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沙漠
第二十一章 附骨之蛆

    那商人模樣的接著笑道:「在下還怕壯士遭了什麼意外,但敏將軍卻說以壯士的劍
法,必可無慮,哈哈!貝來還是敏將軍有眼力。」
    吳菊軒撚鬚笑道:「洪相公久居軒閣,不近武事,自然不知道以紅兄的劍法,要在
百萬軍中取主將首級,亦如探囊取物一般。」
    敏將軍拍案大笑道:「只望紅壯士莫取了本帥頭上首級就是。」
    他漢語極流利,要知龜茲雖乃蕞爾小柄,亦屬漢家藩邦,這些人位居要津,怎能不
通漢語?一點紅冷冷瞧著他,忽然道:「你們既已來了,為何不入那客棧與我相見?」
    吳菊軒笑道:「那客棧中說話多有不便,何況,半天風和敏將軍本有些香火之緣。」
    敏將軍大笑接口道:「不瞞你說,這半天風原是本帥屬下的一員猛將,當了強盜後,
還為本帥做了不少事,壯士既在找他的麻煩,本帥進去了,豈非多有不便。」
    一點紅道:「哼!」
    強盜原來是和將軍勾結的,他還有什麼話說。
    那紅衣女子卻吃吃笑道:「你可知道,敏將軍舉事的軍餉,多半還是靠這半天風去
借來的哩!」
    駝子暗暗忖道:「原來如此,你們現在大事已成,怕他也要來分一杯羹,所以就將
他殺之滅口了。」
    只見一點紅瞪了他一眼,沉聲道:「這女子又是什麼人?你們為何要她……」
    吳菊軒含笑打斷了他的話,截口道:「賤內莫非得罪了紅兄弟麼?」
    一點紅也不禁怔了怔,道:「她……她是你的妻子?」
    紅衣子女嬌笑道:「你奇怪麼?就有很多人奇怪了,都是說一朵鮮花,插在……插
在……」
    她終於沒有說出「牛糞」兩字,只是笑得彎下腰去。
    吳菊軒卻神色不變,還是微笑道:「紅兄大功想必已成,卻不知那昏王的首級何
在?」
    一點紅道:「首級還在他的頭上。」
    敏將軍、洪相公相顧失色,道:「壯士怎會未曾得手?」
    一點紅道:「哼!」
    吳菊軒沉吟道:「莫非那昏王已聞風先藏起來了?」
    一點紅道:「嗯?」
    敏將軍、洪相公齊地長歎起來,吳菊軒卻淡淡一笑,道:「那也無妨,反正他頭顱
遲早都是紅兄的囊中物。」
    瞧了旁邊的駝子一眼:「只不知這兩位又是何許人也?」
    駝子搶著道:「咱們和那昏王本沒關係,只不過是他花銀子請來的,也不知道那昏
王已藏到什麼地方去了。」
    吳菊軒微笑道:「紅兄將他們俘來,莫非就為了要追他們的口供?」
    一點紅道:「嗯!」
    敏將軍道:「壯士當時為何不逼問出來?」
    一點紅冷冷道:「我只會殺人,不會問口供。」
    吳菊軒笑道:「在下人是不會殺的,口供也遠可問出兩句。」
    他緩緩走到兩人面前,俯首笑道:「兩位貴姓大名?」
    麻子道:「你不必問,咱們都是無名小卒。」
    他身上繩子綁得雖緊,但那自然只不過是做給人看的,以他們的功力,隨時都可振
臂而起。
    他們為了刺探虛實而來,這時再也瞧不出什麼了,麻子早已躍躍欲試,只不過駝子
未發動,他也只好等著。
    吳菊軒笑道:「這兩位既與那昏王毫無淵源,又和我等素無冤仇,依在下之見,不
如還是放了他們吧!」
    一點紅道:「人已交給你了,隨便你。」
    吳菊軒笑道:「既是如此,在下先為兩位寬去繩索再說。」
