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龍妙論精選

    古龍愛發議論。他在小說中直接地或者通過人物的口,肆無忌憚地表
達自己對人生、人性、情感、生死、快樂。痛苦、友誼、男女等等問題及
諸多事物的看法。其中不乏機智精闢之處,能道出掩蓋在日常生活中的真
理,但也有一些則尖刻或者偏激。
    我們之所以選摘部分附錄於後,為的是讓讀者更感性地瞭解古龍這個
人和他的作品。至於是真理還是歪理,判斷的權力全在於讀者。

關於人生
人生的風景, 該以怎樣的筆墨去形容, 又該以怎樣的目光去審視, 以怎樣的靈魂去容納? 人生並不是永遠都像想像中那般美好的:生命中本就有許多無可奈何 的悲哀和痛苦。 路本是同樣的路,只在乎你怎麼樣去走而已。人生的路也是這樣子的。 生命本身就是場戰爭,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戰爭。 無論什麼樣的門,都能推得開的,也看你肯不肯去推,看你上不上去 推而已。 生在帝之家,有時也並不是件幸運的事。「願生生世世莫再生於帝王 家」,這句話的辛酸也不是普通人能體會得到的。棋局就是人生,只要一 著走錯,就非錯不可。 人生豈非也正如一局棋,輸贏又何必太認真呢? 生命本來就是無可奈何的,生不由己,死也不能由己。 人在江湖,就好像花開枝頭一樣,要開要落,要聚要散,往往都是身 不由己的。 為什麼在生命中流動得最美的一些韻律,總是不能長久? 能夠飛是件多麼美妙的事,像鳥一樣自由自在的飛來飛去,飛過一重 重山巒,飛過一重重屋脊,飛過手裡總是拿著把戒尺的私塾先生的家,飛 過那條拼了命也游不過去的小河。醒來時雖然還是軟綿綿的躺在床上,那 種會飛的感覺卻還是像剛吃了糖一樣甜甜的留在心裡。 世界上有很多事都是這樣子的,生命中本來就有很多不如意不好玩的 事會發生,誰都無法避免。可是,一個真正懂得享受生命的人,總會想法 子去改變它。健康,本也就是「美」的一種。 一個人如果大有名了,就難免會有很多不必要的煩惱,如果他要完全 擺脫這種煩惱,最徹底的一種方法就是「死」。世界上本沒有絕對的事 情,但「時間」是不是例外呢?在有些人的感覺中,一天的時間,彷彿很 快就已過去。因為他們快樂,勤奮,他們懂得享受工作的樂趣,也懂得利 用閒暇,所以他們永遠不會覺得時間難以打發。在另一些人的感覺中,一 天的時間,過得就好像永遠過不完一樣。因為他們悲哀愁苦,因為他們無 所事事,所以才覺得度日如年,但無論人們怎麼樣感覺,一·天就是一 天,一個月就是一個月。 一個人只要能時常想開些,他活得就會比別人開心了。 世上只有時間不會因為任何人、任何事而改變的。但時間卻可以改變 很多事,甚至可以改變一切。 有種人只有在幫助別人的時候,生活才會變得有樂趣,有意義,否則 他自己的生命也會變得全無價值。 只要你的心寧靜快樂,人間也有天堂,而且就在你眼前,就在你心裡。 心懷憤恨的人,是永遠看不見天堂的。 只要是人,就是平等的人。誰也沒有權利剝奪別人的尊嚴和生命。 絕代名俠,其實也和普通人一樣,也有他的煩惱和不幸,只不過這些 事都已被他耀目的光輝所掩。人們只能看到他的光彩,卻忘了有光的地方 必有陰影。 不管怎樣,一個人能被稱為「大俠」,都不是件簡單的事。 冥冥中彷彿真的有種神秘的力量,在主宰著人類的命運,絕沒有任何 一個應該受懲罰的人,能逃過「它」的制裁。 這種力量雖然是看不見,摸不到的,但是每個人都隨時可以感覺到它 的存在。 無可奈何這四字看來雖平淡,其實卻是人生中最大的悲哀,最大的痛 苦。 既然到頭來遲早總要幻夢成空,又何必太辛苦掙扎奮鬥?但生命的意 義,本就在奮鬥。 你並不一定要等著享受奮鬥的果實,奮鬥的本身就是快樂,就是種享 受,那已足夠補償一切。 所以你耕耘時用不著期待收穫,只要你看到那些被你犁平了的土地, 被你剷除了的亂石和莠草,你就會覺得汗並不是白流的。你就會覺得有種 說不出的滿足。 只要你能證明你自己並不是個沒有用的人,你無論流多少汗,都已值 得。 這就是生命的意義,只有懂得這意義的人,才能真正享受生命,才能 活得快樂。 世界上本就有很多事,看來彷彿是巧合,其實你若仔細去想一想,就 會發覺那其中一定早已種下了「前因」。 高手中永遠還有高手,一個人若是做了天下第一高手,死得也許反而 比別人快些。 一個人活在世上,做的事若是他想做的,他豈非就已應該很滿足。 一個人無論活多久:,只要他的確有些事值得回憶,就不算白活。 只可惜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老天做的事通常都不會盡如人願。 得失之間,本就沒有絕對的規則,所以一個人也最好不必把它看得太 認真; 一個人若要往上爬,就得要吃苦,要流汗,可是等他爬上去以後,就 會發覺他無論吃多少苦,無論流多少汗,都是值得的。 若要往下跳,就容易多了。 無論從哪裡往下跳都很容易,而且往下墜落時的那種感覺,通常都帶 著種罪惡的愉快。 直到他落下去之後,他才會後悔,因為下面很可能是個泥沼,是個陷 阱,甚至是個火坑。那時他非但要吃更多苦,流更多汗,有時甚至要流血。 一個已經擁有一切的人,還有什麼樂趣?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值得他 去奮鬥爭取的事? 那麼他活著是為了什麼呢?難道只不過是為了「活」而活?一個人生 命中一定要有一些值得他去奮鬥爭取的目標,這個人的生命才有意義。 生命中本來就有很多事的價值是無法估計的,還有很多事甚至無價。 一個人若是生活在一個完全不發揮他能力和才幹的地方,他一定會漸 漸陷沉下去,就算還能活下去,也和死相差無幾。 人在回憶中,時間往往會過得很快的,所以有些孤獨的老人只有生活 在回憶裡,才能度過漫長寂寞的晚年。 一個人變得自言自語的時候,就說明他已老了。 想像永遠比實際更美得多的。 只有笑聲才是對付困難和不幸的最好武器。平靜就是幸福。 幸福也不是絕對的。你眼中的幸福,在別人眼中也許是不幸。人生中 還有什麼事比「忘記」更困難。 不幸的是,人類最大的悲哀,就是人們常常會想一些自己不該想起的 人和不該想起的事。 「超越」決不是件簡單的事,更不容易,無論你要超越什麼,都一定 要付出代價。 人與人之間,為什麼會有如此大的距離?為什麼有的人生活得如此卑 賤?為什麼有些人要那麼驕做? 一個人為什麼要活下去寧是不是因為他還想做一些自己認為應該做的 事?如果一個人自己認為應該做的事卻不能做,他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每個人將死的時候,都會變得比平時善良些的。 只要能活著,每個人都應該活下去,好好地活下去。 只要還能笑,一個人的確應該多笑。 一個人只要還能笑,就表示他還有勇氣!只要還有勇氣,就能活下去! 