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沙漠
第十三章 護駕來遲

    標茲王大驚失色,道:「你……你這是做什麼?」
    吳青天獰笑道:「也沒什麼,只不過想要你的腦袋。」
    標茲王大駭道:「小王重金將兩位自張家口聘來,兩位如何反而拔刀相向?」
    吳青天道:「重金?你給了咱們多少銀子?」
    標茲王道:「不是一萬兩麼?」
    吳青天齜牙笑道:「但你的對頭卻給了咱們兩萬。」
    標茲王道:「兩位既有俠士之名,如何竟……竟見利而忘義?」
    吳青天大笑道:「俠土,俠土值多少錢一斤?」
    他大笑著接道:「你既已快死了,我不妨給你個教訓,能用錢買得動的人,絕不是
俠士,你能買得動的人,別人也能買得動的。」
    標茲王苦笑道:「如此說來,是小王瞎了眼了。」
    吳青天道:「你的確瞎了眼了,老實告訴你,你方才說的那消息並不十分正確,這
次咱們來的並不是四個人,而是六個。」
    標茲王道:「還………還有四個妮?」
    吳青天道:「現在自然也都來了,你猜是誰去找他們的?」
    琵琶公主忽然插口道:「莫非是杜環?」
    吳青天大笑道:「不錯,你的確比你老子聰明,我倒實有些捨不得殺你。」
    吳白雲皺眉道:「時機緊迫,你還窮聊什麼?若有別人趕來,這功勞豈非要被他們
分了去?」
    吳青天格格笑道:「對了,我還忘了告訴你,你的頭還值五萬兩哩?」
    他的手一抖,劍光如匹練的直取標茲王頭顱。
    楚留香竟還是沒有出手,他的心定得很,知道根本用不著自己出手,龜茲王的腦袋
也不會搬家的。
    只聽「叮」的一聲,吳青天掌中劍已被撩起,幾乎脫手飛出,琵琶公主手裡已揚起
了那曲頭琵琶,冷笑道:「就憑你若也能取得父王的頭,你前面的人早已得手了。」
    吳白雲聳然道:「這丫頭武功不弱,咱們前面那幾批人想必都是栽在她手上的。」
    吳青天咬了咬牙,喝道:「你還是守住門,我對付得了她。」
    他劍光閃動,再次過去。
    琵琶公主展顏一笑,道:「你真能對付得了麼?」
    手中琵琶並沒有動,但話猶未了,琵琶的曲頭裡,突的一蓬銀針暴射而出,銀針如
雨,也看不清有多少根。
    吳青天大驚之下,劍光迴旋,護住全身。
    「八八六十四手龍游劍」素來以輕靈嚴密著稱於天下,但他的劍勢雖密,銀針卻更
密。
    只聽一聲慘呼,長劍沖天飛起,吳青天雙手掩面,鮮血自指縫間泉水般的湧出,他
厲聲慘呼道:「好………好狠毒的暗器!」
    一句話剛說完,人已撲面倒下。
    琵琶公主歎了口氣,悠悠地道:「歹毒的暗器,正是用來對付你們這種歹毒之人
的。」
    說話間吳白雲已抄起只錦墩,紅著眼撲了過來,他竟以錦墩作為盾牌,右手劍瞬息
間已刺出七劍。
    琵琶公主竟似招架不住,被逼得連連後退。
    吳白雲嗄聲道:「臭丫頭,你遠有什麼毒招?為何不使出來了?」
    琵琶公主竟已被逼得靠住帳篷,退無可退了,但面上卻帶著甜甜的笑容全沒有絲毫
著急的樣子。
    標茲王早已縮在角落裡,大聲道:「快,快出手呀!你的膽子大,你老子卻膽小得
很。」
    琵琶公主銀鈴般笑道:「我只不過想見識見識他們的龍游劍而已,你老人家要我出
手,我就出手吧!」她兩隻手舉著琵琶向上一迎。
    「錚」的一聲,火星四濺,長劍又幾乎被震飛。
    吳白雲獰笑道:「好傢伙,竟是鐵打的琵琶。」
    琵琶赫然正是精鐵所鑄,沉重得很,縱是力氣極大的人,也難舞動自如,琵琶公主
更要用兩隻手一齊捧著。
    吳白雲算準她這樣招式絕不靈便,是以絲毫不懼,長劍展動,又撲了過,只是不敢
