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沙漠
第二十五章 花海迷魂

    胡鐵花正在喃喃笑道:「若是承認混蛋就有酒喝,我每天承認一次也沒關係。」
    他正想將酒往肚子灌,誰知琵琶公主一把又將酒瓶搶了過去,道:「我已改變主意,
酒不能給你喝了。」
    胡鐵花瞪眼道:「你……你主意不嫌改變得太快了麼?」
    琵琶公主道:「這些東西全是老臭蟲的,是不是?」
    胡鐵花失笑道:「睡鞋和肚兜卻是死公鷂的,你可千萬別吃醋,你一吃醋,我就沒
得喝了。」
    琵琶公主歎了口氣,道:「我不是這意思……你想,這些東西老臭蟲始終都帶在身
上的,但現在卻將之深深埋在地下……」
    胡鐵花截口道:「那只因他已易容改扮,若將這些東西藏在身上,怕露了身份。」
    琵琶公主道:「但你再想想,這些東酉藏在也身上,別人又怎會發覺呢?除非他明
知此行有被別人抓住的危險。」
    胡鐵花臉色立刻變了,道:「不錯,我果然不能再喝酒了,若非他們明知此行十分
凶險,死公鶴也絕不會將這些見不得人的貼身之物拿出來的。」
    琵琶公主歎道:「正是如此。」
    胡鐵花打著自己的腦袋,道:「女人果然比男人細心,這麼重要的問題我竟會沒有
想到。」
    琵琶公主幽幽道:「這也不是因為女人此男人細心,只不過因為女人對她所喜歡的
人,總是特別關心些而已。」
    胡鐵花跳了起來,取出那「極樂之星」塞入琵琶公主的手中,道:「這就是極樂之
星,你快快送回去吧!」
    琵琶公主道:「你呢?」
    胡鐵花道:「我一定得要先去找老臭蟲。」
    琵琶公主道:「但你已答應過王妃將此物送回去?」
    胡鐵花跳腳道:「不錯,我還答應了她許多事,但我既已知道老臭蟲和死公雞有了
危險,天大的事,都只好先放在一邊。」
    琵琶公主眼波閃動,垂首道:「你我既已知道他有危險,我難道還能放心走開麼?」
    胡鐵花怔了怔,道:「你也要跟我去?」
    琵琶公主道:「嗯!」
    胡鐵花道:「那麼……這極樂之星呢?」
    琵琶公主道:「你自己說過,天大的事都可先放在一邊的,是麼?」
    胡鐵花想了想,剛想點頭,忽又搖頭道:「不行,我不能帶你去。」
    琵琶公主道:「為什麼?」
    胡鐵花道:「此行既然十分凶險,你卻是個嬌滴滴的大姑娘,萬一有什麼……」
    琵琶公主大聲截口道:「你莫忘了,這裡是沙漠,在這裡我比你要有用得多,何況,
就算你真不帶我去,我還是要跟著你的。」
    胡鐵花又揉起鼻子來,苦笑道:「沒有女人,冷冷清清,有了女人,雞犬不寧,這
話可真是一點也不錯。」
    這裡是一片岩石,大大小小,各色各樣,千奇百怪的岩石,大的如石峰排雲,高入
雲霄,直插入穹蒼中,小的也高有數十丈,加太古洪荒時的惡龍怪獸,靜靜地蹲踞在那
裡,等著將全人類俱都吞噬。
    這裡不但像是已到了沙漠的盡頭,簡直像是已到了天地的盡頭,再往前走,便要跌
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中。
    黎明時,「鬼船」已駛到這裡。
    從船窗中望出去,只見前面俱是石峰,無邊無際,再也難往前走,眼見著這艘船竟
似要往石峰上撞了過去。
    楚留香縱然鎮定,也不禁吃了一驚,但見前面一座高插入雲的怪石奇峰,已如洪荒
惡獸般迎面撲了過來。
    誰知船行一折,竟緩緩滑入了石峰群中。
    楚留香歎了口氣,暗道:「好險惡的所在,這裡只怕就是石觀音的根據地了。」
    一念至此,正是又驚又喜。
    只覺船已漸漸停下,停在一處石坳中。
    那白衣人冷冷道:「你們兩條腿還能動麼?」
    其實她明知楚留香等人的真氣雖已被石觀音的獨門截穴手法封鎖,但行動言語還是