一個人只要還能笑,日子總是比較容易打發的。 「死」的本身並不痛苦,痛苦的只是臨死前那一段等待的時候。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的事都是連一點點都不能差的、就算差一點點都不 行。 天下的事就是這樣子的,你要它破的時候,它偏偏不破;你不要它破 的時候,它反而破了。 這世上無可奈何的事本來就很多,所以做人又何必太認真呢? 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事比死更真實的? 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事比死更有魅力? 這個世界上,除了「死」之外,還有什麼事能讓人去自殺?——生命 如此可貴,要讓人去自殺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如果「死」裡沒有一 種魅力,怎麼能讓人去死?死的魅力,是不是一種忘記?是的。 ——忘記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除了「死」之外,還有什麼事能讓人 完全忘記。 ——不但是忘記,而且是沒有了,什麼都沒有了。生命也沒有了,死 也沒有了,快樂也沒有了,痛苦也沒有了。這是一種多麼痛快的解脫。 無論什麼事都有結束的時候。 越冗長複雜的事,往往結束得越突然。 因為它的發展本已到了盡頭,而別人卻沒有看出來。 你雖覺得它突然,其實它並不突然。 沉默,有時固然比任何語言都值得珍惜;靜寂,有時也比任何聲音都 可怕。 到了聰明人都無法可施時,笨人想出來的法子一定最有用。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誰也無權干擾。 無論多麼深的悲哀和痛苦,日久也會淡忘的。忘記,本就是人類所以 能生存的本能之一。 無論誰要改變自己的命運,都只有靠自己。 一個人若只為了片刻的歡樂才活著,這悲痛又是多麼深邃。世上雖沒 有永恆的黑暗,卻也沒有永恆的光明,所以人間總有著很多悲慘的故事, 產生了許多許多哀艷的詩賦,淒涼的歌曲。 死,並不如想像中那麼容易,尤其是當一個人被痛苦折磨得太久時, 反而不會死亡。 因為他們連勇氣都已被折磨得麻木,也太疲倦了,疲倦得什麼都不想 做,疲倦得連死都懶得去死。 人若無信心,和行屍走肉又有何異? 一個人只要還活著,就難免做些自己本來並不願意做的事;每個人一 生中都要做一些他本來不願做的事,他的生命才有意思。 一個活在世上,有時也勢必要做一些自己不願做的事。造化之弄人, 命運之安排,無論多麼大的英雄豪傑也無可奈何的。 問話有時也是種教訓。 因為你自己回答出的話,總是會比別人強迫要你記住的話更不易忘記。 從經驗中得到的教訓,總是特別不容易忘記。 就在最溫柔、最美麗的陽光下,也常常會發生一切最醜陋、最可怕的 事。 世界上的事有時的確很奇妙,你認為最不可能發生的事,卻往往偏偏 就會發生。 人的思想很奇特。有時你腦中很久很久都在想著同一件事,但有時你 卻會在一剎那間想起很多事。 兩柄孤交絕世的劍,兩個孤交絕世的人,又怎麼不惺惺相惜。兩個孤 交絕世的劍客,就像是兩顆流星,若是相遇了,就一定要撞擊出驚天動地 的火花。這火花雖然在一瞬間就將消失,卻已光照千古! 無論是劍法,是棋琴,還是別的藝術,真正能達到絕頂巔峰的,一定 是他們這種人——一種你也許會不喜歡,卻不能不佩服的人!一種已接近 「神」的人。因為藝術這種事,本就是要一個人獻出他自己全部生命的。 你救了一個人後,永遠也想不到他會在什麼時候報答你。這雖然並不 是救人的最大樂趣,至少也是樂趣之一。 報恩有時實比報仇還困難得多。 結局永遠都不會是可愛的,永遠不會。 無論多開心多歡樂多可笑的事,到了結局的時候,就不開心不可愛了。 生命是開心的,多麼豐富,多麼熱鬧,就算有些人的生命中沒有那種 豐富的歡樂,也會有一點淡淡的恬適的享樂。可是生命的結局是什麼呢? 是死。 無論什麼樣的人,他的生命的結局都是死的。什麼是死? 如果你曾經仔細想過這個問題,你就會明白人生是一個多麼大的悲劇 了,如果你明白這一點,你對很多事也許都會看得淡點:看得淡一點並不 是消極,也不是放棄,而是一種讓你胸襟比較寬大一點的態度。 無論什麼事都一樣,你要求是完美,就得先對它有一種狂熱的愛好。 艱苦的經驗,並非總是能使人生更充足,更豐富。 要想得到真正的快樂歡愉,豈非總是要先付出艱苦的代價。為什麼人 類總是要被自己的慾望折磨? 對金錢的慾望,對權力的慾望,對聲名的慾望,對性的慾望!人類所 有的苦難和災禍,豈非都是因為這些慾望而起的?一個人的內心深處,往 往會有些秘密是自己都不知道的——也許並不是真的不知道,只不過是不 敢去把它發掘出來而已。 天下的每一事每一物都不可能是完全的永恆。但凡事物的轉換都要假 借外力,受環境影響。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故事都是以成功和快樂做為結局的。艱辛奮鬥者必 獲成功,有情人終成眷屬。 只可惜這種結局並不是一種結局,而是一個暫停的符號。到了終結 時,還是一樣的。 一個人如果要做一件事,最好就不要問它的結局)只該問這件事,是 不是應該去做。是不是值得去做,:在做這件事的時候,是不是能夠讓別 人快樂,自己振奮!因為生命只不過是一段過程而已。 一個人如果能夠明白這一點,他的生命就是快樂的了,他的這一生也 可以算設有白活的。 可是這個世界上無論什麼事都還是要有結局的,有了開始,就要有結 局,無論什麼事都能例外。 沒有結局是不是比較快樂呢? 不是。 沒有結局本身就是一種結局。 也正是這一點才是最悲哀的。 自古以來,無論是誰想站在群山最高處,就得先學會如何忍受寂寞。 心可以沉,也可以死,人卻不可以。 心死只不過悲傷麻木而已,還可復生。生死之間,卻別無選擇的余 地,也絕無第二次機會。 一個人活著,他才會哭,會笑,會高興,會悲傷,也會害怕,要不, 就沒有意思。 我雖然看不見,卻能領略得到,所以我總覺得只有那些雖然有眼睛, 卻不肯看的人,才是真正的瞎子。 只要你肯去領略,就會發現人生本是多麼可愛,每個季節裡都有很多 足以讓你忘記所有煩惱的賞心樂事。 有火焰在燃燒,才有光明。這種燃燒過程,又是多麼悲壯,多麼美。 肌肉的躍動,生命的節奏,這豈非正是人生中完美的境界。一個懂得 享受人生的人,又怎肯放過欣賞「美」的機會。這麼強的人,生命竟如此 脆弱。那麼,生命的本身,豈非就是個悲劇? 死亡是公平的,在死亡面前,最偉大的人也變會得很平凡。一個人若 活到連他的仇人都認為不值得殺的時候,他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別人要拿冰塞入你脖子時,你會覺得很害怕,但等到冰雪已流在你的 身上,你反而會覺得有一種殘酷的愉快之感,彷彿得到了一種解脫,因為 你們害怕的事,終於已經過去了。 