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沙漠
第十九章 劍不輕出

    大家喜極狂呼一聲,就要拚命趕過去。
    誰知當先領路的一個滿臉風霜的老人卻忽然大呼道:「去不得,那地方去不得。」
    他聲音雖然低啞嘶喑,但仍有一種令人信服的力量,大家果然都停了下來,滿面俱
是渴望企求之色。
    那老人乾澀的臉上,竟充滿恐懼,嘎聲道:「你們知道那是什麼地方?」
    大家搖了搖頭,一人道:「我們也不如那是什麼地,只要那地方有水……」
    說到「水」字,大家立刻又興奮起來,喉嚨裡發出一陣野獸般的嗥叫聲:「水……
水……水……」
    那老人用舌頭舔著嘴唇,但舔了很久,嘴唇仍是乾得發裂,只因他舌頭也乾得快要
裂開。
    他歎了口氣道:「水……唉!那地方雖有水,但也有殺人的鋼刀,我們現在還有機
會活下去,但到了那裡,卻立刻就得死。」
    大家面面相覷,道:「為……為什麼?」
    那老人道:「只因那地方就是半天風的……」
    說到「半天風」三個字,已有兩個人從駱駝上跌下來,另有兩個人從駱駝背上跌下
來後,連動都不能動了。
    忽然有個人嘶聲大呼道:「我不管,我還是要去,我寧可被殺死,也不願再受這樣
的罪。」
    他拚命打著駱駝發狂般衝了過去,大家面上都露出驚恐之色,像是知道他這一去,
就永不復返了。
    這時風沙中卻忽又出現了三條人影,一個身材瘦削,面容像是用石頭雕成的黑衣人,
手裡拉著兩條繩子,將另外兩個人像拉狗似的拉著走,被繩子困住的這兩個人,一個又
瘦又長,卻生著一張金錢大麻子臉,嘴唇豬一般向上掀起,那樣子令人一見就要作三日
嘔。
    另一人長得也未見高明,還是個駝子,兩人四隻手都被緊緊的困著,跌跌撞撞地走
在後面。
    那黑衣人卻是神色倨傲,腳步輕健,竟像是將這滿天風沙的大沙漠,著成平坦寬闊
的通衢大道一般。
    快被渴死的旅人們,瞧見這三人不覺又怔住了,也不知是誰忽然驚呼了一聲,嘶聲
道:「半天風……半天風……」
    在沙漠上拿人不當人拉著走的,除了半天風和他的部下還有誰?大家駭極之下,轉
眼間就逃得乾乾淨淨。
    那駝子卻歎了口氣,苦笑道:「想不到這些人竟對半天風如此畏懼,竟寧願渴死,
也不願去那裡。」
    這人語聲又低沉,又清朗,帶著種奇異的煽動力,和他的模樣大不相稱,奇怪的是,
這竟似楚留香的聲音。
    那麻子道:「如此看來,那地方必然凶險已極。」
    這人的聲音,竟像是姬冰雁的。
    原來他們為了刺探對方虛實,為了不讓對方懷疑,竟扮成一點紅的俘虜,只不過區
區一條繩子,又怎能真的困得住他們,就算萬一被人瞧破,還是照樣可以全身而退的,
這法子豈非比冒充一點紅的朋友又高明得多。
    楚留香默然半晌,道:「我這裡還有大半袋水,去送給他們吧!」
    這人當真是裝龍像龍,裝虎像虎,扮起駝子來,就活像是兩頭都不能著地,一點紅
若非親眠瞧見他改扮,簡直無法相信風流瀟,令人著迷的「盜帥」楚留香,半個時辰裡
就會變成這樣子。
    姬冰雁卻微微一笑道:「有那老頭子帶路,這些人絕不會被渴死的。」
    楚留香道:「你認得那老頭子?」
    姬冰雁道:「這人真算得是沙漠上的老狐狸,別的本事也沒有,但卻在沙漠中來來