    他一面說話,一面已俯身來解繩子,麻子和駝子更不便出手,誰知吳菊軒突然出手
如風,左右雙手,在兩人身上各點了七八處穴道,這位其貌不揚的名士,原來竟還是一
等一的武林高手」
    一點紅變色道:「你這是做什麼?」
    他方待長身而起,只覺一柄尖刀,已抵住了他後面的頸子,刀尖冷得像冰,那紅衣
女子卻柔聲笑道:「人已交給了他,就隨便他吧!是麼?」
    一點紅知道自己只要再動一動,刀尖便要穿喉而過。
    那駝子卻沉得住氣,冷笑道:「朋友好俊的手法,只不過用這樣的功夫,來對付兩
個身上綁著繩子的無名小卒,豈非小題大做了麼?」
    吳菊軒悠然道:「堂堂的楚香帥也是無名小卒麼?」
    這句話說出來,一點紅的心已沈了下去。
    那駝子卻大笑起來,道:「楚香帥,我若是楚香帥,身上還會被人綁上繩子?」
    他似乎覺得這件事實在可笑已極,連眼淚都笑出來,吳菊軒靜靜瞧著他,等他笑完
了,才淡淡道:「這區區幾條繩子,又怎能綁得住楚香帥?楚香帥將咱們的虛實探出來
後,隨時都可振臂而起的,是麼?」
    那「駝子」終於笑不出來了,他實也未想到這吳菊軒竟是如此厲害的人物,吳菊軒
緩緩接道:「楚香帥難道還不承認?難道還要在下動手為楚香帥洗洗臉麼?」
    楚留香忍不住道:「朋友好眼力,卻不知朋友是如何瞧破的?」
    吳菊軒微笑道:「楚香帥易容之妙,天下無雙,但一個人的易容之術無論多麼精妙,
臉上也有個地方是永遠無法改變的。」
    楚留香道:「噢?」
    吳菊軒道:「香帥自必也知道,一個人的面貌、膚色、聲音都可以改變,甚至連身
子的高矮都可以改變,但只有兩眼之間的距離,卻是永遠無法改變的,香帥的易容之術
縱然妙絕天下,總也無法將兩眼的位置改變吧?」
    楚留香瞧了姬冰雁一眼,笑道:「不想今日竟遇著大行家了。」
    吳菊軒道:「而且只要加以留意,便可發現,世上絕沒有任何人兩眼之間的距離是
完全相同的,只不過相差極微而已。」
    楚留香道:「如此說來,閣下早已算過我兩眼之間的距離了?」
    吳菊軒拱手笑道:「失禮失禮。」
    楚留香道:「但我為何不記得曾見過閣下?」
    吳菊軒笑道:「像在下這樣的無名小卒,香帥縱然見過,也早已忘懷了。」
    楚留香道:「如此說來,一個人還是不要太有名的好。」
    他此時此刻居然還能笑得出來,一點紅和姬冰雁卻已快急瘋了,一點紅身子突然向
前一撲,右腿向後去。
    他下盤功夫當真已使得爐火純青,身子這一撲,幾乎已和地面平行,誰知刀尖還是
抵在他頸子上,竟未能甩掉。
    那紅衣少女身子已掛在船艙頂上,笑道:「我已成了你的附骨之蛆,你永遠也甩不
掉的。」
    楚留香望著吳菊軒一笑道:「你娶著這樣會纏人的老婆,那日子必也難過得很。」
    吳菊軒淡淡笑道:「只可惜閣下的日子只怕更要難過了。」
    這裡是船艙下的暗艙,暗得伸手不見五指,船底擦著沙地的聲音一陣陣傳上來,像
是尖針在刺著人的耳朵。
    無論誰躺在這種地方,自然都不會覺得舒服的,最講究舒適的姬冰雁和楚留香,偏
偏被關在這裡。
    也不知為了什麼,吳菊軒並不想立刻殺死他們,也沒有殺死一點紅,彷彿覺得現在
殺了他們還太可惜。
    楚留香歎了口氣,喃喃道:「吳菊軒!吳菊軒!這究竟是什麼人物?怎會一眼就認
出了我?」
