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沙漠
第十一章 喜從天降

    姬冰雁道:「這其中只有那王沖,較為可疑。」胡鐵花道:「對了!我看」王沖」
這兩個字,絕不會是他的真名實姓。」姬冰雁道:「此人不但行蹤有些詭秘,而且武功
也深藏不露,他如此掩飾自己的行藏,必定有所固謀。」楚留香忽,笑道。「你看這些
人中,武功最高的就是此人麼?」姬冰雁目光閃動,道:「難道不是?」
    楚留香道:「我看並不是他。」姬冰雁道:「你。是誰?」楚留香笑了笑,一字字
道:「琵琶公主。」
    胡鐵花又一拍大腿,道:「不錯」她若不會武功,就絕不會有那麼高的眼力。
    楚留香道:「而且她比那王沖更深除不露,外表看來,竟好像是弱不禁風的樣子,
內功若非已有了很深的火候,又怎能將勁氣收得絲毫不露?」
    胡鐵花眼望著帳篷的圓頂,忽然笑了。喃喃道:「傾國傾城的塞外公主,竟是個深
藏不露的武林高手,這倒的確有趣得很,有趣得很!」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忽然帳篷外乾咳一聲,有人帶著笑聲道:「三位還沒有睡麼?在下特來拜候。
    」
    來的竟是以「八八六十四手龍游劍」揚名江湖的「吳氏雙俠」中之大俠「青天劍客」
吳青天。
    他滿臉陪笑,再三致歉,著意寒暄,楚留香三人正猜不透他的來意,這位劍法名家
已笑著道:「至於在下的來意,三位只怕是再也不會想得到的。」胡鐵花莞爾道:「不
瞞你說,我們現在正在猜哩!」
    吳青天笑道:「其實在下也是受人所托而來。」
    胡鐵花道:「受人所托?誰托了你?托你來做什麼?」
    吳青天故作神秘地一笑,道:「在下是受龜茲王之托,來向三位求親的。」
    這句話說出,連姬冰雁都怔了怔,失聲道:「求親?」
    胡鐵花已笑得前仰後合,大笑著道:「這位王爺倒實的妙不可言,他難道想將我們
三人都招為駙馬不成?」
    吳青天笑道:「求親的對象,自然只不過是三位中的一位,而且這也並不是王爺的
意想,而是大公主自己一見之下,芳心便已暗許。」
    這句話說出來,姬冰雁又已坐到一邊去了,他知道這位公主絕不會看上他的,胡鐵
花卻立刻有些緊張起來。
    楚留香面上雖不動聲色,但眼睛裡卻發出了光,顯然也有些緊張了,姬冰雁冷眼旁
觀,心裡暗暗好笑。
    到後來,還是胡鐵花忍不住問道:「卻不知這位公主究竟……咳咳……究竟看上了
誰?」
    他說話時嗓子居然有些發乾,這倒並不是說他一心想做駙馬,而是他覺得這位公主
看上的若不是自己,那實在有些丟人。
    只見吳青天含笑瞧著他,笑道:「公主親眼瞧上的,正是閣下。」
    楚留香微笑道:「妙極!妙極!這位公主倒實有賞識英雄的慧眼。」
    他話雖說得愉快,其實卻有些酸酸的,他臉上雖帶著笑,其實心裡卻不是滋味,這
也並不是說他在吃醋。
    他只是覺得有些失望,有些意外,也有些丟人,他再也想不到這公主看上的竟不是
自己。
    只見胡鐵花連手裡的酒杯都倒翻了,酒了他一身,他卻連一點也未覺察,他心裡開
心得要命,面上卻做出生氣之態,大聲道:「荒唐!荒唐!她怎麼會看上我的?你弄錯
了吧?」
    吳青天微笑道:「如此大事,在下怎會弄錯。」
    胡鐵花瞟了楚留香一眼,好像在示威,嘴裡卻還是大聲道:「你一定弄錯了,再回
去問問吧!」
    吳青天道:「用不著再問,只要閣下答應,在下便可回去覆命了。」
    胡鐵花舉起杯子喝酒,這才發現杯子已空了。
    姬冰雁忍不住一笑,道:「如此大事,怎能在倉卒間決定,閣下也該容他考慮考慮
才是。」
    吳青天微一沉吟,道:「既是如此,在下等半個時辰再來……三位有所不知,這倒
不是在下著急,而是那位公主……哈哈……」