回回,也不知走過多少次,他的鼻子竟像是能嗅得出那裡有危險,那裡才安全,商旅若
能請得到他做嚮導,就算貼上護身符了。」
    他一笑又道:「十年前我就見過此人,那時他積下的錢已足夠讓他孫子都舒舒服服
的過一輩子了,我本以為他早已洗手不幹,在家納福,誰知他直到今天還在幹這老行當,
看來他竟似覺得這種生活有趣得很。」
    楚留香笑道:「千里良駒,豈甘伏櫪,這種人你若真的要他在家納福,他反而會覺
得全身難受的。」
    前面兩里外,突有一座石山聳天而起,山雖不高,但在這一望無際的大沙漠,卻顯
得分外扎眼。
    山上怪石如犬牙交錯,滿山寸草不生,看來自也分外險峻,半天風的沙漠客棧,就
正是靠山而建的。
    雖有石山擋住了風沙,這客棧仍是建得堅固異常,全都是以兩人合抱的大樹做樁子,
深深打入地下,四五丈高的木樁,露出地面的已不過只剩下兩丈,空隙處灌的竟是鉛汁,
其堅固何異銅牆鐵壁,若有人被關在裡面,要想逃出來就是難如登天。
    這屋子雖不少,門窗卻又小又窄,門口的一張棉門子,閃閃的發著油光,看來竟似
比鐵板還重。
    沒有招牌,只在牆上用白堊寫著:「饃饃清水,乾床熱炕。」
    這八個字在沙漠中的旅人看來,實比「南北口味,應時名菜,原封好酒,招待親切」
任何的魔力都大十倍。
    掀開門走進去,裡面不大不小的一間屋裡,擺著四、五張木桌子,十幾二十張長條
板凳。
    這時正有七、八條大漢圍著桌子在推天九,左邊的櫃台裡,坐著個三角臉,山羊鬍
子的小老正在打瞌睡,嘴裡一管旱煙,火早已熄了,那邊的呼么喝六之聲,幾乎把房頂
都震垮,他卻似完全沒有聽見。
    突聽蹄聲響過,一個人沒頭沒腦的撞了過來,嘶聲狂呼道:「水……水……」
    掌櫃的還在打瞌睡,賭錢的大漢們,更沒有一個回頭的,這人踉蹌衝到櫃台前,嘎
聲道:
    「掌……掌櫃的賣些水好麼?我有銀子。」
    這掌櫃的眼睛還沒有張開,嘴裡卻笑了,道:「有銀子還怕咱們不賣水?財神爺上
了門,還會往外推麼?」
    這人大喜道:「是……好……」
    他嘴裡含含糊糊的,竟連話都說不清了,一隻手已往懷裡掏銀子,當的,擱在櫃台
上,竟足足有二十兩。
    掌櫃的眼睛這才瞇開一線,但立刻又閉了起來。
    那人吃驚道:「不……不夠?」
    掌櫃的歎了口氣,搖了搖頭。
    這人咬了咬牙,又掏出二十兩。
    掌櫃的又歎了口氣,搖了搖頭。
    這人眼睛裡幾乎已冒出火來,但瞧了那邊的大漢一眼,立刻又軟了下去,狠了狠心,
又往懷裡掏銀子。
    他一面掏,一面冒汗,那掌櫃的卻還在歎氣。
    這人大喝道:「一……一百六十兩銀子,還……還不夠?」
    掌櫃的笑嘻嘻道:「客官若只想買一百六十兩的水,自然也可以。」
    這人喜道:「好,就……就這麼多吧」
    掌櫃的咳嗽了一聲,道:「老顏,替這位客官送一百六十兩銀子的水來。」
    那老顏正在推莊,桌面上銀子已堆得像一蒸籠饅頭,他「叭」的將手裡兩張牌一翻,
竟是副「蹩十」。
    做莊的「蹩十」,心情可想而知,只見這老顏一咧嘴,竟連兩張牌都咬在嘴裡,一
面咬,一面罵道:「你這龜孫子,免崽子,混帳王八蛋,誰叫你來的,害得老子輸錢,