    姬冰雁冷笑道:「你以為你扮得很好麼?在你那條船上的鏡室裡,你也許可以扮得
令人認不出你,但這一次,就連我也能一眼認出你。」
    楚留香道:「你自然能認得出我,但你莫忘了,你和我有多麼熟,那吳菊軒又是什
麼人?怎會也對我如此熟悉?」
    姬冰雁沉默了半晌,道:「莫非他就是黑珍珠?」
    楚留香道:「絕不是。」
    姬冰雁道:「到了這種時候,你還如此自信!」
    楚留香道:「黑珍珠自然也可以易容改扮,但武功卻是裝不出來的,我一瞧這吳菊
軒的點穴功夫,就知道他功夫比黑珍珠強勝多了。」
    姬冰雁不說話了,船艙上卻有一陣陣談笑聲傳了下來,這船既然大多是竹子做的,
自然不能隔音。
    楚留香他們既然已快死了,別人自然也不必再顧忌他們,也不知過了多久,船忽然
停了下來。
    只聽敏將軍道:「你和那位石夫人,約的地方就是這裡麼?」
    別的話楚留香他們都沒有留意聽,船底摩擦的聲音實在討厭,他們幾乎恨不得塞起
耳朵來。
    但敏將軍這句話說出來,楚留香、姬冰雁、一點紅三個人的耳朵立刻都直了,但聽
吳菊軒笑道:「就在這裡,一定錯不了。」
    洪相公哈哈笑道:「吳先生做事,自然萬萬錯不了的,只不過……不知這位石夫人,
是否有和敝邦合怍的誠意?」
    吳菊軒笑道:「她若沒有這意思,你我想看她,只怕比登天還難。」
    敏將軍道:「啊!她的功夫難道此先生還強麼?」
    吳菊軒笑道:「在下這點功夫,若和石夫人一比,實如秋螢之與皓月,簡直不可相
提並論。」
    敏將軍笑道:「如此說來,敝邦有了這位石夫人相助,從此以後便可高枕無憂了。」
    吳菊軒道:「正是如此。」
    洪相公笑道:「說來這還是仰仗吳先生的大力,若非吳先生,石夫人又怎肯與我等
這些凡夫俗子結納。」
    敏將軍笑道:「不錯,不錯,此次大功全部告成之後,上至國王大哥,下至本帥和
洪相公,都不會忘了吳生先的好處的。」
    吳菊軒哈哈笑道:「在下一介草民,能為君王效力,已覺不勝榮寵之至。」
    那紅衣女子卻嬌笑道:「你也別假客氣了,此番事成之後,你遠不是要求洪相公和
敏將軍給你一個一官半職,讓我也可以舒舒服服享半輩子清福。」
    洪相公大笑道:「事成之後,大嫂少不了自然是位一品夫人。」
    四個人一齊大笑起來,接著,又是一陣碰杯聲。
    聽到這裡,楚留香的心更往下沉。
    也們現在已知道,這吳菊軒竟然是和石觀音有勾結的,而且還替石觀音和龜茲國的
叛臣接了現。
    這些人好不容易奪得了龜茲國的王位,這下子只怕就等於雙手奉送給石觀音和吳菊
軒了。
    像吳菊軒這樣的人,他的目的自然不是「一官半職」了,就算將宰相讓給他做,他
也是不過癮的。
    只不過在這種情形下,黑珍珠所佔的又是什麼地位呢?他久居大漠,難道也是石觀
音屬下?現在,石觀音就要來了,楚留香等人的命運,只怕也立刻就要被判定,姬冰雁
忽然道:「楚留香,你一向很有自信,這一次你想你還能活著走出去麼?」
    楚留香微微一笑,道:「有幾次別人刀已架住了我的頸子,我還是活到現在了。」
    姬冰雁苦笑道:「楚留香呀楚留香,你要到什麼時侯才會絕望呢?」
    楚留香笑道:「別人還沒有砍下我的腦袋時,我永遠都沒有絕望的。」
    突聽一聲鷹嘯,接著,「沙沙」之聲,動地而來。
