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沙漠
第二十二章 士為知己者死

    長孫紅卻忽然銀鈴般嬌笑起來,道:「你只當咱們真的宰不了他們,夫人若真想要
那昏王的命,也就算有十個惱袋,也全都不見了。」
    這句話說出來,船艙下的楚留香等人也不禁怔了一怔,敏將軍和洪相公更吃驚得連
話都說不出。
    過了半晌,洪相公才吃吃道:「既是如此,先生又不惜重金,將那些刺客請來怍
甚?」
    吳菊軒微笑道:「在下找那些刺客來,只不過想將那昏王駭上一駭,一個人若是覺
得自己性命險時,就會將平日不願示人的秘密說出來了,只因這秘密若對他親人大是有
利,他怎會將之帶地下?」
    長孫紅道:「誰知這昏王的嘴竟比瓶子還緊,無論到了多麼危險的時候,還是不肯
將這秘密告訴別人,甚至對他最親近的人都不肯說出來。」
    聽到這裡,楚留香不禁苦笑道:「難怪龜茲王能在死裡逃生,原來別人根本就不想
要也的命,咱們跟著緊張了半天,也上了別人的當了。」
    突聽石觀音帶笑道:「能令大名滿天下的楚香帥上當,實在是不容易。」
    她的人雖還在船艙上,但這聲音竟似對著楚留香的耳朵說出來的,她內力之強,竟
已能將聲音凝練。
    楚留香心裡吃了一驚,嘴裡卻笑道:「夫人也未免將在下瞧得太重了,在下時常都
會上當的。」
    石觀音緩緩道:「香帥何必太謙,賤妾平生所遇的對手,高人雖有不少,但若論聰
明機智,武功之高,實無一人能此得香帥。」
    楚留香苦笑道:「在下若真有夫人所說的這般高明,此刻又怎會置身在夫人裙腳之
下。」
    石觀音一笑道:「香帥可知道,像這樣的處境,還有人求之不得哩!」
    姬冰雁冷冷道:「這女魔頭用話在挑逗你,只怕已看上了你,咱們是否能活著出來,
也就要看你這大情人的手段了。」
    他說話的聲音自然低而又低,楚留香還是生怕被石觀音聽見,趕緊用聲音打斷了他
的話,道:「能置身在美人的石溜裙下,雖是死而無憾,只可惜在下雖想見夫人一面,
卻也是輾轉反側,求之不得。」
    他最後說的這八個字,乃是詩經「關睢」中的兩句,也正是古往今來,最早的,最
有名的情歌,上面兩句便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短短八個字裡含意之深,實在比
別人千句百句話都要深得多。
    石觀音顯然已聽出了他話中的挑逗之意,沉默了半晌,才悠然道:「你可是想見我
一面麼?」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求之不得,輾轉反側。」
    石觀音微笑道:「你放心,我一定讓你見我一面的。」
    楚留香道:「現在?」
    石觀音道:「你為何如此沒有耐心?」
    楚留香歎道:「不是在下沒有耐心,而是在下生怕活不了那麼長了。」
    石觀音又默然半晌,淡淡道:「你會活到那時候的。」
    突聽吳菊軒大聲道:「他活不到那時候。」
    石觀音冷冷道:「誰說的?」
    吳菊軒長長吸了口氣,道:「夫人難道未聽說過,養癰成患,若是……」
    石觀音厲聲道:「我難道還要你來教訓?」
    吳菊軒不敢再說話了。
    洪相公卻乾咳了一聲,陪陪笑道:「若是沒有必要,倒是將此人除去的好。」
    石觀音語聲和緩了下來,徐徐道:「書畫家完成了一件傑作,若是沒有人欣賞,就
會覺得如衣錦夜行,所有的心力都白花了,是麼?」
    洪相公雖然是摸不透她話中深意,也答不上話來。
    石觀音又道:「名伶在高歌時,若是無人聆聽,也會覺得十分無趣,是麼?」
    洪相公道:「嗯!」
    石觀音道:「我們做這件事,也正如畫家揮毫,名伶高歌一般,也要人來欣賞的,
因為我們做的這件事,也無疑是件傑作。」
    洪相公笑道:「不錯,若論用力之深,結構之密,縱是王羲之蘭亭帖,李太白長歌