沒有什麼妨礙。
    楚留香靜靜地瞧著她,也不說話。
    白衣人道:「你們兩條腿若還能動,就下去吧!」
    楚留香還是出神地瞧著她,還是不說話。
    白衣人怒道:「你可是想我挖出你的眼睛來麼?」
    楚留香這才笑了笑,道:「姑娘方才是為了要讓別人認為姑娘就是石夫人,所以才
蒙起臉來,但在下等既已知道姑娘並非石夫人,姑娘為何還不……」
    白衣人忽然大笑起來,笑聲竟是說不出的淒厲,厲聲道:「你可是想瞧瞧我的臉?」
    楚留香微笑道:「久聞石夫人門下俱是國色天香,姑娘若肯讓在下一睹風采,在下
雖死,也算對得住自己這雙眼睛了。」
    姬冰雁暗笑忖道:「原來他又想用!美男計」了,但你無論怎麼樣花言巧語,她難
道還會放了你不成?」
    只聽白衣人厲聲狂笑道:「天香國色……好,我就讓你瞧瞧我的天香國色。」
    她的手掀起蒙面絲巾,楚留香的笑容立刻就凝結住。
    這那裡是人的臉,這簡直是魔鬼的容貌。
    楚留香再也想不到這體態如此輕盈,風姿如此綽約的少女,一張臉竟是如此猙獰,
如此可怕。
    他忽又想起,那任夫人秋靈素的一張臉,也是這樣子的,難道石觀音也為了嫉妒這
少女的顏色,是以也將她的容顏毀了。
    只聽這少女厲聲笑道:「現在你瞧見了麼?你的眼福可真不淺,以後你也一定要記
住,曲無容乃是世上最醜的女人,再沒有別人比得上。」
    楚留香卻微微一笑,道:「容貌美醜,只在人們一念之中,姑娘若非絕代風華,容
貌又怎會被人所毀,姑娘既然本是風華絕代,形貌被毀又有何妨……只因別人縱能毀得
姑娘的形貌,但姑娘的風骨自在,卻是誰也毀不去的。」
    曲無容默然半晌,忽又厲聲叱道:「下去,下去……這裡不是你多話的地方。」
    楚留香一揖而行,一點紅走在最後。
    一點紅走到曲無容面前時,忽然頓住腳步,道:「你不醜,你很美。」
    他雖只說了短短六個字,但這六個字自他這樣的人口中說出來,卻當真比別人的千
言萬語都有力量。
    曲無容似也想不到這從未說過一個字的人,竟會忽然說出這句話來,她身子竟似微
微一震,道:「你……你說什麼?」
    一點紅卻再也不肯多說一個字,大步走了下去。
    曲無容出神地瞧著他,深邃冷漠如井水般的眼波,竟似已被投入了一粒石子,而生
出了片片漣漪。
    石峰中竟有條小路,蜿蜒曲折,如羊腸盤旋。
    押著楚留香等人的一條大漢,向曲無容躬身問道:「是否此刻就紮起他們的眼睛
來?」
    曲無容已恢復了冷漠鎮定,冷冷道:「用不著費事,這秘谷鬼徑,我就算再帶他們
走幾次,他們也無法辨出方向的……普天之下,無論誰到了這裡,也休想自己走得出
去。」
    她最後幾句話,自然是向楚留香等人說的了。
    楚留香一笑道:「真的麼?」
    曲無容冷冷道:「你要想出去,除非被抬出去。」
    其實楚留香也已隱約看出,這些石峰,半由天生,半由人力,其中道路盤旋,竟隱
含生剋變化之理,正如諸葛武侯的八陣圖一般,除了盡人力之極致外,還加以天道之威,
當真是鬼斧神工,人所難測。
    風,捲起了黃沙,瀰漫在狹谷間,更平添了一種淒秘詭譎之意,兩山夾立,天僅一
線。
    人行在狹谷間,但見黃沙,卻連天也瞧不見了。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好險惡的地勢,其實石夫人本用不著再費這麼多心力,擺
下這陣式曲無容淡淡道:「這裡已算險惡了麼………真正險惡的地方,還沒有到哩!」
    楚留香忍不住問道:「在那裡?」
    曲無容卻不再答話,當先領路而行,只見她東轉西折,走得似乎十分容易,並沒有
什麼艱難凶險之處。
    但楚留香卻知道,若非有她帶路,就算走上一年,走到你生命終結時,只怕還是在
原地未動。