只因為人們所真正懼怕的,通常都不是事物的本身,而只不過對那件 事的想像而已。 人們畏懼死亡,也只是因為沒有瞭解死亡之神秘,所以才會對「死 亡」這件事出生許可怕的想像。 一天中最黑暗的時候,也正是最接近光明的時候。 人生也一樣。只要你能把這段艱苦黑暗時光挨過去,你的生命立刻就 會充滿了光明和希望。 無論誰都難免被人冤枉的,同樣也難免有冤枉別人的時候。一個人到 了將死的時候,就會回憶起他一生中的所做所為,這種時候還能心安理 得,問心無愧的人,世上並不多。 人都會變的,有的從赤貧變成豪宮,從君子變成了小人,從英雄變成 了狗熊,也有從豪富變成了赤貧,從小人變成了君子,從狗熊變成了英雄。 我想的事很多,有時我想做皇帝,又怕寂寞,有時我想當宰相,又怕 事多,有時我想發財,又怕人偷,有時我想要老婆,又怕囉嗦,有時我想 燒肉吃,又怕洗鍋,有時我甚至還想打你一巴掌,又怕惹禍。 每個人活在世上,好像都是想得多,做得少。 一個人只要活在世界上,就一定要受到某種約束。假如每個人都把自 己想做的事做了出來,這世界還成什麼樣子?若看到一朵鮮花在你手裡枯 萎,心裡總難免會覺得很惋惜,甚至會覺得有種說不出的愁悶。 就算你並不是個多愁善感的人,你也會不禁為之歎息。美麗的生命為 什麼總是如此短促? 只有看不見的危險,才是最可怕的。 每個人都難免要被人愚弄,每個人都難免要死亡的。 一個人若是永遠無法知道自己最切身的秘密,這豈非是世上最殘忍, 最悲慘的事。 死,豈非是最好的休息? 一個人若已覺得活得很無趣時,就該不會再有奮鬥求生的勇氣。這時 他就會覺得很疲倦,疲倦得情願放棄一切,來換取片刻的休息。 無論誰一生中,都難免偶爾會有這種感覺的。 世上愚蠢的人永遠比聰明的人多得多。 有種人天生出就是彷彿應當驕做的,他縱然將傲氣藏在心裡,他縱覺 驕做不對,但別人卻覺得他驕做乃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的。 一個人若只有聰明,而沒有本事,那有什麼用? 對一個人瞭解最深的,常常是他最大的仇人。 世上沒有可怕的秘密,世上所有的秘密都是有趣的。
關於人性
人性的變幻以及深邃, 永遠無法言說。 人如果能夠瞭解了「自己」, 就是擁有了永恆的真理。 不管是被時間遺忘,抑或是遺忘了時間,兩者之間都有一個共的特徵 一--不變。 一個人若能多曬曬太陽,就不會做卑鄙無恥的事。無論是誰,在這麼 可愛的陽光下,都想不出壞主意來的。 人,真是奇怪得很,有時竟寧願去聽信別人的謠言,而不相信真話。 隨時找機會讓自己笑笑,鬆弛鬆弛自己的神經——一個人的神經若是 太緊張,遇到了危險的事,就會不知道該怎麼應付的。 一個人若想要享受成功,就得先學會如何去接受失敗。 無論多大的勝利,都不會令我喜歡得沖暈了頭的,無論多大的失敗, 也不能令我像野狗般地夾著尾巴逃走。 我們蔑視的,只是少數人立下的規矩,這種規矩自然不值得尊敬,而 道德和正義,無論任何人也不該輕視。 在這種地方,財富在人們眼裡本算不了什麼,但等你財富真正夠多的 時候,人們還是會一樣肅然起敬的。 人們對自己買來的東西,總會珍惜些;若是別人送的,就難免要瞧得 輕了。 一個人只要還會笑,就不能算是六親不認的人。 就是最醜陋的人,臉上若有了從心底發出的笑容,看起來也會顯得容 光煥發,可愛得多。 人總有人性,人性中總有善良的一面,對這一點我們永遠都充滿信心。 只有孤獨已久的人才會有喃喃自語的習慣,只有孤獨的人才會欣賞自 己的說話。 喜歡窺探別人隱秘的人,就必定是好惡的小人。 你若想去刺探別人的秘密,就得先準備隨時犧牲自己。 很多人都以為年紀越大的人越謙虛,其實一個人年紀越大,就越不肯 服輸,越喜歡聽別人奉承自己。 奉承話若由一個和自己本事差不多的同行嘴裡說出來,那更是過痛無 比,天下沒有人不喜歡聽的。 名氣有時就像是包袱,名氣越大,包袱越重。 越是平常的東西,有些人卻越是覺得珍貴,這只怕也就是那些天演貴 胃們的悲哀。因為他們雖然享盡人間的榮華富貴,但一些平常的人都能享 受的樂趣,他們反而永遠也享受不到。 世人大多寧可看重滿口謊話的偽君子,也不肯看重直言無忌的真小人。 若沒有悲天憫人的心腸,又怎配做英雄俠士。 一個人不去耕耘,就想求收穫,是永遠也不會愉快的。 一個對人類如此熱愛的人,絕不會是壞蛋。 有些事情,明明看到了,卻想不通,有些事情,雖然沒有看到,卻能 想通其中的來龍去脈。 如果你能完全透徹的瞭解一個人,這個人對你還有什麼威脅? 惡勢力儘管會在一段時期裡佔著優勢,但是總會出現一些不妥協,不 被利誘,不為情感,無視生死恩仇的英雄,出來整頓局面。 英雄絕不會坐在別人的圈套裡走不出去。 道和魔的比例也不一樣,道的一尺,可能就是十丈,而魔的一丈,也 許只有一寸。 無論你要找什麼,只要肯去找的人,才會找得到。 世上本就有很多事都是這樣子的———個發明車輛的人,一定是懶得 走路的人。就因為人們不願吃苦,所以人類的生活才會進步。 「孤獨」,有時本就是種享受,卻又偏偏要讓人想起些不該想的事。 大多傷感的回憶,不僅能令人老,往往也會令人改變。讓能輸得起的 人,輸一點給輸不起的人,這並沒有什麼不對。 表面上看來很快樂的人,卻往往會很寂寞。 「貧窮」,豈非寂寞的一種?寂寞豈非總是跟著貧窮而來? 「罵人」,當然不是件值得向別人推薦的事,卻永遠有它值得存在的 理由。無論誰痛痛快快的罵過一個自己痛恨的人之後,總是會覺得全身舒 暢,心情愉快的,好像便秘多日腸胃忽然暢通。 你有錢的時候,寂寞總容易打發的,等你囊空如洗時,你才會發現寂 寞就像是你自己的影子一樣,用鞭子抽子抽都抽不走。 該忘記的事為什麼總是偏偏忘不了?該記得的事為什麼總是偏偏想不 起? 要想嚇人的人,往往都會先嚇倒自己。 一個人為什麼總是要等到最後的一瞬間,才能瞭解到一些本來早已該 瞭解的事? 言多必失。佔盡上風,搶盡攻勢的人,也遲早必有失招的時候。 就因為我已老了,就因為我已過了幾十年乏味的日子,所以我才要趁 我活著的時候,做一番轟轟烈烈的事。 若是到了真正危險的時候,人類也會變得像野獸一樣,也有了像野獸 般的本能和第六感。 能尊敬自己的人,別人也同樣會尊敬他的。 一個人一定要先尊重自己,別人才會尊敬他。 每個人站著的地方,本來都是平等的,只看你肯不肯往上爬。你若站 在那裡乘風涼,看著別人爬得滿頭大汗,等別人爬上去之後,再說這世界 不平等,不公平,那才是真正的不公平。 假如每個人都明白這道理,世上就不會有那麼多仇恨和痛苦存在。 一個人若已到了沒有任何東西可以依賴的時候,往往會變得堅強起來 的。 不肯學挨打的人,就最好也不要去學打人。你想打人,就得準備挨打。 越簡單的道理,有很多人反而越不能明白。 人們為什麼總是要等到幸福已失去了時,才能真正明白幸福是什麼? 