老子等會不把你蛋黃都擠出來才怪。」
    他也不知是在罵牌,還是在罵人,挨罵的也只好裝不懂,過了半晌,他總算提了只
茶壺來。
    這茶壺居然不小,那人狂喜道:「多謝……多謝。」
    他一把搶過茶壺,就往嘴裡灌,果然有一滴水落在他舌頭上,他舌頭剛一涼,水已
經沒有了。
    茶壺雖不小,裡面的水卻只有一滴。
    這人顫聲道:「這……這壺裡沒有水。」
    老顏瞪眼道:「誰說沒有水,你方才喝的不是水麼?咱們做生意可是規規矩矩的,
何苦想賴帳,只怕就是你活得不耐煩了。」
    這人又驚又怒,嘶聲道:「但水只有一滴。」
    老顏道:「一百六十兩銀子,本來就只能實得一摘水,你還想要多少?」
    這人再也忍不住大喊起來,道:「一百六十兩銀子一滴水,你們這算是在做買賣
麼?」
    老顏道:「自然是在做買賣,只不過咱們這買賣三年不開張,開張就要吃三年,你
若嫌貴,誰叫你要走進來。」
    他忽然一把搶過茶壺來,獰笑道:「但壺內說不定還有水,我替你擠擠,看能不能
擠出來。」
    嘴裡說著話,兩隻大手將茶壺一擰一絞。
    這青銅茶壺立刻像麵條似的被絞成一團,那人只瞧得張大嘴不攏來,那裡還敢出聲。
    掌櫃的卻悠悠然笑道:「客官若嫌水不夠,不會再買些麼?」
    那人口吃道:「我……我已沒有銀子。」
    掌櫃的道:「沒有銀子,別的東西也可作數的。」
    那人咬了咬牙,轉身就往外跑,誰知道沒跑出門,已被人一把拎了起來,一隻大手
已伸入他懷裡。
    這隻手出來的時候,已帶著條裝得滿滿的皮褡褳。
    只聽老顏大笑道:「想不到這小子遠肥得很。」
    那人顫聲道:「我……我不買了。」
    老顏怒道:「你不買來幹什麼?咱們這地方難道是你開玩笑的麼?」
    那人呆了半晌,流淚道:「既然這麼樣,就拿水來吧?」
    老顏哈哈大笑道:「你袋子裡現已空空如也,老子那裡還有水給你,滾出去喝尿
吧!」
    他兩手一揚,竟將這個人直拋了出去,只聽棉門「噗」的一聲,幾十斤重一個人已
穿門而出老顏拍了拍手,大笑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自來投,你這不是瞎了
眼麼?」
    話猶未了,突聽又是「噗」的一聲,棉門一卷,那人竟又從門外飛了回來,「砰」
的坐在桌上。
    老顏一驚,倒退三步,道:「嘿!想不到閣下竟是真人不露相,竟還有兩下子。」
    掌櫃的冷冷道:「你說別人瞎了眼,你才是瞎了眼,有兩下子的人,還在門外哩!」
    老顏再仔細一瞧,只見那人坐在桌子上,兩眼發直,已被駭呆了,這一來老顏也瞧
出他也是被從門外拋進來的,只是門外這人竟能輕輕鬆鬆的接住他,將他拋回來,不偏
不倚拋在桌子上而且不傷毫髮,這份手力也就駭人得很,老顏呆了半晌,又後退兩步,
大喝道:「門外面的小子,快進來……」
    「送死」兩字遠未說出,他語聲就突然頓住,只因門外已走進個人來,眼睛只不過
瞪了他一眼。
    他竟已覺得全身發涼,再也說不出話來。
    門外雖是烈日當空,屋子裡卻是陰沉沉的。
    陰沉沉的光線中,只見這人慘白的一張臉,絕無絲毫表情,像是沒有任何事能打動
他的心。
    但那雙眼睛,卻尖銳得可怕,冷得可怕,自從他一走進來,屋子裡的空氣就像是突
