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沙漠
第三章 出此下策

    胡鐵花騎在馬上,這匹馬雖也是千挑萬選出來的良駒,但卻像是對楚留香坐下的那
匹黑馬駒既敬且畏,無論胡鐵花如何鞭策,競也不敢和它並駕齊驅。
    這樣,胡鐵花也只有跟在楚留香身後了,他滿肚子不舒服,嘴裡不住本咕嚷嚷,又
不住在歎著氣。
    楚留香卻一點也沒有不舒服的樣子,只不過和姬冰雁分別後,他就一直沒有開口說
過話。胡鐵花終於忍不住道:「楚留香,你可知道,我現在漸漸開始懷疑,你是不是有
我想像中那麼夠朋友了。」
    楚留香道:「哦?」
    胡鐵花大聲道:「死公雞兩條腿斷了,你居然一點也沒有為他難受的意思,我知道
你以前並不是這種人。」
    楚留香默然半晌,忽然回過頭來一笑,道:「你認得姬冰雁已有多久了?」
    胡鐵花道:「雖然沒你久,也有十幾年了。」
    楚留香道:「你可曾聽過他說這許多話麼?」
    胡鐵花想也不必想,立刻就口答道:「當然沒有!任何人都知道要死公雞說話,比
要他請客還困難得多。」
    楚留香道:「你可曾見過他有昨日那樣激動?」
    胡鐵花歎道:「昨天我看到他從椅子上跌下來的時候,簡直恨不得大哭一場,但
你……你簡直連眼睛都沒有霎一霎,你居然還笑得出來。」
    楚留香也歎了口氣,悠悠道:「你和他認得已有十幾年,難道還不瞭解他的脾氣,
他的腿若真的斷了,還會說這許多話,還會如此激動麼?」
    胡鐵花怔了怔,大叫起來,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楚留香苦笑道:「我的意思你還不懂?」
    胡鐵花叫道:「你難道是說,他這麼樣做,只是裝出來給我們看的?」
    楚留香又歎了口氣,道:「你可曾留意過為我們斟酒的那兩位姑娘?」
    胡鐵花道:「你可是在說迎雁和伴冰?」
    楚留香道:「不錯,你可曾留意到她們對姬冰雁的態度?」
    胡鐵花道:「你難道吃醋了麼?天下的女孩子,並不是每一個都要對楚留香好的,
偶而也會有一兩個並未將楚留香瞧在眼裡。」
    楚留香苦笑道:「你瞧她們對姬冰雁的態度,可是對一個殘廢人的態度麼?你可曾
留意她們的眼睛,她們在望著姬冰雁時的神情?」
    胡鐵花忽然不笑了。
    楚留香接著道:「你也是個對女孩子有經驗的人,你當然也不是個瞎子。」
    胡鐵花喃喃道:「不錯!一個男人不能令女人滿足,女人不會用那樣的表情來對他
的,而一個殘廢的人,是永遠不能滿足別人的……」
    他忽又大叫起來,道:「但你那時為何不對我說?」
    楚留香歎道:「他既然不願去,我為何要強迫他?」
    胡鐵花大罵道:「這該死的死公雞,不但騙苦了我,還害得我如此難受,他競敢用
這種法子,來對付十多年的朋友。」
    楚留香一笑,道:「他對我們,也算不錯的了。」
    。胡鐵花吼道:「你還說他不錯。」
    楚留香道:「他說了那許多話,正表示他心中有愧,表示他還是將我們當朋友的,
否則他乾脆說『不去』,我們也不能綁他的票,是麼?」
    胡鐵花瞪眼瞧著他,道:「他這樣對你,你一點也不生氣?」
    楚留香道:「你要交一,個朋友,就得瞭解他的脾氣,他若有缺點,你應該原諒他,