不論多曲折離奇的事,一說穿了,你就會發現它並不像你想像中那麼 複雜。 只有會裝糊塗,也肯裝糊塗的人,才是真正最精明,最厲害的。 一個若是連自己都輕視自己,又怎麼能期望別人看重你。 有很多人都是這樣子的,只能看得見別人的錯,卻忘了自己的。 但世界上的事往往也很奇怪,不想出名的人,反而偏偏會出名。 我騙了你,他卻騙了我,每個人好像都命中注定要被某一種人騙的。 有月圓的午夜,有很多人都會發現的,有的會動喜心,有的會犯暴 行,有的會殺人。 一個傳奇是怎麼造成的?一個英雄是怎麼造成的,多少艱辛,多少血 淚,多少忍受,多少自制。 雖然血戰也許是大家都明白的,可是忍受和自製恐怕就比較難以瞭解 了。 兩個人無冤無仇,卻偏偏恨不得一劍刺穿對方的咽喉,這種事若不是 無聊,還有什麼事無聊? 葉落歸根,人也總是要成家的。流浪得太久,做一個無拘無束的浪 子,雖然也有很多快樂,可是歡樂後的空虛和寂寞,卻是很少有人能忍受 的。 流浪也是種疾病,就像是癌症一樣,你想治好它固然不容易,想染上 這種病也同樣不容易。 財富並不一定能使人快樂,但至少總比貧窮好得多。 要知道別人的秘密,唯一的方法就是自己先說真話。 如果沒有聽眾,不管你是在說話唱戲還是罵人,都是件很累人很無趣 的事。 存在求勝之心,就難免要上當了。 要打贏,就要冷靜。 說謊最初的動機只不過是保護自己,一個人要說過很多次謊之後,才 懂得用謊話來保護自己。 豬八戒真的愚蠢嗎? 在豬眼中,世上最愚蠢的動物也許是人。 無論你是婊子也好,是孫子也好,只要你能吃得起二十兩銀子一桌的 酒席,他們就會像伺候祖宗似的伺候你。 開飯鋪的人,大多遵守一個原則:有錢的就是大爺。 虎狼只為了生存才殺人,人卻可以不為什麼就殺人,而且據我所知, 人殺死的人,要比虎狼殺死的人多得多了。 人類為什麼總是喜歡獵殺自己的同類? 有時馬的確要比人可愛得多,至少它不會揭破別人的秘密,也不會出 賣你。 一個人若是太聰明了,知道的事大多,也許慢慢就會變成瘋子。 同樣的一幅畫,如果由不同的人來處理,結果通常都是不一樣的。因 為這世界上有各式各樣不同的人,就算在同樣約處境下,處理同樣的一件 事,所用的方法部不會一樣。這個世界上大多數人在徹底失敗時都會變成 困獸。 智者淡然,梟雄冷靜;智者無慾,梟雄無情。對得失之間的把握,都 是有分寸的。 一個人若是還能掙扎,還能奮鬥,還能抵抗,無論遇著什麼事都不可 怕。但若只能坐在那裡等著,那就太可怕了。只有在這種時候,才能看得 出一個人的勇氣。 一個人只要還沒有死,無論在何種情況下,都得忍耐——我總認為這 是做人最基本的條件。 世上本就沒有一個人能完全瞭解另一個人的,無論是夫妻,是兄弟, 是朋友都一樣。 人非但沒有權殺死別人,也沒有權殺死自己! 世上又有一個人會承認自己是不敢的?這「不願」兩字,正是「不 敢」的最好托詞。 運氣也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一個人若是每次都能將機會把握住,他 的運氣一定永遠都很好。 無論多麼可怕的人,你只要懂得如何去降伏他,他就是付的奴隸;無 論多可怕的力量,你只要懂得如何去利用它,它也會變得屬於你。 每個人都有善良的一面,也有邪惡的一面。 只要你方法用得對,天下根本就沒有永不上當的人。任何人都不例 外,就算最聰明的人,在某個人面前,也會變成呆子。 一個人若是躺進了棺材,就會忽然覺得自己與紅塵隔絕,變得心靜如 水,許多平時想不到的地方,這時都想到了,許多平時已忘記了的事,這 時也會一一的全部重現在眼前。這世界上有很多人雖然很可惡,很可恥, 但他們做的事,有的也是被逼不得已的。 一個連續犯了兩次錯誤的人,如果還想祈求第三次機會,那已不僅是 奢望,而且是愚蠢。 奇怪的是,大多數人都是這樣子的。 因為一個人到了絕望時,思想和行為都會變得單純而愚蠢,因為那種 絕望的恐懼,已經像刀一樣切斷了他們敏銳的反應。微笑有時候只不過是 一個人在心情愉快時所表現出的行的,有時候也可以算作一種回答。 對一個自己不願回答,或者不能回答的問題所作的回答。一個人無論 在任何情況下,不管犯了多大的錯誤,都應該先受到法律的制裁,才可以 確定他的罪行。確定他的罪行後,才可以制定對他的懲罰。 一個人如果已經把自己完全投入於權力和仇恨中,你怎麼能期望他還 有夢? 夢想絕不是夢,兩者之間的差別通常都有一段非常值得人們深思的距 離。 這世上有種人天生就是百折不撓的牛脾氣,你越是嚇唬他,要他不要 管一件事,他越是非管不可。 上當有時就是佔便宜。 永遠莫要將別人瞧得太笨,也永遠不要佔人家的便宜。 不要命的人,就是最可怕的人。 你若想殺人,就得準備著被殺。要害人的時候,卻莫忘了反而會害到 自己。 為了這些身外之物而如此拚命,仔細想來,的確是愚不可見陽光是件 很奇妙的東西,它有時能令人發熱,有時卻能令人冷靜。 情慾是人類的弱點,尤其是對在比鬥中的人,更不能興起情慾。 寧願自己上當一萬次,也不願冤枉一個清白的。 瞭解別人本就比瞭解自己容易。 我確信邪必不能勝正,強權必不能勝公理,黑暗必不會長久,人世間 必有光明存在。 不受委屈,不許怨尤,不肯低頭,不吐心傷,絕不讓步。光榮和驕做 是要付出代價的。 「戰」的意思,是針鋒相對,互爭勝負。 生死之戰,敗就是死。 無論是哪種戰爭,通常都只有一種目的——得勝。勝的意思,就是光 榮,就是榮譽。 自恃甚高,其實便是自尋死路。 一場長久的戰爭,不但要考驗智慧和勇氣,還要考驗耐力,後者甚至 更重要。 不知道,豈非正是人們所以會恐懼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世上再也沒有比寂寞更難忍受的事。 忍耐若是種美德,但有時卻又令人覺得可怕。 寂寞又何妨?只有活著的人才會覺得寂寞,只有活著的人才會有這種 總是會令人冷人血液骨髓的感覺,那至少總比什麼感覺都沒有的好。 聖賢與俗子,英雄與懦夫,在某種情況下遇到了同樣一件事,結果並 沒有什麼不同,如果他們同樣被別人砍了一刀,他們的血都會同樣噴了出 來,賢愚勇懦都一樣。 因為他們都是人,「人」就是這樣子的。人世問有很多事都不十分公 平。 每個人說謊都有原因的,有的人說謊是想騙別人,有的人說謊是想騙 自己。還有些更可憐的人,說謊只不過是為了博取別人的同情,要別人注 意他。因為他從小就缺乏別人的愛護和同情。每個人都有弱點,你只要能 知道他們的弱點,無論誰都可以利用。 一個人無論多麼不怕死,有了生機時還是不願意死的。一個人的弱 點,有時候往往就是他的長處;一件事的正確與否,只在你從哪一個角度 去看而已。 在長者面前,永遠不說話不做事的人是種什麼人:如果不是個絕頂聰 明的偽君子,就是個白癡、呆子。 你若是真的很緊張,最好多說話,說話往往可以使人忘記緊張。 下結論的人通常都是最少開口的人。 只有不多話的人,說話對「算數。 