然凝結住,賭錢的停住了呼喝聲,掌櫃的也睜開眼睛,大家都覺得身上冷颼颼的,卻不
知自己為何要害怕,怕的是什麼?只見這人揚長走了進來,根本就未將滿屋子的人瞧在
眼裡,他手裡還牽著兩根繩子,繩子一拉,門外又有兩個人跌了進來,一個彎腰駝背,
一個又醜又麻,一跤跌在屋子裡,還在不住喘氣。
    老顏深深吸了口氣,道:「朋……朋友是來幹什麼的?」
    他雖已壯起膽子,但也不知怎地,聲音還是有些發抖。
    黑衣人道:「你這裡是幹什麼的?」
    老顏怔了怔,道:「咱們……咱們這裡是客棧。」
    黑衣人已坐了下來,「叭」的一拍桌子,道:「既是客棧,還不奉茶來?」
    老顏眼珠子一轉,只見旁邊七八個人都在瞧著自己,他心裡暗道:「我怕什麼?你
小子一個人又有什麼可怕的?」
    想到這裡,膽子又壯了幾分,冷笑道:「咱們這裡一向講究先錢後貨,要喝茶得先
拿銀子。」
    誰知這黑衣人卻冷冷道:「沒有銀子。」
    老顏又怔了怔,本想說幾句狠話,突見這黑衣人眼睛刀一般地瞪著,他心裡一寒,
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掌櫃的卻忽然輕輕咳嗽了一聲,笑道:「這位客官既然要喝茶,還不快倒茶來。」
    老顏竟真的低著頭去倒茶了。
    被拋在桌上的那人,瞧得又是驚奇,又不禁在暗中稱快:「原來這批強盜,還是怕
惡人的。」
    茶倒是來得真快,黑衣人端起茶壺,大喝了一口,突然將滿嘴茶都噴在老顏臉上,
怒道:
    「這茶葉也喝得的麼,換一壺來。」
    老顏七尺高的身子,竟被這一口茶噴得仰天跌倒,只覺滿臉熱辣辣的發疼,忍不住
跳起來怒吼著撲過去。
    旁邊七、八條大漢見他動了手,也立刻張牙舞爪,紛紛喊「打」,有的搬起了板凳,
有的捲起了袖子。
    黑衣人雙手按在桌子上,忽然吸了口氣,連桌帶板凳,竟立刻隨著滑開了好幾尺。
    老顏本來瞧得準準的,誰知這一撲卻撲了個空,反而撞在對面的大漢身上,那大漢
手裡的板凳剛好往下打。
    只聽「砰」的一聲老顏的身子已矮下去半截,若不是頭恰好往外邊一偏,腦袋已保
險已開了花。
    他跳起來怒吼道:「小黃,你這狗養的瘋了麼?」
    那小黃臉也紅了,道:「誰叫你瞎了眼撞過來,你才是狗養的。」
    這人正是大嬴家,老顏瞧他本有些不順眼,這時半邊肩膀已疼得發麻,更覺氣往上
撞,大吼道:「老子倒要瞧瞧誰是狗娘養的?」
    吼聲中,兩人已扭在一團,你一拳,我一腳,「砰砰篷篷」打了起來,兩人出手都
不輕,只顧了打人,竟忘了閃避,霎眼間已打得鼻青臉腫黑衣人反而在旁邊著起熱鬧來,
連眼睛都沒有霎一霎。
    那掌櫃的居然也沉著臉,沒有說話。
    旁邊的六、七條大漢,有的和老顏相好,有的和小黃交情厚,居然也都在旁邊拍掌,
為兩人助威。
    突聽黑衣人又「叭」的一拍桌子道:「叫你們換壺茶來,誰叫你們狗咬狗的。」
    老顏和小黃這才想起自己要打的人遠在那邊,兩人俱都一怔,訕訕的停住了手,老
顏更是惱羞成怒,狂吼道:「老子和你拚了!」
    他瘋了似的撲過去,那黑衣人身子一縮,連桌子帶板凳,又滑開了好幾尺,老顏又
了個空。
