧瞧石觀音的容貌,現在他還想像不出這奇女子的容貌究竟有多麼
美麗。
    但等到他瞧見她時,他還是想像不出。
    石觀音的美麗,竟已是令人不能想像的,因為她的美麗,已全部佔據了人們的想像
力。
    有很多人都常用「星眸」來形容女子的美目,但星光又怎及她這雙眼睛的明亮與溫
柔。
    有很多人都常用「春山」來形容美女的眉,但縱是霧裡朦朧的春山,也不及她秀眉
的婉約。
    楚留香忍不住長長歎息起來。
    石觀音微笑道:「香帥豈非總是要見我一面?如今既然見著,為何歎息?」
    她語聲本就優美動人,如今見了她的面,再聽到她如此柔美的語聲,更令人心神俱
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