硬接而已。。
    只見琵琶公主雙手捧著琵琶,迎。截。碰、撞、砸,招式又古怪,又詭秘,而且還
不慢。
    只因琵琶很大,她的手只要微微移動,琵琶的變化就很多,奇怪的是,她招招俱是
守勢。
    雙手捧著琵琶,要想傷人,自然不易,楚留香雖然見多識廣,卻也未想到世界上有
用兩隻手捧著對敵的兵器,更未瞧見過這樣的招式她自己將自己兩隻手都困死了,守勢
縱佳,豈非已先立於「不勝」之地。
    吳白雲也有些奇怪,幾招過後,他膽子更大,攻勢更急,到後來竟欺身而入,想以
險制勝。
    誰知就在這時,突見銀光一閃。
    琵琶公主雙手一分,琵琶上的曲頸竟應手而起,頸上白刃如霜,閃電般刺入了吳白
雲的肚子裡。
    吳白雲長劍撒手,踉蹌後退,滿面俱是驚疑之色,竟直到臨死時,還弄不懂自己是
如何被人殺死的。
    琵琶公主瞧著他緩緩倒下,幽幽歎道:「我這兵器實在是又奇怪,又狠毒,你們為
什麼偏偏要逼我用它?」
    楚留香瞧得暗暗苦笑,這琵琶公主功力似乎並不深,會的招式也似乎不多,但每一
招卻都犀鋒。簡潔。毒辣。有效。
    他真想不通她這樣的招式是從那裡學來的,一個小泵娘學會了這樣的招式,可並不
是什麼好事。
    標茲王已站起來了,一面找酒杯,一面大聲叫道:「快!膘叫人來把這兩具死弄出
去,我怕看死人。」琵琶公主歎道:「我殺了人後,手也是軟的。」
    她身子還貼著帳篷,就在這時,突然有兩隻手戳穿帳篷,閃電般插了進來,一邊一
只,擒住了琵琶公主兩條手臂。
    標茲王大駭之下,剛拿起的酒杯,又跌在地上。
    只聽「噗,噗」兩聲,兩個人已撞破帳篷,走了進來。
    這兩人都是蒼白的臉,漆黑的衣裳。
    右面一人竟是「殺手無情」杜環,他左手緊握著琵琶公主的手臂,右手卻用白布帶
吊在脖子上。
    左面的一人,又乾又瘦,頭也像是已縮進脖子裡,但一雙眼睛卻是金光閃動,活像
只火眼金睛的大猴子。
    琵琶公主兩隻手臂如被鐵匝,疼得簡直要落淚,但她卻咬緊牙關,連哼都不哼一聲。
    標茲王顫聲道:「你………你們要小王的頭頎無妨,把我的女兒放了吧!」
    杜環格格笑道:「你難道未聽過老子的惡名了老子可以殺兩個人時,絕不會殺一個
的。」
    那乾瘦如猴的黑衣人皺眉道:「要殺就殺,嚕嗦什麼?」
    杜環竟似對這人有些畏懼,乾笑道:「是孫兄來動手?還是小弟動手?」
    黑衣人冷冷道:「你覺得殺人過癮,就讓你過癮吧!」
    杜環大笑道:「多謝多謝………」
    突聽一人緩緩道:「這兩人你們是殺不得的。」
    語聲中帳篷頂上已有一個人落下來,全身也沒做什麼姿勢,但落在地上就像是半兩
棉花,連一絲聲音都沒有。
    除了楚留香,輕功這麼高的還有誰?黑衣人本來趾高氣揚,滿臉目中無人的樣子,
但現在卻像是嚇呆了,連緊握著的手都放鬆下來。
    楚留香望著他微微一笑,道:「孫猴子,你還認得我麼?」這黑衣人正是「長白猴
群」唯一的傳人,白山黑水間頭一把硬手,連整個長白劍派都對他頭疼的「黑猴」孫空。
    但現在頭疼的卻是他自己了,竟呆著說不出話來。杜環本來想發發威,看見他這樣
子,也只有閉起了嘴。
    楚留香笑道:「憑你這樣的人也來作刺客,你不覺丟人麼?」
    「黑猴」孫空突然跺了跺腳,嗄聲道:「我早知道你在這裡,殺了我也不會來的。」
    楚留香笑道:「你還算有些良心。」
    孫空呆了半晌,仰首長歎一聲,掉頭就走。
    「殺手無情」杜環大呼道:「你就這樣走了麼?」
    孫空霍然轉身,冷冷道:「我難道走不得?」
    杜環道:「這小子是誰?孫兄為何如此怕他?」
    孫空瞪了他半晌,獰笑道:「憑你也配叫他小子?憑你也配問他是誰?哼!」