    這次大家都學了乖,誰也沒有過去幫手,只見老顏拳打腳,左衝右撲,卻沾不著別
人一片衣袂。
    那桌子和板凳竟已像長在那黑衣人身上,他身子往那裡動,板凳和桌子就跟著往那
裡走。
    這地方並不大,又擺著不少桌椅,但他卻偏偏能在小小的空隙裡遊走自如。
    老顏眼睛也紅了,臉也腫了,此刻更是滿頭大汗,跳腳道:「你小子若有種,就站
起來和老子痛痛快快的打一架,誰要再逃走,誰就不是人,是畜牲?」
    黑衣人冷冷一笑道:「憑你也配和我動手。」
    老顏怒道:「你要再說風涼話,你也是畜牲!」
    黑衣人眼睛突然一瞪,寒光暴射,一字字道:「你真要我出手?」
    老顏道:「我……我……」
    他本來狠得很,但此刻被黑衣人一瞪,只覺兩腿發軟,竟轉身衝到那些大漢面前,
怒吼道:
    「你們這些龜孫子,瞧什麼熱鬧?你們的手難道斷了麼?」
    大家被這一吼,也不好意思再不動手了。
    只見那黑衣人緩緩自背後解下一柄又長又細,黑皮劍鞘,看來就像毒蛇般的長劍,
放在桌上,輕輕撫摸著,冷冷道:「此劍不輕出,出必見血,見血必死!」
    他像是在喃喃自語,眾人卻聽得身上冷汗直冒,你望著我,我望著你,誰也不敢先
去動手。
    那掌櫃的忽然歎口氣,道:「既不敢動手,還不快滾,留在這裡丟人現眼麼?」
    大漢們全都垂下了頭,那掌櫃的瞧著黑衣人哈哈一笑,道:「朋友好俊的身手,是
存心來這裡拆台的麼?」
    黑衣人眼角都未瞧他,冷冷道:「哼!」
    掌櫃的大笑,道:「好,朋友既來了,咱們不能讓朋友失望。」
    櫃台上有個小鈴鐺,他握在手裡搖了搖。
    一陣清悅的鈴聲響過,四壁七、八個一尺見方的小窗子,全都打了開來,窗子外有
人頭閃了閃,接著,每個窗子裡都放出了一根利箭,箭頭正對著那黑衣人,顯見已是箭
在弦上,引弓待發。
    那被人拋進拋出的旅人,方才乘別人打得熱鬧時,早已偷來壺水喝了,此刻正在喘
著氣,又不禁暗暗為那黑衣人擔心。
    黑衣人自己卻仍是神色不動,這些強弩硬箭正對著他,他卻似根本沒有瞧見,只是
不住冷笑。
    只聽門外有人哈哈大笑,道「朋友好大的膽子,難道真的不怕死?」
    笑聲如洪鐘巨鼓,震得人耳朵嗡嗡作響,屋子後的一扇門裡,已大步走出一個人來。
    只見這人身長九尺開外,滿臉虯髯如鐵,那門雖不大,卻也不小,這人卻得彎著身
子,低著頭才走得進來。
    他身上衣襟敞開,露出了黑鐵般毛茸茸的胸膛,手提一柄九環金背刀,長達五尺,
看來竟似有四、五十斤重。
    這樣的人,這樣的兵刃,當真教人見了膽寒。
    黑衣人卻只淡淡瞧了也一眼,冷冷道:「你就是半天風?」
    虯髯大漢狂笑道:「好小子,原來你知道這裡有個「半天風」,原來你真是成心來
搗蛋的,好,老爺子索性成全了你!」
    狂笑聲中,五十斤重的金背砍山刀已直砍而下,刀鋒劈空聲,刀環響動聲,震得人
魂魄全部飛散。
    那黑衣人似乎也被這一刀之威懾住了魂魄,限睜睜瞧著刀鋒劈下,竟連動也沒有動。
    四下大漢們面上不禁都露出喜色,只道這一刀砍下,那黑衣人不被活生生劈成兩半
才怪。
    只聽得「喀嚓」一聲,金刀已砍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