    這時瀰漫的黃沙中,突然出現了三五人影,似乎正拿著帚把在掃地,他們的動作是
那麼緩慢,卻又是那麼有規律,看來就像是一群沒有生命的傀儡,像是亙古以來,就在
那裡掃著地,一直要掃到世界的未日」。
    走到近前,楚留香竟赫然發現,這些卑賤的奴隸們,雖然蓬頭褸衣,竟無一不是絕
世的美男子。
    只不過他們的面上滿是癡呆迷惘之色,目中也早已失去了生命的光輝,看來不但已
忘去了自己的身世,簡直已忘記自己是個人了。
    但楚留香卻知道,像這樣的美男子,昔日必定都有著一肆輝煌的往事,有他們自己
的歡樂和榮譽。
    他們現在卻已完全麻木,但必定還有許多人沒有忘記他們,在為他們相思,為他們
流淚。
    楚留香忽然想起「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裡人」這句淒惻的詩句,心裡更不
禁為之黯然。
    若沒有悲天憫人的心腸,又怎配做英雄俠士?但這些人卻只是在掃地,不停地在掃
著地,似乎他們本就為了掃地而生,為了掃地而活。
    除了掃地外,他們竟似已忘了生命中還有別的事。
    楚留香忍不住拍了拍其中一人的肩頭,道:「朋友,你為何不坐下來歇息歇息?」
    那人抬起頭,只茫然瞧了他一眼,立刻又低下頭開始掃地,道:「不歇息。」
    楚留香笑道:「朋友,你難道喜歡掃地麼?」
    那人頭也不抬,道:「喜歡。」
    楚留香怔了怔,長歎道:「但這裡地上的沙子,是永遠也掃不完的。」
    那人道:「我掃的不是沙子。」
    楚留香道:「是什麼?」
    那人想了想,道:「是死人的骨頭。」
    楚留香笑道:「但這裡並沒有死人的骨頭。」
    那人又抬起頭望著他,嘴角忽然露出一絲可怕的微笑,緩緩道:「現在雖沒有,立
刻就會有的。」
    也不知怎地,楚留香心裡竟忽然有一股寒意升起,也本想再問這入許多話,問他究
竟是什麼人!問他怎會變成這模樣。
    但他忽又發覺自己根本不需要問的。
    他似已從這人身上,瞧出了「石駝」的影子:除了面貌有些不同外,這人和石駝又
有什麼兩樣。
    他們俱已忘記了過去,忘記了一切,他們的軀殼雖存,生命卻已死,只不過是一具
能走動的死而已已他們早已將自己的生命奉獻給石觀音。
    楚留香但覺手腳都有些發冷,暗中歎息忖道:「石觀音,石觀音,你真有這麼大的
魔力?」
    走了也不知多久,風中忽然傳來一陣陣甜蜜的花香。
    這花香不是牡丹,不是玫瑰,也不是梅,不是菊……這花香甜蜜得竟非世間所有,
而似來自天上。
    氣溫卻越來越暖,簡直近於燠熱,這整個山谷,竟似已變得一股洪爐,要煉出人們
的靈魂。
    但再走片刻後,山谷卻豁然開朗。
    萬峰合抱間,竟是一片花海。
    放眼望去,但見天地間彷彿已被鮮花充滿,卻連楚留香也認不出這些花究竟是什麼
花?他只覺這些花無比的鮮艷,無比的美麗,忍不住歎道:「想不到荒漠之中,竟有這
樣的花海。」
    曲無容冷冷道:「此花本非凡俗之人所能夢想。」
    楚留香笑道:「這花種難道是來自天上的?」
    曲無容竟點頭道:「正是來自天上的。」
    楚留香瞧了姬冰雁一眼,笑道:「如此說來,咱們的眼福倒實不淺了。」
    姬冰雁沒有說話。
    他此刻只覺得腳步發軟,眼前發暈,整個人竟已昏昏欲睡,那情況彷彿醉酒,卻又
比醉酒甜蜜得多。
    姬冰雁終於發覺這花香中有怪了,但此刻發覺卻已太遲,楚留香還在說話,姬冰雁
暗暗忖道:「倒底是他的功力深,定力強……」
    只聽楚留香道:「姑娘方才說真正凶險處還未到,現在只怕已到了吧?」
    曲無容默然羊晌,緩緩道:「你認為這裡很凶險?」
    楚留香微笑道:「特別美麗的事物中,往往都隱藏著凶險,特別甜蜜的香氣中,往
往都有毒……」
    話未說完,也的人忽然軟軟地倒了下去。