不輕諾的人,就不會寡信。 沒有人就應該沒有危險,因為這世界上最危險的就是人。 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人,人們如果能集中團結,遠比世上任何力 量都可怕。 什麼是運氣? 這是只不過是一點點智慧,一點點謹慎,一點處處留意的習慣,再加 上一點點手法和技巧而已。是他的天性,就好像他血管裡流著的血一樣。 這個世界上有種人好像天生就是殺人的人。 這個世界上大多數人在徹底失敗時都會變成困獸。 他們是人,不是野獸,但他們的天性中卻有熊的沉著,狼的殘暴,豹 子的敏捷,狐狸的狡黠與耐性。 一個人若是迷失了自己,那麼除了他自己外,還有誰能找到他呢? 一個人若連自己都不信任,還能信任准呢? 連自己都不能相信自己的人,不下地獄還能到哪裡翻有耐心的人才能 等得到收穫。 成功的人,做事本就全都不會半途罷手的。 驕傲的人就一定靠得住,因為他絕不會做丟人的事。 一個人若知道自己是混蛋,那麼他總算還可救藥。 一個人若站在對的這一邊,就永遠不會失敗的。 人有時比起老虎來可怕得多。 一個人要傷害另一個人,也許並不是他們自己的錯,而是一一種「無 可奈何」。 一個人在慚愧不安時,往往就會想去傷害別的人。 應該看見的事,他看見了,卻沒有看見,這種人是智者。連不應該看 見的事他看見了,也看不見,這種人就是梟雄。 「有種」的意思,就是夠義氣,有膽量,面臨生死關頭時,絕不會皺 一皺眉頭,更不會在應該拔刀的時候不拔刀。 在戰場上,在生死關頭間,愈怕死的人,反而死得愈快,就 好像賭場上,錢愈少愈怕輸的人,通常都會輸得最多。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都是這樣子的。 世上絕對沒有真正全無破綻的計劃,也沒有永遠能瞞住別人的秘密。 如果你要讓一件秘密永遠不洩露,那麼你只有讓聽見這個秘密的人全 都死光。 沒有疑心,怎麼能成霸業。沒有霸業,又何必疑心? 凡是梟雄人物,如果敗了,一定敗得乾脆利落,一定不會拖泥帶水, 因為他們知道自己一定會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為什麼性格越堅強的人,心反而會越軟? 為什麼越聰明的人,反而越容易做出笨事? 多情的人根本就不適於做皇帝。 有些事若是想得大多,心就會改變的,而心腸太軟的人,也的確無法 在江湖中生存下去。 極端的冷靜,本就是憤怒的另一種面具。 事實通常都比謊言還傷人。 無論誰做錯了事,都必定要付出代價的,做錯事就得受懲罰,無論誰 都一樣。 大明顯的線索,往往都是個陷阱。 驕傲本就是件很愚蠢的事———個人若是大驕做了,的確就難免會做 出些愚蠢的事。 虛心的人,總是有福的。 老人貪財,只因為老人已看透了一切,已知道世上絕沒有任何東西比 錢財更實在。 少年之戒在鬥,老年之戒在貪。一個人年紀越大,對錢財也就看得越 重,竟似乎已忘記人若死了,是連一文錢也帶不去的。 在這種生死存亡的一剎那間,潛伏在人們心底深處的道德心,往往會 忽然戰勝私心利慾。 「請客」本是件很愉快的事,能請人的客,總比要入請客愉快得多。 最好玩的是,越窮的人反而越喜歡請客。 這世上有種人是你無論用什麼花招對付他,都沒有用的。 世界上的事,有很多都是這樣子的。所以你就真能做出一種任何矛都 刺不穿的盾來,也一定有人能做出種矛來刺穿你的盾,這世上並沒有真正 「絕對」的事存在。 水中明明有月,你明明可以看到它,可是,等你想去捕捉它時,你不 但一定會撲個空,而且可能跌到水裡去。 騾子既沒有公的,也沒有母的,騾子只有一種。呆子也只有一種。無 論是男呆子也好,女呆子也好,都是呆子。 別人提及自己的長處時,很少人有人能忍得住不追問的。 朝朝有日出,今日之約,又僅妨改為明日。朝朝有明日,明日之約, 又何妨改為明日之明日。 一個人若是隨時隨地,甚至連吃飯睡覺的時候,都要提防著別人害 他,騙他,這種日子自然過得既緊張又有趣,自然過得充滿了刺激。 看來一個人無論在什麼時候,都不該太得意的。 聰明人有時的確會自作聰明,弄巧成拙,到頭來雖害了別人,但卻也 害了自己。 很多人都以為用兩個臭錢就可能贖罪,這想法豈非太可笑了麼?
關於情感
在人類所有的一切行為中, 還有什麼比「感情」這兩個字更重要的? 愛能毀滅一切,也能造成一切。 血濃於水,意指永遠是人類感情中基礎最濃厚的一種,也是在所有倫 理道德中最受人推崇敬仰的一種。 有些事你若是認為不該去做,無論別人怎麼樣威逼利誘,甚至用刀子 架在你脖子上,你也絕不會去做;若是你認為應該去做的事,就真要你拋 頭顱,灑熱血,你也非去做不可。這種瞭解和同情,唯有在絕世的英雄和 英雄之間,才會產生。 有很多看來極複雜、極秘密的事,都是往往為了一個極簡單的原因而 造成的。那就是愛。 愛能毀滅一切,也能造成一切。 人生既然充滿了愛,我們為什麼一定還要苦苦去追尋別人一些小小的 秘密。 我們為什麼不能教別人少加指責,多施同情? 「情」之一定是微妙,非但別人無法勉強,就連自己也往往會控制不 住。有時你雖然明知自己不該愛上某一個人,卻偏偏會不由自主地愛上他。 這世上本就有種奇妙的感情,是不必抱怨,也無需歉疚的。 一個人若是愛上了一個人,不管他愛是誰,都不應該算是他的錯。 一個人若是被別人愛上,總是件十分愉快的事。 你可知道,笑不但是靈藥,也是武器……最好的武器,我簡直從未發 現過一樣比笑更好的武器。 正是,無論是狼是狗,還是人,都不會傷害一個對他全無惡意的人 的。你只要笑,不停地笑,直到已將刀插進他身子,還是在笑,讓他到臨 死前還不會提防你,那你就不會受傷了。 就算世界上最美妙的音樂,也比不上真誠的笑聲那樣能令人鼓舞振奮。 不過笑也有很多種,有的笑歡愉,有的笑勉強,有的笑餡媚,有的笑 酸苦。 一個人若是不能和自己真心喜愛的人在一起,那麼就算將世上所有的 榮耀和財富都給了他,等到夜深夢迴,無法成眠時,他也同樣會流淚。 一個人若是能夠和自己真心喜愛的人在一起,就算住在斗室裡,也勝 過廣廈萬間。 一個人之所以鍾情,也就是他的弱點所在。如果真情都如此不可信 賴,那麼世上還有什麼可讓人信賴的事? 世上又有什麼力量,能比愛情的力量更可怕的呢? 一個人有情,所以才能以真心愛人。他以真心愛人,所以別人才會以 真心愛他。就算是處在生死一生的決戰之中,也會往往憑這一份對生命的 真情真愛才能摧毀對方的意志而反敗為勝。 女人的瞭解和溫柔,對男人來說,有時遠比利劍更有效。在人類所有 的一切行為中,還有什麼比「感情」這兩個字更重要的?感情有時候非常 溫和,有時卻比刀鋒更利,時時刻刻都會在無形無影間令人心如刀割,只 恨自己為什麼還沒有死?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情仇難卻,恩怨無盡。 少女戀春,怨婦戀秋,可是那一種真正深入骨髓的無可奈何的悲哀, 卻只有一個真正的男人才能瞭解。 