行,也萬萬比不上此事之萬一。」
    石觀音道:「所以我要他活著,活著看我們這件事完成,名畫要法眼鑒賞,名曲要
知音聆聽,我們做的這件事,也只有楚香帥這種人才懂得欣賞的,是麼?」
    洪相公擊節道:「不錯,夫人高見,當真非人能及。」
    吳菊軒道:「但,但這人……」
    石觀音冷冷道:「用不著你來多話。」
    她對任何人都十分客氣,只有對這吳菊軒,卻從不假以顏色,吳菊軒居然也逆來順
受,恭聲道:「是。」
    石觀音道:「既是如此,下面的這三個人,我就要帶回去,不知各位可有異議麼?」
    洪相公陪笑道:「在下唯夫人之命是聽。」
    石觀音一笑道:「各位但請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他們的。」
    悶了一天後,胡鐵花簡直快悶出病來了,酒也不知喝了多少,奇怪的是,竟好像越
喝越清醒。
    眼見這一天又將過去,胡鐵花忍不住比聲歎氣,喃喃道:「楚留香,老臭蟲,你為
何還不回來,難道是碰見鬼了麼?」
    他卻不知楚留香竟真的是碰見鬼了。
    門忽被掀起,琵琶公主已闖了進來,胡鐵花一肚子悶氣,這下可找看出氣的人,大
吼道:
    「我問你,你究竟懂不懂禮貌?」
    琵琶公主冷冷瞧了也一眼,道:「什麼禮貌?」
    胡鐵花大聲道:「孟母日:失禮,將入門,問孰存,所以致敬也。將上堂,聲必揚,
所以戒人也。你要進來,難道不會先打聲招呼麼?」
    琵琶公主笑道:「哎約!想不到你還念過幾天書的。」
    胡鐵花背負起手,仰頭道:「好說好說。」
    琵琶公主的臉一板,冷冷道:「只可惜你忘了自己的身份。」
    胡鐵花瞪眼道:「我是什麼身份?」
    琵琶公主道:「現在,你是我們的階下之囚,我根本用不著對你客氣。」
    胡鐵花瞪眼瞧了半晌,忽然一笑,道:「好男不和女鬥,這話是你說的,也就罷了,
若是別人說的,嘿嘿!我可就要他的好看了。」
    他往床上一倒,用氈子蓋起頭,索性給她個不理不睬。
    琵琶公主叱道:「你裝什麼死?起來!」
    胡鐵花蒙在被裡,大笑道:「我要睡就睡,要起來就起來,誰也管不著。」
    琵琶公主跺了跺腳,走過去就掀他氈子。
    胡鐵花大叫道:「我可不是老臭蟲,你莫瞧錯了人呀?」
    琵琶公主的臉紅了紅,口氣卻軟了,道:「王妃要見你,快起來跟我去!」
    胡鐵花怔了怔,一骨碌坐起來,道:「王妃要見我?她要見我作甚?」
    琵琶公主道:「她素來不喜見人,此番要見你,自然是有要緊的事!」
    胡鐵花眼珠子一轉,笑道:「她既然要見我,就叫她來吧!」
    嘴裡說著話,人又倒了下去。
    琵琶公主跺腳道:「你……你這人怎地像是沒骨頭似的。」
    胡鐵花翹起腳,悠然道:「你莫忘了,是她想見我,不是我想見他。」
    琵琶公主咬了咬嘴唇,忽然冷笑道:「我知道了,你莫非是做賊心虛,不敢去見
她。」
    她話未說完,胡鐵花已跳了起來,大吼道:「我有什麼做賊心虛?我如何不敢去見
她?」
    琵琶公主忍住笑道:「你若有這膽子,就跟我來吧?」
    龜茲王妃的帳篷,實在比胡鐵花想像中還華麗得多,帳篷裡充滿了檀香,藥香,香
得令人幾乎透不過氣。
    珍珠羅帳裡,龜茲王妃半倚半臥,彷彿弱不勝依。
    雖然隔著層紗帳,她看來仍是風華絕代,不可逼視,連胡鐵花到了這裡,都似覺得
有些自慚形穢起來。
    龜茲王妃微微一笑,道:「殘病之身,不能下床迎接,盼公子恕罪。」
    胡鐵花清了清喉嚨,道:「不……不客氣。」
    他本也想說兩句話,說:「我是你的階下之囚,你用不著客氣。」
    但話到嘴邊,竟說不出來了。
    龜茲王妃歎了口氣,道:「前夜的不幸之事,的確令人遺憾。」
    一提到這件事,胡鐵花的火氣就往上撞,冷笑道:「王妃莫非是要來審問我的麼?