我認識他的時候,就已知道他是個這樣的人了,我為何還要生氣……」
    他一笑接道:「何況,能令這樣的人始終將我當做朋友,我已很滿意了。」
    。胡鐵花怒道:「但我卻沒有你這樣寬宏大量,我……」
    楚留香笑道:「你以為自己就很夠朋友?我們那麼多好朋友在一起,你居然偷偷地
不辭而別,一溜七八年不見面,別人難道不生你的氣麼?」
    胡鐵花道:「但我……我不像他……」
    楚留香笑道:「不錯!你不像他,朋友有困難時,你絕不會退卻的,但你也有你的
缺點,這正如姬冰雁也有他的好處一樣。」
    胡鐵花摸著鼻子,不說話了——他到底不愧為楚留香的老朋友,楚留香喜歡摸鼻子
的毛病,他也學得一模一樣。
    中午時,他們找了個地方打尖,楚留香正想和他研究如何走,誰知一轉頭,胡鐵花
竟不見了。
    楚留香只有苦笑,只有等著。
    他就算著急,又有什麼用,胡鐵花那比烈火還烈,比野馬還野,比騾子還拗的脾氣,
他難道瞭解得還不清楚。
    他自然也很炔就猜出胡鐵花是到哪裡去了。
    這裡距離蘭州也不過才有兩個時辰的路,若是馬快,一個時辰也已足夠了,還不到
黃昏,胡鐵花就口來了。
    他並不是一個人回來的,只見他騎著的那匹馬後,還跟著一匹馬,他一個人拉著兩
匹馬的韁,後面的一匹馬上卻坐著兩個人。
    這兩人竟是迎雁和伴冰。
    她們光亮的髮髻,早已被風吹亂了,美麗的臉上,也滿是驚恐之色,柔嫩的小手,
已被胡鐵花捆住。
    楚留香一直在那小店的門口眺皇著,但瞧見人馬之後——他反而走回屋子裡,背靠
著門,坐了下來。
    胡鐵花等馬飛馳到門口,才驟然下馬,又乘勢勒住了後面的那匹馬,將馬上兩個人
扶了下來。
    馬是好馬,胡鐵花的身手,又是那麼漂亮,那麼矯健,再加上兩個被捆住手的絕色
美女。
    滿街的人,眼睛都瞧直了,若不是畏懼胡鐵花那驚人的身手,只怕每個人都早已擁
了過來。
    但楚留香卻沒有回頭,根本沒有去瞧胡鐵花一眼。
    胡鐵花逡巡了過去,搭汕著道:「我回來了。」
    楚留香道:「嗯!」
    胡鐵花道:「我還帶了兩位客人回來。」
    楚留香站起來,拉開椅子,含笑讓兩位受驚的女孩子坐下,然後又沉下了臉,還是
不理胡鐵花。
    胡鐵花只有要了壺酒,自斟自飲,嘴裡咕嚷著道:「我知道你不高興,但姬冰雁實
在大不夠朋友,我若不揭穿他的把戲,我這輩子只怕都睡不著覺了。」
    楚留香終於忍不住歎了口氣,道:「但你又何昔對付她們?」
    胡鐵花苦笑道:「我只能想得出這法子。」
    楚留香道:「你去的時候,姬冰雁可是在睡午覺?」
    胡鐵花道:「我知道他這老毛病是改不了的,所以算準了時候去,他果然在睡覺,
我想,只要將這兩位姑娘請來,不出一個時辰,他必定也會趕來。」
    他忍不住大笑道:「這正和你一樣,別人把蘇蓉蓉她們綁走,你不惜追到沙漠去,
老實說,我這法子,正是借用黑珍珠的。」
    楚留香歎道:「這法子未免太缺德了。」
    胡鐵花笑道:「他那樣的人,不用缺德的法子,能對付得了麼?」
    他站起來,向那兩個聽得張大了眼睛的女孩子緩緩一揖笑道:
    「這次雖然委屈了兩位姑娘,但由此可證明他對兩位姑娘的心意,兩位多少是有些
收穫的。」
    迎雁抿嘴一笑,道:「如此說來,賤妾們反倒該感激公子了。」