    「哼」字出口,一隻黝黑如鐵的手業已閃電般伸出,杜環竟不及閃避,慘叫一聲,
踉蹌後退。
    他前胸竟已生生被抓出了個血洞。
    孫空將那只鮮血淋漓的手在他衣服上擦了擦,飛起一腳,將他身子得飛了出去,若
無其事地搓搓手,向楚留香咧嘴笑道:「我知道你不殺人,但留著他也麻煩,索性就替
你代勞了。」
    他不等話說完,已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標茲王本來還想拿下他的,現在卻已嚇得臉無血色,等他們走出去,龜茲王已「哇」
的嘔吐了出來,閉著眼道:「快……快把死抬走。」
    話未說完,孫空忽又伸入頭來,道:「我還忘了告訴你,我雖欠你的情,一見你面
立刻就走,但還有一個比我厲害十倍的人就快來了,你千萬要小心些。」
    楚留香仿笑道:「我素來很小心的,只不過……這位厲害的人物究竟是誰?」
    孫空又咧嘴一笑,道:「我一說他名字,惱袋就疼,還是不說的好,只可惜現在就
要走了,否則看你們拚一場,那一定有趣得很。」
    這次他走得更快,說到最後一字,已在十餘丈外。琵琶公主忽然衝到楚留香面前,
拉住他的手,道:「你究竟是什麼人呀?難道連我都不告訴麼?」
    楚留香擺脫她的手,淡淡笑道:「我也不是什麼人,只不過是只老臭蟲而已。
    」
    巴在這時,外面已傳來了胡鐵花的呼聲,遠遠就呼道:「老臭蟲,你那邊沒事了
麼?」
    琵琶公主還是纏著楚留香,嬌笑著又道:「對了,我還是要問,為什麼他要叫你老
臭蟲?」
    楚留香實在不願意對女孩子板著臉說話的,但現在卻只有板下臉來了,否則他就覺
得對不起胡鐵花。
    他板著臉道:「這外號是你未來的夫婿叫我的,你為何不去問他?」
    琵琶公主像是怔了一怔,這時胡鐵花與姬冰雁已雙雙掠了進來,姬冰雁目光一轉,
竟微笑道:「如何?戲好看麼?」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你兩人倒輕鬆自在,在外面追賊的,卻讓賊溜進屋子
來……」
    他話未說完,胡鐵花已大笑起來。
    楚留香皺眉道:「你遠覺得好笑?」
    胡鐵花大笑道:「這次你卻上了死公雞的當了。」
    楚留香怔了怔,道:「上當?」
    胡鐵花笑道:「你當我們沒瞧見那兩人麼?」
    楚留香道:「看見了為何還放他們進來?」
    胡鐵花笑道:「死公雞認得孫空,他知道這猴子生平就最服你,又怕你在這裡太空
閒,所以就將他留給你,我想過去動手,卻被攔住了。」
    楚留香也禁不住莞然而笑,搖頭道:「我本來正在奇怪,孫猴子輕功雖不弱,又怎
能在你們兩人的眼底下溜進來,誰知竟是你們在算計我。」
    姬冰雁淡淡笑道:「但孫猴子若非為人還有可取之處,我也不會將他留給你了……
我若讓這醉鬼和猴子動上了手,你想那猴子還走得了麼?」
    別人出生入死,流血拚命,緊張得連氣都透不出,這三人竟看得稀鬆平常,就好像
吃白菜。
    標茲王這時才定過神。忽然衝過來,道:「他……他們一共來了六個,還有兩人
呢?」
    姬冰雁淡淡道:「王爺想見他們?」
    標茲王嚇了一跳,趕緊搖手道:「不……不想。」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那兩人不幸遇著他們,只怕是永遠不會來了。」
    琵琶公主瞅著他道:「若遇見你呢?」
    楚留香裝作沒有聽見,還是不睬她。
    胡鐵花卻笑道:「遇見他的,可真是走運了,那孫猴子以前有三次犯在他手上,他
竟放了他三次,所以孫猴子現在一見到他,連屁都不放就走。」