    一點紅聳然道:「來了!」
    姬冰雁道:「原來石觀音乘的也是這種鬼船。」
    楚留香道:「我看這艘船八成也是石觀音送的。」
    幾句話的功夫,那艘船想必已到了,船艙上腳步之聲響動,吳菊軒等人顯然一齊迎
接了出來。
    知道石觀音就要上船,楚留香等人竟似被一種奇異的魔力所懾,心裡跳個不停,口
不敢開了。
    只聽紅衣女子的語聲緩緩傳來,道:「弟子長孫紅,叩見夫人。」
    楚留香猜得果然不錯,這女子果然是石觀音門下,石觀音竟然肯將自己的徒弟嫁給
吳菊軒,吳菊軒這人想來更不簡單了。
    過了半晌,腳步聲又移入艙裡。
    洪相公道:「晚生久慕夫人風儀,不想今日得見,實在……實在不勝光采。」
    這人口才本極靈便,此刻一句話卻分了好幾次才說出來,那敏將軍更是期期艾艾,
連話都說不清楚。
    這兩人本是見過大場面的,見了這石觀音,還不免如此緊張,可見石觀音必定風采
照人,令人不敢逼視。
    等他們的客套恭維話都說完了,一個優美動人,光滑像緞子一般的聲音,才帶著笑
緩緩道:
    「兩位天潢貴胄,功高蓋世,日後陵霄閣上,必有姓名,賤妾又是何許人,兩泣如
此客氣,倒教賤妾置身無地了。」
    這聲音似乎就在楚留香頭上。
    楚留香想到這仙子般美麗,惡魔般詭秘的人,此刻就在自己頭上,心裡真不如是什
麼滋味。
    他實在恨不得立刻衝上去,瞧一瞧這仙子中的惡魔,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物,究竟有
什麼神秘的魔力。
    上面又說了幾句話,敏將軍忍不住道:「不知夫人可將那極樂之星帶來了麼?」
    石觀音卻反問道:「將軍可知道這極樂之星的秘密?」
    敏將軍道:「這……還不知道。」
    石觀音道:「將軍既不知道它的密,這「極樂之星」最多也不過只是塊寶石而已,
賤妾就算奉送給將軍,將軍又有何用?」
    敏將軍似乎怔住了。
    洪相公卻陪笑道:「但晚生等卻知道,這寶石若到了昏王手裡,價值立刻大不相同,
是以晚生萬萬不能讓它落人那昏王手裡。」
    石觀音微笑道:「但賤妾已決定將它和那昏王交換了。」
    敏將軍和洪相公顯然都大吃一驚,失聲道:「這……這萬萬使不得。」
    吳菊軒含笑接口道:「兩位不必吃驚,夫人將這「極樂之星」還給那昏王,是另有
用意的。」
    敏將軍道:「有……有何用意?」
    吳菊軒道:「只因普天之下,只有那昏王知道它的秘密,他既寧死不肯說,就算想
知道這秘密,就唯有等那昏王得回此物後……」
    洪相公恍然道:「他此刻已是山窮水盡,得回此物後,必定要立刻加以利用,那時
我等在暗中查探,就可知道它的秘密了。」
    吳菊軒笑道:「究竟洪相公是聰明人」
    敏將軍也立刻大笑道:「那昏王此刻已沒有硬手保鏢了,咱們隨時要將那極樂之星
奪回,卻容易得很,這叫欲擒故縱……哈哈!妙計呀妙計!」
    說到這裡,他語聲突然停頓半晌,才接著道:「幸好咱們未能宰了他,否則這秘密
豈非也要隨他同入地獄,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看來咱們的運氣倒不錯。」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