    他嘴裡一面打著哈哈,一面已退了出去。
    楚留香瞧著胡鐵花笑道:「恭喜!抱喜!你打了這麼多年的光棍,想不到竟是等著
來做駙馬的。」
    胡鐵花大笑道:「死公雞,你聽聽,難得有一次女人看上我而沒看上他,他就要拈
酸吃醋。」他笑倒在短榻上,連話都說不出來。
    這次連楚留香都被他壓倒了,他怎麼能不開心。
    楚留香摸著鼻子,道:「我吃醋?」
    姬冰雁也忍不住道:「我知道你並不是吃醋,你只不過心裡有些不舒服而已。
    」
    楚留香大笑了起來,三個人笑成了一團,這件事實在荒唐已極,簡直妙不可言,卻
又偏偏是真的。
    胡鐵花喘息著笑道:「一個連酒裡小老闆娘都瞧不上的人,忽然會被個公主瞧上了,
這豈非好像天上忽然掉下個大餡餅麼?」
    楚留香笑道:「你看他得意成什麼樣子,咱們不如現在就把吳青天找進來吧,免得
他們兩人都等得著急。」
    胡鐵花卻忽然跳起來,道:「不行!」
    楚留香怔了怔,道:「怎麼不行?你難道不答應?」
    胡鐵花笑也不笑了,瞪著眼道:「我當然不答應。」
    楚留香奇道:「看你如此開心,又早已對那位公主傾倒得五體投地,人家替你倒酒
時,你幾乎連骨頭都酥了,現在你又為何不答應?」
    胡鐵花道:「老實說,我對那位公主的確有點喜歡,她瞧上的若不是我,我或許會
比老臭蟲更傷心失望,但她若真要嫁我,那卻萬萬不可以。」
    楚留香道:「為什麼不可以?」
    胡鐵花著急道:「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姬冰雁悠悠道:「我看他只怕是老毛病又犯了,別人不喜歡他,他卻像蒼蠅見了血
似的釘住人家,別人喜歡他,他反而要擺架子了。」
    胡鐵花著急道:「孫子才有這意思,我只不過……只不過……」
    他越急越說不出話來。
    姬冰雁道:「只不過怎樣?」
    胡鐵花滿頭大汗,道:「你們想想,像我這樣的人,怎麼能娶個公主做老婆?我養
得活她麼?若要我乖乖地跟著她做駙馬,那更是死也辦不到。」
    楚留香失笑道:「你想得未免太遠了,而咱們的問題卻是現在。」
    姬冰雁道:「不錯,人家如此盛意,你若不答應,我們的計劃便要落空,我看你無
論如何,這次都非答應不可。」
    胡鐵花大吼道:「你們若逼我,我可要逃了。」
    姬冰雁微笑道:「有我和楚留香在這裡,你逃得了麼?」
    胡鐵花跳了起來,道:「這是我的終身大事,你們為何要逼我?你們還算是我的老
朋友麼!你們……你們簡直賣友求榮。」
    楚留香和姬冰雁對望了一眼,楚留香忽然站起來,道:「既是如此,我就去回絕他
吧!」
    姬冰雁歎道:「這本是我們三個人的事,他既不肯替朋友設想,我們又有什麼法子,
明天被人家一齊趕走也就算了。」
    楚留香歎道:「我只是有些替他可惜………傾國傾城的美麗公主,又是深藏不露的
武林高手,這樣的妻子他不要,不後悔一輩子才怪?」
    兩人一搭一檔,一吹一唱,胡鐵花不覺聽呆了。
    楚留香已搖著頭往外走,嘴裡還不住喃喃道:「只可憐那多情的公主,她聽了這話,
又不知該多傷心?」
    胡鐵花忽又大聲道:「慢走。」
    楚留香道:「為何慢走,讓她早些死了心不好麼?」
    胡鐵花挺胸道:「我考慮很久,已決定為朋友犧牲了,誰讓咱們有這麼多年的交情
呢?」
    楚留香向姬冰雁擠了擠眼,卻也大聲道:「不行!不行!婚事乃終身大事,我們做
朋友的怎能讓你犧牲自己,我還是去回絕了他們吧!」
    說著話,他又往外走。
    胡鐵花卻已拉住了他,陪笑道:「除此之外,遠有……」
    楚留香故意裝不懂,道:「你還有什麼?」
    胡鐵花摸著腦袋,吃吃道:「我想,娶個公主雖麻煩,但總比在沙漠裡兜圈子麻煩
少得多,何況,我……我也實在不忍令人家傷心。」