他從來不說,是因為愛得深。他愛得深,只因為他從未愛過。 深時,就越會替對方著想,絕不瘋狂,也絕不自私。真正的感激是要 藏在心裡的,說出來就沒意思了。 要愛,也得要有勇氣。 人們總覺得只有自己的悲哀才是真實的,根本就不願去體會別人的痛 苦。 一個沒有愛的人,怎麼會有信心。一個沒有信心的人,怎麼能勝? 世上最可怕的情感不是恨,而是愛,因為有了愛才有嫉妒。它不但能 令人變成呆子、瘋子,還能令人變成瞎子。 世上本就很少人懂得「愛情」和「迷戀」根本是兩回事。 愛情如星,情慾如火。 星光雖淡卻永恆,火焰雖短暫卻熱烈。愛情還有條件,還可以解釋, 迷戀卻是完全瘋狂的。 所以愛情永遠可以令人幸福,迷戀的結果卻只有造成不幸。這道理其 實並不難懂,正如一個孩子做了壞事,父母固然要打他罰他,但別人若打 了他,做父母的非但心痛,說不定還會要找那人拚命。這就是「愛」,永 遠令人不可捉摸,但誰都不能否認它的存在。一個人有了真情後。為什麼 總會變得想不開?變得小心眼?有愛情的人才會有顧忌。 一個男人若不愛他的老婆,就絕不會怕她的,這就叫因愛而生畏。 可愛的人,豈非通常都是可怕的? 這句話你也許不懂,可是等你真的愛上一個人時,你就會明白我的意 思了。 一個人若用情大專,看來反倒似無情了。 多情的人,就難免脆弱。一個人的本身若是很脆弱,無論他的劍法多 麼堅強,都已不足懼。 憤怒有時雖然也是種力量,若在高手相爭時,卻如毒藥般能令人致命。 你在痛苦時,若想到你曾經有過快樂;失去了些東西時,若想到你已 得到了另外一些東西,你豈非就會快樂得多。 人們為什麼總是對已得到的情感不加以珍惜,卻在失去後再追悔呢? 人們總是會在一些不適當的時候想起一些不該想的事,這本來就是人 類最大的痛苦之一。 人類實在是種奇怪的動物,有時竟會將悲傷和痛苦當作享受。相思本 就是種煩惱,所以才令人老。 可是你若是多想一想,仔細一想,就會知道還有人可以相思,至少總 比沒有人相思好。 你若經歷過很多事,忽然發覺所有的事都已成了過去;你若得到過很 多東西,忽然發覺那也全是一場空;到了夜深人靜時,只剩下你一個 人,……到了那時,你才會懂得什麼叫寂寞。 世上本就有種痛苦是誰也沒法安慰勸解的,也只有這種痛苦,才是真 正的痛苦。 命運是什麼? 命運豈非本就是條看不見的鎖鏈。 情感是什麼? 情感豈非也正是條看不見的鎖鏈。 愛和恨最大的不同,是愛能使人憧憬未來,能使人對未來充滿希望。 恨卻只有使人想到過去那些痛苦的往事。 一個人心裡的痛苦和悲傷,若是已被隱藏抑制得太久,總是要找個人 傾訴的。 憐憫有時比譏諷更尖銳,更容易傷人的心。 知道這世上還有個人能瞭解自己的悲痛和苦惱,無論對誰來說,都是 件很不錯的事。 一個人若是缺少了勇氣,就好像菜裡沒有鹽一樣,無論他是什麼菜, 都不能擺上桌子。 大丈夫生有何歡,死有何懼,對酒當歌,死便無憾。 一個人若是真的想活下去,無論痛苦多大都可以忍受的。這是句簡單 的話,但卻有很複雜深奧的道理,只有飽嘗痛苦經驗的人才能瞭解。 愛情本就是最不可捉摸的,有時痛苦,有時甜蜜,有時令人快樂,有 時卻又令人悲傷。 最痛苦的人,可能因為有了愛情,而變得快樂起來;最快樂的人也可 能因為有了愛情,而變得痛苦無比。 這正是愛情的神秘。 若沒有經過考驗和比較,又怎麼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快樂? 每個人都有情感衝動,無法控制的時候,這時候除了他的心上人之 外,別的事他全都可以忘記,全都可以拋開。 每個人在他的一生中,都至少做過一兩次這種又糊塗,又甜蜜的事。 這種事也許不會帶給他什麼好處,至少可以給他留下一段溫馨的往事 讓他在老年寂寞時回憶。 一個人在晚年寒冷的冬天裡,若沒有一兩件這樣的往事回憶,那漫長 的冬天怎麼能挨得過去? 那時他也許會感覺到,他這一生已白活了。 江湖中人大都懂得如何去選擇馬,因為大家都知道一匹好馬不但平時 能做你很好的伴侶,而且往往能在最危險的時候救你的命。 你只要對馬有些許好處,它就永遠忘不了的。但你對人無論有多大的 好處,他轉眼就忘得乾乾淨淨。 有人說,狗和馬是人類最忠實的朋友,其實它們只不過都已養成了對 人的依賴性而已,寧可做人的奴隸,也不敢去獨立生存。 別人都說你是世界上最完美,最幸福,最令人羨慕的人,又有誰知道 你的痛苦;別人都說你最鎮定,最冷靜,又有誰知道你連自己都已迷失; 別人都想過你的日子,又有誰知道你竟是為別人活著。 一個人和自己最知心的人相處時,往往會感到有種淒涼的寂寞。 但那並不是真正的寂寞,真正的淒涼。 那只不過是對人生的一種奇異的感覺,一個人只有在已領受到最美的 境界時,才會有這種感覺。 那種意境也正和「念天地之悠悠,獨槍然而位下」相同、那不是悲 哀,那不是寂寞。 那只是美。 美得令人奪魄,美得令人意淌。 一個人若從未領略過這種意境,他的人生才真正是寂寞。 人只有在自己感覺最幸福的時候,才會有這種奇異的惆悵。世上很少 有別的事能像仇恨這樣令人痛苦。 「報仇」這兩個字,已不知害了多少人了,江湖中因仇而死的人,每 天不知有多少。若是大家的想法都能和小魚兒一樣,我相信大家的日子都 會平靜安寧得多。 上天造人,本就不是要人們相互仇殺的。 想要別人變成瞎子的人,別人當然也想要他變成瞎子。江湖豪傑們的 原則,本就是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既已錯了,又何必再錯,心己死了,人又何必再死?仇恨已夠多,又 何必再添新仇?血已流得夠多,又何必再流? 仇恨並不能為任何人帶來榮光,仇恨帶來的只有痛苦,只有毀滅。 仇恨也並不是非報復不可的,世上有很多種情感都遠比仇恨更強烈, 更高貴。 仇恨並不是種絕對的感情,仇恨的意識中,有時還包括了瞭解與尊重。 只可惜可愛的仇恨不多,值得尊敬的仇人更少。怨恨,就不同了。 仇恨是先天的,怨恨卻是後天的,仇恨是被動的,怨恨卻是主動的。 他們之間沒有怨恨,他們之間只有仇恨,只不過是一種與生俱來,不 能不有的,既奇妙又愚笨的既愚笨又奇妙的仇恨。 恨與愛之間的距離,為什麼總是那麼令人難以衡量。 仇恨就像是種奇異的青草,雖然能殘害人的心靈,卻也能將一個人的 潛力全部發揮,使他的意志更堅強,反應更敏銳。 報復和權力這兩樣事,其中無論哪一樣都令人不擇手段,鋌而走險。 這種對仇敵的尊敬,有時甚至還遠比對朋友的尊敬嚴肅得多。 心裡沒有仇恨的人,日子總是過得好些的。 一個人瞭解他的仇敵,為什麼一定要比瞭解他的朋友深刻?因為一個 人要害他的朋友是非常容易的,要害他的仇敵卻很不容易。 憤怒,妒忌,仇恨,寂寞,無論這其中任何一種感覺,都已能夠將一 個人折磨得死去活來。 一個人在自知必死時,還在掛念著別人的歡樂與悲傷,反而將自己的 生死置之於度外,這樣的情感,又是何等深摯?這樣的情感,又有誰能忘 記呢?