    胡鐵花道:「你們正是該感激我,否則你們只怕一輩子也休想看姬冰雁著急的樣
子……」說著,他忍不住大笑起來。
    楚留香也不禁大笑道:「若論臉皮之厚,只怕連我都比不上你。」
    伴冰嬌笑道:「既是如此,就請公予解開賤妾們的手吧,若不讓賤妾敬公子兩杯,
又怎能表示出賤妾們對公子的感激。」
    但姬冰雁非但沒有在一個時辰裡趕來,也沒有在兩個時辰裡趕來,到了半夜三更,
他還是沒有趕來。
    迎雁和伴冰已漸漸笑不出來。
    伴冰默然道:「也許公子猜錯了,也許他並不如公子想像中對賤妾們那麼關心。」
    胡鐵花也開始著急了,嘴裡卻笑道:「你放心,他一定會來的。」
    迎雁道:「他若不來呢?」
    胡鐵花怔了怔,轉頭去瞧楚留香。
    楚留香道:「你莫看我,這是你的事。」
    胡鐵花笑道:「這當然是我的事,你以為我著急麼?我算準他必定會來……」
    伴冰道:「但他若要來,豈非早已該來了?」
    胡鐵花又笑不出了,吃吃道:「也許……也許他找不著這條路。」
    楚留香道:「他送我們上路的,怎會找不著?」
    胡鐵花歎道:「是呀!」
    楚留香道:「除非他還未想到這是你動的手。」
    胡鐵花道:「我故意在那裡留下了好幾處線索,別人就算瞧不出。
    但姬冰雁五歲時,只怕就能瞧出來了。」
    楚留香皺眉道:「既是如此,他為何還不來?」
    伴冰道:「他若真的不來,公子想拿賤妾們怎麼辦呢?」
    胡鐵花苦著臉道:「這……這個我……」迎雁眼珠子一轉,忽然笑道:「他不來也
好,賤妾就跟著公子走吧!」
    胡鐵花跳了起來,大叫道:「這個不行!」
    迎雁道:「難道公子嫌賤妾們丑麼?」
    胡鐵花道:「我……我絕不是這意思,只不過……不過……」
    迎雁道:「那麼公子是什麼意思呢?」伴冰也接著道:「公子將我們擒來,我們……
我們以後還能做人麼?」說著說著,她眼睛就紅了,像是隨時都在流下淚來。
    胡鐵花著急道:「好姑娘,求求你,千萬莫要哭,我一瞧見女孩子的眼淚,就更沒
有主意了。」
    伴冰紅著眼睛道:「那麼,公子為何不要我們?」
    胡鐵花跳了起來,大叫道:「我只不過是要讓那死公雞丟個人的,並沒有搶他老婆
的意思,我……我雖然很喜歡你們,但……」
    伴冰展顏笑道:「公子若是喜歡我們,我們更要跟定公子了。」
    迎雁也嫣然道:「反正他對我們一點也不關心,我們為何還要跟他?」
    胡鐵花急得直搓手,楚留香卻心安理得的坐在那裡,含笑啄著酒,胡鐵花衝過去搶
下他的酒杯,大吼道:「楚留香,你還不替我想個法子?」
    楚留香悠悠笑道:「我早就說過,這是你自己的事,何況,有這樣兩位聰明而美麗
的女孩子要跟著你,我正在為你高興哩!」
    胡鐵花怪叫道:「楚留香。你這老臭蟲,我不管你心裡又在打什麼鬼主意,但你若
不陪我將她們送回去,我跟你拚命!」
    一路上,迎雁和伴冰不住在吃吃的笑。
    迎雁笑道:「既要把我們送回去,為何又要把我們搶出來呢?,伴冰笑道:「若不
是你著急,我就根本不口去了。」
    楚留香瞧著胡鐵花的苦臉,也忍不住笑道:「胡鐵花,我希望你以後知道,世上的
女孩子,並不是每個部像高亞男那麼好對付的,你覺得高亞男好對付,只因為她喜歡
你。」