    他說的一本正經,別人卻已笑破了肚子。
    姬冰雁笑道:「我早就知道你這毛病了,敬酒是不吃的,偏偏總要去吃罰酒。
    」
    只聽一人在帳篷外笑著接道:「什麼敬酒罰酒?在下只是在等著吃喜酒哩!」
    夜雖已深,但每個帳篷裡卻還亮著燈火。
    石駝仍和他的駱駝在一起,他細心地照顧著它們,似乎他只有在照料別人時,才能
忘記自己心裡的痛苦。
    而世上又有誰願意接受這醜陋、古怪、又殘廢的人的照料呢?他只有將這雙溫情的
手,加在野獸身上了。
    現在,駱駝們都已入睡,但他卻還是呆呆的坐在那裡,滿天星斗下,坐著個如此孤
獨,如此寂寞的人。
    這景象又是何等淒涼?但其實他此刻並非完全孤獨,就在不遠處,竟有個人在出神
地瞧著他,而且已注意了許久。
    石駝自然沒有察覺,但楚留香卻瞧見了——他剛走出帳篷,就發覺王沖在凝注著石
駝。
    王沖實在也是個神秘的人物。
    他為何會對一個殘廢的牧人如此留意?楚留香皺了皺眉頭,想走過去,王沖卻也發
現了他,立刻逡巡著走開了,楚留香還是想追過去問個究竟。
    他剛追出數步,突聽銀鈴般一聲嬌笑。
    一個黃鶯般的語聲帶笑道:「你不是早就想睡覺了麼?怎地卻又變成了夜遊神?」
    楚留香不用回頭,就知道這是琵琶公主。
    他勉強笑了笑,道:「這裡的夜遊神,只怕也不止在下一個吧?」
    琵琶公主吃吃笑道:「別人我不管,你半夜三更不睡覺,是不是又想偷看人家洗
澡?」
    楚留香乾咳了一聲,道:「我本來也許真有這意思,但現在夜遊神實在太多了,我
還是去睡吧?」他始終沒有回頭,一面說,一面走。
    卻聽琵琶公主歎道:「喂……你回來。」
    楚留香歎了口氣,只得停住腳,緩緩回過頭。
    星光下,只見她眼波明亮得有如銀河,美麗的臉上卻帶著嬌嗔,嘟著嘴瞪著楚留香,
道:「我問你,你為什麼不理我?」
    楚留香嘴裡好像有些發苦,苦笑道:「在下怎會不理公主?只不過,既然沒什麼事,
在下還是想去睡了。」
    琵琶公主眼睛瞪得更大,道:「誰說我沒有事找你?」
    她紗衣在星光下白得像是已透明了,她的面靨,她的手,她的頭……在星光下也像
是白得透明了。
    巴連這無情的風,到了這裡,都像變得分外溫柔,溫柔地吹動著她的衣袂。
    她整個人都像是變成了水晶塑成的仙子。
    楚留香的心忽然跳了起來,他雖然在拚命遏制著自己,但還是無法不聯想到黃昏時,
夕陽下,水池中,那有如一朵盛開的芙蓉般美麗的胴體,那一連串流過她晶瑩胸膛的晶
瑩水珠。
    他覺得自己簡直是在犯罪,只有拚命咳嗽,特別大聲道:「公主有什麼事找在下?」
    琵琶公主咬著嘴唇,忽然展顏一笑。
    滿天的星光,在這一剎那中,都像是更燦爛輝煌了。
    琵琶公主嫣然笑道:「我只是想問你,為什麼別人叫你老臭蟲?」
    星光如此溫柔,夜風如此溫柔,她的眼波更溫柔如水,而楚留香既不是聖人,也不
是呆子。
    但就在片刻前,這多情的美麗公主,已和他最好的朋友訂下了親事,為什麼現在卻
又偏偏來找他。
    楚留香只有拚命揉鼻子,他實在無話可說。
    琵琶公主的眼波卻還是不肯放鬆他。
    楚留香只有垂下頭,卻又偏偏瞧見了被微風吹起的衣角下,那一雙赤裸著的,纖白
玲瓏的足踝。
    琵琶公主柔聲道:「我問你的話,你為何不說?」
    楚留香無可奈何地一笑,道:「這話你本不該問我的,是麼?是誰叫了我這名字,,
就該問誰去,是麼?」
    琵琶公主歪頭想了想,似乎還未猜出他話中的深意,就在這時,那位大媒人吳青天
匆匆走過來了。
    楚留香這才鬆了口氣,大聲笑道:「吳兄大功告成了麼?」
    吳青天笑道:「在下已回覆過王爺,王爺實在開心得很,他雖然知道三位旅途勞頓,
但卻又實在開心得非和三位聊聊不可。」