在下恕不奉陪了。」
    他轉身就走,龜茲王妃卻笑道:「公子留步,公子太多疑了。」
    胡鐵花冷笑道:「多疑的不是我,而是你們。」
    王妃又歎了口氣,道:「我等錯疑了公子,確是不該,但請公子恕罪。」
    胡鐵花反倒怔了怔,道:「你……你們已承認人不是我殺的了?」
    王妃柔聲道:「人自然不是公子殺的,否則公子又怎會還留在這裡?公子若是想走,
又有誰能攔得住呢?」
    胡鐵花默然半晌,長歎道:「快被人冤死了的時侯,忽然還見個明白事理的人,實
在令人開心得很。」
    王妃道:「公子如今還在生氣麼?」
    胡鐵花笑道:「在下本來的確有些生氣的,但王妃這麼樣一說,在下反倒不好意思
了。」
    王妃嫣然一笑,過了半晌,又道:「賤妾請公子前來,實有一事相求。」
    胡鐵花挺胸道:「士為知己者死,王妃要在下做什麼,只要在下能做得到,要水裡
就水裡去,要火裡就火俚去。」
    王妃道:「公子高義,賤妾先謝過了。」
    胡鐵花忽然發現,帳篷裡就剩只下他一個人和王妃相對,琵琶公主和丫們竟都已悄
然退去。
    也不知怎地,也一顆心竟忽然「砰砰」跳了起來,似乎覺得紗帳中的王妃,正在向
他微笑。
    當下大聲道:「王妃不必客氣,有什麼吩咐,請說就是。」
    龜茲王妃道:「公子不知是否還記得,明天就是對方與我等相約,交換「極樂之星」
的日子了,不知公子是否能……」
    胡鐵花雖然拚命抑制自己,但也不知怎地,竟忽然想起了洞房花燭的晚上,那溫存
纏綿的一夕。
    帳中的龜茲王妃,竟似乎已變成了……
    胡鐵花再也不敢瞧下去,再也不敢想下去,大聲道:「王妃莫非是要在下將那極樂
之星換回來麼?」
    王妃歎了口氣,道:「我一家大小流離在外,實在眾叛親離,竟不得不以此等瑣碎
的事來牽累公子,賤妾於心實是難安。」
    胡鐵花慨然道:「在下若不能將那極樂之星換回來,情願將這顆腦袋摘下來充數。」
    王妃道:「公子如此大義,實令賤妾……賤妾……」
    她語聲哽咽,竟連話都說不出了,卻突然自紗帳伸出一隻柔若無骨的手來,燈光下,
只見她纖纖指尖,不住微微顫抖,就像是一朵在狂風中掙扎的小小蘭花,若無人扶持愛
護,眼見就要被暴風兩摧殘。
    胡鐵花但覺心裡一陣熱血上湧,腦袋一陣迷糊,等頭腦清醒時,才發覺不知怎地自
己竟也握住了這隻手了。
    龜茲王妃居然也沒有退縮,沒有閃避,只是顫聲道:「公子此去千萬小心,賤妾已
將一切都托付給公子了。」
    胡鐵花只覺一顆心已快跳出了腔子,也不知該放下這隻手來,還是該繼續握住,嘴
裡也不知說些什麼。
    只覺龜茲王妃的手,反而握起他的手,柔聲道:「除此之外,賤妾還有一件私事想
托付公子。」
    胡鐵花腦子裡還是昏昏的,想也不想,大聲道:「在下早已說過,只要是王妃的事,
在下萬死不辭。」
    他天生就是熱情衝動,顧前不顧後的脾氣,別人若是對他好,他簡直可以把心都掏
出來送人的。
    此刻他只覺得這龜茲王妃不但是他平生第一知己,而且是天下對他最好的人,以王
妃之尊,居然對也一個江湖人如此寵遇,他不但感激零涕,簡直有些受寵若驚了。
    龜茲王妃道:「賤妾只求公子為賤妾打聽出那極樂之星的秘密。」
    胡鐵花怔了怔,道:「這秘密連王妃都不知道麼?」
    王妃歎道:「我和王爺多年夫妻,彼此雖然可稱得上是相敬如賓,但只有這一件事,
他卻始終不肯告訴我。」
    胡鐵花想了想,道:「王爺苦連王妃也瞞著,又怎樣肯將這秘密告訴在下?」