    姬冰雁只有在暗中苦笑,道:「原來他也並非我想像中那麼高明。」
    再瞧一點紅,那雙冷漠堅定的眼睛,也開始迷亂。
    姬冰雁像是又回到孩子時,做了場夢,只因唯有在孩子時做的夢才會如此舒適,如
此甜蜜。
    他醒來時,發覺自己已在一間夢境般美麗的屋子裡,曲無容就坐在對面,出神地瞧
著。
    但他瞧的卻非姬冰雁,而是一點紅,她瞧得竟是那般出神,竟沒有發現姬冰雁已醒
來在瞧著她。
    姬冰雁瞧見她這雙痢癡的眼睛,心裡又是吃驚,又覺有趣,暗道:「這醜丫頭難道
已愛上了這石頭人?」
    等到一點紅醒來時,曲無容立刻避開了目光,但一點紅的眼睛卻開始在瞪著她,姬
冰雁更覺得有趣了。
    只可惜楚留香什麼也沒有瞧見。
    他還是暈暈迷迷的,有時還在發著囈語,屋子裡又有兩個少女走了進來,其中一人
黃衣黃裙,瞧著他笑道:「這就是傳說中那最英俊的強盜,最瀟儷的流氓麼?」
    另一人絳衣繡履,笑嘻嘻道:「傳說中只怕將他說得太厲害了,他若真有那麼厲害,
此刻怎會躺在這裡?」
    黃衣少女笑道:「但他看來卻比傳說中還更迷人,難怪有許多女孩子生怕他不去偷
自己家裡的東西,為的只不過是想見他一面而已。」
    被女孩子稱讚,只怕是天下最令人愉快的事了但這女孩子若是太醜,這種愉快也免
不了要大大打個折扣。
    這兩個少女衣裳穿得漂亮,面貌卻實在不敢恭維,所以楚留香也打不起精神來,只
在暗中苦笑忖道:「幸好你們容貌平凡,才不致和曲無容一樣遭毀容之痛,我常聽人說
醜人總比較有福氣,現在才知道這句話真不錯。」
    一念及此,他忍不住向她們微微一笑。
    那黃衣少女一張平凡的臉,忽然變得有了光,本來很自然的表情,也忽然裝作忸怩
起來。
    那絳衣少女一直不停的笑,似乎再也沒法子停止。
    曲無容皺了皺眉,扭頭走了出去。
    黃衣少女撇了撇嘴,啐道:「醜丫頭,知道自己被人喜歡,就故意做出這副假道學
的樣子……哼!你看不慣我們,我們還看不慣你哩!」
    楚留香眼珠子一轉,故意壓低聲音,道:「姑娘說話最好小聲些,莫要被她聽見
了。」
    黃衣少女冷笑道:「聽見了又怎樣?」
    楚留香道:「以在下看來,那位曲姑娘似乎是這裡的大人物,兩位姑娘看來都入門
不久,若是得罪了她,豈非大是不便。」
    黃衣少女瞪了瞪眼睛,忽又嫣然笑道:「你用不著替我們擔心,師傅對徒弟倒全都
一視同仁,我們不怕她。」
    絳衣少女吃吃笑道:「只要你對我們好,我們也一樣有法子可以讓你在這裡過得舒
服些的。」
    楚留香目光凝注著她,忽然長歎了口氣。
    絳衣少女道:「你歎什麼氣?」
    楚留香歎道:「只可惜在下全身一絲氣力也沒有,否則……」
    他悠悠頓住了語聲,直視著她們的眼睛。
    絳衣少女一張臉漸漸紅了起來,輕咬著嘴唇,緩緩道:「你不用著急,總有一
天……」
    楚留香悠然笑道:「你難道不著急麼?」
    絳衣少女格格笑道:「你呀……你果然名不虛傳,是個又可惡、又可愛的風流賊。」
    楚留香歎道:「我真不懂自己中的究竟是什麼迷藥,怎地如此厲害?」
    他忽又頓住語聲,苦笑道:「兩位姑娘想必也不會知道那是什麼迷藥的,我方才本
該問問那位姑娘才是。」
    一點紅早已閉起眼睛,姬冰雁卻已懂得楚留香的意思了,只見這兩位姑娘的臉果然
已被激得發紅。
    絳衣少女冷笑道:「你以為只有她知道?」
    楚留香笑道:「姑娘們難道也知道麼?」
    黃衣少女忽然發覺楚留香的一雙眼睛總在瞧她的同伴,很久都沒有向自己這邊瞧過
來了。
    她立刻搶著道:「你可瞧見了那些花麼?」
    楚留香歎道:「在下若是沒有瞧見,此刻又怎會變成如此模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