    楚留香笑道:「這也無妨,如此大喜之日,反正我們也是睡不著的。」
    他有意無意間瞧了琵琶公主一眼,這意思實在已很明顯,誰知琵琶公主卻還是不懂,
竟向他撇了撇嘴,嬌笑道:「不管你說什麼,這句話我非得問出來不可,你逃也逃不了
的。」輕盈地轉過身,飛也似的走了。
    楚留香卻怔在那裡,實在不懂她是什麼意思?只聽吳青天笑道:「既是如此,王爺
已在他帳篷裡備好了消夜的酒,就請三位過去吧,做媒的兩條腿已快跑斷了,這杯酒少
不得也是要喝的。」
    帳篷裡,明燭高照。
    琵琶公主正依在他爹身旁,替他倒酒,她瞧見楚留香。姬冰雁和胡鐵花進來,就抿
嘴一笑。
    胡鐵花的臉卻紅了。
    他實在想不到這個准新娘子居然還敢在人前露面,更想不到他這未來的妻子居然比
他還要大方十倍。
    標茲王已大笑道:「你們來了,好!好!菜是熱的,快坐下來喝一杯」吳青天笑道:
「且慢坐下來,未來的女婿,總該先拜見岳父才是。」
    琵琶公主居然也嬌笑道:「是呀!膘跪下來磕頭。」
    胡鐵花簡直做夢也想不到她也會開自己的玩笑,他本來自命臉皮比城牆還厚,現在
卻紅得像是塊紅布。
    楚留香和姬冰雁使了個眼色,在後面輕輕一推。
    胡鐵花就「噗咚」跪了下去,臉卻已紅到脖子上了。
    標茲王大笑道:「好!好!好!」
    他一連說了七八個好字,自懷中取出了塊大如鴿卵,碧光流動的寶石,向胡鐵花送
了過去,又笑道:「天方之石,佩之吉祥,你收下吧!」
    燈光下,只見這寶石光芒流轉不息,胡鐵花縱不十分識貨,也看得出這寶石乃是價
值連城之物,紅著臉訥訥道:「如此厚賜,怎敢拜領?」
    楚留香微笑道:「老泰山所賜的見面之禮,若不拜領,便是不敬,你還是收下吧!」
    他卻是識貨的,一眼便看出這寶石竟是中土極為罕見的貓兒眼,價值之珍貴,絕不
在那「極樂之星」之下。
    這龜茲王隨隨便便地就將如此珍貴之物送給別人,為何偏偏又對那「極樂之星」的
下落,看得那般嚴重?楚留香面上雖仍帶著微笑,心裡可又添了幾分疑慮。
    突見一個明眸善睞,巧笑嫣然的少女,從後面盈盈走出,拜倒在地,黃鶯兒般嘀嘀
咕咕說了幾句話。龜茲異語,別人也聽不懂。
    只聽龜茲王捋鬚笑道:「王妃的病體已有了起色,就讓她出來坐坐也好。」「吳氏
雙俠」中的二俠「白雲劍客」吳白雲笑道:「莫非是王妃也想出來瞧瞧女婿麼?」
    標茲王笑道:「正是如此,她纏綿病榻已有許久,不想今日有了喜事,她竟能出來
走動了,莫非這就是中土人士所謂的沖喜所致?」
    笑聲中,已有幾個錦衣少女,扶著個長裙曳地,雲鬢微亂,儀態高貴,不可方物的
麗人,緩緩走了出來。
    她星眸微暈,面上還帶著三分病容,卻更平添幾分嬌艷,她年紀雖已不小,但看來
卻仍是艷光照人,天姿國色。
    眾人都不禁垂下了頭,不敢平視。
    只有楚留香,他認為上天既造出了這樣的絕色,你若不能欣賞,這不但辜負了上天
的好意,而且簡直是在虐待自己。
    琵琶公主已巧笑著迎了過去,龜茲王也站了起來,一疊聲道:「還不快扶王妃坐下,
快快……外面的子為何還不拉起?」
    這位風流自賞的龜茲王,對他的王妃,卻顯然愛之已極,就像是生怕她忽又凌風而
去。
    標茲王妃盈盈坐了下來,她雖然坐著不動,但眼波一瞬間,已是風情萬種,令人幾
乎不能呼吸。
    琵琶公主竟指著胡鐵花笑道:「就是他!」胡鐵花只覺全身的血都「轟」的衝到頭
上來了。
    標茲王妃嫣然道:「好!很好!」
    她伸出白玉般的纖纖王手一揮,後面的少女已托著個玉盤過來,玉盤上寶光燦攔,
也不知道有多少寶物。
    琵琶公主笑道:「這是我母親給你的,收下吧!」
    這次胡鐵花非但不敢推辭,連客氣話都說不出來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