    胡鐵花昔笑道:「不錯,從今以後,我再不敢說我會對付女人了,我現在簡直恨不
得跪在高亞男面前,去嗅她的腳。」
    楚留香大笑道:「你能懂得這道理,總算還有救藥。」
    胡鐵花撇著嘴道:「你既然那麼聰明,你可知道姬冰雁為何不來麼?」
    楚留香道:「他若算定你會將她們送回去,又為何要來?」
    胡鐵花半晌沒有說話,然後緩緩道:「他若真的這樣想,他就錯了!世上並沒有那
麼笨的人,只不過有些人不願意做太聰明的事罷了。」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這就是姬冰雁為什麼會發財,而你卻永遠不會有錢的原固,
也就是為什麼人人都說你可愛的緣故。」
    胡鐵花笑道:「原來我很可愛麼,我直到今天才知道……」
    他笑聲突然頓住,只因為遠處忽然出現了一列長隊伍,有車,有馬,還似乎有七八
匹駱駝。
    此刻已是深夜,路上簡直連鬼影子都沒有,這一大隊人馬,為何要在如此深夜趕路?
胡鐵花眉頭皺起來,他全身流著的都是愛管閒事的血,遇著奇怪的事,若不讓他去瞧個
究竟,簡直比殺了他還難受。
    楚留香望著他笑道:「你心裡又在轉什麼念頭?」
    胡鐵花皺著眉,摸著下巴,喃喃道:「深更半夜,趕著這許多車馬駱駝,為的自然
要避人耳目,依我看這些人不是土匪,就是強盜。」
    楚留香道:「你莫非想黑吃黑?」
    胡鐵花笑道:「這主意可是你提醒我的!」
    他一提疆繩,就打著馬迎了上去。
    只見這一列隊伍馬雖有不少,駱駝也有好幾匹,但人卻只有兩個,一個是坐在馬車
上的車伕,另一個卻是條黑凜凜的大漢。
    這大漢手裡提著條一丈多長的鞭子,反穿著老羊皮背心,露出一身比鐵還黑、還結
實的肌膚。
    他走在隊伍最後,雖只一個人,卻把這十多匹牲口照顧得服服貼貼,一匹跟著一匹,
沿著路旁,竟沒有一匹亂跑亂叫的,也沒有一匹走出隊伍來,就好像一隊久歷訓練的老
兵似的。
    那輛大車樣子也十分奇怪,方方正正的,就好像是具棺材,門窗夫得緊緊的,也瞧
不出裡面有什麼。
    胡鐵花越瞧就越覺得這隊伍怪得邪氣,既不像強盜土匪,也不像買賣人,也不像保
鑲的。
    他忍不住將馬趕到鐵塔般的大漢身旁,笑著搭訕道:「朋友半夜裡還急著趕路,也
不怕辛苦麼?」
    那大漢瞪眼瞧著他,也不說話。
    胡鐵花這才發覺他一張臉竟像是風乾了的桔子皮,凸凸凹凹,沒有半寸光滑乾淨的
地方。
    再看他一雙眼睛,灰濛濛的,簡直連眼白和眼珠子都分不開來,誰也想不到世上會
有人生著這樣的眼睛。
    他眼睛雖在瞪著胡鐵花,卻又好像並沒有瞧見胡鐵花似的,眼睛裡顯似充滿邪氣,
卻又似空洞得什麼都沒有。
    深更半夜,驟然在路上見到這樣的一個人,那實在不是件有趣的事,胡鐵花想笑也
笑不出來了。
    但他卻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脾氣,人家越是不理他,他越是要問個清楚,掉轉馬頭,
又迫上去,大聲道:「只有心裡有鬼的人,才不願回答別人的話,朋友你不是心裡有鬼
麼?」
    那大漢這次連瞪都不瞪他了,根本就不理他。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