    王妃緩緩道:「故老相傳,龜茲國上代本有一宗巨大的寶藏,平時誰也不可動用,
只有在國家到了危急存亡之秋,才能將之用來復國中興,至於寶藏所在之地,也唯有身
繼龜茲國王位大統的人才知道。」
    胡鐵花恍然道:「王妃莫非是認為這極樂之星的秘密,就和寶藏有關麼?」
    王妃道:「想來必是如此。」
    胡鐵花苦笑道:「若是如此,王爺只怕更不會將這秘密告訴我了。」
    王妃道:「但以王爺一人之力,是絕對無法將那宗巨大的寶藏運出來的,是麼?」
    胡鐵花道:「不錯。」
    王妃道:「這不但要人搬運,而且遠必定要人保護,是麼?」
    胡鐵花道:「是。」
    王妃又歎了口氣,道:「賤妾方纔已說過,現在王爺屬下已沒有一個得力的人手,
更沒有一個人能有力量護送這寶藏的。」
    胡鐵花沉吟道:「王妃的意思,是認為王爺會找我來護送這寶藏?」
    王妃道:「正是。」
    胡鐵花苦笑道:「王爺若是信得過我,也不會冤枉我是殺人犯了。」
    王妃柔聲道:「王爺對公子雖有誤會,但公子將那極樂之星換回來後,他的看法必
然會改變的,何況,他除了公子之外,更絕沒有別人可以信任。」
    胡鐵花笑道:「王妃可知,王爺對我那朋友,就比對我信任得多。」
    王妃沉默了半晌,道:「但王爺若將此事交託公子,公子肯將其中的秘密告訴我
麼?」
    胡鐵花道:「在下豈非早已答應……」
    王妃截口道:「王爺若要公子嚴守秘密呢?」
    胡鐵花想了想,笑道:「在下卻是先答應王妃的,是麼?」
    這件事有些不台規矩道理,若換了別人,必定不會答應,但胡鐵花做事可從來不管
是有理,還是無理的,只要是他認為該做的事,他就非做不可,現在他一心只認為龜茲
王妃是天下第一個好人,那位王爺是個混帳,他若為了一個好人來騙騙混帳,那豈非正
是天經地義,合理已極。
    至於這龜茲王妃又是為了什麼一定要知道這秘密呢?這一點,胡鐵花卻連想也不去
想,自然更不會去問的。
    正午,驕陽如火。
    胡鐵花帶領著三匹駱駝,直奔西行:
    他頭上雖重重疊疊地纏了條很長的白布還是不免被太陽曬得發昏,隨他同行的三個
龜茲武士,武功雖遠不及他,但卻久已被沙漠中風沙烈日練成一副鋼筋鐵,看樣子竟比
他舒服多了。
    胡鐵花歎了口氣,喃喃道:「看來我只是酒喝得太多了,怎地像是嬌滴滴的大姑娘
似的,一曬太陽就頭昏,這樣下去,還得了麼了,」
    其實這也是因為他久日勞累太劇,不但酒喝得太多,而且那一夜纏綿,更大大消耗
了他的體力。
    昨天晚上,他雖然很早就上床了,但想起紗帳中那如煙中芍葯般的倩影,想起那柔
若無骨的纖纖玉手,他竟是翻來覆去的睡不著,他心裡越是覺得不該胡思亂想,唐突佳
人,越是罵自己好色無恥,但也不知怎地,那美麗的王妃竟彷彿本就是他相思入骨的情
人,他要不想都不行。
    胡鐵花平日不是這樣子的,到後來他只有自己安慰自己:「我只怕是被那多情的老
臭蟲傳染了。」
    但一想起楚留香,他更睡不著了。
    楚留香已去了兩天多,非但沒有回來,而且連一點消息也沒有,他和姬冰雁難道都
遭了那神秘刺客的毒手?一眼望去,千里無極的大沙漠,連一點生機都沒有,沒有人,
沒有鳥獸,沒有雲,沒有風。
    其間或有一兩隻令人噁心的大蜥蜴,自岩石中爬出,爬過駱駝蹄下,但卻更為這沙
漠平添幾分死亡的氣息。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