關於友誼
世上有比友情更令人感覺溫馨的嗎? 好酒難得,好友更難得。 朋友就是朋友,絕沒有任何事能代替,絕沒有任何東西能形容——就 是世界上所有的玫瑰,再加上世界上所有的花朵,也不能比擬友情的芬芳 與美麗。 要衡量武俠人物的價值與意義不能用一般的標準,他是孤獨的人,在 人世上自成一個系統。他們的孤獨不是無助的,無可奈何的孤獨,而是一 種倔做的、遼曠的孤獨。他們的系統也和一般社會一樣,有好的,有壞 的,有可愛的,也有可恨的。但是他們最重義氣,那種肝膽相照,至死與 共的義氣,比愛情比一切的感情更偉大、更感人。 你明明知道你有朋友在餓著肚子時,卻偏偏還要恭維他是個可以不食 人間煙火的神仙,是條寧可餓死也不求人的硬漢。 你明明知道你的朋友要你寄點錢給他時,卻只肯寄給他一封充滿了安 慰和鼓勵的信,還告訴他自力更生是件多麼誠實寶貴的事。 假如你真是這種人,那麼我可以保證,你唯一的朋友就是你自己。 朋友,還是這個世界上最令人愉快的東西。 友誼,更是這個世界上最不能缺少的東西。 對一個情緒低落的人來說,朋友的一句鼓勵,甚至比世上所有的良藥 都有用。 假如你曾經認為一個人是你的朋友,那麼這人就永遠都是。友情是累 積的,愛情卻是突然的。友情必定要經得起時間的考驗,愛情卻往往在一 瞬間發生。 世上有比友情更令人感覺溫馨的嗎? 愛情?愛情的感覺,應該是甜蜜。溫馨,絕對是友情的感覺。 有許多的朋友之間都是這樣的,雖然經常相處在一起,卻從來都沒有 想到過要去發掘對方的往事,當然更不會想到要去發掘朋友的隱私。 江湖道上的朋友們,以意氣血性相交,只要你今天用一種男子漢的態 度來對我,就算你以前是個王八蛋,也沒他媽的什麼關係。 你要交一個朋友,就得瞭解他的脾氣,他若有缺點,你應該原諒他。 不錯,一個人難受時,不拿好朋友出氣拿誰出氣?好朋友若不能諒解 他,誰還能諒解他? 情人雖是新的好,但朋友總是老的好。 朋友永遠第一,朋友的事永遠最要緊。 人,只有在自己最親密的朋友面前,才最容易做出錯事。因為只有在 這種時候,他的心情才會完全放鬆,不但忘了對 別人的警戒,也忘了對自己的警戒。 一個最容易傷害到你的人,通常都是最瞭解你的人,這種人常常是你 最親近的朋友。 只有真正的友情,才是永遠明朗,永遠存在的。 你若有個朋友,花了兩天的功夫來找你,臉上帶著種你未見過的疲倦 和表情…… 那麼你就算是個超級酒鬼也會盡量想法子使自己保持清醒的。 只要大家真正能夠瞭解友情的存在,就什麼都不必再說。好酒難得, 好友更難得。 沒有朋友,死了算了。 有的人與人之間,就像是流星一樣,縱然是一瞬間的相遇,也會迸發 出令人眩目的火花。 火花雖然有熄滅的時候,但在驀然間所造成的影響和震動,卻是永遠 難以忘記的,有時甚至可以令你終生痛苦。 高貴的對手,實在比高貴的朋友更難求。 有的人與人之間,就好像磁石和鐵一般,一遇上就很難分開,這大概 也就是別人所說的緣份。 歲月匆匆,忽然而逝,得一知心廣死亦無憾。 生有何歡,死有何懼,得一知己,死而無憾。 江湖人是一種什麼樣的人呢? 在某一方面來說,他們也許根本不能算是一種人,因為他們的思想和 行為都是和別人不同的。 他們的身世如飄雲,就像是風中的落葉,水中的浮萍,什麼都抓不 住,什麼都沒有,連根都沒有。 他們有的只是一腔血,很熱的血。 他們輕生死,重義氣,為了一句話,什麼事他們都做得出。每個人都 必須為某些事付出代價——朋友問永恆不變的友情和義氣,一種一言既出 永無更改的信約,一種發自內心的虧欠和負疚,還有一種兩情相悅生死不 渝的愛情。 朋友貴在知心,只要他是真心與我相交,我又何必計較他用的是真 名,還是假名。 交朋友並不一定要交能夠互相利用的人。 不是仇人,就是朋友。 我若殺不了你,就交你這個朋友。 這是古往今來所有武林大豪傑共同的原則。 這世上不但有肝膽相照的朋友,也有肝膽相照的仇敵。仇敵與朋友間 的分別,就正如生與死之間的分別。 一個若是還肯去替他的老朋友找酒喝,這個人總算還不是無可救藥的。 一個人往往會在最奇怪的時候,最奇怪的地方,和一個最想不到的人 交成朋友,甚至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這種情感是怎麼來的? 一個人可以「不為什麼」去交一個朋友,不計利害,不問後果,也沒 有目的。可是等他交了這個朋友之後,他為這個朋友做的,已經不是「不 為什麼」了,而是為了一種說不出的感情。有了一種有所必為,義無反顧 的勇氣和義氣,為了一種對自己良心和良知的交代,為了讓自己夜半夢迴 時不會睡不著、為了要讓自己活著時間心無愧,死也死得無憾。 朋友就是朋友,朋友絕不分好壞,因為朋友只有一種。如果你對不起 我,出賣了我,你根本就不是我的朋友,根本就不配說這兩個字。 朋友兩個字的意義他雖然還不能完全瞭解,因為他以前從來沒有交過 朋友。 可是他有一股氣。 一股俠氣,一股血氣,一股義氣。 就因為這個世界上還有些人有這麼樣一股氣,所以正義才能擊敗邪 惡,人類才能永遠存在。 眼睛裡有沙粒,就會流淚的。
關於武功
武功是最東方的也是最玄妙的藝術,最血腥的與最優雅的合而為一。 一個對輕功這麼著迷的人,最佩服的一個人應該是誰?這個問題的答 案只有一個:對輕功著迷的人,最佩服的人當然是天下第一的輕功。 練掌的人,並不一定會佩服天下第一的名字,練力的人,最佩服的絕 不是天下第一力士。 可是輕功卻是不一樣的。 輕功是一種非常優雅而且非常有文化的力量,而且非常浪漫。甚至比 劍更浪漫。 劍比較古典,比較貴族,可是輕功一定比較浪漫。 輕功實在是件讓人著迷的事。許多人在很小的時候就被某件事迷住 了,甚至在做夢的時候都會夢到自己有輕功,可以像燕子和蝴蝶一樣飛越 過很多山巒河川和屋脊。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這句話能夠從遠古以來流傳至今,總是有它的 道理存在的。 就算敗,也要在敗中求勝。永不妥協,永不退讓一寸一分。每個人一 生中都要死一次的,但是有些人卻可以一生永遠不敗。 永生雖不可得,不敗卻可以求。 暗器也是種武器,武林中有很多君子也用這種武器。 對你們來說,劍法有各種各派,招式變化都不同,但是對瞎子說來, 世上所有的劍法部一樣。 西門吹雪的眼睛更亮了,看見一種新奇的武功,他就像孩子們看見新 奇的玩具一樣,有種無法形容的興奮和喜悅。 劍氣森寒,劍風如吹竹,「刷、刷、刷、刷」一陣急響,劍氣與珠光 突然全都消失不見,卻有幾十粒珍珠從半空中落下來,每一粒都被削成了 兩半。 劍不是用來在背後殺人的,若是背後傷人,就不配用劍。制敵取勝的 武功也有很多種,有的以「氣」勝,有的以「力」勝,有的以「勢」勝, 有的以「巧」勝。 劍光如驚虹掣電,木葉被森寒的劍氣所擦,一片片落了下來,轉瞬間 又被劍光絞碎。 劍器並不是舞給別人看的,劍器也一樣可以殺人。 這種劍法的變化實在太奇詭,招式實在太繁複,一發出來,就如水銀 洩地,無孔不入。 這動作雖簡單,卻是經過千錘百煉的,已是鐵中的精英,鋼中的鋼。 刺殺交手,必需的條件就是速度和機會。一定要能在一剎那間把握住 即稍縱即逝的機會。 一個人成名的一戰,通常也是他傷心的一戰,一戰功成,心傷如死。 在他以後活著的日子裡,有時甚至會希望在那一戰裡死的不是他的仇敵而 是他。 天空澄藍,一碧如洗,怎麼會有閃電?這道閃電只不過一柄劍的劍光。 就好像某些武功中某些誘敵的招式一樣,這一滑中也蘊藏著一種無懈 可擊的守勢,一種可進可退的先機。 搶就是不搶,不搶就是搶,後發制人,以靜制動,劍法的精義,已盡 在其中。 世上有很多事,並不是武功可以解決的。人所以為萬物之靈,只因為 他的智慧,並不是因為他的力氣,若論力氣,連匹驢子都要比人強得多。