    他笑了笑,又道:「其實孫猴子武功之高,另五個人加起來也比不上。」
    標茲王頓時又緊張起來,道:「但這孫猴子卻說,還有個此他厲害十倍的人就要來
了。」
    姬冰雁皺眉道:「哦?」
    胡鐵花卻笑道:「比「黑猴」孫空更厲害十倍的人,世上大概還沒有幾個,但,這
莫非是那猴子在開咱們玩笑?」
    姬冰雁道:「孫猴子從來不說謊的。」
    胡鐵花也不禁皺起了眉頭,道:「那麼,你想他說的是誰呢?」
    姬冰雁冷冷道:「無論這人是誰,等他來了再說也不遲,各位若沒有睡覺的習慣,
在下就一個人去睡了。」
    他話還未說完,轉身就走,胡鐵花眼睛轉來轉去,似乎還想喝兩杯,忽然見琵琶公
主的臉色竟變得難看得很,他這酒也喝不下去了,抹了抹嘴角,打了個哈哈,也逡巡著
走了出去。
    楚留香自然更不願留在這裡,抱了抱拳,剛想走出去,忽聽琵琶公主大聲道:
    「你慢走。」
    標王也哄道:「請留步。」
    琵琶公主叫得再大聲,他也可以裝做沒聽見,但龜茲王也在叫留步,楚留香只有無
可奈何地轉過身,道:「王爺還有什麼吩咐?」
    標茲王支吾了半天,才陪笑道:「小女和令友的婚期,你看是訂在那天好?」
    楚留香沉吟道:「王爺的意思……」
    誰知龜茲王還未說話,琵琶公主已搶著道:「自然是越快越好」楚留香平生見過不
少膽子大,臉皮厚的女人,但像她這樣急著要嫁出去的,倒真還未見過。
    他怔了怔,只有苦笑道:「婚約既已訂下,婚期的遲早都無妨」琵琶公主眼睛裡發
著光,道:「那麼就是明天吧?」
    楚留香大步走回去,心裡又好氣,又好笑,喃喃道:「世上竟會有這麼著急的新娘
子,倒真也少見得很。」
    他一腳邁進帳篷,就瞧見胡鐵花正在抱著酒壺牛飲,一口氣將大半壺酒都喝乾了,
才歎了口氣,笑道:「方纔可真快憋死我了,眼巴巴的瞧著你兩人左一杯,右一杯的喝,
那滋味可真比孫悟空戴上金箍咒還難受。」
    姬冰雁悠然道:「你臉皮不是一向很厚的麼?」
    胡鐵花苦笑道:「別人開我的玩笑,我都不在乎,但是她……她竟也來開我的玩笑
了,你們說這要不要命?」
    姬冰雁笑道:「你現在就怕了她,要命的日子還在後頭哩?」
    楚留香微笑道:「要命的日子從明天就要開始了,新娘子就急著要嫁,催著我將婚
期定在明天。」
    胡鐵花跳了起來,失聲道:「明天?」
    楚留香道:「嗯?」
    胡鐵花一把揪住楚留香,大聲道:「你……你難道就答應了?」
    楚留香笑道:「你這駒馬爺反正已是做定的了,遲幾天,早幾天又有何妨?」
    胡鐵花一個斗倒在床上大呼道:「老天,我連一點準備都沒有,這豈不是要我的命
麼?」
    姬冰雁笑道:「做新郎用不著準備的,你若不會,我和楚留香都可以教你。」
    胡鐵花一個枕頭朝他擲了過去,赤著腳跳下床——到處找酒,不住喃喃道:「酒呢?
該死的酒竟連一點都沒有了麼?再不喝兩酒壓住,我的心就要緊張得跳出腔來了。」
    楚留香望著姬冰雁沉聲道:「你想,他們為何急著要將婚期定在明天?」
    姬冰雁淡淡一笑,道:「經過今日之事後,龜茲王好像驚弓之鳥,誰都不敢信任了,
只有趕快找女婿做保鏢,否則……」
    忽然胡鐵花一聲驚呼,道:「你們快來瞧,這是什麼?」
    他翻來翻去,忽然發現花瓶下壓著張紙。
    雪白紙上,寫著一筆娟秀的字跡。
    「諸君遠道而來,自顧尚且不暇,何苦多管閒事?乘天色未明,離此速去,是為上
策,不則悔之晚矣。若聽良言相勸,妾將洗手再作羹湯,為諸君壽。龕中人人拜。」楚
留香手裡捏著這張紙條,不覺呆住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