寫景抒情
人遊走在景物中,不斷找尋自己的面影。 群星閃爍,上弦月彎彎的嵌在星空裡,棗林裡流動著一陣陣清香—— 並不是棗樹的香,是花香。 現在夜已很深,屋子裡沒有點燈,春風輕輕的從窗外吹進來,送來了 滿屋花香。 夜更靜,靜得彷彿可以聽見露珠往花瓣上滴落的聲音。 流星剛升起,一彎蛾眉般的下弦月,正掛在遠處的樹梢。風中還帶著 花香,景色神秘而美麗。 暴雨就像是個深夜闖入豪門香閨中的浪子,來得突然,去得也快。 可是他來過之後,所有的一切都已被他滋潤,被他改變了。樹林中帶 著初春木葉的清香,風中的寒意,雖更重,但天地間卻是和平而寧靜的。 沒有人,沒有聲音,紅塵中的喧嘩和煩惱,似已完全被隔絕在屋門外。 只不過世上一些最危險,最可怕的事,往往就是隱藏在這平靜中的。 藍的天,歸的雲,陽光剛剛升起,照在紅的花,綠的葉子上,葉子上 還帶著晶瑩、透明的新鮮露珠。 風也是新鮮的,新鮮而芬芳,就彷彿像多情少女的呼吸。 沒有霧,淡淡的白雲縹緲,看來卻像是夢一樣。一陣風吹過,蒼松間 的昏鴉驚起,西天一揀斜陽更淡了。然後暮色就已籠罩大地。 月滿中天。 秋風中浮動著桂子的清香。桂子的香氣之中,卻充滿了肅殺之意。 風從窗外吹進來,月光從窗外照進來,風和月同樣冷。 古往今來,也不知有多少人,用過多少名詞形容過「柳」。 有人說柳如絲,有人說柳如雪,不管是如絲如雪,在一般人心目中, 柳總是柔的。春夜,春雨,巴山。 春夜的夜雨總是令人愁,尤其是在已山,落寞的山嶺,傾斜的石徑, 潑墨般的苔痕……多少前輩名俠的淒慘往事都已被埋葬在苔痕下,多少春 花尚未發,就已化作春泥。 落日忽然從一片蒼茫混沌的雲層中露了出來,落日已經紅了,很紅。 落日最紅的時候,就是它即將沉沒的時候。人呢?人是否也如此? 雪,遇到溫暖的陽光,當然會溶化,然而,一塊千年寒冰卻不會溶 化,不但不溶化,反而會使陽光變冷,變得黯然失色。 這是初夏,陽光燦爛,海水湛藍,海鷗輕巧地向船桅間滑過,生命是 多彩的,充滿了青春的歡樂。 深邃的廳堂,一重又一重。 一重又一重竹簾深重,將十丈紅塵全都隔絕在簾外,卻將深山秋韻全 部深深的藏在廳堂中。 竹簾問有燕子盤旋樑上,昔日王謝堂前燕,今日莫非已飛來此家院? 案頭的鐘鼎,莫非是金谷故物? 一抹朝陽,滿地花蔭,簾外鳥語啁啾,更顯得廳堂分外寧靜,三王垂 髫童子,正在等著捲簾迎客。 圖畫般的山林問,還亮著一點點燈光,映著那一幢幢亭台樓閣,竹籬 茅舍,也映著那一道瀑布。 瀑布從天而降,飛珠濺玉,燦爛如銀。奇怪的是,這麼大的瀑布自半 空中倒掛而下,洩入湖中,水聲並不震耳,反而如鳴琴奏玉,聽來更覺神 清氣爽,顯然水力已被巧妙的渲洩了很多。 風聲中似乎隱隱有絲竹聲傳來,襯著瑤碧般的流水聲,使這圖畫般的 山谷,看來更平和而安靜。 夜已深,四下靜得很。 深山裡那種總帶著幾分淒涼的靜寂,絕不是紅塵中人能想得到的。 雖然有風在吹,吹得樹葉颼颼的響,但也只不過使得這寂靜更添幾分 蕭索之意。 春天的太陽就像是小姑娘的臉一樣,終於羞答答的從雲層中露出來 了,暖洋洋的照在這條熱鬧的長街上。大姐姐小弟弟少奶奶老太太都脫下 了棉襖,穿上了有紅有綠的春天衣裳,在街上溜躂著曬太陽,讓別人看他 們的新衣裳。 用三根雞毛兩個銅錢做成的毽子滿街跳躍,各式各樣五顏六色的風箏 飛滿在藍天上,連老太爺的嘴裡都偷偷的含著一顆桂花糖。 漫長寒冷的冬天終於過去了,大家都準備好好的享受一下春天的歡樂。 山坡下的一叢杜鵑已經開花了,遠處的青山被春雨洗得青翠如玉,一 雙蝴蝶飛入花叢,又飛出來,庭園寂寂,彷彿已在紅塵外。 前面是一片春天,旭日剛剛從青翠遠山外升起,微風中帶著遠山新發 木葉的芬芳,露珠在陽光下閃亮得就像是初戀情人的眼睛。 霹靂一聲,春雷又響起。傾盆的暴雨像是一股積鬱在胸中已久的怒 氣,終於落了下來。 一道道閃電撕裂了黝黑的蒼穹,一顆顆雨點珍珠般閃著銀光,然後就 變成了一片銀色的光幕,籠罩了黑暗的土地。現在本來已經應該是日出的 時候了,可是在沒有閃電的時候,天地間卻更黑暗。 這個世界上大概很少有人會把沙漠和海洋聯想到一起。海洋是生動 的、壯闊的、美麗的,充滿了生命的活力,令人心胸開朗,熱血奔放。 有很多人熱愛海洋就好像他們熱愛生命一樣。 沙漠呢?沒有人會喜歡沙漠,到過沙漠的人,沒有人會想再去第二次。 可是一個人如果真正能同樣瞭解海洋和沙漠,就會發現這兩個看來截 然不同的地方,其實有很多相似之處。 它們都同樣無情,同樣都能使人類感覺到生命的渺小和卑微,同樣都 充滿了令人類完全無法忍受的變動。在這種變化中,人類的生命立刻就會 變得像鐵錘下的蛋殼那麼脆弱。在某一方面來說,海洋甚至比沙漠更暴厲 更冷酷,而且還帶著某種對人類的無情譏笑。 ——海水雖然碧綠,可愛,可是在海上渴死的人很可能比在沙漠上渴 死的更多。 你看這江水奔漲,終日不停,就算有人將萬兩黃金丟下去,也只不過 會濺起一片水花而已,等到水花消失時,江流還是不改,就好像什麼事都 沒有發生過一樣。不管你投入的是萬兩黃金,還是百斤廢鐵,結果都是這 樣子的。 世事本就如此,這個世界本就有很多無可奈何的事,一過去之後,便 如春夢般了無痕跡可尋。 是春天。 在天地萬物都在茁發生長的春天。 凋謝了的木葉,又長得密密的,叢林中的林葉莽莽蒼蒼,連陽光都照 不進來。 樹幹葉間,還是一片迷迷濛濛的灰白色,讓你只能看到見一點迷迷濛 蒙的影子。 看得見,卻看不遠。 毒蛇的液,狐狸的心,北海中的冰雪,天山上的岩石,獅子的勇猛, 豺狼的狠辣,駱駝的忍耐,人的聰明,再加上一條來自十八層地獄下的鬼 魂。 也像是罪惡一樣,沼澤裡彷彿也有種邪淫的吸力,只要你一陷下去, 就只有沉淪到底。 風在窗外吹,落葉一片片打在窗戶上,就像是一隻疲倦的手,在撥弄 著枯澀的琴弦,雖然有聲音,卻比無聲更沉悶。 ------------------   王家鋪子 掃瞄校對